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7 13:52:27

“西西,该给江鱼找个工作了,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你看看他,一顿要吃五碗饭,我们家都快被他吃穷了。”

午饭的时候,丈母娘陈安秀看着闷头吃饭的江鱼,脸色非常难看。

她不知道女儿发哪门子疯,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病秧子当女婿。

三年了!

足足三年,这家伙一事无成。

要说特长,除了吃还真找不出来第二项。

而且饭量还不小,是常人的三倍以上。

唐西西年方23,肤白貌美,毕业于名牌大学,刚参加工作,正是人生起航的精彩时刻,不知道多少公子少爷对她念念不忘。

她的选择很多,但谁也想不到,她居然会选择这样一个废物当老公。

这让一直希望女儿找个金龟婿的陈安秀三年来都没有想通。

“吃吃,就知道吃,一点用也没有,你看看二姨家的女婿,年纪轻轻,已经是公司大老板,出入开奔驰,你呢,自行车都买不起。”

陈安秀看着一如既往只专注于吃的江鱼,气得将碗一推:“不吃了,看着就生气。”

唐西西劝说道:“妈,江鱼身体不好,现在只是在养病,等他身体好了,会赚钱孝敬你们。”

“三年了,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鬼知道他的病这辈子好不好得了。依我看,早点离婚,趁年轻,还能找个有钱人。”

陈安秀完全不给江鱼面子。

这个窝囊废,甚至连一点男人的尊严和人格都没有,何必尊重?

果然,江鱼依然扒拉着大海碗,拼命往嘴里塞东西,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他将碗里最后一粒米扒拉进嘴里,满足的拍拍肚皮,一副饿了三天三夜才吃饱饭的样子。

“妈,西西说得没错,我的病就快好了,到时候我会报答你们的。”江鱼说道。

“报答?呵呵,你不来祸害我们家西西,不拖累我们唐家,我就烧高香了。”陈安秀翻了个白眼。

“江鱼,上门女婿当成你这样,还不如死了,何必受罪。”

小姨子唐念念从来没有喊过江鱼一声姐夫。

因为在她心中,这个人不配。

唐西西皱眉道:“够了,江鱼不就是多吃了一点吗?我们家又不缺吃的,何必这么过分。”

唐念念嗤笑:“好好一个大男人,天天躺床上睡觉,也不找个工作,我都为你羞愧。”

江鱼微微一笑:“工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生活么?既然有吃的,何必费心去工作?再说,我还帮西西开车呢。”

这奇葩的言论一出来,陈安秀和唐念念差点气疯。

陈安秀怒道:“你这说的是人话么?就算养条狗,也比你强。”

唐念念翻了个白眼,鄙夷的道:“江鱼,我发现,你这人优点还挺多,除了是个饭桶,脸皮也够厚。”

江鱼不以为然,淡淡道:“我吃饱了,出去走走。”

“滚滚,最好出去就别回来了。”

陈安秀怒气冲冲。

江鱼对唐西西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唐念念张了张小嘴,道:“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生气的么?”

唐西西看着江鱼的背影,也是叹息了一声。

三年前,她和几个同学自驾游,遭遇闺蜜背叛,差点被卖给了人贩子,江鱼凑巧救了她。

为了报恩,同时也为了杜绝络绎不绝的追求者,她和江鱼协议结婚。

江鱼当她挡箭牌,而她,则提供江鱼的食宿。

原本以为他只是营养不良,出于报恩心理,唐西西给他买了不少营养品。

可补了三年,江鱼一点变化也没有。

江鱼不疾不徐的走在公园的小道上。

换成任何一个人,天天面对丈母娘的刁难和小姨子的嘲笑,恐怕都会生气。

但江鱼不会。

长生九千年,再恶毒的话语他都听过,再歹毒的人心他都见过。

他只在乎自己。

九千年前,他本是深海一条微不足道的鱼儿,因为在一处海底遗迹中误食了一颗丹药,从而开启了灵智。

三千年觉醒,三千年化形,三千年为人。

化形前,他曾见过三皇五帝,经历过封神之战。

化形后,他曾与鬼谷论道,与秦皇对酌。

帮刘邦起义,助唐皇登基。

当过谋士,做过将军。

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以至于,几乎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心境。

鱼龙九变,是一门能让鱼儿化龙的顶级修炼之法。

常人修炼到第九层,基本都能渡劫飞升,离开地球。

但江鱼却一次次渡劫失败,被打回原形。

每一次失败,他都需要从头修炼。

迄今,已经第九次。

九次,已经达到鱼龙九变的极致,最有希望渡劫成功,离开地球。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地球的灵气竟然匮乏到了这个地步。

三年了!

