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4 18:43:30

“来人呐!抓贼呀,有人偷东西。”

夜里,康府里面原本都已经熟睡了,有房间的烛光忽然亮了起来,有人大声的叫着抓贼。

立刻康府上下所有房间都亮了起来,大伙儿披着衣服就冲了出来。

“给我站住,看你还往哪里跑。”阿保最先冲出来,他冲到大门口将那个偷东西的贼直接撂倒了。

“二狗,怎么是你?这个时候你竟然想卷着康府的东西逃跑,你特么还是不是人?”阿保说完用力的踹了那人一脚,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一天到晚跟着他的一个家丁,两人私下里还一口一个兄弟相称,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人儿,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偷康府的东西跑路。

那家伙怀里这时候还抱着几件康府的值钱东西。

这时候康府所有的人都赶了过来提着灯笼举着火把将躺在地上的二狗团团围住。

“我也不想的,只是少东家都成这样了,康府已经完了。”二狗坐起身愁眉苦脸的说道。

“放屁,康府有我小花在一天就绝不可能倒下。”小花站在人群中怒不可遏的盯着二狗说道,之前这些家丁丫鬟她都筛选过一遍,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出了这么个掉链子的家伙,她很气愤。

“要不大伙儿就散了吧,趁着康府还没有彻底垮掉,咱们分分家产各自做点小生意多好。”二狗躺在地上侥幸的说道。

小花听了二狗的话直接弯腰蹲在地上一把将二狗怀里的康府东西夺了过来,她一巴掌煽在二狗脸上骂了一句:“东西留下,你现在就滚!你不配做康府的人。”

火光照在小花的脸上,她的俏脸被照的通红,她心里也憋着一股气。

“混蛋!”阿保骂了一声,气得一脚踢在二狗肩膀上将他再次踢翻在地。

阿保冲上去对着二狗一顿爆打,踢的他只能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头,阿保现在很冲动,他像疯了一样,脚上每次都用足了力,二狗躺在地上被踢的哇哇直叫。

“算了,保哥,再踢就要出人命了。”

“保哥,就饶了他这一次吧,他跟我们就不是一路人。”

“我看二狗这是活该。”

康府上下各有各的态度,有些是求情的,有些是落井下石的。

阿保终于停了下来,他望着蜷缩在地上的二狗,他冷冷的说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人渣,可是你,连我这个人渣都不如,告诉你,只要少东家还活着一天我就一天不离开康府,除非他亲自赶我走,不,他就是赶我走我都特么不走。”

说完阿保盯着围成一圈儿的众人平静的开口说道:“我在海外漂泊多年,说得好听叫留洋,说得难听就是在外面给人打工,我洗过碗,端过盘子,派过报纸,船上做过工,从来没有一个东家像少东家这样对我,他是拿我当家人一样,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他让我们住在康府,给我们吃穿,每月还给我们银子,这样的东家你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少东家我愿意一辈子用命去守护他,而不是落井下石。”

现在的阿保从未有过的平静,他在众人面前走了一圈仿佛在提醒众人,他背过身再次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应该还记得,当初我从孙掌柜那里借银子,其实我自己知道,不打招呼的借那就是偷,只不过我脸皮比较厚死不承认,小花姐当初是要把我赶走的,还是少东家把我给留了下来,委以重任,还升我做高级家丁,我相信少东家肯定会恢复记忆,我阿保不同你们,我的命很低贱,但是,我只要认准了一个东家,我就会一辈子誓死追随他。”

“我的话说完了,现在你可以大摇大摆的滚了,以后再见面大家也不再是兄弟。”

“阿保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走了。”二狗跪在地上不停的煽着自己的脸,好像真的是被阿保给打醒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想法,以阿保这样精美的人都心甘情愿的留在康府,看来康府根本就不会垮掉。

正在大伙儿想着小花会怎么处置二狗的时候,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康大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中,只见他跑过去和阿保并排跪在地上,也学着阿保抬起手煽自己的脸,边打边说:“阿保哥,我错了,我不是人。”

额!众人一脸懵逼,完了,少东家又犯病了,看样子更加严重了。

“康大茂,你快起来。”小花被康大茂气得差点哭了出来,当着这么多家丁丫鬟的面成何体统。

康大茂根本不停小花的话,依旧疯疯癫癫的煽着自己,他是真的煽,脸上都被煽红了。

“你这么想糟践自己是吧,好,我今天就打醒你。”小花说完跪在地上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狠的朝康大茂脸上煽去,直煽得康大茂眼冒金星,她边打边哭,她这是恨铁不成钢。

阿保一看,我擦!这还得了,他立刻吩咐两名家丁把康大茂给架回了屋里,在门外把守不让他再出来。

“小花姐,二狗已经知错了,我也教训了他,要不您看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以后我负责看着他绝对不会有下次。”阿保把二狗从地上拉起来站到了小花的身前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小花说完就一甩袖子朝康大茂的房间里走了过去,她还是不放心康大茂。

