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23:57:20

简单的几句话,让沈慕白马上明白这位欧长青是位铸造大师,如古代的那些以造出天下第一剑的铸剑大师一样。这位大师说不定还会强扯出,是欧治子的多少代孙来。

沈慕白向那几位被揪出来的铁匠打量了一眼,见其中一位老者穿着破衣,但眼睛炯炯有神。一个人的气质并不容易隐藏起来,沈慕白也算个识人方面的高手,他提拔上来的几个人现在可都是他的得力干将,能力在某一方面是一顶一的强,不然商会也不会短短一年时间内发展得这么快。

当下对着那位老者说道:“想来,这位便是欧长青大师吧?”

那老者没回答,他身边的年轻人先说道:“正是,那正是我师爷,小王爷总不会用三十两银子羞辱他老人家吧?”

旁边的禁军向前便往那年轻人肩上一抓,那年轻人马上痛得闭上嘴。

沈慕白马上挥手让禁军让那年轻人放开,然后笑着说道:“欧大师能来为朝廷做事,实在是一大幸事。他的酬劳当然不是三十两,而是三百两。”

人群中又是一声感慨,那老者倒没什么表示,可年轻人却不屑地哼了一声。

沈慕白又高声地说道:“当然是一天三百两,而且大师只要指导便可,并不用自己动手!”

众铁匠不由又爆出一片惊赞,这回连那年轻人也有些动容。

人群中有人低声对旁边的人说道:“你反应快,快算算,一天三百两,半个月是多少钱?”

旁边的人快速地口算着:“一天三百,十天三千,五天一千五,十五天就是四千五……”

周围的人都不由咋舌,这钱来得也太快了吧。而且还不用干活,小五千两的银子就到手了,看来这铁匠也是能赚大钱的啊……

沈慕白继续鼓动大家:“诸位,你们虽然也是铁匠,但述我直言,与欧大师的水平可是差了不知多少,今天你们到了这里不但能赚到钱,还能平白得到欧大师的指点,这是多难得的机会!”

众铁匠一想也确实如此,纷纷讨论了起来。

沈慕白再说道:“当然我们请大家来的方式生硬了一点儿,事急从权,社稷需要你们,也只好先把大家请来再说。你们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等你老了,儿孙绕膝之时,孩子问你都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呢?你就可以告诉他们,你们当年曾靠着手中的铁锤,在半个月内支援了朝廷,让军队有了武器用,有了盔甲穿!”

下面一下安静下来,这些注定一生碌碌无为的劳苦人,天天想着也只是赚到一口吃的,可以养活妻儿老小,从来没想过可以为后世子孙留下点什么精神上的崇敬。这就如同水手们羡慕乡下的忠烈祠一样,那种触动心灵的需求,是每个挣命的人都渴望的。

铁匠没再发出嘈杂声,一些人的脸上浮现出坚定的表情。

沈慕白继续着他的鼓动:“在这半个月内,你们每个人都会吃的好,喝的好,住的好,除了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你们休息外,这里差不多应有尽有!当然,如果有人受不了这个苦,也觉得家国与我等草民无干,那他可以选择退出,我们绝不强求!”

有个铁匠带头喊道:“我们不走了,就在这干了!”

“对!就在这干了!”几个铁匠都响应道。

一时群情激奋,恨不得马上抡起铁锤就开始干活。

沈慕白也看到也有几个人好像并不为他的话所动,干脆再来了一番说辞,绝了这些油盐不进的人的后路。于是又说道:“今天就是有人退出,我也保证不会怪他,但是这个打铁场在半个月内是保密的,人可以退出,但不可以离开。在这里我们会好吃好喝养着你们,但酬劳是没有的!”

“还有,请你们来前,我已经替你们给了家人一笔安家费,短期内,你们不用担心家人吃喝问题!那里的名单中有你们家人签收安家费的记录,你们自己可以去查看。如果其中有出错的,也不要紧,我们也会保证马上修正过来,重新给你们家人补发!”

“今晚是大家最后一个轻松的夜晚了,你们都闻到肉香了吧?厨房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每人还可以领到二两酒!饭后大家就将自己要用的工作台全熬夜做起来,明天一早便开工!”

