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5 20:58:12

康大茂被关在狱中调养了几天,身体有些好转,伤口也有渐渐愈合的趋势。

这几天他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就是关在隔壁的老王,老王每日都用石块在墙壁上画莫名奇妙的图纸,画完了擦,擦完了画。

康大茂和他说话他也不搭理,今天终于是肯搭理康大茂了,只是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一个快要死的人了,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我就当你最后一个听众了。”

“为何这么说?”康大茂不解地问。

“因为你这个牢是死牢,你是两年来第八个了,没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老王轻描淡写的说。

“死牢?那你呢?你们就没想过越狱?”康大茂当然不肯在这里等死。

“越狱?越狱?哈哈哈哈!”

老王好像听到了极其可笑的事情,他笑到最后都笑咳嗽了才停下来。

“小兄弟,实话告诉你吧,这个监狱就是我设计的,我现在都被关在这里两年了,你特么跟我说越狱?能跑老子还会在这儿等着你来,还是太年轻啊!”

老王说着好像想到什么伤心的往事,便不再和康大茂多说,而是眯着浑浊的眼睛继续在墙上画他的建筑图纸。

难道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康大茂很不甘心。

次日过堂,康大茂被带到县衙大堂上,赵翰林先是给康大茂来了个下马威,查封镇江府的康家粮庄,直接给康大茂定了绑架,杀人,强暴未遂三项罪名。

康大茂哪里肯认,沈玉海和沈洛君也被带到堂上,当场指认康大茂,赵翰林又把早早拟好的证词让康大茂签字画押,康大茂直接在上面画了个赵县令大王八。

气得赵翰林重重摔下惊堂木,让一旁的衙役按着康大茂的手硬生生的把手印给按了。

康大茂按完手印之后赵翰林看着罪状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公布堂审结果。

康大茂,大名康大勇,在镇江府犯下绑架,杀人,强暴未遂等罪行,现已全部招认画押,本县宣判,斩首示众,三日后午时三刻行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康大茂大声喊道。

黒官,这是明摆着置自己于死地,这么明显的栽赃陷害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天理何在?

康大茂把头转向一旁的沈洛君,他狠狠的看了对方一眼。

“是你?你为何要害我?难道就因为我失误害了大斌?你要给大斌报仇也用不着使这种卑鄙的手段吧,这下你们满意了,你们如愿以偿了,呵呵。”

说完康大茂一阵冷笑。

“带我回大牢,我不想呆在这儿,你们这些人让老子看了恶心。”

也不等其他人说什么,康大茂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大牢方向走去,脚上的铁链发出咣叽,咣叽的声响。

沈洛君心很痛,她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心爱的康大茂怎么会变成这样,可是那晚明明就是他,杀了小红,企图强暴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千次一万次。

回到牢里,康大茂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望着黑乎乎的房顶,他脑中一片空白,仿佛除了等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该干嘛。

“小兄弟,判决下来了?三日后行刑?”

隔壁老王很懂行情的凑过来说,仿佛看着别人一个个被带走对于他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康大茂翻了个身脸背对着隔壁老王,他现在不想说任何话,也不想听到别人的废话。

自己这辈子就算完了,也不知道龙弟逃出去没有?康大茂这样想着。

说到项玲珑,当天她就带着浑身刀伤逃出了镇江府,码头上船夫们一看她浑身的刀伤没一个人敢载她渡江,最后她花光身上所有的钱,独自摇着一叶小舟拼尽全力逃回了扬州漕帮总舵。

码头上,独眼龙正带着兄弟们卸货,忽然,有人大声喊道:“三当家,河面上划过来一叶小舟,快看,那人面孔好生熟悉。”

“什么特么好生熟悉,这是我玲珑妹子,快,她好像受伤了,把人给老子迎上岸。”

独眼龙一看来人竟然是玲珑,这丫头不是跟着四弟康大茂这小子去镇江府了吗?怎么现在这么狼狈的回来了,他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三哥!”

项玲珑嘴唇发干,脸色惨白,她刚一上岸拉着独眼龙的衣服就晕了过去。

这一路她流了不少血,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完全是靠意志力撑到现在,此刻看到亲人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我日他先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我玲珑妹子伤成这样,要是让老子知道老子非特么废了他。”

独眼龙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大吼一声亲自背着项玲珑朝漕帮总舵跑去。

漕帮总舵,项玲珑的闺房里,郎中正在替项玲珑包扎伤口,几个漕帮首脑在门外急的是团团转,几人抓耳挠腮互相抱怨,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玲珑妹子跟着老四,这老四也是太废了。

整整一炷香工夫郎中才在侍女的陪同下从房间里走出来。

“大夫,怎么样了?”项云龙迎上去问道。

“小姐醒了,不过她现在身子虚,要好好调养一阵子。”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大夫一再叮嘱不要打扰病人休息,可是,三人根本不听,吩咐手下把大夫给送走了。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进来,我有话说。”

