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09:30:01

女人长得漂亮,但语气相当的蛮横,一言不合就要挖眼睛。

秦岩忙着下车,没时间跟她瞎扯淡。

“师傅,停下车。”

“不能停!”

女人俏脸一寒,抬眼说道:“本姑娘正被仇家追杀,停车就是送死。”

秦岩彻底无语,透过后车窗瞧了瞧,发现一辆敞篷跑车跟在后面,不停的按喇叭。

“看到了吧,后面那家伙跟我有仇,让他追上就惨了。”女人接着道。

有仇?

秦岩翻起白眼,丫的说谎都不会,还没见过开敞篷跑车追杀的。

“司机师傅,她没钱!”

秦岩打量了女人几眼,发现这小妞穿着短裙,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兜,手里也没拎包,甭说一万了,恐怕连一毛钱都拿不出来。

司机闻言,一脚刹车,出租车停在路边。

“滚,没钱坐什么车。”

司机也是有脾气的人,直接把女人赶下了车。

秦岩打开车门,刚要离开,女人一把挽住他的胳膊,亲昵道:“老公,你别急着走啊!”

老公?

谁他妈是你老公?

秦岩可不认为有这样的好事,坐个出租车都能捡个媳妇。

更何况这女人不简单,多半是拿他当挡箭牌。

果不其然,女人如同一只八爪鱼,一手挽着秦岩的胳膊,一手搂着腰,脑袋往秦岩怀里一扎,什么老公啊,亲爱的啊,怎么肉麻怎么叫。

嘎吱!

后面的敞篷跑车停在旁边,开车的是一个青年,见女人和秦岩暧昧,脸色刷的一下青了。

“韩雅姿,你,你……”

青年气得够呛,车门都没开,直接跳了出来。

韩雅姿在秦岩怀里探出头,对着青年道:“周玉涛,识趣的赶紧滚蛋,要不然让我男朋友收拾你?”

周玉涛瞪大眼睛,目光移到秦岩身上。

“你是雅姿的男朋友?”刚说完,周玉涛摇了摇头,轻蔑道:“就你这样的穷屌丝,雅姿会看上你?”

秦岩本想说出实情,他可不愿意给女人挡枪。

可周玉涛这么一说,秦岩笑了起来,伸手把韩雅姿搂紧,顺势捏了捏弹性十足的翘臀。

手感还不错!

韩雅姿哎呦一声,低声道:“给本姑娘老实点。”

“我不是你老公吗,摸几下怎么了?”

秦岩可不吃亏,大手顺势又揉了几下。

韩雅姿气的牙痒痒,但周玉涛在旁边看着,她也不好发火。

“小子,跟我周玉涛抢女人,你他妈找死。”

周玉涛返回跑车,摸出一根棒球棍,随意挥了两下,呼呼作响,使劲的朝着秦岩打来。

这一棍子要是落在身上,保准断几根骨头。

“小心!”

韩雅姿大惊失色,没想到周玉涛这么狠。

秦岩不慌不忙,轻轻一侧身,将棒球棍躲开,然后抬起一脚,周玉涛倒飞五六米,重重的砸在自家跑车的前盖上。

“哈哈,你这么厉害呀!”韩雅姿拍手叫好。

秦岩捡起棒球棍,朝着周玉涛走去。

周玉涛爬起来,肉痛的盯着自己的跑车,前车盖砸出了个大坑。

“老子新买的跑车啊!”周玉涛指着秦岩骂道:“我操你妈,今天这事咱俩没完。”

他要是不骂,秦岩只是揍他一顿。

偏偏他自己作死,这下把秦岩惹恼了,拎起棒球棍,朝着他的胳膊砸去。

只听咔嚓一声,周玉涛的脸涨成猪肝色,躺在地上打滚。

“断了,老子胳膊断了。”

韩雅姿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劝架:“喂,你还真打啊,可别弄出人命来。”

可秦岩根本没停,棒球棍再次抡起,这次是朝着周玉涛的跑车砸去。

嘭!

嘭!

嘭!

