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0 00:23:00

“啊……”

就在秦炎紧皱眉头思索对策的时候,病床上的萧烈山突然发出一阵痛苦地低吟,像被钝刀子在五脏六腑中刮擦,枯黄如树皮的脸变得扭曲起来,浑浊的眼中血丝密布,恐怕是蛊虫开始发作了。

秦炎眼见萧烈山浑身抽搐,两眼失神,似要昏厥过去,左手一抖,三根银针在手,右手连捏带扎,转瞬之间一根银针正中萧烈山百会穴,随着秦炎两手如风挥动,另外两根银针分别扎入萧烈山左右太阳穴,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嗒嗒嗒连续点击萧烈山上身数个穴位。

霎时,前一秒还在痛苦挣扎的萧烈山陡然平静下来,穴道被阻,瞬间进入了深度麻醉状态。

守在门外一直留意房中动静的李静月再也按捺不住,推门进来,只见病床上的萧烈山头部扎着三根明晃晃的银针,坐于床边的秦炎两手按压在其腹部,将自身内力导入萧烈山体内进行循环,清除其血液中的蛊虫毒素,而萧烈山的脸,已经因为缺氧变得青紫。

李静月瞬间花容色变,就要上前推开秦炎,不过跟随师傅修炼多年的她终究快一步反应过来了,这是秦炎在输功,萧烈山的脸色先是深到极致,随着秦炎逐步回收内力开始恢复。

直到萧烈山体内残存的毒素被全部逼出,插在萧烈山头上的三根银针全部变成黑色,萧烈山的脸色恢复了红润,秦炎也收功完毕,拔下银针,在掌间输出内力彻底冲散毒素,收针起身,长呼一口浊气,看向站立一旁目瞪口呆的李院长,苦笑道:

“静月妹妹,这可是个难治的病人,不过我想应该还有救。”

李静月已经顾不上被他占了嘴上便宜,一听萧烈山竟然真的有救,她也是大大舒了口气,把姜白逐出医院总算没了后顾之忧。

随着体内流毒的尽数消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半年多时间的萧烈山第一次感觉到头脑开始清醒,呼吸开始畅通,甚至一度麻痹无法动弹的双腿也恢复了知觉,可以做出轻微的动作。

此时此刻,这位纵横明珠市地下领域数十年的风云大佬虽然依旧老态龙钟,但眼神已经完全变化,恢复到了当初叱咤风云的状态,似乎这间特殊病房里的一切都不入他的法眼,盯着一身休闲装束的秦炎,声音低沉地问道:“你已经证明了承诺的可靠性,把接下来的事情做完,你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秦炎没有接话,而是转头看向一脸茫然不知所云的李静月,用隔空传音告诉她道:“这个老头是我的故人,有事要和我谈,你先出去一下。”

尽管心里有些不爽,明明自己才是院长,秦炎不过是个新报道的医生而已,不过李静月看在他一番神奇施治的份上也不再计较,轻轻退出去掩上了门,嘱咐保安队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这里。

房中,秦炎目送李静月离开,转头与萧烈山阴鹜的眼光对碰,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你体内的毒素清除了,但蛊虫还没有被消灭,只要你喝水进食,蛊虫就会从中吸取养分,排出毒素,我刚才做的只是治标,并非治本。”

“直接说吧,需要什么帮助,才能把那东西从我身上弄出去?”

萧烈山仍然躺在床上,闭着眼大口地喘息着,半年多来他的鼻子一直像连接到了臭水沟,每次呼吸都是浓稠的恶心气味,此时再嗅漂浮着药水味道的空气,却也像极致的享受一般。

“如果是寻常的东西,以你现在恢复了清醒意识的状态,能调动的资金恐怕能把医院都买下来,所以不是钱的问题。我需要去一个地方,为你找到一副特殊药方的药材。“

秦炎道,他也没想到,自己才来明珠市,转身又得回一趟忘忧谷了。

“呵呵……哈哈!小子,你是不是想说你前脚一走,后脚就会有子弹打爆我的头?”

萧烈山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情绪过于激动,笑得连连咳嗽,那声音非哭非笑,直让门外听着的李静月毛骨悚然。

秦炎却是笑着点头,掏出烟盒,自己咬上一根,点燃一根递给了萧烈山。萧烈山像恶狗扑食一般,脖子一仰,用嘴抢过了烟蒂,使劲抽了一口,廉价香烟的粗糙气息呛得他咳咳直骂着:

“秦炎,你堂堂圣医,敢和威盛作对还能死里逃生,居然抽这种垃圾,不怕把肺熏裂了?”

