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2 09:39:43

新书【我真的很有钱】已经发布,请各位兄弟姐妹帮忙收藏阅读,这次一定会坚持写完整,不会让大家失望。

“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咸菜,你奶奶当年可爱吃了,这是我们自家熏烤的腊肉,你爷爷的最爱,这是爸亲手制作的土烟,你爷爷当年每天都要蹲着抽一根……”

憨厚朴实的田非,兴致勃勃,不断从蛇皮袋中拿礼物,很快就堆满了一地。

保姆阿姨的脸色都涨红了。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小伙子,你这些礼物加起来的价值,怕是还抵不上这里的一块地砖,你知道这地砖多少钱一平米吗?折合人民币一万二啊!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不是保姆阿姨看不起田非,实在是这小子太没眼力见了。

作为一个乡下穷亲戚,连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来到这全市最奢华,最昂贵的高级别墅小区,居然还以为这里和乡下一样。

难道他就没看见大小姐在苦苦忍耐,快要爆发了么?

“够了。”大小姐磨磨牙,低声喝道。

“听到没有,收起你这些垃圾,滚出去。”

胖胖的保姆阿姨鄙夷的看着田非。

大小姐身为【辰欣集团】总裁,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他居然敢来打扰,简直罪无可恕。

“张姨,我说的是你,你先出去,我要和田非好好谈谈。”

“大小姐,有什么事就大声喊,我就在隔壁。”

张姨瞪了田非一眼,不甘的走了出去。

“田非,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在欧洲度假,有什么等他们回来再来好吗?”

言辰欣挤挤脸上的肉,露出一丝虚假的笑容来,最近公司正是多事之秋,焦头烂额,她实在没有心情来敷衍乡下穷亲戚。

但愿他不是为了那件事而来。

田非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言辰欣的冷淡,眼光灼热的看着她。

“十五年不见,辰欣你越来越漂亮了,记得小时候玩游戏你当我媳妇,你爷爷奶奶笑得可开心了。”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你想多了。”言辰欣咬了咬牙,脸色有些僵硬。

“当年你八岁,我五岁,不小了,而且我们的初吻互相给了对方,现在想起来,真是太美好了。”

田非说着,还砸吧了一下嘴巴,目光盯着言辰欣诱人红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言辰欣感觉天旋地转一般,差点晕过去。

当年知青下乡,爷爷在乡下邂逅了奶奶,从此和偏远的农村有了挥之不去的联系。

到了爸爸这一代,他们的关系更密切。

言辰欣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爸爸妈妈每次回乡下都要带大包小包的礼物,分发给穷亲戚。

最最可怕的是,双方爷爷擅自做主,给两人配了娃娃亲,说是等到田非20岁成年后就成亲。

言辰欣比田非大三岁,她马上就23岁生日,田非距离20岁也没几天了,他的来意不言而喻。

可恶!

自己堂堂【辰欣集团】的总裁,身价数亿,在S城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未来一片坦途,却要有这样一个人生污点,太不甘心了!

“田非,爷爷当年一句戏言,你不会当真了吧?”

“老爷子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在这里上学等你满23岁就结婚,算算时间只有3个月不到,还真是有点期待呢。辰欣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

田非一脸真诚,完全陷入了自我幻想无法自拔。

言辰欣额头青筋都快蹦出来了。

“田非,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更不可能嫁给你,你走吧。”

“你说的是真的?可敢发誓?”

田非脸色一变,情绪有些激动。

“我发誓,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也不会看上你,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还是回老家,继续种药材养牛去吧,找个村姑,平平淡淡过完一生,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田非身子僵硬,呆立当场。

那黯然神伤的样子,配合纯洁的眼神,居然让言辰欣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来,似乎自己是渣女,在伤害一个老实人一样。

她心中有些不忍,正想安慰几句,却见田非突然一反常态,拿出手机哈哈大笑起来。

不好,这小子肯定是想找爷爷告状。

小时候他可没少干这事,让自己的童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

“说得好,来来,对着手机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我也不会改变心意。”

既然事情已经挑开,言辰欣也不打算当乖乖女了,下定决心和封建习俗斗争到底。

“我可没有逼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对不对?”

