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 19:32:28

开新书了开新书了,各位乡亲父老们,帮忙进去点个收藏啊!

大家在黑岩网内搜“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就可以找到!

第一章试读:

我爸是个瘸子,靠着捡垃圾为生,我就是他在垃圾堆里捡来的,我的出现,让本来就生活拮据的他不堪重负,但为了我,他任劳任怨,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抚养成人!

从小,我就只能穿我爸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衣服,住在堆满破烂的小房子里,看着别家的孩子穿新衣服,玩玩具,吃零食,我总是很羡慕,心里充满落差。慢慢的,我性格变得很自卑,内向,我每天就知道窝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说话。

在我七岁那年,我爸用他艰难存下来的积蓄去小学给我报了名,回来后,他对我深深说道:“孩子,你一定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文化人!”

上学时,由于我身上总带着一股垃圾堆里的馊味,所以同学都不喜欢我,没人愿意跟我玩,整个小学和初中,我都没有交一个朋友。

高中那会儿,我班里有个女生,叫王诗琪,她长得好看,家里还特别有钱,每天背着个lv包来上课,班上很多男生喜欢她,包括我,只不过,我就是在心里想想,一点不敢表露出来。

高一分座位的时候,班主任把我和她分在一起,想着要跟王诗琪同桌,我心里很激动,可当我走到她旁边的时候,王诗琪突然捂着鼻子站起来,指着我喊道:“老师,他身上好脏好臭,我不想跟他坐一起!”

一句话,让我瞬间僵在了那里,我的脸在发烫,原本激动的心也像被针刺了一样,很疼。

有了王诗琪的带头,其他同学也起哄了,都说我太臭,不想和我坐一起,最后,我只能一个人坐在教室后面的最角落。

王诗琪讨厌我,打心底里瞧不起我,每次我从她身边经过,她都会嫌恶地捂住鼻子,有我参加的活动,她就不会去,就连作业本,她也要求不能跟我的放在一起。因为王诗琪,班里的其他同学都开始远离我,孤立我。我变得更加沉默,每天独来独往。

高二上学期,国庆放假时,我爸给我捡了一条白色T恤,衣服的料子很好,还有九成新,这都能相当于是我人生第一件新衣服了,假期一结束,我就穿着它去学校了。但,我刚走到座位坐下,一本书就突然砸到了我头上,接着,教室里响起了王诗琪愤怒的声音:“陈小天,你他妈神经病吧?”

王诗琪这一叫,顿时全班人都看向了我,大家都莫名奇妙,不知道我怎么惹到了王诗琪,我自己更是一脸懵,最近一段时间,我已经很注意了,我怕王诗琪嫌我,特意都离她远点的,连看都不敢看她,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所以我很无辜地起身,对王诗琪委屈地问道:“我怎么了?”

王诗琪直接走到我边上,指着我的衣服,兴师问罪:“你干嘛穿我衣服,你是不是变态啊?”

她的衣服?

我看着王诗琪,很憋屈地说道:“这不是你的,这是我爸给我的!”我本来想说是我爸给我买的,但自卑的我根本说不出口。

王诗琪听完,更气了,她对我呸了一声,道:“这衣服可是古驰的,得好几千,你家那么穷,你爸买得起吗?而且这是女款式,你爸会花几千块给你买个女款T恤吗?”

我不懂牌子款式,我只知道,这白色的衣服,男女穿都一样,但王诗琪说得这么义正辞严,我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她了。我站在这里,脸胀得通红,如果可以,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憋了许久,我才开口道:“你凭什么说这衣服是你的?你有证据吗?”

王诗琪指了指我衣服领口,很严厉地说道:“我吃火锅的时候,不小心溅了一滴油在这里,洗不掉,所以我就把它丢了,你看,这就是证据,你还敢说不是我的?”

我低头看了看,在这领口部位,果然有一个挺显眼的油渍,这就是证明我穿了王诗琪衣服的证据,我现在想狡辩都不行了,其实刚才我就知道这衣服可能真是王诗琪的,不然她不会这么在意,我只是不想承认,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还能怎么否认,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艰难地站在原地,脚在打颤,心也在抖,脸都快红得滴血。

这时,王诗琪又开口了,她对我一字一句道:“赶紧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这衣服穿在你身上恶心死了!”

