2017-05-25 15:32:51

“条件,什么条件?”

秦炎诧异了,美女就能这么任性吗,明明是我的房子,免费邀请你一块儿住,竟然还提条件。

蔡婉婷哼了一声,坐回沙发上,从包包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和一支圆珠笔,唰唰在纸上写了四排字,撕下来递给秦炎一看,赫然是约法三章:

合租条约三则。

一,未经同意前,彼此不得进入对方的房间;

二,未经商议前,彼此不得带外人进入家门;

三,无论何时,都不可把合租之事外扬,违者缴纳诚信金十万元作为房租。

看完纸上条约,秦炎抬头再看蔡婉婷,一双流波美目中闪着狡黠的光芒,明显是对自己的容貌身材有信心,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种条约而放弃和她同居的机会的。

秦炎点点头,拿过笔,在条约下方蔡婉婷的名字后面签上自己的大名,递交回去,蔡婉婷吃了租房合同的哑巴亏,审视那张便笺也格外细致,确认无误后收回了包里,却听见了一阵老土的电话铃声响起:

“亲爱的,你慢慢飞……”

蔡婉婷抬头看向秦炎,却见他已经拿了手机,散漫的表情换成了严肃的神态,伸手做个了噤声的动作,起身出了客厅,踱到阳台,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阳台上,秦炎倚着家门,正聆听着院长大人的训斥:

“啊,你怎么能用师伯教你的本事去对付普通人,还威胁讨债,还让他喝三鞭汤,你是不是想在牢里住几年啊?”

来电话的,正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张海的债主李静月,秦炎一看来电显示就知所为何来,肯定是张海那个奸商突然还钱,小师妹逼问把自己给供出来了。

小师妹的声音很愤怒,丝毫没有欠款到账的喜悦,话里行间大有不齿秦炎行径的意思,好像秦炎才是欠了她钱的奸商似的,本来还乐呵多听听小师妹的声音,结果话到后来越来越难听,秦炎也皱眉头了,淡淡地道:

“静月妹妹……好,院长大人,你怎么这么天真呢?对付张海那种一房多租、讹诈租客的奸商,不上点手段他能老实还钱吗?什么,他是许家的人,哪个许家?哦,许成林啊,你放心吧,短时间内他是起不了床了,不会给医院找麻烦的。”

电话那头,院长办公室里,李静月听着秦炎不屑的声音,心头更是火烧,拍着桌子训下属一样怒斥着:

“秦炎我告诉你,别以为功力长了我几分就能为所欲为了,许家是我们医院的大客户,你惹了他们,整了许成林,自己是没事了,我们医院和他们星光集团的长期医务订单怎么办?中医科的顶梁柱姜白主任要辞职怎么办?你,你,气死我了!”

电话这头,秦炎只觉耳膜都被震得发痒,看来静月妹妹是恼于医院的生意被自己搅黄了,又逼走了一个老中医姜白,听话里的意思许成林他们家的势力不小,和明珠人民医院有不浅的联系,许成林虽然会因为害怕老老实实地服下那两幅整蛊药方,但观其心性肯定会记下这过节,梁子已经结下了,是他自找的,秦炎怎会在乎,和声悦色地道着:

“静月妹妹,不就是个中医科主任想滚蛋不干么,我来顶他的位置你看如何?”

听到秦炎的前半句话,李静月气得要摔手机,但听到后半句话,却一下子怔了,秦炎的功力在那天的比试中她就亲自见识过了,哪怕很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秦炎的内力深厚程度远非她可以比,可他难道还会医术?

“喂,静月妹妹,你在听吗?”秦炎催促着,原本设计让姜白当众出丑,将其赶出明珠人民医院就有取而代之的意思在内,毕竟要追到高傲的院长大人,就得从对医院的重要性下手,只要在院内达到了一定地位,培养好感的空间也就大大拓宽了。

“啧,别说了,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十分钟内不到的话,下午就不用去中医科签到了。”

电话那头,小师妹的声音挂断了,不过秦炎捕捉到了最后这句话里隐含的信息——给你个机会证明我需要你。

“呵呵,师妹真是个现实主义者,只要能找到替代姜白的人,一下就不关系那位元老重臣了。”

