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1 21:56:48

三月三,龙抬头,大雨倾盆而下。

富丽堂皇的唐家大院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不久之后,几个黑衣人拖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丢到外面去,别弄脏了唐府的地。”唐府管家唐天站在门口语气冰冷的说道。

嘭,林言重重的摔在地上,腹部的鲜血和雨水一起,氤氲开一片红色。

林言双目紧闭,脸色发白,时不时因为痛苦而眉头紧锁。

“我好恨,恨自己有眼无珠。”林言此刻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林言出生卑微,但好在天赋不错,加上勤奋修炼,前途本来一片光明,在一次学校联谊上,他邂逅了唐家大小姐唐玥,很快他们便坠入爱河,成为学校里人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但没想到唐玥这个贱女人,接近他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林言,要怪就只能怪你天赋太好,如此好的灵骨放在你身上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给我吧。”唐玥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毒。

林言眼睁睁看着她把灵骨从自己身上活生生挖出来,剧烈的痛苦快要让其窒息。

“小姐宅心仁厚,留你一条狗命,滚吧。”唐天淡漠的说道。

冰冷的雨水灌进林言的口鼻,让他有些难以呼吸。

宅心仁厚,好个宅心仁厚!

“小姐,为何不杀了他?”不久后,唐天回到唐玥的身边,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

唐玥把玩着手里鲜血淋漓的灵骨:“要是死在了唐府,岂不是坏了唐家的名声,暂且留他一条狗命,一个失去灵骨的废物,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要是他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唐天提醒道。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明天开始,派人接送他妹妹上学。”唐玥微微一笑。

听到唐玥的话,管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言步履蹒跚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失去灵骨,体内生机正在急速流逝,他只想再见家人一面。

雨越发的大了,时不时有雷电交加,突然,漆黑的夜空被撕开一道裂缝,一颗黑色的珠子从裂缝中飞出来,紧接着一只巨大的手掌,从裂缝中伸出来,想要抓住珠子。

就在手掌快要抓住珠子的时候,珠子突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方圆万里的阴气啸聚而来,凝聚成一团黑气,将手掌击退,一击之后,珠子气息萎靡下来,径直朝着林言的方向坠落。

林言根本无法抗拒,眼睁睁的看着那颗珠子钻入自己的身体内,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冷入骨髓的冰寒。

林言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他看见一个柔弱的少女,为了复仇,自甘堕入地狱,修鬼术,吞噬厉鬼,历尽磨难,一步一步成长为执掌地狱的鬼帝...

林言的身体和珠子完美融合在一起,他的头发,指甲开始疯长,宛如厉鬼。

魂兮归来,林言猛地睁开了眼睛。

“珠子。”林言赫然发现那颗黑色珠子横躺在自己的丹田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本帝借你身体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不必惊慌。”一道冰冷的女声响起。

林言突然想起刚才的梦境,难道对方是地狱的女帝?

“作为回报,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或许是担心林言不同意,那声音又说了一声,若不是她刚才一击消耗了全部的精气,此刻虚弱不堪,她堂堂一代女帝又怎么会对一个人类如此低声下气。

“前辈,我没有几天好活了,你若是能答应替我照顾我妹妹,我愿意付出所有。”林言自知必死,唯一放不下的便是年幼的妹妹。

林言自幼父母双亡,与妹妹相依为命,以唐玥狠毒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妹妹。

“灵骨被挖,生机绝灭,难怪,你身上遍布死气,让我心生亲近的感觉。”一股黑气从珠子里蔓延而出,很快便游遍了林言的身体。

“前辈...”林言恭敬的说了声。

“我名洛倾城,叫我洛姐吧,你还没死呢,我刚才探查了你的身体,失去灵骨之后,你的体质更加契合阴气,若是修炼鬼术,或许可以逆天改命,重塑境界,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林言看到身前幻化出一个女子的形状,只是她周遭被黑气所环绕,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世人皆知,没有灵骨,便是废物,根本无法凝聚灵气,林言听到洛倾城的话,激动不已,大丈夫当提三尺剑,报仇雪恨,谁愿意甘心当废物,憋屈的死去。

为了报仇,哪怕永堕地狱,他也在所不惜。

嘭,林言重重的跪在地上:“师傅。”

