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2 09:41:54

“把你的上峰吐出来,换活命的机会。或者什么也不说,让我慢慢折磨你。”

秦炎的声音,冰冷到没有任何感情,让这队雇佣兵里唯一幸存的领队汗毛倒竖,满脸抽搐,丝毫不怀疑自己会面临被抽筋拔骨的下场。

“是,是蓝爷派我们来的。”他说着,退着,声音都在颤抖。

“W组织的负责人蓝迪?”秦炎慢慢蹲下身,双目如炬,盯住他的眼睛。

“对,蓝爷吩咐,让我们干掉山上所有活人。”雇佣兵领队用仅余的双腿挪动着身体,躲避着秦炎的目光,丝毫不觉得这残酷的命令用这种乞怜的语气说出来,是多么大的讽刺。

秦炎点点头,取过了他挂在腰上的无线电通讯器,问:“你们的通话频道是多少?”

“158-652。”

秦炎把通讯器调到所言频道,一阵嘈杂的电波声音之后,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怎么回事,二队为什么不回话,立刻回话!”

“蓝迪,是我。”秦炎道,声音很轻,却像一只穿过了空间限制的大手,掐住了通讯那头的人的脖子,声音戛然而止。

“呲啦……”声音消失了,显然是同频道的另外一个通讯器关闭了。

秦炎丢下了通讯器,转身而走,就在雇佣兵领队觉得老天爷显灵,自己有一线生机的时候,两道细如发丝的光亮从秦炎的右手掌间弹出,刺入了他的左右膝盖,像两枚钉子卡住了他的膝关节,没有疼痛,却断绝了大脑和腿部的所有联系。

是的,秦炎遵守了承诺,没有杀他,等警方过来之后他就能得救,不过只能做一辈子轮椅了。

与此同时,坐落于明珠市西区最高大的建筑——金龙大厦三十层的某间暗室中,一个身着纯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放下了无线电耳麦,离座起身,在阴暗的环境中来回踱步,像在思索对策。

“滴滴,滴滴!”

和正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的陈逸斌同款的私人卫星电话响起来了,蓝迪拿出了那件精美的礼物,机身屏幕蓝光闪烁,是无线电定向通讯请求,可派去的雇佣兵已经全部无法联系了,是谁打来的?

摁下接通,一阵嘈杂的电波声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蓝迪,我是萧烈山。”

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两名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奇怪地发现,一贯身如标枪般坚挺的蓝爷像脚下踩到了湿滑的东西,摇摇晃晃差点摔倒下去。

两人上千欲扶,却被蓝迪阴狠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退出房间,轻轻关上了门,隐隐听见蓝爷恢复了一贯的气势,用平静的声音道:

“萧总,我是蓝迪,您现在还好吗?”

除了对蓝迪这位心腹大将了如指掌的萧烈山之外,只有代替萧烈山暂时担任W组织头目的蓝迪自己知道,自己看似平静的声音里蕴含着颤抖,那是一种野兽对兽王天生的恐惧和敬畏,而当萧烈山的声音再度响起时,他的心里只剩下了恐惧:

“托你和威盛的福,还不错,来一趟医院吧,我有两个小礼物要送给你,特制的钨钢步枪子弹,治好了我的眼睛。”

语气中不无讽刺的成分,自己派去的两名狙击手没能打爆那个老家伙的头,那么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的,就是那头已经被治愈重伤的猛虎不计代价的报复。

“唔……”

蓝迪的声音,似在犹豫,该不该把当初准备好的后路摆出来,迟疑了片刻,仍然平静地道:“萧总,我还有东西要送给您,不知能不能换一条生路?”

按下免提的卫星电话里只有嘈杂的电波声,蓝迪知道,猫在没有玩弄老鼠直至厌烦之前,是绝不会停手的,更何况是萧烈山那头威震明珠市数十年的猛虎。

果然,沉默良久后的萧烈山再次开口,声音依然是大病初愈的虚弱,却让蓝迪如掉冰窟,再无幻想:“你了解我的风格,和凌燕一起来一趟医院吧,咱们的事按组织的规矩来,你明白我的意思。”

呵,连自己唯一的女儿也不在乎了吗?就为了要跟随你几十年出生入死的弟兄的命?

