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17:57:42

沈慕白看样子绝不是在说笑,他开始来回在厅堂之中踱步,似乎对一些行动细节正在思量。

赵云婷却明显比他更着急,这可是关系着她后半生的事。

“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追问。

沈慕白似乎想通了什么,也没搭她的话茬儿,直接对身旁的顺子下了命令:“招集所有人,任务有变,大家负责的事都要重新布置!”

顺子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把笔放回小桌子,直接出了厅堂去通知大家。

沈慕白感慨道:“大家昨晚都没睡好啊,就挨个去叫他们吧,也是够辛苦的了。”

赵云婷却还不忘刚才的事,仍追问道:“你是不是有应对的办法了啊?是不是半个月你也能做得出来的啊?”

沈慕白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按之前的计划,我预估最快也得三个月才能拿出点成绩,现在好了,虽然时间变成了半个月,我反更有信心了。”

赵云婷惊讶道:“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时间短了,你反有把握了?”

沈慕白向外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看你也是一夜没睡好,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委屈出嫁到金国的。”

赵云婷不由大喜:“真的吗?我不去和亲了,是不是?”

沈慕白摇了摇头:“我是说不用委屈,也许可以风光一点儿嫁到金国!”

赵云婷怒道:“我不要!我不管,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把金国打个落花流水,让我不用嫁过去了……”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连皇上都没有办法,她逼一个连官员都不是草民有没什么用,不由又情绪低沉下来。

厅堂之内因为全铺着各式铠甲,所以开会的地点改为了后院的小客堂之内,商会所有的骨干全部到齐,就连刘都统也乖乖坐在角落的座椅之上。

看得出,包括刘都统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休息好,也不知昨晚沈慕白是怎么折腾他们的。

“大家都有些上火啊,顺子,让那几个丫环给大家都泡杯胎菊茶喝,可以去火、明目的。”沈慕白吩咐道。

虽然又有重大命令要公布,但他也不想整天从早到晚精神都绷着。

众人一起喝了会儿菊花茶,自觉喉咙湿润了许多,果然情绪都没那么紧绷了。

沈慕白这才正色起来,进入话题:“诸位都是我们商会的骨干,昨天我把大家都折腾得不轻。但是我又要告诉大家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消息,朝廷来了最新的旨意,和谈队伍必须在半个月内北上,与金国展开谈判,这是金国所下的通牒!”

众人不由炸了锅,孙博林第一个表示了不满:“会长,这不是消遣我们呢嘛?半个月内就北上,我们怎么可能完成?这之前的工作不等于都白做了吗?”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表示确实如此。赵云婷虽然觉得众人说话有些太直白,不过意思却没错,她也觉得这个变动太不公平了。

沈慕白笑了起来:“大家先安静,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时,不但没愤怒,反而很有些高兴,大家猜猜这是为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答。

赵云婷对这事最关心,不由胡乱猜道:“是不是你本来就做不出来,所以干脆找这个借口把这事给推了?”

沈慕白乜斜着看向她:“那我把你支开再说这话题多好,还免得被你骂。”

赵云婷一想,倒真是这么回事,疑惑地问道:“那却是为了什么?”

沈慕白悠闲地喝了几口茶,见她忍着性子没有催,这才说道:“如果按照以前的那种要求,一切都要偷偷摸摸来干,保密工作可是其中的一大难题,耗费在这方面的时间不会少。就比如昨天的那六个铁匠,我虽然给他们各一份图纸,但其实我只打算用他们中的一位。因为另外的五位所答的问卷分数太低,让我觉得他们有很大的泄密风险。”

赵云婷不由撇嘴:“忙了那么半天,却只有一个合格。那要这个合格的人,家中临时有事,或者他突然改了主意,不想离开家,怎么办?”

沈慕白无奈地耸肩:“那之前的工作就全白做了,重新再找一批工匠!”

赵云婷哼了一声:“我之前还在皇上面前夸你们工作进展快,这么看来,如果再等几天,我就会和皇上说,你们进展很慢了。”

沈慕白点头道:“确实如此!但现在时间变成半个月了,情况却又不同了。”

赵云婷根本不信:“时间长都不行,时间短了怎么可能反而不同呢?”

沈慕白笑道:“时间短了,就说明我们无须再做保密工作了,反正马上便要和金国摊牌,消息泄露出去也无所谓了,那我们招工也可以放开了随便干了!”

