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5 13:40:50

秦风是轻装上阵地飞了帝都,却也没有想到元真会亲自跑机场来接他。

“哎哟,元导你可有点太客气了吧?”秦风开着玩笑。

元真是带着墨镜偷摸过来的,听秦风张口就叫元导,连忙直接捂了他的嘴,“嘘……低调低调,您过来我能不来接吗?”

“哼,怎么安排啊?”秦风毫不客气。

别的人很少知道元真还有过当兵的一段儿,但是秦风却是知道的人之一。

彼时的秦风也还是个在部队里混日子的兵,元真进新兵营的时候,正好秦风是他的教官。

要说的话,其实下了命令把元真遣送回家的,正是秦风。要换个人,肯定对秦风那是恨之入骨了,可元真偏偏就不是这样的。

他觉得秦风是从军营那水生火.热的日子里拯救了自己,回家之后立马给秦风备了大礼送上,而且这些年里逢年过节的都得打电话问候问候。尤其是知道了秦风后来的事情,那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旁人眼里风光无限的元大导演,在秦风面前那一直是乖的像是从前那个学员。

出了机场,元真直接把秦风拉到馆子里去吃了涮羊肉。席间说起秦风这趟过来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秦风就如此这般把自己需要找个演员拍广告的事情这么一说。

元真当然听得出其中的猫腻,笑着就问,“你跟我这关系一般人也不知道啊。故意为难你来着吧?”

秦风呵呵一笑,“也算不上是为难吧,只是负责这个事情而已,要不认识你,不也得去找找关系么?”

“说什么话”,元真故意露出一个不高兴的神情来,“都找上我了,还用得着找什么关系。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儿,要不这样,明天,明天我们正好是结束在帝都这边的档期,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到时候到场的明星都不少,你看上哪个了,我出面儿帮你谈。”

“那感情好啊”,秦风一点不拒绝,也就随着元真去安排。

所谓的档期结束,那是剧组要换个地儿继续拍,元真这边安排了一顿聚餐,准备给大家都放松放松。

秦风虽然不是圈儿内人,那也是元真带进来的,自然不会有人拦着。不过秦风觉得自己想再多看看,也就没有让元真给弄什么介绍,自己摸到角落里坐着去了。

冰淇淋是粉色系,当然免不了可能选角要走走可爱或者清纯风格的,秦风的视线在女明星们的身上流连着深感元真这小子的职业是真的很舒服。

莺莺燕燕的演员们真是找不出一个颜值低的,抛开颜值不谈,这时候也是个个都围着元真打转。

秦风这么看下去,只觉得大多数人都围在元真的身边,包括男演员,也是频频上去敬酒。

不过十多分钟之后,这种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场面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

一个身穿深紫色开领小西裙的妖艳女人拿着手包走了进来,径直就在饭桌上坐下。对于大家热切套着近乎的元真,竟然是一点都不想搭理的样子。

秦风瞧得有点好奇,多看了两眼。

这时候正好元真也搞定了一波敬酒,示意他过去,于是秦风就靠过去低声调侃,“那女的谁啊?好像不买你账嘛?”

元真翻个白眼,“那是帝都一大家族的千金,乐舒瑶。今天过来是想和我商量让我下部剧请她来做女主角。可是这妞是个花瓶啊,长得可以,演技太烂了。我也不太想搭理她,让她坐那吧。”

“原来你还挑演技啊?”秦风故作诧异。

“那当然”,元真没好气地答。

这么一来一往地开着玩笑,秦风感觉有点饿了,于是起身拿餐盘去装东西吃。

回来的时候经过乐舒瑶身边,秦风倒是也没多眼看,可斜刺里不知哪里窜出来个人影,一下子扑向了秦风,他这一闪开,冲出来的人立马倒在了乐舒瑶的身上。顺手还打翻了乐舒瑶身前的意大利面,米黄色的小西裙上撒着红艳艳粘乎乎的番茄酱,看起来恶心极了。

乐舒瑶的脸色当即就垮了下来,而摔倒的小姑娘慌忙爬起来,看见自己撞到的人之后也是大惊失色。

“乐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这……”小姑娘脸上急得都见了汗了,显然是完全吓蒙了,有点找不着该说啥。

秦风疑惑地看着身前这姑娘。

她这突然窜出来,原本应该是会撞到自己的,要是没有躲开,那现在弄脏了乐舒瑶衣服的,多半可就是自己了。但是看她这个样子,也着实不太像是故意陷害啊,真的是路没走稳吗?