“叫我洛姐。”洛倾城手凌空一伸,林言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他扶了起来。

“修鬼术,吞噬阴气,炼阴体,踏出这一步,你将永远无法回头,你可要想清楚了?”洛倾城一步走到林言的身前,两人近在咫尺,呼吸皆可闻。

看到眼前倾城绝世的容颜,林言心神摇曳,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美艳动人的女子,唐玥和其相比,就像是萤火之于皓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现在很虚弱,不能出珠子很长时间,好好活下去,这样才可以保护你妹妹,保护你爱的人。”洛倾城说完身形便消失了,半空中浮现出一篇功法来,林言伸手触碰,功法化为星星点点,汇入他脑海之中。

鬼术三十六篇,吞噬诀。

天地万物,阴阳共济,吞阴以为道,是为鬼术...

吞噬诀,吞噬阴气,炼体修神,果然奇妙,林言仿佛迈入了一个恢弘世界的大门,如饥似渴的阅读着。

修炼成功第一重,便可增加寿元三个月,林言面露喜色,握紧了双拳,本以为必死之局,没想到竟然有了转机,叫他如何不欢喜。

“洛姐...”林言在心里唤了几声,无人应答,心道她可能因为太过虚弱而陷入了沉睡,本想询问她一些关于修炼的事情,现在只好自己琢磨。

林言回到在校外租的房子,便迫不及待的打坐起来,想要尝试用吞噬诀感应阴气。

天地之间,有灵气,阴气,正气,各种气,书生修的是正气,武者修的是灵气,鬼修却吞噬阴气,这是三种不同的法门。

林言运行吞噬诀,身体的温度不断下降,越发的冰冷,如同尸体一般,他咬牙坚持,终于在三个小时后,成功感应到了一丝阴气。

只有体温下降到零度以下,才可以感应到阴气,林言恍然,难怪洛倾城告诉林言,他失去灵骨之后,体质更加契合阴气。

他生机全无,如同死人,感应阴气更加容易。

刚入门,林言只能感应到方圆两三米的阴气,等修炼成鬼术第一重,感应的范围便可以扩大到十米。

倘若成为鬼帝鬼尊,俯仰之间,方圆万里的阴气呼啸而来,犹如龙卷风一般,毁天灭地,威势骇人。

林言想到刚才他亲眼目睹洛倾城和鬼手大战的恢弘场场,惊心动魄,让他心驰神往。

我一定也能成为绝世强者,林言心里涌现出无比强烈的渴望和信念。

吞噬诀运行两周之后,林言发现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寒冷,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便停止了修炼。

看到镜子里自己披头散发,犹如厉鬼的样子,林言微微愣神,但很快便想明白了,只要心存善念,即便成鬼又如何?

唐家留他一命,不是怜悯他,而是世人都知道他进入了唐家,若是死在了唐家,必定会有辱唐家的名声。

唯有撇清和林言的关系,还要占据大义,斥责林言的不是,林言如今已经是废人,而且唐玥知道林言的软肋是他妹妹,此时派人控制住林灵,便吃准了林言。

林言心里清楚,等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唐玥会毫不留情的把他除掉,到时候他的妹妹肯定也不能幸免,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好在鬼修之道,有速成之法,那便是吞噬怨灵恶鬼,吞噬一只千年厉鬼,抵得上武者修炼几十年。

只是千年厉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以林言目前的实力,说不定会被其反杀。

林言打算明天白天去城郊的乱葬岗一趟,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林言拉开窗帘,看到楼下有唐家的人在监视。

林灵睡眼惺忪的从房间走出,揉了揉蓬乱的秀发:“哥,你昨天晚上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留宿唐家了呢。”

在所有人眼中,唐玥和林言都是关系亲密的情侣,林言留宿唐家也并不让人奇怪。

林灵抱了抱胳膊:“家里怎么这么冷。”

看到妹妹,林言神色一暖:“可能是降温了吧,唐家...”

