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18:09:18

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秦风和许景中还是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过,能够被特种部队看中的新人,没有点过人之处,那才是不正常的。

许景中没有去评价纪棠棠的判断,只是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你还做不到不是么?继续努力吧。”

纪棠棠如他所言,果然继续坚持起来。事实证明,这50个下蹲对于纪棠棠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她直到中午也没有完成。

没人会觉得她偷懒了,因为所有人都目睹了她在努力地完成,哪怕摔得手上全是伤口,哪怕汗流浃背,她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

原本有些不屑与她之前说的话的同学,在见到这一幕之后,眼中也有了钦佩的情绪。

凡是报考了国防大学的,谁心中会没有一份强大的家国情怀,不是想着守家卫国?

可她们才刚刚迈进校园,要成为优秀的士兵或者军事人才,要走的路非常漫长。而纪棠棠已经开始挑战自己的极限,她们呢?却还在因为教官的严厉心存怨怼,对比之下,高下立见!

在这一点上,男生和女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像是被激起了那一丝血性一般,麻醉系的训练热情突然高涨起来。

至于公然质疑教官的姚薇薇,则是很顺利地完成了许景中交代的任务,看起来倒是没有显得太过困难。

许景中再次诧异。

这任务当时已经加量了,可姚薇薇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

这说明她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超班上的人,而能够在今天完成蛙跳三千米,那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昨天姚薇薇并没有被罚。

许景中心中记下了这个名字,虽然并不在特种部队的考核名单当中,但是把新人营里表现突出的学员记录下来,也是教官的工作之一,许景中做得一丝不苟。

解散后,许景中主动找到了秦风。

“你觉得姚薇薇怎么样?”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但许景中问的就有点小心翼翼。

秦风道,“身体素质过硬,注重义气,不过服从性就差了点。”

很是中规中矩的评价,许景中又问,“所以你才跟她说那些话吗?”

秦风却沉默了。

不懂得服从命令的人,没有资格成为军人。这当然是说得太重了的话,但无疑也体现着身为军人,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这不是什么刻板的规矩,也不是为了加强领导层的统治力,而是因为在战场上,如果所有人不能服从命令完成任务,各凭所想行事,会对战局产生致命的影响。

而影响的结果,就是同袍的死亡。

许景中看着秦风,没有人比他更懂得这个教训,那是用生命换来的。所以对于秦风而言,这算是个敏.感话题。要不是他对姚薇薇说起,许景中是绝对不会主动问的。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秦风沉默了良久,才最后说道。

但许景中知道,对于秦风而言,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过去。

“想开点吧”,许景中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着没有实际帮助的安慰的话。

这时候秦风的手机响起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喂,林总。”

“秦风,你明天有空吗?”

林梦瑶已经放了秦风小长假,一般倒是不联系。秦风接到电话,只当她是准备从林家回到H市了,便说,“当然有空。”

“这样啊,那我明天回家找你。”林梦瑶说。

“好。”

秦风答应下来。

做教官这两天,他是在学校里有宿舍可住的。因为不确定林梦瑶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在到国防大学来做教官之前,秦风已经和总教官说好了,原本定下的教官人选不动,这样他就可以灵活安排了。

许景中听着秦风打完电话,问道,“要回去了?”

秦风点头,“嗯,不过听起来不像是要回去上班,只是说明天或许会有事。我去跟总教官说一声,让他明天把你原本的搭档换来。”

说完,秦风就离开了。

请假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秦风当天晚上结束训练就先一步回了林梦瑶的别墅。做了两天教官,当然不可能是学生在训练自己在偷闲,大部分时候教官是跟着一起晒太阳,而且还要发出指令,负担并不比学员小多少。

秦风洗个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才觉得稍稍放松了一点。

结果刚刚在沙发上坐下,门口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秦风挠着头想。

林梦瑶这住处据说公司里的人是不知道的,那当然也就没理由会有人来找她了。至于找自己,那就更不至于了啊。

秦风拉开门,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小区的保安,此刻腰间一根警棍已经拿在了手里。而保安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穿便衣的男子,看起来身材结实,眼神中更是有几分坚毅的气质。不难看出,保安对这个男子还是有些戒备的。

部队里的人?