当初萧烈山身体尚好之时,用的都是最顶级的古巴哈瓦那雪茄,香浓醇厚,一丁点烟叶的价值都能抵得上一条远白沙,加上秦炎当初混迹地下世界四处冲锋点火,名声在外,抽这种民工专属的烂烟,才是让萧烈山诧异的事。

秦炎深抽一口,呼出一串长长的烟圈,低头看向萧烈山,道:“你应该清楚,随时会有子弹打进这个房间来。”

“我知道。”

萧烈山抿了抿苦涩的烟蒂,像回忆起了年轻时白手起家的岁月,比这更差的手卷烟就是拼杀之后最好的解压剂,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那么轻松。

“后山的树林里现在就有两把AWP狙击枪对准你的脑袋,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杀了你,难道就为了多从你身上刨些钱出来?完全没有必要啊。”

秦炎瞥眼看着窗外数百米外郁郁葱葱的山坡,远超常人的视力早已捕捉到了细如发丝的两个黑点,是狙击枪的管口。他想,这老家伙能有恃无恐地躺着抽烟,恐怕还隐藏着什么东西,可能比巨额财富更让那些算计他的人想得到。

“直接一点,是不是想把我留进棺材里的东西也一起当报酬拿走?”

萧烈山鼻孔呼着烟气,也看向窗外,脸上的笑容很诡异,让数百米外的两名狙击手俱是被高倍瞄准镜里的景象一惊,稍稍动弹便惊起了虫鸟,那笑容像在嘲讽,像在警告。

“威盛集团的资产我吃不下去,接收固定资产等于把炸弹绑在身上,现金流怎么样,我要一个亿,当做医药费。”

秦炎开出了价钱,萧烈山像不在乎这天价的医药费,但秦炎随即补充的话让他的眉头也皱起来了:“是美金。”

“钱,不是问题。”

萧烈山慢慢地,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按动电钮,将床板调整到靠椅的角度,声音如同机器人一般冰冷:

“把我体内的东西弄出来,付你一半。把他带到我的面前,付剩下的一半。”

秦炎点点头,坐回板凳上,看着萧烈山那双变得阴冷的眼睛,知道一头伤未痊愈的雄狮已经开始展露凶性,哪怕他还很虚弱,哪怕他还无法下床。

像好奇心驱使,像办事前摸底,秦炎的语气变得客气,问道:“在行动之前,我需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委,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你的儿子,光彩集团和W组织的第一继承人对你下手,或者说他有什么能力对你下手,哪儿来的胆量对你下手?”

听到“儿子”这两个字时,即使坐起也后背佝偻着的萧烈山陡然一颤,像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死死盯着秦炎的眼睛,仿佛他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被撕咬成碎片。

秦炎毫不在意他杀人的眼光,依然故我道:“是陈逸斌拉他合谋,还是威盛在白道生意上与光彩竞争失利?背叛你的人有多少,现在在什么地方?明珠人民医院有多少W组织的人?他们中间有多少忠于你,多少忠于你儿子?”

一连串的发问,反倒让萧烈山的表情渐渐恢复平静,最后一个问题是:“无论是威盛老板陈四海的命还是你那个逆子的命都不值一亿美金,你打算让我帮你办什么事,今天最好全部说清,协议一次达成,以免节外生枝。”

萧烈山没有回答,只是表情怪异地看着他,看着秦炎蹲下身去,从自己的病床底部捏起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物件,将其放到嘴边,用刻意放大的声音说着这些话,像在对着麦克风朗诵。

那件东西,正是窃听设备。而能做到这么精细的窃听设备,恐怕不是花钱能买来的民用货色那么简单。

一股强烈的笑意蓦地冲上萧烈山的喉咙,之前的目光示警没能让他住嘴,防止被窃听,不料秦炎早就发现了,敢在那些躲在窃听设备之后的人监听之下说出这些话,甚至打算把自己的行动计划也直接说出来,毫无疑问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展示。

而且,更是一种对敌人的蔑视。

压制住了大笑的冲动,萧烈山看着秦炎戏谑的表情,语气平静地道:“我已经住进来半年了,公司的事交给我的女儿萧凌燕打理,组织的事我交给了蓝迪……”

“如果你死了,W组织就会掌握在你儿子手里,形成两巨头的局面;而你的女儿资历不够,被扶上总裁的位置也坐不稳,还是得让给哥哥。”

萧烈山气得老脸泛白,秦炎的语气不无戏谑,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像等待他的回答,却转身面朝窗外。

“砰……”

随着远山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枪声,萧烈山漠然闭眼,秦炎的嘴角,却莫名出现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第十五章 做笔交易

