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9 10:09:33

少倾,光彩集团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萧怀玉看着桌前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呈现出的微型监控画面,一个衣着随意,面无遮拦,短发板鞋的年轻男子正在其中,那张并不帅气却十分英气刚毅的脸庞,让萧怀玉也是微微一怔,没想到秦炎居然找上门来了,连大楼里的保安都没有惊动。

破坏计划的元凶出现了,可蓝迪呢?难道蓝迪不想要那唾手可得的九千万,准备净身出逃前往美利坚了?

萧怀玉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想,虽然大局不妙,虽然老头子体内的蛊虫不知被屏幕上那个男人使了什么办法,暂时压制住了,但自己依然是光彩集团的总裁,董事会的大部分成员都支持自己——老董事长病倒,总经理又失去了联系,萧怀玉早在蓝迪汇报行动失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公司层面上的夺权步骤,和W组织内部的蓝迪夺权行动同步进行,甚至先一步进行。

在一次次与那些光彩集团的元老重臣们私下谈话或谈判中,萧怀玉开出了各自不同的价码,或许以重金酬谢,或通过W组织的人进行武力威胁,加上如今萧凌燕已经失联,早被蓝迪给控制了起来,董事会的元老们不支持萧怀玉还能支持谁?

可以说,只要萧烈山的身体一日没有恢复到能施行董事长职能的地步,没能恢复到经得起萧怀玉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堆公司问题甚至官司能一股脑处理的程度,那他萧怀玉的地位就一天不可动摇。

哪怕独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集团公司股份,萧怀玉也敢肯定,自己的父亲不会强行使用控股权否决董事会的多数意见,造成集团内部的分崩离析。因为光彩是萧烈山一生的心血,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萧怀玉也可以使用被转移出去的光彩资产另起炉灶,甚至拉走大部分的光彩集团管理层,让重新被萧烈山强行夺回的光彩失去最重要的指挥层,陷入真空,然后迅速被金融市场里其他的竞争对手吃得连骨头也不剩。

更何况,迄今为止所有蓝迪通过W组织进行的犯罪,都与萧怀玉本人没有关系,没有证据能让他直接牵连其中,况且政界那些被萧烈山抛弃割裂的保护伞,硬后台,都已经被萧怀玉暗中拉拢,输送了大量贿赂。

那些高高在上,手握实权的官员,可不会在乎从几年前开始就开始停止行贿,甚至公开表明与政治割裂的萧烈山,只会在乎萧怀玉,因为一旦萧怀玉倒了,就会把他们都牵扯出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萧怀玉很有自信,那些官员为了自保,也一定会死保自己,这次可能会麻烦一点,不过一个省公安厅还没到能摁死他萧总的级别,所谓的专案组,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只要挺过去,就是鲤鱼跃龙门了。

正因如此,看着电脑屏幕的萧怀玉才想不通,为什么蓝迪还没有来,一旦出了意外,第一个炮灰就是他黑社会组织头目蓝迪,不在最短时间内赶来拿钱,那为他挖的坑可就白挖了,走动高层关系让大队警察提前在预计的路程上埋伏,并就地击毙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蓝迪,可花费了萧总不小的代价。

“咚咚咚!”

就在萧怀玉心里打算盘的时候,总裁办的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他低头再看屏幕,依然是那个叫秦炎的年轻人,蓝迪的身影并未出现。

“算了,现成的钱放在这儿,飞机起飞以前他一定会来的。”

萧怀玉心里下了论断,手指却按上了办公桌上的一个蓝牙电钮,厚重的办公室大门应声而开,当秦炎大步走进这间豪华宽敞的办公室时,那位曾经见过的光彩集团总裁萧怀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胖子向他迎了过来,一伸手做一个请的动作,很客气地邀着:

“秦炎先生,我等你很久了,请到会客室坐坐,我这儿有龙鸿村的龙井新茶。”

秦炎也不客气,被领着进了相当于寻常家宅大小的办公室内的休息间,他能感知到面前这个中年人对自己没有直接的敌意,相反,从其表情神态和动作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有拉拢之意,恐怕和蓝迪一样,都想和自己做生意。

落座,倒茶,萧怀玉捏着小巧玲珑的青瓷茶杯抿着,邀着秦炎也尝尝,这种极品的龙井茶在市面上一两得卖到两万的天价,却是萧怀玉每天都必须用以润喉清火的必备品。

奇了,一直用余光瞥着秦炎反应的萧怀玉眼睛一睁,就见秦炎直接提起了硕大一只青花瓷茶壶,毫不客气地用壶嘴对准嘴巴,咕嘟咕嘟一口全闷进了肚子里,一边喝还一边说着:“萧总,我是从高架桥一路跑回来的,后面警察一路撵着,现在嗓子都快炸了,不如先休息一下,等等蓝迪,咱们再谈?”