秦风一瞬间做出了判断,只有当过兵的人,才会站成这样的气势。

“您好,请问是秦风先生吗?”结果先开口的却是保安。

“是。”秦风点头。

“这位先生说找你有事,差点直接从门口冲进来。请问你们是否认识?”保安说得比较保守,事实上这家伙在大门口被拦下来,差点就直接动手了。

考虑到有可能真是来找人,才没有直接报警。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高档小区,就算是找人也不太可能直接给带到主人房门口的。保安这是估摸双方的武力值不在一个档次,不得不妥协一些。

来人秦风并不认识,不过既然是部队里的,当然也就不会直接推掉,于是点头说,“是来找我的,麻烦你了。”

保安大大的松了口气,又对秦风叮嘱道,“先生以后如果有客人,最好先和门卫打个招呼,或者出门去接一下,以免再有类似的误会,冒犯了客人。”

“知道了”,秦风说得很是无奈。他可压根不知道有人会来找自己啊。

保安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秦风却没有直接让来人进屋。

就算是部队里的人,自己见见没事儿,但房子又不是自己的,擅自带人进去,终归不妥当。

“找我有事吗?”秦风开门见山。

“你就是秦风,曾经的龙牙?”来人更加开门见山。

秦风的眼神骤然就是一紧。

龙牙,是一种特殊的称谓。华夏有一支神秘的尖兵组,名为隐龙。其中的成员只服务于军部最高层,是一等的军事力量。

而这支部队当中,武力最高的人,就被称谓龙牙,意为隐龙身上最具攻击性的点。

秦风曾经是龙牙,这一点在内部不算什么秘密。但是对外却多少也算是个高级机密,被人随便就说出来,秦风深感意外。

更重要的是,他对来人一无所知。

这种信息不对等的差异,让秦风本能地就觉得不舒服,更无法不戒备。

“你是谁?”

“新的龙牙。”来人答道。

身为龙牙,要找到秦风当然不难。但能够找到秦风的,除了隐龙,还有他的对手。秦风可不会大意。

他并未立刻就相信,而是用隐龙中比较常用的密码说了一句话,“KJAHDAKDIWXQWXF?”

意思大概是问你的名字。

这密码并不复杂,只是把汉字用特定的编码表示,只不过对于不知道这编码的人来说,自然是绝对无法破解的。

来人笑,“ALSIENDOANE.”

罗群。

能够如此熟练地使用密码,来人的身份当然也就不必怀疑。秦风放松了一些,就算他现在不是龙隐的人,这个组织当然也不会对自己有恶意。

就算是真的有恶意,也不可能就派这么一个人来。

“你找我干什么?”秦风问。

“我要向你挑战”,罗群认真说道。

秦风有点意外,直视着罗群的眼睛,没有从其中看见敌意,但其中同样也没有多少尊重。

“我已经不是龙隐的人了,挑战我干什么?”

龙隐内部并不限制相互挑战,所以龙牙这个称谓,也总是最强的人才能够一直持有。

但对于已经离开龙隐的秦风来说,这个称号当然也就跟他没有关系,他找不到罗群挑战自己的理由。

罗群道,“你虽然已经不在龙隐,但龙隐的人从来没有忘记你。我已经是龙牙了,可是总听见有人说,如果是秦风在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所以我要挑战你,打败你,成为真正的,被人认可的龙牙。”

秦风恍然,这个理由倒是很充足,不过看罗群的样子,似乎断定了自己会输给他,这可就有些,自大到过头了。

龙隐当中龙牙的称谓一直在变动,每一任的龙牙总是有状态的波动,就算一直状态很好,也会受到岁月的影响。但秦风却是目前为止持有这一称号最久的人。

即便罗群是新任的龙牙,用这种态度来挑战,不是狂妄又是什么?