沈慕白向远处打了个手势,便见出现一群人,手脚麻利地在空地上放好了桌子,接着是一道道菜肴被端了上来。对于这些重体力者,菜并不要很精致,但要油大肉多,吃着痛快。

“大家都不要客气了,请入席吧!”沈慕白招呼大家入席,自己却走下马车,到了欧长青身前,又说道:“欧大师,这些日子怕是要让你受累了,我们去里面的酒席用餐。”

欧长青也没推脱,便跟着进了屋内。屋内比外边却要亮堂了许多,也只有沈慕白、赵云婷、欧长青、禁军统领贾禄来,及两个商会聘用的设计人员。

沈慕白虽然没有官衔,却是这里名附其实的头脑,他率先落座,并招呼大家一起坐下。

里面的菜肴要比外边的精致一些,但还是很油腻,赵云婷只吃了几口,便皱起了眉头,将筷子落下不再吃了。

欧长青年纪大了,胃口也并不是很好,只有贾禄本来就身强力壮,拿起一个肘子,便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肚子中有了一点儿底后,沈慕白也毫不客气地将盔甲图纸拿出来给欧长青参详。

既已经到了这里,欧长青便也放开了,拿起图纸开始仔细查看。像他这种大师级别的人物,都是有些职业病的,平时有点漫不经心,但一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马上便来了精神。

欧长青越看越是投入,最后干脆拿着图纸凑到油灯之下,却是眉头紧锁。

好一会儿他才将图纸放了回去,却是一言不发。

赵云婷也想听听这位铸造大师对这种新盔甲的看法,见他似有不同看法,马上催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盔甲怎么样?”

沈慕白也鼓励道:“欧大师,有话但请直说!”

欧长青这才开口道:“述老朽说话直白,这个盔甲我本当是多么神奇之物,但老朽仔细看了半天,却只觉得平平无奇,哪要什么神匠来打造,街头随便拉个铁匠都能造得出!”

沈慕白笑道:“那可不是,我这不就是从街头拉来的一堆铁匠吗?”

欧长青一愣,再迟疑道:“老朽实在看不出这个盔甲有何奇异之处,不知这么急打造出来是否是因为急用在战场之上。这么厚重的盔甲,又有几个人能穿得动?如果遇上骑兵,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沈慕白不由大笑,指着贾禄来说道:“那欧大师觉得贾将军如果穿这种盔甲能不能行动自由?”

欧长青思量了一下,说道:“贾将军这种身材的或许可以,但又有多少士兵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沈慕白笑道:“所以我只打造出几十副啊,你瞧到今天来的那些禁军了吗?虽然并非都如贾将军这么强壮,但个个也差不到哪去。再接大师刚才说的话题,遇上骑兵怎么逃。那我告诉你答案吧,穿上这种盔甲的人将士根本就不用逃,他们可以无惧骑兵的冲击!只需勇往直前,因为他们全身都没弱点!”

欧长青却不由被气笑了:“原来你是想打造一个无往不力的武器,那我便直说了吧,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最少十几套方案,保证都是军队横行天下的法宝!”

赵云婷不由来了精神,老实说,她也没看出来沈慕白的设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一个更牢、更重、更厚的全覆盖盔甲。如果眼前的大师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器,不是用他的方案更好吗?

贾禄来也不由放下肘子,对于能保命的武器,他当然感兴趣了。他已经知道,这次北上金国,他也必须带着今天的禁军同去。如果能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就算和金人有了冲击,他也不怕了。

沈慕白却基本不心动,直接说道:“对这个盔甲更厉害的武器,一定有不少,就算是普通的火器也许多比这强的。不过我提一个问题,大家帮我想想要如何解决才好。如果我们好容易做出这些厉害的武器,在战场对敌之时,武器落入了敌人之手要怎么办?”

桌上的几个人都不由一愣,没想到他先提到作战不利的情况。

“就依我们北方的金国为例,他们有世上最快的马匹,最强的骑兵,如果我们用这些武器上阵,以目前的士气,会不会有这些新型武器有很大的被缴获的风险?如果真被敌人缴获后,又拿来反攻我们,将如何应对?再延伸下去,我们打不过,被迫坐下来谈判,金国要求我们上缴这种武器又要怎么办?”

欧长青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只气得反问:“要是按你的说法,你的盔甲便不会被缴获吗?你的盔甲被缴获要怎么应对?金国在谈判上索要这种盔甲,你要怎么办?”

沈慕白得意地笑了:“金国全民都是骑兵,他们的战士如果穿上这种盔甲,马匹驼得动吗?还跑得快吗?哪国骑兵会傻得背着一座大山上战场呢?”