身体终于稳定。

经脉开始复苏。

力量开始呈现。

但,仅仅武者九段的修为,绝对是九次渡劫失败后最弱的一次。

可他并不知道,九段修为,在世俗之中,已经可以被人称之为准大师,奉为天人。

每天坐在公园树丛,对着大江打坐修炼,几乎是江鱼的日常,三年来,风雨无阻。

灵气虽然稀薄,但聊胜于无。

闭上眼,江鱼运转鱼龙九变心法,身体表面似乎有一层氤氲之气流转,将他包裹其中。

突然,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公园外面,几名黑衣保镖极为专业的下车,四处警戒。

一个白发老者捧着一个两尺来长的木盒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低调,知道吗?都给我走远点,没有我的召唤,不许过来。”

老者不怒自威,天生一股霸气。

几名黑衣人不敢吭声,连忙钻进车里,迈巴赫发动,徐徐远去。

老者整理了一下唐装,挺直了腰杆,有些激动的走进了公园。

突然,他放缓了脚步,似乎怕惊扰了什么。

最后,他来到江边一处偏僻的角落,双手抱盒,肃穆而立。

这样的神情姿态,完全就是小学生在等候老师的召见。

要是让熟悉老者的人看到,绝对会难以置信。

在S市,就连顶层的那几个人物,也不敢如此对待老者。

一分钟过去,老者没动,青年没醒。

半个小时过去,老者还是没动。

他就像一具雕塑,定格在这个瞬间。

终于,青年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淡淡扫了他一眼。

老者眼神一亮,激动的道:“恭喜师傅突破九段修为,筑基指日可待。”

“没那么容易,地球灵气太匮乏了。”江鱼摇摇头,又道:“还有,别再叫我师傅了,我不收徒弟。”

“那叫先生好了。”老者恭敬的道:“两年前,幸得先生相救,传授正确修炼之法,我周朝安才有今天,先生与我,恩同再造。”

江鱼道:“我只是随手指点了一下,算不了什么,而且,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而已。”

“我有负先生所托,两年来,仅找到五种先生需要的灵药,最重要的一味药,至今没有音讯。”周朝安有些愧疚。

“无妨,那种灵药,可遇不可求,你有心就好。”江鱼并不介意。

“先生还住在唐家么?为何不让我帮你,在S市,我周家还是有些分量的。”

江鱼举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他们的生活,一切顺其自然吧。”

周朝安将木盒子放下,掏出一张卡,恭敬的递过来,道:“这张卡还请先生收下,在S市任何周家产业,都可以使用,应该会给先生带来一些方便。”

江鱼倒是没有推辞,随手接过,放在口袋。

“今后别来了,你频繁出现在这里,已经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是,先生,我不会再来了。”

“药炼好之后,我会给你一颗,让你多活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江鱼瞥一眼周朝安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多谢先生大恩!”

周朝安激动得声音都急促起来。

见江鱼闭上了眼睛,他便微微躬身,慢慢转身而去。

江鱼又坐了一阵,才起身回家。

唐家算是中产阶级,一家人住在一套老旧的房子之中,门口还有个院子,属于还没经过改造的城中村。

陈安秀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能找个好老公,住上大别墅。

江鱼的出现,直接让她美梦破碎。

所以这三年来,她一看到江鱼,就烦躁得不行,总想着趁女儿年轻,早点离婚再找一个。

可惜,江鱼是个厚脸皮,无论她怎么刻薄,怎么嘲讽,就是不走。

江鱼还在院子外面,就听到丈母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他不由一怔,陈安秀面对自己的时候,别说笑声,连个笑脸都没有,他还以为这个丈母娘天生高冷呢。

