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15:01:37

此时的张胜男一身黑色的特警作训服,戴着防暴盔,倚靠在车窗上,眉目眨着,看着秦炎,像看怪物一样,好半天才摇着头道:

“秦炎,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在高架桥上玩那么一出,如果没有省厅的命令,我肯定会把你也抓进去的。”

秦炎耸耸肩膀,当年在地下世界里闯荡的时候,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自保,通过江湖渠道,专门打听有病的官员,以圣医的名头替一些政界的退休老头老太们治过病,开过药,这样的人脉,比萧怀玉那种靠金钱拉拢更加坚实,成本也低得多。

现任的刘厅长多年前还是副局长,因指挥缉毒行动被内鬼打了冷枪,秦炎当时正好在公安医院挂了个中医医师的名,因为医疗设备还没现在这么先进,被子弹命中心脏的刘厅长几乎被确诊到准备后事的地步,却被秦炎用跟随师傅修习的奇特医术救回一名,带着英雄的形象重回岗位,此后平步青云,才到现在的位置。

“张警官,我现在是明珠人民医院的中医科医生,见义勇为顺道抓了两个犯罪嫌疑人,是不是该给发个奖状啊?”

秦炎笑着道,张胜男瞪着他问:“哪儿有两个嫌疑人,明明是一个,你怎么胡说八道?”

秦炎拍门下车,伸个懒腰,似有意似无意地道:“绑架嫌疑人蓝迪和萧怀玉嘛,对了,还有行贿嫌疑人、雇凶杀人嫌疑人、经济犯罪嫌疑人,你们得好好查查啊,那波在高架上堵我的警员,恐怕都不干净吧?”

张胜男脸变色了,像盯着仇人似的,对他这样污蔑特警队员真生气了,抬起膝盖就顶了上去。

她十八岁就进了特警队,常年不下训练场,身手矫健,又是毫不留情,一记膝撞换做普通人肯定被蹦飞出去,可在秦炎眼中她的动作就太慢了,随意抬手一挡,直接握住了她的膝盖上的护具,化解了攻势。

秦炎像起了玩心,张胜男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被他像甩陀螺一样用力一掀,被抬起的右腿顿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身体随之以左腿脚尖旋转,整整转了三圈,差点让她失衡栽倒,啊啊尖叫。

等张胜男稳住身形之后,秦炎的身影早消失在了重重的警戒之外,背对着她招着手。

“这混蛋!”

张胜男低声骂着,揉了揉发麻的左腿,没想到自己的突然出击被他随便伸手就挡住了,在训练场上连特警大小伙都未必进得了身的格斗术,在秦炎面前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怎能不让她恼怒。

……

街道,行人匆匆,秦炎伸手拦了辆出租,不,是辆黑出租,套牌的依维柯面包车。

车靠边停,秦炎开门上车,说了声去明珠人民医院,关上门,掏出烟,咬上,点燃,美美抽上一口,才听司机说道:

“可以啊,你啥也没干,白从萧怀玉手里拿了两千万,就警察查那笔转账,钱也特么早飞到美国找不回来了。哈哈……”

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司机是个胖子,顶个数码迷彩军帽,戴一副蛤蟆镜,两手各是一串佛珠,鼻翼下的一颗痣非常大,很显眼。

秦炎也猜到这次来接头的是孙凯旋,丢给他支点燃的烟,呼着烟圈问道:“你高兴什么,又不是你的钱,从那头转一圈留下的油水也分不了多少给你,早和你说了,跟我干,五年内就让你发家致富,你不愿意啊。”

司机孙凯旋却是车技了得,右手接住香烟叼上,吸了一口,左手方向盘随着油门猛踩往右一打死,硕大的面包车几乎是贴着人行道延边漂移,吓得路口等红绿灯的行人纷纷后退,以为遇上酒驾的了。

秦炎骂道:“你找死啊,这儿不是南边的城乡公路,在这地方开个破面包飙车,是不是等着后面的警察追上来把你给逮了?”

孙凯旋咬着烟,恢复平稳驾驶,哈哈笑着,道:“手痒啊,被调到北边儿来,还是明珠这种大城市,根本没路让开,车开得跟拖拉机似的,每天就搁环城路瞎转悠,总算等着你了。”

“你们话事的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又把你给派来了,来之前我说了只要一个司机,他把你个老千派过来算怎么回事?”

