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5:36:52

回想起棺材里的小女孩真是没把自己吓死,要不是看在她已经死去的份上,我他妈直接给她一拳,叫她死了也这么不老实。看我本分人就好欺负,如果按照我以前的脾气直接就……

怪老头好像说过,这些东西阴气重的可以揣测别人的心思,我刚才那样想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如果真是那样看来我先走为上,要不然等她动手就来不及了。我这个人就这样,只要有危险立马闪人,说得不好听,逃起命来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溜烟的功夫我直挺挺的站在怪老头眼前,看样子他还有很多没点完,谁知道我跑过来又成了他的工具。

“黄儿你点完了吗?”虽然怪老头在对我说话,可头一直低着,看他点蜡烛的样子非常敏捷,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就出来的。

“早就点完了,没想到你还没点完啊。”我有些不屑的问。

“这个给你,把剩下的点上,动作快一点,看样子过不了一会儿天就该亮了。”怪老头还是没有抬头看我,仿佛我天生就是给他使唤的。

“我不点,是你自己说我点完那些就可以休息了,我过来只是想看看你点了多少。”我有些幸灾乐祸,不过没敢太明显。

“你不点就回去,别再这儿挨事,没看我在忙吗,自己去玩。”

“玩?这破山上你叫我去哪玩?不是棺材就是死人,我跟谁玩……?”

话没说完怪老头突然站直了身体,两只眼睛死死的向我身后看去,对于他这奇怪的举动着实吓了我一跳,望着怪老头严厉的表情,我知道又有事情要发生了,甚至我看到了怪老头起伏跳动的心脏,恐怕事情还不简单。

“你在那边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怪老头快速往那口诡异的棺材跑去,也就是那阴森的小女孩那儿,听他一说我就知道肯定是这口棺材,因为刚才被她这么一吓,我实在是不敢再靠过去,本来找怪老头就是对他说这事情,没想到自己跑过去给忘记了,看来这一次真的闯祸了。

当我也跑过去的时候,只见怪老头迅速把阳水围着小女孩的坟墓周围撒了一圈,我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只不过怪老头看上去挺着急的,汗水正从他额头快速落下。

“还好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你就酿成大祸了知道吗?”

这是怪老头第一次朝我发脾气,着实有些让我不好受,我不知道自己差一点酿成了什么大祸?只是怪老头的表情是我见过最吓人的一次,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出大祸与我有关,难道她还能活过来不成?

“秦爷爷你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说实话我第一次这么怕怪老头,可能我真的差一点犯下了弥天大罪吧,不过古人不常说不知者无罪吗,这怪老头也太没一点肚量,但我还是一个有错知错的人,所以才不跟怪老头计较这些芝麻小事,我可是常以宰相自居。

怪老头叹了叹气对我说:“黄儿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凶你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你刚才的样子很凶,我从没见过你那样。”

他居然笑着说:“从来?你才认识我几天,居然用上了从来这个词。不过你以后要是跟我四海为家的话,做错事我就会和刚才那样,这也是对你好。你知道你用阴水泼这具尸体会造成什么吗?如果这个小女孩是死的时候怨气极重,她只要遇到和她阴气相结合的东西就会产生尸气,当尸气积累的多了她就会变成僵尸,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跑过来了吧。”

我一听怪老头说僵尸,立马头皮发麻的望了望躺在棺材里的小女孩,难道她真有这个本事?

“秦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刚才不点是因为她好像拉住了我,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常人,没有一点法术,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希望你别生气了。”

“刚才秦爷爷也有不对,不该对你发脾气,毕竟你啥都不懂,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就慢慢教你一些简单的道术,等时间长了再教你深一些的东西。”

“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刚才为什么要用阳水在她坟墓边撒上一圈,是为了防止她变成僵尸吗?”我有些懦懦的问,希望怪老头可以向我讲解一下。

“我用阳水封住外面的活气,而坟墓里的死气自然也跑不出去,那样的话过了七天后她就会慢慢安息,不在捣乱了!”

刚开始一个人在这边的确有些害怕,可现在怪老头在身边啥恐惧都消失了,不得不说怪老头身上的确有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也许是我相信他的道行吧。忽然间我想起了一件事情,立马提醒他。

“现在几点了,我想没多久天应该就快亮了吧,那边那些坟墓不点了吗?”

听我那样一说他着急的拍手叫到。

“不好,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做完这件事,要不然就真的出事了。黄儿你赶紧过来帮忙,这边已经没事了。”

跟怪老头一起总是要适应他的一惊一乍,要不然心脏真的受不了。眼看天就快亮了,我也不再那么害怕,毕竟昨晚那么离奇的怪事都经历了,现在胆子也比以前稍微大了一点,所以当我跑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犹豫半刻,而是拿起蜡烛就往那些棺材上点了起来。

大概忙碌了一个小时候,我和怪老头都累得够呛,一眼望去我和他的杰作,每一口棺材都显得非常亮,说实话如果不知道这些发光的东西是棺材,这样的场景还真是挺美的。

“大黄,你们都还好吧?”

