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8 11:24:36

“你在什么地方?”秦炎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不答反问,脚下步伐仍快如风。虽然蓝迪说的有道理,但现在这场搏杀的优势一方已经是萧烈山而非背叛者同盟,和蓝迪这样的丧家之犬合作,他宁可和那老狐狸讨价还价。

毕竟萧烈山体内的蛊虫还等着自己去清除,其心肝女儿萧凌燕还在蓝迪手里,等着自己去救呢。就算萧烈山真敢卸磨杀驴,完事之后对付自己,秦炎也有十二分的自信,只要不是军队直接开拔进来,再多的警察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在拖延时间?”蓝迪的声音蓦地变冷,哪怕秦炎脚下内力外放,减轻了步伐的声响,侦察兵出身听力过人的蓝迪依然捕捉到了跑步的声音。

“你不也在拖延时间,谈生意,如果你没有让萧怀玉调市里的警察来追堵我,让几十支枪口对准我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和你合作,但你的诚意我没有看到,所以咱们还是面谈比较好。”

秦炎对着卫星电话道着,已经跑回了市中心,几步跃上了人行道,市中心的街道人流拥挤,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为了赶时间,也顾不得低调行事,他直接跃步飞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纵云梯,将沿途路人的脑袋当做落脚木桩,踩在上面飞来飞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穿过了拥挤的人群,前方不远处光彩集团总部大楼的招牌已经清晰可见了。

蓝迪闻言,心头一惊,萧怀玉居然能调得动警察追堵秦炎,看来是自己小看了那个坑爹灭祖的孬种了,没想到他的能量那么大,秦炎那个怪物能从警察的围追堵截里逃脱,并且明显在向是什么地方赶路,自己却是血肉之躯,要是什么时候也被萧怀玉来上这么一下就地击毙,岂不是根本没有反手余地?

脑中迅速理清思路,他在对着自己的卫星电话和声静气地道:“听着,那些警察不是我调去的,是萧怀玉,是他想要你的命。”

“哼,萧怀玉连他老子的命都想要,你不也想让我死在警察的枪口下吗?我也打算把你带到萧烈山面前换报酬,咱们是一样的。”

秦炎的声音很不屑,似乎对这种假惺惺的辩白很不入眼,这让一向强势霸道从不低头的蓝迪怒火上喉,却怎么也爆发不出,毕竟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想安然出逃离境本就没那么简单,后面再跟着秦炎这样的怪物追杀,更是雪上加霜。

蓝迪在脑海里大吼着,忍住,一定要忍住,马上就到光彩集团总部了,先干掉萧怀玉那个孬种,然后马上去机场,只要上了美联航的飞机,上了天就安全了!

他的声音再响起时,已经变得沙哑,像老了十几岁:“秦炎,你听着,在金龙大厦里,我已经安排人在第一层和地下车停车场装了定时炸弹,军用C4,一共十六个,十二点就会准时引爆……”

他的话还未完,就被秦炎嗤鼻打断了:“你现在就可以引爆炸弹,那儿我当年去过,那栋大楼里都是些害人的皮包公司、传销组织,让他们全部变成烤鸭,我替明珠市的老百姓谢谢你了。”

蓝迪喉咙一噎,嘴角抽动着,愣是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一路疾行的奔驰轿车驶进了光彩集团总部,停泊在总部大楼前,蓝迪拍门下车,看了眼车后座里被喂了安定已经睡过去的萧凌燕时,才补充了最关键的一句:

“萧凌燕,哦,就是老头子那个领养的女儿,也是你拿来换报酬的筹码,现在就在那栋楼里,只有我知道的某个地方。你也应该清楚,如果那个女人死了,就算你拿着我和萧怀玉的头去见老头子,也不用指望什么一亿美金了。”

毒辣。听完这话,同样停步在光彩集团总部外不远处,远超常人的视力已经捕捉到下车的蓝迪的秦炎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毒辣。

这他妈是个聪明人啊,秦炎的眉头一下皱紧了,按常理推断,萧凌燕这张保命符蓝迪绝不可能仍下,应该是随身带着,以让萧烈山和自己投鼠忌器,不得不考虑人质的安危。毕竟萧凌燕对于儿子连老子都准备杀了的萧烈山来说,是送终的人了,自己和萧烈山达成的约定里就包括绕开警方救出萧凌燕这一条,本来就没有指望萧烈山那种老狐狸会安稳实现承诺,如果萧凌燕再一死,萧烈山即使驱除了体内的蛊虫,未来也会活成一个孤家寡人,心灰意冷之下,自己的一亿美金恐怕就更难到手了。

