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09:59:44

萧怀玉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差点压翻了老板椅,没等老郑再说下去,直接摁了挂机,拿起卫星电话拨了蓝迪的号码,在接听的第一时间大声问着:“到底怎么回事,陈逸斌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被警察带走了?!”

相比于他的气急败坏和心急如焚,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的蓝迪则显得很平静,第一句话把萧怀玉的火气镇住了:“是秦炎,那个五年前搞沉了我们一艘赌船的人……”

秦炎?萧怀玉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名字,却怎么也没有印象,五年前的他还没有当上集团总裁,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主管的工作是光彩集团的国际贸易领域,与W组织的联系也不紧密,所以记不起这个人来。

至于赌船沉没的事件,他有印象,但真正吓住他的是蓝迪的后半句话:“就是这个人治好了老头子,是明珠人民医院新报道的医生,姜白就是挨了他的整,被赶出医院了。”

萧怀玉咬着牙问道:“那蛊虫是陈逸斌从湘西花大价钱弄来的,现代的医疗设备治了大半年都无济于事,那个秦炎从哪儿冒出来的,能把蛊虫给弄出来?”

电话那头,已经在一座奔驰轿车驾驶座位上操纵着方向盘的蓝迪摇了摇头,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上被捆着手脚堵住嘴巴的萧凌燕,同样疑惑地说道:“不清楚,但我能肯定,陈逸斌是着了这个人的道,呵呵,手段挺狠啊,陈逸斌从此得当太监了。”

黑色幽默来的显然不是时候,萧怀玉眼冒金星,几乎是吼着电话:“你手下的人干什么吃的,往日里拽得跟黑手党一样,现在几十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对付不了一个医生,啊?!”

如果换做以前,敢有人这样对蓝迪说话,哪怕是合作伙伴,蓝迪也绝不在乎让对方懂得怎么放尊重一点。但萧怀玉不同,加上时势所逼,随着萧烈山的苏醒,W组织这条已经扩张到无法完全控制的九头蛇内部也开始出问题了,本来想召集干部会议,趁临走以前把W组织的中层以上成员一锅烩了,以免届时遭到萧烈山调动组织力量打击自己。

他的反应很快,可还是晚了,虽然所处金龙大厦内的这个指挥点里的成员依然受其完全控制,但分留在W组织市内其他根据点的组织干部已经无法全部联系,高层的干部过半已经收到了萧烈山的通讯,处于休眠状态,根本召不到这里来,更别说一次性全部干掉了。

事到如今,蓝迪清楚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威震明珠市的黑道大佬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组织的叛徒,不用多久,连金龙大厦里的组织成员也会倒戈,趁早出逃才是唯一的路。

蓝迪努力平复着起伏的胸口,压低了声音,却同样不客气地道:“冷静一点,那个人是个变数,计划已经失败了,到底选哪条路,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蓝迪不再理会萧怀玉的叫嚣,直接挂了电话,转头冲后座上还在挣扎扭动的萧凌燕吼着:“不想死的话就安静一点,要是他们追到我了,你就等着陪葬吧!“

与此同时,市中心高架桥,秦炎驾驶着涡轮驱动的大黄蜂跑车一路风驰电掣,以远超限速的220KM/时的速度狂飙着,距离金龙大厦还有三分钟的车程,那个蓝迪的反应再快,恐怕也料不到萧烈山能让市公安局启动临时交通管制,为自己清出一条通畅的专线,当然,用的借口是警方追击危险凶犯,跟在自己车后百余米外的几辆警车就能作证。

就在秦炎的急转漂移过弯的时候,车内承载的蓝牙通话器响起来了,按下电钮,不是别人,声音正是还躺在明珠人民医院里的萧烈山:“不用去金龙大厦了,蓝迪已经带着凌燕离开了。“

秦炎手上不停,猛打方向盘调控车位,看着面前挥舞旗帜的交警指示停车,知道坏事了,脚下油门猛踩,根本不理会交警,速度飙升到280KM,整辆车如同一道黄色的闪电划破空气,在交警尖叫着倒地的同时,秦炎对着蓝牙通讯器轻声道着:“告诉我方向。“

“市中心,光彩集团总部大楼,总裁办公室,十分钟内赶到,或许来得及。“萧烈山道,随即秦炎听到了病房们被推开的声音,一个女声在叫嚣着:“萧烈山,马上交出通讯设备……“

毫无疑问,秦炎瞬间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张胜男,恐怕萧老头动用私人关系让市局启动交通管制的副作用太大,兜不住了。

