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8 22:29:15

康大茂轻抚着沈洛君的脸庞,只见沈洛君睁开眼睛,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一看面前竟然真的是日思夜想的康大茂她再没了往日的矜持,直接扑向了情郎的怀里。

“你终于来了!”沈洛君的眼角湿润,扑向康大茂怀里的同时手紧紧搂住康大茂的身子,深怕对方消失了,康大茂身上传出男人特有的阳刚味道,让沈洛君再一次头晕目眩,身上灼热难耐。

“你被下药了?!”康大茂语气有些不可思议,沈洛君绝非是这样子的人,如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殷弘绪这无耻之徒下药了。

沈洛君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嘴里不停喃喃喊着他的名字,很明显就是神志不清的模样,康大茂心中心疼不已,直接拦腰抱起沈洛君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弯下了腰。

康大茂知道,这时候他必须甩开包袱,好好疼爱眼前心爱的女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燥热的身躯和空虚的内心。

“洛君,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康大茂在沈洛君耳边轻声道。

躺在床上的沈洛君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嘴里发出一阵轻声的呢喃,好似呼喊鼓励着康大茂,让他快些疼爱自己。

康大茂看着身下沈洛君娇红的俏脸和鲜嫩欲滴的红唇,他低头吻了下去,嘴唇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沈洛君双手环抱住情郎的脖子,双腿缠绕了上去。

二虎等人站在门外听着屋里微弱的喘息声,哪里还不明白,这时候他可不能耽误大茂哥的好事,他抓着殷弘绪正欲离开,却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忙忙上了二楼,来人正是玲珑。

“二虎,人找到了吗?大茂哥呢?”玲珑走上二楼故意压底声线用略微粗狂的声音问道。

“大茂哥在里面办事呢,走,咱们先将这小子关起来。”二虎摸了摸脑袋尴尬的说道。

“办事?办什么事?我进去瞧瞧!”玲珑说着就要推门而入。

“别,春宵一刻值千……”二虎话音未落就见玲珑站在门外愣住了。

此刻,她站在门外隐约听到了屋里的娇喘闷哼声,时不时还伴随着康大茂低声的安慰,玲珑立刻就明白了,她的脸瞬间一片绯红,下一刻,她的脸色很难看,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她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头也不回的冲下了楼梯,临走时还无意间撞了一下旁边的二虎。

二虎揉了揉胳膊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小龙看到大茂哥在里面快活为何如此激动,这小子吃错药了?二虎有些郁闷,他不爽的从后面狠狠踢了一脚殷弘绪,直接将殷弘绪给硬生生踢下了楼。

殷弘绪身上被狠狠踢了几脚,他更郁闷,原本属于他的春宵一夜却为他人做了嫁衣,那可是他日思夜想的师姐啊!想着师姐和康大茂这小子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模样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时辰过去,康大茂满面红光的走出了屋子,屋内沈洛君正在熟睡着,脸上还挂着满足后的红晕。

来到一楼,二虎和几名护卫高手正坐在饭桌前,而殷弘绪那家伙正老老实实的半坐在地上,瞧他脸上鼻青脸肿的模样,显然这一个时辰的工夫他被二虎打得不轻。

“大茂哥,完事了呀,你还真是持久呢。”二虎故意调笑着。

“你小子!”康大茂走过来用力揉了揉二虎的头顶,弄得二虎是一脸的不自在,但是,也只能陪着笑。

本来都被打服了的殷弘绪这时候看到康大茂从楼上下来,男人的尊严让他本能的挺了挺腰,故意坐直了身体,他还有些不服软的看着康大茂。

看着殷弘绪这黔驴技穷的模样,还没等康大茂发话二虎就狠狠一脚踩了下去:“老实点!”二虎喝道。

殷弘绪瞪了二虎一眼,看着康大茂,竟然丝毫没有悔悟之意,康大茂觉得悲哀,不知为何这殷弘绪盲目的自负感,让他觉得这人到底都是死不悔改。

“你不仅拍卖高仿瓷器还参与了瓷器走私,我没说错吧?”康大茂开口说道。

他现在故意这么问,先前格格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只是还没有证据将这家伙定罪罢了。