万一萧凌燕不在蓝迪那辆车上,而是被关在金龙大厦的某个地方,蓝迪一旦陷入绝境,肯定不会在乎那栋楼里的人的死活,在楼里安装炸弹这种事在别人听来是天方夜谭,连小孩都哄不住,可他已经在萧烈山那辆大黄蜂里见识过W组织的人的手段了,根本不会计较可能产生的后果,那幢大楼里或许没有蓝迪说的那么多炸弹,但能让整栋楼里的人陪葬应该不夸张。

而且秦炎想,随着萧烈山的苏醒,W组织的指挥权应该已经偏离了作为暂任头目的蓝迪的控制,已经被逼到出逃的蓝迪无法掌握更不可能相信手下的人了,所以那些装在金龙大厦里的炸弹的遥控器肯定在蓝迪手中。

“不能把这家伙逼到绝境,得留下回旋余地,否则那栋楼里的人包括萧凌燕,可就真得成烤鸭了。”

秦炎心里暗隼着,口上话锋也不再咄咄逼人,换成了商量的口气:“你的话半真半假,看在钱的份上,咱们三个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地点就选在萧怀玉的办公室吧,我知道你到光彩的总部来干什么,等条件谈妥了,我可以帮你干掉那个谋害亲爹的畜生,帮你离开明珠市。”

闻声的蓝迪猛然一惊,转身四顾,却没发现自己的行踪是如何暴露在秦炎眼中的,两人相隔还有两百多米的距离,更枉论此时的蓝迪乍逢大变心慌意乱,街道上又是行人匆匆,他的视力也远不如常年修炼内家功法的秦炎,自然发现不了早盯准了他的秦炎。

正环望间,卫星电话里又响起了秦炎戏谑的声音:“不用看了,在钱没到手以前,你是安全的,把身上的枪卸了吧,我不喜欢用一种时刻准备杀人的姿态和人谈生意。”

“好,你狠,就定在总裁办公室,七点整,还有十分钟,逾期不候!”蓝迪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远在几百米外的秦炎看见那个鬼祟的身影又上了车,驶进了地下停车场。

这个时候秦炎已经能做出判断了,萧凌燕一定在那辆车上,否则蓝迪根本没有必要将车开到脱离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隐匿车辆的唯一动机就是隐藏萧凌燕,让自己投鼠忌器,否则多余的时间完全可以提前去总裁办公室和萧怀玉商议对策,或是调动W组织的人过来,或是通过白道上的关系让大队警察过来。

“看来蓝迪和那个萧怀玉之间也不过是纯粹的利用关系,谁都不相信谁,鹬蚌只要有相争的苗头,对付起来就能事半功倍了。”

秦炎收起了卫星电话,调整呼吸,运转内力,然后毫无顾忌地施展轻功,在人群的尖叫声的手机拍照的咔擦声中,直向光彩集团的总部大楼而去。

……

十分钟后,光彩集团总部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

萧怀玉倚靠在舒适的老板椅上,紫檀木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文件,是关于光彩集团和哈曼公司的一份拆借贷款合同,以及一份光彩集团为哈曼担保向国有银行贷款的担保书,哈曼公司就是蓝迪以W组织的名义注册的一家皮包公司,用来为光彩集团输送黑色渠道上的非法利益,起到壮大光彩集团本身的作用。

现在的哈曼,已经不再是光彩集团的附庸了,萧怀玉早在那天的暗室密谋中就和蓝迪达成了约定,由蓝迪帮助萧怀玉掌控光彩集团,萧怀玉则通过哈曼这个空壳输送给蓝迪巨额利益,因为行动的失败,不得不提前履行约定。

而两份文件中,光彩需要向哈曼直接输送,或通过担保贷款的形式间接输送的金额,是整整九千万人民币,和老郑答应通过合法渠道帮萧怀玉洗干净其提前从光彩集团里转移出的资产收取的巨额手续费也差不多了,让萧怀玉很是肉疼,却也不得不下这个血本。

没办法啊,蓝迪是什么人萧怀玉太清楚了,在不黑不白的地界里混了二十年,凶名早就传播整个明珠市了,暗杀老头子失败了,可不意味着蓝迪就成了光杆司令,至少在老头子完全恢复之前,W组织里效忠蓝迪的人还有不少,包括总部大楼里的保安,都有W组织的成员在内,自己还不能和蓝迪直接翻脸。

不过,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萧烈山已经有了打算,只要签了这两份文件,然后立刻借警方的手干掉蓝迪,就能避免光彩的大出血。他已经决定了,与其苟活下半辈子,不如搏上一搏。