在即将下高架的时候,秦炎才确定了,不是恐怕兜不住,而是已经兜不住了。

前路几百米外,停泊着四五层警车,车前几十名警察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高架桥的方向,就等着这辆一路超速三倍的大黄蜂出现,把秦炎逮捕,或者击毙。

“妈的,对付绑架犯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么迅速。“

秦炎骂了声娘,所幸这辆造价昂贵的大黄蜂性能先进,否则后面紧追不舍的警车和前面准备开枪的警察今天就得让他倒大霉了。

没有犹豫,秦炎立刻按下了电子钥匙上的强制开门按钮,车速未减,狂风从两道车门张开的缝隙间冲了进来,把他的衣服吹得哗哗乱飘,守在高架桥出口的警员已经接到了命令,如果超速驾驶的嫌疑人不减速停车,以身试法,可以就地击毙。

就在前后都有警察围堵,不知名的某处还有人质等待秦炎去救援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让高架桥上的监控探头背后的指挥中心人员瞠目结舌的动作,在大黄蜂的时速持续增加,突破300KM,几乎要从地面飞起来的时候,车内的秦炎两眼一闭,浑厚内力疯狂运转,脚下一蹬,整个人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般飞出了车外,从八十多米高的桥路面上坠了下去。

“天啊,那是什么?“

“这他妈不是外星人吧?“

守在高架桥口的数十名警员都是特警总队的精英,原本以为那个疯狂驾驶的嫌疑人最多也就是向警察冲过来拼命的,谁能想到居然他居然敢凌空跳车,这不找死么?

而将狙击枪架在警车车顶的警方狙击手们却从狙击镜里看清了,那个带上了口罩的嫌疑人在翻滚落下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个东西,是机车的电子钥匙,秦炎几乎在跳出车内的同时按下了强制刹停键,失去控制的大黄蜂在几秒之内骤然减速并漂移急刹,由于惯性过大而轮胎又被卡死,整辆车就地翻了两次,压碎了挡风玻璃碾断了车门才勉强停在了冲下高架桥的坡路上。

不管是跟在大黄蜂车后一路追随的几辆警车中的警察,还是守在高架桥下的特警队员,都被那匪夷所思的情景惊呆了,那个跳出车门的嫌疑人像一个小黑点一样急速下坠着,越来越小,连狙击手的狙击镜也无法捕捉,虽然隔得太远听不见落地的声音,不过谁都知道从近百米的高空直接坠落水泥地会是什么下场——摔成一滩肉泥!

二十米,十米,五米,翻滚着的秦炎身体离地面越来越近,在仅有三米就要落地的时候,浑身内力已经尽数聚集到两张之间,猛然向地面连出几掌,凝成空气掌印的内力轰击地面,扬起一阵阵尘土,反冲力抵消了坠落的势能,六掌打完,秦炎两手撑地,一个倒翻筋斗重新起身,根本没有受到一点坠落伤害。

“总算甩开了。”

秦炎拍了拍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陈逸斌的卫星电话,所幸没摔坏,显示来电的蓝光闪个不停,他转身往市中心的方向大步狂奔,一边按下了接听,电话里传来了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是蓝迪:

“秦炎是吗?我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萧烈山许诺给你的报酬绝不会全额兑现的,和我做一笔大生意怎么样?”

不得不说,蓝迪与萧烈山的了解很深,而且秦炎也从不会信任那些在地下世界里用非法手段聚敛财富的人,包括蓝迪,也包括萧烈山。但他还是道着:“萧烈山不可信,难道作为叛徒的你就值得信任?“

他说着,脚步未停,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经跑出了百米之外,脱离了警察的视线,却听蓝迪的声音道:“你说的没错,咱们都不值得信任,唯一值得信任的只有钱,现金这么样?”

秦炎冷哼一声,道:“萧烈山也同意支付现金,一亿美金,你出的起吗?”

“六亿人民币的纸钞我不可能给你,但W组织下辖的六个财务室我可以告诉你,所有财务室的钥匙都可以交给你,每个财务室的仓库里都存放大量的玉石,黄金饰物,还有价值连城的各类古董,都是光彩集团这些年通过W组织巧取豪夺得来用于作为现金流储备的硬通货,任何一个财务室里存放的东西价值都超过一个亿人民币,以你的本事,六个一起搬走不可能,清空一个应该没有问题。”

蓝迪的声音很笃定,能立刻获得的真金白银比萧烈山许诺的一亿美金在秦炎那种为钱卖命的人眼里孰轻孰重,他很自信。

第二十三章 背叛的价码

萧怀玉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差点压翻了老板椅,没等老郑再说下去,直接摁了挂机,拿起卫星电话拨了蓝迪的号码,在接听的第一时间大声问着:“到底怎么回事,陈逸斌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被警察带走了?!”