“我的人生我做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娃娃亲这一套?”言辰欣冷笑:“你尽管拿这视频去告状,看看能耐我何不。”

“不,你误会了。”田非收起手机,笑容之中透露出一丝精明:“其实我也很害怕你缠着我,毕竟,我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外面美女如云,正是我大展身手的好时机,为一颗小树放弃整片森林,不是我的风格。”

“你……你说什么?”

言辰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真的是从一个放牛娃口里说出来的?

“既然咱们之间有共识,那就好办了,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零花钱,我就配合你演戏给长辈看,否则,我就把这段视频发在家长群。”

言辰欣不可思议的看着田非,这家伙从憨厚乡下小子到无赖的转变,完全没有半点的不自然。

“想敲诈我,你做梦,立即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叫保安了。”

言辰欣怒火万丈。

自己堂堂大总裁,居然被一个乡下小子给戏弄,太气人了。

“我也不想和你一起住,但臣妾实在做不到啊!”田非哀怨的道:“坦白告诉你吧,这次出门,我妈就给了我一个路费,他们让我来投奔媳妇你,吃几天软饭。”

啥?

什么时候男人吃软饭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了?

言辰欣都气得笑了:“你们这些穷亲戚,也太过分了吧!”

“我也觉得过分,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要我去读工商管理,我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啊!”

言辰欣冷笑:“你确实不需要,反正你管的都是些药材和畜生,不用什么脑子。”

“所以我报考了自己最喜欢的绘画系,哈哈,据说绘画班全是美女帅哥,而且每星期都有美女模特,真是想想都激动!”

田非似乎想到了美女模特躺在讲台上任由自己欣赏描绘的场景,口水都快出来了。

“真是个小色胚!”

言辰欣更加鄙视,却也无可奈何。

她很想将田非赶走,却又不敢这么做。

父辈们太强势了,言辰欣现在看似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实际上并没有太多话语权。

不过,拖延个一年半载,等自己彻底掌控集团后,就不必受任何人的牵制了。

至于田非,就当是收留了一只流浪猫吧!

别说一个月几千,就算几万,言辰欣也没放在心上。

比起公司目前遭遇的困境,这些都不值一提。

“好,你可以住这里,每个月我可以给你三千块,但有条件,第一,必须配合我在长辈面前演戏,第二,你不得对我有任何的觊觎之心,第三,我的房间是禁地,不许靠近。”

田非呵呵笑道:“没问题,我还怕被人知道我有个未婚妻呢。”

言辰欣额头青筋再次蹦了蹦,忍了下去。

真不知道这小子的自信从何而来,居然还有些看不上自己的样子。

在S城,自己的追求者可以排三里长。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录像为证。

田非喜滋滋的将手机收起来,好像中了百万大奖一样开心。

“辰欣姐,小弟我初来乍到,口袋里只有几块钱,能不能先把这个月的零花钱给我。”

田非手指搓动,一副财迷的样子。

乡下来的穷亲戚真可怕!

言辰欣无奈打开LV包,里面大概还有一千块的样子。

“这点先拿着,剩下的我转你卡上。”

“别别别,我的卡都被冻结了,取不出钱来,给现金就好,辰欣姐记得还欠我四千就行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

言辰欣目瞪口呆的看着憨笑的田非,心中一阵凌乱。

这世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么?

说得好像自己真欠他钱似的。

张姨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这个可恶的乡下小子,竟然是大小姐的未婚夫不说,还要住在这里,简直太混账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将他赶走。

张姨看着田非撒野般的乱跑,也不知道换个鞋子,内心对田野的嫌弃和痛恨不断上升。

田非没有理睬张姨,拖着自己的蛇皮袋子,哼着想小曲就冲上了楼。

“二楼是小姐的,不许进。”

张姨大喊。

“知道啦,就算她邀请我进,我都不想进。”

田非飞奔上三楼,找到最大的主卧,砰一声就关上了门。

张姨脸色有些扭曲,不服气的看向言辰欣:“大小姐,这乡下小子一点规矩都不懂,你真的要让他住这里?”