秦炎自言自语着,收起了手机,却是头也不回地道着:“蔡医生,偷听别人通话可是很不礼貌的,我建议在约法三章里加上不得窥探对方隐私这条,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被好奇心驱使躲在门后悄悄听着的蔡婉婷猛然一惊,没料到被他发现,推开门正要道歉,却发现阳台的窗户大开,秦炎的影子早不见了。

九分钟后。

随着一阵轻风飘过院长办公室外的走廊,秦炎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门外,比野兽更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办公室内的人来回踱步的声音,像很焦虑的样子,李静月虽然也是从小修习内功,比起秦炎的天赋异禀与后天努力仍是相差太远,根本没有感觉到那个讨厌的人已经来到门外,墙上的钟表显示约定时间快到了,那家伙难道真的不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要是那样的话,今天就下解聘通知书!”

李静月恶狠狠地想着,就在钟表的秒针即将触碰到最后一圈12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她连忙转身,迎面而来的正是秦炎玩味的表情,笑着道:

“静月妹妹,我可没迟到啊。”

“哼,坐吧。”

李静月坐回了自己的院长位子上,示意秦炎坐板凳,秦炎也不在意,大马金刀一坐,就听小师妹说话了:

“秦炎,你刚才说你想当中医科的主任,是不是?”

秦炎点点头,一摊手,反问上了:

“对啊,姜白医生连自己的身体都调理不好,印堂发黑,眼中血丝密布,体亏肾虚易出汗,稍有常识就看出来他长期服用威哥等治疗性功能障碍的药物,经常纵欲过度,和那位许少倒有几分神似,不过找的女人档次可就差了很远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医院以前的例行员工体检里,姜主任的体检单中出现过某些脏病的抗原吧?把这种人放到中医科一把手的位置上,院长大人不怕传了出去败坏咱们医院的名声?”

刚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的李静月闻听此言,差点一口茶水喷将出来,再看秦炎戏谑的神态,仿佛是故意说这些恶心的话让自己膈应,对,就是故意的!

她重重一顿茶杯,还没发飙,秦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成了郑重严肃的神态,像一位精神科医生对待应诊的患者一样,语重心长地道:

“我还看出来了,师妹你经常熬夜,喝的咖啡浓度很高,虽然你跟随师娘修习练功,体质较常人要强韧许多,但终究是女儿身骨,柔性为主,应该好生温养才对,经常为诸如追讨欠款之类的身外之事烦恼忧心,会老的很快的。”

李静月先是一愣,随即杏眼圆睁,俏脸涨得通红,青葱玉指指着秦炎道:“谁是你师父那鬼老头的妻子,少占我师傅的便宜,还敢说我老,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除你!”

秦炎挨了骂,却是不急不恼,起身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貌似随意地道着:“师妹,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心,要是不信我,你可以按摩一下乳中穴,我猜猜你能感觉到什么,要是猜对了,就能证明我能胜任中医科主任了吧?”

李静月听他说忠言逆耳利于心,倒是有几分道理,至少秦炎还不是个空有武力毫无见识的人,可听到让自己按摩乳中穴还要猜感觉的时候,她心头一下像浇了一桶汽油,本来消下去的火气顿时再起,拍着桌子大骂着:

“滚,你给我滚出去,永远不准再进来!”

李静月气急之下,丹田中的内力都不受控制,流转全身,一掌竟把厚实的檀木办公桌拍出数道裂痕,声响巨大,秦炎像是胸有成竹一般,道了声师妹有事叫我,转身便走。

就在秦炎关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乒里啪啦的摔东西声,秦炎无奈摇摇头,师妹还是年轻,加之院长的位置承担的责任太重,火气太盛也能理解。

他刚出门来,迎面却遇上了熟人,是被姜主任称为中医科最优秀医生的龙浩,披着整洁的白大褂,手里捧着文件袋,像看仇人一样盯着秦炎,面如寒霜,一言不发擦身而过。

秦炎心知龙浩是姜白大力提拔的人,眼见老上司被自己整得混不下去,为姜白抱不平来了,也不在意,毕竟龙浩迄今为止没有做过对自己不利的事,犯不着计较。

不料他抬步刚准备去食堂吃饭,就听见了身后院长办公室里传出了李静月的尖叫声,随后是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响起了那位龙医生的惨嚎声,像男人某个最柔软部位遭遇了重击,秦炎想来,应该是龙医生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自讨苦吃了。

第十章 院长室的交锋

“条件,什么条件?”

