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4 16:39:00

老头听他口若悬河,更不悦了,眯着眼睛看着秦炎,却不知该说什么反驳他的歪理,再想想这小子居然为了钱替萧烈山那种人卖命,怎么想都是一股英雄迟暮的凄凉感觉。英雄一世,教出这么个徒弟,本事是大了,却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秦炎见师父脸色不好,知道是无言以对,安慰着道:

“老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经济为王啊。老话还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你老人家可以不用担心钱的事儿,一百岁都能上山打猎天天吃野味,你那些老兄弟们呢?他们的子女儿孙呢?我就托你帮我传个话儿,不就是份工作而已,凭劳动挣钱,不亏心啊。”

“行了行了,再说我抽你信不?”老头摆手打断了,声音却没先前那么硬了,显然是心里也有所松动,毕竟秦炎说的也是事实。

“那好,不说这些俗事了,咱爷俩今天好好喝一顿,走,食堂这边儿。”

秦炎及时收住了做生意的话,拉着师傅往食堂走,老头子常年住山里,难得进一回城,他这做徒弟的其实相当于半个儿子,从小都是师傅拉大的,师傅既然来了,他同样高兴的很。

“恩,我大老远来了,你真请我吃餐盘?”老头瞪眼了。

秦炎笑了,一边拉着他走,一边解释着:“老头,你真不了解现在的事业单位,就医院里的食堂,分两层,下面给打工仔吃饭的,上面是领导才能光顾的。今中午静月带我上去了一回,都是包厢,桌上放的铁盖茅台,菜单有一寸厚……”

“你小子净瞎掰!”老头一吹胡子,一掌拍在秦炎背上了,对他满嘴跑火车的德行很是不满。

秦炎一笑置之,老头子的思维还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水平,根本不了解现在的社会风气,干脆不解释了,到了地方自然一目了然。

他不说话了,师傅却捕捉到了先前他话里的信息,狐疑地问:“你师妹和你一起吃饭了?”

秦炎一愣,耸耸肩,把中午的事说了一遍,强闯食堂并对保安下手的事当然只字未提,老头脸皮虽然厚,但古板的很,要是知道他对普通人用内力,非气得骂娘不可。

至于对陈逸斌下手的事,秦炎就更不可能说了,反正也没证据,李静月也知道陈逸斌不是什么好鸟,自然不会告诉老头子。

老头听完他的讲述,点点头,道:“不管萧烈山以前干过什么,只要住进了这儿,那就是病人。他犯的法有法院来管,你是医生,只管治病救人就成,不用考虑太多。”

秦炎不置可否,心里暗道你老人家在忘忧谷的房子里藏着大小猎枪十几支,要是给警察发现了肯定当恐怖分子窝点了,还讲法制,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萧烈山再可恶也没有他那个逆子可恶,手下那个叫蓝迪的不惜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漩涡里,同样死有余辜。”

他话说的大义凛然,却被老头哼了一声戳破了光环:“你是以一个武者的身份替萧烈山对付他的敌人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可不是医生的本分,我劝你也甭指望能拿到他许诺的那些钱,多少意思一下就行了,技多不压身,财多压身!”

秦炎哭笑不得了,技多不压身是真的,谁还会嫌钱多,不过他没再争论下去,因为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医院食堂门口。

此时天色早已日落西山,食堂中就餐的人也基本走光了,秦炎领着师傅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楼梯口的那一老一少两名保安,还笑着招手。

食堂大厅里亮着灯,较为年轻的那位保安视力好,认出了那个招手的人,脸色陡变,不久前胸口的剧痛像条件反射一样驱使他躲开那个人的视线,像看怪兽一样看着那个笑容可掬的男人,逃岗了。

老头察觉到了古怪,看向秦炎,奈何他的脸皮功夫也厚实的很,根本看不出问题来,哼了哼没说话,心想这小子八成没干好事。

知徒莫如师,但秦炎肯定不会承认的,此时的他像见老朋友一样招着手,装作中午的冲突根本没发生过一样,那老保安眼力不好,也没认出他来,只当是医院里哪位领导打招呼,点头回应着。

不过当秦炎仕途两人走到楼梯口时,没注意到同事已经溜号的老保安伸出手来了,拦住了秦炎,此时他看清了,面前的年轻人就是中午闹事的那个,果然,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我是中医科主任,秦炎,这是我师傅,秦光明,咱们国家的中医泰斗。”