言辰欣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冷,瞥了张姨一眼:“做你该做的,还有,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外传。”

“大小姐放心,我肯定守口如瓶。”

看着一地的礼物,张姨不屑的冷哼一声:“都什么玩意,脏兮兮的,我给扔垃圾桶去。”

“等下,暂时收起来,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一番心意,要是让长辈知道就不好了。”言辰欣阻止了张姨。

虽然讨厌田非,也看不上这些土特产,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喜欢,她也不忍让他们伤心。

田非进了卧室,反锁房门,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床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在此刻,电话响起,他倾听了一下,确定外面没人,才按下接听键。

“少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证据确凿,您要亲自过来一趟吗?”

一个声音恭敬的说道。

“敢黑我们田家,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田非此刻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凌厉,哪里还有半点的憨厚?

“少爷打算怎么处理?”

“毕竟是堂舅,做得太过我妈面子上也不好看,就让他吐出这些年贪污的赃款,然后送去日国养老!”田非冷笑:“我那堂舅,一直很仰慕日国小电影文化,让他在哪里终老,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少爷,真的要这么做?”

老者声音急促,颤抖了一下。

“刘叔您如果觉得我处理不当,又何必请示我,自己做决定就是了。”田非淡淡一笑。

“不不,少爷你误会了,我现在就吩咐下人去办,一定不辜负少爷您的期望,还有,公司最近五年的账单正在整理之中,过两天就能交给少爷了。”

田非淡淡道:“我这次来,不是来查账的,刘叔何必这么紧张。”

另一边,一栋高级写字楼之中,刘叔满头冷汗,滴流不止。

身为S城十大明星企业首位的【非凡药业】集团公司总裁,他在S城呼风唤雨,连市长看到他都要面带笑容打招呼。

在手下上万员工的心目之中,更是神一般的高贵存在。

但谁也想不到,他此刻竟然会这么紧张。

非凡药业崛起之快速,远超任何一家企业。

他们以保健品起家,短短三年时间,就积累了上亿资产。

其后涉足建筑业,运输业等,更是全面开花,日益壮大。

但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一直是一个秘,从公司成立至今,一直没有出现过。

只有刘叔知道,神秘的董事长是何等的精彩绝艳。

公司一系列的重大举措,都和少爷离不开关系。

曾经的他,也只是一个频临倒闭的小制药厂的主任。

被少爷看中,委以重任,历经数年发展,终有现在的成就。

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对任何人来说都无比重要。

但这位神秘的少爷,似乎从来没有放在眼中。

这位堂舅原本也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沾了少爷的光,很快成为S城商圈的风云人物之一,可惜他贪心不足,居然中饱私囊。

其实他这么做也不是一天两天,只是碍于面子,刘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少爷话里的意思,似乎另有所指。

刘坤心中琢磨,越琢磨越是心惊胆战。

幸好田非并没有多说,叮嘱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来人,召开董事会,董事长有新的指示了。”

刘总裁摸摸额头冷汗,拿起了电话。

下面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非凡公司的所有高层,都是脸色凝重,向会议室赶去。

挂断电话,田非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即就将这所谓的堂舅忘到爪哇国去了。

他这次过来,实在是顶不住老妈的唠叨,倒不是真的想来查账。

只不过,既然遇上,也就顺手为之了。

言辰欣怎么也不会想到,田非其实比她更拒绝这桩娃娃亲。

如果可以,他想逃得更远。

晚上的时候,张姨倒是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这倒不是为了帮田非接风,而是要让这个穷逼认识到自己和大小姐的差距。

果不其然,看到这满桌子佳肴田非的眼神都亮了。

“辰欣姐,听说你们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怎么就不懂得节约呢,这么多菜,我们三个也吃不完啊!”

