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57:47

第一章山村命案

我叫李依山,今年十八岁,从小跟爷爷生活在南方的一个道观里。

小的时候村里人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我,小伙伴也常说我是狐狸救下的孩子,这让我很是费解。

在我的追问下,爷爷告诉我,我并不是他亲孙子,而是他从冰天雪地里捡回来的,在捡回来的时候一只狐狸趴在我身边,用它的体温给我取暖。

对于那只狐狸我是感激不已,要不是它给我取暖,我怕是早就一命呜呼,根本等不到爷爷找到我,说我是狐狸救下的孩子一点不过分。

等我长大了点后,我也曾在山里寻找过,想报答它的一番恩情,可却一无所获,渐渐的我也熄了那份心思,却将这份恩情埋藏在了心底。

在我十岁这年,爷爷让我跟着他学本事,他的岁数大了,想让我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一个道士。

我虽然小但却没反对,从小我就崇拜爷爷,能成为一位降妖除魔的道士是我从小的愿望。

在我用心的学习下,爷爷的本事倒是给我学了个七八。

爷爷也夸奖我资质不凡,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料。

说起我爷爷,不是我吹,他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道士,不管是红白喜事,测字算命,还是降妖捉鬼,开坛做法,那些人都会来请我爷爷,不过我爷爷并不是谁请都去的,他有他的规矩。

初一,十五不出门,阴天下雨不出门,太阳落山不出门,所以想请我爷爷的一是要看天,二是要看时间。

我虽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有这样的规矩,但还是照着学了下来。

今天一早爷爷被隔壁村一个有钱人给请去做一场法事。

而我则留守道观里,爷爷也放心让我看着。

由于无聊,我找了部电影看了起来。

正当我看到林正英降服僵尸的关键时刻,许叔却走了进来。

许叔是村里有名的猎户,经常上山打野味,时常会送些野味给我跟爷爷打打牙祭。

见许叔来了,我以为许叔又给爷爷送野味来了,忙迎了上去。

可当我走到近前,看到许叔面容的时候却吓了一跳,只见许叔印堂发黑,满脸的衰败气象,这明显是要大祸临头啊。

许叔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面相?

在跟爷爷学本事的时候我曾拿许叔当试验对象,给许叔看过,许叔的面相很好,虽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也是长寿之相,可现在却是短命之相,这怎能不让我吃惊。

要知道一个人的命格是天注定的,非人力能够改变,逆天改命虽不能说没有,但那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小山,你爷爷在吗?”许叔焦急的问道。

“我爷爷去给人做法事了,要晚上才回来。”

“那...那你会捉妖吗?”许叔神神秘秘的说道。

“捉妖?捉什么妖?”我有些诧异,难道许叔遇到妖怪了?

“狐妖!今天上山打猎碰巧遇到一只狐狸,还挺大,我寻思着狐狸皮能卖不少钱,就抬手照着它的肚子给了它一枪,我的枪法你知道,弹无虚发,当时地上一地的血,我自然以为它死了就去捡,可没成想在我伸手的时候它居然活了过来,咬了我一口就跑了,你看我这手,就是被它咬的。”说着许叔就把袖子给撩了起来。

我一看后吓了一跳,只见许叔手臂血淋淋的有着一排细小的牙印,很是渗人。

狐狸,狐狸!我愣了愣,该不会是....

“许叔,你在哪遇到那狐狸的快带我去!”我抓起一旁的药箱焦急道。

“你这是干嘛,捉妖怎么带药箱?”许叔疑惑道。

“别问那么多了,快带我去。”我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怒气,我隐隐觉得许叔所打的那只狐狸就是救我的那只,此时哪还顾得上许叔的面相,拉着他就出了门。

在许叔的指引下,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一颗大树下,树下果然有一滩血迹,我暗叫糟糕。

在四周搜寻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那只狐狸。

天已经黑了下来,爷爷打来电话问我怎么不在道观,我将来龙去脉跟爷爷说了下,一个小时后爷爷赶了过来。

在看到许叔的面容后,爷爷面色铁青!