病房中,萧烈山手里的那部本属于陈逸斌的卫星电话里,蓝迪的声音已经不再平静,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个女人呜呜啊啊似被捂嘴的声音:

“萧烈山,你听着,如果不想让你的女儿跟我一起陪葬的话,三天之内什么也不要做,等我到了美国会告诉你她在什么地方,否则你就等着下葬那天无人送终吧!呜呜……爸,救我……”

病床边,一位身着特警作战服的女警一直旁听着对话,是张胜男,看着面前床上躺着的虚弱老人,实在无法和明珠警方早已监控的那位黑道大枭重合在一起。

无论曾经干过多少让本地警方头疼欲裂却无可奈何的事,此时的萧烈山都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危重病人,脱离被暗杀的生命危险不久,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就传到了耳朵里,在张胜男看来,这一连串的打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而萧烈山的表情却那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平静到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她不禁想,难道,人心真能硬如铁石?

一番威胁之后,蓝迪的声音再未出现过,张胜男接过了萧烈山递来的卫星电话,收入证据袋中,和声细语地说:“萧先生,您女儿可能遭到了黑社会分子的非法绑架,需要我向局里请示,立案侦查吗?”

萧烈山摇摇头,道:“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光彩集团总经理萧凌燕被人绑架,作为直接亲属,我不同意在她失联四十八小时前报案,很感谢警方的帮助,如果发生意外,我会第一时刻向警方通报,代我向你们王局长问好。”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侧身一旁,竟这么睡下了,再不理会满脸愤然几欲骂人的张胜男。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两名荷枪实弹的特警一前一后牵引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向张胜男敬礼,齐声道:“长官,明珠人民医院中医科医生、涉案人员秦炎已经带到。”

听到秦炎的名字,张胜男转头看去,正是那天所见的家伙,一身装束仍是那么随意,像个社会闲散人员,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就差贴一张纸条上去,书写“凭什么抓人”的大字。

不得不说,出警的外勤总指挥张胜男下令拘捕秦炎是有公报私仇的成分在内,但枪击事件事发时,秦炎本来就是在场者,事后又凭空消失,虽然不是直接嫌疑人,给他打上铐子倒也不能算违规。

对,此时的秦炎正戴着手铐,而且是两副,就在他从后山回来,准备上楼的时候,几只冲锋枪的黑洞管口抵上了他的脑袋,站在他旁边的两名特警给他打上了铐子,像带着犯人一样把他强行架上了楼,如果不是李静月跟在后面好言相劝,会发生什么事就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李院长就跟在三人之后进入病房,守在门外的特警没有拦她,她神色紧张地走到秦炎身边,看着满脸古怪似在憋笑的张胜男,想开口说些什么,以免秦炎体内疯狂循环的内力随时爆发,又不知该作何解释时,张胜男却先开口了。

她摆了摆手,让两名押送特警出去待命,待门关上后,张胜男才如一个顽皮的少女一般,在秦炎面前踱着步,很得意地道:

“秦炎是吧,上次就涉嫌非礼警务人员,这回出现在枪击谋杀现场,又在事发后逃逸,还敢回到这儿来自首,说明还有药可救。”

秦炎撇撇嘴,不屑与这女人啰嗦,除了胸大臀肥之外,张胜男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这恶劣的态度明显激怒了张警花,她脸色一变,指着秦炎的鼻子大声道:“再不配合警方执法,把你关进看守所里信不信?”

秦炎依然无视,抬头看着天花板,故作出来的满脸痞相让李静月心里又气又好笑,一向性格强势的张胜男更是气得俏脸通红,扬手就要扇上去,毕竟是特警总队出来的队员,暴力因子在这种警花的身上丝毫不缺。

忍住了,终究忍住没让巴掌扇上去,张胜男不知自己哪来这么大火气,是因为上次被他吃了豆腐还卖乖,当众出了丑,还是因为特警总队的行动慢了一步,没能生擒在医院后山开枪行凶的歹徒,除了烧成废铁的越野车外,只找到了一名已经变成废人的无名武装分子,大张旗鼓却一无所获的缘故,无论是什么原因,警方在突发情况下的措手不及,都不能怪罪到秦炎的头上。

毕竟,连张胜男自己心里也没把秦炎当成谋杀嫌疑人,否则上次自己被西北三狼追杀,秦炎就不会冒着危险救自己。虽然性格火爆如同辣椒,是非曲直和公私过节她还是分得清楚,扬起的玉手没扇秦炎的脸,却拿出钥匙,帮秦炎解了铐子,很是烦躁地道着:

“说吧,从半个小时前事发到你回到医院,中间你去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有何旁证,在这儿交代清楚了,就不用跟我们走一趟了。”