项玲珑躺在床上艰难的朝门外喊道。

几人立刻冲进了屋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发白的妹子几人心中一阵心疼,从小到大他们都是宠着她,就连独眼龙和混江龙也是把她当亲妹子疼爱。

“玲珑妹子,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康大茂那小子呢,难不成他是个废物?”独眼龙很不爽的问道。

“快去救康大哥,他有危险,有人要害他。”

项玲珑说道,这一路她也想明白了,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康大茂。

“什么?有人要害我把兄弟,特么的,太不把我们漕帮放在眼里了吧。”独眼龙义愤填膺的说。

“知道是什么人吗?”混江湖却很冷静的问,既然他已经和康大茂结拜当然也就认下了这个兄弟。

“康大哥被人陷害,我们被官兵围缴,他拼了命救我,我冲出来时他已经身中数刀,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项玲珑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妹子,你别哭,你先休养身体,等身体养好了哥替你和老四报仇。”项云龙心疼的说。

他已经有好多年没看到自己的妹子哭了,这丫头平日在帮里都是骄横跋扈的主,这次竟然为了那小子流眼泪还真让他意外。

“康大哥肯定是被官府抓了,他们诬陷他绑架杀人,去迟了恐怕人就没了。”项玲珑一听大哥要等自己伤养好立刻就不干了。

“我这就派人去镇江府打探情况。”

混江龙说着就出了房门,然后他吩咐两个机灵的小弟直接轻船驶往镇江府。

临走时,他特意叮嘱,这次去只打探消息,必要时花些银子也没关系,然后给二人带足了银两,康大茂要是知道肯定很感动。

有人说人命关天,为什么不骑马?骑马不是更快吗?

马的奔驰速度正常是25公里每小时,船航行速度一般是15公里每小时,之所以乘船不骑马,也是有原因的,船走直线马绕路,所以还是船更快一些,况且,这些漕帮的人更熟悉水路。

从扬州出发到镇江府走水路也就三十来公里,两个小时便可到达,半天时间就可往返。

派出去的两人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将打探到的消息禀告三位漕帮当家。

“什么?判了三天后斩首?我日他个先人,大哥,咱们和老四可是磕头拜过把子的,这人你救不救?”独眼龙直接拍着桌子站起身说道。

第八章 问斩

康大茂被关在狱中调养了几天,身体有些好转,伤口也有渐渐愈合的趋势。

这几天他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就是关在隔壁的老王,老王每日都用石块在墙壁上画莫名奇妙的图纸,画完了擦,擦完了画。

康大茂和他说话他也不搭理,今天终于是肯搭理康大茂了,只是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一个快要死的人了,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我就当你最后一个听众了。”

“为何这么说?”康大茂不解地问。

“因为你这个牢是死牢,你是两年来第八个了,没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老王轻描淡写的说。

“死牢?那你呢?你们就没想过越狱?”康大茂当然不肯在这里等死。

“越狱?越狱?哈哈哈哈!”

老王好像听到了极其可笑的事情,他笑到最后都笑咳嗽了才停下来。

“小兄弟,实话告诉你吧,这个监狱就是我设计的,我现在都被关在这里两年了,你特么跟我说越狱?能跑老子还会在这儿等着你来,还是太年轻啊!”

老王说着好像想到什么伤心的往事,便不再和康大茂多说,而是眯着浑浊的眼睛继续在墙上画他的建筑图纸。

难道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康大茂很不甘心。

次日过堂,康大茂被带到县衙大堂上,赵翰林先是给康大茂来了个下马威,查封镇江府的康家粮庄,直接给康大茂定了绑架,杀人,强暴未遂三项罪名。

康大茂哪里肯认,沈玉海和沈洛君也被带到堂上,当场指认康大茂,赵翰林又把早早拟好的证词让康大茂签字画押,康大茂直接在上面画了个赵县令大王八。

气得赵翰林重重摔下惊堂木,让一旁的衙役按着康大茂的手硬生生的把手印给按了。

康大茂按完手印之后赵翰林看着罪状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公布堂审结果。

康大茂,大名康大勇,在镇江府犯下绑架,杀人,强暴未遂等罪行,现已全部招认画押,本县宣判,斩首示众,三日后午时三刻行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康大茂大声喊道。

黒官,这是明摆着置自己于死地,这么明显的栽赃陷害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天理何在?