相比于他的气急败坏和心急如焚,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的蓝迪则显得很平静,第一句话把萧怀玉的火气镇住了:“是秦炎,那个五年前搞沉了我们一艘赌船的人……”

秦炎?萧怀玉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名字,却怎么也没有印象,五年前的他还没有当上集团总裁,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主管的工作是光彩集团的国际贸易领域,与W组织的联系也不紧密,所以记不起这个人来。

至于赌船沉没的事件,他有印象,但真正吓住他的是蓝迪的后半句话:“就是这个人治好了老头子,是明珠人民医院新报道的医生,姜白就是挨了他的整,被赶出医院了。”

萧怀玉咬着牙问道:“那蛊虫是陈逸斌从湘西花大价钱弄来的,现代的医疗设备治了大半年都无济于事,那个秦炎从哪儿冒出来的,能把蛊虫给弄出来?”

电话那头,已经在一座奔驰轿车驾驶座位上操纵着方向盘的蓝迪摇了摇头,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上被捆着手脚堵住嘴巴的萧凌燕,同样疑惑地说道:“不清楚,但我能肯定,陈逸斌是着了这个人的道,呵呵,手段挺狠啊,陈逸斌从此得当太监了。”

黑色幽默来的显然不是时候,萧怀玉眼冒金星,几乎是吼着电话:“你手下的人干什么吃的,往日里拽得跟黑手党一样,现在几十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对付不了一个医生,啊?!”

如果换做以前,敢有人这样对蓝迪说话,哪怕是合作伙伴,蓝迪也绝不在乎让对方懂得怎么放尊重一点。但萧怀玉不同,加上时势所逼,随着萧烈山的苏醒,W组织这条已经扩张到无法完全控制的九头蛇内部也开始出问题了,本来想召集干部会议,趁临走以前把W组织的中层以上成员一锅烩了,以免届时遭到萧烈山调动组织力量打击自己。

他的反应很快,可还是晚了,虽然所处金龙大厦内的这个指挥点里的成员依然受其完全控制,但分留在W组织市内其他根据点的组织干部已经无法全部联系,高层的干部过半已经收到了萧烈山的通讯,处于休眠状态,根本召不到这里来,更别说一次性全部干掉了。

事到如今,蓝迪清楚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威震明珠市的黑道大佬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组织的叛徒,不用多久,连金龙大厦里的组织成员也会倒戈,趁早出逃才是唯一的路。

蓝迪努力平复着起伏的胸口,压低了声音,却同样不客气地道:“冷静一点,那个人是个变数,计划已经失败了,到底选哪条路,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蓝迪不再理会萧怀玉的叫嚣,直接挂了电话,转头冲后座上还在挣扎扭动的萧凌燕吼着:“不想死的话就安静一点,要是他们追到我了,你就等着陪葬吧!“

与此同时,市中心高架桥,秦炎驾驶着涡轮驱动的大黄蜂跑车一路风驰电掣,以远超限速的220KM/时的速度狂飙着,距离金龙大厦还有三分钟的车程,那个蓝迪的反应再快,恐怕也料不到萧烈山能让市公安局启动临时交通管制,为自己清出一条通畅的专线,当然,用的借口是警方追击危险凶犯,跟在自己车后百余米外的几辆警车就能作证。

就在秦炎的急转漂移过弯的时候,车内承载的蓝牙通话器响起来了,按下电钮,不是别人,声音正是还躺在明珠人民医院里的萧烈山:“不用去金龙大厦了,蓝迪已经带着凌燕离开了。“

秦炎手上不停,猛打方向盘调控车位,看着面前挥舞旗帜的交警指示停车,知道坏事了,脚下油门猛踩,根本不理会交警,速度飙升到280KM,整辆车如同一道黄色的闪电划破空气,在交警尖叫着倒地的同时,秦炎对着蓝牙通讯器轻声道着:“告诉我方向。“

“市中心,光彩集团总部大楼,总裁办公室,十分钟内赶到,或许来得及。“萧烈山道,随即秦炎听到了病房们被推开的声音,一个女声在叫嚣着:“萧烈山,马上交出通讯设备……“

毫无疑问,秦炎瞬间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张胜男,恐怕萧老头动用私人关系让市局启动交通管制的副作用太大,兜不住了。