赵云婷感觉是有点道理,但还是觉得心中没谱:“真的能吗?”

沈慕白的表情看起来很自信:“下面的工作却必须由云亭兄全力配合才能完成,不只是云亭兄,还连王府都要介入。甚至必要的时候,连皇上都得拉扯进来。我只问云亭兄是否有这个胆子?”

这玩得似乎有点大,赵云婷不免犹豫起来。

沈慕白却继续鼓动:“云亭兄要是豁不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空着手去和谈,与金国和个亲,嫁个公主,说不定社稷便安稳了。”

赵云婷气得不由站起身来,终于一吹牙,说道:“好!豁出去了!我还怕什么,反正失败我也落不到好,大不了大家拼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沈慕白大笑道:“对了,要的就是这种气势,那我们便没什么不成的了。”

他突然便变了一副面孔,整个人看起来都阴狠了许多:“老孙、老张、顺子,你们各带齐十个禁军,将整个京城,甚至周边的铁匠全给我请到城北的老宅子中!不论什么水平的,遇上一个算一个!请不动,就抓!有敢阻挠的,全部抓起来!记住,不怕事大,天塌下来有皇上,有王爷顶着!”

孙博林等人都被吓了一跳,之前他们也知这位会长胆大包天,发起狠来,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只是下了趟南洋,就把人家整个国家给端了,现在倒好,居然开始大闹京城了!

沈慕白见几个人不动,斜着眼睛盯着他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有没听懂的?”

孙博林咽了口唾沫,说道:“懂……懂了……”

沈慕白又当着赵云婷的面,为孙博林、老张和顺子各分配了十个禁军,那些禁军不由向目光看向赵云婷。

赵云婷的小心脏嘭嘭乱跳,知道这次的事真的玩大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让那些禁军听从命令。

沈慕白又对刘都统说道:“刘长明,我这次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就是借这个机会中饱私囊,我也睁一眼闭一眼了,你能捞到好处也算你的本事。不知你敢不敢接?”

刘都统霍地站起:“中饱私囊是万万不敢的,但给我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一定珍惜!请沈先生吩咐吧!”

沈慕白赞许地微笑,又说道:“你现在带齐你的部署,将城北的老宅子封查起来,等着我们的人入住。那块地如果原来的主人来找,你便将地买下来,价钱任你谈。但要记住,不许无干人等进入,更不许里面的工匠逃出。任你使用武力,任你动用私刑,但若有一个人从中逃出来,我就惟你是问!”

居然有钱可捞,有权可用,还能动用私刑发泄,这种美事,刘都统从没想过会落在自己头上。不由两眼放光,马上应承下来,不等沈慕白吩咐,便急着去召集人马。

沈慕白再将目光回到赵云婷身上,说道:“云亭兄,这最重要的任务却还是要落在你的身上了,这件事成与不成可就全看你了。”

赵云婷不由心虚:“我也要做无法无天的事吗?”

沈慕白笑道:“那是自然,你自己如果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还在乎什么狗屁律法!现在我要通过你告诉皇上我的计划,同时让他再给我拔五十位最强壮的士兵。记住,一定要力量非常之大的!”

赵云婷松了口气:“这个好办,我就去,保证中午前便把事办好!”

沈慕白忙说道:“你的任务还没完,我们这么折腾,可就免不了会触动官府啊。一两天还好,半个月的时间内,一定会有不少官员或者衙役,来责问,甚至抓捕我们,最可能和我们发生冲突的便是开封尹,这个压力却你来顶了。”

“我?”赵云婷惊讶道,“我怎么行啊?”

沈慕白鼓励道:“有人要断送你终身的幸福,你还不和他拼命啊?你身上不是有皇上的密旨吗?关键时候拿出来,看谁敢枉动?要是真有愣头青要动手的,你就别管他是几品官,直接请出皇旨,将人给拿下!就算把天捅破了,也要拿皇上顶上!”

赵云婷不由想笑:“拿皇上顶上,亏你说得出!可皇上给我密旨时,说过万不得已,不可示人啊。”

沈慕白不以为然地说道:“什么叫万不得已,又没有一个标准,我们就觉得遇上官员阻挠时是万不得已。话又说过来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皇上的,我们都能付出这么多,他多担待不是应该的吗?”

