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30 11:59:23

林梦瑶紧盯着捏住自己下巴的林逸海,眼神中莫名带上了一股寒意。

她当然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人从武力值上有多大的差距,可是就在这一刻,她一点也不想看见林逸海这自鸣得意的脸。

所以,她笑了,毫无预兆地笑了。

“你笑什么?”

林逸海皱眉,手上微微用力,林梦瑶被捏得有些疼痛,下意识地皱眉。

“你以为只要把我带回去就能成功吗?你以为就凭你一个旁系,如果我真的抵死不从,你真的可以勉强我下嫁?”林梦瑶冷笑着。

她十分地确信,就算是父亲,要她嫁给林逸海也不过是因为林逸海是如今林家年轻一辈当中最优秀的一名。为了保持林家的血脉纯正,所以才会选择林逸海。

可是,他绝对不会忽略,林梦瑶乃是如今林家唯一的直系后代。

林梦瑶抵死不从,那么用她的命来换这一场婚姻,对于林家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亏了。

更何况,林家如今虽然还是一个整体,但是内部却并不是只有家主一脉独揽大权。林梦瑶如果有任何一点意外,那么对于家主一脉,完全相当于大权旁落,而且毫无回缓的余地。

他们会接受吗?

当然不!

所以看似林梦瑶是离家出走任性拒绝了婚约,可是林梦瑶却清楚,自己这样的态度,或许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改变,但如果自己更加强势,更加坚决一点呢?

那么,就决不会被忽视!

林逸海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即神情也有几分恶毒起来,他如何会想到,林梦瑶会说出这样的狠话来。身在林家,林梦瑶从小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婚姻或许并不会完全如她所愿,这个观念早在她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就已经被家族强行灌输进脑海。

可是如今林梦瑶竟然会说出以死抗婚的话来!

因为那个秦风吗?!

林逸海的脸色几乎是要发绿了。

如果说刚才的打斗输给了秦风,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最终秦风也死在了那炸弹之下,最后的胜利,仍然是属于他的。可是林梦瑶说出来的话,却是真正让林逸海难堪的。

即便他杀死了秦风,林梦瑶也不会嫁给他。那么自然的,林逸海这个支系子弟,就永远无法靠近林家的权力巅.峰,这样的结果,他绝对不能接受。

要不要趁现在杀了林梦瑶?

怒急之下,林逸海却是有过这样的考虑,可是,即便是这么做了,对于事情也半点没有挽回。因为林梦瑶一旦死了,那么他这个出来寻找林梦瑶的人,可谓有着最直接的责任。

她必须安全抵达林家,否则林逸海就是偷鸡不着蚀把米1

“确实,要是你死了,我就再也不可能靠近林家的核心圈子了。”林逸海竟然认可了林梦瑶的话,他用指尖从林梦瑶的脸颊上划过,“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没有任何武力在身上的你,就只是一个联姻的工具而已。林家要的,只是你身上流着的直系的血脉,而不是你。”

林逸海突然俯下身,靠近林梦瑶,“如果你有了我的孩子,又顺利地生产呢?那么就算你死了,以后你的孩子才是林家的继承人,你林梦瑶,又还有什么用?”

他距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林梦瑶可以感受到他因为情绪激动而炽烈的呼吸。

但想到他说的话,林梦瑶终于动容了。

没错,她没有进入军队,所以对于林家来说,她的身份特殊,也仅仅局限于血脉。除此之外,她没有半点军方的支持,在家族中更不会有半个自己的嫡系手下。

林梦瑶万分惊恐地发现,林逸海说的,如果他能够做到的话,极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你……”

林逸海一手捏着林梦瑶的后颈,他的脸却在不停地靠近。

他要做什么?

林梦瑶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惊恐的情绪。

“呵,当着我的面就敢对我老板动手动脚?”一个声音很是突兀地从旁响起。

不仅是林逸海,连林梦瑶都是一惊。

林梦瑶的话刺激到了林逸海的神经,他有些太过激动了,所以没有察觉到竟然已经有人靠近到了自己的身后。

而这个声音,该死的竟然如此熟悉!

秦风。

他没有死?这是林逸海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下一个瞬间,他就做出了自己能够做出的唯一一个反应,向侧面闪开!

他可不觉得秦风这突然出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会是为了放放嘴炮,否则就用不着先摸到自己身后了。

“砰!”

