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9 11:08:40

嘭!

又是一声巨响,第二辆捷达撞到另外一辆小轿车上,两辆车几乎同时翻滚而出。

至于第三辆捷达车司机,他反应倒是及时,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可在叶君驾驶出租车从最后一辆捷达车旁边一划而过的瞬间,一块车窗玻璃从捷达车司机的咽喉部位一划而过。

哐当……

伴随着出租车车盖重重地扣在车头上,叶君操控出租车再次平稳地行驶到了圆环路段,跟随马路上其他车辆稳步前行了。

后座上的秋画嫣大口大口地不停喘息着,她的眼睛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眨过一下。

这短短不到十秒钟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

她微微转过头,看了看那个嘴角挂着轻松笑意的叶君,不由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媳妇儿,这个问题,你还要问几遍啊?啊!不会……中枪了吧?”

叶君急忙转过头,看着秋画嫣。

秋画嫣楞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最后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叶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得好,一孕傻三年,媳妇儿,你要当妈妈了!”叶君故意加大了声音。

秋画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有害羞,但更多的是愤怒。

她抓起随身携带的包包,对着叶君直接扔了过去。

“咦,没打着!”

叶君虽然已经转头继续开车了,不过随意抬起手,稳稳地接住了包包,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就不要随便生气,那样会影响到宝宝发育的。”

“你还说是不是?”秋画嫣怒道。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叶君决定为了宝宝的健康暂且先放过媳妇儿,毕竟……来日方长嘛。

叶君不再多说话了,车子的速度,自然也就越飙越快。

秋画嫣在后座死死抓住车顶的把手,像一个不倒翁一样,摇来摇去好一会儿,总算是习惯了这种摇摇车。

她也不敢去看前面的路况,免得被吓出心脏病来,不过她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回秋家庄园的路。

只不过,这个叶君……

秋画嫣越想越觉得叶君可疑,可是,叶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她没有丝毫逃跑的想法,只盼望能够早点回到庄园。

同样想早点回到庄园的还有叶君,秋画嫣所说的那张大床是什么样子?

哎哟,好期待啊!

秋家庄园位于中海市中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三亩地到底值多少钱,没人能够给出准确答案。

只知道,哪怕是一个中环马路边上的小报亭,一年的租金,都不会低于三十万。

叶君带着秋画嫣来到秋家庄园大门前,发现门口,站着两排西装革领的男子,足足有二十个,其中一个走向出租车,另外十九个都将右手放进了西装里面,有九个人看着这边,另外十个人五个一组,分别留意左右两边。

从他们的站姿和分工,叶君可以瞬间判断出,这些都是军人出身。

秋画嫣可不像叶君一样,还要观察环境,她认出保镖之后,就要推开车门,而这时候,叶君抢先一步,把门打开,身体出去的一瞬间,不但挡住了秋画嫣,而且将秋画嫣牢牢地保护在身后。

“呵呵,哥们,抽烟吗?”

叶君掏出一包烟,递向走过来的西服男。

“你干什么?”

西服男还没有说话,秋画嫣倒是有些等不急了,叶君挡住了其中一面车门,她就急忙推开另外一道车门,绕过车子,朝秋家庄园大门跑去。

“诶,你!”

叶君没想到秋画嫣这么不配合,急忙扫视了在场的人,发现每个人都将右手从西服里面抽出来后,才急忙跟了上去。

谁知这时候,刚跑到门口的秋画嫣突然转头说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一听到这话,十九个西服男几乎同时拔出手枪,直指叶君。

“我去!”

叶君楞了一下,“媳妇儿,你这是干嘛?”

“绑起来!”秋画嫣冷冷地说完,才转头按了一下门上的按钮,雄伟的大门缓缓打开。

绑……绑……绑起来?

叶君再次楞住了。

我的天啦!

秋画嫣长得美如画,没想到竟然还有那方面的嗜好……

S……M?

看着有两个端着手枪,小心翼翼靠近他的西服男,叶君咬了咬牙,“绑就绑吧!诶,不是,你们捆绑的方式不太对劲啊!难道,今年流行这种绑法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任由保镖们将他制服,然后乖乖押进了秋家庄园。

一群保安将他绑在庄园内一棵大黄桷树上,还留下两个西服男负责站岗。

叶君环顾了一下秋家庄园,真别说,还挺大的,尤其是那栋城堡式的楼房,看起来十分养眼。

可是……

说好的大床呢?

“爷爷,爷爷……”

秋画嫣进入了别墅后,急忙环顾一下客厅,一脸焦急地喊道。

此时,正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老人微微拱起身来,转头看了看门口方向,笑道,“回来了?”

“爷爷!”