林言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如果妹妹知道了,肯定会心疼死吧。

林言装作若无其事,送林灵下楼。

门口停着一辆兰博基尼,林灵看到车子,微皱眉头:“哥,是唐家的车子,嫂子昨天晚上说要派人接我上下学,我总觉得怪怪的。”

“唐玥还真是‘好心’!”林言哼了一声,一刹那,他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

如果自己表现出异常的话,想必藏在附近的唐家众人便会出手,将林灵给绑架了。

他甚至不敢暴露自己的实力,若是唐家发现他还有法力,只怕会给他和妹妹带来杀身之祸。

现在他实力十不存一,还不足以自保,鬼术一道,虽然修炼比武者更快,但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没有跟唐家抗衡的资本前,还需要暂时的隐忍啊,林言松开紧握的拳头,朝林灵笑了笑:“去上学吧。”

看着车子离去,林言感觉到了一丝紧迫:“妹妹,我很快便会把你解救出来,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现如今自己是一只小蚂蚁,在唐家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只有蛰伏爪牙,但迟早有一天,这个场子,自己要找回来。

林言转身进了巷子,唐家监视的人对视一眼,跟了上来,但林言早有警觉,带着他们绕了几个圈子,便把他们全部甩了。

林言没有回学校,而是直接去了乱葬岗。

林县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据说城西的乱葬岗是古代掩埋战死士兵的场所,即便是大白天,阴气也很重。

林县经济发展迅速,几年前,当时的县领导本打算要开发这里,但没想到工程进行到一半,便怪事频发,为此他们找了不少高人来做法事,但都没有用,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不久后,林言的身影出现在城西的小山坡上,俯瞰着下方的荒凉之地。

荒草丛生,郁郁葱葱,掩埋了废弃的工地,林言感受了一下,这里的阴气比城市里要浓郁数倍,难怪如此邪。

踏入乱葬岗,林言手掐着法诀,随时准备出手。

但让他意外的是,直到他走到工地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难道是白天,鬼怪不敢出来?林言心道。

爬上楼,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林言思考着如何引鬼出来。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两个女孩子,拨开野草,出现在林言的视线里。

为首的女孩穿着米黄色的外套,淡妆素抹,清丽脱俗,宛如一个可爱的邻家小妹,她手里端着一个手机,不断调试着镜头,她是黑岩直播平台的美女主播冯默默,后面是女孩子是她闺蜜张灵溪。

张灵溪拿着大包小包,眼睛四处张望着,有些害怕:“默默姐,这里怪瘆人的,真的要在这里直播吗?”

冯默默认真的点了点头:“没办法,这年头主播行业竞争太大,为了直播间的人气,我必须拼了。”

“我可是听说了,这里几年前开发的时候,便怪事不断,死了好几个工人。”张灵溪声音有些发颤。

冯默默用手指点了点闺蜜的脑袋:“你呀,就是胆子小,我看这里除了荒凉一些,也没有什么嘛。”

调试好设备之后,冯默默便开始直播了:“大家好,我是灵异主播冯默默,今天带你们来探索闹鬼的工地。”

冯默默在黑岩直播小有名气,开播不久后,便涌进了不少观众。

“默默,大白天的哪有鬼,我看你是自己吓自己吧。”

“楼上,看破不说破,朋友继续做。”

大部分观众都是持着怀疑的态度,要不是主播是可爱妹子,估计早就开喷了。

冯默默踩着草,一边介绍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这些都是她在百度上面搜索来整理的。

直播间有不少陈县的水友,此刻也认出了这里来。

“我家是陈县的,主播说的是都是真的,这里以前是一片乱葬岗,前几年搞开发,的确是发生了不少怪事。”

“默默,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开玩笑,快回家吧,那里真的挺邪的,不干净。”

冯默默拍了拍自身背着的包:“大家伙放心吧,我早有准备。”

为了这次直播,她可是动用小金库,买了不少法器,什么平安符,桃木剑,八卦镜...

“现在我们马上就到了工地了,大家可以看到工地上还有很多设备,都是没来得及撤的,可见当时这些工人走的有多匆忙。”冯默默将镜头对准了前方的工地。

就在冯默默踏进工地的那一刻,林言感受到了周围的阴气发生了剧烈波动,有几个阴气凝聚而成的黑影,出现在工地附近。

看来不是白天鬼不出来,而是这些鬼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张灵溪抱紧双臂:“默默,我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冷。”

两人发现所处的地方暗了下来,抬头一看,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了一片乌云,恰好遮住了此间的阳光。

“桀桀,好嫩的小姑娘。”

“好久没有闻到活人的气息了。”

鬼物看到她们二人,垂涎不已,迫不及待的现行出来。

冯默默和张灵溪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真正见到这一幕,还是吓得叫了出来,纷纷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桃木剑,黑驴蹄子还有辟邪符等等。

“这鬼做的好逼真啊,是哪一家特效公司做的啊。”

“默默,你们是在拍电影吗?”