现在看来,她的高冷,也是因人而异。

江鱼探头一看,院子门口停了一辆宝马X5。

这个车牌江鱼很熟悉,是唐西西二姨家女婿赵坤所有。

赵坤据说在某家公司当经理,年薪五十万,在一众亲戚之中,风光无限。

陈安秀几乎每天都要拿这个人出来和江鱼比较一番,随后就长叹短嘘,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狠狠瞪着江鱼。

“坤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那个朋友真的年薪百万,而且还不介意咱们家西西是二婚?”

“姨娘,我这也是为了表妹好,她花样年华,不应该就这样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赵坤的小嘴很甜,一席话引起陈安秀的共鸣。

“是啊!我家西西,丽质天生,漂亮能干,那个废物怎么配得上。”

江鱼信步走了进去。

“我还没和西西离婚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他的表情如常,语气平淡,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陈安秀有些老羞成怒,骂道:“你这个废物,居然敢躲在外面偷听,简直道德败坏。”

江鱼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赵坤,淡淡道:“我没有偷听,你们想拆散我和西西我没意见,只要西西点头,我愿意成全她。”

陈安秀眼神一亮:“此话当真?”

“强扭的瓜不甜。”江鱼淡淡说道。

虽然他不在意流言蜚语,可也没有犯贱的爱好。

如果唐西西真的提出来,他当然不会反对。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不认账。”陈安秀得意的晃了晃手机:“你说的话我都录音了。”

江鱼不置可否。

赵坤讪笑道:“大姨,话已经传到,我就先走了,记得明天晚上八点,不要迟到。”

说完,赵坤故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范西哲西装,露出骄傲自信的笑容,昂首挺胸而去。

“看看人家,简直人中之龙,你呢?烂泥里的泥鳅一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陈安秀看着身穿T恤牛仔裤,头发乱糟糟的江鱼,表情很是痛苦。

“你们几乎同时结婚,人家孩子都办周岁酒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天生的废物。”

“而且这孩子多懂事,明明一个电话就能办到的事,他却开车上门,太贴心了。”

江鱼嘴角扯了扯。

这小子明显就是开车来炫耀,在陈安秀眼中却成了贴心。

江鱼没有反驳。

陈安秀的脾气很火爆,要是还嘴的话,估计就要有一场家庭大战了。

“身为男人,连唯一的用处都没有,你还要害我家西西多久?”

见江鱼不说话,陈安秀更气。

“没什么事我先去睡觉了。”

江鱼淡淡抛下一句,走向自己房间。

陈安秀气得差点晕过去,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气中。

这个废物,连身为男人的尊严和血性都没有,唐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到这么一个极品。

吃完睡,睡醒吃。

三年,江鱼就是这么过的。

不过他忘了今天是周六,唐西西也在家。

走进卧室,目光所及,一具白羊般的身体出现在眼前。

上班太累,假期的唐西西只想睡觉。

而她又有踢被子的习惯,薄薄的毯子有大半滑落在地,仅剩下枕头大一块覆盖着身体中央部位。

唐西西的身材非常好,经常锻炼,居然还有腹肌。

只不过,她平时穿着保守,形不外露。

结婚三年,这样的美景江鱼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江鱼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上去捡起毯子,准备帮唐西西盖好。

“江鱼,你干什么?”

唐西西很敏感,惊醒过来,警惕的看着江鱼。

“没什么,当心着凉。”

江鱼将毯子盖在唐西西身上,神情依然平静。

唐西西脸色变了变,心中有些不确定。

江鱼到底是想趁机占便宜,还是真的单纯的帮自己盖被子?

