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6 23:08:17

康大茂一行人匆匆忙忙赶回康府时发现院子里闹哄哄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发现竟然是康府的几个厨子手里拎着菜刀将一个打扮的脏兮兮的灾民给死死摁在地上。

那灾民嘴里还很嚣张的说道:“妈的,快点放开老子,不然让你们这些人吃不了兜着走。”

我擦勒!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现在被抓了还能这么硬气,这让康大茂顿时来了兴趣,康大茂推开围着的人立刻走了过来。

“少东家,您回来的正好,刚才进来一群灾民,只抓住了一个,看这小子还很嘴硬。”厨子看到康大茂进来立刻说道。

康大茂听了厨子的话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手一挥让厨子们把手中的菜刀从这人脖子上拿下,厨子们照做,那人没有了束缚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站在康大茂面前昂着脑袋,丝毫不惧。

咦?这人有意思了啊!

“你就不怕我把你送官?”康大茂盯着对方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你尽管送就是了。”那人说着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被康大茂尽收眼底。

竟然不怕送官?这应该不是一般的灾民,就像来时所想那样,正常的灾民都应该去正元街领粥了,这人的身份很可疑。

“少东家,这是刚才从这小子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厨子说着就把东西拿到了康大茂面前。

康大茂低头一看,除了家里的一些值钱的东西外,竟然还看到了一块腰牌,康大茂将腰牌拿在手中翻看之下他突然睁大了眼睛,随即盯着那人问道:“你是绿营兵?”

“哼!算你识相,快把老子给放了,不然老子带人铲平你康府。”那绿营兵见康大茂识破了他的身份他便不再掩饰下去,语气更加嚣张了几分。

“你身为堂堂的绿营兵竟然假扮灾民入室抢劫,你这是知法犯法,还敢跟我嚣张,来人,把他绑起来给我狠狠的打。”康大茂阴历着说道。

“你竟敢对老子动私刑,你死定了,放开我……”绿营兵用力的挣扎。

这时候一群家丁已经将他给五花大绑,二虎抡起袖子对着他的脸上左右开弓,不一会儿就将这家伙打成了猪头。

“别……别……再打啦!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绿营兵终于扛不住开始求饶。

康家其余众人都是指着这绿营兵一阵嘲讽和笑骂,可是康大茂却一直绷着脸,他从这些绿营兵假扮灾民入室抢劫,隐隐看到了不好的苗头,这种不好的感觉整个下午都让他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果然,到了晚上外面吵吵闹闹,到处都是匆匆忙忙的脚步声,黑暗中古镇火光四起,隐约还能听到“着火啦!救火呀!”这样急促的呼喊,一时间整个镇江府都乱套了。

康大茂立刻让康府上下关好门窗,严阵戒备,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不知道到外面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咚!咚!咚!”大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二虎立刻带着人来到大门前对着大门外面小声问道:“谁呀?何事敲门?”

“我是受过少东家恩惠的百姓,过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镇江府官兵造反了,你们晚上当心点儿。”

康大茂立刻让二虎打开门把报信的百姓请进了府里。

“官兵怎么会突然造反呢?”康大茂疑惑的问道。

“听说修筑堤坝的时候死了兵丁,知府和县令不但没有抚恤死去兵丁的家人,还对兵丁们打骂,官兵们到月该发的饷银也被知府扣下了,这才引起了兵变,现在府衙和县衙都被官兵占领了。”这百姓详细的说道。

唉!康大茂听了送信人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就是贪婪的下场,镇江府有如此贪得无厌的知府和县令,官兵发生了暴动也就不奇怪了,可这就更苦了镇江府的百姓。

原本只是天灾,现在却是天灾人祸了。

三日之后,镇江府完全失控,官兵们开始大肆烧杀抢掠。

五日后,镇江府彻底断粮,不但灾民们一日不得一食,就连粮铺也空空如也,早被官兵们洗劫一空,官兵数量庞大,这些救命粮食又怎够挥霍,很快就有不少灾民饿死在街头。

当阿保回来把这情况告诉康大茂时康大茂就坐不住了,他当晚就派二虎出去报信,他给按察使大人书信一封,想通过他告知朝廷,让朝廷派兵镇压暴动官兵,再让二虎赶去洛河康家运些粮食来镇江府救急,康大茂也知道这一路凶险,就让玲珑和二虎一同前往。