在即将下高架的时候,秦炎才确定了,不是恐怕兜不住,而是已经兜不住了。

前路几百米外,停泊着四五层警车,车前几十名警察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高架桥的方向,就等着这辆一路超速三倍的大黄蜂出现,把秦炎逮捕,或者击毙。

“妈的,对付绑架犯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么迅速。“

秦炎骂了声娘,所幸这辆造价昂贵的大黄蜂性能先进,否则后面紧追不舍的警车和前面准备开枪的警察今天就得让他倒大霉了。

没有犹豫,秦炎立刻按下了电子钥匙上的强制开门按钮,车速未减,狂风从两道车门张开的缝隙间冲了进来,把他的衣服吹得哗哗乱飘,守在高架桥出口的警员已经接到了命令,如果超速驾驶的嫌疑人不减速停车,以身试法,可以就地击毙。

就在前后都有警察围堵,不知名的某处还有人质等待秦炎去救援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让高架桥上的监控探头背后的指挥中心人员瞠目结舌的动作,在大黄蜂的时速持续增加,突破300KM,几乎要从地面飞起来的时候,车内的秦炎两眼一闭,浑厚内力疯狂运转,脚下一蹬,整个人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般飞出了车外,从八十多米高的桥路面上坠了下去。

“天啊,那是什么?“

“这他妈不是外星人吧?“

守在高架桥口的数十名警员都是特警总队的精英,原本以为那个疯狂驾驶的嫌疑人最多也就是向警察冲过来拼命的,谁能想到居然他居然敢凌空跳车,这不找死么?

而将狙击枪架在警车车顶的警方狙击手们却从狙击镜里看清了,那个带上了口罩的嫌疑人在翻滚落下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个东西,是机车的电子钥匙,秦炎几乎在跳出车内的同时按下了强制刹停键,失去控制的大黄蜂在几秒之内骤然减速并漂移急刹,由于惯性过大而轮胎又被卡死,整辆车就地翻了两次,压碎了挡风玻璃碾断了车门才勉强停在了冲下高架桥的坡路上。

不管是跟在大黄蜂车后一路追随的几辆警车中的警察,还是守在高架桥下的特警队员,都被那匪夷所思的情景惊呆了,那个跳出车门的嫌疑人像一个小黑点一样急速下坠着,越来越小,连狙击手的狙击镜也无法捕捉,虽然隔得太远听不见落地的声音,不过谁都知道从近百米的高空直接坠落水泥地会是什么下场——摔成一滩肉泥!

二十米,十米,五米,翻滚着的秦炎身体离地面越来越近,在仅有三米就要落地的时候,浑身内力已经尽数聚集到两张之间,猛然向地面连出几掌,凝成空气掌印的内力轰击地面,扬起一阵阵尘土,反冲力抵消了坠落的势能,六掌打完,秦炎两手撑地,一个倒翻筋斗重新起身,根本没有受到一点坠落伤害。

“总算甩开了。”

秦炎拍了拍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陈逸斌的卫星电话,所幸没摔坏,显示来电的蓝光闪个不停,他转身往市中心的方向大步狂奔,一边按下了接听,电话里传来了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是蓝迪:

“秦炎是吗?我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萧烈山许诺给你的报酬绝不会全额兑现的,和我做一笔大生意怎么样?”

不得不说,蓝迪与萧烈山的了解很深,而且秦炎也从不会信任那些在地下世界里用非法手段聚敛财富的人,包括蓝迪,也包括萧烈山。但他还是道着:“萧烈山不可信,难道作为叛徒的你就值得信任?“

他说着,脚步未停,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经跑出了百米之外,脱离了警察的视线,却听蓝迪的声音道:“你说的没错,咱们都不值得信任,唯一值得信任的只有钱,现金这么样?”

秦炎冷哼一声,道:“萧烈山也同意支付现金,一亿美金,你出的起吗?”

“六亿人民币的纸钞我不可能给你,但W组织下辖的六个财务室我可以告诉你,所有财务室的钥匙都可以交给你,每个财务室的仓库里都存放大量的玉石,黄金饰物,还有价值连城的各类古董,都是光彩集团这些年通过W组织巧取豪夺得来用于作为现金流储备的硬通货,任何一个财务室里存放的东西价值都超过一个亿人民币,以你的本事,六个一起搬走不可能,清空一个应该没有问题。”

蓝迪的声音很笃定,能立刻获得的真金白银比萧烈山许诺的一亿美金在秦炎那种为钱卖命的人眼里孰轻孰重,他很自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