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8 00:22:00

出了医院食堂,听见身后吵吵嚷嚷的声音,李静月才意识到了不妥,连忙放开了秦炎的手,一放之下却是惊了,转头看去,秦炎一脸微笑地握住她的小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恰在这时,一位西装革履满是富贵之气的年轻男子走到近前,戴着一副镶金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很有风度地向李静月打着招呼:“李院长,真巧啊,已经用过餐了吗?”

秦炎早注意到了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巧遇,而是刻意制造的邂逅,所以才故意拉着小师妹的手不放,故意让他难堪呢。

“陈总,我,我有些公务要去处理,如果有事的话,方便下次再谈吗?”

李静月何等冰雪聪明,怎会看不出陈逸斌这个纠缠了自己一年多的花心大少的用意,虽然被秦炎占了便宜,倒也方便自己堵陈逸斌的嘴,就二人现在的样子,换谁看来恐怕都是一对情侣。

陈逸斌毕竟是堂堂的威盛集团总裁,未来陈家的头号接班人,又是出国留洋的海归精英,就再对李院长有意思,也知道此时开口甚是不妥,话到嘴边便从私人邀约变成了询问公事,道:

“李院长,是这样,我的那位长辈,哦,就是萧叔叔,您认识的,刚刚让我帮他询问一下,为什么中医科主任姜白医生今天没去病房为他护理,是请病假了吗?”

秦炎嘴角升起了嘲讽的弧度,这厮故意无视自己,对于那位上午一直在大门口念检讨的姜主任是何情况,这厮不可能不知道,肯定是临时有话开不了口,才胡诌瞎编这样的话头,偏偏涉及到医院的病患,身为院长的小师妹就算想避也是责无旁贷。

果然,李静月听闻陈少说起此事,俏脸犯难,神色黯淡,正准备委婉地暗示一下姜白的去留,却不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了,是秦炎:

“姜白医生以后来不了了,今天下午的院党组会议题就包括了部分中层干部的去留问题,姜主任的问题很大,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那个位置上,更不适合留在明珠人民医院,所以陈总可以转告你那位长辈,不用等什么特殊护理了,医院会派新的医生为他治疗的。”

秦炎说这话时,语气刻板,中气十足,大有领导的派头,换成常人恐怕真会被唬住,可陈逸斌却从姜白那里得知,此人不过是新到中医科报道的无名小卒而已,据传和李静月院长有些渊源,充其量顶天是个吃软饭的货色,还不够和他陈少对话的资格。

陈逸斌扶扶眼镜,像无视秦炎的话,依然保持着绅士风度对李静月道:“李院长,您知道我的那位长辈性格很倔强,一旦认准了某位知己,轻易不会改变,加上病情危重,恐怕时日无多,哪怕姜白医生无法治好他的病,也能让他过得开心一些,安然度过最后的时间。一位龙钟老人的殷切期望,我这做晚辈的也该尽心满足,您说对吗?”

威胁,已经近乎明示的威胁,无论是秦炎还是李静月都听出来了,面前这位身家不菲的阔少看似客气的话里针锋相对的味道,是要逼李院长表态,不能让姜白在这个时候离职,秦炎更看出来了,姜白敢用吗啡为那位病人治疗,恐怕和这个陈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浑厚内力随意念运转,无声传音至了李静月的脑海中:

“师妹,这人有鬼。”

李静月两眼猛然睁大,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她就知道秦炎要干什么,却来不及阻止,在常年修行内功的她眼中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空气波动,以声音的速度飞射向近在咫尺的陈逸斌,正中小腹部位,随即消失了。

秦炎能将隔空传声运用得炉火纯青,相比之下李静月就差得远了,只能捏紧他的手以示不满与担忧,担心那位病人的事还未能解决,又得惹上新的麻烦。

一切发生得太快,分秒之间已经结束,陈逸斌的脸色并无变化,看向李静月的眼光里多了些自得的味道——饶你是一院之长,面对能关乎到医院名声的事情,也不敢先私后公,姜白一定要保!

“陈总,姜医生已经向医院递交了离职报告,我再三挽留过,姜医生都以家中有急事需要处理推辞了,我也不好强行留他,辞呈已经批复,恐怕他需要处理完家事后才能回来了。”

事到如今,李静月虽然年轻却也不是初出茅庐的丫头片子,怎能看不出这位拥资亿万的大财团高管为一个医生说情的蹊跷,再联想到陈逸斌和那位病人两家之间的似友非敌的关系,一个隐晦想法浮现脑海——恐怕姜白有胆量滥用成瘾药品,和面前这人脱不了关系。

秦炎脸上仍是微笑,陈逸斌的脸却黑下来了,他没想到,以自己的身份再加上那位的要求,竟然保不住一个姜白,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成为明珠市上流社会中的笑柄?