这话任谁听去都会认为是大逆不道,偏偏赵云婷身处困境,仔细想来,居然觉得沈慕白的话很有道理。

第七十八章 皇上顶上

沈慕白看样子绝不是在说笑,他开始来回在厅堂之中踱步,似乎对一些行动细节正在思量。

赵云婷却明显比他更着急,这可是关系着她后半生的事。

“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追问。

沈慕白似乎想通了什么,也没搭她的话茬儿,直接对身旁的顺子下了命令:“招集所有人,任务有变,大家负责的事都要重新布置!”

顺子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把笔放回小桌子,直接出了厅堂去通知大家。

沈慕白感慨道:“大家昨晚都没睡好啊,就挨个去叫他们吧,也是够辛苦的了。”

赵云婷却还不忘刚才的事,仍追问道:“你是不是有应对的办法了啊?是不是半个月你也能做得出来的啊?”

沈慕白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按之前的计划,我预估最快也得三个月才能拿出点成绩,现在好了,虽然时间变成了半个月,我反更有信心了。”

赵云婷惊讶道:“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时间短了,你反有把握了?”

沈慕白向外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看你也是一夜没睡好,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委屈出嫁到金国的。”

赵云婷不由大喜:“真的吗?我不去和亲了,是不是?”

沈慕白摇了摇头:“我是说不用委屈,也许可以风光一点儿嫁到金国!”

赵云婷怒道:“我不要!我不管,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把金国打个落花流水,让我不用嫁过去了……”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连皇上都没有办法,她逼一个连官员都不是草民有没什么用,不由又情绪低沉下来。

厅堂之内因为全铺着各式铠甲,所以开会的地点改为了后院的小客堂之内,商会所有的骨干全部到齐,就连刘都统也乖乖坐在角落的座椅之上。

看得出,包括刘都统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休息好,也不知昨晚沈慕白是怎么折腾他们的。

“大家都有些上火啊,顺子,让那几个丫环给大家都泡杯胎菊茶喝,可以去火、明目的。”沈慕白吩咐道。

虽然又有重大命令要公布,但他也不想整天从早到晚精神都绷着。

众人一起喝了会儿菊花茶,自觉喉咙湿润了许多,果然情绪都没那么紧绷了。

沈慕白这才正色起来,进入话题:“诸位都是我们商会的骨干,昨天我把大家都折腾得不轻。但是我又要告诉大家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消息,朝廷来了最新的旨意,和谈队伍必须在半个月内北上,与金国展开谈判,这是金国所下的通牒!”

众人不由炸了锅,孙博林第一个表示了不满:“会长,这不是消遣我们呢嘛?半个月内就北上,我们怎么可能完成?这之前的工作不等于都白做了吗?”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表示确实如此。赵云婷虽然觉得众人说话有些太直白,不过意思却没错,她也觉得这个变动太不公平了。

沈慕白笑了起来:“大家先安静,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时,不但没愤怒,反而很有些高兴,大家猜猜这是为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答。

赵云婷对这事最关心,不由胡乱猜道:“是不是你本来就做不出来,所以干脆找这个借口把这事给推了?”

沈慕白乜斜着看向她:“那我把你支开再说这话题多好,还免得被你骂。”

赵云婷一想,倒真是这么回事,疑惑地问道:“那却是为了什么?”

沈慕白悠闲地喝了几口茶,见她忍着性子没有催,这才说道:“如果按照以前的那种要求,一切都要偷偷摸摸来干,保密工作可是其中的一大难题,耗费在这方面的时间不会少。就比如昨天的那六个铁匠,我虽然给他们各一份图纸,但其实我只打算用他们中的一位。因为另外的五位所答的问卷分数太低,让我觉得他们有很大的泄密风险。”

赵云婷不由撇嘴:“忙了那么半天,却只有一个合格。那要这个合格的人,家中临时有事,或者他突然改了主意,不想离开家,怎么办?”

沈慕白无奈地耸肩:“那之前的工作就全白做了,重新再找一批工匠!”

赵云婷哼了一声:“我之前还在皇上面前夸你们工作进展快,这么看来,如果再等几天,我就会和皇上说,你们进展很慢了。”

沈慕白点头道:“确实如此!但现在时间变成半个月了,情况却又不同了。”

赵云婷根本不信:“时间长都不行,时间短了怎么可能反而不同呢?”

沈慕白笑道:“时间短了,就说明我们无须再做保密工作了,反正马上便要和金国摊牌,消息泄露出去也无所谓了,那我们招工也可以放开了随便干了!”

