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6 10:51:02

没有人会记得一开始想要欺负人的其实是乐家的那帮打手。

根本没有多大功夫,人就全都被秦风放倒了。

这些家族里雇佣的打手,甚至还没有那天和许景中遭遇的混混来得给力。

至少那些混混每每出手,还能抱着一点不是你死就是老子死的狠劲儿。而这些个打手,虽然冲得很像回事,可秦风解决了一两个人之后,后面人冲上来的动作就更像是在演了。

这种攻势,甚至不能给秦风带来什么困扰。

“你,你……”眼镜男当然不会跟着一起冲上来,此刻看着秦风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能打的人?这是眼镜男心中唯一的念头了。

眼镜男完全拿秦风没有办法,眼神就求助似的看向了乐舒瑶。

刚才混战的时候,也有人眼力好,见到完全招架不住秦风,立刻去把乐舒瑶从地上扶了起来。

相比起被秦风揍得满地打滚,这可算是个好差事了。

此时的乐舒瑶才刚刚坐到座位上,揉着自己的膝盖,却没有想到战斗眨眼间就停止了。那个方才当众羞辱她的混蛋,完好无损地又溜达到前面的餐桌,拿了几块儿蛋糕在吃。

乐舒瑶有点发懵。

乐家的打手很弱么?其实并不。

能够让元真这么重视的,说明乐家在帝都确实是有站得住脚的实力。之所以显得这么弱,那完全是因为他们找错了对手。

秦风,隐龙组织的前任龙牙。连总教官都要亲口承认有所亏欠的人,要是能被这些人轻易收拾了,那华夏的国防岂不是完全成了一句笑话?

但是没有人知道秦风的身份。

乐舒瑶只是觉得秦风很难对付,却并不觉得他不能对付,因此她几乎是尖声叫道,“打,打电话给罗群!”

嗯?

秦风愣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蛋糕,“你说谁?”

“罗群!”乐舒瑶叫着。

眼镜男立马会意,心中一喜,闪到一边儿去打电话了。

他早就知道自家小姐最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好像就是叫做罗群的,听说来历很不一般,而且身手也是一等一的好。没想到这位现在竟然也在帝都,那可实在是太好了。

而秦风却是有点意外,继续塞了一块儿蛋糕在嘴里,心想这个名字也不算很常见,该不会就是那个罗群吧?

有了这样的疑惑,秦风完全没有想着去阻止眼镜男打电话。不过眼镜男却有点怕他,于是先是溜出了酒楼大厅,然后才拨通了罗群的电话。

这边秦风悠哉悠哉地吃着蛋糕,等着想看看那新任的龙牙会不会真的为了乐舒瑶过来救场。

要是真的来了,那可就有点看头了啊。

而乐舒瑶在旁边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你就先吃吧,这可能是你最后一顿饭了!”乐舒瑶恶毒地诅咒着。

秦风瞥了她一眼,“你是还没有吸取教训吧?再不闭嘴,刚才那句话,可能是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吃饭的时候有人打扰,总归还是有点扫兴的。

酒楼大厅里落枕可闻。秦风慢悠悠地吃着东西是没有声音,而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终究也没人说话。

元真是左右为难啊,也没有想到只是洒了一盘菜而已,竟然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有心和秦风说说算了吧,可现在是秦风占了绝对上风啊,照理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给元真犹豫的时间还真是不够长,也不知道那罗群是在什么地方,总之没一会儿人就到了酒楼。要不是秦风亲耳听到了乐舒瑶叫打电话喊罗群,恐怕还真要以为这是罗群有预谋的了。

罗群。

果然就是那个罗群。

他带着墨镜从酒楼门口进来,秦风只一眼就确定了来的正是那前几天上门说要挑战自己的罗群。

而罗群同样认出了秦风,脚下的步子一滞。

“原来是你!”罗群说道,拳头微微握紧。

而乐舒瑶却完全理解成了两人之前就有过节,再看罗群气势汹汹的样子,只当罗群以前肯定放过什么见一次打你一次这样的狠话,所以看见秦风格外激动。

看来不用自己卖可怜了,乐舒瑶这么想着,心中很是高兴。

旁人看只知道她是乐家的小姐,交了一个很能打的男朋友。

可是乐舒瑶自己可完全不是这样的心思。她的男朋友,光是能打的话,那绝对过不了家里的那关的。但乐舒瑶心怀忐忑地告诉了家里自己的恋爱情况之后,竟然完全没有受到来自家里的阻挠。