“这是谁啊?”秦风冲元真喊。

元真跑过来,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对着姑娘就是一顿骂,怎么走路不长眼,撞谁不会偏偏撞着乐小姐之类的。秦风听着,知道了女孩叫青青,同时也可以听出来,虽然这青青还不太懂事儿的样子,但元真好像很护着她。

明里是在骂,但是骂了半天也就说给乐舒瑶道个歉,然后元真自己掏腰包赔了这裙子。

乐舒瑶一副完全不买账的样子,反而阴阳怪气道,“元导可真是好手段啊。不想跟我合作的话直说不就行了?搞这些小手段,有什么意思?”

元真也有点急,不想拍是一回事,但真弄得像是他欺负了乐舒瑶,那可算不得件小事。乐舒瑶咄咄逼人,元真

“乐小姐这话说的,走路摔倒而已嘛,一件儿衣服元导也不是赔不起啊”,秦风站出来做和事佬了,元真那也是他朋友,能让个女人随便欺负了吗?

而一贯以秦风马首是瞻的元真这时候非常果断地就缩在秦风背后了。

“你是什么东西?”乐舒瑶皱眉看着这突然窜出来的陌生人,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秦风。”

“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这是我和元导的事情,不相干的人最好滚远点”,乐舒瑶摆明了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元真是真有点慌了,乐家其实不太支持乐舒瑶想要拍个电视的做法,但要是这样闹起来,吃亏的多半还是元真。而且完全了解秦风脾气的元真,听见乐舒瑶居然上来叫秦风滚,心里立马就是咯噔一下。

“不就是想拍个电视剧吗?长得丑就不要出来为难导演了好吗?明明只是个Acup你非要穿开领,哪来的资本拍什么戏啊?这不是招人嘲笑么?”

秦风那嘴恶毒起来是真的恶毒啊,元真想拦都没来得及。

乐舒瑶的身材却是颇有些尴尬,但却从来没有人敢说过她是什么Acup,气得脸都涨红了,可是又实在没办法漂亮地回这句嘴,结果只能不咸不淡地说,“这明明是元导在为难我!我坐这里吃饭,他手里的演员怎么就扑到我桌上来了?”

原本以为已经没自己事儿的青青顿时又是一惊,“我我不是故意的,不关元导的事情……”

但秦风既然已经开了口,当然没有半途停下的道理。

“你怎么就不想想,人家摔一跤怎么这么巧你就在?我看是老天都看不过眼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所以才让你走霉运啊。我看你出门可要当心点,这只是洒了一盘儿菜,要是被车撞了,那才是真的为难人啊”,秦风笑眯眯地说着,好像还真是个很真诚的建议似的。

乐舒瑶完全不是秦风的对手,干脆就装作没有听见,转头看着元真,“元导,你这朋友挺能说的啊。这就是你的态度了?”

元真苦笑,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来啊,赶忙拉下了秦风,“这个,却是是怠慢了乐小姐。这么着,您想怎么样啊?”

“这还差不多”,乐舒瑶见元真服软,那是更加得意了,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青青道,“这是你手里的演员啊?”

元真点头,“新来的,不太懂事儿。”

“哼,长得倒是挺不错的”,乐舒瑶酸溜溜地夸了一句,“这丫头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也不差钱,赔就不用了,让她跪下给我道个歉吧,要大家都能听得见,然后再发个微博。”

元真这回有点愣住了。

青青是他从电影学院里挖出来的,现在都还是个学生。可是演戏的天赋很好,长相也拿得出手,这回跟剧组是让她找找感觉,下一部准备要专门给她写个合适的剧本的。

但要真的就下跪道歉发微博了,这种还没有算是出道的演员,恐怕事业上就很难再有什么进展了。

“怎么着?这条件可不难啊,这些个演员,不是经常也得跪着演戏的吗,道歉而已算什么难事?”乐舒瑶见元真不说话,开口催促道。

而青青虽然还年轻,但到底知道这样做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也只能很是无助地看着元真,等他最后的决定。

秦风听到这里,再看看元真的犹豫,当然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很轻蔑地笑道,“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啊,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人跪下道歉?”