直播间里弹幕纷飞。

“啊,默默姐,有鬼。”张灵溪手里抓住一把桃木剑,紧闭双眼,呜呜哭道。

冯默默强自镇定:“你们别过来,我们的道器可是开过光的。”

话音刚落,冯默默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朝前面飞去,手里的符纸撒了一地。

“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鬼脸,冯默默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叫了起来。

直播间众人傻眼,看到冯默默脸上惊恐的表情,不像是伪装,而且难道说真的有鬼?

“默默,快跑啊。”

“弹幕护体。”

“主播,我都说了那里不干净了,你还不走,这下可好,想走也走不了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冯默默今天要香消玉殒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二楼跳下来,抓住了她的衣领,把她拎了回去。

“我去,英雄救美。”

“真男人。”

“牛逼,二楼跳下来,双腿纹丝不动,是个高手。”

直播间里弹幕激增,人气暴涨。

冯默默也被林言从天而降的方式惊呆了,用一双美目打量着眼前的人,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完了,女神要沦陷了。”

鬼物见到嘴的猎物飞了,十分愤怒,发出阵阵吼声,朝林言冲来。

林言心里其实也很慌,这毕竟是他第一次面对鬼。

这些鬼影冲到近前,大家才看清楚,他们脸上血肉模糊,恶心至极,头上戴着安全帽,想必是几年前坠楼而死的民工衍化的鬼物。

林言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古战场千年的老鬼,不然他还真对付不了,几年道行的鬼物,吞噬诀对付它们足矣。

“天降鬼术,吞噬万鬼,灭。”林言手掐指诀,大喝一声,半空中出现一个漩涡,那些冲到近前的鬼物全部都不由自主的被吸了过去,在空中解体成为阴气,大部分逸散,还有一小部分被林言吸收。

林言现在法力尚浅,还不能直接生吞鬼魂,不然阴气太多会让他爆体而亡,现在这种吸收方式,虽然是浪费了一些,但也是没有办法。

朋友们,发新书了(地狱天骄)

三月三,龙抬头,大雨倾盆而下。

富丽堂皇的唐家大院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不久之后,几个黑衣人拖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丢到外面去,别弄脏了唐府的地。”唐府管家唐天站在门口语气冰冷的说道。

嘭,林言重重的摔在地上,腹部的鲜血和雨水一起,氤氲开一片红色。

林言双目紧闭,脸色发白,时不时因为痛苦而眉头紧锁。

“我好恨,恨自己有眼无珠。”林言此刻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林言出生卑微,但好在天赋不错,加上勤奋修炼,前途本来一片光明,在一次学校联谊上,他邂逅了唐家大小姐唐玥,很快他们便坠入爱河,成为学校里人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但没想到唐玥这个贱女人,接近他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林言,要怪就只能怪你天赋太好,如此好的灵骨放在你身上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给我吧。”唐玥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毒。

林言眼睁睁看着她把灵骨从自己身上活生生挖出来,剧烈的痛苦快要让其窒息。

“小姐宅心仁厚,留你一条狗命,滚吧。”唐天淡漠的说道。

冰冷的雨水灌进林言的口鼻,让他有些难以呼吸。

宅心仁厚,好个宅心仁厚!

“小姐,为何不杀了他?”不久后,唐天回到唐玥的身边,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

唐玥把玩着手里鲜血淋漓的灵骨:“要是死在了唐府,岂不是坏了唐家的名声,暂且留他一条狗命,一个失去灵骨的废物,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要是他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唐天提醒道。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明天开始,派人接送他妹妹上学。”唐玥微微一笑。

听到唐玥的话,管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林言步履蹒跚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失去灵骨,体内生机正在急速流逝,他只想再见家人一面。

雨越发的大了,时不时有雷电交加,突然,漆黑的夜空被撕开一道裂缝,一颗黑色的珠子从裂缝中飞出来,紧接着一只巨大的手掌,从裂缝中伸出来,想要抓住珠子。

就在手掌快要抓住珠子的时候,珠子突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方圆万里的阴气啸聚而来,凝聚成一团黑气,将手掌击退,一击之后,珠子气息萎靡下来,径直朝着林言的方向坠落。

林言根本无法抗拒,眼睁睁的看着那颗珠子钻入自己的身体内,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冷入骨髓的冰寒。

林言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他看见一个柔弱的少女,为了复仇,自甘堕入地狱,修鬼术,吞噬厉鬼,历尽磨难,一步一步成长为执掌地狱的鬼帝...