但见二人神情,陈逸斌知道此事恐怕无法办妥,纠缠无用,语气也变了,冷冷地道:“既然这样,那我先回病房转达李院长的意思了,二位慢聊。”

说罢,转身即走,消失在了不远处的医务楼里,正是中医科所在的那栋楼。

人影既去,李静月才转头怒瞪了秦炎一眼,道:“你怎么又对普通人出手,难道你忘了师门祖训,还是你师父没有教过你?”

她斥着秦炎,小手挣扎着要脱出他的手掌,却怎么也抽不回来,只听秦炎道:

“师门祖训四条里有三条已经是封建时代的遗毒,唯有一条是现代仍可作用的,我记得很清楚,‘医者仁心治安宁’,现在我要做的也是履行这条仙师遗训。师妹现在也没有更好选择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让我试上一试。”

李静月紧皱眉头,虽然他话不好听,理却不差,姜白是绝不能留的,那位病人也时日无多,要是秦炎真有什么办法能让其不再痛苦地苟活下去自是最好,最差的情况就是把时任中医科主任的姜白滥用吗啡的事情主动曝光澄清,虽然医院的名誉会遭到打击,却总好过一个把柄握在他人手里。

想到此处,李静月也不再抗拒被秦炎拉着手,一路未停,直来到中医科的一间特殊诊室前,眼见除了日常安排的急救医生在外待命,竟然还有两位从未见过的黑衣保镖守在门口,秦炎的微笑蓦地消失,李静月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面对两个高大魁梧的墨镜男子丝毫不惧,严声道:

“我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李静月,这位是中医科的秦医生,是专门为萧老先生做护理治疗的。”

秦炎站在李静月身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两个黑衣保镖,均是一米九外的个头,腋下鼓囊,不知持有电击枪还是真家伙,不像保镖倒像杀手。

果然,两个保镖倨傲的很,根本不买院长的帐,其中一人更是直接伸手拦在门口,毫不客气地道:“我们老板有吩咐,除了姜医生,谁也不能进去。”

“放肆!这儿是人民医院,不是你们老板的后花园,马上给我让开!”

李静月陡然色变,声音大到惊动了走廊口巡逻的医院保安,匆匆跑过来了解情况,明明是那两个保镖越俎代庖,现在又阻拦院长进门,怎么都不占理,偏偏两个都长得跟牲口似的,刚应聘上岗没几天的小保安哪敢啰嗦,一溜烟跑了,躲楼梯拐角拿着对讲机呼叫救兵了。

李静月之所以突发雷霆,不止是作为医生和院长的尊严遭到蔑视,更是为了防止秦炎再生事端,那家伙根本不受修行中人清规戒律的限制,要是被惹恼了,面前两位个高人猛保镖恐怕连灰都剩不下。

晚了,秦炎看着那伸出手的保镖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李静月的胸前,修裁过的白大褂虽有刻板,却将李静月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无遗,尽管那个保镖戴着深色墨镜,镜片后不善的眼光却逃不过秦炎的如隼鹰眸,淡淡地吐出四个字:

“马上滚蛋。”

“什么,叫我们滚蛋?”

另一个保镖哑然失笑了,看着面前矮了自己两人快一个头,连白大褂都没穿的秦炎,以为是精神科的病人找错房间了。

“马上滚蛋。”

秦炎仍是一脸平静,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根廉价香烟,那五块一包的远白沙牌连两个保镖都看不入眼,乞丐才会抽这种烟。

此时两个保镖也看明白了,这不是找病人来了,是找刺激来了,当着两人的面,秦炎浅吸一口,味道粗糙的烟气呼了两个保镖满鼻满脸,二人猝不及防,被呛得连连咳嗽。

挑衅,这纯粹是挑衅,加上秦炎满是戏谑的表情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已经越过了两个退役特种兵保镖的底线: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滚蛋,不要逼我出手。”

“妈的,今天你死定了!”