“什么瓷器走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殷弘绪嘴硬道,如今落地了康大茂的手上,他只怪自己倒霉,但是,瓷器走私这等大事他断不会多说半字,这后面可还牵扯了很多重要人物,他根本得罪不起,就像之前所说,他要是把事情抖露出来那他也就离死不远了,他又怎会自掘坟墓。

哼!还嘴硬,康大茂犀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殷弘绪几眼,把殷弘绪看得心里发毛,他不自觉的将手按在了上衣口袋上,他这下意识的举动让康大茂眼睛一亮。

眼尖的康大茂一眼就看出了殷弘绪穿着的西装口袋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他朝二虎使了个眼色,又将目光看向殷弘绪按着的口袋,二虎立刻意会,连忙按住殷弘绪将他口袋的东西掏了出来。

“你!”殷弘绪怒道,他想抢回东西,却被二虎反手一巴掌煽在脸上,顿时他脸上印出一块巴掌大的手印,他捂着脸不敢再反抗,看来真的是被二虎打怕了。

康大茂饶有兴趣地看着殷弘绪:“看来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说着他故意晃了晃手中的信封。

殷弘绪有些心虚,但余光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康大茂手中的信封。

康大茂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信封打开来一看,心中震撼不已。

“这……”

这居然是上个月走私瓷器的清单?居然会在殷弘绪的身上,如果说之前查到的都是线索,这却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有了这份清单就能定这殷弘绪的罪了,康大茂不动声色收起瓷器清单,他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这瓷器走私背后肯定还隐藏着巨大的利益团伙,他要找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等等,还有一张纸竟然是瓷器烧制的配方,看到这里康大茂简直就要气炸了,这殷弘绪不仅偷高仿秘籍,竟然还将咱们中华的烧瓷技术偷去法国,把它变成法国的东西,实在是该死。

康大茂将手中的瓷器烧制配方也收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殷弘绪不断朝他逼近,走到殷弘绪跟前康大茂弯下来腰抡起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这个小偷的脸上,同时嘴里冷冷的说道:“这一拳是打你偷了余窑主的高仿秘籍,这一拳是打你害死余窑主,这一拳是打你瓷器走私,这一拳是打你偷咱们老祖宗的瓷器烧制配方,这一拳是打你欺负洛君。”

一拳接着一拳,康大茂一口气打了五六拳才肯罢手,最后这一拳他卯足了力气,打得殷弘绪躺在地上鼻孔串血,晕头转向。

“多谢几位出手相助,今天太晚了,没时间招待几位,改日康某一定登门拜谢,还烦请几位替我像格格和小王爷表达谢意。”康大茂说着就让二虎掏出几百两银票递到几名护卫手中。

几名护卫客气了几句也就欣然收下了,随后几人抱拳离开,都觉得康大茂这人不错,值得出手帮忙。

“二虎,你也去休息,切记把殷弘绪给关好了。”康大茂朝着二虎吩咐道。

二虎点点头示意知道,他们没有回原先的客栈,反倒是直接在这间客栈住了下来,殷弘绪被捆绑着丢进了柴房从外面锁了起来。

“对了,二虎,之前小龙去找洛君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样了?要不你出去找找,我在这里守着洛君。”康大茂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用,你先前在二楼房间里办事的时候这家伙就回来了,不知道抽什么风又跑出去了。”二虎有些郁闷的说道。