他在心里切齿痛恨着,爸啊,你为什么要把遗产都给那个外人,是你逼我的……

第二十四章 叛徒聚首

“你在什么地方?”秦炎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不答反问,脚下步伐仍快如风。虽然蓝迪说的有道理,但现在这场搏杀的优势一方已经是萧烈山而非背叛者同盟,和蓝迪这样的丧家之犬合作,他宁可和那老狐狸讨价还价。

毕竟萧烈山体内的蛊虫还等着自己去清除,其心肝女儿萧凌燕还在蓝迪手里,等着自己去救呢。就算萧烈山真敢卸磨杀驴,完事之后对付自己,秦炎也有十二分的自信,只要不是军队直接开拔进来,再多的警察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在拖延时间?”蓝迪的声音蓦地变冷,哪怕秦炎脚下内力外放,减轻了步伐的声响,侦察兵出身听力过人的蓝迪依然捕捉到了跑步的声音。

“你不也在拖延时间,谈生意,如果你没有让萧怀玉调市里的警察来追堵我,让几十支枪口对准我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和你合作,但你的诚意我没有看到,所以咱们还是面谈比较好。”

秦炎对着卫星电话道着,已经跑回了市中心,几步跃上了人行道,市中心的街道人流拥挤,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为了赶时间,也顾不得低调行事,他直接跃步飞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纵云梯,将沿途路人的脑袋当做落脚木桩,踩在上面飞来飞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穿过了拥挤的人群,前方不远处光彩集团总部大楼的招牌已经清晰可见了。

蓝迪闻言,心头一惊,萧怀玉居然能调得动警察追堵秦炎,看来是自己小看了那个坑爹灭祖的孬种了,没想到他的能量那么大,秦炎那个怪物能从警察的围追堵截里逃脱,并且明显在向是什么地方赶路,自己却是血肉之躯,要是什么时候也被萧怀玉来上这么一下就地击毙,岂不是根本没有反手余地?

脑中迅速理清思路,他在对着自己的卫星电话和声静气地道:“听着,那些警察不是我调去的,是萧怀玉,是他想要你的命。”

“哼,萧怀玉连他老子的命都想要,你不也想让我死在警察的枪口下吗?我也打算把你带到萧烈山面前换报酬,咱们是一样的。”

秦炎的声音很不屑,似乎对这种假惺惺的辩白很不入眼,这让一向强势霸道从不低头的蓝迪怒火上喉,却怎么也爆发不出,毕竟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想安然出逃离境本就没那么简单,后面再跟着秦炎这样的怪物追杀,更是雪上加霜。

蓝迪在脑海里大吼着,忍住,一定要忍住,马上就到光彩集团总部了,先干掉萧怀玉那个孬种,然后马上去机场,只要上了美联航的飞机,上了天就安全了!

他的声音再响起时,已经变得沙哑,像老了十几岁:“秦炎,你听着,在金龙大厦里,我已经安排人在第一层和地下车停车场装了定时炸弹,军用C4,一共十六个,十二点就会准时引爆……”

他的话还未完,就被秦炎嗤鼻打断了:“你现在就可以引爆炸弹,那儿我当年去过,那栋大楼里都是些害人的皮包公司、传销组织,让他们全部变成烤鸭,我替明珠市的老百姓谢谢你了。”

蓝迪喉咙一噎,嘴角抽动着,愣是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一路疾行的奔驰轿车驶进了光彩集团总部,停泊在总部大楼前,蓝迪拍门下车,看了眼车后座里被喂了安定已经睡过去的萧凌燕时,才补充了最关键的一句:

“萧凌燕,哦,就是老头子那个领养的女儿,也是你拿来换报酬的筹码,现在就在那栋楼里,只有我知道的某个地方。你也应该清楚,如果那个女人死了,就算你拿着我和萧怀玉的头去见老头子,也不用指望什么一亿美金了。”

毒辣。听完这话,同样停步在光彩集团总部外不远处,远超常人的视力已经捕捉到下车的蓝迪的秦炎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毒辣。

这他妈是个聪明人啊,秦炎的眉头一下皱紧了,按常理推断,萧凌燕这张保命符蓝迪绝不可能仍下,应该是随身带着,以让萧烈山和自己投鼠忌器,不得不考虑人质的安危。毕竟萧凌燕对于儿子连老子都准备杀了的萧烈山来说,是送终的人了,自己和萧烈山达成的约定里就包括绕开警方救出萧凌燕这一条,本来就没有指望萧烈山那种老狐狸会安稳实现承诺,如果萧凌燕再一死,萧烈山即使驱除了体内的蛊虫,未来也会活成一个孤家寡人,心灰意冷之下,自己的一亿美金恐怕就更难到手了。