秦炎不客气了,这辆洗钱组织接头的面包车出现得很及时,但那个开车的胖子出现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这家伙当初在那艘赌船上手脚不干净,吩咐过不要杀鸡取卵,还是自认艺高人胆大,招致W组织人员的死盯,要不是为了救他,秦炎可不想在船上整出那么大动静,最后船都给沉海底了,差点葬身鲨鱼肚子。

孙凯旋却是摇摇头,不笑了,无奈地道:“我们这行你也了解,身不由己嘛,组织上让派你来,就刀山火海你能不来吗?”

秦炎没搭理,瞥眼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象,明珠人民医院那条街道,马上就到地方了。

孙凯旋见他没反应,又像试探着道:“秦老大,你真不想接着干了?我们话事的主要也是让我劝劝你,再大的本事,没班底没人手,捞起钱来总是效率低下嘛,他和你当初啥交情啊,还怕他会坑你?就再不济也不至于到这儿当个医生,一月挣大几千工资吧?寒碜不寒碜?”

“少尼玛废话,你们那头儿的废品太多,所以扩张起来才和明珠W组织一样不堪一击,咱们的最后联系就是这单生意了。你给我向他传一句话,再按以前那种搞法,早晚得被警察抓住毙喽!”

说完时,车也停在了明珠人民医院的大门前,秦炎拍门下车,任凭车里的孙凯旋喊着,理也不理,头都不回,直接进医院了。

“特么滴,不就能打吗,拽得二五八万样,有种你一个打一百个啊!”

孙凯旋在车里小声嘀咕着,生怕被秦炎听见似的,手刹一放,油门一踩,这辆依维柯面包车嗖的一声汇进了车流里,却没能躲开遍布监控的警方天网,已经被锁定了……

……

走进医院,秦炎拿出手机,刚想和李静月打电话报个平安,手机倒是自己响了,一看,是蔡婉婷的号码,摁下接听,手机放到耳边传出的第一句话就是:

“秦炎,你去哪儿了,你没事吧?”

话语里的关切他能听出来,被美女关心,秦炎心情也好了几分,道着:“去了趟市里逛逛,我没事,萧烈山……哦,李院长呢,她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头,蔡婉婷正躲在会议室的拐角,院党组会召开,她是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出来的,实在没忍住好奇心,给秦炎打了电话,自己问题却被他随意敷衍了,还问到了李院长,她心里莫名有些恼怒,明明自己才是医院里公认的第一美女,而且秦炎怎么可能和院长有交集,难道真是李院长的男朋友?

她回头看看会议室,脑中灵光一现,狡黠地说着:“医院正在开会呢,好像在决定人事任免问题,是李院长主持的。”

“哦,那晚上咱们贺贺吧,我请你吃饭怎么样?”秦炎边走便笑着道,和遇见的医生护士们打着招呼,心里已经视中医科主任的位置为囊中之物了。

“庆祝你将被解聘?”蔡婉婷故意道。

“啊。”秦炎愣了,解聘,怎么可能?

听他语气,蔡婉婷知道话奏效了,接着道:“我听院长在主席台上说了,医院有部分医生涉及违法犯罪行为,毫无医德,还在警方调查时故意躲避,给医院造成了很不良的后果,对此类医务人员必须处以重罚,要选典型给予开除处分。秦医生,我好像听说你就在此类哦,当了一天的医生就被开除了,哈哈,还要庆祝吗?”

她的话半真半假,前半段是真的,李静月的原话是,像姜白、龙浩这样毫无医德还涉嫌违法犯罪的医生,应该受到严厉处分,只是把秦炎的名字加了上去,院长的发言就变味了。

本来只是个恶作剧玩笑,但听在秦炎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含义了,他可记得清楚,小师妹是怎么把全医院的男医生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还把自己推到中医科,借姜白和许成林想整治自己报当初比试失败之仇的。

蔡婉婷的话虽然无从对证,但秦炎可不怀疑小师妹真会炒了自己鱿鱼,她可一直看不惯自己对普通人出手,哪怕那些人都是身歪影斜的坏人,而今天自己才让医院的大客户陈逸斌被送上了切除睾丸的手术台,肯定让李静月恼火万分了。

蔡婉婷久未闻声,低声催促着:“喂,秦医生,你不会吓傻了吧?赶紧回来和李院长商量商量,没准还有挽回的余地啊,不然你要是被开除了,那咱们的合租约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啦。”

“蔡医生,告诉我会议室在什么地方?”秦炎道着,心想千万别马上宣布开除的决定,只要把萧烈山的实际情况和李静月一说,她就算真看自己不顺眼,也肯定得考虑那位重要病人的意见。

“就在……”