二狗对阿保是千恩万谢,阿保翻了他一眼便也走回了房间,二狗也乖乖的回去了。

一时间整个康府院子里顿时就清静了,此刻,康府宅院的房顶上有个黑衣人把脑袋悄悄的缩了回去,这是老奸巨猾的黄鹤派来监视康府的黑衣忍者,黄鹤一直还是不放心康大茂,等黑衣忍者回去复命,他就终于可以安心了。

康大茂的房间里,此刻他正坐在凳子上单手托着下巴,两眼无神的盯着桌子上摇曳的蜡烛烛火。

“对不起,刚才打疼你了吧,都是我不好,大茂乖,以后好好听话别再糟践自己了。”小花走到康大茂身边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

小花低头捧起刚才康大茂被打红的脸,她轻柔的揉着,满是爱怜之情,不知不觉她已经对康大茂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之前是仰慕尊敬,现在是疼惜爱怜,让她有了要保护康大茂的强烈愿望,现在的她母性光辉彻底展露了出来。

好软好舒服,康大茂不自觉的摇着脑袋在小花柔软的身上蹭了蹭,他不知不觉间手已经搂在了小花的腰上。

小花轻柔的抚摸着康大茂的头发,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额!康大茂脑中瞬间一阵清明,下一刻,他立刻推开了小花。

“啊!大茂你……”小花嘴里发出一阵惊呼,她没想到康大茂会突然将她推开,差点将她推倒在地,她摇晃着的身体却被康大茂一把搂抱住。

“你……呜……”

小花睁大一双眼睛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

此刻,她的粉红的小嘴被康大茂用手紧紧捂住了。

顺着康大茂的眼神小花朝屋顶看去,这时候房东上能隐约听到瓦片被踩动的声响。

夜深人静,这时候玲珑正独自一人在沈府院外的那棵大树下,她腰间挂着玉笛,手里紧紧攥着那个鼻烟壶。

玲珑对着阁楼上沈洛君的房间发出当初康大茂用的暗号。

“哔咕,哔咕!”

很快阁楼上雕花窗户里面的烛光就亮了起来。

沈洛君披上一件衣服慌忙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往下一瞧,树下果然有个人影,只是那人影身形单薄并不是康大茂,她仔细一瞧才看清竟然是康大茂身边的那个女扮男装的跟屁虫,这么晚了她来干嘛?

第三十六章 今天就打醒你

“来人呐!抓贼呀,有人偷东西。”

夜里,康府里面原本都已经熟睡了,有房间的烛光忽然亮了起来,有人大声的叫着抓贼。

立刻康府上下所有房间都亮了起来,大伙儿披着衣服就冲了出来。

“给我站住,看你还往哪里跑。”阿保最先冲出来,他冲到大门口将那个偷东西的贼直接撂倒了。

“二狗,怎么是你?这个时候你竟然想卷着康府的东西逃跑,你特么还是不是人?”阿保说完用力的踹了那人一脚,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一天到晚跟着他的一个家丁,两人私下里还一口一个兄弟相称,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人儿,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偷康府的东西跑路。

那家伙怀里这时候还抱着几件康府的值钱东西。

这时候康府所有的人都赶了过来提着灯笼举着火把将躺在地上的二狗团团围住。

“我也不想的,只是少东家都成这样了,康府已经完了。”二狗坐起身愁眉苦脸的说道。

“放屁,康府有我小花在一天就绝不可能倒下。”小花站在人群中怒不可遏的盯着二狗说道,之前这些家丁丫鬟她都筛选过一遍,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出了这么个掉链子的家伙,她很气愤。

“要不大伙儿就散了吧,趁着康府还没有彻底垮掉,咱们分分家产各自做点小生意多好。”二狗躺在地上侥幸的说道。

小花听了二狗的话直接弯腰蹲在地上一把将二狗怀里的康府东西夺了过来,她一巴掌煽在二狗脸上骂了一句:“东西留下,你现在就滚!你不配做康府的人。”

火光照在小花的脸上,她的俏脸被照的通红,她心里也憋着一股气。

“混蛋!”阿保骂了一声,气得一脚踢在二狗肩膀上将他再次踢翻在地。

阿保冲上去对着二狗一顿爆打,踢的他只能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头,阿保现在很冲动,他像疯了一样,脚上每次都用足了力,二狗躺在地上被踢的哇哇直叫。

“算了,保哥,再踢就要出人命了。”

“保哥,就饶了他这一次吧,他跟我们就不是一路人。”

“我看二狗这是活该。”

康府上下各有各的态度,有些是求情的,有些是落井下石的。

阿保终于停了下来,他望着蜷缩在地上的二狗,他冷冷的说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人渣,可是你,连我这个人渣都不如,告诉你,只要少东家还活着一天我就一天不离开康府,除非他亲自赶我走,不,他就是赶我走我都特么不走。”