“啊……”

就在秦炎紧皱眉头思索对策的时候,病床上的萧烈山突然发出一阵痛苦地低吟,像被钝刀子在五脏六腑中刮擦,枯黄如树皮的脸变得扭曲起来,浑浊的眼中血丝密布,恐怕是蛊虫开始发作了。

秦炎眼见萧烈山浑身抽搐,两眼失神,似要昏厥过去,左手一抖,三根银针在手,右手连捏带扎,转瞬之间一根银针正中萧烈山百会穴,随着秦炎两手如风挥动,另外两根银针分别扎入萧烈山左右太阳穴,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嗒嗒嗒连续点击萧烈山上身数个穴位。

霎时,前一秒还在痛苦挣扎的萧烈山陡然平静下来,穴道被阻,瞬间进入了深度麻醉状态。

守在门外一直留意房中动静的李静月再也按捺不住,推门进来,只见病床上的萧烈山头部扎着三根明晃晃的银针,坐于床边的秦炎两手按压在其腹部,将自身内力导入萧烈山体内进行循环,清除其血液中的蛊虫毒素,而萧烈山的脸,已经因为缺氧变得青紫。

李静月瞬间花容色变,就要上前推开秦炎,不过跟随师傅修炼多年的她终究快一步反应过来了,这是秦炎在输功,萧烈山的脸色先是深到极致,随着秦炎逐步回收内力开始恢复。

直到萧烈山体内残存的毒素被全部逼出,插在萧烈山头上的三根银针全部变成黑色,萧烈山的脸色恢复了红润,秦炎也收功完毕,拔下银针,在掌间输出内力彻底冲散毒素,收针起身,长呼一口浊气,看向站立一旁目瞪口呆的李院长,苦笑道:

“静月妹妹,这可是个难治的病人,不过我想应该还有救。”

李静月已经顾不上被他占了嘴上便宜,一听萧烈山竟然真的有救,她也是大大舒了口气,把姜白逐出医院总算没了后顾之忧。

随着体内流毒的尽数消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半年多时间的萧烈山第一次感觉到头脑开始清醒,呼吸开始畅通,甚至一度麻痹无法动弹的双腿也恢复了知觉,可以做出轻微的动作。

此时此刻,这位纵横明珠市地下领域数十年的风云大佬虽然依旧老态龙钟,但眼神已经完全变化,恢复到了当初叱咤风云的状态,似乎这间特殊病房里的一切都不入他的法眼,盯着一身休闲装束的秦炎,声音低沉地问道:“你已经证明了承诺的可靠性,把接下来的事情做完,你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秦炎没有接话,而是转头看向一脸茫然不知所云的李静月,用隔空传音告诉她道:“这个老头是我的故人,有事要和我谈,你先出去一下。”

尽管心里有些不爽,明明自己才是院长,秦炎不过是个新报道的医生而已,不过李静月看在他一番神奇施治的份上也不再计较,轻轻退出去掩上了门,嘱咐保安队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这里。

房中,秦炎目送李静月离开,转头与萧烈山阴鹜的眼光对碰,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你体内的毒素清除了,但蛊虫还没有被消灭,只要你喝水进食,蛊虫就会从中吸取养分,排出毒素,我刚才做的只是治标,并非治本。”

“直接说吧,需要什么帮助,才能把那东西从我身上弄出去?”

萧烈山仍然躺在床上,闭着眼大口地喘息着,半年多来他的鼻子一直像连接到了臭水沟,每次呼吸都是浓稠的恶心气味,此时再嗅漂浮着药水味道的空气,却也像极致的享受一般。

“如果是寻常的东西,以你现在恢复了清醒意识的状态,能调动的资金恐怕能把医院都买下来,所以不是钱的问题。我需要去一个地方,为你找到一副特殊药方的药材。“

秦炎道,他也没想到,自己才来明珠市,转身又得回一趟忘忧谷了。

“呵呵……哈哈!小子,你是不是想说你前脚一走,后脚就会有子弹打爆我的头?”

萧烈山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情绪过于激动,笑得连连咳嗽,那声音非哭非笑,直让门外听着的李静月毛骨悚然。

秦炎却是笑着点头,掏出烟盒,自己咬上一根,点燃一根递给了萧烈山。萧烈山像恶狗扑食一般,脖子一仰,用嘴抢过了烟蒂,使劲抽了一口,廉价香烟的粗糙气息呛得他咳咳直骂着:

“秦炎,你堂堂圣医,敢和威盛作对还能死里逃生,居然抽这种垃圾,不怕把肺熏裂了?”