正当康大茂焦急等待之际,二虎和玲珑当夜就折返回来了,原来绿营军也造反了,他们还打探到官府的兵丁也都投靠了绿营军总兵,现在整个镇江府都是绿营军总兵说了算。

不但如此,现在镇江府的大小码头都被绿营军给占领了,根本逃不出去报信,他们二人顺着江面查探了一番,江面水势凶猛,强行行船很可能船翻人灭,只好折返回来。

康大茂坐在厅中,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边康大茂还在思考怎么传出消息镇压暴乱,救助百姓,那边绿营兵已经把康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原来是有人给这些绿营兵通风报信说康家是镇江府大户,府里有无数的奇珍异宝和名贵瓷器,最重要的是存了很多粮食,这才让这些绿营兵急红了眼,直接围住康府。

这可如何是好?越是这样危急关头,康大茂越发的冷静。

绝不能坐以待毙,为今之计只有逃出去才有扭转乾坤的可能。

康大茂把玲珑、小花、二虎、阿保、孙掌柜全都叫到大厅议事,康府灯火通明,几人一直谈到了鸡鸣时分才各自散去。

早晨天蒙蒙亮,孙掌柜就带着家丁丫鬟们开始在院外搭起了粥棚又在施粥了,这时候再施粥和前些时候施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一口粥就能救活一个人,附近的灾民全都一股脑的扑了过来,要不是有人维持秩序都能把锅底给掀翻喽!

灾民们不像之前对康大茂那般千恩万谢,现在是全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快看那边在施粥,妈的,老子们都饿得头晕眼花的了,他们康家还有多余的粮食拿来施粥。”

“这康府老板心真特么黑,也不知道这府里到底囤积了多少粮食。”

“老大,要不带着兄弟们冲进去吧,兄弟我实在饿得心慌。”

“别急,再等等,上面很快就有回话了。”

“要不,咱们也过去领碗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闭嘴!你身上还穿着这身皮,你不嫌丢人呀!”

“我特么感觉自己现在连灾民都不如,咱们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行不?”

绿营兵们眼巴巴的看着灾民们在大口大口的喝粥,他们那叫一个眼馋呀,有些人揉着肚子舔着嘴巴,隔着老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热气腾腾的大锅里,生怕灾民们把锅里的粥给扫荡干净。

不一会儿,康府里有家丁端出来一笼笼热气腾腾的白馒头,往铺前一放,灾民们眼睛都直了。

官兵们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卧槽!不但有粥喝还有白馒头吃,天呐!老子现在真心想当一个灾民,只要能混饱肚子,你说我是个乞丐都行,已经有官兵慢慢的朝粥铺挪着脚步。

“各位官爷,别愣着了,快点来吃口热乎的吧,都有份。”孙掌柜热情的朝着官兵们招手。

“我去尼玛!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名官兵说完丢下手中的长矛直接朝粥铺冲了过去,他激动之下差点栽了个跟头,他可管不了这么多,此刻他眼里只有那雪白的大馒头。

“兄弟,等等我。”立刻有人跟着冲了过去。

有人带头,刚才还围着康府的绿营兵像一群饿狼一样呼啦一下全都朝粥铺冲了过去。

那带头的官兵一看,都饿成这个逼样了,还装个屁呀,他一咬牙也跟着冲了过去,推开挡在前面的灾民一伸手就抓了两个大馒头大口吃了起来。

谁都没有发现,这时候有四个人悄悄的从康府里溜了出去,正是康大茂、玲珑、二虎和阿保四人。

他们四人溜出去之后,意外的并没有同行,而是兵分两路,康大茂带着二虎,玲珑和阿保一起,各自消失在了街道上。

第四十三章 官兵造反

康大茂一行人匆匆忙忙赶回康府时发现院子里闹哄哄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发现竟然是康府的几个厨子手里拎着菜刀将一个打扮的脏兮兮的灾民给死死摁在地上。