康大茂把头转向一旁的沈洛君,他狠狠的看了对方一眼。

“是你?你为何要害我?难道就因为我失误害了大斌?你要给大斌报仇也用不着使这种卑鄙的手段吧,这下你们满意了,你们如愿以偿了,呵呵。”

说完康大茂一阵冷笑。

“带我回大牢,我不想呆在这儿,你们这些人让老子看了恶心。”

也不等其他人说什么,康大茂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大牢方向走去,脚上的铁链发出咣叽,咣叽的声响。

沈洛君心很痛,她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心爱的康大茂怎么会变成这样,可是那晚明明就是他,杀了小红,企图强暴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千次一万次。

回到牢里,康大茂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望着黑乎乎的房顶,他脑中一片空白,仿佛除了等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该干嘛。

“小兄弟,判决下来了?三日后行刑?”

隔壁老王很懂行情的凑过来说,仿佛看着别人一个个被带走对于他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康大茂翻了个身脸背对着隔壁老王,他现在不想说任何话,也不想听到别人的废话。

自己这辈子就算完了,也不知道龙弟逃出去没有?康大茂这样想着。

说到项玲珑,当天她就带着浑身刀伤逃出了镇江府,码头上船夫们一看她浑身的刀伤没一个人敢载她渡江,最后她花光身上所有的钱,独自摇着一叶小舟拼尽全力逃回了扬州漕帮总舵。

码头上,独眼龙正带着兄弟们卸货,忽然,有人大声喊道:“三当家,河面上划过来一叶小舟,快看,那人面孔好生熟悉。”

“什么特么好生熟悉,这是我玲珑妹子,快,她好像受伤了,把人给老子迎上岸。”

独眼龙一看来人竟然是玲珑,这丫头不是跟着四弟康大茂这小子去镇江府了吗?怎么现在这么狼狈的回来了,他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三哥!”

项玲珑嘴唇发干,脸色惨白,她刚一上岸拉着独眼龙的衣服就晕了过去。

这一路她流了不少血,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完全是靠意志力撑到现在,此刻看到亲人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我日他先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我玲珑妹子伤成这样,要是让老子知道老子非特么废了他。”

独眼龙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大吼一声亲自背着项玲珑朝漕帮总舵跑去。

漕帮总舵,项玲珑的闺房里,郎中正在替项玲珑包扎伤口,几个漕帮首脑在门外急的是团团转,几人抓耳挠腮互相抱怨,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玲珑妹子跟着老四,这老四也是太废了。

整整一炷香工夫郎中才在侍女的陪同下从房间里走出来。

“大夫,怎么样了?”项云龙迎上去问道。

“小姐醒了,不过她现在身子虚,要好好调养一阵子。”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大夫一再叮嘱不要打扰病人休息,可是,三人根本不听,吩咐手下把大夫给送走了。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进来,我有话说。”

项玲珑躺在床上艰难的朝门外喊道。

几人立刻冲进了屋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发白的妹子几人心中一阵心疼,从小到大他们都是宠着她,就连独眼龙和混江龙也是把她当亲妹子疼爱。

“玲珑妹子,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康大茂那小子呢,难不成他是个废物?”独眼龙很不爽的问道。

“快去救康大哥,他有危险,有人要害他。”

项玲珑说道,这一路她也想明白了,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康大茂。

“什么?有人要害我把兄弟,特么的,太不把我们漕帮放在眼里了吧。”独眼龙义愤填膺的说。

“知道是什么人吗?”混江湖却很冷静的问,既然他已经和康大茂结拜当然也就认下了这个兄弟。

“康大哥被人陷害,我们被官兵围缴,他拼了命救我,我冲出来时他已经身中数刀,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项玲珑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妹子,你别哭,你先休养身体,等身体养好了哥替你和老四报仇。”项云龙心疼的说。

他已经有好多年没看到自己的妹子哭了,这丫头平日在帮里都是骄横跋扈的主,这次竟然为了那小子流眼泪还真让他意外。

“康大哥肯定是被官府抓了,他们诬陷他绑架杀人,去迟了恐怕人就没了。”项玲珑一听大哥要等自己伤养好立刻就不干了。

“我这就派人去镇江府打探情况。”

混江龙说着就出了房门,然后他吩咐两个机灵的小弟直接轻船驶往镇江府。

临走时,他特意叮嘱,这次去只打探消息,必要时花些银子也没关系,然后给二人带足了银两,康大茂要是知道肯定很感动。

有人说人命关天,为什么不骑马?骑马不是更快吗?

马的奔驰速度正常是25公里每小时,船航行速度一般是15公里每小时,之所以乘船不骑马,也是有原因的,船走直线马绕路,所以还是船更快一些,况且,这些漕帮的人更熟悉水路。

从扬州出发到镇江府走水路也就三十来公里,两个小时便可到达,半天时间就可往返。

派出去的两人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将打探到的消息禀告三位漕帮当家。

“什么?判了三天后斩首?我日他个先人,大哥,咱们和老四可是磕头拜过把子的,这人你救不救?”独眼龙直接拍着桌子站起身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