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5 13:29:31

“什么?要我不再去招惹他?”孙浩难以置信的看着孙冰,一时间完全无法理解。

孙冰虽然不常在家里,可是没有人会怀疑他对孙家的忠诚。孙浩已经把事情全都推到了秦风的身上,不管怎么看,孙冰没有理由放任一个外人欺负自己。

更何况,能够被选拔进入特种部队的,哪怕是预备营,又能有几个人会是什么软骨头?

这口气,孙冰怎么就咽下去了?

可面对孙浩的疑问,孙冰却是用略带寒芒的眼神回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敢的那些事情?”

孙浩面色一滞,可是兀自不肯放弃,又道,“我承认,大部分是因为林梦瑶,可是那个秦风,也未免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一出手就把我手下的人全部打伤,这件事情虽然知道的人还不多,可要是我们继续退让,传出去了,整个H市都会觉得咱们孙家好欺负。”

“你是真的这么想,还是找个借口要我替你出手?”孙冰的语气仍然很是冷漠,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看不出来说话的两人,乃是异母同胞的亲兄弟。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兄弟!”孙浩把兄弟两个字咬得很重,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

而孙冰呢,听了他这一句,却是轻轻笑了一声,“孙浩,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威胁了。我有更好的前途。倒是你,为了一个女人,就想要把自己搭进去吗?当真是愚不可及。”

孙浩愕然,倒不是为了孙冰的态度,而是他话里的意思。

什么叫做已经不再是威胁了?

孙浩踌躇了,如果他说的是那件事……

“总之,你和秦风的事情,我不会插手,而且我建议你,不要去招惹这个人”,孙冰的话点到为止,他也并没有看出秦风的来历。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若要论财势,是个秦风加起来,也不可能在H市和孙家相比。不过若是因为这样,就小瞧了秦风,那是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孙冰说完,干脆就起身离开了。而孙浩看着他的背影,双手却渐渐地收紧起来。

“一个打手而已,自己搞不定竟然还警告我不要出手?”

孙浩的眼神不可谓不恶毒,随即又打了电话给管家,“帮我去查查哥哥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做过些什么。”

要是不能知道孙冰那样说话的依仗,他也不会轻易再有行动。

……

这边孙浩没了动作,秦风可是乐得清闲。林梦瑶回公司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辞退了那吃里爬外的秘书,而秦风作为她的贴身保镖,现在在总裁办公室门外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区。

当然,秦风是不会办公什么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玩着游戏。而他对面坐着的,就是新上任的总裁秘书,一个长相比较性感妹子,叫做霍思宁。

不过霍思宁的性.感和林梦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这个女人看起来比起林梦瑶更加像个总裁,做事雷厉风行,而且眼神中带着一种源自骨子里的骄傲。

对于秦风这个每天只知道打游戏的保镖,向来是没有什么好脸色。而且很不能理解林梦瑶为什么会对秦风另眼相看,亲密有加,似乎唯一的解释就是秦风是总裁包养的小白脸。

况且他们还每天一起上下班儿,那就更加肯定了霍思宁的推测,看秦风的眼神中一直满是轻蔑。

这时候秦风正在打游戏,霍思宁从林梦瑶办公室出来,丢了一份文件到秦风的桌上,“把这个送到宣传部去。”

秦风从电脑后面伸出了半个头,恰就看见了霍思宁那高傲的眼神,心头就很不喜。

念在她是个小丫头,就不跟她计较了,可是这蹬鼻子上脸,竟然把自己当跑腿的使唤了?

“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可不是什么总裁秘书”,秦风缩回脑袋,丝毫没有要听话的意思。

“让你去就去,一个小白脸还摆起谱来了?”霍思宁说话一点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讥讽了。

秦风再怎么不想跟美女计较,但是被人这么说,要还能忍的话,那就不是秦风了。

键盘往前一推,秦风不怒反笑,看着霍思宁道,“我是总裁保镖,贴身的那种。所以啊,除非她吩咐,我不会离开她半步。”

“呵,头一次见做小白脸还挺自豪的”,霍思宁揶揄道。

秦风却已经绕过桌子走了出来,站在霍思宁的面前。

她今天穿的也是一身职场小西装,但相比起林梦瑶的风格,却要来得大胆一些。衬衣和包裙都是贴身裁剪,将火.辣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难得的是就算如此紧身的衣服,穿起来也丝毫没有多余的赘肉。以秦风的身高,更是可以看见那诱.人沟.壑,的确算得上是有骄傲的资本。