其他围观的同学听到这,全跟着附和起来:“就算你家再穷,也不要捡别人的衣服穿呀,太不要脸了!”

“是啊,他以前的衣服不会全部是捡来的吧,想想都好恶心啊!”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啊!”

“脱下来,脱下来!”

尖锐刺耳的声音,震荡在整间教室,它们就像大山一样,重重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从小到大,我受到过各种冷嘲热讽,遭过各种嫌弃,可谁又知道,我也是个人,我也有尊严,我多想做个正常人啊,但老天偏偏作弄我,让我这么不堪。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我哭着把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光着膀子跑出了教室。

回到家,我爸看到我,立马皱起了眉,问道:“小天,你怎么没上课,你的衣服哪去了?”

我用尽一身的力气冲我爸吼道:“那不是我的衣服!”

这天以后,我捡了女孩子衣服穿的事在学校传开了,我的家庭背景也暴露了,大家都知道我爸是个捡垃圾的瘸子,我成为了全校人眼中的笑柄,不管谁看到我,都会对我指指点点,我走在路上,都不敢抬头了,生怕触及别人鄙夷的眼神。我的心,比从前更加脆弱,自卑。

王诗琪对我的厌恶也上升了几个度,特别是知道我爸是捡破烂的之后,她更瞧不起我了,甚至每次喝完饮料,她都把瓶子往我身上丢,还戏谑我说:“你爸不是捡垃圾的吗,把这瓶子给你爸吧!”

有她带头,班里其他同学也纷纷效仿,他们瓶瓶罐罐,都不丢垃圾桶,全部往我座位上丢,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了垃圾桶。

后来有一天,王诗琪的珍珠奶茶喝了一半,就把纸杯丢我身上了,杯里粘腻的奶茶,洒了我一身,我衣服脏了湿了,我心里的憋屈也达到了极致,这些天所遭受的全部耻辱,都在这一瞬堆积,王诗琪,她欺人太甚了!

从前她嫌恶我,我可以躲她远点,但现在,我连躲都躲不掉了,她一次次羞辱我,变本加厉,我的隐忍,只会让她更猖狂,肆无忌惮。所以这一次,我不忍了,我直接拿着奶茶杯,走到了王诗琪身边,然后把剩下的奶茶,一股脑倒在了她身上。

王诗琪猝不及防,被奶茶洒了一身,她惊叫着站起来,对我尖叫道:“陈小天,你疯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沉声对她道:“是你先泼我的!”

王诗琪很生气地说道:“你那破衣服脏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知道我衣服多贵吗?你赔得起吗?”

因为我穷,王诗琪就不把我当人,在她看来,我什么都是贱的,她自己就是金贵的,她对我的鄙夷根深蒂固,我改变不了她,也不想和她吵,找回了属于我的尊严后,我就把奶茶杯丢还给了她,然后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诗琪见我这样,气得直跺脚,她还想过来找我麻烦,可是上课铃响了,她只能对我吼道:“陈小天,你下课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晃,下午的课就结束了,下了课,我立马往家里赶,但刚出学校,我就看到,王诗琪在校门外等着我,跟在她旁边的,还有十多个男生。

那带头的男生我认识,他叫周昊,是个富二代,也是我们高二年级的小霸王,混的很叼,他是王诗琪忠实的护花使者,有他在,没哪个男生敢打王诗琪的主意,很多人都觉得周昊和王诗琪是天生一对。

看到王诗琪叫来了周昊,我心里瞬间慌乱了,在学校,我最怕的就是混子学生,我惹不起他们,所以一出校门,我就赶紧低下头,绕着走。但王诗琪眼尖,一眼就发现了我,立即,她就指着我叫道:“就是那个臭傻逼!”

下一秒,周昊就朝我小跑了过来,然后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接着,他的那群狗腿子就围了过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凄惨无助。

校门外聚集了很多学生,却没一个人帮我,大家只是围在一旁看戏。

我身上很疼,心里难受又苦楚,那种孤独的悲哀无限扩大,我这样的人,恐怕被打死了都没人管。就在我陷入绝望之际,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住手!”

两个字,震撼有力,一下就镇住了周昊等人,让他们全部停下了手。接着,大家看到,一个头发凌乱,衣服破烂,手上还提着大麻袋的男人,正一瘸一拐地朝我这边走过来。

这个瘸子,就是我爸!