“这样啊!那就算了,话说,这小子最近情性确实有些古怪,你平时多留意一些吧。”康大茂说完也不再多言,而是慢悠悠的返回了二楼刚才和沈洛君翻云覆雨的房间。

第五十五章 翻云覆雨

康大茂轻抚着沈洛君的脸庞,只见沈洛君睁开眼睛,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一看面前竟然真的是日思夜想的康大茂她再没了往日的矜持,直接扑向了情郎的怀里。

“你终于来了!”沈洛君的眼角湿润,扑向康大茂怀里的同时手紧紧搂住康大茂的身子,深怕对方消失了,康大茂身上传出男人特有的阳刚味道,让沈洛君再一次头晕目眩,身上灼热难耐。

“你被下药了?!”康大茂语气有些不可思议,沈洛君绝非是这样子的人,如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殷弘绪这无耻之徒下药了。

沈洛君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嘴里不停喃喃喊着他的名字,很明显就是神志不清的模样,康大茂心中心疼不已,直接拦腰抱起沈洛君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弯下了腰。

康大茂知道,这时候他必须甩开包袱,好好疼爱眼前心爱的女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燥热的身躯和空虚的内心。

“洛君,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康大茂在沈洛君耳边轻声道。

躺在床上的沈洛君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嘴里发出一阵轻声的呢喃,好似呼喊鼓励着康大茂,让他快些疼爱自己。

康大茂看着身下沈洛君娇红的俏脸和鲜嫩欲滴的红唇,他低头吻了下去,嘴唇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沈洛君双手环抱住情郎的脖子,双腿缠绕了上去。

二虎等人站在门外听着屋里微弱的喘息声,哪里还不明白,这时候他可不能耽误大茂哥的好事,他抓着殷弘绪正欲离开,却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忙忙上了二楼,来人正是玲珑。

“二虎,人找到了吗?大茂哥呢?”玲珑走上二楼故意压底声线用略微粗狂的声音问道。

“大茂哥在里面办事呢,走,咱们先将这小子关起来。”二虎摸了摸脑袋尴尬的说道。

“办事?办什么事?我进去瞧瞧!”玲珑说着就要推门而入。

“别,春宵一刻值千……”二虎话音未落就见玲珑站在门外愣住了。

此刻,她站在门外隐约听到了屋里的娇喘闷哼声,时不时还伴随着康大茂低声的安慰,玲珑立刻就明白了,她的脸瞬间一片绯红,下一刻,她的脸色很难看,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她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头也不回的冲下了楼梯,临走时还无意间撞了一下旁边的二虎。

二虎揉了揉胳膊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小龙看到大茂哥在里面快活为何如此激动,这小子吃错药了?二虎有些郁闷,他不爽的从后面狠狠踢了一脚殷弘绪,直接将殷弘绪给硬生生踢下了楼。

殷弘绪身上被狠狠踢了几脚,他更郁闷,原本属于他的春宵一夜却为他人做了嫁衣,那可是他日思夜想的师姐啊!想着师姐和康大茂这小子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模样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时辰过去,康大茂满面红光的走出了屋子,屋内沈洛君正在熟睡着,脸上还挂着满足后的红晕。

来到一楼,二虎和几名护卫高手正坐在饭桌前,而殷弘绪那家伙正老老实实的半坐在地上,瞧他脸上鼻青脸肿的模样,显然这一个时辰的工夫他被二虎打得不轻。

“大茂哥,完事了呀,你还真是持久呢。”二虎故意调笑着。

“你小子!”康大茂走过来用力揉了揉二虎的头顶,弄得二虎是一脸的不自在,但是,也只能陪着笑。

本来都被打服了的殷弘绪这时候看到康大茂从楼上下来,男人的尊严让他本能的挺了挺腰,故意坐直了身体,他还有些不服软的看着康大茂。

看着殷弘绪这黔驴技穷的模样,还没等康大茂发话二虎就狠狠一脚踩了下去:“老实点!”二虎喝道。

殷弘绪瞪了二虎一眼,看着康大茂,竟然丝毫没有悔悟之意,康大茂觉得悲哀,不知为何这殷弘绪盲目的自负感,让他觉得这人到底都是死不悔改。

“你不仅拍卖高仿瓷器还参与了瓷器走私,我没说错吧?”康大茂开口说道。

他现在故意这么问,先前格格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只是还没有证据将这家伙定罪罢了。