拳砸到肌肉上的声音应声响起。

“我就说了,你的应对太容易被看穿了!”秦风的声音仍然是从林逸海的身后传来。

如果有人看见的话,就会发现,林逸海那反应迅速的横跨一步,竟然和秦风向侧面移动的一步完全保持了同步。

而当时秦风的拳已经挥出。

能够保持这样的同步,完全是因为秦风已经完全料到了林逸海的反应!

“怎么会!”

林逸海被砸中了这一拳,却是感到自己的背上一阵沉闷的疼痛传来。

刚才在别墅里,秦风的拳脚也不是完全没有大众林逸海,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击,让他觉得这般的难以抵挡。

这一拳,分明已经砸伤了他的内脏!

林逸海心中震惊。

自己的抗打击能力,也算是十分出众的了,可是秦风却可以打伤自己。那说明刚才在别墅里,他还是留了手,未尽全力?

但秦风却没有给他废话的机会,紧跟着又是一记膝撞顶上,直接命中了林逸海的后腰。

这是脊柱,单从神经功能来说,可以认为是除了大脑以外第二重要的地方。而秦风的这一顶,毫不留情,秦风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刚要用力的脚上竟然一软,失去了力道地跪了下去!

这是!

林逸海慌乱了!

刚才觉得内脏被秦风打伤,他还只觉得是秦风的偷袭太出乎意料,吃点亏也理所应当。可是这一记膝撞之后,他的双.腿竟然麻痹到了用不上力?

难道说,秦风竟然击伤了自己的脊柱!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内伤,这是会导致自己瘫痪一辈子的伤势!

“啊!”

林逸海怒号,但他此刻什么也做不到!

秦风却已经放开了他,任由林逸海的身体跌坐在地上。

这时候才有空去查看林梦瑶的状况。

林梦瑶被用绳子绑在了车上,虽不能说是动弹不得,但能动的空间终究也是有限的。此时发丝凌乱,看着秦风的眼神当中,有担忧,有惊喜。尚未干掉的泪痕挂在脸颊上,又似乎是喜极而泣地添了新的两行。

“干什么啊,我可没那么容易死”,秦风笑笑。

但事实上,刚才的一切远没有秦风表现的这么轻松。

那枚炸弹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已经处在爆炸的边缘,如果当时秦风只是找了个什么地方藏起来,就算不被爆炸直接命中,也会被别墅内炸飞的各种东西砸中,要是运气好,只会受点轻伤,但很可能被大火困在别墅内。而要是运气不好,只怕会直接被大一点的物体砸中,当场就有可能死亡。

所以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秦风根本没有躲,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跳了起来。他早已经看好了,身后是一扇窗户。

爆炸的冲击波传过来,秦风被直接从窗户轰飞了出来,但所幸只是二楼,就算带着爆炸的冲力,秦风仍然可以做到软着陆。

这些要是拍个什么电影,一定会很是帅气。只是此刻他身上的状况看着就那么潇洒了。

从玻璃窗被轰飞出来,秦风的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不住地往下流淌,将他上半身穿着的T恤衫染得大半都是血红色。

不过他好歹是活下来了,这些皮外伤,当然也就没有必要放在眼里。

确认了林梦瑶没有事,秦风又回转头去看跪倒在地上的林逸海。

伤到脊柱,有很大的可能性预示着林逸海已经算是废了,脊柱受损,最轻的后果也是半身不遂。

半身不遂,对于出身林家的林逸海来说,无疑宣告着他下半生都不可能再有任何出头的机会。林家可不是会养一个废人的地方。

尤其是林逸海还曾经在林家是以实力上位的年轻一辈,登高跌重,曾经站得越是高,当然跌落下来的时候,摔得就会更重。

但秦风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不仅仅是因为林逸海想要杀自己,更是因为,此刻沐浴在烈火当中的那栋别墅。

林梦瑶也同样看见了秦风回望那别墅时,眼中充斥的愤怒。

只不过秦风的愤怒很平静,没有大声叫嚷,只是用最干脆利落的方式,给了林逸海这个教训。

他甚至没有出手杀了他,因为秦风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于林逸海来说,比死更加可怕。

“秦风!我要杀了你!”