“老爷子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一只狐妖,您老快施法把它捉了吧,否则这狐妖就要祸害村里了!”许叔来到爷爷身边絮絮叨叨的说道。

哪知爷爷却冷冷的说道:“你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你这伤口要是再不处理就要感染了。”

听到爷爷这样说,许叔忙向山下跑去。

看着火急火燎下山的许叔,爷爷叹了口气喃喃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就是命啊,希望它别做的太过分!”

“爷爷,那狐狸....许叔...”我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开口。

“放心,那狐狸死不了,也的确是救你的那只,至于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先随我下山吧!”

下山的时候,我三步一回头,却还是没有发现狐狸的踪影,心中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毕竟这只狐狸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等回到道观已经十一点多了,这时我才想起晚上还没吃饭,爷爷炒了两个菜跟我坐下来一起吃了起来。

等饭吃完,爷爷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小山,从今天起你不许在上山找那狐狸,要是被我发现,打断你的腿!”

我有些不解道:“爷爷,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上山去找它?难道是因为许叔?”

“不许多问!”说完爷爷就回房睡觉了。

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女子,看不清面容,在她的腰间有个血洞正流着血,我想要给她包扎,却怎么也够不着她的身体,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惊醒了过来。

“这一大早的谁啊,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大罪过吗?”揉着眼睛打开大门,就见许叔他媳妇站在门外,一脸的泪容。

“小山,你爷爷起了吗?”许婶带着哭腔道。

见到许婶的模样我顿时清醒了过来,想起昨天许叔的面相和爷爷的话心中不由一惊,难道许叔出了什么意外?

“许婶,你这是怎么了?”

“你许叔...他...他今天早上走了!”

“啊...”我惊呼出声道。

这时爷爷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他做法事的东西,脸色有些不好看,冲着许婶叹了口气道:“走吧,我给小许安排一下。”

“爷爷,许叔他...”我心里有些猜测,但还是有些不信这是真的。

“呆在道观里哪里也不许去!”爷爷冲着我厉声道。

我从没见爷爷如此对我说话,这是第一次!

看着爷爷离去的身影,我呆愣在那里,难道那是真的?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直到太阳落山,爷爷才回到道观里,眉头紧皱,脸色铁青,嘴里喃喃道:“有必要出手这么狠吗!”

“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希望爷爷告诉我许叔的死跟那狐狸没有关系,可爷爷却脸色一变道:“以后不许在跟我提起那孽畜!”

“不,爷爷这不是真的,它不是孽畜,要说孽畜,我父母才是孽畜!要不是它,我就死了,它不会那样做的,我不信,不信!”我反驳道。

“孽畜就是孽畜,本性难移,即使它救了你依旧是孽畜,至于你父母...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把我丢在冰天雪地里,是它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信它会害了许叔!”

“啪!”

爷爷有些气急,甩手给了我一个巴掌,脸有些火辣辣的,这是爷爷从小到大第一次打我。

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打我,难道我说错了?难道我父母不是孽畜?相比起我那孽畜父母,那善良的狐狸怎么会害许叔?爷爷为什么会说它是妖孽。

第二天一早爷爷就出了门,他要给许叔操办丧事,而我则失魂落魄的坐在道观里。

“有人在吗?”一声如黄鹂鸟般的清脆嗓音从门外传来,使我的双目微微有了些焦距,看向门外。

只见一身穿蓝白色运动装,扎着个马尾辫,脸色有些苍白,却长相甜美的少女站在门外,偷偷打量着门内。

“我爷爷不在,要找他过两天再来!”我皱了皱眉冲着门口回道。

“我不找你爷爷,我找你!”

“找我?”我再次抬起头朝门口打量起来,还别说,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只是当我看到她脸庞的时候却忽略了她的美丽,而是皱起了眉头。

这姑娘的面相很好,天庭饱满,柳叶眉,一看就是富贵长寿之相,只是那天庭之上却有着一丝黑气,加上那苍白的脸庞,按照爷爷教我的命学来说,这代表着她近期将有一劫。

难道她也跟许叔有着同样遭遇?许叔当时就是这幅面相啊。

想到这我坐不住了,忙站起来迎了出去开口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阴阳道士链接:https://www.heiyan.com/book/125327

