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5 14:29:17

号外号外。

新书已养肥,可以开宰了!!!

以下为试读:

江城机场。

“首长,我已经到江城了,刚下飞机呢...”肖书淡淡地道。

“平安到达就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两天情绪波动时,那些鳞片还会不会出来?”

“额...我情绪挺稳定的,看不出来什么异常了。”肖书摸摸鼻子,同时扯了扯外套的衣领,遮挡住自己颈部的一部分黑色鳞片。

大夏天的穿个外套不仅另类,而且还特别热,但肖书也没有办法。

因为三个月前,他执行了一次特殊的任务,所有人全部遇难,只有他幸存下来。

可从那之后,他身体就出现了异样。

血液变成了黑色,体能急剧增长。一旦发怒的话,体内血液就会沸腾起来,同时身上会出现一枚枚青黑色的鳞片,性情也会变得异常暴躁。

为此差点闯了祸,肖书被关押看护了三个月,最后是老首长惜才,拼着老命保住了他。

‘你这个状况,我们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大概十几年前,军区有一位战士和你类似,不过症状比你要轻,退役后就断了联系,据说和你是一个地方的人,你这次回去找找这个人,要抓紧时间...’这是老首长临行前的嘱咐。

因为这,肖书才搭上了前往江城的飞机,准备去找寻到那个和他有过相似经历的老前辈,解决目前的麻烦。

“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所以给你准备了一台代步车子,就停在机场外,钥匙在机场门口的垃圾桶下面。”

简单叮嘱了两句,那边就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肖书不禁开始思索起来。

‘这江城太大了,想找到那位前辈恐怕不是简单的事啊...话说我也好几年没回家了,还是先去找苏酥吧...咦?’

正想着,肖书的目光忽然一转,被前方的一名制服美女吸引了过去。

只见她穿着一身性感的制服,将她姣好的身形紧紧包裹起来,身材高挑,容貌冷艳,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等到肖书来到安检口时,立刻就询问道:“美女,有对象没?”

“没有!”

似是感觉到了肖书的眼神不太安分,安检美女的态度很冷淡,“把包裹和随身物品拿出来,然后走过安检门。”

但肖书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而是舔了舔嘴唇,痞笑道:“没对象啊...那真是太好了,这是我微信,你给扫上,等会咱们约一波?”

正说着,肖书还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二维码递了过去。

“喂喂喂!”

还没等安检美女说话,旁边一位带着眼睛的男性安检员不满地冲肖书喊道:“你再扰乱秩序,我就不客气了!”

要知道这位安检美女,那可是整个机场最漂亮的,几乎所有人都爱慕着她,尤其是这个眼镜仔,更是她的狂热追求者,当然忍受不了肖书这番作为。

见安检美女没有回应,肖书耸耸肩,只好做罢。

说完,大步走过安检门。

‘嘟嘟嘟!’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这位先生,请您站住!”

安检美女立刻冲到前方,拦住了肖书,丝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们现在怀疑您身上携带违禁物品,请站住接受检查。”

这番话立马引起了周围旅客的注意,全都看向了他。背着硕大的旅行包,看上去又脏又破旧,表面还有不规则的暗红色斑点。

而且最恐怖的,不是这些,而是旅行包被塞得满满的,感觉东西多得不可思议...

“喂,你看这红色斑块,像不像血迹啊……”有人压低声音对同伴说道。

“妈的,真有点像啊。我听新闻说上个月H市发生了几起可怕命案,那嫌犯现在极有可能来到了江城,会不会是……”同伴说着,脸色已经变了。

血迹...被塞满的旅行包...隐隐是人形状的物品...

再一看肖书,明明八月大夏天,却穿着一件夹克,又脏又破,发型也乱糟糟的,简直越来越符合通缉令上的画像照片。

‘咕隆、咕隆’

周围不止一个人直吞口水,旅客、还有安检人员,都在死死瞪着他……

“喂!...这里是安检口...有个通缉犯在这...请立刻派人过来!”眼镜仔冲对讲机大喊道。

‘吧嗒吧嗒吧嗒’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机场特勤队已经迅速赶来,他们统统穿着防弹衣和头盔,带着防暴盾牌以及枪支武器,简直就是从内到外武装到牙齿。

“就是这个人,他触发了报警器!”眼镜仔指着肖书大喊道。

“给我老实一点!”