万一萧凌燕不在蓝迪那辆车上,而是被关在金龙大厦的某个地方,蓝迪一旦陷入绝境,肯定不会在乎那栋楼里的人的死活,在楼里安装炸弹这种事在别人听来是天方夜谭,连小孩都哄不住,可他已经在萧烈山那辆大黄蜂里见识过W组织的人的手段了,根本不会计较可能产生的后果,那幢大楼里或许没有蓝迪说的那么多炸弹,但能让整栋楼里的人陪葬应该不夸张。

而且秦炎想,随着萧烈山的苏醒,W组织的指挥权应该已经偏离了作为暂任头目的蓝迪的控制,已经被逼到出逃的蓝迪无法掌握更不可能相信手下的人了,所以那些装在金龙大厦里的炸弹的遥控器肯定在蓝迪手中。

“不能把这家伙逼到绝境,得留下回旋余地,否则那栋楼里的人包括萧凌燕,可就真得成烤鸭了。”

秦炎心里暗隼着,口上话锋也不再咄咄逼人,换成了商量的口气:“你的话半真半假,看在钱的份上,咱们三个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地点就选在萧怀玉的办公室吧,我知道你到光彩的总部来干什么,等条件谈妥了,我可以帮你干掉那个谋害亲爹的畜生,帮你离开明珠市。”

闻声的蓝迪猛然一惊,转身四顾,却没发现自己的行踪是如何暴露在秦炎眼中的,两人相隔还有两百多米的距离,更枉论此时的蓝迪乍逢大变心慌意乱,街道上又是行人匆匆,他的视力也远不如常年修炼内家功法的秦炎,自然发现不了早盯准了他的秦炎。

正环望间,卫星电话里又响起了秦炎戏谑的声音:“不用看了,在钱没到手以前,你是安全的,把身上的枪卸了吧,我不喜欢用一种时刻准备杀人的姿态和人谈生意。”

“好,你狠,就定在总裁办公室,七点整,还有十分钟,逾期不候!”蓝迪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远在几百米外的秦炎看见那个鬼祟的身影又上了车,驶进了地下停车场。

这个时候秦炎已经能做出判断了,萧凌燕一定在那辆车上,否则蓝迪根本没有必要将车开到脱离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隐匿车辆的唯一动机就是隐藏萧凌燕,让自己投鼠忌器,否则多余的时间完全可以提前去总裁办公室和萧怀玉商议对策,或是调动W组织的人过来,或是通过白道上的关系让大队警察过来。

“看来蓝迪和那个萧怀玉之间也不过是纯粹的利用关系,谁都不相信谁,鹬蚌只要有相争的苗头,对付起来就能事半功倍了。”

秦炎收起了卫星电话,调整呼吸,运转内力,然后毫无顾忌地施展轻功,在人群的尖叫声的手机拍照的咔擦声中,直向光彩集团的总部大楼而去。

……

十分钟后,光彩集团总部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

萧怀玉倚靠在舒适的老板椅上,紫檀木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文件,是关于光彩集团和哈曼公司的一份拆借贷款合同,以及一份光彩集团为哈曼担保向国有银行贷款的担保书,哈曼公司就是蓝迪以W组织的名义注册的一家皮包公司,用来为光彩集团输送黑色渠道上的非法利益,起到壮大光彩集团本身的作用。

现在的哈曼,已经不再是光彩集团的附庸了,萧怀玉早在那天的暗室密谋中就和蓝迪达成了约定,由蓝迪帮助萧怀玉掌控光彩集团,萧怀玉则通过哈曼这个空壳输送给蓝迪巨额利益,因为行动的失败,不得不提前履行约定。

而两份文件中,光彩需要向哈曼直接输送,或通过担保贷款的形式间接输送的金额,是整整九千万人民币,和老郑答应通过合法渠道帮萧怀玉洗干净其提前从光彩集团里转移出的资产收取的巨额手续费也差不多了,让萧怀玉很是肉疼,却也不得不下这个血本。

没办法啊,蓝迪是什么人萧怀玉太清楚了,在不黑不白的地界里混了二十年,凶名早就传播整个明珠市了,暗杀老头子失败了,可不意味着蓝迪就成了光杆司令,至少在老头子完全恢复之前,W组织里效忠蓝迪的人还有不少,包括总部大楼里的保安,都有W组织的成员在内,自己还不能和蓝迪直接翻脸。

不过,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萧烈山已经有了打算,只要签了这两份文件,然后立刻借警方的手干掉蓝迪,就能避免光彩的大出血。他已经决定了,与其苟活下半辈子,不如搏上一搏。

他在心里切齿痛恨着,爸啊,你为什么要把遗产都给那个外人,是你逼我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