不过,在秦风面前,傲娇这种事,最好还是收敛起来。

“你是不是觉得,你是秘书,就比一个保镖要高贵一点?”秦风笑着问她,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霍思宁张了张嘴,但什么都还没说呢,却已经被秦风扼住了脖子。

“但是你这条小命,我只要动动手,就可以收走。”秦风看似很是温柔地用指尖轻抚过霍思宁的脸蛋,“还有这张脸,长得是挺不错的,你很骄傲吗?我只要稍稍用力,这份骄傲就会荡然无存。”

霍思宁看着秦风,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要是在这之前,有人告诉她在公司大楼里就有人敢对自己动手动脚,那么霍思宁一定会觉得那人疯了,可现在事情就这么实打实的发生了,她发现自己高估了秦风的下限?

“呃……”

霍思宁似乎开口想叫,但秦风一早察觉到了,手上稍稍用力,那一声喊叫便硬是被扼在了喉咙里。

“怎么?想叫人?”秦风也学得有些讥讽地说道。

但霍思宁已经没办法回答他了,双手只紧紧抓着秦风捏着她脖子的手,眼神终于也流露出一丝惊恐的神情。

“我不想招惹你,你最好也别来招惹我,明白就眨眨眼”,秦风稍稍松开手说。

霍思宁猛眨眼。

“这不就行了,早这样多好”,秦风松开手。

像是霍思宁这样的女人,他也见过不少,惯常的怜香惜玉那招是妥妥没用的,倒是好好镇住了她,反而比较好说话。

这种强势的女人,要让她妥协,首先要让她怕你。

果然霍思宁捂着自己脖子咳嗽了几声,再看向秦风的眼神中,敌意倒是减轻了几分,却多了一点复杂难言的情绪。

硬要秦风总结一下的话,就是想报复却又没办法的眼神?

“你会后悔这么对我的”,霍思宁咬着牙说。

秦风对一个小女人的口头威胁完全无法重视,耸了耸肩,摸回自己的座位去打游戏了。

至于那什么见鬼的文件,要是霍思宁卖个萌好好说,也许他还会同意去跑一趟呢。宣传部的那些美女,也很养眼啊!

“秦风!”林梦瑶在办公室里叫了一声。

秦风无奈地丢下手里的鼠标,这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当然不可能是有危险,林梦瑶这是要干什么?

为了工资,秦风对林梦瑶的态度那可是极好的。进门就笑呵呵问,“什么事啊林总?”

林梦瑶说,“我今天要回家去,你不用等我一起走了,家里司机会来接我的。”

秦风愣了一下,一看表,这不正是快要下班了吗?

“知道了,那我先走?你自己没事儿吧?”秦风问。

这段时间孙浩是没搞什么小动作,他这保镖,看起来确实可有可无。

“嗯,放心吧。”林梦瑶说,“钥匙你那有,可以自己回去。”

秦风“哦哦”地点头,“我先走了。”

说来也巧,林梦瑶今天回家,正中了秦风的下怀。

今天他可是约了人了。

许景中那货,上周就打电话说要到H市执行任务,结果磨磨唧唧地今天才到,一早就打了电话约秦风出去吃饭。

秦风亲自到机场去接,老远就看见了那个身高怕有一米九开外,浑身健壮的疙瘩肉的许景中。

一见面,许景中是把手里的包裹往地上一扔,冲过来就对着秦风一拳,“妈的,我还不知道你怎么就跟天凤集团的老总搭上了呢?涨工资了吧,今天饭你请了。”

秦风“嘿嘿”一笑,跟着美女总裁,当然是比做个保安来得爽,至少眼睛爽。

许景中看他这不正经的笑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可告诉你,天凤集团那妞,最好别去招惹。”

“哦?”秦风有些意外了。

他常年在国外混迹,对于国内的什么事情都不太清楚。不过能够让许景中说出别去轻易招惹的话,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许景中,这家伙是华夏那支最神秘的组织里的人啊。像是孙浩这样的,许景中直接出手杀了都不会被追究。

可他居然提醒自己不要去轻易招惹林梦瑶?

看来自己的观察很准确,这妞的身份不是一个总裁那么简单啊。

“放心吧,我有分寸,不过她到底是什么来头?”秦风有点好奇地问。

第十章 总裁不能惹?