新书《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发布了

开新书了开新书了,各位乡亲父老们,帮忙进去点个收藏啊!

大家在黑岩网内搜“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就可以找到!

第一章试读:

我爸是个瘸子,靠着捡垃圾为生,我就是他在垃圾堆里捡来的,我的出现,让本来就生活拮据的他不堪重负,但为了我,他任劳任怨,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抚养成人!

从小,我就只能穿我爸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衣服,住在堆满破烂的小房子里,看着别家的孩子穿新衣服,玩玩具,吃零食,我总是很羡慕,心里充满落差。慢慢的,我性格变得很自卑,内向,我每天就知道窝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说话。

在我七岁那年,我爸用他艰难存下来的积蓄去小学给我报了名,回来后,他对我深深说道:“孩子,你一定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文化人!”

上学时,由于我身上总带着一股垃圾堆里的馊味,所以同学都不喜欢我,没人愿意跟我玩,整个小学和初中,我都没有交一个朋友。

高中那会儿,我班里有个女生,叫王诗琪,她长得好看,家里还特别有钱,每天背着个lv包来上课,班上很多男生喜欢她,包括我,只不过,我就是在心里想想,一点不敢表露出来。

高一分座位的时候,班主任把我和她分在一起,想着要跟王诗琪同桌,我心里很激动,可当我走到她旁边的时候,王诗琪突然捂着鼻子站起来,指着我喊道:“老师,他身上好脏好臭,我不想跟他坐一起!”

一句话,让我瞬间僵在了那里,我的脸在发烫,原本激动的心也像被针刺了一样,很疼。

有了王诗琪的带头,其他同学也起哄了,都说我太臭,不想和我坐一起,最后,我只能一个人坐在教室后面的最角落。

王诗琪讨厌我,打心底里瞧不起我,每次我从她身边经过,她都会嫌恶地捂住鼻子,有我参加的活动,她就不会去,就连作业本,她也要求不能跟我的放在一起。因为王诗琪,班里的其他同学都开始远离我,孤立我。我变得更加沉默,每天独来独往。

高二上学期,国庆放假时,我爸给我捡了一条白色T恤,衣服的料子很好,还有九成新,这都能相当于是我人生第一件新衣服了,假期一结束,我就穿着它去学校了。但,我刚走到座位坐下,一本书就突然砸到了我头上,接着,教室里响起了王诗琪愤怒的声音:“陈小天,你他妈神经病吧?”

王诗琪这一叫,顿时全班人都看向了我,大家都莫名奇妙,不知道我怎么惹到了王诗琪,我自己更是一脸懵,最近一段时间,我已经很注意了,我怕王诗琪嫌我,特意都离她远点的,连看都不敢看她,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所以我很无辜地起身,对王诗琪委屈地问道:“我怎么了?”

王诗琪直接走到我边上,指着我的衣服,兴师问罪:“你干嘛穿我衣服,你是不是变态啊?”

她的衣服?

我看着王诗琪,很憋屈地说道:“这不是你的,这是我爸给我的!”我本来想说是我爸给我买的,但自卑的我根本说不出口。

王诗琪听完,更气了,她对我呸了一声,道:“这衣服可是古驰的,得好几千,你家那么穷,你爸买得起吗?而且这是女款式,你爸会花几千块给你买个女款T恤吗?”

我不懂牌子款式,我只知道,这白色的衣服,男女穿都一样,但王诗琪说得这么义正辞严,我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她了。我站在这里,脸胀得通红,如果可以,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憋了许久,我才开口道:“你凭什么说这衣服是你的?你有证据吗?”

王诗琪指了指我衣服领口,很严厉地说道:“我吃火锅的时候,不小心溅了一滴油在这里,洗不掉,所以我就把它丢了,你看,这就是证据,你还敢说不是我的?”

我低头看了看,在这领口部位,果然有一个挺显眼的油渍,这就是证明我穿了王诗琪衣服的证据,我现在想狡辩都不行了,其实刚才我就知道这衣服可能真是王诗琪的,不然她不会这么在意,我只是不想承认,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还能怎么否认,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艰难地站在原地,脚在打颤,心也在抖,脸都快红得滴血。

这时,王诗琪又开口了,她对我一字一句道:“赶紧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这衣服穿在你身上恶心死了!”