在这方面很是敏锐的乐舒瑶立刻就领会到,罗群绝对不是仅仅能打而已。恐怕他的来历还很不简单。

尤其是在带着罗群参加了一次朋友聚会之后,见到自己的父母都对罗群很是客气,乐舒瑶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是找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男友。平时的相处当中就更是对罗群百依百顺起来。

今天这叫了罗群来救场,她还想着要装作被欺负得很惨的样子。但罗群自己和秦风有过节,那可就省了很多麻烦事了。

“是啊,真挺意外的,来的居然是你”,秦风坐在位子上没有动,仍然在慢悠悠地吃东西,动作甚至比之前更慢了。

但是看得懂他动作的罗群却一点也不会放松警惕,因为秦风吃得慢,那也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要是双方出手,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乐舒瑶站起来想要往罗群那边走,可是脚下一软,竟然又跪到地上了。

罗群的眉头好像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你怎么了?”

“我……他”,乐舒瑶两眼含泪,万分委屈地看了看秦风这个方向。

单是这一眼,秦风就有点怀疑元真关于乐舒瑶演技的判断了。这女人,演技应该还是可以的啊。

罗群也顾不得有可能会给秦风露出破绽,上前扶起了乐舒瑶。当然,他并不知道的是,按秦风的性格,也并不会这个时候偷袭他。

“怎么回事?”罗群又问了一遍,显然是不想听见那么含糊的描述。

乐舒瑶也是咬了咬自己的唇,罗群就是这点不好,要是不占理,就算自己真吃亏了,他也不会帮忙出手的。

“你看我这衣服,元导身边的小姑娘不小心把面洒在我身上了,我原本想要她道个歉的,可是谁想到他们有这位撑腰,完全不给我面子,甚至还……还……”

乐舒瑶说道这里可真的说不下去了,她也是千金小姐出身的啊。当众被人踹得跪倒在地上,甚至还被强迫摆了个磕头的姿势,这种话,一般也真的说不出口。

眼力见儿极好的眼镜男及时就凑到罗群的耳边,如此这般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罗群。

罗群摘下墨镜放在桌上,眼神有些轻蔑地看向秦风。

“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还有欺负女人的兴趣?”

好歹也是隐龙的龙牙,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秦风却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一般女人当然是不能动。可是主动挑衅我的话,那可要另当别论。”

“要一个道歉而已,怎么算是挑衅你?面也不是你洒的。”

只听了乐舒瑶这边描述的罗群皱着眉头,他是挺不信秦风会这么没品,不过他也听说了秦风是因为违反纪律才被逐出了隐龙,那说明,秦风的人品本身就是有点问题的。

“不,不是的……”

有一个听起来弱弱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罗群抬头去看,只看见人群当中一个长相青涩的女生很是紧张地在说话。

“不是那样的,那个面是我弄洒了的……”青青偷眼看着罗群,神色很是不安。

她虽然是单纯,却也能够感觉到秦风对带罗群的态度有些变化,那便说明罗群不再是随随便便可以被秦风解决的对手了。

青青不知道秦风出头是为了元真,却以为是为了自己,而这个单纯的小姑娘,就是不愿意让秦风为了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罗群向青青的方向看了两眼,有些疑惑地问秦风,“这是你女朋友?”

没想到秦风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友出面么?这倒可以算是个挺不错的解释。

谁知道秦风也是一脸的古怪,“不认识。”闹什么,你自己为了女友出头就算了,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不要拉上我好么。

唯一还没有瞬间出戏的竟然只剩下了乐舒瑶,她很是激动地抱着罗群的胳膊,“别听那个小丫头片子胡说,面是她洒的,可是我说要她道歉的时候,就是这个叫秦风的人突然跳出来阻拦。”

“只是道歉而已嘛,又没有叫她赔什么,这可是限量款的衣服啊”,乐舒瑶继续缠着罗群磨。

“怎样,要动手么?”吃好了东西的秦风伸了伸懒腰,终于用比较认真的心态看着这位新任龙牙。

不管怎样,他毕竟也是隐龙出身。虽然不想端着前辈的架子,到底心里却总是为了组织好的。

这个新人,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要跟自己的战友动手呢?

