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1 00:23:00

几乎是毫无征兆,面向人民医院背后的矮山中划出两道光点,转身之间飞掠数百米距离,穿透病房面山的窗户,两枚同时达到的步枪子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秦炎脸侧擦过,不,是被猛然侧身的秦炎堪堪躲了过去。

“嚓……”

粉刷洁白的水泥墙壁上,凭空出现两个漆黑的洞孔,倚靠在病床上吐着烟气的萧烈山神色如常,而护在床前的秦炎却是冷笑连连,浑身内力早已疯狂运转,留下一句话,脚尖一点,腾地飞出了玻璃破碎满地的窗外:

“不用招呼你的人了,陈逸斌威胁不到你了,等着我回来!”

声落人去,此时方才晌午,大多数医院职工都前往食堂进餐,偶有几个抬头看天的人,也被毒辣的太阳逼得低头,只有匆匆进入病房冲到床边的李静月看清楚了,秦炎的身影像一只苍鹰,向那座矮山的方向俯冲而去,越来越小,很快就消失不见。

还是晚了一步,李静月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再看已经能够坐起身来,比起先前时间里行将就木状态要精神得多的萧烈山,心里好复杂的感觉。

用针灸治好了怪病缠身的萧烈山,用身体挡在病人的床前,功力已经强到能躲开子弹,现在竟然直接从七楼的窗户俯冲下去,追击那些躲在山里的狙击手,秦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她咬着嘴唇,似乎上次在忘忧谷里的比试,自己倾尽全力,而他,根本没有当真吧。

一种挫败的感觉浮上心头,多年来的优秀让她的性格变得高傲,卓尔不群,对秦炎惯有的吊儿郎当态度十分不屑,根本没把他当成修行的同道中人,让他来医院报到,又想着整治他一顿再赶走,为此甚至滥用了身为院长的权力。

而最让她觉得失败的是,无论是许成林还是陈逸斌,还是面前的萧烈山,亦或是那些躲在暗处的势力,明明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甚至不敢直视的存在,在那个玩世不恭的家伙面前,都失去了所有光环,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失去优越感,自己现在,也同样是如此。

“李院长。”

就在李静月低头沉思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了,是萧烈山。

她抬起头来,看着那张枯如树皮却异样精神的面孔,和不久之前还奄奄一息那位危重病人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却听萧烈山像一个寻常老农一样,抽着烟,仰望着天花板问道:

“秦炎……不,你和秦医生很熟吗?”

李静月摇摇头,对于秦炎的事,除了和自己一样修炼忘忧谷的功法以外,她几乎一无所知,如果没有上一辈定下的荒诞赌约,恐怕自己和秦炎永远也不会发生交集。

萧烈山却笑了,转头看向墙上的弹洞,实在想不出来秦炎的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居然敢顶在狙击枪口前面,难道真有那么大信心不会吃枪子?不过他看出来了,面前这位穿着白大褂,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和秦炎格格不入的美丽女人,对那个自己并不陌生却难以琢磨的家伙心存好感,恐怕两人之间有些渊源。

或许是长久折磨一日解除的原因,萧烈山积郁在胸中的浊气随袅袅烟雾被排出体外,也像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善意地提醒着道:

“你不了解这个人,危险会时刻伴随在他身边的,如果不想被卷进风波当中,最好离他远一点。”

李静月闻言,心头一黯,未作表示。

出了病房,李静月安排值班的医生通知病人的家属患者的病情已经好转的情况,自己踱步下了中医楼,一路回到院长办公室,拿出被压在文案最底下的姜白辞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上院长公章,并用座机通知秘书,转达下午将召开院党组会的消息。

此时的李静月心中有喜有忧,百感交集。

让她心喜的是,那位关系到医院运营收益的重要病人,在秦炎手里真的获救,大有痊愈的希望,自己可以不再受姜白和其背后一些人的挟制。

让她心忧的是,之前特殊病房里出现的两个弹洞,想让那位病人永远躺在床上的家伙,会不会因此对秦炎不利,甚至报复医院?