林言的身体和珠子完美融合在一起,他的头发,指甲开始疯长,宛如厉鬼。

魂兮归来,林言猛地睁开了眼睛。

“珠子。”林言赫然发现那颗黑色珠子横躺在自己的丹田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本帝借你身体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不必惊慌。”一道冰冷的女声响起。

林言突然想起刚才的梦境,难道对方是地狱的女帝?

“作为回报,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或许是担心林言不同意,那声音又说了一声,若不是她刚才一击消耗了全部的精气,此刻虚弱不堪,她堂堂一代女帝又怎么会对一个人类如此低声下气。

“前辈,我没有几天好活了,你若是能答应替我照顾我妹妹,我愿意付出所有。”林言自知必死,唯一放不下的便是年幼的妹妹。

林言自幼父母双亡,与妹妹相依为命,以唐玥狠毒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妹妹。

“灵骨被挖,生机绝灭,难怪,你身上遍布死气,让我心生亲近的感觉。”一股黑气从珠子里蔓延而出,很快便游遍了林言的身体。

“前辈...”林言恭敬的说了声。

“我名洛倾城,叫我洛姐吧,你还没死呢,我刚才探查了你的身体,失去灵骨之后,你的体质更加契合阴气,若是修炼鬼术,或许可以逆天改命,重塑境界,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林言看到身前幻化出一个女子的形状,只是她周遭被黑气所环绕,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世人皆知,没有灵骨,便是废物,根本无法凝聚灵气,林言听到洛倾城的话,激动不已,大丈夫当提三尺剑,报仇雪恨,谁愿意甘心当废物,憋屈的死去。

为了报仇,哪怕永堕地狱,他也在所不惜。

嘭,林言重重的跪在地上:“师傅。”

“叫我洛姐。”洛倾城手凌空一伸,林言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他扶了起来。

“修鬼术,吞噬阴气,炼阴体,踏出这一步,你将永远无法回头,你可要想清楚了?”洛倾城一步走到林言的身前,两人近在咫尺,呼吸皆可闻。

看到眼前倾城绝世的容颜,林言心神摇曳,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美艳动人的女子,唐玥和其相比,就像是萤火之于皓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现在很虚弱,不能出珠子很长时间,好好活下去,这样才可以保护你妹妹,保护你爱的人。”洛倾城说完身形便消失了,半空中浮现出一篇功法来,林言伸手触碰,功法化为星星点点,汇入他脑海之中。

鬼术三十六篇,吞噬诀。

天地万物,阴阳共济,吞阴以为道,是为鬼术...

吞噬诀,吞噬阴气,炼体修神,果然奇妙,林言仿佛迈入了一个恢弘世界的大门,如饥似渴的阅读着。

修炼成功第一重,便可增加寿元三个月,林言面露喜色,握紧了双拳,本以为必死之局,没想到竟然有了转机,叫他如何不欢喜。

“洛姐...”林言在心里唤了几声,无人应答,心道她可能因为太过虚弱而陷入了沉睡,本想询问她一些关于修炼的事情,现在只好自己琢磨。

林言回到在校外租的房子,便迫不及待的打坐起来,想要尝试用吞噬诀感应阴气。

天地之间,有灵气,阴气,正气,各种气,书生修的是正气,武者修的是灵气,鬼修却吞噬阴气,这是三种不同的法门。

林言运行吞噬诀,身体的温度不断下降,越发的冰冷,如同尸体一般,他咬牙坚持,终于在三个小时后,成功感应到了一丝阴气。

只有体温下降到零度以下,才可以感应到阴气,林言恍然,难怪洛倾城告诉林言,他失去灵骨之后,体质更加契合阴气。

他生机全无,如同死人,感应阴气更加容易。

刚入门,林言只能感应到方圆两三米的阴气,等修炼成鬼术第一重,感应的范围便可以扩大到十米。

倘若成为鬼帝鬼尊,俯仰之间,方圆万里的阴气呼啸而来,犹如龙卷风一般,毁天灭地,威势骇人。

林言想到刚才他亲眼目睹洛倾城和鬼手大战的恢弘场场,惊心动魄,让他心驰神往。

我一定也能成为绝世强者,林言心里涌现出无比强烈的渴望和信念。

吞噬诀运行两周之后,林言发现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寒冷,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便停止了修炼。

看到镜子里自己披头散发,犹如厉鬼的样子,林言微微愣神,但很快便想明白了,只要心存善念,即便成鬼又如何?