手机版:https://w.heiyan.com/book/125327

灵异新作

第一章山村命案

我叫李依山,今年十八岁,从小跟爷爷生活在南方的一个道观里。

小的时候村里人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我,小伙伴也常说我是狐狸救下的孩子,这让我很是费解。

在我的追问下,爷爷告诉我,我并不是他亲孙子,而是他从冰天雪地里捡回来的,在捡回来的时候一只狐狸趴在我身边,用它的体温给我取暖。

对于那只狐狸我是感激不已,要不是它给我取暖,我怕是早就一命呜呼,根本等不到爷爷找到我,说我是狐狸救下的孩子一点不过分。

等我长大了点后,我也曾在山里寻找过,想报答它的一番恩情,可却一无所获,渐渐的我也熄了那份心思,却将这份恩情埋藏在了心底。

在我十岁这年,爷爷让我跟着他学本事,他的岁数大了,想让我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一个道士。

我虽然小但却没反对,从小我就崇拜爷爷,能成为一位降妖除魔的道士是我从小的愿望。

在我用心的学习下,爷爷的本事倒是给我学了个七八。

爷爷也夸奖我资质不凡,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料。

说起我爷爷,不是我吹,他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道士,不管是红白喜事,测字算命,还是降妖捉鬼,开坛做法,那些人都会来请我爷爷,不过我爷爷并不是谁请都去的,他有他的规矩。

初一,十五不出门,阴天下雨不出门,太阳落山不出门,所以想请我爷爷的一是要看天,二是要看时间。

我虽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有这样的规矩,但还是照着学了下来。

今天一早爷爷被隔壁村一个有钱人给请去做一场法事。

而我则留守道观里,爷爷也放心让我看着。

由于无聊,我找了部电影看了起来。

正当我看到林正英降服僵尸的关键时刻,许叔却走了进来。

许叔是村里有名的猎户,经常上山打野味,时常会送些野味给我跟爷爷打打牙祭。

见许叔来了,我以为许叔又给爷爷送野味来了,忙迎了上去。

可当我走到近前,看到许叔面容的时候却吓了一跳,只见许叔印堂发黑,满脸的衰败气象,这明显是要大祸临头啊。

许叔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面相?

在跟爷爷学本事的时候我曾拿许叔当试验对象,给许叔看过,许叔的面相很好,虽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也是长寿之相,可现在却是短命之相,这怎能不让我吃惊。

要知道一个人的命格是天注定的,非人力能够改变,逆天改命虽不能说没有,但那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小山,你爷爷在吗?”许叔焦急的问道。

“我爷爷去给人做法事了,要晚上才回来。”

“那...那你会捉妖吗?”许叔神神秘秘的说道。

“捉妖?捉什么妖?”我有些诧异,难道许叔遇到妖怪了?

“狐妖!今天上山打猎碰巧遇到一只狐狸,还挺大,我寻思着狐狸皮能卖不少钱,就抬手照着它的肚子给了它一枪,我的枪法你知道,弹无虚发,当时地上一地的血,我自然以为它死了就去捡,可没成想在我伸手的时候它居然活了过来,咬了我一口就跑了,你看我这手,就是被它咬的。”说着许叔就把袖子给撩了起来。

我一看后吓了一跳,只见许叔手臂血淋淋的有着一排细小的牙印,很是渗人。

狐狸,狐狸!我愣了愣,该不会是....

“许叔,你在哪遇到那狐狸的快带我去!”我抓起一旁的药箱焦急道。

“你这是干嘛,捉妖怎么带药箱?”许叔疑惑道。

“别问那么多了,快带我去。”我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怒气,我隐隐觉得许叔所打的那只狐狸就是救我的那只,此时哪还顾得上许叔的面相,拉着他就出了门。

在许叔的指引下,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一颗大树下,树下果然有一滩血迹,我暗叫糟糕。

在四周搜寻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那只狐狸。

天已经黑了下来,爷爷打来电话问我怎么不在道观,我将来龙去脉跟爷爷说了下,一个小时后爷爷赶了过来。

在看到许叔的面容后,爷爷面色铁青!