连续三声,一辆崭新的跑车直接报废。

韩雅姿站在旁边,根本拦不住,到最后彻底傻眼了。

这可是最新款的跑车,周玉涛托了很多关系才买到的,第一时间找她来炫耀,想借机会表白,却不成想遇到一个二愣子,说砸就砸,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我,我杀了你……”

周玉涛咬牙切齿,捂着胳膊站起来,想跟秦岩拼命。

“不自量力!”

秦岩冷哼一声,再次抡起棒球棍。

他不会主动欺负人,一旦别人激怒了他,没有手下留情那一说。

韩雅姿瞪大眼睛,生怕秦岩真把周玉涛打死了,赶紧上前阻拦:“喂喂,算了吧!”

“老婆你别拦着,看我揍死这龟孙,给你出出气。”

秦岩也不傻,韩雅姿拿他当挡箭牌,他借坡下驴,真要是有事,也是韩雅姿顶着,反正谁都不认识他。

“你瞎说,谁是你老婆?”韩雅姿差点上当,及时反应了过来。

“刚才又搂又抱的,现在怎么不认账了?”

秦岩不是吃亏的主,想在他身上占便宜,等下辈子吧!

韩雅姿叹气道:“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你快跑吧,否则……”

话还没说完,一辆奥迪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位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脚下蹬了一双千层底布鞋。

刚从车里下来,看到周玉涛的惨样,顿时脸色大变。

“少爷,谁把你打成这样?”

周玉涛见到救兵来了,底气变得足了起来,指着秦岩道:“刘叔,给我弄死他。”

刘叔闻言,朝着秦岩看来,愣了一下,要不是秦岩手里拎着棒球棍,还真看不出来秦岩动过手。

因为此时的秦岩太冷静了,就如同一个过路人,站在旁边看热闹。

“你们带少爷回去。”

刘叔吩咐车里的其他人,周玉涛的胳膊断了,必须紧急治疗。

与此同时,韩雅姿给秦岩使眼色,让他赶紧跑。

秦岩虽然看到了,但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韩雅姿气得够呛,蹦跶着骂道:“哎呀,你气死我了,快跑啊!”

“我为什么要跑?”

秦岩跟个没事人一样,看着周玉涛坐着奥迪车离开,临时走还不忘叮嘱刘叔,让他把秦岩往死里揍。

“他是周家请来的保镖,练过气功的,再不跑来不及了。”韩雅姿几乎要哭了,是她拉住秦岩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心里过意不去。

秦岩问道:“你为什么不跑?”

“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哎呀,完蛋了!”

韩雅姿刚说完,便看到刘叔走了过来,想要过去阻拦。

刘叔恭敬道:“韩小姐,这事希望你不要掺和,你们周韩两家可是世交,生意上往来密切,别影响了和气不是?”

说着,刘叔朝着秦岩问道:“是你打伤我家少爷?”

“不错!”秦岩不卑不亢。

刘叔走到秦岩跟前,冷笑道:“年轻人,不要火气那么大嘛,不如我们俩过两招?”

“可以,怎么个比试法?”秦岩眯起眼睛,已经看出刘叔的深浅。

韩雅姿说他修炼过气功,只不过是一种垃圾的炼气法门,还不曾修炼出真气,恐怕一辈子都达不到练气境。

“你接我三招,我放你走,如何?”刘叔自信满满,看不出秦岩有任何利害的地方。

“没问题,你出手吧!”秦岩答应下来。

这下韩雅姿不干了,上前道:“你疯啦,他曾经一拳打死过一头牛,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秦岩扫了她一眼,这丫头心肠倒是不错,最起码没把他撂下不管。

“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才怪,行行,姑奶奶白费吐沫星子,你死了活该。”

韩雅姿一阵哆嗦,就没见过秦岩这样的榆木疙瘩,自己往枪口上撞。

刘叔倒也干脆,见秦岩答应,低吼一声,脚踩七星,照着秦岩的胸口就是一掌拍来。

韩雅姿在旁边不敢看,急的直跺脚:“笨蛋,躲开啊!”