“哼,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你以为这是在你们农村,一个大碗菜就能对付一顿么?生活需要仪式感,有钱人的生活,你不懂。”

张姨不屑的说道。

田非哪管什么仪式感,直接就坐了下去,拿起筷子就要开吃。

“臭小子,这是大小姐的位置你也敢坐?而且大小姐都还没动筷子,你乱动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田非叹息了一声,看着张姨道:“规矩?呵呵,女人三从四德你听过吗?丈夫是天,是主,我为什么不能坐主位,不能先动筷?”

张姨咬咬牙,道:“田非,你太放肆了,这是大城市,不是穷乡僻野,大小姐人好可以容忍你,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欺负她。”

田非脸色一阵古怪:“我欺负她?呵呵,你是不知道你家大小姐小时候有多野蛮,经常骑在我身上凌辱我,强行亲亲都算是轻的。”

张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小子口无遮拦,素质太差。

言辰欣脸色也不好看,脸色发红的喝道:“田非,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说的都是事实嘛。”田非委屈的道。

言辰欣狠狠道:“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肚子坏水。”

“你也一样,依旧那么强势,难怪没人敢追你。”

田非针锋相对。

两人四只眼睛气鼓鼓对视,最终都是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好似天生的冤家。

这一顿晚餐吃得很是诡异。

言辰欣的矜持优雅和田非的狂放粗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得不说,这张姨人虽然有些不讨喜,做的菜还是挺不错的。  吃完饭,田非剔着牙,迈着八爷步,像个二大爷一般晃出了别墅。

看着他吊儿郎当的背影,张姨忍无可忍:“大小姐,这个田非根本就配不上你,真不知道老爷看上他那一点。”

言辰欣叹息了一声,也是苦闷不已:“父辈的人念旧,爷爷当年下乡插队的时候,受过田家的恩情,据说要不是田非的爷爷医术高明,根本就不会有我爸,也不会有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落在我身上了。”

张姨虽然只是个保姆,但从小陪伴言辰欣,两人之间的感情,堪比母女。

她将言辰欣当成自己女儿一般,对于言辰欣的未来,当然极为在意。

就算瞎着眼随便在S城挑选一个富家子弟,也比田非这个农村土包子多了。

尤其是现在辰欣集团正在遭受攻击,言辰欣身心疲累无比,这个田非此刻来惹言辰欣,张姨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要不,大小姐你就答应刘公子的追求好了,虽然他人有点花,但也算商业奇才,放眼S城,能和他比肩的人,屈指可数。”

张姨实在不忍心言辰欣掉进泥潭,开口劝说。

“不行,我的婚姻,不是筹码,也不是利益捆绑,还有几天时间,我们会想到解决的办法的。”言辰欣断然拒绝。

那刘公子手上倒是握有大把资源,可此人是出名的花花公子,被他抛弃的女子比比皆是。

言辰欣这样传统自爱的女子,怎么可能委曲求全?

张姨皱眉道:“可现在能帮到你的,就只有刘公子了,得到他们的订单,我们就能度过眼前的危机。”

言辰欣秀眉紧蹙。

这一年来,辰欣集团的业绩不增反降,已经有些入不敷出。

现在临近年关,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已经颓势尽显。

再不及时解决问题,等到过几天年终之时,矛盾爆发,问题就大了。

刘公子追求言辰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给刘公子打电话,就说我会如约前往【安琪儿会所】。”

言辰欣咬咬牙,颇为无奈。

张姨喜笑颜开:“大小姐你早该如此了,其实,约会又不等于要马上嫁给他,给他一个念想,以解燃眉之急。”

言辰欣情绪低落。

她知道商场如战场,利益下,只有强权,没有公理。

当她接下重担的那一天,就明白这个道理。

在商场厮杀,她铁血无情,手腕比男人更加高明。

可这一刻,她却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父母曾经在田非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将这个乡下小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还说这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肯定可以帮她度过眼前难关。

