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7 00:21:00

楼上,李静月拉着秦炎一直走进了一间包厢,关门反锁,才用力甩开了秦炎的手,如星眉目盯着秦炎的眼睛,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此时秦炎的身上早就是千疮百孔了。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静月问道,她已经完全把面前的人当成一个恶霸看待,动辄使用内力去对付普通人,在她眼里,这样的人不配被称为武者,更没资格当一名医生。

秦炎一直保持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对于小师妹的及时赶到,他心里早有谱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师出同源的内力气息只要出现在方圆一里之内,都逃不过他的感知,早知道她一定会来的。

秦炎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很简约,一张圆桌六张椅子,连空调也没有装,不过相比与一楼的大厅里槽乱摆放的桌椅就要干净多了,能摆上一桌子菜,桌上甚至还放着一瓶五粮液的玻璃瓶装酒,拆了封装却未开瓶,应该是上次来人在此聚餐时剩下的。

“如果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的话,下午三点以前你会收到明珠人民医院的解除聘任书,然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李静月坐了下来,语气平淡地道,像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闻听自己将被炒鱿鱼,秦炎脸上表情未变,呵呵笑着,掏出烟盒,在小师妹厌恶的目光注视下点燃香烟,美美抽上一口,吐着烟圈,漫不经心地道:

“你不会赶我走的,卸磨杀驴,磨还没卸完,驴当然是安全的。”

此话一出,李静月脸色微微一变,先是略有所思,紧接着被话里自嘲幽默逗乐了,强忍着严肃的表情,等着面前自封为驴的人继续说下去。

“静月妹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医院里应该有位很了不起的病人,需要姜白医生为他提供医疗服务,姜主任也是凭着自身的特殊作用才能让院长这么看中。否则的话,对于姜白这种不干不净,又是赤脚医生出身的人,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价值。”

秦炎的肺活量大的吓人,两口深吸,整根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烟蒂随着他的手指轻弹,准确无误地飞进了金属烟灰盒的小洞当中,而他的话,更像一枚子弹,精准无比地击中了李静月的内心。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静月故作轻松,但不经意地挪位动作和拢发动作尽入秦炎眼中,秦炎笑着摇头道:“这一点涉及到一些我从前的经历,不用深究,我只想提醒师妹一句。”

李静月眉头微蹙,冷声道:“提醒什么?”

秦炎的声音也蓦地变冷,肃声道:“那位病人在饮鸩止渴,姜白不配被称为医生,这儿也快不像所医院了。”

轰的一声,本以做好心平气和让秦炎自己滚蛋的准备的李静月脑中惊雷炸响,这对于身为院长的她几近侮辱的话已经越过了她的底线,就在她闭上眼深呼吸准备拂袖离开的时候,秦炎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看这是什么,如果你看过以后还觉得我是来这儿给你添乱的,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如果你看过以后觉得无关紧要,那只能证明师叔对你教导全学进了狗肚子里,你也不配悬壶济世,再穿这身白衣。”

话音落下,秦炎的右手猛拍餐桌,李静月回头看去,却是一只食指大小的微型注射器被他拍到桌上。

下意识地,李静月走上前去,拿起那只迷你注射器,已经上了药水,透明颜色的药液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透着褐色的光,一种不详的感觉浮上心头。

秦炎目视着李静月,此时那张英气的脸已经板成了石块,嘴唇张合,如机器般发出一串让李静月心中发冷的音节:

“这是姜白身上的东西,一共装了三只,全部是稀释后的吗啡注射剂,一直听说他治疗疼痛病症的功力了得,怎么,堂堂的人民医院中医科掌舵者,你倚重的老中医,就是用这种吞噬病人生命的东西为人治疗的吗?”