秦风在这一刻,存了些考究的念头。

第三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援军

没有人会记得一开始想要欺负人的其实是乐家的那帮打手。

根本没有多大功夫,人就全都被秦风放倒了。

这些家族里雇佣的打手,甚至还没有那天和许景中遭遇的混混来得给力。

至少那些混混每每出手,还能抱着一点不是你死就是老子死的狠劲儿。而这些个打手,虽然冲得很像回事,可秦风解决了一两个人之后,后面人冲上来的动作就更像是在演了。

这种攻势,甚至不能给秦风带来什么困扰。

“你,你……”眼镜男当然不会跟着一起冲上来,此刻看着秦风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能打的人?这是眼镜男心中唯一的念头了。

眼镜男完全拿秦风没有办法,眼神就求助似的看向了乐舒瑶。

刚才混战的时候,也有人眼力好,见到完全招架不住秦风,立刻去把乐舒瑶从地上扶了起来。

相比起被秦风揍得满地打滚,这可算是个好差事了。

此时的乐舒瑶才刚刚坐到座位上,揉着自己的膝盖,却没有想到战斗眨眼间就停止了。那个方才当众羞辱她的混蛋,完好无损地又溜达到前面的餐桌,拿了几块儿蛋糕在吃。

乐舒瑶有点发懵。

乐家的打手很弱么?其实并不。

能够让元真这么重视的,说明乐家在帝都确实是有站得住脚的实力。之所以显得这么弱,那完全是因为他们找错了对手。

秦风,隐龙组织的前任龙牙。连总教官都要亲口承认有所亏欠的人,要是能被这些人轻易收拾了,那华夏的国防岂不是完全成了一句笑话?

但是没有人知道秦风的身份。

乐舒瑶只是觉得秦风很难对付,却并不觉得他不能对付,因此她几乎是尖声叫道,“打,打电话给罗群!”

嗯?

秦风愣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蛋糕,“你说谁?”

“罗群!”乐舒瑶叫着。

眼镜男立马会意,心中一喜,闪到一边儿去打电话了。

他早就知道自家小姐最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好像就是叫做罗群的,听说来历很不一般,而且身手也是一等一的好。没想到这位现在竟然也在帝都,那可实在是太好了。

而秦风却是有点意外,继续塞了一块儿蛋糕在嘴里,心想这个名字也不算很常见,该不会就是那个罗群吧?

有了这样的疑惑,秦风完全没有想着去阻止眼镜男打电话。不过眼镜男却有点怕他,于是先是溜出了酒楼大厅,然后才拨通了罗群的电话。

这边秦风悠哉悠哉地吃着蛋糕,等着想看看那新任的龙牙会不会真的为了乐舒瑶过来救场。

要是真的来了,那可就有点看头了啊。

而乐舒瑶在旁边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你就先吃吧,这可能是你最后一顿饭了!”乐舒瑶恶毒地诅咒着。

秦风瞥了她一眼,“你是还没有吸取教训吧?再不闭嘴,刚才那句话,可能是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吃饭的时候有人打扰,总归还是有点扫兴的。

酒楼大厅里落枕可闻。秦风慢悠悠地吃着东西是没有声音,而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终究也没人说话。

元真是左右为难啊,也没有想到只是洒了一盘菜而已,竟然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有心和秦风说说算了吧,可现在是秦风占了绝对上风啊,照理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给元真犹豫的时间还真是不够长,也不知道那罗群是在什么地方,总之没一会儿人就到了酒楼。要不是秦风亲耳听到了乐舒瑶叫打电话喊罗群,恐怕还真要以为这是罗群有预谋的了。

罗群。

果然就是那个罗群。

他带着墨镜从酒楼门口进来,秦风只一眼就确定了来的正是那前几天上门说要挑战自己的罗群。

而罗群同样认出了秦风,脚下的步子一滞。

“原来是你!”罗群说道,拳头微微握紧。

而乐舒瑶却完全理解成了两人之前就有过节,再看罗群气势汹汹的样子,只当罗群以前肯定放过什么见一次打你一次这样的狠话,所以看见秦风格外激动。

看来不用自己卖可怜了,乐舒瑶这么想着,心中很是高兴。

旁人看只知道她是乐家的小姐,交了一个很能打的男朋友。

可是乐舒瑶自己可完全不是这样的心思。她的男朋友,光是能打的话,那绝对过不了家里的那关的。但乐舒瑶心怀忐忑地告诉了家里自己的恋爱情况之后,竟然完全没有受到来自家里的阻挠。