“你……可别死了啊。”

李静月在心里默默为那个讨厌的家伙祈祷着,虽然很不齿他百无禁忌的随意出功,却不得不承认他的高强修为和为医院做出的贡献。

就在她准备报警处理善后事宜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红电话响起来了,她习惯性地按下免提,电话那头传来了急诊科医生焦急的声音:

“李,李院长,陈,陈逸斌先生突发睾丸炎症,说,说要见您……”

李静月蓦地一惊,随即想起了先前在职工食堂与秦炎遭遇陈逸斌之事,肯定是那一缕钻入陈逸斌体内的秦炎内力发作了,冲撞陈逸斌的丹田下身,才导致所谓的睾丸炎症。

她气得拍桌,就算再厌恶那位道貌岸然的陈少,但其背后的威盛集团又怎么是一家市人民医院得罪的起的,秦炎随意的出手,又给自己招来一个大麻烦,那种由内力破坏人体器官功能的损伤根本不是现代医学能治愈的,只有驱逐出其体内的破坏力量才能加以治疗。

可自己的功力远逊于秦炎,就算亲自到场也无能力,而秦炎又去追击躲在山上的杀手了,这……

“哎,你个混账东西,气死我了!”

她恨得咬牙切齿,一扣电话,火急火燎地出了院长办,直向急诊科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先行试试了。

……

医院后山。

茂密的清绿丛林中,两道身影沿着上下两个相反的方向狼奔猪突,激起大片栖息在树枝上的鸟儿展翅飞起,躲避着身后那个如同鬼魅一样的家伙如影随形地追赶。

“妈的,快,快呼叫后援,后面那个快追上来了!”

一个身着墨绿色迷彩服,手提着一杆AWP制式狙击枪的杀手正对着无线电传呼机大吼着,脚下的战斗靴向山下腾挪闪动,将泥土和坚石踩在脚下,曾经在特战训练营里的长期魔鬼训练让他的体能远超常人,速度和爆发力也足够和一匹猎豹相提并论。

另一个同样装束的杀手已经丢下了狙击枪,左手持着无线电,右手握着一把加长弹夹的大口径手枪,一边拼命向前跑,一边向后砰砰开着枪,已经打掉了两个弹夹数十发子弹,却怎么也甩不掉那个紧追不舍的鬼影,万般无奈之下才决定分兵而逃,只要大队人马及时赶过来,那个凭空出现的家伙就算是铁打的也会被重火力轰成碎片。

“砰!”

他跑着,反手又是一枪,尖啸的子弹击中了身后的大树,一人环抱粗的树干出现一个小孔,半秒中后从小孔的反面炸开了一个碗大的凹面,12.7毫米的空尖弹直接让那棵大树在狂风垂抚中倒了下去,那道鬼影却又像凭空消失了,根本没有受到一点阻碍。

“靠,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一枪未中,他左跑右闪再想回身瞄准时,秦炎的身体已经冲到了他咫尺之前,携着内力的右拳划破空气,直击在杀手穿着防弹背心的小腹正中,嘭的一声闷响,整个墨绿色的身体便像泄了气的皮球,随巨大的惯性横飞了出去。

一拳击倒,秦炎脚下不停,连续加速,腾空而起,朝山下方向那个已经拉开越野车门,发动机车准备逃之夭夭的杀手俯冲而去。

“呼叫增援,呼叫增援!”

侥幸躲过追杀的杀手吼着手里的无线电,那头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任务失败,自己了断。”

那声音冷如冰窟,倒视镜里那个不断放大的身影更让他汗毛倒竖,使劲踩下油门想做最后一搏的杀手猛然惊醒,却是来不及了。

一股强烈的危险感陡然升起,秦炎两手如大鹏展翅,腰身扭转,克服惯性,在半空中强行刹停身形,在距离越野车仅二十余米距离时翻下了树林,匍匐卧倒。

“不!”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随着越野车内的杀手绝望怒吼迸发而出,滔天的火焰热浪将车体的碎片推向四面八方,一扇合金车门如同被巨人扔出的飞镖一般,横掠山林,从趴在地上的秦炎头顶几米外飞过,直接削切了一棵参天大树,饶是他修为绝顶也不禁心下怵然。

随着一阵大风刮过,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发出吱吱呀呀地声音向前倾倒,三十余米的庞大树干向秦炎的方向压来,他就地翻滚腾挪,左掌猛击泥地,身体腾空而起,堪堪躲过千斤巨木的碾压,回身再看山下的公路,那辆越野车早化作了一团焰火,恐怕是被提前放置了炸弹,用来对这些执行暗杀的杀手进行灭口。