第八章 我为什么要跑?

女人长得漂亮,但语气相当的蛮横,一言不合就要挖眼睛。

秦岩忙着下车,没时间跟她瞎扯淡。

“师傅,停下车。”

“不能停!”

女人俏脸一寒,抬眼说道:“本姑娘正被仇家追杀,停车就是送死。”

秦岩彻底无语,透过后车窗瞧了瞧,发现一辆敞篷跑车跟在后面,不停的按喇叭。

“看到了吧,后面那家伙跟我有仇,让他追上就惨了。”女人接着道。

有仇?

秦岩翻起白眼,丫的说谎都不会,还没见过开敞篷跑车追杀的。

“司机师傅,她没钱!”

秦岩打量了女人几眼,发现这小妞穿着短裙,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兜,手里也没拎包,甭说一万了,恐怕连一毛钱都拿不出来。

司机闻言,一脚刹车,出租车停在路边。

“滚,没钱坐什么车。”

司机也是有脾气的人,直接把女人赶下了车。

秦岩打开车门,刚要离开,女人一把挽住他的胳膊,亲昵道:“老公,你别急着走啊!”

老公?

谁他妈是你老公?

秦岩可不认为有这样的好事,坐个出租车都能捡个媳妇。

更何况这女人不简单,多半是拿他当挡箭牌。

果不其然,女人如同一只八爪鱼,一手挽着秦岩的胳膊,一手搂着腰,脑袋往秦岩怀里一扎,什么老公啊,亲爱的啊,怎么肉麻怎么叫。

嘎吱!

后面的敞篷跑车停在旁边,开车的是一个青年,见女人和秦岩暧昧,脸色刷的一下青了。

“韩雅姿,你,你……”

青年气得够呛,车门都没开,直接跳了出来。

韩雅姿在秦岩怀里探出头,对着青年道:“周玉涛,识趣的赶紧滚蛋,要不然让我男朋友收拾你?”

周玉涛瞪大眼睛,目光移到秦岩身上。

“你是雅姿的男朋友?”刚说完,周玉涛摇了摇头,轻蔑道:“就你这样的穷屌丝,雅姿会看上你?”

秦岩本想说出实情,他可不愿意给女人挡枪。

可周玉涛这么一说,秦岩笑了起来,伸手把韩雅姿搂紧,顺势捏了捏弹性十足的翘臀。

手感还不错!

韩雅姿哎呦一声,低声道:“给本姑娘老实点。”

“我不是你老公吗,摸几下怎么了?”

秦岩可不吃亏,大手顺势又揉了几下。

韩雅姿气的牙痒痒,但周玉涛在旁边看着,她也不好发火。

“小子,跟我周玉涛抢女人,你他妈找死。”

周玉涛返回跑车,摸出一根棒球棍,随意挥了两下,呼呼作响,使劲的朝着秦岩打来。

这一棍子要是落在身上,保准断几根骨头。

“小心!”

韩雅姿大惊失色,没想到周玉涛这么狠。

秦岩不慌不忙,轻轻一侧身,将棒球棍躲开,然后抬起一脚,周玉涛倒飞五六米,重重的砸在自家跑车的前盖上。

“哈哈,你这么厉害呀!”韩雅姿拍手叫好。

秦岩捡起棒球棍,朝着周玉涛走去。

周玉涛爬起来,肉痛的盯着自己的跑车,前车盖砸出了个大坑。

“老子新买的跑车啊!”周玉涛指着秦岩骂道:“我操你妈,今天这事咱俩没完。”

他要是不骂,秦岩只是揍他一顿。

偏偏他自己作死,这下把秦岩惹恼了,拎起棒球棍,朝着他的胳膊砸去。

只听咔嚓一声,周玉涛的脸涨成猪肝色,躺在地上打滚。

“断了,老子胳膊断了。”

韩雅姿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劝架:“喂,你还真打啊,可别弄出人命来。”

可秦岩根本没停,棒球棍再次抡起,这次是朝着周玉涛的跑车砸去。

嘭!

嘭!

嘭!