秋画嫣看到老人后,再也不顾及两腿之间的疼痛,快步冲了过去,一把扑入老人的怀里,“爷爷,您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

饶是秋画嫣,这一刻眼里也不由冒出晶莹的泪花。

老人微微一怔,长舒一口气,说道:“好了好了,爷爷不会离开你的。”

秋画嫣紧紧地抱着老人,过了三秒,才从老人的怀里起身,将老人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顿感诧异道:“爷爷,您……”

“放心吧,爷爷没事。”老人乐呵呵地说道。

秋画嫣瞪大了双眼,随后露出了一抹怒容,“您的意思是,您骗了我对吗?”

“那有什么办法,你那么忙,不用这样的办法,你哪舍得回来啊。”老人带着宠溺的笑道。

秋画嫣微微皱眉,不管怎么说,爷爷没事就好,“那您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干嘛?”

“已经有杀手来过我们这儿了。”老人简单地说道。

“什么?”秋画嫣一脸惊骇之色,原来,爷爷不全是骗她的?

“你放心,已经没事了。”

老人微微一笑,看着秋画嫣和煦地补充道:“在此之前,我早就得到消息,所以提前给你请了一个保镖,骗你回来,就是想在他到来之前,你最好还是留在家里,不然爷爷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身边有的是保镖。”秋画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不满了。

她身边不缺少保镖,可毕竟她是一个女人,总是一大堆人跟着,也不好。

再说了,真正有事的时候,保镖未必派得上用场,比如昨天……

一想到昨天的事,秋画嫣就不由咬了咬嘴唇。

“他和你那些保镖不一样,他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我敢说,有他在,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可保你平安无事。”老人一脸认真地说道。

秋画嫣微微一怔,“这么厉害?谁啊?”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叶君!”

“谁!”

秋画嫣顿时瞪大了双眼,感觉自己听力出现问题,“您说什么?”

“叶君!”

老人再次认真地说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卓尔不凡,武功超群,哪怕是叶老头,也对他称赞有加,我敢打赌,他一个人,顶我们秋氏集团的所有保镖。”

秋画嫣有些气息不平,她强忍住吐血的冲动,淡淡地说道:“爷爷,您口中的这个人,恐怕有些言过其实了。”

“不会,秋老头不止一次跟我提到他,我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秋老头派他来保护你的,那老家伙把他当成宝贝一样,没点实力,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老人停顿了一下,“诶,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您口中的叶君,我已经见过了,不但满嘴污秽,人品差到极点,而且我估计,现在已经成为阶下囚了。”秋画嫣进来的时候还瞄了一眼,叶君应该已经被绑起来了才对。

老人瞪大双眼,居然露出惊慌表情,“他在哪儿?”

“就在外面。”秋画嫣简单地说道。

“哎呀,你……”老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急忙朝门口走去。

第3章 绑起来

嘭!

又是一声巨响,第二辆捷达撞到另外一辆小轿车上,两辆车几乎同时翻滚而出。

至于第三辆捷达车司机,他反应倒是及时,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可在叶君驾驶出租车从最后一辆捷达车旁边一划而过的瞬间,一块车窗玻璃从捷达车司机的咽喉部位一划而过。

哐当……

伴随着出租车车盖重重地扣在车头上,叶君操控出租车再次平稳地行驶到了圆环路段,跟随马路上其他车辆稳步前行了。

后座上的秋画嫣大口大口地不停喘息着,她的眼睛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眨过一下。

这短短不到十秒钟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

她微微转过头,看了看那个嘴角挂着轻松笑意的叶君,不由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媳妇儿,这个问题,你还要问几遍啊?啊!不会……中枪了吧?”

叶君急忙转过头,看着秋画嫣。

秋画嫣楞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最后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叶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得好,一孕傻三年,媳妇儿,你要当妈妈了!”叶君故意加大了声音。

秋画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有害羞,但更多的是愤怒。

她抓起随身携带的包包,对着叶君直接扔了过去。

“咦,没打着!”

叶君虽然已经转头继续开车了,不过随意抬起手,稳稳地接住了包包,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就不要随便生气,那样会影响到宝宝发育的。”

“你还说是不是?”秋画嫣怒道。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叶君决定为了宝宝的健康暂且先放过媳妇儿,毕竟……来日方长嘛。

叶君不再多说话了,车子的速度,自然也就越飙越快。

秋画嫣在后座死死抓住车顶的把手,像一个不倒翁一样,摇来摇去好一会儿,总算是习惯了这种摇摇车。

她也不敢去看前面的路况,免得被吓出心脏病来,不过她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回秋家庄园的路。

只不过,这个叶君……

秋画嫣越想越觉得叶君可疑,可是,叶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她没有丝毫逃跑的想法,只盼望能够早点回到庄园。

同样想早点回到庄园的还有叶君,秋画嫣所说的那张大床是什么样子?

哎哟,好期待啊!