众不由哑口无言,隐隐有些明白沈慕白的意图了。

第八十章 不怕缴获的武器

简单的几句话,让沈慕白马上明白这位欧长青是位铸造大师,如古代的那些以造出天下第一剑的铸剑大师一样。这位大师说不定还会强扯出,是欧治子的多少代孙来。

沈慕白向那几位被揪出来的铁匠打量了一眼,见其中一位老者穿着破衣,但眼睛炯炯有神。一个人的气质并不容易隐藏起来,沈慕白也算个识人方面的高手,他提拔上来的几个人现在可都是他的得力干将,能力在某一方面是一顶一的强,不然商会也不会短短一年时间内发展得这么快。

当下对着那位老者说道:“想来,这位便是欧长青大师吧?”

那老者没回答,他身边的年轻人先说道:“正是,那正是我师爷,小王爷总不会用三十两银子羞辱他老人家吧?”

旁边的禁军向前便往那年轻人肩上一抓,那年轻人马上痛得闭上嘴。

沈慕白马上挥手让禁军让那年轻人放开,然后笑着说道:“欧大师能来为朝廷做事,实在是一大幸事。他的酬劳当然不是三十两,而是三百两。”

人群中又是一声感慨,那老者倒没什么表示,可年轻人却不屑地哼了一声。

沈慕白又高声地说道:“当然是一天三百两,而且大师只要指导便可,并不用自己动手!”

众铁匠不由又爆出一片惊赞,这回连那年轻人也有些动容。

人群中有人低声对旁边的人说道:“你反应快,快算算,一天三百两,半个月是多少钱?”

旁边的人快速地口算着:“一天三百,十天三千,五天一千五,十五天就是四千五……”

周围的人都不由咋舌,这钱来得也太快了吧。而且还不用干活,小五千两的银子就到手了,看来这铁匠也是能赚大钱的啊……

沈慕白继续鼓动大家:“诸位,你们虽然也是铁匠,但述我直言,与欧大师的水平可是差了不知多少,今天你们到了这里不但能赚到钱,还能平白得到欧大师的指点,这是多难得的机会!”

众铁匠一想也确实如此,纷纷讨论了起来。

沈慕白再说道:“当然我们请大家来的方式生硬了一点儿,事急从权,社稷需要你们,也只好先把大家请来再说。你们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等你老了,儿孙绕膝之时,孩子问你都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呢?你就可以告诉他们,你们当年曾靠着手中的铁锤,在半个月内支援了朝廷,让军队有了武器用,有了盔甲穿!”

下面一下安静下来,这些注定一生碌碌无为的劳苦人,天天想着也只是赚到一口吃的,可以养活妻儿老小,从来没想过可以为后世子孙留下点什么精神上的崇敬。这就如同水手们羡慕乡下的忠烈祠一样,那种触动心灵的需求,是每个挣命的人都渴望的。

铁匠没再发出嘈杂声,一些人的脸上浮现出坚定的表情。

沈慕白继续着他的鼓动:“在这半个月内,你们每个人都会吃的好,喝的好,住的好,除了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你们休息外,这里差不多应有尽有!当然,如果有人受不了这个苦,也觉得家国与我等草民无干,那他可以选择退出,我们绝不强求!”

有个铁匠带头喊道:“我们不走了,就在这干了!”

“对!就在这干了!”几个铁匠都响应道。

一时群情激奋,恨不得马上抡起铁锤就开始干活。

沈慕白也看到也有几个人好像并不为他的话所动,干脆再来了一番说辞,绝了这些油盐不进的人的后路。于是又说道:“今天就是有人退出,我也保证不会怪他,但是这个打铁场在半个月内是保密的,人可以退出,但不可以离开。在这里我们会好吃好喝养着你们,但酬劳是没有的!”

“还有,请你们来前,我已经替你们给了家人一笔安家费,短期内,你们不用担心家人吃喝问题!那里的名单中有你们家人签收安家费的记录,你们自己可以去查看。如果其中有出错的,也不要紧,我们也会保证马上修正过来,重新给你们家人补发!”

“今晚是大家最后一个轻松的夜晚了,你们都闻到肉香了吧?厨房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每人还可以领到二两酒!饭后大家就将自己要用的工作台全熬夜做起来,明天一早便开工!”