第十八章 背叛(一)

“把你的上峰吐出来,换活命的机会。或者什么也不说,让我慢慢折磨你。”

秦炎的声音,冰冷到没有任何感情,让这队雇佣兵里唯一幸存的领队汗毛倒竖,满脸抽搐,丝毫不怀疑自己会面临被抽筋拔骨的下场。

“是,是蓝爷派我们来的。”他说着,退着,声音都在颤抖。

“W组织的负责人蓝迪?”秦炎慢慢蹲下身,双目如炬,盯住他的眼睛。

“对,蓝爷吩咐,让我们干掉山上所有活人。”雇佣兵领队用仅余的双腿挪动着身体,躲避着秦炎的目光,丝毫不觉得这残酷的命令用这种乞怜的语气说出来,是多么大的讽刺。

秦炎点点头,取过了他挂在腰上的无线电通讯器,问:“你们的通话频道是多少?”

“158-652。”

秦炎把通讯器调到所言频道,一阵嘈杂的电波声音之后,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怎么回事,二队为什么不回话,立刻回话!”

“蓝迪,是我。”秦炎道,声音很轻,却像一只穿过了空间限制的大手,掐住了通讯那头的人的脖子,声音戛然而止。

“呲啦……”声音消失了,显然是同频道的另外一个通讯器关闭了。

秦炎丢下了通讯器,转身而走,就在雇佣兵领队觉得老天爷显灵,自己有一线生机的时候,两道细如发丝的光亮从秦炎的右手掌间弹出,刺入了他的左右膝盖,像两枚钉子卡住了他的膝关节,没有疼痛,却断绝了大脑和腿部的所有联系。

是的,秦炎遵守了承诺,没有杀他,等警方过来之后他就能得救,不过只能做一辈子轮椅了。

与此同时,坐落于明珠市西区最高大的建筑——金龙大厦三十层的某间暗室中,一个身着纯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放下了无线电耳麦,离座起身,在阴暗的环境中来回踱步,像在思索对策。

“滴滴,滴滴!”

和正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的陈逸斌同款的私人卫星电话响起来了,蓝迪拿出了那件精美的礼物,机身屏幕蓝光闪烁,是无线电定向通讯请求,可派去的雇佣兵已经全部无法联系了,是谁打来的?

摁下接通,一阵嘈杂的电波声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蓝迪,我是萧烈山。”

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两名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奇怪地发现,一贯身如标枪般坚挺的蓝爷像脚下踩到了湿滑的东西,摇摇晃晃差点摔倒下去。

两人上千欲扶,却被蓝迪阴狠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退出房间,轻轻关上了门,隐隐听见蓝爷恢复了一贯的气势,用平静的声音道:

“萧总,我是蓝迪,您现在还好吗?”

除了对蓝迪这位心腹大将了如指掌的萧烈山之外,只有代替萧烈山暂时担任W组织头目的蓝迪自己知道,自己看似平静的声音里蕴含着颤抖,那是一种野兽对兽王天生的恐惧和敬畏,而当萧烈山的声音再度响起时,他的心里只剩下了恐惧:

“托你和威盛的福,还不错,来一趟医院吧,我有两个小礼物要送给你,特制的钨钢步枪子弹,治好了我的眼睛。”

语气中不无讽刺的成分,自己派去的两名狙击手没能打爆那个老家伙的头,那么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的,就是那头已经被治愈重伤的猛虎不计代价的报复。

“唔……”

蓝迪的声音,似在犹豫,该不该把当初准备好的后路摆出来,迟疑了片刻,仍然平静地道:“萧总,我还有东西要送给您,不知能不能换一条生路?”

按下免提的卫星电话里只有嘈杂的电波声,蓝迪知道,猫在没有玩弄老鼠直至厌烦之前,是绝不会停手的,更何况是萧烈山那头威震明珠市数十年的猛虎。

果然,沉默良久后的萧烈山再次开口,声音依然是大病初愈的虚弱,却让蓝迪如掉冰窟,再无幻想:“你了解我的风格,和凌燕一起来一趟医院吧,咱们的事按组织的规矩来,你明白我的意思。”

呵,连自己唯一的女儿也不在乎了吗?就为了要跟随你几十年出生入死的弟兄的命?