“什么?要我不再去招惹他?”孙浩难以置信的看着孙冰,一时间完全无法理解。

孙冰虽然不常在家里,可是没有人会怀疑他对孙家的忠诚。孙浩已经把事情全都推到了秦风的身上,不管怎么看,孙冰没有理由放任一个外人欺负自己。

更何况,能够被选拔进入特种部队的,哪怕是预备营,又能有几个人会是什么软骨头?

这口气,孙冰怎么就咽下去了?

可面对孙浩的疑问,孙冰却是用略带寒芒的眼神回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敢的那些事情?”

孙浩面色一滞,可是兀自不肯放弃,又道,“我承认,大部分是因为林梦瑶,可是那个秦风,也未免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一出手就把我手下的人全部打伤,这件事情虽然知道的人还不多,可要是我们继续退让,传出去了,整个H市都会觉得咱们孙家好欺负。”

“你是真的这么想,还是找个借口要我替你出手?”孙冰的语气仍然很是冷漠,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看不出来说话的两人,乃是异母同胞的亲兄弟。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兄弟!”孙浩把兄弟两个字咬得很重,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

而孙冰呢,听了他这一句,却是轻轻笑了一声,“孙浩,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威胁了。我有更好的前途。倒是你,为了一个女人,就想要把自己搭进去吗?当真是愚不可及。”

孙浩愕然,倒不是为了孙冰的态度,而是他话里的意思。

什么叫做已经不再是威胁了?

孙浩踌躇了,如果他说的是那件事……

“总之,你和秦风的事情,我不会插手,而且我建议你,不要去招惹这个人”,孙冰的话点到为止,他也并没有看出秦风的来历。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若要论财势,是个秦风加起来,也不可能在H市和孙家相比。不过若是因为这样,就小瞧了秦风,那是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孙冰说完,干脆就起身离开了。而孙浩看着他的背影,双手却渐渐地收紧起来。

“一个打手而已,自己搞不定竟然还警告我不要出手?”

孙浩的眼神不可谓不恶毒,随即又打了电话给管家,“帮我去查查哥哥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做过些什么。”

要是不能知道孙冰那样说话的依仗,他也不会轻易再有行动。

……

这边孙浩没了动作,秦风可是乐得清闲。林梦瑶回公司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辞退了那吃里爬外的秘书,而秦风作为她的贴身保镖,现在在总裁办公室门外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区。

当然,秦风是不会办公什么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玩着游戏。而他对面坐着的,就是新上任的总裁秘书,一个长相比较性感妹子,叫做霍思宁。

不过霍思宁的性.感和林梦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这个女人看起来比起林梦瑶更加像个总裁,做事雷厉风行,而且眼神中带着一种源自骨子里的骄傲。

对于秦风这个每天只知道打游戏的保镖,向来是没有什么好脸色。而且很不能理解林梦瑶为什么会对秦风另眼相看,亲密有加,似乎唯一的解释就是秦风是总裁包养的小白脸。

况且他们还每天一起上下班儿,那就更加肯定了霍思宁的推测,看秦风的眼神中一直满是轻蔑。

这时候秦风正在打游戏,霍思宁从林梦瑶办公室出来,丢了一份文件到秦风的桌上,“把这个送到宣传部去。”

秦风从电脑后面伸出了半个头,恰就看见了霍思宁那高傲的眼神,心头就很不喜。

念在她是个小丫头,就不跟她计较了,可是这蹬鼻子上脸,竟然把自己当跑腿的使唤了?

“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可不是什么总裁秘书”,秦风缩回脑袋,丝毫没有要听话的意思。

“让你去就去,一个小白脸还摆起谱来了?”霍思宁说话一点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讥讽了。

秦风再怎么不想跟美女计较,但是被人这么说,要还能忍的话,那就不是秦风了。

键盘往前一推,秦风不怒反笑,看着霍思宁道,“我是总裁保镖,贴身的那种。所以啊,除非她吩咐,我不会离开她半步。”

“呵,头一次见做小白脸还挺自豪的”,霍思宁揶揄道。

秦风却已经绕过桌子走了出来,站在霍思宁的面前。

她今天穿的也是一身职场小西装,但相比起林梦瑶的风格,却要来得大胆一些。衬衣和包裙都是贴身裁剪,将火.辣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难得的是就算如此紧身的衣服,穿起来也丝毫没有多余的赘肉。以秦风的身高,更是可以看见那诱.人沟.壑,的确算得上是有骄傲的资本。