那灾民嘴里还很嚣张的说道:“妈的,快点放开老子,不然让你们这些人吃不了兜着走。”

我擦勒!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现在被抓了还能这么硬气,这让康大茂顿时来了兴趣,康大茂推开围着的人立刻走了过来。

“少东家,您回来的正好,刚才进来一群灾民,只抓住了一个,看这小子还很嘴硬。”厨子看到康大茂进来立刻说道。

康大茂听了厨子的话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手一挥让厨子们把手中的菜刀从这人脖子上拿下,厨子们照做,那人没有了束缚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站在康大茂面前昂着脑袋,丝毫不惧。

咦?这人有意思了啊!

“你就不怕我把你送官?”康大茂盯着对方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你尽管送就是了。”那人说着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被康大茂尽收眼底。

竟然不怕送官?这应该不是一般的灾民,就像来时所想那样,正常的灾民都应该去正元街领粥了,这人的身份很可疑。

“少东家,这是刚才从这小子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厨子说着就把东西拿到了康大茂面前。

康大茂低头一看,除了家里的一些值钱的东西外,竟然还看到了一块腰牌,康大茂将腰牌拿在手中翻看之下他突然睁大了眼睛,随即盯着那人问道:“你是绿营兵?”

“哼!算你识相,快把老子给放了,不然老子带人铲平你康府。”那绿营兵见康大茂识破了他的身份他便不再掩饰下去,语气更加嚣张了几分。

“你身为堂堂的绿营兵竟然假扮灾民入室抢劫,你这是知法犯法,还敢跟我嚣张,来人,把他绑起来给我狠狠的打。”康大茂阴历着说道。

“你竟敢对老子动私刑,你死定了,放开我……”绿营兵用力的挣扎。

这时候一群家丁已经将他给五花大绑,二虎抡起袖子对着他的脸上左右开弓,不一会儿就将这家伙打成了猪头。

“别……别……再打啦!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绿营兵终于扛不住开始求饶。

康家其余众人都是指着这绿营兵一阵嘲讽和笑骂,可是康大茂却一直绷着脸,他从这些绿营兵假扮灾民入室抢劫,隐隐看到了不好的苗头,这种不好的感觉整个下午都让他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果然,到了晚上外面吵吵闹闹,到处都是匆匆忙忙的脚步声,黑暗中古镇火光四起,隐约还能听到“着火啦!救火呀!”这样急促的呼喊,一时间整个镇江府都乱套了。

康大茂立刻让康府上下关好门窗,严阵戒备,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不知道到外面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咚!咚!咚!”大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二虎立刻带着人来到大门前对着大门外面小声问道:“谁呀?何事敲门?”

“我是受过少东家恩惠的百姓,过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镇江府官兵造反了,你们晚上当心点儿。”

康大茂立刻让二虎打开门把报信的百姓请进了府里。

“官兵怎么会突然造反呢?”康大茂疑惑的问道。

“听说修筑堤坝的时候死了兵丁,知府和县令不但没有抚恤死去兵丁的家人,还对兵丁们打骂,官兵们到月该发的饷银也被知府扣下了,这才引起了兵变,现在府衙和县衙都被官兵占领了。”这百姓详细的说道。

唉!康大茂听了送信人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就是贪婪的下场,镇江府有如此贪得无厌的知府和县令,官兵发生了暴动也就不奇怪了,可这就更苦了镇江府的百姓。

原本只是天灾,现在却是天灾人祸了。

三日之后,镇江府完全失控,官兵们开始大肆烧杀抢掠。

五日后,镇江府彻底断粮,不但灾民们一日不得一食,就连粮铺也空空如也,早被官兵们洗劫一空,官兵数量庞大,这些救命粮食又怎够挥霍,很快就有不少灾民饿死在街头。

当阿保回来把这情况告诉康大茂时康大茂就坐不住了,他当晚就派二虎出去报信,他给按察使大人书信一封,想通过他告知朝廷,让朝廷派兵镇压暴动官兵,再让二虎赶去洛河康家运些粮食来镇江府救急,康大茂也知道这一路凶险,就让玲珑和二虎一同前往。