病房中,萧烈山手里的那部本属于陈逸斌的卫星电话里,蓝迪的声音已经不再平静,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个女人呜呜啊啊似被捂嘴的声音:

“萧烈山,你听着,如果不想让你的女儿跟我一起陪葬的话,三天之内什么也不要做,等我到了美国会告诉你她在什么地方,否则你就等着下葬那天无人送终吧!呜呜……爸,救我……”

病床边,一位身着特警作战服的女警一直旁听着对话,是张胜男,看着面前床上躺着的虚弱老人,实在无法和明珠警方早已监控的那位黑道大枭重合在一起。

无论曾经干过多少让本地警方头疼欲裂却无可奈何的事,此时的萧烈山都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危重病人,脱离被暗杀的生命危险不久,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就传到了耳朵里,在张胜男看来,这一连串的打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而萧烈山的表情却那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平静到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她不禁想,难道,人心真能硬如铁石?

一番威胁之后,蓝迪的声音再未出现过,张胜男接过了萧烈山递来的卫星电话,收入证据袋中,和声细语地说:“萧先生,您女儿可能遭到了黑社会分子的非法绑架,需要我向局里请示,立案侦查吗?”

萧烈山摇摇头,道:“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光彩集团总经理萧凌燕被人绑架,作为直接亲属,我不同意在她失联四十八小时前报案,很感谢警方的帮助,如果发生意外,我会第一时刻向警方通报,代我向你们王局长问好。”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侧身一旁,竟这么睡下了,再不理会满脸愤然几欲骂人的张胜男。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两名荷枪实弹的特警一前一后牵引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向张胜男敬礼,齐声道:“长官,明珠人民医院中医科医生、涉案人员秦炎已经带到。”

听到秦炎的名字,张胜男转头看去,正是那天所见的家伙,一身装束仍是那么随意,像个社会闲散人员,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就差贴一张纸条上去,书写“凭什么抓人”的大字。

不得不说,出警的外勤总指挥张胜男下令拘捕秦炎是有公报私仇的成分在内,但枪击事件事发时,秦炎本来就是在场者,事后又凭空消失,虽然不是直接嫌疑人,给他打上铐子倒也不能算违规。

对,此时的秦炎正戴着手铐,而且是两副,就在他从后山回来,准备上楼的时候,几只冲锋枪的黑洞管口抵上了他的脑袋,站在他旁边的两名特警给他打上了铐子,像带着犯人一样把他强行架上了楼,如果不是李静月跟在后面好言相劝,会发生什么事就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李院长就跟在三人之后进入病房,守在门外的特警没有拦她,她神色紧张地走到秦炎身边,看着满脸古怪似在憋笑的张胜男,想开口说些什么,以免秦炎体内疯狂循环的内力随时爆发,又不知该作何解释时,张胜男却先开口了。

她摆了摆手,让两名押送特警出去待命,待门关上后,张胜男才如一个顽皮的少女一般,在秦炎面前踱着步,很得意地道:

“秦炎是吧,上次就涉嫌非礼警务人员,这回出现在枪击谋杀现场,又在事发后逃逸,还敢回到这儿来自首,说明还有药可救。”

秦炎撇撇嘴,不屑与这女人啰嗦,除了胸大臀肥之外,张胜男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这恶劣的态度明显激怒了张警花,她脸色一变,指着秦炎的鼻子大声道:“再不配合警方执法,把你关进看守所里信不信?”

秦炎依然无视,抬头看着天花板,故作出来的满脸痞相让李静月心里又气又好笑,一向性格强势的张胜男更是气得俏脸通红,扬手就要扇上去,毕竟是特警总队出来的队员,暴力因子在这种警花的身上丝毫不缺。

忍住了,终究忍住没让巴掌扇上去,张胜男不知自己哪来这么大火气,是因为上次被他吃了豆腐还卖乖,当众出了丑,还是因为特警总队的行动慢了一步,没能生擒在医院后山开枪行凶的歹徒,除了烧成废铁的越野车外,只找到了一名已经变成废人的无名武装分子,大张旗鼓却一无所获的缘故,无论是什么原因,警方在突发情况下的措手不及,都不能怪罪到秦炎的头上。

毕竟,连张胜男自己心里也没把秦炎当成谋杀嫌疑人,否则上次自己被西北三狼追杀,秦炎就不会冒着危险救自己。虽然性格火爆如同辣椒,是非曲直和公私过节她还是分得清楚,扬起的玉手没扇秦炎的脸,却拿出钥匙,帮秦炎解了铐子,很是烦躁地道着:

“说吧,从半个小时前事发到你回到医院,中间你去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有何旁证,在这儿交代清楚了,就不用跟我们走一趟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