我刚要准备幸福的躺一下,谁知道老爸这个家伙又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而且还很自豪的叫着那个我想自杀的名字,看来我又必要找他单独谈谈,你说以后我几十岁的他也这么叫,那我怎么在孩子他妈面前树立威严。

“阿祥来啦,刚好来的是时候。”怪老头从地上站起来向老爸走了过去,而我则是不搭理他,谁叫他刚才那样叫我,尤其是他那语气就让我不爽。

“大叔,昨晚大黄没惹出什么事吧?”

“没有,黄儿还是比较乖的。你把我要的都准备好了吗?”怪老头看了看我,接着我朝他吐了吐舌头,表示抗议。

“都带来了,在我背篓里放着,现在要把它拿出来吗?”

我不知道老爸背篓里装着的是什么,只看见背篓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看样子里面装的应该是活物,不过他和怪老头又要搞什么花样?我立马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干草,慢慢向他们走了过去,看看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怪老头望向了东边,回头对老爸说了句话。

“拿出来吧,现在这时间刚好。”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做好了尖叫的一刻,难道又是什么可怕的玩意被老爸藏在背篓里面,我不敢再往下想,因为那样的结果很可怕。为了打消心中的疑虑,我学着怪老头的样子望向东方,除了太阳正缓缓的出来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奇异现象。

“咕咕咕……咕咕咕……”

这一长串的公鸡打鸣,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真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那时我正面向东方,根本不知道老爸从背篓里拿出一只公鸡来,听到叫声我浑身一颤,像是什么东西从身上跑了出去,难道我昨晚真实被鬼附身了?想到这里真是够悬的,看来这一声鸡鸣还叫对了。

“大叔,你说……”

“什么大叔长大叔短的,人家姓秦,你不知道叫秦大叔吗?”我站在老爸对面喊道。

“你小子怎么哪儿都有你。再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大叔姓啥,要不是大黄说……”

“老爸我要向你抗议,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大黄了,这名字真的很难听。”我苦苦的哀求道,可最后的结果却还是那样惨无人道。

“叫习惯了,你这一下子让我改也改不掉,所以大黄你就将就听吧。对了秦大叔,你昨晚叫我回家好好想想村子里出事的第一天,我想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一说怪老头姓秦老爸就改变称呼了,可为何我的名字还是没变?难道他叫大黄的时候真的很爽吗?如今才知道什么叫无言语对。

二十三章:识破天机

回想起棺材里的小女孩真是没把自己吓死,要不是看在她已经死去的份上,我他妈直接给她一拳,叫她死了也这么不老实。看我本分人就好欺负,如果按照我以前的脾气直接就……

怪老头好像说过,这些东西阴气重的可以揣测别人的心思,我刚才那样想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如果真是那样看来我先走为上,要不然等她动手就来不及了。我这个人就这样,只要有危险立马闪人,说得不好听,逃起命来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溜烟的功夫我直挺挺的站在怪老头眼前,看样子他还有很多没点完,谁知道我跑过来又成了他的工具。

“黄儿你点完了吗?”虽然怪老头在对我说话,可头一直低着,看他点蜡烛的样子非常敏捷,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就出来的。

“早就点完了,没想到你还没点完啊。”我有些不屑的问。

“这个给你,把剩下的点上,动作快一点,看样子过不了一会儿天就该亮了。”怪老头还是没有抬头看我,仿佛我天生就是给他使唤的。

“我不点,是你自己说我点完那些就可以休息了,我过来只是想看看你点了多少。”我有些幸灾乐祸,不过没敢太明显。

“你不点就回去,别再这儿挨事,没看我在忙吗,自己去玩。”

“玩?这破山上你叫我去哪玩?不是棺材就是死人,我跟谁玩……?”

话没说完怪老头突然站直了身体,两只眼睛死死的向我身后看去,对于他这奇怪的举动着实吓了我一跳,望着怪老头严厉的表情,我知道又有事情要发生了,甚至我看到了怪老头起伏跳动的心脏,恐怕事情还不简单。

“你在那边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怪老头快速往那口诡异的棺材跑去,也就是那阴森的小女孩那儿,听他一说我就知道肯定是这口棺材,因为刚才被她这么一吓,我实在是不敢再靠过去,本来找怪老头就是对他说这事情,没想到自己跑过去给忘记了,看来这一次真的闯祸了。

当我也跑过去的时候,只见怪老头迅速把阳水围着小女孩的坟墓周围撒了一圈,我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只不过怪老头看上去挺着急的,汗水正从他额头快速落下。

“还好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你就酿成大祸了知道吗?”

这是怪老头第一次朝我发脾气,着实有些让我不好受,我不知道自己差一点酿成了什么大祸?只是怪老头的表情是我见过最吓人的一次,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出大祸与我有关,难道她还能活过来不成?