秦炎话里一半真一半假,一路跑来是不错,但后面的警察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行踪也来不及追,说被警察一路追撵,其实是在诈萧怀玉,只要他的面部表情或眼神稍有变化,秦炎就能肯定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警察肯定和萧怀玉脱不了关系。

果然,萧怀玉闻言,小口抿着茶时蓦地一噎,失态了,哪怕瞬间就恢复了一位身家亿万的老总派头,一刹那的失态也暴露了此时面对调动警察追捕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危险敌人的心虚,毕竟钱再多命也只有一条,万一秦炎从警察枪口下逃出来就为拉自己同归于尽,那萧怀玉可没把自身安全寄望于警察从天而降营救自己,公司里那些保安更加是木头桩子不顶用,而且五年前赌船事件的监控视频他也看过,船上的W组织成员连冲锋枪都用上了,硬是拿不下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现在只能来软的与其周旋,等出了这栋大楼,早已秘密布置在周围的警力就能把秦炎打成筛子。

萧怀玉还就不信,面前这个人是铁打的,连子弹都不怕。

于是,萧总装出一副根本不知他话里含义的样子,很关心地问着:“秦先生遭遇什么麻烦了,看你的样子并不像作奸犯科的人嘛?如果我能帮得上忙,你尽管开口,毕竟我老父亲的病是你治好的,救命大恩啊。”

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连萧怀玉都有些感慨,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耻的,是因为什么才能漠视人伦亲情,视父亲为仇寇。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钱。

而秦炎接下来的话,也直接开门见山地提到了钱:“萧总,你是明白人,现在萧董事长身体缓了过来,姜白被赶出了明珠人民医院,陈逸斌突发睾丸炎正在手术,蓝迪也成了惊弓之鸟,光彩集团这块大蛋糕你一个人可吃不下了。”

秦炎的语气很暧昧,像彼此心照不宣,话里的含义很明白了,特么滴这蛋糕你必须给老子划出一块来,不然陈逸斌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萧怀玉低头抿着茶水,听到萧烈山身体好转、姜白阴谋败露的事,眉毛挑了挑,正想反问这关我什么事,却被后半句陈逸斌得睾丸炎的事唬住了,心头一惊,难道这种病还能被秦炎生造出来,这是威胁我?蓝迪变成惊弓之鸟也不假,本来由萧怀玉、陈逸斌和蓝迪组成的夺权联盟已经尽去其二,而且是最重要的两个合作人,一个代表威盛为W组织提供资金支持,一个操纵W组织在不见光的领域负责执行夺权计划,少了他们两个,萧怀玉还真没把握独自吞下光彩,更何况萧烈山的身体恢复,又被转进了公安医院,实际上萧怀玉还没有控股权,除非干掉他亲爹,再让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永远消失,才能继承萧烈山持有的控股权。

为难就在此处,蓝迪联系不上了,萧怀玉自己无法直接指挥W组织的成员力量,光有钱袋子,没有枪杆子,一旦遭遇危机就变成毡板上的肉,别说是萧烈山亲自动手,就连面前的秦炎也能把他萧怀玉拿捏得死死的,找上门来要钱了,还真不能不给。

萧怀玉沉默了,拿出了另一部智能手机,在网络银行应用上登陆了一个私人账户,将手机递给秦炎。

秦炎一看,是转账界面,显示该账户余额为——两千万!

他笑了,像老朋友见面一样拍拍萧怀玉的肩膀,道:“这个价码很公道,说实话,你明白我来这儿是干什么的,把你带到你父亲面前,再干掉蓝迪,就能拿到他许诺的报酬。”

萧怀玉也笑了,他看出面前人也不是傻瓜,根本不会相信老头子的承诺,就算相信,也不在乎先从自己手里多拿一点,反正已经没有反抗余地了,萧怀玉自己也相信,能单枪匹马干掉两个狙击手和几十个雇佣兵的人,要自己的命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第二十五章 背叛者的黄昏(上)

少倾,光彩集团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萧怀玉看着桌前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呈现出的微型监控画面,一个衣着随意,面无遮拦,短发板鞋的年轻男子正在其中,那张并不帅气却十分英气刚毅的脸庞,让萧怀玉也是微微一怔,没想到秦炎居然找上门来了,连大楼里的保安都没有惊动。

破坏计划的元凶出现了,可蓝迪呢?难道蓝迪不想要那唾手可得的九千万,准备净身出逃前往美利坚了?