两个黑衣保镖怒火腾升,两具久经训练的身体如猛虎下山,直向身材单薄的秦炎扑了过去,任谁看了那饿虎扑猫的恐怖场景,都会为秦炎捏上一把冷汗。

除了,已经默默闭眼的李静月。

第十三章 不要逼我出手

出了医院食堂,听见身后吵吵嚷嚷的声音,李静月才意识到了不妥,连忙放开了秦炎的手,一放之下却是惊了,转头看去,秦炎一脸微笑地握住她的小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恰在这时,一位西装革履满是富贵之气的年轻男子走到近前,戴着一副镶金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很有风度地向李静月打着招呼:“李院长,真巧啊,已经用过餐了吗?”

秦炎早注意到了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巧遇,而是刻意制造的邂逅,所以才故意拉着小师妹的手不放,故意让他难堪呢。

“陈总,我,我有些公务要去处理,如果有事的话,方便下次再谈吗?”

李静月何等冰雪聪明,怎会看不出陈逸斌这个纠缠了自己一年多的花心大少的用意,虽然被秦炎占了便宜,倒也方便自己堵陈逸斌的嘴,就二人现在的样子,换谁看来恐怕都是一对情侣。

陈逸斌毕竟是堂堂的威盛集团总裁,未来陈家的头号接班人,又是出国留洋的海归精英,就再对李院长有意思,也知道此时开口甚是不妥,话到嘴边便从私人邀约变成了询问公事,道:

“李院长,是这样,我的那位长辈,哦,就是萧叔叔,您认识的,刚刚让我帮他询问一下,为什么中医科主任姜白医生今天没去病房为他护理,是请病假了吗?”

秦炎嘴角升起了嘲讽的弧度,这厮故意无视自己,对于那位上午一直在大门口念检讨的姜主任是何情况,这厮不可能不知道,肯定是临时有话开不了口,才胡诌瞎编这样的话头,偏偏涉及到医院的病患,身为院长的小师妹就算想避也是责无旁贷。

果然,李静月听闻陈少说起此事,俏脸犯难,神色黯淡,正准备委婉地暗示一下姜白的去留,却不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了,是秦炎:

“姜白医生以后来不了了,今天下午的院党组会议题就包括了部分中层干部的去留问题,姜主任的问题很大,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那个位置上,更不适合留在明珠人民医院,所以陈总可以转告你那位长辈,不用等什么特殊护理了,医院会派新的医生为他治疗的。”

秦炎说这话时,语气刻板,中气十足,大有领导的派头,换成常人恐怕真会被唬住,可陈逸斌却从姜白那里得知,此人不过是新到中医科报道的无名小卒而已,据传和李静月院长有些渊源,充其量顶天是个吃软饭的货色,还不够和他陈少对话的资格。

陈逸斌扶扶眼镜,像无视秦炎的话,依然保持着绅士风度对李静月道:“李院长,您知道我的那位长辈性格很倔强,一旦认准了某位知己,轻易不会改变,加上病情危重,恐怕时日无多,哪怕姜白医生无法治好他的病,也能让他过得开心一些,安然度过最后的时间。一位龙钟老人的殷切期望,我这做晚辈的也该尽心满足,您说对吗?”

威胁,已经近乎明示的威胁,无论是秦炎还是李静月都听出来了,面前这位身家不菲的阔少看似客气的话里针锋相对的味道,是要逼李院长表态,不能让姜白在这个时候离职,秦炎更看出来了,姜白敢用吗啡为那位病人治疗,恐怕和这个陈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浑厚内力随意念运转,无声传音至了李静月的脑海中:

“师妹,这人有鬼。”

李静月两眼猛然睁大,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她就知道秦炎要干什么,却来不及阻止,在常年修行内功的她眼中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空气波动,以声音的速度飞射向近在咫尺的陈逸斌,正中小腹部位,随即消失了。

秦炎能将隔空传声运用得炉火纯青,相比之下李静月就差得远了,只能捏紧他的手以示不满与担忧,担心那位病人的事还未能解决,又得惹上新的麻烦。

一切发生得太快,分秒之间已经结束,陈逸斌的脸色并无变化,看向李静月的眼光里多了些自得的味道——饶你是一院之长,面对能关乎到医院名声的事情,也不敢先私后公,姜白一定要保!

“陈总,姜医生已经向医院递交了离职报告,我再三挽留过,姜医生都以家中有急事需要处理推辞了,我也不好强行留他,辞呈已经批复,恐怕他需要处理完家事后才能回来了。”

事到如今,李静月虽然年轻却也不是初出茅庐的丫头片子,怎能看不出这位拥资亿万的大财团高管为一个医生说情的蹊跷,再联想到陈逸斌和那位病人两家之间的似友非敌的关系,一个隐晦想法浮现脑海——恐怕姜白有胆量滥用成瘾药品,和面前这人脱不了关系。

秦炎脸上仍是微笑,陈逸斌的脸却黑下来了,他没想到,以自己的身份再加上那位的要求,竟然保不住一个姜白,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成为明珠市上流社会中的笑柄?

