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5 11:04:48

叶玄此刻站在客厅中心,身上爆发出的气质煞气腾腾。

卢柔刚才被呵斥,保镖还被对方一招击倒,现在只能闭口不言,眼中充斥着汹汹怒火看着叶玄。

而陆仲解父子则是冷冷的看着叶玄。

此刻,何安已经完全苏醒,指着陆仲解父子,道:“都是他们指示我做的,我是个医生而已,放过我吧。”

“放屁!我和我爸都不认识你,说什么混账话!”

面对何安的指认,陆瞿向前一步,怒道:“指不定你和这保镖有什么勾结呢!”

看到陆瞿还在挣扎,叶玄冷哼了一声。

陆雪琪脸色现在十分难看,因为,何安的话已经证明了,自己父亲的死,就是他的二伯和表哥所谓。

“我.....”

陆瞿死不承认,也让何安彻底放开,怒道:“你们父子狼子野心,当初叫我给陆仲亨每日药里加慢性毒药,现在你们却视我为弃子!”

“神经病!”

为了阻止何安继续往下说,陆瞿一个健步上前,抬脚朝着何安脑袋踩去,想借此让他闭嘴。

比起事情败露,现在最重要的让何安闭嘴。

此刻,这是陆仲解父子心中的唯一想法。

只要何安闭嘴,后续的事情,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何安先前已经叶玄暴揍过,眼下虽然神智清醒,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眼看对方抬脚朝着自己脑袋踩来,只能瞪大双眼干着急。

“慢着!”

叶玄冷哼一声,迅速抬腿,脚尖踢在陆瞿小腿上。

后者小腿被脚尖一触碰,顿时疼的连连后退,连站都站不稳。

“叶玄,你干什么!这人是神经病!还是你根本有心找这人来陷害我和我父亲的?”

陆瞿感觉自己小腿快要断裂,只能用手扶着椅子,怒视叶玄。

“哦?如果他是神经病,你干嘛这么着急,现场就动手?”

叶玄根本不屑于和陆瞿交谈,而是目光看向陆仲解,说道:“陆副总裁,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沉静?”

只见陆仲解站在原地,先前的慌张已经全部消失,反而是十分淡定。

“二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

陆雪琪看着陆仲解父子,冷漠道。

如今,何安的出现,陆雪琪再笨,也知道其中的猫腻。

“哈哈哈哈!”

话语刚落,只见陆仲解双眼陡然睁大,狰狞笑道:“叶玄!你心思够缜密的!可是,可是,你有何证据?”

看着陆仲解大笑,叶玄面如表情。

“就凭一个人嘴上说辞,你就认为我是陷害我大哥的人?”

陆仲解见叶玄不说话,脸上越发的自信。

这下,躺在地上的何安慌了。

每次通话和聊天,双方结束都是立马销毁。

如今,这一点却成为了漏洞。

“证据是吗?我给你!”

只见叶玄从兜里掏出手机,这个手机是从何安手机抢来的,刚才叶玄查过,里面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全部都被销毁。

看着叶玄拿着何安的手机,陆仲解父子依旧是自信满满。

两人都不信叶玄能够把销毁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都给找回来。

毕竟,能够拥有这种技术的,恐怕只有一些顶级程序员和黑客了。

不过,一切并未让陆仲解开心多久,只见叶玄在手机里快速输入一串代码。

经过一分钟的读条,那些销毁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都一一修复了过来。

“什么!”

看到这一幕,陆仲解和陆瞿的心彻底凉了。

“需要我打现场打电话吗?”

叶玄看了看通话记录,而后,目光锁定在了陆仲解身上。

原本自信的笑容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冷漠。

“是又怎么样!”

眼下,事情败露,陆仲解索性破罐子破摔,怒道:“我和我那死大哥,一起创业,凭什么二十几年来,我就是个副总裁,我不甘心!”

“二伯!我父亲可是你亲大哥啊!”

事情真相终于大白,陆雪琪原本在何安的出现,心中就有了判定,可是,听到陆仲解亲口说出来。

刚经历了丧父之痛,眼下自己得知亲人就是幕后真凶。

这样的真相,对于陆雪琪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亲大哥?”

面对陆雪琪嘶吼般的咆哮,陆仲解冷笑道:“如果他是我亲大哥,就不会二十几年来让我一直屈尊与副总裁的位置上!”

“就为了这个杀害亲大哥!?”

叶玄看着陆仲解,冷笑道:“可你从未想过,你身上也有陆氏公司的股份!”

“那是我应得的!”