第二十九章 跪下道歉

秦风是轻装上阵地飞了帝都,却也没有想到元真会亲自跑机场来接他。

“哎哟,元导你可有点太客气了吧?”秦风开着玩笑。

元真是带着墨镜偷摸过来的,听秦风张口就叫元导,连忙直接捂了他的嘴,“嘘……低调低调,您过来我能不来接吗?”

“哼,怎么安排啊?”秦风毫不客气。

别的人很少知道元真还有过当兵的一段儿,但是秦风却是知道的人之一。

彼时的秦风也还是个在部队里混日子的兵,元真进新兵营的时候,正好秦风是他的教官。

要说的话,其实下了命令把元真遣送回家的,正是秦风。要换个人,肯定对秦风那是恨之入骨了,可元真偏偏就不是这样的。

他觉得秦风是从军营那水生火.热的日子里拯救了自己,回家之后立马给秦风备了大礼送上,而且这些年里逢年过节的都得打电话问候问候。尤其是知道了秦风后来的事情,那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旁人眼里风光无限的元大导演,在秦风面前那一直是乖的像是从前那个学员。

出了机场,元真直接把秦风拉到馆子里去吃了涮羊肉。席间说起秦风这趟过来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秦风就如此这般把自己需要找个演员拍广告的事情这么一说。

元真当然听得出其中的猫腻,笑着就问,“你跟我这关系一般人也不知道啊。故意为难你来着吧?”

秦风呵呵一笑,“也算不上是为难吧,只是负责这个事情而已,要不认识你,不也得去找找关系么?”

“说什么话”,元真故意露出一个不高兴的神情来,“都找上我了,还用得着找什么关系。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儿,要不这样,明天,明天我们正好是结束在帝都这边的档期,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到时候到场的明星都不少,你看上哪个了,我出面儿帮你谈。”

“那感情好啊”,秦风一点不拒绝,也就随着元真去安排。

所谓的档期结束,那是剧组要换个地儿继续拍,元真这边安排了一顿聚餐,准备给大家都放松放松。

秦风虽然不是圈儿内人,那也是元真带进来的,自然不会有人拦着。不过秦风觉得自己想再多看看,也就没有让元真给弄什么介绍,自己摸到角落里坐着去了。

冰淇淋是粉色系,当然免不了可能选角要走走可爱或者清纯风格的,秦风的视线在女明星们的身上流连着深感元真这小子的职业是真的很舒服。

莺莺燕燕的演员们真是找不出一个颜值低的,抛开颜值不谈,这时候也是个个都围着元真打转。

秦风这么看下去,只觉得大多数人都围在元真的身边,包括男演员,也是频频上去敬酒。

不过十多分钟之后,这种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场面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

一个身穿深紫色开领小西裙的妖艳女人拿着手包走了进来,径直就在饭桌上坐下。对于大家热切套着近乎的元真,竟然是一点都不想搭理的样子。

秦风瞧得有点好奇,多看了两眼。

这时候正好元真也搞定了一波敬酒,示意他过去,于是秦风就靠过去低声调侃,“那女的谁啊?好像不买你账嘛?”

元真翻个白眼,“那是帝都一大家族的千金,乐舒瑶。今天过来是想和我商量让我下部剧请她来做女主角。可是这妞是个花瓶啊,长得可以,演技太烂了。我也不太想搭理她,让她坐那吧。”

“原来你还挑演技啊?”秦风故作诧异。

“那当然”,元真没好气地答。

这么一来一往地开着玩笑,秦风感觉有点饿了,于是起身拿餐盘去装东西吃。

回来的时候经过乐舒瑶身边,秦风倒是也没多眼看,可斜刺里不知哪里窜出来个人影,一下子扑向了秦风,他这一闪开,冲出来的人立马倒在了乐舒瑶的身上。顺手还打翻了乐舒瑶身前的意大利面,米黄色的小西裙上撒着红艳艳粘乎乎的番茄酱,看起来恶心极了。

乐舒瑶的脸色当即就垮了下来,而摔倒的小姑娘慌忙爬起来,看见自己撞到的人之后也是大惊失色。

“乐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这……”小姑娘脸上急得都见了汗了,显然是完全吓蒙了,有点找不着该说啥。

秦风疑惑地看着身前这姑娘。

她这突然窜出来,原本应该是会撞到自己的,要是没有躲开,那现在弄脏了乐舒瑶衣服的,多半可就是自己了。但是看她这个样子,也着实不太像是故意陷害啊,真的是路没走稳吗?