沈慕白向远处打了个手势,便见出现一群人,手脚麻利地在空地上放好了桌子,接着是一道道菜肴被端了上来。对于这些重体力者,菜并不要很精致,但要油大肉多,吃着痛快。

“大家都不要客气了,请入席吧!”沈慕白招呼大家入席,自己却走下马车,到了欧长青身前,又说道:“欧大师,这些日子怕是要让你受累了,我们去里面的酒席用餐。”

欧长青也没推脱,便跟着进了屋内。屋内比外边却要亮堂了许多,也只有沈慕白、赵云婷、欧长青、禁军统领贾禄来,及两个商会聘用的设计人员。

沈慕白虽然没有官衔,却是这里名附其实的头脑,他率先落座,并招呼大家一起坐下。

里面的菜肴要比外边的精致一些,但还是很油腻,赵云婷只吃了几口,便皱起了眉头,将筷子落下不再吃了。

欧长青年纪大了,胃口也并不是很好,只有贾禄本来就身强力壮,拿起一个肘子,便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肚子中有了一点儿底后,沈慕白也毫不客气地将盔甲图纸拿出来给欧长青参详。

既已经到了这里,欧长青便也放开了,拿起图纸开始仔细查看。像他这种大师级别的人物,都是有些职业病的,平时有点漫不经心,但一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马上便来了精神。

欧长青越看越是投入,最后干脆拿着图纸凑到油灯之下,却是眉头紧锁。

好一会儿他才将图纸放了回去,却是一言不发。

赵云婷也想听听这位铸造大师对这种新盔甲的看法,见他似有不同看法,马上催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盔甲怎么样?”

沈慕白也鼓励道:“欧大师,有话但请直说!”

欧长青这才开口道:“述老朽说话直白,这个盔甲我本当是多么神奇之物,但老朽仔细看了半天,却只觉得平平无奇,哪要什么神匠来打造,街头随便拉个铁匠都能造得出!”

沈慕白笑道:“那可不是,我这不就是从街头拉来的一堆铁匠吗?”

欧长青一愣,再迟疑道:“老朽实在看不出这个盔甲有何奇异之处,不知这么急打造出来是否是因为急用在战场之上。这么厚重的盔甲,又有几个人能穿得动?如果遇上骑兵,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沈慕白不由大笑,指着贾禄来说道:“那欧大师觉得贾将军如果穿这种盔甲能不能行动自由?”

欧长青思量了一下,说道:“贾将军这种身材的或许可以,但又有多少士兵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沈慕白笑道:“所以我只打造出几十副啊,你瞧到今天来的那些禁军了吗?虽然并非都如贾将军这么强壮,但个个也差不到哪去。再接大师刚才说的话题,遇上骑兵怎么逃。那我告诉你答案吧,穿上这种盔甲的人将士根本就不用逃,他们可以无惧骑兵的冲击!只需勇往直前,因为他们全身都没弱点!”

欧长青却不由被气笑了:“原来你是想打造一个无往不力的武器,那我便直说了吧,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最少十几套方案,保证都是军队横行天下的法宝!”

赵云婷不由来了精神,老实说,她也没看出来沈慕白的设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一个更牢、更重、更厚的全覆盖盔甲。如果眼前的大师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器,不是用他的方案更好吗?

贾禄来也不由放下肘子,对于能保命的武器,他当然感兴趣了。他已经知道,这次北上金国,他也必须带着今天的禁军同去。如果能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就算和金人有了冲击,他也不怕了。

沈慕白却基本不心动,直接说道:“对这个盔甲更厉害的武器,一定有不少,就算是普通的火器也许多比这强的。不过我提一个问题,大家帮我想想要如何解决才好。如果我们好容易做出这些厉害的武器,在战场对敌之时,武器落入了敌人之手要怎么办?”

桌上的几个人都不由一愣,没想到他先提到作战不利的情况。

“就依我们北方的金国为例,他们有世上最快的马匹,最强的骑兵,如果我们用这些武器上阵,以目前的士气,会不会有这些新型武器有很大的被缴获的风险?如果真被敌人缴获后,又拿来反攻我们,将如何应对?再延伸下去,我们打不过,被迫坐下来谈判,金国要求我们上缴这种武器又要怎么办?”

欧长青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只气得反问:“要是按你的说法,你的盔甲便不会被缴获吗?你的盔甲被缴获要怎么应对?金国在谈判上索要这种盔甲,你要怎么办?”

沈慕白得意地笑了:“金国全民都是骑兵,他们的战士如果穿上这种盔甲,马匹驼得动吗?还跑得快吗?哪国骑兵会傻得背着一座大山上战场呢?”

众不由哑口无言,隐隐有些明白沈慕白的意图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