陆仲解咆哮道。

“是吗?”

叶玄道:“据我所知,你年轻时不学无术,是你大哥及时帮你还请赌债,然后拉你一起创业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眼中充斥着复仇的怒火,陆仲解惊讶的看着叶玄,这段尘封的往事,就连陆雪琪也不知道,为何叶玄会知晓的一清二楚。

“因为我在回来前,就已经把你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叶玄走到陆雪琪身边,柔声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我....”

此刻,陆雪琪心中五味杂陈。

现在这么做?陆雪琪开始犹豫了。

父亲刚死,眼下陆仲解成了真凶,可是,如果报警,陆仲解下场肯定会很惨。

毕竟,除了陆仲解,陆瞿也是帮凶。

“陆雪琪,你少装了,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守财奴,看不起我这个二伯!”

见陆雪琪一脸犹豫,陆仲解丝毫没有一点悔过之意,怒道:“从回来到现在,你处处针对我这个二伯!现在却装猫哭耗子!真虚伪!”

“喂!你这人!”

这时,一直全程关注的卢柔站了出来,眼下,她大致了解了陆家所发生的事情,看着陆仲解,怒斥道:“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如果雪琪真的狠下心,你还会站在这里吗?”

“这是我陆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

陆仲解怨恨的看着卢柔,反驳道。

先前被叶玄一番呵斥,如今又被陆仲解呵斥,心中一直窝着怒火的卢柔那里肯就此罢休,辩驳道:“我早看你不是什么好人了,你们父子,简直就是狼子野心!”

“雪琪!”

看着双眼通红的陆雪琪,叶玄第一次露出温和的态度,看着她说道:“现在如果你还犹豫,那么,你父亲的死就属于枉死了!”

陆雪琪还是第一次看到叶玄露出这样的神色,不由的一愣。

可是,听到叶玄的话后,也让她顿时信心大增。

此刻,陆雪琪知道,再优柔寡断,都属于百搭。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亲手将陆仲解父子送入大牢,那才是他们改待的地方。

半小时后。

随着警笛声响起。

一群身着警服的警察闻讯赶来。

当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时,陆仲解父子也带上了镣铐。

“这人是谁打的!”

这时,一名身着警服的女子指着地上已经被揍的不轻的何安,沉声道。

“我!”

叶玄懒洋洋的举了举手,站了出来。

“你还真是够勇敢的啊!”

女子看着懒洋洋的叶玄,冷声道。

“一般般吧,我这么勇敢,你是不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叶玄嘿嘿一笑。

“那我奖励你去警局一趟吧!”

女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对身边的同事说道:“把他也带走。”

“叶玄。”

见叶玄要被带走,陆雪琪顿时慌神了。

“没事。”

叶玄见陆雪琪担心自己,笑了笑,便跟着警察走了。

......

上了警车,这一路,叶玄乘坐警车来到了天海市警局。

审讯室。

叶玄坐在女子对面。

借着昏暗的灯光,叶玄这才暗暗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子。

一张瓜子脸,五官生的精致,典型是江南水灵女生。

此刻,脱下警帽,一头乌黑秀发盘着。

“姓名!”

“叶玄!”

“为什么打人!”

“看心情!”

闻言,女子柳眉一皱,抬起头,冷冷的盯着叶玄,怒斥道:“你打人还是根据心情决定的?”

借着对方抬起头,叶玄目光落在了对方胸前的证件上。

“洛凝!好名字!”

叶玄隔着数米,清晰的看见女子挂在胸前的证件。

“你往哪里看呢!”

随着啪的一声,只见洛凝直接拍案而起,怒斥道:“在陆家我就看你不像个好人,现在在警局还不老实!”

“如果你觉得我不是好人,你可以毙了我!”

叶玄还是第一次见性格如此泼辣的警花,索性后背一样,靠在审讯椅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敢吗?”

洛凝眸子眯起,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厉。

“洛队长,你别冲动啊!咱们这是在审讯,不是在处决啊!”

洛凝旁边,陪同审讯的一名年轻警察连忙制止道。

说话的同时,看了看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

“快说!你为什么打人!”

洛凝被制止后,又重新坐了回去,再次冷声询问道。

“你去问被打的呗。”

叶玄伸了个懒腰,说道:“我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没有意思,你快点问,不然,给我保释的律师就快到了!”

嚣张!

无比的嚣张!