秦炎吹嘘着,把老头推到前面了,被捻了个高帽戴上,秦光明倒也不在意,见那老保安不肯让开却不敢动手的神情,以他老辣的眼光已经能确定秦炎和保安动过手了,否则那老保安四五十岁的还能保持笔挺的站姿,一看就是军人出身,怎么可能会给秦炎这货好脸色看。

但秦炎的吹捧倒是让他很受用,论单纯的武功较量,年过花甲的他身体早已经不是巅峰期,恐怕不是现在秦炎的对手;但论医术,多年行事散漫不愿沉心研究的秦炎就比他可差远了,从十岁认清所以人体穴位开始,五十年来,他都浸淫在中医药的领域中,天下第一不敢说,但一方泰斗的称号他自信担当的起。

老保安不屑了,面前这个年轻人和院长可能有些关系,但就冲中午对自己的年轻同事动手,让小伙子捂着胸口嚎了一下午的茬子,他就不信这人是个正经货色,肯定是用了江湖上那些不入眼的小伎俩,比如指虎拳击、用针戳人胸口之类,连带着看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的眼神也不太友好了。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带出这种流氓货色的人,本身又能好到哪儿去?

于是,秦光明接着秦炎的坡下了驴,抚着洁白的胡须,很和蔼地对老保安道:“小同志,我看你印堂发黑,是肾虚体亏的症状,是不是经常不吃晚饭,但长期保持运动,而且保持独居不近女色啊?”

“啊。”

此话一出,老保安的嘴张大了,面前这个老头像监视过自己一样,三条居然全部说中了,难道印堂真会发黑,还是江湖上的骗子故意诈自己?

虽然心里惊讶,但老保安脸仍是板着,一副不准上去的态度,让秦炎有点不耐烦了,但秦光明却不急不躁,走上前去,伸手在老保安的腋下左肋位置轻摁了摁,问着:“疼吗?”

“哎呦!”老保安疼得直吸凉气,像被人用钢管很戳了一家伙似的,可他感觉到那老头明明没用什么力,这是怎么回事。

“哎,肾亏挺严重的,生活规律点好,不然到我这个岁数,你不但跑不了每天的步,恐怕都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秦光明摇头道着,没再理会老保安,径自踱步上楼去了。秦炎跟在其后,临走丢下一句话:“我就是中医科主任,姜白已经滚蛋了,你可以去保卫科查我的身份,记住我叫秦炎。”

上了楼,秦光明看着二楼呈环形布局的餐厅,清一色的包厢,被秦炎带进了中午来过的那一间,一看室内布置还不错,桌上果然有酒,印着精美花纹的菜单有几厘米厚,粗略一翻,荤素大小有近百样菜了,哪里是什么食堂,根本是进饭店来了。

秦光明诧异地看着秦炎,却见秦炎毫不客气的开了包装,把里面那瓶铁盖茅台取了出来,撕开真空包装的杯碗碟子,给老头倒满一杯,自己倒满一杯,转头向门外吆喝着:

“来人,点菜了!”

喊完点菜,秦炎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热辣的酒液刺激得他脸上泛红,直招呼着师傅坐下,解释着:

“老头,这地方其实和下面的食堂没啥关系,就是用来招待上级领导视察的。现在官场风气变了,上面来人不敢直接去大酒店里吃公款,但下面有对策,不去外面,就在食堂吃,包括厨师和服务员都是中档次以上的饭店水平,来你瞅瞅和菜单,鲍鱼、鱼翅、海参,贵菜一大列,您尽管点就成了!”

秦炎说着,喝着酒,秦光明还没开口,一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服务员就敲门进来了,一身白色裹身旗袍,淡蓝色的圆头高跟鞋,梳着清丽秀雅的古典发式,乍一看谁都以为这是到了哪家餐馆来了。

秦光明摇摇头,不说话了,显然是对这风气不满意,老一辈的人多少都有点迂。秦炎可不客气了,直接捡着菜单上最贵的点,山珍海味要了足足二十个菜,直到师傅瞪眼了他才笑着停下,还要了两瓶二十年的铁盖茅台,吩咐美女服务员尽快上菜。