“秦爷爷你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说实话我第一次这么怕怪老头,可能我真的差一点犯下了弥天大罪吧,不过古人不常说不知者无罪吗,这怪老头也太没一点肚量,但我还是一个有错知错的人,所以才不跟怪老头计较这些芝麻小事,我可是常以宰相自居。

怪老头叹了叹气对我说:“黄儿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凶你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你刚才的样子很凶,我从没见过你那样。”

他居然笑着说:“从来?你才认识我几天,居然用上了从来这个词。不过你以后要是跟我四海为家的话,做错事我就会和刚才那样,这也是对你好。你知道你用阴水泼这具尸体会造成什么吗?如果这个小女孩是死的时候怨气极重,她只要遇到和她阴气相结合的东西就会产生尸气,当尸气积累的多了她就会变成僵尸,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跑过来了吧。”

我一听怪老头说僵尸,立马头皮发麻的望了望躺在棺材里的小女孩,难道她真有这个本事?

“秦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刚才不点是因为她好像拉住了我,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常人,没有一点法术,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希望你别生气了。”

“刚才秦爷爷也有不对,不该对你发脾气,毕竟你啥都不懂,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就慢慢教你一些简单的道术,等时间长了再教你深一些的东西。”

“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刚才为什么要用阳水在她坟墓边撒上一圈,是为了防止她变成僵尸吗?”我有些懦懦的问,希望怪老头可以向我讲解一下。

“我用阳水封住外面的活气,而坟墓里的死气自然也跑不出去,那样的话过了七天后她就会慢慢安息,不在捣乱了!”

刚开始一个人在这边的确有些害怕,可现在怪老头在身边啥恐惧都消失了,不得不说怪老头身上的确有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也许是我相信他的道行吧。忽然间我想起了一件事情,立马提醒他。

“现在几点了,我想没多久天应该就快亮了吧,那边那些坟墓不点了吗?”

听我那样一说他着急的拍手叫到。

“不好,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做完这件事,要不然就真的出事了。黄儿你赶紧过来帮忙,这边已经没事了。”

跟怪老头一起总是要适应他的一惊一乍,要不然心脏真的受不了。眼看天就快亮了,我也不再那么害怕,毕竟昨晚那么离奇的怪事都经历了,现在胆子也比以前稍微大了一点,所以当我跑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犹豫半刻,而是拿起蜡烛就往那些棺材上点了起来。

大概忙碌了一个小时候,我和怪老头都累得够呛,一眼望去我和他的杰作,每一口棺材都显得非常亮,说实话如果不知道这些发光的东西是棺材,这样的场景还真是挺美的。

“大黄,你们都还好吧?”

我刚要准备幸福的躺一下,谁知道老爸这个家伙又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而且还很自豪的叫着那个我想自杀的名字,看来我又必要找他单独谈谈,你说以后我几十岁的他也这么叫,那我怎么在孩子他妈面前树立威严。

“阿祥来啦,刚好来的是时候。”怪老头从地上站起来向老爸走了过去,而我则是不搭理他,谁叫他刚才那样叫我,尤其是他那语气就让我不爽。

“大叔,昨晚大黄没惹出什么事吧?”

“没有,黄儿还是比较乖的。你把我要的都准备好了吗?”怪老头看了看我,接着我朝他吐了吐舌头,表示抗议。

“都带来了,在我背篓里放着,现在要把它拿出来吗?”

我不知道老爸背篓里装着的是什么,只看见背篓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看样子里面装的应该是活物,不过他和怪老头又要搞什么花样?我立马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干草,慢慢向他们走了过去,看看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怪老头望向了东边,回头对老爸说了句话。

“拿出来吧,现在这时间刚好。”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做好了尖叫的一刻,难道又是什么可怕的玩意被老爸藏在背篓里面,我不敢再往下想,因为那样的结果很可怕。为了打消心中的疑虑,我学着怪老头的样子望向东方,除了太阳正缓缓的出来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奇异现象。

“咕咕咕……咕咕咕……”

这一长串的公鸡打鸣,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真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那时我正面向东方,根本不知道老爸从背篓里拿出一只公鸡来,听到叫声我浑身一颤,像是什么东西从身上跑了出去,难道我昨晚真实被鬼附身了?想到这里真是够悬的,看来这一声鸡鸣还叫对了。

“大叔,你说……”

“什么大叔长大叔短的,人家姓秦,你不知道叫秦大叔吗?”我站在老爸对面喊道。

“你小子怎么哪儿都有你。再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大叔姓啥,要不是大黄说……”

“老爸我要向你抗议,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大黄了,这名字真的很难听。”我苦苦的哀求道,可最后的结果却还是那样惨无人道。

“叫习惯了,你这一下子让我改也改不掉,所以大黄你就将就听吧。对了秦大叔,你昨晚叫我回家好好想想村子里出事的第一天,我想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一说怪老头姓秦老爸就改变称呼了,可为何我的名字还是没变?难道他叫大黄的时候真的很爽吗?如今才知道什么叫无言语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