当初萧烈山身体尚好之时,用的都是最顶级的古巴哈瓦那雪茄,香浓醇厚,一丁点烟叶的价值都能抵得上一条远白沙,加上秦炎当初混迹地下世界四处冲锋点火,名声在外,抽这种民工专属的烂烟,才是让萧烈山诧异的事。

秦炎深抽一口,呼出一串长长的烟圈,低头看向萧烈山,道:“你应该清楚,随时会有子弹打进这个房间来。”

“我知道。”

萧烈山抿了抿苦涩的烟蒂,像回忆起了年轻时白手起家的岁月,比这更差的手卷烟就是拼杀之后最好的解压剂,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那么轻松。

“后山的树林里现在就有两把AWP狙击枪对准你的脑袋,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杀了你,难道就为了多从你身上刨些钱出来?完全没有必要啊。”

秦炎瞥眼看着窗外数百米外郁郁葱葱的山坡,远超常人的视力早已捕捉到了细如发丝的两个黑点,是狙击枪的管口。他想,这老家伙能有恃无恐地躺着抽烟,恐怕还隐藏着什么东西,可能比巨额财富更让那些算计他的人想得到。

“直接一点,是不是想把我留进棺材里的东西也一起当报酬拿走?”

萧烈山鼻孔呼着烟气,也看向窗外,脸上的笑容很诡异,让数百米外的两名狙击手俱是被高倍瞄准镜里的景象一惊,稍稍动弹便惊起了虫鸟,那笑容像在嘲讽,像在警告。

“威盛集团的资产我吃不下去,接收固定资产等于把炸弹绑在身上,现金流怎么样,我要一个亿,当做医药费。”

秦炎开出了价钱,萧烈山像不在乎这天价的医药费,但秦炎随即补充的话让他的眉头也皱起来了:“是美金。”

“钱,不是问题。”

萧烈山慢慢地,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按动电钮,将床板调整到靠椅的角度,声音如同机器人一般冰冷:

“把我体内的东西弄出来,付你一半。把他带到我的面前,付剩下的一半。”

秦炎点点头,坐回板凳上,看着萧烈山那双变得阴冷的眼睛,知道一头伤未痊愈的雄狮已经开始展露凶性,哪怕他还很虚弱,哪怕他还无法下床。

像好奇心驱使,像办事前摸底,秦炎的语气变得客气,问道:“在行动之前,我需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委,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你的儿子,光彩集团和W组织的第一继承人对你下手,或者说他有什么能力对你下手,哪儿来的胆量对你下手?”

听到“儿子”这两个字时,即使坐起也后背佝偻着的萧烈山陡然一颤,像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死死盯着秦炎的眼睛,仿佛他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被撕咬成碎片。

秦炎毫不在意他杀人的眼光,依然故我道:“是陈逸斌拉他合谋,还是威盛在白道生意上与光彩竞争失利?背叛你的人有多少,现在在什么地方?明珠人民医院有多少W组织的人?他们中间有多少忠于你,多少忠于你儿子?”

一连串的发问,反倒让萧烈山的表情渐渐恢复平静,最后一个问题是:“无论是威盛老板陈四海的命还是你那个逆子的命都不值一亿美金,你打算让我帮你办什么事,今天最好全部说清,协议一次达成,以免节外生枝。”

萧烈山没有回答,只是表情怪异地看着他,看着秦炎蹲下身去,从自己的病床底部捏起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物件,将其放到嘴边,用刻意放大的声音说着这些话,像在对着麦克风朗诵。

那件东西,正是窃听设备。而能做到这么精细的窃听设备,恐怕不是花钱能买来的民用货色那么简单。

一股强烈的笑意蓦地冲上萧烈山的喉咙,之前的目光示警没能让他住嘴,防止被窃听,不料秦炎早就发现了,敢在那些躲在窃听设备之后的人监听之下说出这些话,甚至打算把自己的行动计划也直接说出来,毫无疑问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展示。

而且,更是一种对敌人的蔑视。

压制住了大笑的冲动,萧烈山看着秦炎戏谑的表情,语气平静地道:“我已经住进来半年了,公司的事交给我的女儿萧凌燕打理,组织的事我交给了蓝迪……”

“如果你死了,W组织就会掌握在你儿子手里,形成两巨头的局面;而你的女儿资历不够,被扶上总裁的位置也坐不稳,还是得让给哥哥。”

萧烈山气得老脸泛白,秦炎的语气不无戏谑,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像等待他的回答,却转身面朝窗外。

“砰……”

随着远山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枪声,萧烈山漠然闭眼,秦炎的嘴角,却莫名出现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