唐家留他一命,不是怜悯他,而是世人都知道他进入了唐家,若是死在了唐家,必定会有辱唐家的名声。

唯有撇清和林言的关系,还要占据大义,斥责林言的不是,林言如今已经是废人,而且唐玥知道林言的软肋是他妹妹,此时派人控制住林灵,便吃准了林言。

林言心里清楚,等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唐玥会毫不留情的把他除掉,到时候他的妹妹肯定也不能幸免,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好在鬼修之道,有速成之法,那便是吞噬怨灵恶鬼,吞噬一只千年厉鬼,抵得上武者修炼几十年。

只是千年厉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以林言目前的实力,说不定会被其反杀。

林言打算明天白天去城郊的乱葬岗一趟,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林言拉开窗帘,看到楼下有唐家的人在监视。

林灵睡眼惺忪的从房间走出,揉了揉蓬乱的秀发:“哥,你昨天晚上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留宿唐家了呢。”

在所有人眼中,唐玥和林言都是关系亲密的情侣,林言留宿唐家也并不让人奇怪。

林灵抱了抱胳膊:“家里怎么这么冷。”

看到妹妹,林言神色一暖:“可能是降温了吧,唐家...”

林言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如果妹妹知道了,肯定会心疼死吧。

林言装作若无其事,送林灵下楼。

门口停着一辆兰博基尼,林灵看到车子,微皱眉头:“哥,是唐家的车子,嫂子昨天晚上说要派人接我上下学,我总觉得怪怪的。”

“唐玥还真是‘好心’!”林言哼了一声,一刹那,他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

如果自己表现出异常的话,想必藏在附近的唐家众人便会出手,将林灵给绑架了。

他甚至不敢暴露自己的实力,若是唐家发现他还有法力,只怕会给他和妹妹带来杀身之祸。

现在他实力十不存一,还不足以自保,鬼术一道,虽然修炼比武者更快,但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没有跟唐家抗衡的资本前,还需要暂时的隐忍啊,林言松开紧握的拳头,朝林灵笑了笑:“去上学吧。”

看着车子离去,林言感觉到了一丝紧迫:“妹妹,我很快便会把你解救出来,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现如今自己是一只小蚂蚁,在唐家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只有蛰伏爪牙,但迟早有一天,这个场子,自己要找回来。

林言转身进了巷子,唐家监视的人对视一眼,跟了上来,但林言早有警觉,带着他们绕了几个圈子,便把他们全部甩了。

林言没有回学校,而是直接去了乱葬岗。

林县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据说城西的乱葬岗是古代掩埋战死士兵的场所,即便是大白天,阴气也很重。

林县经济发展迅速,几年前,当时的县领导本打算要开发这里,但没想到工程进行到一半,便怪事频发,为此他们找了不少高人来做法事,但都没有用,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不久后,林言的身影出现在城西的小山坡上,俯瞰着下方的荒凉之地。

荒草丛生,郁郁葱葱,掩埋了废弃的工地,林言感受了一下,这里的阴气比城市里要浓郁数倍,难怪如此邪。

踏入乱葬岗,林言手掐着法诀,随时准备出手。

但让他意外的是,直到他走到工地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难道是白天,鬼怪不敢出来?林言心道。

爬上楼,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林言思考着如何引鬼出来。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两个女孩子,拨开野草,出现在林言的视线里。

为首的女孩穿着米黄色的外套,淡妆素抹,清丽脱俗,宛如一个可爱的邻家小妹,她手里端着一个手机,不断调试着镜头,她是黑岩直播平台的美女主播冯默默,后面是女孩子是她闺蜜张灵溪。

张灵溪拿着大包小包,眼睛四处张望着,有些害怕:“默默姐,这里怪瘆人的,真的要在这里直播吗?”