“老爷子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一只狐妖,您老快施法把它捉了吧,否则这狐妖就要祸害村里了!”许叔来到爷爷身边絮絮叨叨的说道。

哪知爷爷却冷冷的说道:“你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你这伤口要是再不处理就要感染了。”

听到爷爷这样说,许叔忙向山下跑去。

看着火急火燎下山的许叔,爷爷叹了口气喃喃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这就是命啊,希望它别做的太过分!”

“爷爷,那狐狸....许叔...”我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开口。

“放心,那狐狸死不了,也的确是救你的那只,至于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先随我下山吧!”

下山的时候,我三步一回头,却还是没有发现狐狸的踪影,心中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毕竟这只狐狸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等回到道观已经十一点多了,这时我才想起晚上还没吃饭,爷爷炒了两个菜跟我坐下来一起吃了起来。

等饭吃完,爷爷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小山,从今天起你不许在上山找那狐狸,要是被我发现,打断你的腿!”

我有些不解道:“爷爷,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上山去找它?难道是因为许叔?”

“不许多问!”说完爷爷就回房睡觉了。

晚上,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女子,看不清面容,在她的腰间有个血洞正流着血,我想要给她包扎,却怎么也够不着她的身体,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惊醒了过来。

“这一大早的谁啊,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大罪过吗?”揉着眼睛打开大门,就见许叔他媳妇站在门外,一脸的泪容。

“小山,你爷爷起了吗?”许婶带着哭腔道。

见到许婶的模样我顿时清醒了过来,想起昨天许叔的面相和爷爷的话心中不由一惊,难道许叔出了什么意外?

“许婶,你这是怎么了?”

“你许叔...他...他今天早上走了!”

“啊...”我惊呼出声道。

这时爷爷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他做法事的东西,脸色有些不好看,冲着许婶叹了口气道:“走吧,我给小许安排一下。”

“爷爷,许叔他...”我心里有些猜测,但还是有些不信这是真的。

“呆在道观里哪里也不许去!”爷爷冲着我厉声道。

我从没见爷爷如此对我说话,这是第一次!

看着爷爷离去的身影,我呆愣在那里,难道那是真的?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直到太阳落山,爷爷才回到道观里,眉头紧皱,脸色铁青,嘴里喃喃道:“有必要出手这么狠吗!”

“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希望爷爷告诉我许叔的死跟那狐狸没有关系,可爷爷却脸色一变道:“以后不许在跟我提起那孽畜!”

“不,爷爷这不是真的,它不是孽畜,要说孽畜,我父母才是孽畜!要不是它,我就死了,它不会那样做的,我不信,不信!”我反驳道。

“孽畜就是孽畜,本性难移,即使它救了你依旧是孽畜,至于你父母...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把我丢在冰天雪地里,是它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信它会害了许叔!”

“啪!”

爷爷有些气急,甩手给了我一个巴掌,脸有些火辣辣的,这是爷爷从小到大第一次打我。

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打我,难道我说错了?难道我父母不是孽畜?相比起我那孽畜父母,那善良的狐狸怎么会害许叔?爷爷为什么会说它是妖孽。

第二天一早爷爷就出了门,他要给许叔操办丧事,而我则失魂落魄的坐在道观里。

“有人在吗?”一声如黄鹂鸟般的清脆嗓音从门外传来,使我的双目微微有了些焦距,看向门外。

只见一身穿蓝白色运动装,扎着个马尾辫,脸色有些苍白,却长相甜美的少女站在门外,偷偷打量着门内。

“我爷爷不在,要找他过两天再来!”我皱了皱眉冲着门口回道。

“我不找你爷爷,我找你!”

“找我?”我再次抬起头朝门口打量起来,还别说,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只是当我看到她脸庞的时候却忽略了她的美丽,而是皱起了眉头。

这姑娘的面相很好,天庭饱满,柳叶眉,一看就是富贵长寿之相,只是那天庭之上却有着一丝黑气,加上那苍白的脸庞,按照爷爷教我的命学来说,这代表着她近期将有一劫。

难道她也跟许叔有着同样遭遇?许叔当时就是这幅面相啊。

想到这我坐不住了,忙站起来迎了出去开口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阴阳道士链接:https://www.heiyan.com/book/125327

手机版:https://w.heiyan.com/book/125327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