秦炎的声音由慢到快,先是冰冷,再是愤怒,像在斥责,像在质问,眼中跳动的火焰,直让一直看其不顺眼,将其视为武力流氓的李静月不敢直视。

李静月握着注射器,沉默良久,却不知该说什么回应,自己也早听见过一些传闻,说中医科的药物储备单上多了一些处方类药物,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当了二十多年医生的中医科主任姜白,竟然是用毒品来为那些疼痛患者减轻痛苦的。

哪怕自己并不知情,在此时面对秦炎的质问,却是无言以对。是啊,自己是院长,手下的人在眼皮底下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而且持续时间绝不会短,自己却毫无察觉,难怪每次去看那位病人的时候,能见到的都是愈发无神的面孔和狂热的眼神,难怪姜白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让那位病人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认。

李静月抬头望着满脸怒容的秦炎,此时的眼神却不再像先前那样厌恶鄙视,而是欣赏和歉意,深色黯然地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真的不知情,你相信吗?”

本以为会等到一番冷嘲热讽的李静月听到了一个柔和的声音,秦炎点点头,道:

“我相信你,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医院创收不择手段的人,就不用三番五次去凌云中介找张海,磨破嘴皮只为讨那十几万的公家欠款,就可以忽略取药报告上的异常,放任姜白这种人肆意合法用毒,让更多病人因为无法摆脱毒瘾不得不长期住院,依赖那些吸取他们钱财和生命的畜生,你不是这种人,但你的身边这样的人不少,我来,就是为了帮你。”

李静月背过身去,伸手轻拭了拭眼角的湿润,这家医院就像她的家一样,为了医院的运转,自己每天最早起床,最晚睡下,数不清的公务需要审阅批示,目的就是为了更多像曾经的自己一样的病人能早日摆脱痛苦,却没想到在自己的失察之下,让医院成了吸毒所,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准备提拔姜白这种毫无人性可言的庸医做分管中医的副院长,自己真是瞎了眼。

见她这样子,秦炎就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心里倒有些可怜自己这位师妹,年纪轻轻就成了一院之长,那么多科室派别都需要管辖,需要平衡,又有许成林那样的富家恶少在医院里捣乱添堵,这么忧愁下去,过不了十年就会满头白发,绝美的容颜也会不复存在。

秦炎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之前你把我叫去办公室,应该就是要和我说一些病人的情况,咱们不闹了,我先了解清楚情况,如果时候未晚,我能帮上你,那绝不会袖手旁观;如果已经迟了,那我也能让你全身而退,你相信我吗?”

“恩……”

李静月声音细不可闻地答应着,等平抑了情绪,再转过身时,已经重新回到了一院之长的状态,庄重地问道:

“秦炎,有一位特殊的病人,现在就在中医楼的病房里,每天都是姜白亲自为他护理,除了姜白的话他谁也不听。这位病人对我们医院很重要,姜白不止一次暗示我,希望升任分管中医的副院长……”

“可他的阴谋败露了,我想你会批准他的辞呈。”秦炎道,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已经有所准备了。

果然,李静月点头说道:“这种人决不能再留在我们医院,否则我这个院长会永远良心不安,但那位的病情,已经入了膏肓,恐怕……”

秦炎摆手打断,道:“现在就带我去看看那位病人吧,只要还有一口气,或许我能救得了他。”

李静月心中咯噔一下,连看秦炎的眼神也变了,似有不信,却不得不信,毕竟这位不讨人喜的师兄实在功力深厚,之前楼下那个保安痛苦呻吟的惨状她一眼就看出来是被点了穴道,虽无大碍,却会痛不欲生。

是药三分毒,是毒三分药,既然有让人痛苦的本事,万一真有治病的本事呢?对,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

李静月下了决心,点点头,拉上秦炎的手,直接带他下了食堂,在一楼大厅里数百双病人与医院职工们怪异的目光下,第一次觉得和他一起的感觉也不是那么糟糕。

“哇,那不是李院长吗,怎么拉着那个男人的手?”

“哎哎,那个人我认识,叫秦炎,是新来的中医科医生,好像许少就是被他整趴下的。”

“是吗,我听说今早上姜医生站在大门口年检查也是他干的,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啊?”