在这方面很是敏锐的乐舒瑶立刻就领会到,罗群绝对不是仅仅能打而已。恐怕他的来历还很不简单。

尤其是在带着罗群参加了一次朋友聚会之后,见到自己的父母都对罗群很是客气,乐舒瑶就已经知道,自己这是找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男友。平时的相处当中就更是对罗群百依百顺起来。

今天这叫了罗群来救场,她还想着要装作被欺负得很惨的样子。但罗群自己和秦风有过节,那可就省了很多麻烦事了。

“是啊,真挺意外的,来的居然是你”,秦风坐在位子上没有动,仍然在慢悠悠地吃东西,动作甚至比之前更慢了。

但是看得懂他动作的罗群却一点也不会放松警惕,因为秦风吃得慢,那也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要是双方出手,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乐舒瑶站起来想要往罗群那边走,可是脚下一软,竟然又跪到地上了。

罗群的眉头好像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你怎么了?”

“我……他”,乐舒瑶两眼含泪,万分委屈地看了看秦风这个方向。

单是这一眼,秦风就有点怀疑元真关于乐舒瑶演技的判断了。这女人,演技应该还是可以的啊。

罗群也顾不得有可能会给秦风露出破绽,上前扶起了乐舒瑶。当然,他并不知道的是,按秦风的性格,也并不会这个时候偷袭他。

“怎么回事?”罗群又问了一遍,显然是不想听见那么含糊的描述。

乐舒瑶也是咬了咬自己的唇,罗群就是这点不好,要是不占理,就算自己真吃亏了,他也不会帮忙出手的。

“你看我这衣服,元导身边的小姑娘不小心把面洒在我身上了,我原本想要她道个歉的,可是谁想到他们有这位撑腰,完全不给我面子,甚至还……还……”

乐舒瑶说道这里可真的说不下去了,她也是千金小姐出身的啊。当众被人踹得跪倒在地上,甚至还被强迫摆了个磕头的姿势,这种话,一般也真的说不出口。

眼力见儿极好的眼镜男及时就凑到罗群的耳边,如此这般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罗群。

罗群摘下墨镜放在桌上,眼神有些轻蔑地看向秦风。

“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还有欺负女人的兴趣?”

好歹也是隐龙的龙牙,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秦风却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一般女人当然是不能动。可是主动挑衅我的话,那可要另当别论。”

“要一个道歉而已,怎么算是挑衅你?面也不是你洒的。”

只听了乐舒瑶这边描述的罗群皱着眉头,他是挺不信秦风会这么没品,不过他也听说了秦风是因为违反纪律才被逐出了隐龙,那说明,秦风的人品本身就是有点问题的。

“不,不是的……”

有一个听起来弱弱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罗群抬头去看,只看见人群当中一个长相青涩的女生很是紧张地在说话。

“不是那样的,那个面是我弄洒了的……”青青偷眼看着罗群,神色很是不安。

她虽然是单纯,却也能够感觉到秦风对带罗群的态度有些变化,那便说明罗群不再是随随便便可以被秦风解决的对手了。

青青不知道秦风出头是为了元真,却以为是为了自己,而这个单纯的小姑娘,就是不愿意让秦风为了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罗群向青青的方向看了两眼,有些疑惑地问秦风,“这是你女朋友?”

没想到秦风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友出面么?这倒可以算是个挺不错的解释。

谁知道秦风也是一脸的古怪,“不认识。”闹什么,你自己为了女友出头就算了,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不要拉上我好么。

唯一还没有瞬间出戏的竟然只剩下了乐舒瑶,她很是激动地抱着罗群的胳膊,“别听那个小丫头片子胡说,面是她洒的,可是我说要她道歉的时候,就是这个叫秦风的人突然跳出来阻拦。”

“只是道歉而已嘛,又没有叫她赔什么,这可是限量款的衣服啊”,乐舒瑶继续缠着罗群磨。

“怎样,要动手么?”吃好了东西的秦风伸了伸懒腰,终于用比较认真的心态看着这位新任龙牙。

不管怎样,他毕竟也是隐龙出身。虽然不想端着前辈的架子,到底心里却总是为了组织好的。

这个新人,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要跟自己的战友动手呢?

秦风在这一刻,存了些考究的念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