“好,我马上到!”秦炎说完,挂断电话,脚下生风,向行政楼的方向飞奔而去。

第二十八章 接头与解聘

此时的张胜男一身黑色的特警作训服,戴着防暴盔,倚靠在车窗上,眉目眨着,看着秦炎,像看怪物一样,好半天才摇着头道:

“秦炎,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在高架桥上玩那么一出,如果没有省厅的命令,我肯定会把你也抓进去的。”

秦炎耸耸肩膀,当年在地下世界里闯荡的时候,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自保,通过江湖渠道,专门打听有病的官员,以圣医的名头替一些政界的退休老头老太们治过病,开过药,这样的人脉,比萧怀玉那种靠金钱拉拢更加坚实,成本也低得多。

现任的刘厅长多年前还是副局长,因指挥缉毒行动被内鬼打了冷枪,秦炎当时正好在公安医院挂了个中医医师的名,因为医疗设备还没现在这么先进,被子弹命中心脏的刘厅长几乎被确诊到准备后事的地步,却被秦炎用跟随师傅修习的奇特医术救回一名,带着英雄的形象重回岗位,此后平步青云,才到现在的位置。

“张警官,我现在是明珠人民医院的中医科医生,见义勇为顺道抓了两个犯罪嫌疑人,是不是该给发个奖状啊?”

秦炎笑着道,张胜男瞪着他问:“哪儿有两个嫌疑人,明明是一个,你怎么胡说八道?”

秦炎拍门下车,伸个懒腰,似有意似无意地道:“绑架嫌疑人蓝迪和萧怀玉嘛,对了,还有行贿嫌疑人、雇凶杀人嫌疑人、经济犯罪嫌疑人,你们得好好查查啊,那波在高架上堵我的警员,恐怕都不干净吧?”

张胜男脸变色了,像盯着仇人似的,对他这样污蔑特警队员真生气了,抬起膝盖就顶了上去。

她十八岁就进了特警队,常年不下训练场,身手矫健,又是毫不留情,一记膝撞换做普通人肯定被蹦飞出去,可在秦炎眼中她的动作就太慢了,随意抬手一挡,直接握住了她的膝盖上的护具,化解了攻势。

秦炎像起了玩心,张胜男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被他像甩陀螺一样用力一掀,被抬起的右腿顿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身体随之以左腿脚尖旋转,整整转了三圈,差点让她失衡栽倒,啊啊尖叫。

等张胜男稳住身形之后,秦炎的身影早消失在了重重的警戒之外,背对着她招着手。

“这混蛋!”

张胜男低声骂着,揉了揉发麻的左腿,没想到自己的突然出击被他随便伸手就挡住了,在训练场上连特警大小伙都未必进得了身的格斗术,在秦炎面前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怎能不让她恼怒。

……

街道,行人匆匆,秦炎伸手拦了辆出租,不,是辆黑出租,套牌的依维柯面包车。

车靠边停,秦炎开门上车,说了声去明珠人民医院,关上门,掏出烟,咬上,点燃,美美抽上一口,才听司机说道:

“可以啊,你啥也没干,白从萧怀玉手里拿了两千万,就警察查那笔转账,钱也特么早飞到美国找不回来了。哈哈……”

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司机是个胖子,顶个数码迷彩军帽,戴一副蛤蟆镜,两手各是一串佛珠,鼻翼下的一颗痣非常大,很显眼。

秦炎也猜到这次来接头的是孙凯旋,丢给他支点燃的烟,呼着烟圈问道:“你高兴什么,又不是你的钱,从那头转一圈留下的油水也分不了多少给你,早和你说了,跟我干,五年内就让你发家致富,你不愿意啊。”

司机孙凯旋却是车技了得,右手接住香烟叼上,吸了一口,左手方向盘随着油门猛踩往右一打死,硕大的面包车几乎是贴着人行道延边漂移,吓得路口等红绿灯的行人纷纷后退,以为遇上酒驾的了。

秦炎骂道:“你找死啊,这儿不是南边的城乡公路,在这地方开个破面包飙车,是不是等着后面的警察追上来把你给逮了?”

孙凯旋咬着烟,恢复平稳驾驶,哈哈笑着,道:“手痒啊,被调到北边儿来,还是明珠这种大城市,根本没路让开,车开得跟拖拉机似的,每天就搁环城路瞎转悠,总算等着你了。”

“你们话事的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又把你给派来了,来之前我说了只要一个司机,他把你个老千派过来算怎么回事?”