男的多数是咬牙切齿,羡慕嫉妒;女的则小声揣度,院长和秦炎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人的背影早已消失在大门之外,只留下认识的人们互相瞪眼,七嘴八舌,却得不出个结论来。

吵嚷的人群里,坐在某个角落默默吃饭的蔡婉婷也看见了李静月和秦炎相携而走的情景,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自言自语地喃喃着:“秦炎,你难道真是李院长的男朋友吗……”

第十二章 横眉冷对俏院长

楼上,李静月拉着秦炎一直走进了一间包厢,关门反锁,才用力甩开了秦炎的手,如星眉目盯着秦炎的眼睛,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此时秦炎的身上早就是千疮百孔了。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静月问道,她已经完全把面前的人当成一个恶霸看待,动辄使用内力去对付普通人,在她眼里,这样的人不配被称为武者,更没资格当一名医生。

秦炎一直保持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对于小师妹的及时赶到,他心里早有谱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师出同源的内力气息只要出现在方圆一里之内,都逃不过他的感知,早知道她一定会来的。

秦炎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很简约,一张圆桌六张椅子,连空调也没有装,不过相比与一楼的大厅里槽乱摆放的桌椅就要干净多了,能摆上一桌子菜,桌上甚至还放着一瓶五粮液的玻璃瓶装酒,拆了封装却未开瓶,应该是上次来人在此聚餐时剩下的。

“如果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的话,下午三点以前你会收到明珠人民医院的解除聘任书,然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李静月坐了下来,语气平淡地道,像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闻听自己将被炒鱿鱼,秦炎脸上表情未变,呵呵笑着,掏出烟盒,在小师妹厌恶的目光注视下点燃香烟,美美抽上一口,吐着烟圈,漫不经心地道:

“你不会赶我走的,卸磨杀驴,磨还没卸完,驴当然是安全的。”

此话一出,李静月脸色微微一变,先是略有所思,紧接着被话里自嘲幽默逗乐了,强忍着严肃的表情,等着面前自封为驴的人继续说下去。

“静月妹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医院里应该有位很了不起的病人,需要姜白医生为他提供医疗服务,姜主任也是凭着自身的特殊作用才能让院长这么看中。否则的话,对于姜白这种不干不净,又是赤脚医生出身的人,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价值。”

秦炎的肺活量大的吓人,两口深吸,整根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烟蒂随着他的手指轻弹,准确无误地飞进了金属烟灰盒的小洞当中,而他的话,更像一枚子弹,精准无比地击中了李静月的内心。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静月故作轻松,但不经意地挪位动作和拢发动作尽入秦炎眼中,秦炎笑着摇头道:“这一点涉及到一些我从前的经历,不用深究,我只想提醒师妹一句。”

李静月眉头微蹙,冷声道:“提醒什么?”

秦炎的声音也蓦地变冷,肃声道:“那位病人在饮鸩止渴,姜白不配被称为医生,这儿也快不像所医院了。”

轰的一声,本以做好心平气和让秦炎自己滚蛋的准备的李静月脑中惊雷炸响,这对于身为院长的她几近侮辱的话已经越过了她的底线,就在她闭上眼深呼吸准备拂袖离开的时候,秦炎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看这是什么,如果你看过以后还觉得我是来这儿给你添乱的,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如果你看过以后觉得无关紧要,那只能证明师叔对你教导全学进了狗肚子里,你也不配悬壶济世,再穿这身白衣。”

话音落下,秦炎的右手猛拍餐桌,李静月回头看去,却是一只食指大小的微型注射器被他拍到桌上。

下意识地,李静月走上前去,拿起那只迷你注射器,已经上了药水,透明颜色的药液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透着褐色的光,一种不详的感觉浮上心头。

秦炎目视着李静月,此时那张英气的脸已经板成了石块,嘴唇张合,如机器般发出一串让李静月心中发冷的音节:

“这是姜白身上的东西,一共装了三只,全部是稀释后的吗啡注射剂,一直听说他治疗疼痛病症的功力了得,怎么,堂堂的人民医院中医科掌舵者,你倚重的老中医,就是用这种吞噬病人生命的东西为人治疗的吗?”