林逸海的眼神几欲喷火,可是跪倒在地上的他,此刻的挑衅看起来是如此苍白无力。

第二十章 登高跌重

林梦瑶紧盯着捏住自己下巴的林逸海,眼神中莫名带上了一股寒意。

她当然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人从武力值上有多大的差距,可是就在这一刻,她一点也不想看见林逸海这自鸣得意的脸。

所以,她笑了,毫无预兆地笑了。

“你笑什么?”

林逸海皱眉,手上微微用力,林梦瑶被捏得有些疼痛,下意识地皱眉。

“你以为只要把我带回去就能成功吗?你以为就凭你一个旁系,如果我真的抵死不从,你真的可以勉强我下嫁?”林梦瑶冷笑着。

她十分地确信,就算是父亲,要她嫁给林逸海也不过是因为林逸海是如今林家年轻一辈当中最优秀的一名。为了保持林家的血脉纯正,所以才会选择林逸海。

可是,他绝对不会忽略,林梦瑶乃是如今林家唯一的直系后代。

林梦瑶抵死不从,那么用她的命来换这一场婚姻,对于林家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亏了。

更何况,林家如今虽然还是一个整体,但是内部却并不是只有家主一脉独揽大权。林梦瑶如果有任何一点意外,那么对于家主一脉,完全相当于大权旁落,而且毫无回缓的余地。

他们会接受吗?

当然不!

所以看似林梦瑶是离家出走任性拒绝了婚约,可是林梦瑶却清楚,自己这样的态度,或许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改变,但如果自己更加强势,更加坚决一点呢?

那么,就决不会被忽视!

林逸海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即神情也有几分恶毒起来,他如何会想到,林梦瑶会说出这样的狠话来。身在林家,林梦瑶从小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婚姻或许并不会完全如她所愿,这个观念早在她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就已经被家族强行灌输进脑海。

可是如今林梦瑶竟然会说出以死抗婚的话来!

因为那个秦风吗?!

林逸海的脸色几乎是要发绿了。

如果说刚才的打斗输给了秦风,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最终秦风也死在了那炸弹之下,最后的胜利,仍然是属于他的。可是林梦瑶说出来的话,却是真正让林逸海难堪的。

即便他杀死了秦风,林梦瑶也不会嫁给他。那么自然的,林逸海这个支系子弟,就永远无法靠近林家的权力巅.峰,这样的结果,他绝对不能接受。

要不要趁现在杀了林梦瑶?

怒急之下,林逸海却是有过这样的考虑,可是,即便是这么做了,对于事情也半点没有挽回。因为林梦瑶一旦死了,那么他这个出来寻找林梦瑶的人,可谓有着最直接的责任。

她必须安全抵达林家,否则林逸海就是偷鸡不着蚀把米1

“确实,要是你死了,我就再也不可能靠近林家的核心圈子了。”林逸海竟然认可了林梦瑶的话,他用指尖从林梦瑶的脸颊上划过,“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没有任何武力在身上的你,就只是一个联姻的工具而已。林家要的,只是你身上流着的直系的血脉,而不是你。”

林逸海突然俯下身,靠近林梦瑶,“如果你有了我的孩子,又顺利地生产呢?那么就算你死了,以后你的孩子才是林家的继承人,你林梦瑶,又还有什么用?”

他距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林梦瑶可以感受到他因为情绪激动而炽烈的呼吸。

但想到他说的话,林梦瑶终于动容了。

没错,她没有进入军队,所以对于林家来说,她的身份特殊,也仅仅局限于血脉。除此之外,她没有半点军方的支持,在家族中更不会有半个自己的嫡系手下。

林梦瑶万分惊恐地发现,林逸海说的,如果他能够做到的话,极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你……”

林逸海一手捏着林梦瑶的后颈,他的脸却在不停地靠近。

他要做什么?

林梦瑶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惊恐的情绪。

“呵,当着我的面就敢对我老板动手动脚?”一个声音很是突兀地从旁响起。

不仅是林逸海,连林梦瑶都是一惊。

林梦瑶的话刺激到了林逸海的神经,他有些太过激动了,所以没有察觉到竟然已经有人靠近到了自己的身后。

而这个声音,该死的竟然如此熟悉!

秦风。

他没有死?这是林逸海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下一个瞬间,他就做出了自己能够做出的唯一一个反应,向侧面闪开!

他可不觉得秦风这突然出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会是为了放放嘴炮,否则就用不着先摸到自己身后了。

“砰!”