秦炎暗道一声够狠,对自己手下这些卖命的人都不惜兔死狗烹,也难怪那家伙敢对自己的老子下黑手,完全是不计后果的亡命之辈。

第十六章 激战丛林

几乎是毫无征兆,面向人民医院背后的矮山中划出两道光点,转身之间飞掠数百米距离,穿透病房面山的窗户,两枚同时达到的步枪子弹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秦炎脸侧擦过,不,是被猛然侧身的秦炎堪堪躲了过去。

“嚓……”

粉刷洁白的水泥墙壁上,凭空出现两个漆黑的洞孔,倚靠在病床上吐着烟气的萧烈山神色如常,而护在床前的秦炎却是冷笑连连,浑身内力早已疯狂运转,留下一句话,脚尖一点,腾地飞出了玻璃破碎满地的窗外:

“不用招呼你的人了,陈逸斌威胁不到你了,等着我回来!”

声落人去,此时方才晌午,大多数医院职工都前往食堂进餐,偶有几个抬头看天的人,也被毒辣的太阳逼得低头,只有匆匆进入病房冲到床边的李静月看清楚了,秦炎的身影像一只苍鹰,向那座矮山的方向俯冲而去,越来越小,很快就消失不见。

还是晚了一步,李静月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再看已经能够坐起身来,比起先前时间里行将就木状态要精神得多的萧烈山,心里好复杂的感觉。

用针灸治好了怪病缠身的萧烈山,用身体挡在病人的床前,功力已经强到能躲开子弹,现在竟然直接从七楼的窗户俯冲下去,追击那些躲在山里的狙击手,秦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她咬着嘴唇,似乎上次在忘忧谷里的比试,自己倾尽全力,而他,根本没有当真吧。

一种挫败的感觉浮上心头,多年来的优秀让她的性格变得高傲,卓尔不群,对秦炎惯有的吊儿郎当态度十分不屑,根本没把他当成修行的同道中人,让他来医院报到,又想着整治他一顿再赶走,为此甚至滥用了身为院长的权力。

而最让她觉得失败的是,无论是许成林还是陈逸斌,还是面前的萧烈山,亦或是那些躲在暗处的势力,明明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甚至不敢直视的存在,在那个玩世不恭的家伙面前,都失去了所有光环,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失去优越感,自己现在,也同样是如此。

“李院长。”

就在李静月低头沉思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了,是萧烈山。

她抬起头来,看着那张枯如树皮却异样精神的面孔,和不久之前还奄奄一息那位危重病人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却听萧烈山像一个寻常老农一样,抽着烟,仰望着天花板问道:

“秦炎……不,你和秦医生很熟吗?”

李静月摇摇头,对于秦炎的事,除了和自己一样修炼忘忧谷的功法以外,她几乎一无所知,如果没有上一辈定下的荒诞赌约,恐怕自己和秦炎永远也不会发生交集。

萧烈山却笑了,转头看向墙上的弹洞,实在想不出来秦炎的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居然敢顶在狙击枪口前面,难道真有那么大信心不会吃枪子?不过他看出来了,面前这位穿着白大褂,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和秦炎格格不入的美丽女人,对那个自己并不陌生却难以琢磨的家伙心存好感,恐怕两人之间有些渊源。

或许是长久折磨一日解除的原因,萧烈山积郁在胸中的浊气随袅袅烟雾被排出体外,也像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善意地提醒着道:

“你不了解这个人,危险会时刻伴随在他身边的,如果不想被卷进风波当中,最好离他远一点。”

李静月闻言,心头一黯,未作表示。

出了病房,李静月安排值班的医生通知病人的家属患者的病情已经好转的情况,自己踱步下了中医楼,一路回到院长办公室,拿出被压在文案最底下的姜白辞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盖上院长公章,并用座机通知秘书,转达下午将召开院党组会的消息。

此时的李静月心中有喜有忧,百感交集。

让她心喜的是,那位关系到医院运营收益的重要病人,在秦炎手里真的获救,大有痊愈的希望,自己可以不再受姜白和其背后一些人的挟制。

让她心忧的是,之前特殊病房里出现的两个弹洞,想让那位病人永远躺在床上的家伙,会不会因此对秦炎不利,甚至报复医院?

