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 19:55:26

小花,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字,眼前这个女子跟这个名字完全不搭啊。

女孩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单论长相恐怕在整个镇江府也能排到前十。

她身穿素衣,端庄美丽,头顶发髻盘起,婉如少妇的打扮,更增添了几分韵味,她就那样站在河边,不喜不怒,平白增加了几分气质,使她整个人旁边似有烟霞轻笼。

小花这时候眉头微皱正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个,好轻佻的三名男子,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莫不是讨打。

咳!咳!

康大茂假装咳嗽了两声,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们三个无浪神干嘛呢?敢欺负我们家小花是不是找死?”

三人转头一看,正有一个穿的流里流气,长相猥琐的家伙朝这边走来,竟是一个泼皮无赖。

“滚,再乱说当心我撕烂你的嘴。”小花一听泼皮无赖这么说立刻就不干了。

“你算哪根葱,滚一边去。”二虎直接走过去拎起无赖丢到了一边。

二虎什么时候也这么霸气了?只怪这个无赖身体太单薄,跟个小鸡儿似的,二虎包掐他。

“你们特么的敢打我?不知道老子的名号?老子可是人称小飞龙的漕帮四当……”

泼皮无赖起身话还没说完就被玲珑飞起一脚直接踢到了河里。

“小飞龙,你也配?”玲珑呸了一口很不爽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小花冷冷的问。

“我是王安的朋友,他让我来接你和伯母。”康大茂走上前说道。

“你是说,安大哥被放出来了?”小花终于是有些动容了。

“他现在到家了吗?我们赶紧回家,家里很乱,我也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小花很激动的说着,说完就要去端河边的衣服。

二虎接过衣服,小花和康大茂并肩走在前面,她步子很快,快的康大茂都差点没有跟上。

“小花,王安死了。”康大茂低着头忽然嘴里冒出一句。

小花闻言立刻愣住了,她目光紧紧的盯着康大茂,仿佛能看到康大茂的心底。

良久,小花继续朝前走,边走边说:“快走吧,我该回家做饭了,不然娘该等急了,你们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

“王安……”

“别提他了,这些年他把我们娘俩儿丢下,我们早就当他没了。”小花说话时脸上很平静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

回到安家,小花冲屋里喊道:“娘,这些是安大哥的朋友,你招待一下,我去菜园摘菜,中午留他们在咱家吃饭。”

三人尴尬的坐在屋里和安母聊着家常,临近中午,饭也做好了,桌子上摆了三菜一汤,虽然不够丰盛,但都是时令蔬菜,好在新鲜。

几个人围在桌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却都是有意无意的避开王安的话题。

小花一直在低头吃饭,二虎一碗饭吃完,安母让小花去给二虎盛饭,喊了几声小花都没有听见,二虎立刻起身自己去了厨房。

“花儿,你今天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母走过来扶着小花的肩膀关切的问道,她以为小花来了亲戚。

“娘,安大哥没了!”小花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扯着安母的衣服失声痛哭。

“安儿!”安母瘫软的坐在地上和小花哭着抱在了一起。

母女二人一直相依为命,这个消息对她们来说是晴天霹雳,摧毁了她们心中的信念,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生活的盼头。

太过残忍了,康大茂起身带着二人走到外面,让她们母女单独待会儿吧。

坐在院子里的一块青石上,康大茂抬起手猛然煽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他心里更难受,先是大斌后是王安,两人都是为自己而死。

他发誓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而不是让身边的人再为自己而死。

良久,康大茂才再次返回屋里,并告知母女要接她们离开,过好日子去。

“我们哪儿都不去,我们现在过得挺好的。”小花边收拾碗筷边说。

“真的好吗?你看看你们现在吃的饭难以下咽,菜是一点油水都没有,我说这话不是看不起你们,而是要让你们知道,家里没有一个顶梁柱不是长久之计。”

康大茂有些激动的说,穷人也有穷人的骨气这他知道,可是有骨气也要分个时候。

“伯母生病你有钱给她看病吗?”康大茂继续说。

“今天遇到的那个泼皮无赖应该不是第一次来骚扰你吧,以后再遇到你怎么办?打跑他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泼皮无赖缠着你。”康大茂说到了关键问题所在。

那泼皮无赖三番五次的调戏小花正是看准了王家没男人才这么肆意横行,康大茂他们要是不来早晚会出事。

这也正是安母所担心的,安母听到这里终于是动容了,她不能因为自己连累了小花,按理说小花还没和王安拜堂成亲她完全可以不用过来伺候她,只是小花太懂事太善良了。

“王安为我而死,我承诺他照顾你们一辈子,这也是完成他的心愿,我会向对自己的母亲一样孝敬您。”康大茂说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给安母磕了个头。