正当康大茂焦急等待之际,二虎和玲珑当夜就折返回来了,原来绿营军也造反了,他们还打探到官府的兵丁也都投靠了绿营军总兵,现在整个镇江府都是绿营军总兵说了算。

不但如此,现在镇江府的大小码头都被绿营军给占领了,根本逃不出去报信,他们二人顺着江面查探了一番,江面水势凶猛,强行行船很可能船翻人灭,只好折返回来。

康大茂坐在厅中,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边康大茂还在思考怎么传出消息镇压暴乱,救助百姓,那边绿营兵已经把康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原来是有人给这些绿营兵通风报信说康家是镇江府大户,府里有无数的奇珍异宝和名贵瓷器,最重要的是存了很多粮食,这才让这些绿营兵急红了眼,直接围住康府。

这可如何是好?越是这样危急关头,康大茂越发的冷静。

绝不能坐以待毙,为今之计只有逃出去才有扭转乾坤的可能。

康大茂把玲珑、小花、二虎、阿保、孙掌柜全都叫到大厅议事,康府灯火通明,几人一直谈到了鸡鸣时分才各自散去。

早晨天蒙蒙亮,孙掌柜就带着家丁丫鬟们开始在院外搭起了粥棚又在施粥了,这时候再施粥和前些时候施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一口粥就能救活一个人,附近的灾民全都一股脑的扑了过来,要不是有人维持秩序都能把锅底给掀翻喽!

灾民们不像之前对康大茂那般千恩万谢,现在是全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快看那边在施粥,妈的,老子们都饿得头晕眼花的了,他们康家还有多余的粮食拿来施粥。”

“这康府老板心真特么黑,也不知道这府里到底囤积了多少粮食。”

“老大,要不带着兄弟们冲进去吧,兄弟我实在饿得心慌。”

“别急,再等等,上面很快就有回话了。”

“要不,咱们也过去领碗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闭嘴!你身上还穿着这身皮,你不嫌丢人呀!”

“我特么感觉自己现在连灾民都不如,咱们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行不?”

绿营兵们眼巴巴的看着灾民们在大口大口的喝粥,他们那叫一个眼馋呀,有些人揉着肚子舔着嘴巴,隔着老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热气腾腾的大锅里,生怕灾民们把锅里的粥给扫荡干净。

不一会儿,康府里有家丁端出来一笼笼热气腾腾的白馒头,往铺前一放,灾民们眼睛都直了。

官兵们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卧槽!不但有粥喝还有白馒头吃,天呐!老子现在真心想当一个灾民,只要能混饱肚子,你说我是个乞丐都行,已经有官兵慢慢的朝粥铺挪着脚步。

“各位官爷,别愣着了,快点来吃口热乎的吧,都有份。”孙掌柜热情的朝着官兵们招手。

“我去尼玛!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名官兵说完丢下手中的长矛直接朝粥铺冲了过去,他激动之下差点栽了个跟头,他可管不了这么多,此刻他眼里只有那雪白的大馒头。

“兄弟,等等我。”立刻有人跟着冲了过去。

有人带头,刚才还围着康府的绿营兵像一群饿狼一样呼啦一下全都朝粥铺冲了过去。

那带头的官兵一看,都饿成这个逼样了,还装个屁呀,他一咬牙也跟着冲了过去,推开挡在前面的灾民一伸手就抓了两个大馒头大口吃了起来。

谁都没有发现,这时候有四个人悄悄的从康府里溜了出去,正是康大茂、玲珑、二虎和阿保四人。

他们四人溜出去之后,意外的并没有同行,而是兵分两路,康大茂带着二虎,玲珑和阿保一起,各自消失在了街道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