他知道师傅就好这一口,老头的脸色也好看了几分,正要开口说话的当儿,刚被出去的服务员关上的门又被推开了。

秦炎师徒俩俱是转头看去,却是一位披着白大褂,带着白帽子,踩着女士皮鞋,抱着文件袋的美女医生。

不是别人,正是秦光明的徒侄、秦炎的师妹、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李静月。

第三十章 师徒相聚

老头听他口若悬河,更不悦了,眯着眼睛看着秦炎,却不知该说什么反驳他的歪理,再想想这小子居然为了钱替萧烈山那种人卖命,怎么想都是一股英雄迟暮的凄凉感觉。英雄一世,教出这么个徒弟,本事是大了,却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秦炎见师父脸色不好,知道是无言以对,安慰着道:

“老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经济为王啊。老话还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你老人家可以不用担心钱的事儿,一百岁都能上山打猎天天吃野味,你那些老兄弟们呢?他们的子女儿孙呢?我就托你帮我传个话儿,不就是份工作而已,凭劳动挣钱,不亏心啊。”

“行了行了,再说我抽你信不?”老头摆手打断了,声音却没先前那么硬了,显然是心里也有所松动,毕竟秦炎说的也是事实。

“那好,不说这些俗事了,咱爷俩今天好好喝一顿,走,食堂这边儿。”

秦炎及时收住了做生意的话,拉着师傅往食堂走,老头子常年住山里,难得进一回城,他这做徒弟的其实相当于半个儿子,从小都是师傅拉大的,师傅既然来了,他同样高兴的很。

“恩,我大老远来了,你真请我吃餐盘?”老头瞪眼了。

秦炎笑了,一边拉着他走,一边解释着:“老头,你真不了解现在的事业单位,就医院里的食堂,分两层,下面给打工仔吃饭的,上面是领导才能光顾的。今中午静月带我上去了一回,都是包厢,桌上放的铁盖茅台,菜单有一寸厚……”

“你小子净瞎掰!”老头一吹胡子,一掌拍在秦炎背上了,对他满嘴跑火车的德行很是不满。

秦炎一笑置之,老头子的思维还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水平,根本不了解现在的社会风气,干脆不解释了,到了地方自然一目了然。

他不说话了,师傅却捕捉到了先前他话里的信息,狐疑地问:“你师妹和你一起吃饭了?”

秦炎一愣,耸耸肩,把中午的事说了一遍,强闯食堂并对保安下手的事当然只字未提,老头脸皮虽然厚,但古板的很,要是知道他对普通人用内力,非气得骂娘不可。

至于对陈逸斌下手的事,秦炎就更不可能说了,反正也没证据,李静月也知道陈逸斌不是什么好鸟,自然不会告诉老头子。

老头听完他的讲述,点点头,道:“不管萧烈山以前干过什么,只要住进了这儿,那就是病人。他犯的法有法院来管,你是医生,只管治病救人就成,不用考虑太多。”

秦炎不置可否,心里暗道你老人家在忘忧谷的房子里藏着大小猎枪十几支,要是给警察发现了肯定当恐怖分子窝点了,还讲法制,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萧烈山再可恶也没有他那个逆子可恶,手下那个叫蓝迪的不惜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漩涡里,同样死有余辜。”

他话说的大义凛然,却被老头哼了一声戳破了光环:“你是以一个武者的身份替萧烈山对付他的敌人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可不是医生的本分,我劝你也甭指望能拿到他许诺的那些钱,多少意思一下就行了,技多不压身,财多压身!”

秦炎哭笑不得了,技多不压身是真的,谁还会嫌钱多,不过他没再争论下去,因为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医院食堂门口。

此时天色早已日落西山,食堂中就餐的人也基本走光了,秦炎领着师傅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楼梯口的那一老一少两名保安,还笑着招手。

食堂大厅里亮着灯,较为年轻的那位保安视力好,认出了那个招手的人,脸色陡变,不久前胸口的剧痛像条件反射一样驱使他躲开那个人的视线,像看怪兽一样看着那个笑容可掬的男人,逃岗了。

老头察觉到了古怪,看向秦炎,奈何他的脸皮功夫也厚实的很,根本看不出问题来,哼了哼没说话,心想这小子八成没干好事。

知徒莫如师,但秦炎肯定不会承认的,此时的他像见老朋友一样招着手,装作中午的冲突根本没发生过一样,那老保安眼力不好,也没认出他来,只当是医院里哪位领导打招呼,点头回应着。

不过当秦炎仕途两人走到楼梯口时,没注意到同事已经溜号的老保安伸出手来了,拦住了秦炎,此时他看清了,面前的年轻人就是中午闹事的那个,果然,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我是中医科主任,秦炎,这是我师傅,秦光明,咱们国家的中医泰斗。”