萧怀玉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想,虽然大局不妙,虽然老头子体内的蛊虫不知被屏幕上那个男人使了什么办法,暂时压制住了,但自己依然是光彩集团的总裁,董事会的大部分成员都支持自己——老董事长病倒,总经理又失去了联系,萧怀玉早在蓝迪汇报行动失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公司层面上的夺权步骤,和W组织内部的蓝迪夺权行动同步进行,甚至先一步进行。

在一次次与那些光彩集团的元老重臣们私下谈话或谈判中,萧怀玉开出了各自不同的价码,或许以重金酬谢,或通过W组织的人进行武力威胁,加上如今萧凌燕已经失联,早被蓝迪给控制了起来,董事会的元老们不支持萧怀玉还能支持谁?

可以说,只要萧烈山的身体一日没有恢复到能施行董事长职能的地步,没能恢复到经得起萧怀玉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堆公司问题甚至官司能一股脑处理的程度,那他萧怀玉的地位就一天不可动摇。

哪怕独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集团公司股份,萧怀玉也敢肯定,自己的父亲不会强行使用控股权否决董事会的多数意见,造成集团内部的分崩离析。因为光彩是萧烈山一生的心血,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萧怀玉也可以使用被转移出去的光彩资产另起炉灶,甚至拉走大部分的光彩集团管理层,让重新被萧烈山强行夺回的光彩失去最重要的指挥层,陷入真空,然后迅速被金融市场里其他的竞争对手吃得连骨头也不剩。

更何况,迄今为止所有蓝迪通过W组织进行的犯罪,都与萧怀玉本人没有关系,没有证据能让他直接牵连其中,况且政界那些被萧烈山抛弃割裂的保护伞,硬后台,都已经被萧怀玉暗中拉拢,输送了大量贿赂。

那些高高在上,手握实权的官员,可不会在乎从几年前开始就开始停止行贿,甚至公开表明与政治割裂的萧烈山,只会在乎萧怀玉,因为一旦萧怀玉倒了,就会把他们都牵扯出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萧怀玉很有自信,那些官员为了自保,也一定会死保自己,这次可能会麻烦一点,不过一个省公安厅还没到能摁死他萧总的级别,所谓的专案组,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只要挺过去,就是鲤鱼跃龙门了。

正因如此,看着电脑屏幕的萧怀玉才想不通,为什么蓝迪还没有来,一旦出了意外,第一个炮灰就是他黑社会组织头目蓝迪,不在最短时间内赶来拿钱,那为他挖的坑可就白挖了,走动高层关系让大队警察提前在预计的路程上埋伏,并就地击毙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蓝迪,可花费了萧总不小的代价。

“咚咚咚!”

就在萧怀玉心里打算盘的时候,总裁办的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他低头再看屏幕,依然是那个叫秦炎的年轻人,蓝迪的身影并未出现。

“算了,现成的钱放在这儿,飞机起飞以前他一定会来的。”

萧怀玉心里下了论断,手指却按上了办公桌上的一个蓝牙电钮,厚重的办公室大门应声而开,当秦炎大步走进这间豪华宽敞的办公室时,那位曾经见过的光彩集团总裁萧怀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胖子向他迎了过来,一伸手做一个请的动作,很客气地邀着:

“秦炎先生,我等你很久了,请到会客室坐坐,我这儿有龙鸿村的龙井新茶。”

秦炎也不客气,被领着进了相当于寻常家宅大小的办公室内的休息间,他能感知到面前这个中年人对自己没有直接的敌意,相反,从其表情神态和动作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有拉拢之意,恐怕和蓝迪一样,都想和自己做生意。

落座,倒茶,萧怀玉捏着小巧玲珑的青瓷茶杯抿着,邀着秦炎也尝尝,这种极品的龙井茶在市面上一两得卖到两万的天价,却是萧怀玉每天都必须用以润喉清火的必备品。

奇了,一直用余光瞥着秦炎反应的萧怀玉眼睛一睁,就见秦炎直接提起了硕大一只青花瓷茶壶,毫不客气地用壶嘴对准嘴巴,咕嘟咕嘟一口全闷进了肚子里,一边喝还一边说着:“萧总,我是从高架桥一路跑回来的,后面警察一路撵着,现在嗓子都快炸了,不如先休息一下,等等蓝迪,咱们再谈?”