原本她还存有一丝幻想,可这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却让她失望到了极点。

如果真的要嫁给这种无赖痞子,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人。

新书【我真的很有钱】求支持

新书【我真的很有钱】已经发布,请各位兄弟姐妹帮忙收藏阅读,这次一定会坚持写完整,不会让大家失望。

“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咸菜,你奶奶当年可爱吃了,这是我们自家熏烤的腊肉,你爷爷的最爱,这是爸亲手制作的土烟,你爷爷当年每天都要蹲着抽一根……”

憨厚朴实的田非,兴致勃勃,不断从蛇皮袋中拿礼物,很快就堆满了一地。

保姆阿姨的脸色都涨红了。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小伙子,你这些礼物加起来的价值,怕是还抵不上这里的一块地砖,你知道这地砖多少钱一平米吗?折合人民币一万二啊!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不是保姆阿姨看不起田非,实在是这小子太没眼力见了。

作为一个乡下穷亲戚,连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来到这全市最奢华,最昂贵的高级别墅小区,居然还以为这里和乡下一样。

难道他就没看见大小姐在苦苦忍耐,快要爆发了么?

“够了。”大小姐磨磨牙,低声喝道。

“听到没有,收起你这些垃圾,滚出去。”

胖胖的保姆阿姨鄙夷的看着田非。

大小姐身为【辰欣集团】总裁,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他居然敢来打扰,简直罪无可恕。

“张姨,我说的是你,你先出去,我要和田非好好谈谈。”

“大小姐,有什么事就大声喊,我就在隔壁。”

张姨瞪了田非一眼,不甘的走了出去。

“田非,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在欧洲度假,有什么等他们回来再来好吗?”

言辰欣挤挤脸上的肉,露出一丝虚假的笑容来,最近公司正是多事之秋,焦头烂额,她实在没有心情来敷衍乡下穷亲戚。

但愿他不是为了那件事而来。

田非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言辰欣的冷淡,眼光灼热的看着她。

“十五年不见,辰欣你越来越漂亮了,记得小时候玩游戏你当我媳妇,你爷爷奶奶笑得可开心了。”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你想多了。”言辰欣咬了咬牙,脸色有些僵硬。

“当年你八岁,我五岁,不小了,而且我们的初吻互相给了对方,现在想起来,真是太美好了。”

田非说着,还砸吧了一下嘴巴,目光盯着言辰欣诱人红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言辰欣感觉天旋地转一般,差点晕过去。

当年知青下乡,爷爷在乡下邂逅了奶奶,从此和偏远的农村有了挥之不去的联系。

到了爸爸这一代,他们的关系更密切。

言辰欣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爸爸妈妈每次回乡下都要带大包小包的礼物,分发给穷亲戚。

最最可怕的是,双方爷爷擅自做主,给两人配了娃娃亲,说是等到田非20岁成年后就成亲。

言辰欣比田非大三岁,她马上就23岁生日,田非距离20岁也没几天了,他的来意不言而喻。

可恶!

自己堂堂【辰欣集团】的总裁,身价数亿,在S城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未来一片坦途,却要有这样一个人生污点,太不甘心了!

“田非,爷爷当年一句戏言,你不会当真了吧?”

“老爷子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在这里上学等你满23岁就结婚,算算时间只有3个月不到,还真是有点期待呢。辰欣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

田非一脸真诚,完全陷入了自我幻想无法自拔。

言辰欣额头青筋都快蹦出来了。

“田非,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更不可能嫁给你,你走吧。”

“你说的是真的?可敢发誓?”

田非脸色一变,情绪有些激动。

“我发誓,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也不会看上你,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还是回老家,继续种药材养牛去吧,找个村姑,平平淡淡过完一生,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田非身子僵硬,呆立当场。

那黯然神伤的样子,配合纯洁的眼神,居然让言辰欣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来,似乎自己是渣女,在伤害一个老实人一样。

她心中有些不忍,正想安慰几句,却见田非突然一反常态,拿出手机哈哈大笑起来。

不好,这小子肯定是想找爷爷告状。

小时候他可没少干这事,让自己的童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

“说得好,来来,对着手机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我也不会改变心意。”

既然事情已经挑开,言辰欣也不打算当乖乖女了,下定决心和封建习俗斗争到底。

“我可没有逼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对不对?”