秦炎吹嘘着,把老头推到前面了,被捻了个高帽戴上,秦光明倒也不在意,见那老保安不肯让开却不敢动手的神情,以他老辣的眼光已经能确定秦炎和保安动过手了,否则那老保安四五十岁的还能保持笔挺的站姿,一看就是军人出身,怎么可能会给秦炎这货好脸色看。

但秦炎的吹捧倒是让他很受用,论单纯的武功较量,年过花甲的他身体早已经不是巅峰期,恐怕不是现在秦炎的对手;但论医术,多年行事散漫不愿沉心研究的秦炎就比他可差远了,从十岁认清所以人体穴位开始,五十年来,他都浸淫在中医药的领域中,天下第一不敢说,但一方泰斗的称号他自信担当的起。

老保安不屑了,面前这个年轻人和院长可能有些关系,但就冲中午对自己的年轻同事动手,让小伙子捂着胸口嚎了一下午的茬子,他就不信这人是个正经货色,肯定是用了江湖上那些不入眼的小伎俩,比如指虎拳击、用针戳人胸口之类,连带着看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的眼神也不太友好了。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带出这种流氓货色的人,本身又能好到哪儿去?

于是,秦光明接着秦炎的坡下了驴,抚着洁白的胡须,很和蔼地对老保安道:“小同志,我看你印堂发黑,是肾虚体亏的症状,是不是经常不吃晚饭,但长期保持运动,而且保持独居不近女色啊?”

“啊。”

此话一出,老保安的嘴张大了,面前这个老头像监视过自己一样,三条居然全部说中了,难道印堂真会发黑,还是江湖上的骗子故意诈自己?

虽然心里惊讶,但老保安脸仍是板着,一副不准上去的态度,让秦炎有点不耐烦了,但秦光明却不急不躁,走上前去,伸手在老保安的腋下左肋位置轻摁了摁,问着:“疼吗?”

“哎呦!”老保安疼得直吸凉气,像被人用钢管很戳了一家伙似的,可他感觉到那老头明明没用什么力,这是怎么回事。

“哎,肾亏挺严重的,生活规律点好,不然到我这个岁数,你不但跑不了每天的步,恐怕都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秦光明摇头道着,没再理会老保安,径自踱步上楼去了。秦炎跟在其后,临走丢下一句话:“我就是中医科主任,姜白已经滚蛋了,你可以去保卫科查我的身份,记住我叫秦炎。”

上了楼,秦光明看着二楼呈环形布局的餐厅,清一色的包厢,被秦炎带进了中午来过的那一间,一看室内布置还不错,桌上果然有酒,印着精美花纹的菜单有几厘米厚,粗略一翻,荤素大小有近百样菜了,哪里是什么食堂,根本是进饭店来了。

秦光明诧异地看着秦炎,却见秦炎毫不客气的开了包装,把里面那瓶铁盖茅台取了出来,撕开真空包装的杯碗碟子,给老头倒满一杯,自己倒满一杯,转头向门外吆喝着:

“来人,点菜了!”

喊完点菜,秦炎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热辣的酒液刺激得他脸上泛红,直招呼着师傅坐下,解释着:

“老头,这地方其实和下面的食堂没啥关系,就是用来招待上级领导视察的。现在官场风气变了,上面来人不敢直接去大酒店里吃公款,但下面有对策,不去外面,就在食堂吃,包括厨师和服务员都是中档次以上的饭店水平,来你瞅瞅和菜单,鲍鱼、鱼翅、海参,贵菜一大列,您尽管点就成了!”

秦炎说着,喝着酒,秦光明还没开口,一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服务员就敲门进来了,一身白色裹身旗袍,淡蓝色的圆头高跟鞋,梳着清丽秀雅的古典发式,乍一看谁都以为这是到了哪家餐馆来了。

秦光明摇摇头,不说话了,显然是对这风气不满意,老一辈的人多少都有点迂。秦炎可不客气了,直接捡着菜单上最贵的点,山珍海味要了足足二十个菜,直到师傅瞪眼了他才笑着停下,还要了两瓶二十年的铁盖茅台,吩咐美女服务员尽快上菜。

他知道师傅就好这一口,老头的脸色也好看了几分,正要开口说话的当儿,刚被出去的服务员关上的门又被推开了。

秦炎师徒俩俱是转头看去,却是一位披着白大褂,带着白帽子,踩着女士皮鞋,抱着文件袋的美女医生。

不是别人,正是秦光明的徒侄、秦炎的师妹、明珠人民医院的院长,李静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