“孩子,快起来,我们跟你走。”安母立刻受宠若惊的把康大茂给扶起来。

小花一向听安母的话,见状也不再拒绝,两人收拾一番行李跟着康大茂离开了小花山。

回来后下人来报说昨晚新收拾出来的房间墙面忽然开裂了,现在住进去可能会有危险,也难怪他们现在住的房间也是有些历史的老房子了,墙面开裂也是必然。

只是也太巧了偏偏裂痕开在了准备给小花母女住的房间,让康大茂有些头疼,让他更头疼的是一间房间开裂其余房间也是早晚的事,让大伙儿住在危房中他实在是不放心。

眼下最麻烦的是院子里只剩一个房间,昨天已经收拾出来给大哥康大成住了,康大茂只好让她们母女暂且住在自己的房间,他又让下人加了床新被子。

康大茂跑到大哥房间里和大哥挤了一晚。

小花母女虽然有些不习惯可还是住下了,看着康大茂房间里的摆设,心道:果然是有钱人家,这位年轻公子为人挺实诚,跟着他想必不会受什么委屈。

次日,康大茂推了手上所有的事情把众人叫到了一块儿。

第一件事,他把小花母女和其余众人做了介绍,让他们向对待自己家人一样对待两位,还特别强调对待安母要像对待他康大茂的母亲一样尊重。

第二件事,康大茂和大伙儿商量准备重新买个宅子,现在的住宅有些老化了,大伙儿都住在店铺的后院进出也不方便,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不够住了。

孙掌柜统计了现在店铺里除去用来周转的银子,现银还有八百两,让伙计去催催账,应该还能收上来二百两左右。

康大茂自己这几年存款有两千多两,加在一起三千多两,这些银子想要买个带院子的宅子也只能选在偏远的郊外了,这是肯定不行的。

二虎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这些年攒下来的一百两银子全都拿了出来,他笑呵呵的看着康大茂说道:“别嫌少。”

康大茂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领神会,这是二虎这小子存的老婆本啊。

玲珑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直接丢在了桌子上,就是这么爷们。

“你这是干什么?玉佩收回去。”康大茂直接推了过去,他不可能为了买宅子让大伙儿炸锅卖铁的。

玲珑双手抱拳根本就不理康大茂,个性的一批。

小花低着头用手搓着衣袖,她不是不想帮实在是没钱啊。

“大茂,我这里也有一些。”康大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见众人都慷慨解囊他也不好意思再藏着掖着。

“多少?”康大茂问。

“不多,就五万两。”康大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崭新的银票。

额!

二虎用手摸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

第十三章 小花

小花,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字,眼前这个女子跟这个名字完全不搭啊。

女孩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张瓜子脸,容貌甚美,单论长相恐怕在整个镇江府也能排到前十。

她身穿素衣,端庄美丽,头顶发髻盘起,婉如少妇的打扮,更增添了几分韵味,她就那样站在河边,不喜不怒,平白增加了几分气质,使她整个人旁边似有烟霞轻笼。

小花这时候眉头微皱正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个,好轻佻的三名男子,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莫不是讨打。

咳!咳!

康大茂假装咳嗽了两声,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们三个无浪神干嘛呢?敢欺负我们家小花是不是找死?”

三人转头一看,正有一个穿的流里流气,长相猥琐的家伙朝这边走来,竟是一个泼皮无赖。

“滚,再乱说当心我撕烂你的嘴。”小花一听泼皮无赖这么说立刻就不干了。

“你算哪根葱,滚一边去。”二虎直接走过去拎起无赖丢到了一边。

二虎什么时候也这么霸气了?只怪这个无赖身体太单薄,跟个小鸡儿似的,二虎包掐他。

“你们特么的敢打我?不知道老子的名号?老子可是人称小飞龙的漕帮四当……”

泼皮无赖起身话还没说完就被玲珑飞起一脚直接踢到了河里。

“小飞龙,你也配?”玲珑呸了一口很不爽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小花冷冷的问。

“我是王安的朋友,他让我来接你和伯母。”康大茂走上前说道。

“你是说,安大哥被放出来了?”小花终于是有些动容了。

“他现在到家了吗?我们赶紧回家,家里很乱,我也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小花很激动的说着,说完就要去端河边的衣服。

二虎接过衣服,小花和康大茂并肩走在前面,她步子很快,快的康大茂都差点没有跟上。

“小花,王安死了。”康大茂低着头忽然嘴里冒出一句。

小花闻言立刻愣住了,她目光紧紧的盯着康大茂,仿佛能看到康大茂的心底。

良久,小花继续朝前走,边走边说:“快走吧,我该回家做饭了,不然娘该等急了,你们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

“王安……”

“别提他了,这些年他把我们娘俩儿丢下,我们早就当他没了。”小花说话时脸上很平静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

回到安家,小花冲屋里喊道:“娘,这些是安大哥的朋友,你招待一下,我去菜园摘菜,中午留他们在咱家吃饭。”