秦炎诧异了,美女就能这么任性吗,明明是我的房子,免费邀请你一块儿住,竟然还提条件。

蔡婉婷哼了一声,坐回沙发上,从包包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和一支圆珠笔,唰唰在纸上写了四排字,撕下来递给秦炎一看,赫然是约法三章:

合租条约三则。

一,未经同意前,彼此不得进入对方的房间;

二,未经商议前,彼此不得带外人进入家门;

三,无论何时,都不可把合租之事外扬,违者缴纳诚信金十万元作为房租。

看完纸上条约,秦炎抬头再看蔡婉婷,一双流波美目中闪着狡黠的光芒,明显是对自己的容貌身材有信心,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种条约而放弃和她同居的机会的。

秦炎点点头,拿过笔,在条约下方蔡婉婷的名字后面签上自己的大名,递交回去,蔡婉婷吃了租房合同的哑巴亏,审视那张便笺也格外细致,确认无误后收回了包里,却听见了一阵老土的电话铃声响起:

“亲爱的,你慢慢飞……”

蔡婉婷抬头看向秦炎,却见他已经拿了手机,散漫的表情换成了严肃的神态,伸手做个了噤声的动作,起身出了客厅,踱到阳台,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阳台上,秦炎倚着家门,正聆听着院长大人的训斥:

“啊,你怎么能用师伯教你的本事去对付普通人,还威胁讨债,还让他喝三鞭汤,你是不是想在牢里住几年啊?”

来电话的,正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张海的债主李静月,秦炎一看来电显示就知所为何来,肯定是张海那个奸商突然还钱,小师妹逼问把自己给供出来了。

小师妹的声音很愤怒,丝毫没有欠款到账的喜悦,话里行间大有不齿秦炎行径的意思,好像秦炎才是欠了她钱的奸商似的,本来还乐呵多听听小师妹的声音,结果话到后来越来越难听,秦炎也皱眉头了,淡淡地道:

“静月妹妹……好,院长大人,你怎么这么天真呢?对付张海那种一房多租、讹诈租客的奸商,不上点手段他能老实还钱吗?什么,他是许家的人,哪个许家?哦,许成林啊,你放心吧,短时间内他是起不了床了,不会给医院找麻烦的。”

电话那头,院长办公室里,李静月听着秦炎不屑的声音,心头更是火烧,拍着桌子训下属一样怒斥着:

“秦炎我告诉你,别以为功力长了我几分就能为所欲为了,许家是我们医院的大客户,你惹了他们,整了许成林,自己是没事了,我们医院和他们星光集团的长期医务订单怎么办?中医科的顶梁柱姜白主任要辞职怎么办?你,你,气死我了!”

电话这头,秦炎只觉耳膜都被震得发痒,看来静月妹妹是恼于医院的生意被自己搅黄了,又逼走了一个老中医姜白,听话里的意思许成林他们家的势力不小,和明珠人民医院有不浅的联系,许成林虽然会因为害怕老老实实地服下那两幅整蛊药方,但观其心性肯定会记下这过节,梁子已经结下了,是他自找的,秦炎怎会在乎,和声悦色地道着:

“静月妹妹,不就是个中医科主任想滚蛋不干么,我来顶他的位置你看如何?”

听到秦炎的前半句话,李静月气得要摔手机,但听到后半句话,却一下子怔了,秦炎的功力在那天的比试中她就亲自见识过了,哪怕很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秦炎的内力深厚程度远非她可以比,可他难道还会医术?

“喂,静月妹妹,你在听吗?”秦炎催促着,原本设计让姜白当众出丑,将其赶出明珠人民医院就有取而代之的意思在内,毕竟要追到高傲的院长大人,就得从对医院的重要性下手,只要在院内达到了一定地位,培养好感的空间也就大大拓宽了。

“啧,别说了,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十分钟内不到的话,下午就不用去中医科签到了。”

电话那头,小师妹的声音挂断了,不过秦炎捕捉到了最后这句话里隐含的信息——给你个机会证明我需要你。

“呵呵,师妹真是个现实主义者,只要能找到替代姜白的人,一下就不关系那位元老重臣了。”