仗着有特勤队在场,眼镜仔的气焰一下子就嚣张起来,快步走到肖书面前,狠狠推了他一把。

但肖书站在那纹丝不动,他自己却往后退了两步才站住。

‘唰唰唰!’

所有的枪口上抬,齐齐对准了安检门前的肖书。

“嗯?”

肖书两眼一眯,一股无形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要知道他曾经可是一位闻名世界的兵王,被誉为华夏战神般的人物,平生最厌恶被人拿枪指着。

空气瞬间凝结!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一股窒息,尤其是特勤队,他们看着肖书的眼睛,便仿佛觉得自己被猛兽盯上了一样。还有其它的旅客,以及工作人员,统统吓得脸色苍白。

‘啪嗒!’

那个眼镜仔本来还想凶肖书几句找回面子的,此时已经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离肖书最近的安检美女,此时俏脸苍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一双黑丝玉腿颤抖不停,差点就摔倒在地。

她只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要比她以往见过所有人都要深邃,都要恐怖,与之前那个和他搭讪的家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过了一会,肖书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气势稍微减弱下来,众人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

只见他微微眯着眼道:“真的想检查吗?那我自己来吧。”

说完,肖书放下了背上的旅行包,缓缓拉开拉链。

他取出的第一件东西,是一件破旧的军服,沾满血迹,只有肩章还弥留着一丝光泽。

“真的是...”

众人心中一颤,齐齐又往后退。

但肖书丝毫不理会他们,继续拿出其他物品。先是一些破碎的军服,再是一枚枚大小不一的军用勋章,总计大概有二三十枚,彰显了赫赫战功。

无一例外,它们统统都沾满血迹。

最后拿出来的,是几枚铜质的子弹壳,很显然刚才就是它们触发了安检门的警报。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男人...带着满满一包沾血的物品,还有子弹壳,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这都是...”

哪怕是阅历极广的特勤队长,此时也完全镇定不下来,身后那帮年轻的特勤队员,几乎都在浑身发抖,手臂颤抖着差点连枪都握不住。

“这些,都是我战友们的遗物。”

肖书抬起目光,淡淡地道:“三个月前,他们都在战役中牺牲了,许多人尸骨无存,仅剩的只有这些,我带他们回故乡。”

“请问有任何的违禁物品吗?”

安检美女呆住了,一时站在那不知所措。

的确如肖书所说的,他携带的这些物品,并没有违规,也就是说,他是完全合法入境的,与之前所有人的猜想,毫不搭边!

但她还是认真的问道:“你说你是军人,请出示相关证明...”

肖书拿出证件递了过去。

“怎么样?是真的吗?”特勤队长紧张地问道。

就见安检美女仔细看了半天,最终确定下来,点头道:“是真的,他是隶属于西部军区的军人,军衔上尉,目前已退伍...”

空气顿时陷入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呆在那。

想不到这个疑点重重的男子,竟然不是他们想象的杀人嫌疑犯,而是一位伟大的国家军人!

带着战友们的尸骸,独自回到家乡,真的很难想象,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又是如何能够站在这里的...

周围那些骚动的旅客,以及工作人员,此时统统低下头去,目光中带着羞愧之色。

只有眼镜仔还是一脸不信,大声叫嚣道:“这...这不可能!他的证件肯定是伪造的,我没有看错,他绝对就是那个杀人犯!”

但没有人理他。

“戒备...解除。”特勤队长缓缓说出这四个字,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枪械。

连他们都感觉到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对华夏军魂的侮辱,让他们自己都无地自容!

就见肖书站在那,表情淡然,几乎就像是一个围观者似的,他将行李装好,看着安检美女,问道:

“还有事吗?”

“没、没事了...对不起,我们误以为你是通缉令上的逃犯...如果你早点出示证件,我们绝对不会拦你的。”安检美女愣了一会才回应,显然也感到非常愧疚。

“你、你可以走了。”

“那我们加个微信吧,有机会约一约。”肖书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二维码。

安检美女愣了愣道:“不好意思,我、我没带手机。”

“...好吧。”

见对方还是不太乐意,肖书也没再说什么,大步穿过安检门离去。

此刻众人看着他的背影,默不作声,尽管衣服都破旧到了不堪的地步,但背脊挺直,英姿顾盼,令人心向往之。

新书养肥了!!!!