秦炎的声音由慢到快,先是冰冷,再是愤怒,像在斥责,像在质问,眼中跳动的火焰,直让一直看其不顺眼,将其视为武力流氓的李静月不敢直视。

李静月握着注射器,沉默良久,却不知该说什么回应,自己也早听见过一些传闻,说中医科的药物储备单上多了一些处方类药物,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当了二十多年医生的中医科主任姜白,竟然是用毒品来为那些疼痛患者减轻痛苦的。

哪怕自己并不知情,在此时面对秦炎的质问,却是无言以对。是啊,自己是院长,手下的人在眼皮底下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而且持续时间绝不会短,自己却毫无察觉,难怪每次去看那位病人的时候,能见到的都是愈发无神的面孔和狂热的眼神,难怪姜白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让那位病人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认。

李静月抬头望着满脸怒容的秦炎,此时的眼神却不再像先前那样厌恶鄙视,而是欣赏和歉意,深色黯然地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真的不知情,你相信吗?”

本以为会等到一番冷嘲热讽的李静月听到了一个柔和的声音,秦炎点点头,道:

“我相信你,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医院创收不择手段的人,就不用三番五次去凌云中介找张海,磨破嘴皮只为讨那十几万的公家欠款,就可以忽略取药报告上的异常,放任姜白这种人肆意合法用毒,让更多病人因为无法摆脱毒瘾不得不长期住院,依赖那些吸取他们钱财和生命的畜生,你不是这种人,但你的身边这样的人不少,我来,就是为了帮你。”

李静月背过身去,伸手轻拭了拭眼角的湿润,这家医院就像她的家一样,为了医院的运转,自己每天最早起床,最晚睡下,数不清的公务需要审阅批示,目的就是为了更多像曾经的自己一样的病人能早日摆脱痛苦,却没想到在自己的失察之下,让医院成了吸毒所,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准备提拔姜白这种毫无人性可言的庸医做分管中医的副院长,自己真是瞎了眼。

见她这样子,秦炎就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心里倒有些可怜自己这位师妹,年纪轻轻就成了一院之长,那么多科室派别都需要管辖,需要平衡,又有许成林那样的富家恶少在医院里捣乱添堵,这么忧愁下去,过不了十年就会满头白发,绝美的容颜也会不复存在。

秦炎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之前你把我叫去办公室,应该就是要和我说一些病人的情况,咱们不闹了,我先了解清楚情况,如果时候未晚,我能帮上你,那绝不会袖手旁观;如果已经迟了,那我也能让你全身而退,你相信我吗?”

“恩……”

李静月声音细不可闻地答应着,等平抑了情绪,再转过身时,已经重新回到了一院之长的状态,庄重地问道:

“秦炎,有一位特殊的病人,现在就在中医楼的病房里,每天都是姜白亲自为他护理,除了姜白的话他谁也不听。这位病人对我们医院很重要,姜白不止一次暗示我,希望升任分管中医的副院长……”

“可他的阴谋败露了,我想你会批准他的辞呈。”秦炎道,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已经有所准备了。

果然,李静月点头说道:“这种人决不能再留在我们医院,否则我这个院长会永远良心不安,但那位的病情,已经入了膏肓,恐怕……”

秦炎摆手打断,道:“现在就带我去看看那位病人吧,只要还有一口气,或许我能救得了他。”

李静月心中咯噔一下,连看秦炎的眼神也变了,似有不信,却不得不信,毕竟这位不讨人喜的师兄实在功力深厚,之前楼下那个保安痛苦呻吟的惨状她一眼就看出来是被点了穴道,虽无大碍,却会痛不欲生。

是药三分毒,是毒三分药,既然有让人痛苦的本事,万一真有治病的本事呢?对,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

李静月下了决心,点点头,拉上秦炎的手,直接带他下了食堂,在一楼大厅里数百双病人与医院职工们怪异的目光下,第一次觉得和他一起的感觉也不是那么糟糕。

“哇,那不是李院长吗,怎么拉着那个男人的手?”

“哎哎,那个人我认识,叫秦炎,是新来的中医科医生,好像许少就是被他整趴下的。”

“是吗,我听说今早上姜医生站在大门口年检查也是他干的,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啊?”

男的多数是咬牙切齿,羡慕嫉妒;女的则小声揣度,院长和秦炎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人的背影早已消失在大门之外,只留下认识的人们互相瞪眼,七嘴八舌,却得不出个结论来。

吵嚷的人群里,坐在某个角落默默吃饭的蔡婉婷也看见了李静月和秦炎相携而走的情景,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自言自语地喃喃着:“秦炎,你难道真是李院长的男朋友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