“什么瓷器走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殷弘绪嘴硬道,如今落地了康大茂的手上,他只怪自己倒霉,但是,瓷器走私这等大事他断不会多说半字,这后面可还牵扯了很多重要人物,他根本得罪不起,就像之前所说,他要是把事情抖露出来那他也就离死不远了,他又怎会自掘坟墓。

哼!还嘴硬,康大茂犀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殷弘绪几眼,把殷弘绪看得心里发毛,他不自觉的将手按在了上衣口袋上,他这下意识的举动让康大茂眼睛一亮。

眼尖的康大茂一眼就看出了殷弘绪穿着的西装口袋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他朝二虎使了个眼色,又将目光看向殷弘绪按着的口袋,二虎立刻意会,连忙按住殷弘绪将他口袋的东西掏了出来。

“你!”殷弘绪怒道,他想抢回东西,却被二虎反手一巴掌煽在脸上,顿时他脸上印出一块巴掌大的手印,他捂着脸不敢再反抗,看来真的是被二虎打怕了。

康大茂饶有兴趣地看着殷弘绪:“看来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说着他故意晃了晃手中的信封。

殷弘绪有些心虚,但余光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康大茂手中的信封。

康大茂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信封打开来一看,心中震撼不已。

“这……”

这居然是上个月走私瓷器的清单?居然会在殷弘绪的身上,如果说之前查到的都是线索,这却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有了这份清单就能定这殷弘绪的罪了,康大茂不动声色收起瓷器清单,他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这瓷器走私背后肯定还隐藏着巨大的利益团伙,他要找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等等,还有一张纸竟然是瓷器烧制的配方,看到这里康大茂简直就要气炸了,这殷弘绪不仅偷高仿秘籍,竟然还将咱们中华的烧瓷技术偷去法国,把它变成法国的东西,实在是该死。

康大茂将手中的瓷器烧制配方也收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殷弘绪不断朝他逼近,走到殷弘绪跟前康大茂弯下来腰抡起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这个小偷的脸上,同时嘴里冷冷的说道:“这一拳是打你偷了余窑主的高仿秘籍,这一拳是打你害死余窑主,这一拳是打你瓷器走私,这一拳是打你偷咱们老祖宗的瓷器烧制配方,这一拳是打你欺负洛君。”

一拳接着一拳,康大茂一口气打了五六拳才肯罢手,最后这一拳他卯足了力气,打得殷弘绪躺在地上鼻孔串血,晕头转向。

“多谢几位出手相助,今天太晚了,没时间招待几位,改日康某一定登门拜谢,还烦请几位替我像格格和小王爷表达谢意。”康大茂说着就让二虎掏出几百两银票递到几名护卫手中。

几名护卫客气了几句也就欣然收下了,随后几人抱拳离开,都觉得康大茂这人不错,值得出手帮忙。

“二虎,你也去休息,切记把殷弘绪给关好了。”康大茂朝着二虎吩咐道。

二虎点点头示意知道,他们没有回原先的客栈,反倒是直接在这间客栈住了下来,殷弘绪被捆绑着丢进了柴房从外面锁了起来。

“对了,二虎,之前小龙去找洛君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样了?要不你出去找找,我在这里守着洛君。”康大茂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用,你先前在二楼房间里办事的时候这家伙就回来了,不知道抽什么风又跑出去了。”二虎有些郁闷的说道。

“这样啊!那就算了,话说,这小子最近情性确实有些古怪,你平时多留意一些吧。”康大茂说完也不再多言,而是慢悠悠的返回了二楼刚才和沈洛君翻云覆雨的房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