号外号外。

新书已养肥,可以开宰了!!!

以下为试读:

江城机场。

“首长,我已经到江城了,刚下飞机呢...”肖书淡淡地道。

“平安到达就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两天情绪波动时,那些鳞片还会不会出来?”

“额...我情绪挺稳定的,看不出来什么异常了。”肖书摸摸鼻子,同时扯了扯外套的衣领,遮挡住自己颈部的一部分黑色鳞片。

大夏天的穿个外套不仅另类,而且还特别热,但肖书也没有办法。

因为三个月前,他执行了一次特殊的任务,所有人全部遇难,只有他幸存下来。

可从那之后,他身体就出现了异样。

血液变成了黑色,体能急剧增长。一旦发怒的话,体内血液就会沸腾起来,同时身上会出现一枚枚青黑色的鳞片,性情也会变得异常暴躁。

为此差点闯了祸,肖书被关押看护了三个月,最后是老首长惜才,拼着老命保住了他。

‘你这个状况,我们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大概十几年前,军区有一位战士和你类似,不过症状比你要轻,退役后就断了联系,据说和你是一个地方的人,你这次回去找找这个人,要抓紧时间...’这是老首长临行前的嘱咐。

因为这,肖书才搭上了前往江城的飞机,准备去找寻到那个和他有过相似经历的老前辈,解决目前的麻烦。

“我知道你现在情况特殊,所以给你准备了一台代步车子,就停在机场外,钥匙在机场门口的垃圾桶下面。”

简单叮嘱了两句,那边就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肖书不禁开始思索起来。

‘这江城太大了,想找到那位前辈恐怕不是简单的事啊...话说我也好几年没回家了,还是先去找苏酥吧...咦?’

正想着,肖书的目光忽然一转,被前方的一名制服美女吸引了过去。

只见她穿着一身性感的制服,将她姣好的身形紧紧包裹起来,身材高挑,容貌冷艳,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等到肖书来到安检口时,立刻就询问道:“美女,有对象没?”

“没有!”

似是感觉到了肖书的眼神不太安分,安检美女的态度很冷淡,“把包裹和随身物品拿出来,然后走过安检门。”

但肖书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而是舔了舔嘴唇,痞笑道:“没对象啊...那真是太好了,这是我微信,你给扫上,等会咱们约一波?”

正说着,肖书还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二维码递了过去。

“喂喂喂!”

还没等安检美女说话,旁边一位带着眼睛的男性安检员不满地冲肖书喊道:“你再扰乱秩序,我就不客气了!”

要知道这位安检美女,那可是整个机场最漂亮的,几乎所有人都爱慕着她,尤其是这个眼镜仔,更是她的狂热追求者,当然忍受不了肖书这番作为。

见安检美女没有回应,肖书耸耸肩,只好做罢。

说完,大步走过安检门。

‘嘟嘟嘟!’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这位先生,请您站住!”

安检美女立刻冲到前方,拦住了肖书,丝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们现在怀疑您身上携带违禁物品,请站住接受检查。”

这番话立马引起了周围旅客的注意,全都看向了他。背着硕大的旅行包,看上去又脏又破旧,表面还有不规则的暗红色斑点。

而且最恐怖的,不是这些,而是旅行包被塞得满满的,感觉东西多得不可思议...

“喂,你看这红色斑块,像不像血迹啊……”有人压低声音对同伴说道。

“妈的,真有点像啊。我听新闻说上个月H市发生了几起可怕命案,那嫌犯现在极有可能来到了江城,会不会是……”同伴说着,脸色已经变了。

血迹...被塞满的旅行包...隐隐是人形状的物品...

再一看肖书,明明八月大夏天,却穿着一件夹克,又脏又破,发型也乱糟糟的,简直越来越符合通缉令上的画像照片。

‘咕隆、咕隆’

周围不止一个人直吞口水,旅客、还有安检人员,都在死死瞪着他……

“喂!...这里是安检口...有个通缉犯在这...请立刻派人过来!”眼镜仔冲对讲机大喊道。

‘吧嗒吧嗒吧嗒’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机场特勤队已经迅速赶来,他们统统穿着防弹衣和头盔,带着防暴盾牌以及枪支武器,简直就是从内到外武装到牙齿。

“就是这个人,他触发了报警器!”眼镜仔指着肖书大喊道。

“给我老实一点!”

