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5 10:12:18

什么,绝后?

秦炎的眼睛霎时睁大,他的反应何其迅速,立刻想明白了,蓝迪勾结萧怀玉毒害萧烈山,企图夺权分利,现在计划失败,他自知一定会被报复,又绑架了萧烈山唯一的女儿,那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光彩集团美女总经理,想以此威胁,寻求生路。

妈的,拿女人的命换自己的命,这孬种,也他妈是军人出身?

虽然与那位萧总经理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但秦炎仍是怒从心头起,对无线电波那头的蓝迪十分不齿,这等下作行径,还敢自称一方大佬,连街上混的小痞子都不如!

秦炎怒极反笑,答应着:“好啊,我一定帮你转告他,不过他的风格你比我清楚,既然干了叛徒的事,就别特么拿女人当挡箭牌,你的同伙陈逸斌马上就成太监了,你特么是不是也和他一样没种啊?”

一听陈逸斌的名字,身处暗室中还心存侥幸的蓝迪顿时心头一震,陈逸斌是威盛集团的实际掌控者,也是这次背叛行动中的核心人物,如果没有威盛的财力支持,就算是他也无法在没有获得大部分组织干部支持的情况下派出杀手刺杀萧烈山,如果陈逸斌栽在秦炎手里,那自己留下的后路恐怕就更难走了。

难走,并不代表走不通,蓝迪心里仍不愿束手就擒,更何况对方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人质也在自己手里,以他对萧烈山的了解,秦炎想拿到萧烈山开出的巨额赏格,恐怕不是拿自己的命去换那么简单,被自己攥在手里的萧凌燕才是换钱的筹码,只要确保不了人质的安全,那自己就是绝对安全的。

想到此处,蓝迪的声音反而平静下来了,很不屑地道:“你也不过是拿人钱财办事而已,萧烈山已经行将就木,随时可能一命呜呼,你确定他有命付给你许诺的报酬,或者会按你们之间的约定履行承诺吗?”

这一句挑拨可谓毒辣,萧烈山在黑白两道闯荡了几十年,扬名了十几年,谁不知道光彩集团的董事长是位黑白通吃的凶虎,无论是对待敌人还是合作伙伴,只要能满足自己的最大利益,就会毫不犹豫地下刀开宰,绝不手软。

蓝迪想,以秦炎那怪物般的实力和当年大闹赌船的精密计划能力,绝不会傻到相信萧烈山那种人会有什么契约精神,不管许诺的赏金有多高,只要目的达到了,萧烈山绝不会把资产拱手送给秦炎,甚至可能用白道上的关系网反过来追杀秦炎,用国家机器的力量碾碎那个怪物,这对萧烈山而言,绝不是难事。

蓝迪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秦炎和萧烈山这两个五年前的生死大敌,今天就能亲密无间,以他跟随萧烈山几十年时间的琢磨,任何人都别想在那头凶恶的猛虎嘴边抢食,就算是亲生儿子都不行。在背叛契约达成的那天,已经位居光彩集团总裁位置的萧怀玉就向他和陈逸斌大倒苦水,堂堂的集团总裁,掌握的股份还不到集团公司的百分之十,整个光彩完全握在年过花甲的萧烈山手里,根本没有传位的意思,甚至还在股东大会上极力推荐萧凌燕,想让女儿接掌公司,要不是一位公司里为高权重的元老透露给了萧怀玉消息,他都不知道在下一次的董事会上自己的总裁位置会被换掉,变成妹妹萧凌燕。

本来兄妹一家,也非不能接受,可当时萧怀玉灌下了一大口陈年茅台,拍着蓝迪的背哽咽着:“蓝哥,那个女人根本和我爸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是孤儿院领养的,根本不是我妹妹,可我爸却要把咱家的所有财产都给她,以后你也得听一个根本不是咱萧家人的女人指挥,你说,我爸他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当时的萧怀玉情绪激动,连喝了两瓶高度的茅台,哭诉着这些年萧烈山的种种混用举措,比如开始和那些官员划清界限,与政界的来往逐渐减少,放弃资助那些前途无量的年轻官员,还把公司的盈利按百分比拿出来做什么公益基金,不只是他萧怀玉一个人不满,整个集团公司的元老大臣们都颇有微词,屡次提出,换来的却是一次次否决敷衍,甚至赶出会场,让萧怀玉在高层们面前丢尽颜面。