赵云婷感觉是有点道理,但还是觉得心中没谱:“真的能吗?”

沈慕白的表情看起来很自信:“下面的工作却必须由云亭兄全力配合才能完成,不只是云亭兄,还连王府都要介入。甚至必要的时候,连皇上都得拉扯进来。我只问云亭兄是否有这个胆子?”

这玩得似乎有点大,赵云婷不免犹豫起来。

沈慕白却继续鼓动:“云亭兄要是豁不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空着手去和谈,与金国和个亲,嫁个公主,说不定社稷便安稳了。”

赵云婷气得不由站起身来,终于一吹牙,说道:“好!豁出去了!我还怕什么,反正失败我也落不到好,大不了大家拼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沈慕白大笑道:“对了,要的就是这种气势,那我们便没什么不成的了。”

他突然便变了一副面孔,整个人看起来都阴狠了许多:“老孙、老张、顺子,你们各带齐十个禁军,将整个京城,甚至周边的铁匠全给我请到城北的老宅子中!不论什么水平的,遇上一个算一个!请不动,就抓!有敢阻挠的,全部抓起来!记住,不怕事大,天塌下来有皇上,有王爷顶着!”

孙博林等人都被吓了一跳,之前他们也知这位会长胆大包天,发起狠来,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只是下了趟南洋,就把人家整个国家给端了,现在倒好,居然开始大闹京城了!

沈慕白见几个人不动,斜着眼睛盯着他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有没听懂的?”

孙博林咽了口唾沫,说道:“懂……懂了……”

沈慕白又当着赵云婷的面,为孙博林、老张和顺子各分配了十个禁军,那些禁军不由向目光看向赵云婷。

赵云婷的小心脏嘭嘭乱跳,知道这次的事真的玩大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让那些禁军听从命令。

沈慕白又对刘都统说道:“刘长明,我这次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就是借这个机会中饱私囊,我也睁一眼闭一眼了,你能捞到好处也算你的本事。不知你敢不敢接?”

刘都统霍地站起:“中饱私囊是万万不敢的,但给我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一定珍惜!请沈先生吩咐吧!”

沈慕白赞许地微笑,又说道:“你现在带齐你的部署,将城北的老宅子封查起来,等着我们的人入住。那块地如果原来的主人来找,你便将地买下来,价钱任你谈。但要记住,不许无干人等进入,更不许里面的工匠逃出。任你使用武力,任你动用私刑,但若有一个人从中逃出来,我就惟你是问!”

居然有钱可捞,有权可用,还能动用私刑发泄,这种美事,刘都统从没想过会落在自己头上。不由两眼放光,马上应承下来,不等沈慕白吩咐,便急着去召集人马。

沈慕白再将目光回到赵云婷身上,说道:“云亭兄,这最重要的任务却还是要落在你的身上了,这件事成与不成可就全看你了。”

赵云婷不由心虚:“我也要做无法无天的事吗?”

沈慕白笑道:“那是自然,你自己如果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还在乎什么狗屁律法!现在我要通过你告诉皇上我的计划,同时让他再给我拔五十位最强壮的士兵。记住,一定要力量非常之大的!”

赵云婷松了口气:“这个好办,我就去,保证中午前便把事办好!”

沈慕白忙说道:“你的任务还没完,我们这么折腾,可就免不了会触动官府啊。一两天还好,半个月的时间内,一定会有不少官员或者衙役,来责问,甚至抓捕我们,最可能和我们发生冲突的便是开封尹,这个压力却你来顶了。”

“我?”赵云婷惊讶道,“我怎么行啊?”

沈慕白鼓励道:“有人要断送你终身的幸福,你还不和他拼命啊?你身上不是有皇上的密旨吗?关键时候拿出来,看谁敢枉动?要是真有愣头青要动手的,你就别管他是几品官,直接请出皇旨,将人给拿下!就算把天捅破了,也要拿皇上顶上!”

赵云婷不由想笑:“拿皇上顶上,亏你说得出!可皇上给我密旨时,说过万不得已,不可示人啊。”

沈慕白不以为然地说道:“什么叫万不得已,又没有一个标准,我们就觉得遇上官员阻挠时是万不得已。话又说过来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皇上的,我们都能付出这么多,他多担待不是应该的吗?”

这话任谁听去都会认为是大逆不道,偏偏赵云婷身处困境,仔细想来,居然觉得沈慕白的话很有道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