对上江鱼古井不波的眼神,她瞬间确定是后者。

虽然江鱼身材瘦弱像是营养不良,但他的双眼,绝对是唐西西这辈子看过最迷人的眼神。

深邃如同星空,充满了神秘的幽静,古井无波,漠然无情。

似乎世间再无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

“江鱼,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吃了这么多补药也不见好转。”

“好得差不多了,吃完这些药,就能恢复。”

江鱼扬了扬手中的木盒。

“我妈面恶心善,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

江鱼将木盒子放在衣柜里,然后拿出一床凉席铺在地上,轻轻躺了下去。

唐西西欲言又止,最终暗暗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江鱼一旦陷入自己的修炼世界之中,对外界就不管不问了。

唐西西司空见怪,也没去打扰他。

江鱼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直到电话声音将他惊醒。

看到上面唐念念的名字,江鱼有些诧异。

小姨子从来不待见他,看到他都是翻白眼。

主动联系,这还是第一次。

“姓江的,马上来【金凤凰】KTV。”

唐念念的声音有些怪怪的。

江鱼微微皱眉:“你想去喝酒?”

“要你管,你只管来接我就行了,还有,这件事不许让我姐和我妈知道,你要是敢泄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唐念念恶狠狠的威胁。

“我又不是你的司机,自己打车回来。”

江鱼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你要敢挂我电话,我就向我妈和我姐告状,说你猥亵我。”

江鱼有些无奈:“好,你等着,我很快就来。”

江鱼并不是真的害怕,只是他现在一门心思想要恢复自己的修为,其他一切,都没放在心上。

为了避免麻烦,他只好如此。

金凤凰KTV外,一群少男少女正在放着音乐拍摄着短视频。

“刘少牛逼,真的能让我们在这里拍视频,感觉像做梦一样。”一名男生谄媚的看着刘少。

“这里连拍照都禁止呢,上次我们来,就被保安驱赶,还是刘少面子大。”另一名女生娇声说道,对着刘少抛媚眼。

而刘森,则是眼神痴迷的看着唐念念。

“念念,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唐念念上身白衬衣,下面牛仔短裙,青春而时尚,像个大姐大。

“等会就按照计划来,我那废物姐夫,弱不禁风,你们下手可要轻点。”

刘森冷冷一笑,道:“你放心,我和这里的保安主管是好朋友,进了里面,就是我们的天下。”

【希望看到这里的兄弟帮忙过去点个追书,谢谢。】

新书【神龙废婿】已发

“西西,该给江鱼找个工作了,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你看看他,一顿要吃五碗饭,我们家都快被他吃穷了。”

午饭的时候,丈母娘陈安秀看着闷头吃饭的江鱼,脸色非常难看。

她不知道女儿发哪门子疯,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病秧子当女婿。

三年了!

足足三年,这家伙一事无成。

要说特长,除了吃还真找不出来第二项。

而且饭量还不小,是常人的三倍以上。

唐西西年方23,肤白貌美,毕业于名牌大学,刚参加工作,正是人生起航的精彩时刻,不知道多少公子少爷对她念念不忘。

她的选择很多,但谁也想不到,她居然会选择这样一个废物当老公。

这让一直希望女儿找个金龟婿的陈安秀三年来都没有想通。

“吃吃,就知道吃,一点用也没有,你看看二姨家的女婿,年纪轻轻,已经是公司大老板,出入开奔驰,你呢,自行车都买不起。”

陈安秀看着一如既往只专注于吃的江鱼,气得将碗一推:“不吃了,看着就生气。”

唐西西劝说道:“妈,江鱼身体不好,现在只是在养病,等他身体好了,会赚钱孝敬你们。”

“三年了,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鬼知道他的病这辈子好不好得了。依我看,早点离婚,趁年轻,还能找个有钱人。”

陈安秀完全不给江鱼面子。

这个窝囊废,甚至连一点男人的尊严和人格都没有,何必尊重?