仗着有特勤队在场,眼镜仔的气焰一下子就嚣张起来,快步走到肖书面前,狠狠推了他一把。

但肖书站在那纹丝不动,他自己却往后退了两步才站住。

‘唰唰唰!’

所有的枪口上抬,齐齐对准了安检门前的肖书。

“嗯?”

肖书两眼一眯,一股无形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要知道他曾经可是一位闻名世界的兵王,被誉为华夏战神般的人物,平生最厌恶被人拿枪指着。

空气瞬间凝结!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一股窒息,尤其是特勤队,他们看着肖书的眼睛,便仿佛觉得自己被猛兽盯上了一样。还有其它的旅客,以及工作人员,统统吓得脸色苍白。

‘啪嗒!’

那个眼镜仔本来还想凶肖书几句找回面子的,此时已经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离肖书最近的安检美女,此时俏脸苍白,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一双黑丝玉腿颤抖不停,差点就摔倒在地。

她只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要比她以往见过所有人都要深邃,都要恐怖,与之前那个和他搭讪的家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过了一会,肖书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气势稍微减弱下来,众人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

只见他微微眯着眼道:“真的想检查吗?那我自己来吧。”

说完,肖书放下了背上的旅行包,缓缓拉开拉链。

他取出的第一件东西,是一件破旧的军服,沾满血迹,只有肩章还弥留着一丝光泽。

“真的是...”

众人心中一颤,齐齐又往后退。

但肖书丝毫不理会他们,继续拿出其他物品。先是一些破碎的军服,再是一枚枚大小不一的军用勋章,总计大概有二三十枚,彰显了赫赫战功。

无一例外,它们统统都沾满血迹。

最后拿出来的,是几枚铜质的子弹壳,很显然刚才就是它们触发了安检门的警报。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男人...带着满满一包沾血的物品,还有子弹壳,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这都是...”

哪怕是阅历极广的特勤队长,此时也完全镇定不下来,身后那帮年轻的特勤队员,几乎都在浑身发抖,手臂颤抖着差点连枪都握不住。

“这些,都是我战友们的遗物。”

肖书抬起目光,淡淡地道:“三个月前,他们都在战役中牺牲了,许多人尸骨无存,仅剩的只有这些,我带他们回故乡。”

“请问有任何的违禁物品吗?”

安检美女呆住了,一时站在那不知所措。

的确如肖书所说的,他携带的这些物品,并没有违规,也就是说,他是完全合法入境的,与之前所有人的猜想,毫不搭边!

但她还是认真的问道:“你说你是军人,请出示相关证明...”

肖书拿出证件递了过去。

“怎么样?是真的吗?”特勤队长紧张地问道。

就见安检美女仔细看了半天,最终确定下来,点头道:“是真的,他是隶属于西部军区的军人,军衔上尉,目前已退伍...”

空气顿时陷入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呆在那。

想不到这个疑点重重的男子,竟然不是他们想象的杀人嫌疑犯,而是一位伟大的国家军人!

带着战友们的尸骸,独自回到家乡,真的很难想象,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又是如何能够站在这里的...

周围那些骚动的旅客,以及工作人员,此时统统低下头去,目光中带着羞愧之色。

只有眼镜仔还是一脸不信,大声叫嚣道:“这...这不可能!他的证件肯定是伪造的,我没有看错,他绝对就是那个杀人犯!”

但没有人理他。

“戒备...解除。”特勤队长缓缓说出这四个字,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枪械。

连他们都感觉到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对华夏军魂的侮辱,让他们自己都无地自容!

就见肖书站在那,表情淡然,几乎就像是一个围观者似的,他将行李装好,看着安检美女,问道:

“还有事吗?”

“没、没事了...对不起,我们误以为你是通缉令上的逃犯...如果你早点出示证件,我们绝对不会拦你的。”安检美女愣了一会才回应,显然也感到非常愧疚。

“你、你可以走了。”

“那我们加个微信吧,有机会约一约。”肖书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二维码。

安检美女愣了愣道:“不好意思,我、我没带手机。”

“...好吧。”

见对方还是不太乐意,肖书也没再说什么,大步穿过安检门离去。

此刻众人看着他的背影,默不作声,尽管衣服都破旧到了不堪的地步,但背脊挺直,英姿顾盼,令人心向往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