但见二人神情,陈逸斌知道此事恐怕无法办妥,纠缠无用,语气也变了,冷冷地道:“既然这样,那我先回病房转达李院长的意思了,二位慢聊。”

说罢,转身即走,消失在了不远处的医务楼里,正是中医科所在的那栋楼。

人影既去,李静月才转头怒瞪了秦炎一眼,道:“你怎么又对普通人出手,难道你忘了师门祖训,还是你师父没有教过你?”

她斥着秦炎,小手挣扎着要脱出他的手掌,却怎么也抽不回来,只听秦炎道:

“师门祖训四条里有三条已经是封建时代的遗毒,唯有一条是现代仍可作用的,我记得很清楚,‘医者仁心治安宁’,现在我要做的也是履行这条仙师遗训。师妹现在也没有更好选择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让我试上一试。”

李静月紧皱眉头,虽然他话不好听,理却不差,姜白是绝不能留的,那位病人也时日无多,要是秦炎真有什么办法能让其不再痛苦地苟活下去自是最好,最差的情况就是把时任中医科主任的姜白滥用吗啡的事情主动曝光澄清,虽然医院的名誉会遭到打击,却总好过一个把柄握在他人手里。

想到此处,李静月也不再抗拒被秦炎拉着手,一路未停,直来到中医科的一间特殊诊室前,眼见除了日常安排的急救医生在外待命,竟然还有两位从未见过的黑衣保镖守在门口,秦炎的微笑蓦地消失,李静月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面对两个高大魁梧的墨镜男子丝毫不惧,严声道:

“我是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李静月,这位是中医科的秦医生,是专门为萧老先生做护理治疗的。”

秦炎站在李静月身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两个黑衣保镖,均是一米九外的个头,腋下鼓囊,不知持有电击枪还是真家伙,不像保镖倒像杀手。

果然,两个保镖倨傲的很,根本不买院长的帐,其中一人更是直接伸手拦在门口,毫不客气地道:“我们老板有吩咐,除了姜医生,谁也不能进去。”

“放肆!这儿是人民医院,不是你们老板的后花园,马上给我让开!”

李静月陡然色变,声音大到惊动了走廊口巡逻的医院保安,匆匆跑过来了解情况,明明是那两个保镖越俎代庖,现在又阻拦院长进门,怎么都不占理,偏偏两个都长得跟牲口似的,刚应聘上岗没几天的小保安哪敢啰嗦,一溜烟跑了,躲楼梯拐角拿着对讲机呼叫救兵了。

李静月之所以突发雷霆,不止是作为医生和院长的尊严遭到蔑视,更是为了防止秦炎再生事端,那家伙根本不受修行中人清规戒律的限制,要是被惹恼了,面前两位个高人猛保镖恐怕连灰都剩不下。

晚了,秦炎看着那伸出手的保镖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李静月的胸前,修裁过的白大褂虽有刻板,却将李静月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无遗,尽管那个保镖戴着深色墨镜,镜片后不善的眼光却逃不过秦炎的如隼鹰眸,淡淡地吐出四个字:

“马上滚蛋。”

“什么,叫我们滚蛋?”

另一个保镖哑然失笑了,看着面前矮了自己两人快一个头,连白大褂都没穿的秦炎,以为是精神科的病人找错房间了。

“马上滚蛋。”

秦炎仍是一脸平静,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根廉价香烟,那五块一包的远白沙牌连两个保镖都看不入眼,乞丐才会抽这种烟。

此时两个保镖也看明白了,这不是找病人来了,是找刺激来了,当着两人的面,秦炎浅吸一口,味道粗糙的烟气呼了两个保镖满鼻满脸,二人猝不及防,被呛得连连咳嗽。

挑衅,这纯粹是挑衅,加上秦炎满是戏谑的表情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已经越过了两个退役特种兵保镖的底线: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滚蛋,不要逼我出手。”

“妈的,今天你死定了!”

两个黑衣保镖怒火腾升,两具久经训练的身体如猛虎下山,直向身材单薄的秦炎扑了过去,任谁看了那饿虎扑猫的恐怖场景,都会为秦炎捏上一把冷汗。

除了,已经默默闭眼的李静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