叶玄这番话顿时激怒了洛凝,若不是眼前叶玄没有什么大过错,不然,她肯定会掏出手枪,毙了这个客户的家伙。

第八章 狼子野心

叶玄此刻站在客厅中心,身上爆发出的气质煞气腾腾。

卢柔刚才被呵斥,保镖还被对方一招击倒,现在只能闭口不言,眼中充斥着汹汹怒火看着叶玄。

而陆仲解父子则是冷冷的看着叶玄。

此刻,何安已经完全苏醒,指着陆仲解父子,道:“都是他们指示我做的,我是个医生而已,放过我吧。”

“放屁!我和我爸都不认识你,说什么混账话!”

面对何安的指认,陆瞿向前一步,怒道:“指不定你和这保镖有什么勾结呢!”

看到陆瞿还在挣扎,叶玄冷哼了一声。

陆雪琪脸色现在十分难看,因为,何安的话已经证明了,自己父亲的死,就是他的二伯和表哥所谓。

“我.....”

陆瞿死不承认,也让何安彻底放开,怒道:“你们父子狼子野心,当初叫我给陆仲亨每日药里加慢性毒药,现在你们却视我为弃子!”

“神经病!”

为了阻止何安继续往下说,陆瞿一个健步上前,抬脚朝着何安脑袋踩去,想借此让他闭嘴。

比起事情败露,现在最重要的让何安闭嘴。

此刻,这是陆仲解父子心中的唯一想法。

只要何安闭嘴,后续的事情,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何安先前已经叶玄暴揍过,眼下虽然神智清醒,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眼看对方抬脚朝着自己脑袋踩来,只能瞪大双眼干着急。

“慢着!”

叶玄冷哼一声,迅速抬腿,脚尖踢在陆瞿小腿上。

后者小腿被脚尖一触碰,顿时疼的连连后退,连站都站不稳。

“叶玄,你干什么!这人是神经病!还是你根本有心找这人来陷害我和我父亲的?”

陆瞿感觉自己小腿快要断裂,只能用手扶着椅子,怒视叶玄。

“哦?如果他是神经病,你干嘛这么着急,现场就动手?”

叶玄根本不屑于和陆瞿交谈,而是目光看向陆仲解,说道:“陆副总裁,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沉静?”

只见陆仲解站在原地,先前的慌张已经全部消失,反而是十分淡定。

“二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

陆雪琪看着陆仲解父子,冷漠道。

如今,何安的出现,陆雪琪再笨,也知道其中的猫腻。

“哈哈哈哈!”

话语刚落,只见陆仲解双眼陡然睁大,狰狞笑道:“叶玄!你心思够缜密的!可是,可是,你有何证据?”

看着陆仲解大笑,叶玄面如表情。

“就凭一个人嘴上说辞,你就认为我是陷害我大哥的人?”

陆仲解见叶玄不说话,脸上越发的自信。

这下,躺在地上的何安慌了。

每次通话和聊天,双方结束都是立马销毁。

如今,这一点却成为了漏洞。

“证据是吗?我给你!”

只见叶玄从兜里掏出手机,这个手机是从何安手机抢来的,刚才叶玄查过,里面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全部都被销毁。

看着叶玄拿着何安的手机,陆仲解父子依旧是自信满满。

两人都不信叶玄能够把销毁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都给找回来。

毕竟,能够拥有这种技术的,恐怕只有一些顶级程序员和黑客了。

不过,一切并未让陆仲解开心多久,只见叶玄在手机里快速输入一串代码。

经过一分钟的读条,那些销毁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都一一修复了过来。

“什么!”

看到这一幕,陆仲解和陆瞿的心彻底凉了。

“需要我打现场打电话吗?”

叶玄看了看通话记录,而后,目光锁定在了陆仲解身上。

原本自信的笑容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冷漠。

“是又怎么样!”

眼下,事情败露,陆仲解索性破罐子破摔,怒道:“我和我那死大哥,一起创业,凭什么二十几年来,我就是个副总裁,我不甘心!”

“二伯!我父亲可是你亲大哥啊!”

事情真相终于大白,陆雪琪原本在何安的出现,心中就有了判定,可是,听到陆仲解亲口说出来。

刚经历了丧父之痛,眼下自己得知亲人就是幕后真凶。

这样的真相,对于陆雪琪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亲大哥?”

面对陆雪琪嘶吼般的咆哮,陆仲解冷笑道:“如果他是我亲大哥,就不会二十几年来让我一直屈尊与副总裁的位置上!”

“就为了这个杀害亲大哥!?”

叶玄看着陆仲解,冷笑道:“可你从未想过,你身上也有陆氏公司的股份!”

“那是我应得的!”