“如果我不接受呢?”秦风笑笑,他真的已经过了需要这些荣耀来充实自己内心的年纪和心态了。

“那我就只好直接动手了”,罗群也不想失去风度,同样笑着说。

第十四章 访客

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秦风和许景中还是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过,能够被特种部队看中的新人,没有点过人之处,那才是不正常的。

许景中没有去评价纪棠棠的判断,只是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你还做不到不是么?继续努力吧。”

纪棠棠如他所言,果然继续坚持起来。事实证明,这50个下蹲对于纪棠棠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她直到中午也没有完成。

没人会觉得她偷懒了,因为所有人都目睹了她在努力地完成,哪怕摔得手上全是伤口,哪怕汗流浃背,她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

原本有些不屑与她之前说的话的同学,在见到这一幕之后,眼中也有了钦佩的情绪。

凡是报考了国防大学的,谁心中会没有一份强大的家国情怀,不是想着守家卫国?

可她们才刚刚迈进校园,要成为优秀的士兵或者军事人才,要走的路非常漫长。而纪棠棠已经开始挑战自己的极限,她们呢?却还在因为教官的严厉心存怨怼,对比之下,高下立见!

在这一点上,男生和女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像是被激起了那一丝血性一般,麻醉系的训练热情突然高涨起来。

至于公然质疑教官的姚薇薇,则是很顺利地完成了许景中交代的任务,看起来倒是没有显得太过困难。

许景中再次诧异。

这任务当时已经加量了,可姚薇薇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

这说明她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超班上的人,而能够在今天完成蛙跳三千米,那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昨天姚薇薇并没有被罚。

许景中心中记下了这个名字,虽然并不在特种部队的考核名单当中,但是把新人营里表现突出的学员记录下来,也是教官的工作之一,许景中做得一丝不苟。

解散后,许景中主动找到了秦风。

“你觉得姚薇薇怎么样?”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但许景中问的就有点小心翼翼。

秦风道,“身体素质过硬,注重义气,不过服从性就差了点。”

很是中规中矩的评价,许景中又问,“所以你才跟她说那些话吗?”

秦风却沉默了。

不懂得服从命令的人,没有资格成为军人。这当然是说得太重了的话,但无疑也体现着身为军人,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这不是什么刻板的规矩,也不是为了加强领导层的统治力,而是因为在战场上,如果所有人不能服从命令完成任务,各凭所想行事,会对战局产生致命的影响。

而影响的结果,就是同袍的死亡。

许景中看着秦风,没有人比他更懂得这个教训,那是用生命换来的。所以对于秦风而言,这算是个敏.感话题。要不是他对姚薇薇说起,许景中是绝对不会主动问的。

“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秦风沉默了良久,才最后说道。

但许景中知道,对于秦风而言,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过去。

“想开点吧”,许景中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着没有实际帮助的安慰的话。

这时候秦风的手机响起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喂,林总。”

“秦风,你明天有空吗?”

林梦瑶已经放了秦风小长假,一般倒是不联系。秦风接到电话,只当她是准备从林家回到H市了,便说,“当然有空。”

“这样啊,那我明天回家找你。”林梦瑶说。

“好。”

秦风答应下来。

做教官这两天,他是在学校里有宿舍可住的。因为不确定林梦瑶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在到国防大学来做教官之前,秦风已经和总教官说好了,原本定下的教官人选不动,这样他就可以灵活安排了。

许景中听着秦风打完电话,问道,“要回去了?”

秦风点头,“嗯,不过听起来不像是要回去上班,只是说明天或许会有事。我去跟总教官说一声,让他明天把你原本的搭档换来。”

说完,秦风就离开了。

请假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秦风当天晚上结束训练就先一步回了林梦瑶的别墅。做了两天教官,当然不可能是学生在训练自己在偷闲,大部分时候教官是跟着一起晒太阳,而且还要发出指令,负担并不比学员小多少。

秦风洗个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才觉得稍稍放松了一点。

结果刚刚在沙发上坐下,门口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秦风挠着头想。

林梦瑶这住处据说公司里的人是不知道的,那当然也就没理由会有人来找她了。至于找自己,那就更不至于了啊。

秦风拉开门,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小区的保安,此刻腰间一根警棍已经拿在了手里。而保安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穿便衣的男子,看起来身材结实,眼神中更是有几分坚毅的气质。不难看出,保安对这个男子还是有些戒备的。

部队里的人?