不过,在秦风面前,傲娇这种事,最好还是收敛起来。

“你是不是觉得,你是秘书,就比一个保镖要高贵一点?”秦风笑着问她,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霍思宁张了张嘴,但什么都还没说呢,却已经被秦风扼住了脖子。

“但是你这条小命,我只要动动手,就可以收走。”秦风看似很是温柔地用指尖轻抚过霍思宁的脸蛋,“还有这张脸,长得是挺不错的,你很骄傲吗?我只要稍稍用力,这份骄傲就会荡然无存。”

霍思宁看着秦风,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要是在这之前,有人告诉她在公司大楼里就有人敢对自己动手动脚,那么霍思宁一定会觉得那人疯了,可现在事情就这么实打实的发生了,她发现自己高估了秦风的下限?

“呃……”

霍思宁似乎开口想叫,但秦风一早察觉到了,手上稍稍用力,那一声喊叫便硬是被扼在了喉咙里。

“怎么?想叫人?”秦风也学得有些讥讽地说道。

但霍思宁已经没办法回答他了,双手只紧紧抓着秦风捏着她脖子的手,眼神终于也流露出一丝惊恐的神情。

“我不想招惹你,你最好也别来招惹我,明白就眨眨眼”,秦风稍稍松开手说。

霍思宁猛眨眼。

“这不就行了,早这样多好”,秦风松开手。

像是霍思宁这样的女人,他也见过不少,惯常的怜香惜玉那招是妥妥没用的,倒是好好镇住了她,反而比较好说话。

这种强势的女人,要让她妥协,首先要让她怕你。

果然霍思宁捂着自己脖子咳嗽了几声,再看向秦风的眼神中,敌意倒是减轻了几分,却多了一点复杂难言的情绪。

硬要秦风总结一下的话,就是想报复却又没办法的眼神?

“你会后悔这么对我的”,霍思宁咬着牙说。

秦风对一个小女人的口头威胁完全无法重视,耸了耸肩,摸回自己的座位去打游戏了。

至于那什么见鬼的文件,要是霍思宁卖个萌好好说,也许他还会同意去跑一趟呢。宣传部的那些美女,也很养眼啊!

“秦风!”林梦瑶在办公室里叫了一声。

秦风无奈地丢下手里的鼠标,这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当然不可能是有危险,林梦瑶这是要干什么?

为了工资,秦风对林梦瑶的态度那可是极好的。进门就笑呵呵问,“什么事啊林总?”

林梦瑶说,“我今天要回家去,你不用等我一起走了,家里司机会来接我的。”

秦风愣了一下,一看表,这不正是快要下班了吗?

“知道了,那我先走?你自己没事儿吧?”秦风问。

这段时间孙浩是没搞什么小动作,他这保镖,看起来确实可有可无。

“嗯,放心吧。”林梦瑶说,“钥匙你那有,可以自己回去。”

秦风“哦哦”地点头,“我先走了。”

说来也巧,林梦瑶今天回家,正中了秦风的下怀。

今天他可是约了人了。

许景中那货,上周就打电话说要到H市执行任务,结果磨磨唧唧地今天才到,一早就打了电话约秦风出去吃饭。

秦风亲自到机场去接,老远就看见了那个身高怕有一米九开外,浑身健壮的疙瘩肉的许景中。

一见面,许景中是把手里的包裹往地上一扔,冲过来就对着秦风一拳,“妈的,我还不知道你怎么就跟天凤集团的老总搭上了呢?涨工资了吧,今天饭你请了。”

秦风“嘿嘿”一笑,跟着美女总裁,当然是比做个保安来得爽,至少眼睛爽。

许景中看他这不正经的笑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可告诉你,天凤集团那妞,最好别去招惹。”

“哦?”秦风有些意外了。

他常年在国外混迹,对于国内的什么事情都不太清楚。不过能够让许景中说出别去轻易招惹的话,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许景中,这家伙是华夏那支最神秘的组织里的人啊。像是孙浩这样的,许景中直接出手杀了都不会被追究。

可他居然提醒自己不要去轻易招惹林梦瑶?

看来自己的观察很准确,这妞的身份不是一个总裁那么简单啊。

“放心吧,我有分寸,不过她到底是什么来头?”秦风有点好奇地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