连续三声,一辆崭新的跑车直接报废。

韩雅姿站在旁边,根本拦不住,到最后彻底傻眼了。

这可是最新款的跑车,周玉涛托了很多关系才买到的,第一时间找她来炫耀,想借机会表白,却不成想遇到一个二愣子,说砸就砸,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我,我杀了你……”

周玉涛咬牙切齿,捂着胳膊站起来,想跟秦岩拼命。

“不自量力!”

秦岩冷哼一声,再次抡起棒球棍。

他不会主动欺负人,一旦别人激怒了他,没有手下留情那一说。

韩雅姿瞪大眼睛,生怕秦岩真把周玉涛打死了,赶紧上前阻拦:“喂喂,算了吧!”

“老婆你别拦着,看我揍死这龟孙,给你出出气。”

秦岩也不傻,韩雅姿拿他当挡箭牌,他借坡下驴,真要是有事,也是韩雅姿顶着,反正谁都不认识他。

“你瞎说,谁是你老婆?”韩雅姿差点上当,及时反应了过来。

“刚才又搂又抱的,现在怎么不认账了?”

秦岩不是吃亏的主,想在他身上占便宜,等下辈子吧!

韩雅姿叹气道:“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你快跑吧,否则……”

话还没说完,一辆奥迪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位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脚下蹬了一双千层底布鞋。

刚从车里下来,看到周玉涛的惨样,顿时脸色大变。

“少爷,谁把你打成这样?”

周玉涛见到救兵来了,底气变得足了起来,指着秦岩道:“刘叔,给我弄死他。”

刘叔闻言,朝着秦岩看来,愣了一下,要不是秦岩手里拎着棒球棍,还真看不出来秦岩动过手。

因为此时的秦岩太冷静了,就如同一个过路人,站在旁边看热闹。

“你们带少爷回去。”

刘叔吩咐车里的其他人,周玉涛的胳膊断了,必须紧急治疗。

与此同时,韩雅姿给秦岩使眼色,让他赶紧跑。

秦岩虽然看到了,但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韩雅姿气得够呛,蹦跶着骂道:“哎呀,你气死我了,快跑啊!”

“我为什么要跑?”

秦岩跟个没事人一样,看着周玉涛坐着奥迪车离开,临时走还不忘叮嘱刘叔,让他把秦岩往死里揍。

“他是周家请来的保镖,练过气功的,再不跑来不及了。”韩雅姿几乎要哭了,是她拉住秦岩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心里过意不去。

秦岩问道:“你为什么不跑?”

“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哎呀,完蛋了!”

韩雅姿刚说完,便看到刘叔走了过来,想要过去阻拦。

刘叔恭敬道:“韩小姐,这事希望你不要掺和,你们周韩两家可是世交,生意上往来密切,别影响了和气不是?”

说着,刘叔朝着秦岩问道:“是你打伤我家少爷?”

“不错!”秦岩不卑不亢。

刘叔走到秦岩跟前,冷笑道:“年轻人,不要火气那么大嘛,不如我们俩过两招?”

“可以,怎么个比试法?”秦岩眯起眼睛,已经看出刘叔的深浅。

韩雅姿说他修炼过气功,只不过是一种垃圾的炼气法门,还不曾修炼出真气,恐怕一辈子都达不到练气境。

“你接我三招,我放你走,如何?”刘叔自信满满,看不出秦岩有任何利害的地方。

“没问题,你出手吧!”秦岩答应下来。

这下韩雅姿不干了,上前道:“你疯啦,他曾经一拳打死过一头牛,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秦岩扫了她一眼,这丫头心肠倒是不错,最起码没把他撂下不管。

“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才怪,行行,姑奶奶白费吐沫星子,你死了活该。”

韩雅姿一阵哆嗦,就没见过秦岩这样的榆木疙瘩,自己往枪口上撞。

刘叔倒也干脆,见秦岩答应,低吼一声,脚踩七星,照着秦岩的胸口就是一掌拍来。

韩雅姿在旁边不敢看,急的直跺脚:“笨蛋,躲开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