“我的人生我做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娃娃亲这一套?”言辰欣冷笑:“你尽管拿这视频去告状,看看能耐我何不。”

“不,你误会了。”田非收起手机,笑容之中透露出一丝精明:“其实我也很害怕你缠着我,毕竟,我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外面美女如云,正是我大展身手的好时机,为一颗小树放弃整片森林,不是我的风格。”

“你……你说什么?”

言辰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真的是从一个放牛娃口里说出来的?

“既然咱们之间有共识,那就好办了,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零花钱,我就配合你演戏给长辈看,否则,我就把这段视频发在家长群。”

言辰欣不可思议的看着田非,这家伙从憨厚乡下小子到无赖的转变,完全没有半点的不自然。

“想敲诈我,你做梦,立即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叫保安了。”

言辰欣怒火万丈。

自己堂堂大总裁,居然被一个乡下小子给戏弄,太气人了。

“我也不想和你一起住,但臣妾实在做不到啊!”田非哀怨的道:“坦白告诉你吧,这次出门,我妈就给了我一个路费,他们让我来投奔媳妇你,吃几天软饭。”

啥?

什么时候男人吃软饭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了?

言辰欣都气得笑了:“你们这些穷亲戚,也太过分了吧!”

“我也觉得过分,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要我去读工商管理,我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啊!”

言辰欣冷笑:“你确实不需要,反正你管的都是些药材和畜生,不用什么脑子。”

“所以我报考了自己最喜欢的绘画系,哈哈,据说绘画班全是美女帅哥,而且每星期都有美女模特,真是想想都激动!”

田非似乎想到了美女模特躺在讲台上任由自己欣赏描绘的场景,口水都快出来了。

“真是个小色胚!”

言辰欣更加鄙视,却也无可奈何。

她很想将田非赶走,却又不敢这么做。

父辈们太强势了,言辰欣现在看似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实际上并没有太多话语权。

不过,拖延个一年半载,等自己彻底掌控集团后,就不必受任何人的牵制了。

至于田非,就当是收留了一只流浪猫吧!

别说一个月几千,就算几万,言辰欣也没放在心上。

比起公司目前遭遇的困境,这些都不值一提。

“好,你可以住这里,每个月我可以给你三千块,但有条件,第一,必须配合我在长辈面前演戏,第二,你不得对我有任何的觊觎之心,第三,我的房间是禁地,不许靠近。”

田非呵呵笑道:“没问题,我还怕被人知道我有个未婚妻呢。”

言辰欣额头青筋再次蹦了蹦,忍了下去。

真不知道这小子的自信从何而来,居然还有些看不上自己的样子。

在S城,自己的追求者可以排三里长。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录像为证。

田非喜滋滋的将手机收起来,好像中了百万大奖一样开心。

“辰欣姐,小弟我初来乍到,口袋里只有几块钱,能不能先把这个月的零花钱给我。”

田非手指搓动,一副财迷的样子。

乡下来的穷亲戚真可怕!

言辰欣无奈打开LV包,里面大概还有一千块的样子。

“这点先拿着,剩下的我转你卡上。”

“别别别,我的卡都被冻结了,取不出钱来,给现金就好,辰欣姐记得还欠我四千就行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

言辰欣目瞪口呆的看着憨笑的田非,心中一阵凌乱。

这世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么?

说得好像自己真欠他钱似的。

张姨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这个可恶的乡下小子,竟然是大小姐的未婚夫不说,还要住在这里,简直太混账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将他赶走。

张姨看着田非撒野般的乱跑,也不知道换个鞋子,内心对田野的嫌弃和痛恨不断上升。

田非没有理睬张姨,拖着自己的蛇皮袋子,哼着想小曲就冲上了楼。

“二楼是小姐的,不许进。”

张姨大喊。

“知道啦,就算她邀请我进,我都不想进。”

田非飞奔上三楼,找到最大的主卧,砰一声就关上了门。

张姨脸色有些扭曲,不服气的看向言辰欣:“大小姐,这乡下小子一点规矩都不懂,你真的要让他住这里?”