秋家庄园位于中海市中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三亩地到底值多少钱,没人能够给出准确答案。

只知道,哪怕是一个中环马路边上的小报亭,一年的租金,都不会低于三十万。

叶君带着秋画嫣来到秋家庄园大门前,发现门口,站着两排西装革领的男子,足足有二十个,其中一个走向出租车,另外十九个都将右手放进了西装里面,有九个人看着这边,另外十个人五个一组,分别留意左右两边。

从他们的站姿和分工,叶君可以瞬间判断出,这些都是军人出身。

秋画嫣可不像叶君一样,还要观察环境,她认出保镖之后,就要推开车门,而这时候,叶君抢先一步,把门打开,身体出去的一瞬间,不但挡住了秋画嫣,而且将秋画嫣牢牢地保护在身后。

“呵呵,哥们,抽烟吗?”

叶君掏出一包烟,递向走过来的西服男。

“你干什么?”

西服男还没有说话,秋画嫣倒是有些等不急了,叶君挡住了其中一面车门,她就急忙推开另外一道车门,绕过车子,朝秋家庄园大门跑去。

“诶,你!”

叶君没想到秋画嫣这么不配合,急忙扫视了在场的人,发现每个人都将右手从西服里面抽出来后,才急忙跟了上去。

谁知这时候,刚跑到门口的秋画嫣突然转头说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一听到这话,十九个西服男几乎同时拔出手枪,直指叶君。

“我去!”

叶君楞了一下,“媳妇儿,你这是干嘛?”

“绑起来!”秋画嫣冷冷地说完,才转头按了一下门上的按钮,雄伟的大门缓缓打开。

绑……绑……绑起来?

叶君再次楞住了。

我的天啦!

秋画嫣长得美如画,没想到竟然还有那方面的嗜好……

S……M?

看着有两个端着手枪,小心翼翼靠近他的西服男,叶君咬了咬牙,“绑就绑吧!诶,不是,你们捆绑的方式不太对劲啊!难道,今年流行这种绑法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任由保镖们将他制服,然后乖乖押进了秋家庄园。

一群保安将他绑在庄园内一棵大黄桷树上,还留下两个西服男负责站岗。

叶君环顾了一下秋家庄园,真别说,还挺大的,尤其是那栋城堡式的楼房,看起来十分养眼。

可是……

说好的大床呢?

“爷爷,爷爷……”

秋画嫣进入了别墅后,急忙环顾一下客厅,一脸焦急地喊道。

此时,正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老人微微拱起身来,转头看了看门口方向,笑道,“回来了?”

“爷爷!”

秋画嫣看到老人后,再也不顾及两腿之间的疼痛,快步冲了过去,一把扑入老人的怀里,“爷爷,您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

饶是秋画嫣,这一刻眼里也不由冒出晶莹的泪花。

老人微微一怔,长舒一口气,说道:“好了好了,爷爷不会离开你的。”

秋画嫣紧紧地抱着老人,过了三秒,才从老人的怀里起身,将老人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顿感诧异道:“爷爷,您……”

“放心吧,爷爷没事。”老人乐呵呵地说道。

秋画嫣瞪大了双眼,随后露出了一抹怒容,“您的意思是,您骗了我对吗?”

“那有什么办法,你那么忙,不用这样的办法,你哪舍得回来啊。”老人带着宠溺的笑道。

秋画嫣微微皱眉,不管怎么说,爷爷没事就好,“那您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干嘛?”

“已经有杀手来过我们这儿了。”老人简单地说道。

“什么?”秋画嫣一脸惊骇之色,原来,爷爷不全是骗她的?

“你放心,已经没事了。”

老人微微一笑,看着秋画嫣和煦地补充道:“在此之前,我早就得到消息,所以提前给你请了一个保镖,骗你回来,就是想在他到来之前,你最好还是留在家里,不然爷爷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身边有的是保镖。”秋画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不满了。

她身边不缺少保镖,可毕竟她是一个女人,总是一大堆人跟着,也不好。

再说了,真正有事的时候,保镖未必派得上用场,比如昨天……

一想到昨天的事,秋画嫣就不由咬了咬嘴唇。

“他和你那些保镖不一样,他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我敢说,有他在,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可保你平安无事。”老人一脸认真地说道。

秋画嫣微微一怔,“这么厉害?谁啊?”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叶君!”

“谁!”

秋画嫣顿时瞪大了双眼,感觉自己听力出现问题,“您说什么?”

“叶君!”

老人再次认真地说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卓尔不凡,武功超群,哪怕是叶老头,也对他称赞有加,我敢打赌,他一个人,顶我们秋氏集团的所有保镖。”

秋画嫣有些气息不平,她强忍住吐血的冲动,淡淡地说道:“爷爷,您口中的这个人,恐怕有些言过其实了。”

“不会,秋老头不止一次跟我提到他,我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秋老头派他来保护你的,那老家伙把他当成宝贝一样,没点实力,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老人停顿了一下,“诶,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您口中的叶君,我已经见过了,不但满嘴污秽,人品差到极点,而且我估计,现在已经成为阶下囚了。”秋画嫣进来的时候还瞄了一眼,叶君应该已经被绑起来了才对。

老人瞪大双眼,居然露出惊慌表情,“他在哪儿?”

“就在外面。”秋画嫣简单地说道。

“哎呀,你……”老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急忙朝门口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