蓝迪也有自己的打算,他看出来了,人老成精的萧烈山是因为感受到了官场风气的变化,知道曾经官商勾结如鱼得水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为求不被落马的保护伞们拉下水,宁可得罪那些权贵人物,并不断将光彩集团各个岗位上的W组织成员撤换,进行黑白分割,毕竟光彩集团已经膨胀成了一个拥资百亿的庞大财团,W组织作为创业初期时不得不用于加速原始积累的黑色组织,对于萧烈山本人和光彩集团的继续发展都已经是弊大于利,萧烈山在一步步裁减W组织的经费,断绝W组织自身的财源渠道,进行黑白切割。用不了多久,萧烈山就会洗白成一位伟光正的民营企业家,而助他发家的“刀把子“W组织则会被无情地抛弃,或是解散,或是崩溃,不复存在,而自己这位把大半生心血投入到组织扩张中的二号人物,将永远成为历史,甚至是见不得光地度过下半生。

这样的结果,蓝迪怎么可能接受?而作为明珠市第一大民营企业,威盛集团总裁的陈逸斌早就想吞下光彩的资产和市场份额,以此提升其在威盛集团内部的威信和占股比例,代替其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十年却还没有交权的董事长父亲,成为威盛真正的主人。

同样的利益需求,同样的争夺焦点,三个身份地位各不相同却目的一致的人就此达成协议,由陈逸斌和萧怀玉在明,代表威盛和光彩进行商务合作,由蓝迪在暗,设下圈套,谋杀W组织内部数位高层干部,替换上忠于自己的人,加强对W组织的控制力。等蓝迪基本能掌握W组织的大部分武装力量后,由陈逸斌使用萧怀玉从光彩集团在商务合作中输送给威盛集团的巨额资金支持,策划了一起刻意失败的刺杀行动,让萧怀玉替萧烈山挡了一颗子弹,在病床上骗一向防范严密的萧烈山喝下了包含陈逸斌从湘西地区寻得的蛊虫的虫草茶。

不出一周的时间,萧怀玉康复出院,而蛰伏在萧烈山体内破茧而出的蛊虫却开始发威,让硬了一辈子的明珠市大枭萧烈山再也支撑不住,在董事会上仍然任命为其挡下子弹的萧怀玉为总裁,从此住进了医院,当定时发作的蛊虫不断生长,折磨萧烈山并用吗啡类的成瘾镇静剂助其摆脱痛苦两个月之后,一直前往探望的陈逸斌才突然变脸,逼萧烈山将股份让给萧怀玉,并以其体内的蛊虫为威胁,还让负责护理的中医科主任姜白持续为其打吗啡,加重药瘾,要让死不开口的萧烈山承受不住巨大的生理痛苦从而做出妥协,就是背叛计划的最佳效果。

次一等的效果,则是在萧烈山拒绝妥协的情况下,直接干掉那个躺在床上的危重病人,拉拢董事会的其他元老,扶萧怀玉上位,顺理成章继承董事长的位置,并继承股权。但第二种的预想比起第一种,差就差在有萧凌燕这样一个存在,作为萧烈山早已在遗嘱中拟定的条款,萧凌燕会继承百分之五十的光彩集团股份,超过萧怀玉,拥有控股权。

如果杀掉萧烈山之后,再杀掉萧凌燕,那所有的怀疑矛头都会指向一个人,那就是最大的获益者萧怀玉。如果事情到了那一步,就算萧怀玉继承了全部的股权,当上了光彩集团的董事长,也会成为警方的头号调查对象,对于光彩这样的巨型企业名誉也是沉重打击,恐怕还没套现股权,公司的股价就得跌破门槛。

正因如此,萧烈山才能多活半年多,也受了半年多生不如死的折磨,就在蓝迪和陈逸斌决定破釜沉舟,直接干掉萧烈山和萧凌燕的时候,那个人,不,那个怪物却凭空出现了,救了狙击枪口下的萧烈山,还干掉了狙击手和派去支援的武装小队。

现在,蓝迪就在这间三天前才和陈逸斌与萧怀玉商讨过详细机会的暗室中,等待着秦炎的回应,等待着转移资产后出逃的时间。

耳麦响了,秦炎的声音,已经变成了萧烈山的声音:“蓝迪,来一趟吧,和凌燕一起来……今天凌晨以前,咱们会见面的。”

凌晨么?已经这句话而绝望的蓝迪冷哼一声,看着无线电台上的时间显示,六点整,他像已经无所畏惧,不屑地道:“你对那个家伙太有信心了吧,我告诉你,不想让你女儿变成烤鸭的话,什么都不要做,等我的美国电话!”

说完,蓝迪疯也似地摘下蓝牙耳麦一把摔碎,不顾冥冥之中的无线电波传讯,抱起了倒在地上的萧凌燕,出了房间:

“混蛋,给老子洗干净脖子,我马上就到!”