陆仲解咆哮道。

“是吗?”

叶玄道:“据我所知,你年轻时不学无术,是你大哥及时帮你还请赌债,然后拉你一起创业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眼中充斥着复仇的怒火,陆仲解惊讶的看着叶玄,这段尘封的往事,就连陆雪琪也不知道,为何叶玄会知晓的一清二楚。

“因为我在回来前,就已经把你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叶玄走到陆雪琪身边,柔声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我....”

此刻,陆雪琪心中五味杂陈。

现在这么做?陆雪琪开始犹豫了。

父亲刚死,眼下陆仲解成了真凶,可是,如果报警,陆仲解下场肯定会很惨。

毕竟,除了陆仲解,陆瞿也是帮凶。

“陆雪琪,你少装了,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守财奴,看不起我这个二伯!”

见陆雪琪一脸犹豫,陆仲解丝毫没有一点悔过之意,怒道:“从回来到现在,你处处针对我这个二伯!现在却装猫哭耗子!真虚伪!”

“喂!你这人!”

这时,一直全程关注的卢柔站了出来,眼下,她大致了解了陆家所发生的事情,看着陆仲解,怒斥道:“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如果雪琪真的狠下心,你还会站在这里吗?”

“这是我陆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

陆仲解怨恨的看着卢柔,反驳道。

先前被叶玄一番呵斥,如今又被陆仲解呵斥,心中一直窝着怒火的卢柔那里肯就此罢休,辩驳道:“我早看你不是什么好人了,你们父子,简直就是狼子野心!”

“雪琪!”

看着双眼通红的陆雪琪,叶玄第一次露出温和的态度,看着她说道:“现在如果你还犹豫,那么,你父亲的死就属于枉死了!”

陆雪琪还是第一次看到叶玄露出这样的神色,不由的一愣。

可是,听到叶玄的话后,也让她顿时信心大增。

此刻,陆雪琪知道,再优柔寡断,都属于百搭。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亲手将陆仲解父子送入大牢,那才是他们改待的地方。

半小时后。

随着警笛声响起。

一群身着警服的警察闻讯赶来。

当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时,陆仲解父子也带上了镣铐。

“这人是谁打的!”

这时,一名身着警服的女子指着地上已经被揍的不轻的何安,沉声道。

“我!”

叶玄懒洋洋的举了举手,站了出来。

“你还真是够勇敢的啊!”

女子看着懒洋洋的叶玄,冷声道。

“一般般吧,我这么勇敢,你是不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叶玄嘿嘿一笑。

“那我奖励你去警局一趟吧!”

女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对身边的同事说道:“把他也带走。”

“叶玄。”

见叶玄要被带走,陆雪琪顿时慌神了。

“没事。”

叶玄见陆雪琪担心自己,笑了笑,便跟着警察走了。

......

上了警车,这一路,叶玄乘坐警车来到了天海市警局。

审讯室。

叶玄坐在女子对面。

借着昏暗的灯光,叶玄这才暗暗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子。

一张瓜子脸,五官生的精致,典型是江南水灵女生。

此刻,脱下警帽,一头乌黑秀发盘着。

“姓名!”

“叶玄!”

“为什么打人!”

“看心情!”

闻言,女子柳眉一皱,抬起头,冷冷的盯着叶玄,怒斥道:“你打人还是根据心情决定的?”

借着对方抬起头,叶玄目光落在了对方胸前的证件上。

“洛凝!好名字!”

叶玄隔着数米,清晰的看见女子挂在胸前的证件。

“你往哪里看呢!”

随着啪的一声,只见洛凝直接拍案而起,怒斥道:“在陆家我就看你不像个好人,现在在警局还不老实!”

“如果你觉得我不是好人,你可以毙了我!”

叶玄还是第一次见性格如此泼辣的警花,索性后背一样,靠在审讯椅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敢吗?”

洛凝眸子眯起,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厉。

“洛队长,你别冲动啊!咱们这是在审讯,不是在处决啊!”

洛凝旁边,陪同审讯的一名年轻警察连忙制止道。

说话的同时,看了看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

“快说!你为什么打人!”

洛凝被制止后,又重新坐了回去,再次冷声询问道。

“你去问被打的呗。”

叶玄伸了个懒腰,说道:“我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没有意思,你快点问,不然,给我保释的律师就快到了!”

嚣张!

无比的嚣张!

叶玄这番话顿时激怒了洛凝,若不是眼前叶玄没有什么大过错,不然,她肯定会掏出手枪,毙了这个客户的家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