“你……可别死了啊。”

李静月在心里默默为那个讨厌的家伙祈祷着,虽然很不齿他百无禁忌的随意出功,却不得不承认他的高强修为和为医院做出的贡献。

就在她准备报警处理善后事宜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红电话响起来了,她习惯性地按下免提,电话那头传来了急诊科医生焦急的声音:

“李,李院长,陈,陈逸斌先生突发睾丸炎症,说,说要见您……”

李静月蓦地一惊,随即想起了先前在职工食堂与秦炎遭遇陈逸斌之事,肯定是那一缕钻入陈逸斌体内的秦炎内力发作了,冲撞陈逸斌的丹田下身,才导致所谓的睾丸炎症。

她气得拍桌,就算再厌恶那位道貌岸然的陈少,但其背后的威盛集团又怎么是一家市人民医院得罪的起的,秦炎随意的出手,又给自己招来一个大麻烦,那种由内力破坏人体器官功能的损伤根本不是现代医学能治愈的,只有驱逐出其体内的破坏力量才能加以治疗。

可自己的功力远逊于秦炎,就算亲自到场也无能力,而秦炎又去追击躲在山上的杀手了,这……

“哎,你个混账东西,气死我了!”

她恨得咬牙切齿,一扣电话,火急火燎地出了院长办,直向急诊科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先行试试了。

……

医院后山。

茂密的清绿丛林中,两道身影沿着上下两个相反的方向狼奔猪突,激起大片栖息在树枝上的鸟儿展翅飞起,躲避着身后那个如同鬼魅一样的家伙如影随形地追赶。

“妈的,快,快呼叫后援,后面那个快追上来了!”

一个身着墨绿色迷彩服,手提着一杆AWP制式狙击枪的杀手正对着无线电传呼机大吼着,脚下的战斗靴向山下腾挪闪动,将泥土和坚石踩在脚下,曾经在特战训练营里的长期魔鬼训练让他的体能远超常人,速度和爆发力也足够和一匹猎豹相提并论。

另一个同样装束的杀手已经丢下了狙击枪,左手持着无线电,右手握着一把加长弹夹的大口径手枪,一边拼命向前跑,一边向后砰砰开着枪,已经打掉了两个弹夹数十发子弹,却怎么也甩不掉那个紧追不舍的鬼影,万般无奈之下才决定分兵而逃,只要大队人马及时赶过来,那个凭空出现的家伙就算是铁打的也会被重火力轰成碎片。

“砰!”

他跑着,反手又是一枪,尖啸的子弹击中了身后的大树,一人环抱粗的树干出现一个小孔,半秒中后从小孔的反面炸开了一个碗大的凹面,12.7毫米的空尖弹直接让那棵大树在狂风垂抚中倒了下去,那道鬼影却又像凭空消失了,根本没有受到一点阻碍。

“靠,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一枪未中,他左跑右闪再想回身瞄准时,秦炎的身体已经冲到了他咫尺之前,携着内力的右拳划破空气,直击在杀手穿着防弹背心的小腹正中,嘭的一声闷响,整个墨绿色的身体便像泄了气的皮球,随巨大的惯性横飞了出去。

一拳击倒,秦炎脚下不停,连续加速,腾空而起,朝山下方向那个已经拉开越野车门,发动机车准备逃之夭夭的杀手俯冲而去。

“呼叫增援,呼叫增援!”

侥幸躲过追杀的杀手吼着手里的无线电,那头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任务失败,自己了断。”

那声音冷如冰窟,倒视镜里那个不断放大的身影更让他汗毛倒竖,使劲踩下油门想做最后一搏的杀手猛然惊醒,却是来不及了。

一股强烈的危险感陡然升起,秦炎两手如大鹏展翅,腰身扭转,克服惯性,在半空中强行刹停身形,在距离越野车仅二十余米距离时翻下了树林,匍匐卧倒。

“不!”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随着越野车内的杀手绝望怒吼迸发而出,滔天的火焰热浪将车体的碎片推向四面八方,一扇合金车门如同被巨人扔出的飞镖一般,横掠山林,从趴在地上的秦炎头顶几米外飞过,直接削切了一棵参天大树,饶是他修为绝顶也不禁心下怵然。

随着一阵大风刮过,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发出吱吱呀呀地声音向前倾倒,三十余米的庞大树干向秦炎的方向压来,他就地翻滚腾挪,左掌猛击泥地,身体腾空而起,堪堪躲过千斤巨木的碾压,回身再看山下的公路,那辆越野车早化作了一团焰火,恐怕是被提前放置了炸弹,用来对这些执行暗杀的杀手进行灭口。

秦炎暗道一声够狠,对自己手下这些卖命的人都不惜兔死狗烹,也难怪那家伙敢对自己的老子下黑手,完全是不计后果的亡命之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