第二十一章 背叛(四)

什么,绝后?

秦炎的眼睛霎时睁大,他的反应何其迅速,立刻想明白了,蓝迪勾结萧怀玉毒害萧烈山,企图夺权分利,现在计划失败,他自知一定会被报复,又绑架了萧烈山唯一的女儿,那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光彩集团美女总经理,想以此威胁,寻求生路。

妈的,拿女人的命换自己的命,这孬种,也他妈是军人出身?

虽然与那位萧总经理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但秦炎仍是怒从心头起,对无线电波那头的蓝迪十分不齿,这等下作行径,还敢自称一方大佬,连街上混的小痞子都不如!

秦炎怒极反笑,答应着:“好啊,我一定帮你转告他,不过他的风格你比我清楚,既然干了叛徒的事,就别特么拿女人当挡箭牌,你的同伙陈逸斌马上就成太监了,你特么是不是也和他一样没种啊?”

一听陈逸斌的名字,身处暗室中还心存侥幸的蓝迪顿时心头一震,陈逸斌是威盛集团的实际掌控者,也是这次背叛行动中的核心人物,如果没有威盛的财力支持,就算是他也无法在没有获得大部分组织干部支持的情况下派出杀手刺杀萧烈山,如果陈逸斌栽在秦炎手里,那自己留下的后路恐怕就更难走了。

难走,并不代表走不通,蓝迪心里仍不愿束手就擒,更何况对方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人质也在自己手里,以他对萧烈山的了解,秦炎想拿到萧烈山开出的巨额赏格,恐怕不是拿自己的命去换那么简单,被自己攥在手里的萧凌燕才是换钱的筹码,只要确保不了人质的安全,那自己就是绝对安全的。

想到此处,蓝迪的声音反而平静下来了,很不屑地道:“你也不过是拿人钱财办事而已,萧烈山已经行将就木,随时可能一命呜呼,你确定他有命付给你许诺的报酬,或者会按你们之间的约定履行承诺吗?”

这一句挑拨可谓毒辣,萧烈山在黑白两道闯荡了几十年,扬名了十几年,谁不知道光彩集团的董事长是位黑白通吃的凶虎,无论是对待敌人还是合作伙伴,只要能满足自己的最大利益,就会毫不犹豫地下刀开宰,绝不手软。

蓝迪想,以秦炎那怪物般的实力和当年大闹赌船的精密计划能力,绝不会傻到相信萧烈山那种人会有什么契约精神,不管许诺的赏金有多高,只要目的达到了,萧烈山绝不会把资产拱手送给秦炎,甚至可能用白道上的关系网反过来追杀秦炎,用国家机器的力量碾碎那个怪物,这对萧烈山而言,绝不是难事。

蓝迪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秦炎和萧烈山这两个五年前的生死大敌,今天就能亲密无间,以他跟随萧烈山几十年时间的琢磨,任何人都别想在那头凶恶的猛虎嘴边抢食,就算是亲生儿子都不行。在背叛契约达成的那天,已经位居光彩集团总裁位置的萧怀玉就向他和陈逸斌大倒苦水,堂堂的集团总裁,掌握的股份还不到集团公司的百分之十,整个光彩完全握在年过花甲的萧烈山手里,根本没有传位的意思,甚至还在股东大会上极力推荐萧凌燕,想让女儿接掌公司,要不是一位公司里为高权重的元老透露给了萧怀玉消息,他都不知道在下一次的董事会上自己的总裁位置会被换掉,变成妹妹萧凌燕。

本来兄妹一家,也非不能接受,可当时萧怀玉灌下了一大口陈年茅台,拍着蓝迪的背哽咽着:“蓝哥,那个女人根本和我爸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是孤儿院领养的,根本不是我妹妹,可我爸却要把咱家的所有财产都给她,以后你也得听一个根本不是咱萧家人的女人指挥,你说,我爸他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当时的萧怀玉情绪激动,连喝了两瓶高度的茅台,哭诉着这些年萧烈山的种种混用举措,比如开始和那些官员划清界限,与政界的来往逐渐减少,放弃资助那些前途无量的年轻官员,还把公司的盈利按百分比拿出来做什么公益基金,不只是他萧怀玉一个人不满,整个集团公司的元老大臣们都颇有微词,屡次提出,换来的却是一次次否决敷衍,甚至赶出会场,让萧怀玉在高层们面前丢尽颜面。