“这是谁啊?”秦风冲元真喊。

元真跑过来,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对着姑娘就是一顿骂,怎么走路不长眼,撞谁不会偏偏撞着乐小姐之类的。秦风听着,知道了女孩叫青青,同时也可以听出来,虽然这青青还不太懂事儿的样子,但元真好像很护着她。

明里是在骂,但是骂了半天也就说给乐舒瑶道个歉,然后元真自己掏腰包赔了这裙子。

乐舒瑶一副完全不买账的样子,反而阴阳怪气道,“元导可真是好手段啊。不想跟我合作的话直说不就行了?搞这些小手段,有什么意思?”

元真也有点急,不想拍是一回事,但真弄得像是他欺负了乐舒瑶,那可算不得件小事。乐舒瑶咄咄逼人,元真

“乐小姐这话说的,走路摔倒而已嘛,一件儿衣服元导也不是赔不起啊”,秦风站出来做和事佬了,元真那也是他朋友,能让个女人随便欺负了吗?

而一贯以秦风马首是瞻的元真这时候非常果断地就缩在秦风背后了。

“你是什么东西?”乐舒瑶皱眉看着这突然窜出来的陌生人,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秦风。”

“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这是我和元导的事情,不相干的人最好滚远点”,乐舒瑶摆明了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元真是真有点慌了,乐家其实不太支持乐舒瑶想要拍个电视的做法,但要是这样闹起来,吃亏的多半还是元真。而且完全了解秦风脾气的元真,听见乐舒瑶居然上来叫秦风滚,心里立马就是咯噔一下。

“不就是想拍个电视剧吗?长得丑就不要出来为难导演了好吗?明明只是个Acup你非要穿开领,哪来的资本拍什么戏啊?这不是招人嘲笑么?”

秦风那嘴恶毒起来是真的恶毒啊,元真想拦都没来得及。

乐舒瑶的身材却是颇有些尴尬,但却从来没有人敢说过她是什么Acup,气得脸都涨红了,可是又实在没办法漂亮地回这句嘴,结果只能不咸不淡地说,“这明明是元导在为难我!我坐这里吃饭,他手里的演员怎么就扑到我桌上来了?”

原本以为已经没自己事儿的青青顿时又是一惊,“我我不是故意的,不关元导的事情……”

但秦风既然已经开了口,当然没有半途停下的道理。

“你怎么就不想想,人家摔一跤怎么这么巧你就在?我看是老天都看不过眼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所以才让你走霉运啊。我看你出门可要当心点,这只是洒了一盘儿菜,要是被车撞了,那才是真的为难人啊”,秦风笑眯眯地说着,好像还真是个很真诚的建议似的。

乐舒瑶完全不是秦风的对手,干脆就装作没有听见,转头看着元真,“元导,你这朋友挺能说的啊。这就是你的态度了?”

元真苦笑,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来啊,赶忙拉下了秦风,“这个,却是是怠慢了乐小姐。这么着,您想怎么样啊?”

“这还差不多”,乐舒瑶见元真服软,那是更加得意了,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青青道,“这是你手里的演员啊?”

元真点头,“新来的,不太懂事儿。”

“哼,长得倒是挺不错的”,乐舒瑶酸溜溜地夸了一句,“这丫头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也不差钱,赔就不用了,让她跪下给我道个歉吧,要大家都能听得见,然后再发个微博。”

元真这回有点愣住了。

青青是他从电影学院里挖出来的,现在都还是个学生。可是演戏的天赋很好,长相也拿得出手,这回跟剧组是让她找找感觉,下一部准备要专门给她写个合适的剧本的。

但要真的就下跪道歉发微博了,这种还没有算是出道的演员,恐怕事业上就很难再有什么进展了。

“怎么着?这条件可不难啊,这些个演员,不是经常也得跪着演戏的吗,道歉而已算什么难事?”乐舒瑶见元真不说话,开口催促道。

而青青虽然还年轻,但到底知道这样做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也只能很是无助地看着元真,等他最后的决定。

秦风听到这里,再看看元真的犹豫,当然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很轻蔑地笑道,“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啊,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人跪下道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