言辰欣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冷,瞥了张姨一眼:“做你该做的,还有,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外传。”

“大小姐放心,我肯定守口如瓶。”

看着一地的礼物,张姨不屑的冷哼一声:“都什么玩意,脏兮兮的,我给扔垃圾桶去。”

“等下,暂时收起来,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一番心意,要是让长辈知道就不好了。”言辰欣阻止了张姨。

虽然讨厌田非,也看不上这些土特产,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喜欢,她也不忍让他们伤心。

田非进了卧室,反锁房门,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床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在此刻,电话响起,他倾听了一下,确定外面没人,才按下接听键。

“少爷,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证据确凿,您要亲自过来一趟吗?”

一个声音恭敬的说道。

“敢黑我们田家,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田非此刻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凌厉,哪里还有半点的憨厚?

“少爷打算怎么处理?”

“毕竟是堂舅,做得太过我妈面子上也不好看,就让他吐出这些年贪污的赃款,然后送去日国养老!”田非冷笑:“我那堂舅,一直很仰慕日国小电影文化,让他在哪里终老,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少爷,真的要这么做?”

老者声音急促,颤抖了一下。

“刘叔您如果觉得我处理不当,又何必请示我,自己做决定就是了。”田非淡淡一笑。

“不不,少爷你误会了,我现在就吩咐下人去办,一定不辜负少爷您的期望,还有,公司最近五年的账单正在整理之中,过两天就能交给少爷了。”

田非淡淡道:“我这次来,不是来查账的,刘叔何必这么紧张。”

另一边,一栋高级写字楼之中,刘叔满头冷汗,滴流不止。

身为S城十大明星企业首位的【非凡药业】集团公司总裁,他在S城呼风唤雨,连市长看到他都要面带笑容打招呼。

在手下上万员工的心目之中,更是神一般的高贵存在。

但谁也想不到,他此刻竟然会这么紧张。

非凡药业崛起之快速,远超任何一家企业。

他们以保健品起家,短短三年时间,就积累了上亿资产。

其后涉足建筑业,运输业等,更是全面开花,日益壮大。

但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一直是一个秘,从公司成立至今,一直没有出现过。

只有刘叔知道,神秘的董事长是何等的精彩绝艳。

公司一系列的重大举措,都和少爷离不开关系。

曾经的他,也只是一个频临倒闭的小制药厂的主任。

被少爷看中,委以重任,历经数年发展,终有现在的成就。

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对任何人来说都无比重要。

但这位神秘的少爷,似乎从来没有放在眼中。

这位堂舅原本也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沾了少爷的光,很快成为S城商圈的风云人物之一,可惜他贪心不足,居然中饱私囊。

其实他这么做也不是一天两天,只是碍于面子,刘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少爷话里的意思,似乎另有所指。

刘坤心中琢磨,越琢磨越是心惊胆战。

幸好田非并没有多说,叮嘱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来人,召开董事会,董事长有新的指示了。”

刘总裁摸摸额头冷汗,拿起了电话。

下面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非凡公司的所有高层,都是脸色凝重,向会议室赶去。

挂断电话,田非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即就将这所谓的堂舅忘到爪哇国去了。

他这次过来,实在是顶不住老妈的唠叨,倒不是真的想来查账。

只不过,既然遇上,也就顺手为之了。

言辰欣怎么也不会想到,田非其实比她更拒绝这桩娃娃亲。

如果可以,他想逃得更远。

晚上的时候,张姨倒是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这倒不是为了帮田非接风,而是要让这个穷逼认识到自己和大小姐的差距。

果不其然,看到这满桌子佳肴田非的眼神都亮了。

“辰欣姐,听说你们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怎么就不懂得节约呢,这么多菜,我们三个也吃不完啊!”