蓝迪也有自己的打算,他看出来了,人老成精的萧烈山是因为感受到了官场风气的变化,知道曾经官商勾结如鱼得水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为求不被落马的保护伞们拉下水,宁可得罪那些权贵人物,并不断将光彩集团各个岗位上的W组织成员撤换,进行黑白分割,毕竟光彩集团已经膨胀成了一个拥资百亿的庞大财团,W组织作为创业初期时不得不用于加速原始积累的黑色组织,对于萧烈山本人和光彩集团的继续发展都已经是弊大于利,萧烈山在一步步裁减W组织的经费,断绝W组织自身的财源渠道,进行黑白切割。用不了多久,萧烈山就会洗白成一位伟光正的民营企业家,而助他发家的“刀把子“W组织则会被无情地抛弃,或是解散,或是崩溃,不复存在,而自己这位把大半生心血投入到组织扩张中的二号人物,将永远成为历史,甚至是见不得光地度过下半生。

这样的结果,蓝迪怎么可能接受?而作为明珠市第一大民营企业,威盛集团总裁的陈逸斌早就想吞下光彩的资产和市场份额,以此提升其在威盛集团内部的威信和占股比例,代替其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十年却还没有交权的董事长父亲,成为威盛真正的主人。

同样的利益需求,同样的争夺焦点,三个身份地位各不相同却目的一致的人就此达成协议,由陈逸斌和萧怀玉在明,代表威盛和光彩进行商务合作,由蓝迪在暗,设下圈套,谋杀W组织内部数位高层干部,替换上忠于自己的人,加强对W组织的控制力。等蓝迪基本能掌握W组织的大部分武装力量后,由陈逸斌使用萧怀玉从光彩集团在商务合作中输送给威盛集团的巨额资金支持,策划了一起刻意失败的刺杀行动,让萧怀玉替萧烈山挡了一颗子弹,在病床上骗一向防范严密的萧烈山喝下了包含陈逸斌从湘西地区寻得的蛊虫的虫草茶。

不出一周的时间,萧怀玉康复出院,而蛰伏在萧烈山体内破茧而出的蛊虫却开始发威,让硬了一辈子的明珠市大枭萧烈山再也支撑不住,在董事会上仍然任命为其挡下子弹的萧怀玉为总裁,从此住进了医院,当定时发作的蛊虫不断生长,折磨萧烈山并用吗啡类的成瘾镇静剂助其摆脱痛苦两个月之后,一直前往探望的陈逸斌才突然变脸,逼萧烈山将股份让给萧怀玉,并以其体内的蛊虫为威胁,还让负责护理的中医科主任姜白持续为其打吗啡,加重药瘾,要让死不开口的萧烈山承受不住巨大的生理痛苦从而做出妥协,就是背叛计划的最佳效果。

次一等的效果,则是在萧烈山拒绝妥协的情况下,直接干掉那个躺在床上的危重病人,拉拢董事会的其他元老,扶萧怀玉上位,顺理成章继承董事长的位置,并继承股权。但第二种的预想比起第一种,差就差在有萧凌燕这样一个存在,作为萧烈山早已在遗嘱中拟定的条款,萧凌燕会继承百分之五十的光彩集团股份,超过萧怀玉,拥有控股权。

如果杀掉萧烈山之后,再杀掉萧凌燕,那所有的怀疑矛头都会指向一个人,那就是最大的获益者萧怀玉。如果事情到了那一步,就算萧怀玉继承了全部的股权,当上了光彩集团的董事长,也会成为警方的头号调查对象,对于光彩这样的巨型企业名誉也是沉重打击,恐怕还没套现股权,公司的股价就得跌破门槛。

正因如此,萧烈山才能多活半年多,也受了半年多生不如死的折磨,就在蓝迪和陈逸斌决定破釜沉舟,直接干掉萧烈山和萧凌燕的时候,那个人,不,那个怪物却凭空出现了,救了狙击枪口下的萧烈山,还干掉了狙击手和派去支援的武装小队。

现在,蓝迪就在这间三天前才和陈逸斌与萧怀玉商讨过详细机会的暗室中,等待着秦炎的回应,等待着转移资产后出逃的时间。

耳麦响了,秦炎的声音,已经变成了萧烈山的声音:“蓝迪,来一趟吧,和凌燕一起来……今天凌晨以前,咱们会见面的。”

凌晨么?已经这句话而绝望的蓝迪冷哼一声,看着无线电台上的时间显示,六点整,他像已经无所畏惧,不屑地道:“你对那个家伙太有信心了吧,我告诉你,不想让你女儿变成烤鸭的话,什么都不要做,等我的美国电话!”

说完,蓝迪疯也似地摘下蓝牙耳麦一把摔碎,不顾冥冥之中的无线电波传讯,抱起了倒在地上的萧凌燕,出了房间:

“混蛋,给老子洗干净脖子,我马上就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