说完阿保盯着围成一圈儿的众人平静的开口说道:“我在海外漂泊多年,说得好听叫留洋,说得难听就是在外面给人打工,我洗过碗,端过盘子,派过报纸,船上做过工,从来没有一个东家像少东家这样对我,他是拿我当家人一样,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他让我们住在康府,给我们吃穿,每月还给我们银子,这样的东家你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少东家我愿意一辈子用命去守护他,而不是落井下石。”

现在的阿保从未有过的平静,他在众人面前走了一圈仿佛在提醒众人,他背过身再次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应该还记得,当初我从孙掌柜那里借银子,其实我自己知道,不打招呼的借那就是偷,只不过我脸皮比较厚死不承认,小花姐当初是要把我赶走的,还是少东家把我给留了下来,委以重任,还升我做高级家丁,我相信少东家肯定会恢复记忆,我阿保不同你们,我的命很低贱,但是,我只要认准了一个东家,我就会一辈子誓死追随他。”

“我的话说完了,现在你可以大摇大摆的滚了,以后再见面大家也不再是兄弟。”

“阿保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走了。”二狗跪在地上不停的煽着自己的脸,好像真的是被阿保给打醒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想法,以阿保这样精美的人都心甘情愿的留在康府,看来康府根本就不会垮掉。

正在大伙儿想着小花会怎么处置二狗的时候,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康大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中,只见他跑过去和阿保并排跪在地上,也学着阿保抬起手煽自己的脸,边打边说:“阿保哥,我错了,我不是人。”

额!众人一脸懵逼,完了,少东家又犯病了,看样子更加严重了。

“康大茂,你快起来。”小花被康大茂气得差点哭了出来,当着这么多家丁丫鬟的面成何体统。

康大茂根本不停小花的话,依旧疯疯癫癫的煽着自己,他是真的煽,脸上都被煽红了。

“你这么想糟践自己是吧,好,我今天就打醒你。”小花说完跪在地上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狠的朝康大茂脸上煽去,直煽得康大茂眼冒金星,她边打边哭,她这是恨铁不成钢。

阿保一看,我擦!这还得了,他立刻吩咐两名家丁把康大茂给架回了屋里,在门外把守不让他再出来。

“小花姐,二狗已经知错了,我也教训了他,要不您看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以后我负责看着他绝对不会有下次。”阿保把二狗从地上拉起来站到了小花的身前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小花说完就一甩袖子朝康大茂的房间里走了过去,她还是不放心康大茂。

二狗对阿保是千恩万谢,阿保翻了他一眼便也走回了房间,二狗也乖乖的回去了。

一时间整个康府院子里顿时就清静了,此刻,康府宅院的房顶上有个黑衣人把脑袋悄悄的缩了回去,这是老奸巨猾的黄鹤派来监视康府的黑衣忍者,黄鹤一直还是不放心康大茂,等黑衣忍者回去复命,他就终于可以安心了。

康大茂的房间里,此刻他正坐在凳子上单手托着下巴,两眼无神的盯着桌子上摇曳的蜡烛烛火。

“对不起,刚才打疼你了吧,都是我不好,大茂乖,以后好好听话别再糟践自己了。”小花走到康大茂身边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

小花低头捧起刚才康大茂被打红的脸,她轻柔的揉着,满是爱怜之情,不知不觉她已经对康大茂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之前是仰慕尊敬,现在是疼惜爱怜,让她有了要保护康大茂的强烈愿望,现在的她母性光辉彻底展露了出来。

好软好舒服,康大茂不自觉的摇着脑袋在小花柔软的身上蹭了蹭,他不知不觉间手已经搂在了小花的腰上。

小花轻柔的抚摸着康大茂的头发,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额!康大茂脑中瞬间一阵清明,下一刻,他立刻推开了小花。

“啊!大茂你……”小花嘴里发出一阵惊呼,她没想到康大茂会突然将她推开,差点将她推倒在地,她摇晃着的身体却被康大茂一把搂抱住。

“你……呜……”

小花睁大一双眼睛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

此刻,她的粉红的小嘴被康大茂用手紧紧捂住了。

顺着康大茂的眼神小花朝屋顶看去,这时候房东上能隐约听到瓦片被踩动的声响。

夜深人静,这时候玲珑正独自一人在沈府院外的那棵大树下,她腰间挂着玉笛,手里紧紧攥着那个鼻烟壶。

玲珑对着阁楼上沈洛君的房间发出当初康大茂用的暗号。

“哔咕,哔咕!”

很快阁楼上雕花窗户里面的烛光就亮了起来。

沈洛君披上一件衣服慌忙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往下一瞧,树下果然有个人影,只是那人影身形单薄并不是康大茂,她仔细一瞧才看清竟然是康大茂身边的那个女扮男装的跟屁虫,这么晚了她来干嘛?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