果然,江鱼依然扒拉着大海碗,拼命往嘴里塞东西,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他将碗里最后一粒米扒拉进嘴里,满足的拍拍肚皮,一副饿了三天三夜才吃饱饭的样子。

“妈,西西说得没错,我的病就快好了,到时候我会报答你们的。”江鱼说道。

“报答?呵呵,你不来祸害我们家西西,不拖累我们唐家,我就烧高香了。”陈安秀翻了个白眼。

“江鱼,上门女婿当成你这样,还不如死了,何必受罪。”

小姨子唐念念从来没有喊过江鱼一声姐夫。

因为在她心中,这个人不配。

唐西西皱眉道:“够了,江鱼不就是多吃了一点吗?我们家又不缺吃的,何必这么过分。”

唐念念嗤笑:“好好一个大男人,天天躺床上睡觉,也不找个工作,我都为你羞愧。”

江鱼微微一笑:“工作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生活么?既然有吃的,何必费心去工作?再说,我还帮西西开车呢。”

这奇葩的言论一出来,陈安秀和唐念念差点气疯。

陈安秀怒道:“你这说的是人话么?就算养条狗,也比你强。”

唐念念翻了个白眼,鄙夷的道:“江鱼,我发现,你这人优点还挺多,除了是个饭桶,脸皮也够厚。”

江鱼不以为然,淡淡道:“我吃饱了,出去走走。”

“滚滚,最好出去就别回来了。”

陈安秀怒气冲冲。

江鱼对唐西西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唐念念张了张小嘴,道:“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生气的么?”

唐西西看着江鱼的背影,也是叹息了一声。

三年前,她和几个同学自驾游,遭遇闺蜜背叛,差点被卖给了人贩子,江鱼凑巧救了她。

为了报恩,同时也为了杜绝络绎不绝的追求者,她和江鱼协议结婚。

江鱼当她挡箭牌,而她,则提供江鱼的食宿。

原本以为他只是营养不良,出于报恩心理,唐西西给他买了不少营养品。

可补了三年,江鱼一点变化也没有。

江鱼不疾不徐的走在公园的小道上。

换成任何一个人,天天面对丈母娘的刁难和小姨子的嘲笑,恐怕都会生气。

但江鱼不会。

长生九千年,再恶毒的话语他都听过,再歹毒的人心他都见过。

他只在乎自己。

九千年前,他本是深海一条微不足道的鱼儿,因为在一处海底遗迹中误食了一颗丹药,从而开启了灵智。

三千年觉醒,三千年化形,三千年为人。

化形前,他曾见过三皇五帝,经历过封神之战。

化形后,他曾与鬼谷论道,与秦皇对酌。

帮刘邦起义,助唐皇登基。

当过谋士,做过将军。

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以至于,几乎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心境。

鱼龙九变,是一门能让鱼儿化龙的顶级修炼之法。

常人修炼到第九层,基本都能渡劫飞升,离开地球。

但江鱼却一次次渡劫失败,被打回原形。

每一次失败,他都需要从头修炼。

迄今,已经第九次。

九次,已经达到鱼龙九变的极致,最有希望渡劫成功,离开地球。

但,他做梦也想不到,地球的灵气竟然匮乏到了这个地步。

三年了!

身体终于稳定。

经脉开始复苏。

力量开始呈现。

但,仅仅武者九段的修为,绝对是九次渡劫失败后最弱的一次。

可他并不知道,九段修为,在世俗之中,已经可以被人称之为准大师,奉为天人。

每天坐在公园树丛,对着大江打坐修炼,几乎是江鱼的日常,三年来,风雨无阻。

灵气虽然稀薄,但聊胜于无。

闭上眼,江鱼运转鱼龙九变心法,身体表面似乎有一层氤氲之气流转,将他包裹其中。

突然,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公园外面,几名黑衣保镖极为专业的下车,四处警戒。

一个白发老者捧着一个两尺来长的木盒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低调,知道吗?都给我走远点,没有我的召唤,不许过来。”

老者不怒自威,天生一股霸气。

几名黑衣人不敢吭声,连忙钻进车里,迈巴赫发动,徐徐远去。

老者整理了一下唐装,挺直了腰杆,有些激动的走进了公园。

突然,他放缓了脚步,似乎怕惊扰了什么。

最后,他来到江边一处偏僻的角落,双手抱盒,肃穆而立。

这样的神情姿态,完全就是小学生在等候老师的召见。

要是让熟悉老者的人看到,绝对会难以置信。

在S市,就连顶层的那几个人物,也不敢如此对待老者。

一分钟过去,老者没动,青年没醒。

半个小时过去,老者还是没动。

他就像一具雕塑,定格在这个瞬间。

终于,青年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淡淡扫了他一眼。

老者眼神一亮,激动的道:“恭喜师傅突破九段修为,筑基指日可待。”