“哼,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你以为这是在你们农村,一个大碗菜就能对付一顿么?生活需要仪式感,有钱人的生活,你不懂。”

张姨不屑的说道。

田非哪管什么仪式感,直接就坐了下去,拿起筷子就要开吃。

“臭小子,这是大小姐的位置你也敢坐?而且大小姐都还没动筷子,你乱动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田非叹息了一声,看着张姨道:“规矩?呵呵,女人三从四德你听过吗?丈夫是天,是主,我为什么不能坐主位,不能先动筷?”

张姨咬咬牙,道:“田非,你太放肆了,这是大城市,不是穷乡僻野,大小姐人好可以容忍你,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欺负她。”

田非脸色一阵古怪:“我欺负她?呵呵,你是不知道你家大小姐小时候有多野蛮,经常骑在我身上凌辱我,强行亲亲都算是轻的。”

张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小子口无遮拦,素质太差。

言辰欣脸色也不好看,脸色发红的喝道:“田非,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说的都是事实嘛。”田非委屈的道。

言辰欣狠狠道:“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肚子坏水。”

“你也一样,依旧那么强势,难怪没人敢追你。”

田非针锋相对。

两人四只眼睛气鼓鼓对视,最终都是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好似天生的冤家。

这一顿晚餐吃得很是诡异。

言辰欣的矜持优雅和田非的狂放粗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得不说,这张姨人虽然有些不讨喜,做的菜还是挺不错的。  吃完饭,田非剔着牙,迈着八爷步,像个二大爷一般晃出了别墅。

看着他吊儿郎当的背影,张姨忍无可忍:“大小姐,这个田非根本就配不上你,真不知道老爷看上他那一点。”

言辰欣叹息了一声,也是苦闷不已:“父辈的人念旧,爷爷当年下乡插队的时候,受过田家的恩情,据说要不是田非的爷爷医术高明,根本就不会有我爸,也不会有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落在我身上了。”

张姨虽然只是个保姆,但从小陪伴言辰欣,两人之间的感情,堪比母女。

她将言辰欣当成自己女儿一般,对于言辰欣的未来,当然极为在意。

就算瞎着眼随便在S城挑选一个富家子弟,也比田非这个农村土包子多了。

尤其是现在辰欣集团正在遭受攻击,言辰欣身心疲累无比,这个田非此刻来惹言辰欣,张姨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要不,大小姐你就答应刘公子的追求好了,虽然他人有点花,但也算商业奇才,放眼S城,能和他比肩的人,屈指可数。”

张姨实在不忍心言辰欣掉进泥潭,开口劝说。

“不行,我的婚姻,不是筹码,也不是利益捆绑,还有几天时间,我们会想到解决的办法的。”言辰欣断然拒绝。

那刘公子手上倒是握有大把资源,可此人是出名的花花公子,被他抛弃的女子比比皆是。

言辰欣这样传统自爱的女子,怎么可能委曲求全?

张姨皱眉道:“可现在能帮到你的,就只有刘公子了,得到他们的订单,我们就能度过眼前的危机。”

言辰欣秀眉紧蹙。

这一年来,辰欣集团的业绩不增反降,已经有些入不敷出。

现在临近年关,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已经颓势尽显。

再不及时解决问题,等到过几天年终之时,矛盾爆发,问题就大了。

刘公子追求言辰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给刘公子打电话,就说我会如约前往【安琪儿会所】。”

言辰欣咬咬牙,颇为无奈。

张姨喜笑颜开:“大小姐你早该如此了,其实,约会又不等于要马上嫁给他,给他一个念想,以解燃眉之急。”

言辰欣情绪低落。

她知道商场如战场,利益下,只有强权,没有公理。

当她接下重担的那一天,就明白这个道理。

在商场厮杀,她铁血无情,手腕比男人更加高明。

可这一刻,她却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父母曾经在田非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将这个乡下小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还说这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肯定可以帮她度过眼前难关。

原本她还存有一丝幻想,可这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却让她失望到了极点。

如果真的要嫁给这种无赖痞子,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