秦炎话里一半真一半假,一路跑来是不错,但后面的警察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行踪也来不及追,说被警察一路追撵,其实是在诈萧怀玉,只要他的面部表情或眼神稍有变化,秦炎就能肯定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警察肯定和萧怀玉脱不了关系。

果然,萧怀玉闻言,小口抿着茶时蓦地一噎,失态了,哪怕瞬间就恢复了一位身家亿万的老总派头,一刹那的失态也暴露了此时面对调动警察追捕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危险敌人的心虚,毕竟钱再多命也只有一条,万一秦炎从警察枪口下逃出来就为拉自己同归于尽,那萧怀玉可没把自身安全寄望于警察从天而降营救自己,公司里那些保安更加是木头桩子不顶用,而且五年前赌船事件的监控视频他也看过,船上的W组织成员连冲锋枪都用上了,硬是拿不下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现在只能来软的与其周旋,等出了这栋大楼,早已秘密布置在周围的警力就能把秦炎打成筛子。

萧怀玉还就不信,面前这个人是铁打的,连子弹都不怕。

于是,萧总装出一副根本不知他话里含义的样子,很关心地问着:“秦先生遭遇什么麻烦了,看你的样子并不像作奸犯科的人嘛?如果我能帮得上忙,你尽管开口,毕竟我老父亲的病是你治好的,救命大恩啊。”

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连萧怀玉都有些感慨,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耻的,是因为什么才能漠视人伦亲情,视父亲为仇寇。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钱。

而秦炎接下来的话,也直接开门见山地提到了钱:“萧总,你是明白人,现在萧董事长身体缓了过来,姜白被赶出了明珠人民医院,陈逸斌突发睾丸炎正在手术,蓝迪也成了惊弓之鸟,光彩集团这块大蛋糕你一个人可吃不下了。”

秦炎的语气很暧昧,像彼此心照不宣,话里的含义很明白了,特么滴这蛋糕你必须给老子划出一块来,不然陈逸斌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萧怀玉低头抿着茶水,听到萧烈山身体好转、姜白阴谋败露的事,眉毛挑了挑,正想反问这关我什么事,却被后半句陈逸斌得睾丸炎的事唬住了,心头一惊,难道这种病还能被秦炎生造出来,这是威胁我?蓝迪变成惊弓之鸟也不假,本来由萧怀玉、陈逸斌和蓝迪组成的夺权联盟已经尽去其二,而且是最重要的两个合作人,一个代表威盛为W组织提供资金支持,一个操纵W组织在不见光的领域负责执行夺权计划,少了他们两个,萧怀玉还真没把握独自吞下光彩,更何况萧烈山的身体恢复,又被转进了公安医院,实际上萧怀玉还没有控股权,除非干掉他亲爹,再让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永远消失,才能继承萧烈山持有的控股权。

为难就在此处,蓝迪联系不上了,萧怀玉自己无法直接指挥W组织的成员力量,光有钱袋子,没有枪杆子,一旦遭遇危机就变成毡板上的肉,别说是萧烈山亲自动手,就连面前的秦炎也能把他萧怀玉拿捏得死死的,找上门来要钱了,还真不能不给。

萧怀玉沉默了,拿出了另一部智能手机,在网络银行应用上登陆了一个私人账户,将手机递给秦炎。

秦炎一看,是转账界面,显示该账户余额为——两千万!

他笑了,像老朋友见面一样拍拍萧怀玉的肩膀,道:“这个价码很公道,说实话,你明白我来这儿是干什么的,把你带到你父亲面前,再干掉蓝迪,就能拿到他许诺的报酬。”

萧怀玉也笑了,他看出面前人也不是傻瓜,根本不会相信老头子的承诺,就算相信,也不在乎先从自己手里多拿一点,反正已经没有反抗余地了,萧怀玉自己也相信,能单枪匹马干掉两个狙击手和几十个雇佣兵的人,要自己的命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