“没那么容易,地球灵气太匮乏了。”江鱼摇摇头,又道:“还有,别再叫我师傅了,我不收徒弟。”

“那叫先生好了。”老者恭敬的道:“两年前,幸得先生相救,传授正确修炼之法,我周朝安才有今天,先生与我,恩同再造。”

江鱼道:“我只是随手指点了一下,算不了什么,而且,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而已。”

“我有负先生所托,两年来,仅找到五种先生需要的灵药,最重要的一味药,至今没有音讯。”周朝安有些愧疚。

“无妨,那种灵药,可遇不可求,你有心就好。”江鱼并不介意。

“先生还住在唐家么?为何不让我帮你,在S市,我周家还是有些分量的。”

江鱼举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他们的生活,一切顺其自然吧。”

周朝安将木盒子放下,掏出一张卡,恭敬的递过来,道:“这张卡还请先生收下,在S市任何周家产业,都可以使用,应该会给先生带来一些方便。”

江鱼倒是没有推辞,随手接过,放在口袋。

“今后别来了,你频繁出现在这里,已经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是,先生,我不会再来了。”

“药炼好之后,我会给你一颗,让你多活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江鱼瞥一眼周朝安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多谢先生大恩!”

周朝安激动得声音都急促起来。

见江鱼闭上了眼睛,他便微微躬身,慢慢转身而去。

江鱼又坐了一阵,才起身回家。

唐家算是中产阶级,一家人住在一套老旧的房子之中,门口还有个院子,属于还没经过改造的城中村。

陈安秀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能找个好老公,住上大别墅。

江鱼的出现,直接让她美梦破碎。

所以这三年来,她一看到江鱼,就烦躁得不行,总想着趁女儿年轻,早点离婚再找一个。

可惜,江鱼是个厚脸皮,无论她怎么刻薄,怎么嘲讽,就是不走。

江鱼还在院子外面,就听到丈母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他不由一怔,陈安秀面对自己的时候,别说笑声,连个笑脸都没有,他还以为这个丈母娘天生高冷呢。

现在看来,她的高冷,也是因人而异。

江鱼探头一看,院子门口停了一辆宝马X5。

这个车牌江鱼很熟悉,是唐西西二姨家女婿赵坤所有。

赵坤据说在某家公司当经理,年薪五十万,在一众亲戚之中,风光无限。

陈安秀几乎每天都要拿这个人出来和江鱼比较一番,随后就长叹短嘘,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狠狠瞪着江鱼。

“坤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那个朋友真的年薪百万,而且还不介意咱们家西西是二婚?”

“姨娘,我这也是为了表妹好,她花样年华,不应该就这样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赵坤的小嘴很甜,一席话引起陈安秀的共鸣。

“是啊!我家西西,丽质天生,漂亮能干,那个废物怎么配得上。”

江鱼信步走了进去。

“我还没和西西离婚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他的表情如常,语气平淡,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陈安秀有些老羞成怒,骂道:“你这个废物,居然敢躲在外面偷听,简直道德败坏。”

江鱼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赵坤,淡淡道:“我没有偷听,你们想拆散我和西西我没意见,只要西西点头,我愿意成全她。”

陈安秀眼神一亮:“此话当真?”

“强扭的瓜不甜。”江鱼淡淡说道。

虽然他不在意流言蜚语,可也没有犯贱的爱好。

如果唐西西真的提出来,他当然不会反对。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不认账。”陈安秀得意的晃了晃手机:“你说的话我都录音了。”

江鱼不置可否。

赵坤讪笑道:“大姨,话已经传到,我就先走了,记得明天晚上八点,不要迟到。”

说完,赵坤故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范西哲西装,露出骄傲自信的笑容,昂首挺胸而去。

“看看人家,简直人中之龙,你呢?烂泥里的泥鳅一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陈安秀看着身穿T恤牛仔裤,头发乱糟糟的江鱼,表情很是痛苦。

“你们几乎同时结婚,人家孩子都办周岁酒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天生的废物。”

“而且这孩子多懂事,明明一个电话就能办到的事,他却开车上门,太贴心了。”

江鱼嘴角扯了扯。

这小子明显就是开车来炫耀,在陈安秀眼中却成了贴心。

江鱼没有反驳。

陈安秀的脾气很火爆,要是还嘴的话,估计就要有一场家庭大战了。

“身为男人,连唯一的用处都没有,你还要害我家西西多久?”