秦风一瞬间做出了判断,只有当过兵的人,才会站成这样的气势。

“您好,请问是秦风先生吗?”结果先开口的却是保安。

“是。”秦风点头。

“这位先生说找你有事,差点直接从门口冲进来。请问你们是否认识?”保安说得比较保守,事实上这家伙在大门口被拦下来,差点就直接动手了。

考虑到有可能真是来找人,才没有直接报警。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高档小区,就算是找人也不太可能直接给带到主人房门口的。保安这是估摸双方的武力值不在一个档次,不得不妥协一些。

来人秦风并不认识,不过既然是部队里的,当然也就不会直接推掉,于是点头说,“是来找我的,麻烦你了。”

保安大大的松了口气,又对秦风叮嘱道,“先生以后如果有客人,最好先和门卫打个招呼,或者出门去接一下,以免再有类似的误会,冒犯了客人。”

“知道了”,秦风说得很是无奈。他可压根不知道有人会来找自己啊。

保安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秦风却没有直接让来人进屋。

就算是部队里的人,自己见见没事儿,但房子又不是自己的,擅自带人进去,终归不妥当。

“找我有事吗?”秦风开门见山。

“你就是秦风,曾经的龙牙?”来人更加开门见山。

秦风的眼神骤然就是一紧。

龙牙,是一种特殊的称谓。华夏有一支神秘的尖兵组,名为隐龙。其中的成员只服务于军部最高层,是一等的军事力量。

而这支部队当中,武力最高的人,就被称谓龙牙,意为隐龙身上最具攻击性的点。

秦风曾经是龙牙,这一点在内部不算什么秘密。但是对外却多少也算是个高级机密,被人随便就说出来,秦风深感意外。

更重要的是,他对来人一无所知。

这种信息不对等的差异,让秦风本能地就觉得不舒服,更无法不戒备。

“你是谁?”

“新的龙牙。”来人答道。

身为龙牙,要找到秦风当然不难。但能够找到秦风的,除了隐龙,还有他的对手。秦风可不会大意。

他并未立刻就相信,而是用隐龙中比较常用的密码说了一句话,“KJAHDAKDIWXQWXF?”

意思大概是问你的名字。

这密码并不复杂,只是把汉字用特定的编码表示,只不过对于不知道这编码的人来说,自然是绝对无法破解的。

来人笑,“ALSIENDOANE.”

罗群。

能够如此熟练地使用密码,来人的身份当然也就不必怀疑。秦风放松了一些,就算他现在不是龙隐的人,这个组织当然也不会对自己有恶意。

就算是真的有恶意,也不可能就派这么一个人来。

“你找我干什么?”秦风问。

“我要向你挑战”,罗群认真说道。

秦风有点意外,直视着罗群的眼睛,没有从其中看见敌意,但其中同样也没有多少尊重。

“我已经不是龙隐的人了,挑战我干什么?”

龙隐内部并不限制相互挑战,所以龙牙这个称谓,也总是最强的人才能够一直持有。

但对于已经离开龙隐的秦风来说,这个称号当然也就跟他没有关系,他找不到罗群挑战自己的理由。

罗群道,“你虽然已经不在龙隐,但龙隐的人从来没有忘记你。我已经是龙牙了,可是总听见有人说,如果是秦风在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所以我要挑战你,打败你,成为真正的,被人认可的龙牙。”

秦风恍然,这个理由倒是很充足,不过看罗群的样子,似乎断定了自己会输给他,这可就有些,自大到过头了。

龙隐当中龙牙的称谓一直在变动,每一任的龙牙总是有状态的波动,就算一直状态很好,也会受到岁月的影响。但秦风却是目前为止持有这一称号最久的人。

即便罗群是新任的龙牙,用这种态度来挑战,不是狂妄又是什么?

“如果我不接受呢?”秦风笑笑,他真的已经过了需要这些荣耀来充实自己内心的年纪和心态了。

“那我就只好直接动手了”,罗群也不想失去风度,同样笑着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