三人尴尬的坐在屋里和安母聊着家常,临近中午,饭也做好了,桌子上摆了三菜一汤,虽然不够丰盛,但都是时令蔬菜,好在新鲜。

几个人围在桌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却都是有意无意的避开王安的话题。

小花一直在低头吃饭,二虎一碗饭吃完,安母让小花去给二虎盛饭,喊了几声小花都没有听见,二虎立刻起身自己去了厨房。

“花儿,你今天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母走过来扶着小花的肩膀关切的问道,她以为小花来了亲戚。

“娘,安大哥没了!”小花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扯着安母的衣服失声痛哭。

“安儿!”安母瘫软的坐在地上和小花哭着抱在了一起。

母女二人一直相依为命,这个消息对她们来说是晴天霹雳,摧毁了她们心中的信念,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生活的盼头。

太过残忍了,康大茂起身带着二人走到外面,让她们母女单独待会儿吧。

坐在院子里的一块青石上,康大茂抬起手猛然煽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他心里更难受,先是大斌后是王安,两人都是为自己而死。

他发誓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而不是让身边的人再为自己而死。

良久,康大茂才再次返回屋里,并告知母女要接她们离开,过好日子去。

“我们哪儿都不去,我们现在过得挺好的。”小花边收拾碗筷边说。

“真的好吗?你看看你们现在吃的饭难以下咽,菜是一点油水都没有,我说这话不是看不起你们,而是要让你们知道,家里没有一个顶梁柱不是长久之计。”

康大茂有些激动的说,穷人也有穷人的骨气这他知道,可是有骨气也要分个时候。

“伯母生病你有钱给她看病吗?”康大茂继续说。

“今天遇到的那个泼皮无赖应该不是第一次来骚扰你吧,以后再遇到你怎么办?打跑他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泼皮无赖缠着你。”康大茂说到了关键问题所在。

那泼皮无赖三番五次的调戏小花正是看准了王家没男人才这么肆意横行,康大茂他们要是不来早晚会出事。

这也正是安母所担心的,安母听到这里终于是动容了,她不能因为自己连累了小花,按理说小花还没和王安拜堂成亲她完全可以不用过来伺候她,只是小花太懂事太善良了。

“王安为我而死,我承诺他照顾你们一辈子,这也是完成他的心愿,我会向对自己的母亲一样孝敬您。”康大茂说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给安母磕了个头。

“孩子,快起来,我们跟你走。”安母立刻受宠若惊的把康大茂给扶起来。

小花一向听安母的话,见状也不再拒绝,两人收拾一番行李跟着康大茂离开了小花山。

回来后下人来报说昨晚新收拾出来的房间墙面忽然开裂了,现在住进去可能会有危险,也难怪他们现在住的房间也是有些历史的老房子了,墙面开裂也是必然。

只是也太巧了偏偏裂痕开在了准备给小花母女住的房间,让康大茂有些头疼,让他更头疼的是一间房间开裂其余房间也是早晚的事,让大伙儿住在危房中他实在是不放心。

眼下最麻烦的是院子里只剩一个房间,昨天已经收拾出来给大哥康大成住了,康大茂只好让她们母女暂且住在自己的房间,他又让下人加了床新被子。

康大茂跑到大哥房间里和大哥挤了一晚。

小花母女虽然有些不习惯可还是住下了,看着康大茂房间里的摆设,心道:果然是有钱人家,这位年轻公子为人挺实诚,跟着他想必不会受什么委屈。

次日,康大茂推了手上所有的事情把众人叫到了一块儿。

第一件事,他把小花母女和其余众人做了介绍,让他们向对待自己家人一样对待两位,还特别强调对待安母要像对待他康大茂的母亲一样尊重。

第二件事,康大茂和大伙儿商量准备重新买个宅子,现在的住宅有些老化了,大伙儿都住在店铺的后院进出也不方便,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不够住了。

孙掌柜统计了现在店铺里除去用来周转的银子,现银还有八百两,让伙计去催催账,应该还能收上来二百两左右。

康大茂自己这几年存款有两千多两,加在一起三千多两,这些银子想要买个带院子的宅子也只能选在偏远的郊外了,这是肯定不行的。

二虎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这些年攒下来的一百两银子全都拿了出来,他笑呵呵的看着康大茂说道:“别嫌少。”

康大茂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领神会,这是二虎这小子存的老婆本啊。

玲珑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直接丢在了桌子上,就是这么爷们。

“你这是干什么?玉佩收回去。”康大茂直接推了过去,他不可能为了买宅子让大伙儿炸锅卖铁的。

玲珑双手抱拳根本就不理康大茂,个性的一批。

小花低着头用手搓着衣袖,她不是不想帮实在是没钱啊。

“大茂,我这里也有一些。”康大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见众人都慷慨解囊他也不好意思再藏着掖着。

“多少?”康大茂问。

“不多,就五万两。”康大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崭新的银票。

额!

二虎用手摸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