见江鱼不说话,陈安秀更气。

“没什么事我先去睡觉了。”

江鱼淡淡抛下一句,走向自己房间。

陈安秀气得差点晕过去,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空气中。

这个废物,连身为男人的尊严和血性都没有,唐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到这么一个极品。

吃完睡,睡醒吃。

三年,江鱼就是这么过的。

不过他忘了今天是周六,唐西西也在家。

走进卧室,目光所及,一具白羊般的身体出现在眼前。

上班太累,假期的唐西西只想睡觉。

而她又有踢被子的习惯,薄薄的毯子有大半滑落在地,仅剩下枕头大一块覆盖着身体中央部位。

唐西西的身材非常好,经常锻炼,居然还有腹肌。

只不过,她平时穿着保守,形不外露。

结婚三年,这样的美景江鱼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江鱼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上去捡起毯子,准备帮唐西西盖好。

“江鱼,你干什么?”

唐西西很敏感,惊醒过来,警惕的看着江鱼。

“没什么,当心着凉。”

江鱼将毯子盖在唐西西身上,神情依然平静。

唐西西脸色变了变,心中有些不确定。

江鱼到底是想趁机占便宜,还是真的单纯的帮自己盖被子?

对上江鱼古井不波的眼神,她瞬间确定是后者。

虽然江鱼身材瘦弱像是营养不良,但他的双眼,绝对是唐西西这辈子看过最迷人的眼神。

深邃如同星空,充满了神秘的幽静,古井无波,漠然无情。

似乎世间再无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

“江鱼,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吃了这么多补药也不见好转。”

“好得差不多了,吃完这些药,就能恢复。”

江鱼扬了扬手中的木盒。

“我妈面恶心善,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

江鱼将木盒子放在衣柜里,然后拿出一床凉席铺在地上,轻轻躺了下去。

唐西西欲言又止,最终暗暗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江鱼一旦陷入自己的修炼世界之中,对外界就不管不问了。

唐西西司空见怪,也没去打扰他。

江鱼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直到电话声音将他惊醒。

看到上面唐念念的名字,江鱼有些诧异。

小姨子从来不待见他,看到他都是翻白眼。

主动联系,这还是第一次。

“姓江的,马上来【金凤凰】KTV。”

唐念念的声音有些怪怪的。

江鱼微微皱眉:“你想去喝酒?”

“要你管,你只管来接我就行了,还有,这件事不许让我姐和我妈知道,你要是敢泄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唐念念恶狠狠的威胁。

“我又不是你的司机,自己打车回来。”

江鱼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你要敢挂我电话,我就向我妈和我姐告状,说你猥亵我。”

江鱼有些无奈:“好,你等着,我很快就来。”

江鱼并不是真的害怕,只是他现在一门心思想要恢复自己的修为,其他一切,都没放在心上。

为了避免麻烦,他只好如此。

金凤凰KTV外,一群少男少女正在放着音乐拍摄着短视频。

“刘少牛逼,真的能让我们在这里拍视频,感觉像做梦一样。”一名男生谄媚的看着刘少。

“这里连拍照都禁止呢,上次我们来,就被保安驱赶,还是刘少面子大。”另一名女生娇声说道,对着刘少抛媚眼。

而刘森,则是眼神痴迷的看着唐念念。

“念念,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唐念念上身白衬衣,下面牛仔短裙,青春而时尚,像个大姐大。

“等会就按照计划来,我那废物姐夫,弱不禁风,你们下手可要轻点。”

刘森冷冷一笑,道:“你放心,我和这里的保安主管是好朋友,进了里面,就是我们的天下。”

【希望看到这里的兄弟帮忙过去点个追书,谢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