秦炎自言自语着,收起了手机,却是头也不回地道着:“蔡医生,偷听别人通话可是很不礼貌的,我建议在约法三章里加上不得窥探对方隐私这条,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被好奇心驱使躲在门后悄悄听着的蔡婉婷猛然一惊,没料到被他发现,推开门正要道歉,却发现阳台的窗户大开,秦炎的影子早不见了。

九分钟后。

随着一阵轻风飘过院长办公室外的走廊,秦炎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门外,比野兽更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办公室内的人来回踱步的声音,像很焦虑的样子,李静月虽然也是从小修习内功,比起秦炎的天赋异禀与后天努力仍是相差太远,根本没有感觉到那个讨厌的人已经来到门外,墙上的钟表显示约定时间快到了,那家伙难道真的不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要是那样的话,今天就下解聘通知书!”

李静月恶狠狠地想着,就在钟表的秒针即将触碰到最后一圈12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她连忙转身,迎面而来的正是秦炎玩味的表情,笑着道:

“静月妹妹,我可没迟到啊。”

“哼,坐吧。”

李静月坐回了自己的院长位子上,示意秦炎坐板凳,秦炎也不在意,大马金刀一坐,就听小师妹说话了:

“秦炎,你刚才说你想当中医科的主任,是不是?”

秦炎点点头,一摊手,反问上了:

“对啊,姜白医生连自己的身体都调理不好,印堂发黑,眼中血丝密布,体亏肾虚易出汗,稍有常识就看出来他长期服用威哥等治疗性功能障碍的药物,经常纵欲过度,和那位许少倒有几分神似,不过找的女人档次可就差了很远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医院以前的例行员工体检里,姜主任的体检单中出现过某些脏病的抗原吧?把这种人放到中医科一把手的位置上,院长大人不怕传了出去败坏咱们医院的名声?”

刚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的李静月闻听此言,差点一口茶水喷将出来,再看秦炎戏谑的神态,仿佛是故意说这些恶心的话让自己膈应,对,就是故意的!

她重重一顿茶杯,还没发飙,秦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化,成了郑重严肃的神态,像一位精神科医生对待应诊的患者一样,语重心长地道:

“我还看出来了,师妹你经常熬夜,喝的咖啡浓度很高,虽然你跟随师娘修习练功,体质较常人要强韧许多,但终究是女儿身骨,柔性为主,应该好生温养才对,经常为诸如追讨欠款之类的身外之事烦恼忧心,会老的很快的。”

李静月先是一愣,随即杏眼圆睁,俏脸涨得通红,青葱玉指指着秦炎道:“谁是你师父那鬼老头的妻子,少占我师傅的便宜,还敢说我老,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除你!”

秦炎挨了骂,却是不急不恼,起身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貌似随意地道着:“师妹,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心,要是不信我,你可以按摩一下乳中穴,我猜猜你能感觉到什么,要是猜对了,就能证明我能胜任中医科主任了吧?”

李静月听他说忠言逆耳利于心,倒是有几分道理,至少秦炎还不是个空有武力毫无见识的人,可听到让自己按摩乳中穴还要猜感觉的时候,她心头一下像浇了一桶汽油,本来消下去的火气顿时再起,拍着桌子大骂着:

“滚,你给我滚出去,永远不准再进来!”

李静月气急之下,丹田中的内力都不受控制,流转全身,一掌竟把厚实的檀木办公桌拍出数道裂痕,声响巨大,秦炎像是胸有成竹一般,道了声师妹有事叫我,转身便走。

就在秦炎关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乒里啪啦的摔东西声,秦炎无奈摇摇头,师妹还是年轻,加之院长的位置承担的责任太重,火气太盛也能理解。

他刚出门来,迎面却遇上了熟人,是被姜主任称为中医科最优秀医生的龙浩,披着整洁的白大褂,手里捧着文件袋,像看仇人一样盯着秦炎,面如寒霜,一言不发擦身而过。

秦炎心知龙浩是姜白大力提拔的人,眼见老上司被自己整得混不下去,为姜白抱不平来了,也不在意,毕竟龙浩迄今为止没有做过对自己不利的事,犯不着计较。

不料他抬步刚准备去食堂吃饭,就听见了身后院长办公室里传出了李静月的尖叫声,随后是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响起了那位龙医生的惨嚎声,像男人某个最柔软部位遭遇了重击,秦炎想来,应该是龙医生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自讨苦吃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