其他围观的同学听到这,全跟着附和起来:“就算你家再穷,也不要捡别人的衣服穿呀,太不要脸了!”

“是啊,他以前的衣服不会全部是捡来的吧,想想都好恶心啊!”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啊!”

“脱下来,脱下来!”

尖锐刺耳的声音,震荡在整间教室,它们就像大山一样,重重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从小到大,我受到过各种冷嘲热讽,遭过各种嫌弃,可谁又知道,我也是个人,我也有尊严,我多想做个正常人啊,但老天偏偏作弄我,让我这么不堪。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我哭着把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光着膀子跑出了教室。

回到家,我爸看到我,立马皱起了眉,问道:“小天,你怎么没上课,你的衣服哪去了?”

我用尽一身的力气冲我爸吼道:“那不是我的衣服!”

这天以后,我捡了女孩子衣服穿的事在学校传开了,我的家庭背景也暴露了,大家都知道我爸是个捡垃圾的瘸子,我成为了全校人眼中的笑柄,不管谁看到我,都会对我指指点点,我走在路上,都不敢抬头了,生怕触及别人鄙夷的眼神。我的心,比从前更加脆弱,自卑。

王诗琪对我的厌恶也上升了几个度,特别是知道我爸是捡破烂的之后,她更瞧不起我了,甚至每次喝完饮料,她都把瓶子往我身上丢,还戏谑我说:“你爸不是捡垃圾的吗,把这瓶子给你爸吧!”

有她带头,班里其他同学也纷纷效仿,他们瓶瓶罐罐,都不丢垃圾桶,全部往我座位上丢,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了垃圾桶。

后来有一天,王诗琪的珍珠奶茶喝了一半,就把纸杯丢我身上了,杯里粘腻的奶茶,洒了我一身,我衣服脏了湿了,我心里的憋屈也达到了极致,这些天所遭受的全部耻辱,都在这一瞬堆积,王诗琪,她欺人太甚了!

从前她嫌恶我,我可以躲她远点,但现在,我连躲都躲不掉了,她一次次羞辱我,变本加厉,我的隐忍,只会让她更猖狂,肆无忌惮。所以这一次,我不忍了,我直接拿着奶茶杯,走到了王诗琪身边,然后把剩下的奶茶,一股脑倒在了她身上。

王诗琪猝不及防,被奶茶洒了一身,她惊叫着站起来,对我尖叫道:“陈小天,你疯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沉声对她道:“是你先泼我的!”

王诗琪很生气地说道:“你那破衣服脏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知道我衣服多贵吗?你赔得起吗?”

因为我穷,王诗琪就不把我当人,在她看来,我什么都是贱的,她自己就是金贵的,她对我的鄙夷根深蒂固,我改变不了她,也不想和她吵,找回了属于我的尊严后,我就把奶茶杯丢还给了她,然后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诗琪见我这样,气得直跺脚,她还想过来找我麻烦,可是上课铃响了,她只能对我吼道:“陈小天,你下课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晃,下午的课就结束了,下了课,我立马往家里赶,但刚出学校,我就看到,王诗琪在校门外等着我,跟在她旁边的,还有十多个男生。

那带头的男生我认识,他叫周昊,是个富二代,也是我们高二年级的小霸王,混的很叼,他是王诗琪忠实的护花使者,有他在,没哪个男生敢打王诗琪的主意,很多人都觉得周昊和王诗琪是天生一对。

看到王诗琪叫来了周昊,我心里瞬间慌乱了,在学校,我最怕的就是混子学生,我惹不起他们,所以一出校门,我就赶紧低下头,绕着走。但王诗琪眼尖,一眼就发现了我,立即,她就指着我叫道:“就是那个臭傻逼!”

下一秒,周昊就朝我小跑了过来,然后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接着,他的那群狗腿子就围了过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凄惨无助。

校门外聚集了很多学生,却没一个人帮我,大家只是围在一旁看戏。

我身上很疼,心里难受又苦楚,那种孤独的悲哀无限扩大,我这样的人,恐怕被打死了都没人管。就在我陷入绝望之际,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住手!”

两个字,震撼有力,一下就镇住了周昊等人,让他们全部停下了手。接着,大家看到,一个头发凌乱,衣服破烂,手上还提着大麻袋的男人,正一瘸一拐地朝我这边走过来。

这个瘸子,就是我爸!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