拳砸到肌肉上的声音应声响起。

“我就说了,你的应对太容易被看穿了!”秦风的声音仍然是从林逸海的身后传来。

如果有人看见的话,就会发现,林逸海那反应迅速的横跨一步,竟然和秦风向侧面移动的一步完全保持了同步。

而当时秦风的拳已经挥出。

能够保持这样的同步,完全是因为秦风已经完全料到了林逸海的反应!

“怎么会!”

林逸海被砸中了这一拳,却是感到自己的背上一阵沉闷的疼痛传来。

刚才在别墅里,秦风的拳脚也不是完全没有大众林逸海,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击,让他觉得这般的难以抵挡。

这一拳,分明已经砸伤了他的内脏!

林逸海心中震惊。

自己的抗打击能力,也算是十分出众的了,可是秦风却可以打伤自己。那说明刚才在别墅里,他还是留了手,未尽全力?

但秦风却没有给他废话的机会,紧跟着又是一记膝撞顶上,直接命中了林逸海的后腰。

这是脊柱,单从神经功能来说,可以认为是除了大脑以外第二重要的地方。而秦风的这一顶,毫不留情,秦风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刚要用力的脚上竟然一软,失去了力道地跪了下去!

这是!

林逸海慌乱了!

刚才觉得内脏被秦风打伤,他还只觉得是秦风的偷袭太出乎意料,吃点亏也理所应当。可是这一记膝撞之后,他的双.腿竟然麻痹到了用不上力?

难道说,秦风竟然击伤了自己的脊柱!

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内伤,这是会导致自己瘫痪一辈子的伤势!

“啊!”

林逸海怒号,但他此刻什么也做不到!

秦风却已经放开了他,任由林逸海的身体跌坐在地上。

这时候才有空去查看林梦瑶的状况。

林梦瑶被用绳子绑在了车上,虽不能说是动弹不得,但能动的空间终究也是有限的。此时发丝凌乱,看着秦风的眼神当中,有担忧,有惊喜。尚未干掉的泪痕挂在脸颊上,又似乎是喜极而泣地添了新的两行。

“干什么啊,我可没那么容易死”,秦风笑笑。

但事实上,刚才的一切远没有秦风表现的这么轻松。

那枚炸弹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已经处在爆炸的边缘,如果当时秦风只是找了个什么地方藏起来,就算不被爆炸直接命中,也会被别墅内炸飞的各种东西砸中,要是运气好,只会受点轻伤,但很可能被大火困在别墅内。而要是运气不好,只怕会直接被大一点的物体砸中,当场就有可能死亡。

所以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秦风根本没有躲,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跳了起来。他早已经看好了,身后是一扇窗户。

爆炸的冲击波传过来,秦风被直接从窗户轰飞了出来,但所幸只是二楼,就算带着爆炸的冲力,秦风仍然可以做到软着陆。

这些要是拍个什么电影,一定会很是帅气。只是此刻他身上的状况看着就那么潇洒了。

从玻璃窗被轰飞出来,秦风的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不住地往下流淌,将他上半身穿着的T恤衫染得大半都是血红色。

不过他好歹是活下来了,这些皮外伤,当然也就没有必要放在眼里。

确认了林梦瑶没有事,秦风又回转头去看跪倒在地上的林逸海。

伤到脊柱,有很大的可能性预示着林逸海已经算是废了,脊柱受损,最轻的后果也是半身不遂。

半身不遂,对于出身林家的林逸海来说,无疑宣告着他下半生都不可能再有任何出头的机会。林家可不是会养一个废人的地方。

尤其是林逸海还曾经在林家是以实力上位的年轻一辈,登高跌重,曾经站得越是高,当然跌落下来的时候,摔得就会更重。

但秦风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不仅仅是因为林逸海想要杀自己,更是因为,此刻沐浴在烈火当中的那栋别墅。

林梦瑶也同样看见了秦风回望那别墅时,眼中充斥的愤怒。

只不过秦风的愤怒很平静,没有大声叫嚷,只是用最干脆利落的方式,给了林逸海这个教训。

他甚至没有出手杀了他,因为秦风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于林逸海来说,比死更加可怕。

“秦风!我要杀了你!”

林逸海的眼神几欲喷火,可是跪倒在地上的他,此刻的挑衅看起来是如此苍白无力。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