冯默默认真的点了点头:“没办法,这年头主播行业竞争太大,为了直播间的人气,我必须拼了。”

“我可是听说了,这里几年前开发的时候,便怪事不断,死了好几个工人。”张灵溪声音有些发颤。

冯默默用手指点了点闺蜜的脑袋:“你呀,就是胆子小,我看这里除了荒凉一些,也没有什么嘛。”

调试好设备之后,冯默默便开始直播了:“大家好,我是灵异主播冯默默,今天带你们来探索闹鬼的工地。”

冯默默在黑岩直播小有名气,开播不久后,便涌进了不少观众。

“默默,大白天的哪有鬼,我看你是自己吓自己吧。”

“楼上,看破不说破,朋友继续做。”

大部分观众都是持着怀疑的态度,要不是主播是可爱妹子,估计早就开喷了。

冯默默踩着草,一边介绍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这些都是她在百度上面搜索来整理的。

直播间有不少陈县的水友,此刻也认出了这里来。

“我家是陈县的,主播说的是都是真的,这里以前是一片乱葬岗,前几年搞开发,的确是发生了不少怪事。”

“默默,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开玩笑,快回家吧,那里真的挺邪的,不干净。”

冯默默拍了拍自身背着的包:“大家伙放心吧,我早有准备。”

为了这次直播,她可是动用小金库,买了不少法器,什么平安符,桃木剑,八卦镜...

“现在我们马上就到了工地了,大家可以看到工地上还有很多设备,都是没来得及撤的,可见当时这些工人走的有多匆忙。”冯默默将镜头对准了前方的工地。

就在冯默默踏进工地的那一刻,林言感受到了周围的阴气发生了剧烈波动,有几个阴气凝聚而成的黑影,出现在工地附近。

看来不是白天鬼不出来,而是这些鬼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张灵溪抱紧双臂:“默默,我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冷。”

两人发现所处的地方暗了下来,抬头一看,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了一片乌云,恰好遮住了此间的阳光。

“桀桀,好嫩的小姑娘。”

“好久没有闻到活人的气息了。”

鬼物看到她们二人,垂涎不已,迫不及待的现行出来。

冯默默和张灵溪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真正见到这一幕,还是吓得叫了出来,纷纷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桃木剑,黑驴蹄子还有辟邪符等等。

“这鬼做的好逼真啊,是哪一家特效公司做的啊。”

“默默,你们是在拍电影吗?”

直播间里弹幕纷飞。

“啊,默默姐,有鬼。”张灵溪手里抓住一把桃木剑,紧闭双眼,呜呜哭道。

冯默默强自镇定:“你们别过来,我们的道器可是开过光的。”

话音刚落,冯默默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朝前面飞去,手里的符纸撒了一地。

“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鬼脸,冯默默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叫了起来。

直播间众人傻眼,看到冯默默脸上惊恐的表情,不像是伪装,而且难道说真的有鬼?

“默默,快跑啊。”

“弹幕护体。”

“主播,我都说了那里不干净了,你还不走,这下可好,想走也走不了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冯默默今天要香消玉殒的时候,一道身影从二楼跳下来,抓住了她的衣领,把她拎了回去。

“我去,英雄救美。”

“真男人。”

“牛逼,二楼跳下来,双腿纹丝不动,是个高手。”

直播间里弹幕激增,人气暴涨。

冯默默也被林言从天而降的方式惊呆了,用一双美目打量着眼前的人,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完了,女神要沦陷了。”

鬼物见到嘴的猎物飞了,十分愤怒,发出阵阵吼声,朝林言冲来。

林言心里其实也很慌,这毕竟是他第一次面对鬼。

这些鬼影冲到近前,大家才看清楚,他们脸上血肉模糊,恶心至极,头上戴着安全帽,想必是几年前坠楼而死的民工衍化的鬼物。

林言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古战场千年的老鬼,不然他还真对付不了,几年道行的鬼物,吞噬诀对付它们足矣。

“天降鬼术,吞噬万鬼,灭。”林言手掐指诀,大喝一声,半空中出现一个漩涡,那些冲到近前的鬼物全部都不由自主的被吸了过去,在空中解体成为阴气,大部分逸散,还有一小部分被林言吸收。

林言现在法力尚浅,还不能直接生吞鬼魂,不然阴气太多会让他爆体而亡,现在这种吸收方式,虽然是浪费了一些,但也是没有办法。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