秦炎不客气了,这辆洗钱组织接头的面包车出现得很及时,但那个开车的胖子出现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这家伙当初在那艘赌船上手脚不干净,吩咐过不要杀鸡取卵,还是自认艺高人胆大,招致W组织人员的死盯,要不是为了救他,秦炎可不想在船上整出那么大动静,最后船都给沉海底了,差点葬身鲨鱼肚子。

孙凯旋却是摇摇头,不笑了,无奈地道:“我们这行你也了解,身不由己嘛,组织上让派你来,就刀山火海你能不来吗?”

秦炎没搭理,瞥眼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象,明珠人民医院那条街道,马上就到地方了。

孙凯旋见他没反应,又像试探着道:“秦老大,你真不想接着干了?我们话事的主要也是让我劝劝你,再大的本事,没班底没人手,捞起钱来总是效率低下嘛,他和你当初啥交情啊,还怕他会坑你?就再不济也不至于到这儿当个医生,一月挣大几千工资吧?寒碜不寒碜?”

“少尼玛废话,你们那头儿的废品太多,所以扩张起来才和明珠W组织一样不堪一击,咱们的最后联系就是这单生意了。你给我向他传一句话,再按以前那种搞法,早晚得被警察抓住毙喽!”

说完时,车也停在了明珠人民医院的大门前,秦炎拍门下车,任凭车里的孙凯旋喊着,理也不理,头都不回,直接进医院了。

“特么滴,不就能打吗,拽得二五八万样,有种你一个打一百个啊!”

孙凯旋在车里小声嘀咕着,生怕被秦炎听见似的,手刹一放,油门一踩,这辆依维柯面包车嗖的一声汇进了车流里,却没能躲开遍布监控的警方天网,已经被锁定了……

……

走进医院,秦炎拿出手机,刚想和李静月打电话报个平安,手机倒是自己响了,一看,是蔡婉婷的号码,摁下接听,手机放到耳边传出的第一句话就是:

“秦炎,你去哪儿了,你没事吧?”

话语里的关切他能听出来,被美女关心,秦炎心情也好了几分,道着:“去了趟市里逛逛,我没事,萧烈山……哦,李院长呢,她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头,蔡婉婷正躲在会议室的拐角,院党组会召开,她是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出来的,实在没忍住好奇心,给秦炎打了电话,自己问题却被他随意敷衍了,还问到了李院长,她心里莫名有些恼怒,明明自己才是医院里公认的第一美女,而且秦炎怎么可能和院长有交集,难道真是李院长的男朋友?

她回头看看会议室,脑中灵光一现,狡黠地说着:“医院正在开会呢,好像在决定人事任免问题,是李院长主持的。”

“哦,那晚上咱们贺贺吧,我请你吃饭怎么样?”秦炎边走便笑着道,和遇见的医生护士们打着招呼,心里已经视中医科主任的位置为囊中之物了。

“庆祝你将被解聘?”蔡婉婷故意道。

“啊。”秦炎愣了,解聘,怎么可能?

听他语气,蔡婉婷知道话奏效了,接着道:“我听院长在主席台上说了,医院有部分医生涉及违法犯罪行为,毫无医德,还在警方调查时故意躲避,给医院造成了很不良的后果,对此类医务人员必须处以重罚,要选典型给予开除处分。秦医生,我好像听说你就在此类哦,当了一天的医生就被开除了,哈哈,还要庆祝吗?”

她的话半真半假,前半段是真的,李静月的原话是,像姜白、龙浩这样毫无医德还涉嫌违法犯罪的医生,应该受到严厉处分,只是把秦炎的名字加了上去,院长的发言就变味了。

本来只是个恶作剧玩笑,但听在秦炎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含义了,他可记得清楚,小师妹是怎么把全医院的男医生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还把自己推到中医科,借姜白和许成林想整治自己报当初比试失败之仇的。

蔡婉婷的话虽然无从对证,但秦炎可不怀疑小师妹真会炒了自己鱿鱼,她可一直看不惯自己对普通人出手,哪怕那些人都是身歪影斜的坏人,而今天自己才让医院的大客户陈逸斌被送上了切除睾丸的手术台,肯定让李静月恼火万分了。

蔡婉婷久未闻声,低声催促着:“喂,秦医生,你不会吓傻了吧?赶紧回来和李院长商量商量,没准还有挽回的余地啊,不然你要是被开除了,那咱们的合租约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啦。”

“蔡医生,告诉我会议室在什么地方?”秦炎道着,心想千万别马上宣布开除的决定,只要把萧烈山的实际情况和李静月一说,她就算真看自己不顺眼,也肯定得考虑那位重要病人的意见。

“就在……”

“好,我马上到!”秦炎说完,挂断电话,脚下生风,向行政楼的方向飞奔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