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6 09:59:00

陆北川有些错愕,没想到秦岩会直接说出来。

虽然是明摆着的事情,但说与不说是两码事,这样一来,他们俩将彻底撕破脸皮。

也好!

我今天就狠狠的踩你一脚,好在徐颖面前出下风头。

陆北川轻笑道:“这里是高档珠宝店,你能买得起?”

“跟你有关系吗?”

秦岩对陆北川没有好印象,既然对方想要针对自己,那也别怪自己不客气。

“有种!”

陆北川嗤笑一声,脸色变了又变。

就在这时,徐颖走了过来,摇头道:“北川,我们还是走吧。”

“没喜欢的吗?”陆北川问了句,财大气粗的道:“这里的珠宝都是加工好的,你既然不喜欢,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都是纯天然的。”

说完,他转身看向秦岩。

“小子,听说过赌石吗,敢不敢去玩玩?”

“没兴趣!”

秦岩摇头拒绝,他忙着给程清璇治疗,急需一些稀有的珍珠。

而赌石,乃是珠宝业的术语。

因为翡翠玉石刚开采出来时,外面包裹着一层风化了的石皮,被称之为原石,外表看不出里面的情况,需要有经验的师傅切开原石,才会露出里面的翡翠玉石。

久而久之,便流行一种用原石赌博的风潮。

见秦岩拒绝,陆北川讥笑道:“既然带着女朋友,就不要这么小气嘛,玩玩而已,你要是没钱,看在校友的面子上,我先给你垫上,如何?”

“我对赌石不感兴趣,要是有珍珠的话,我可以考虑。”

秦岩不耐烦的说了句,程清璇喝了灵液,正是治疗的最佳时期,耽误不得。

陆北川不死心,接着道:“珍珠是吧,我带你去赌蚌,去不去?”

“赌蚌?”

秦岩愣了下,第一次听说这玩意。

“不错,赌蚌和赌石差不多,珍珠在河蚌里面,也可以赌。”

陆北川越说越来劲,为了彰显自己的见识,他挑衅的看了眼秦岩,当场讲解一番。

秦岩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陪你玩玩。”

“好啊!”

陆北川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徐颖去开车。

秦程清璇一直没说话,见四下无人,才缓缓开口:“陆北川明摆着想让你出丑,你还真去?”

“谁出丑还不一定呢。”

秦岩笑了笑,并没有把陆北川放在眼里。

程清璇犹豫了下,接着道:“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跟你透个底,陆家的贸易生意包括珠宝行业,陆北川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对此肯定有了解,你和他赌蚌,整个秦家都不够你输的,更何况……”

说到这里,程清璇停了下来。

“你想说,我被逐出秦家了吗?”秦岩满不在乎的道。

程清璇轻蔑道:“难道不是吗,你现在孑然一身,身上能有多少钱,拿什么跟陆北川比?”

话音落下。

秦岩没有直接反驳,而是紧紧的盯着程清璇。

“看我干嘛?”程清璇语气有些冷,在她的骨子里,依旧看不起秦岩。

“你不是问我拿什么和陆北川比吗?”秦岩霍然向前,贴到程清璇耳边道:

“因为,我是秦岩!”

说完,秦岩神情一凛,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程清璇皱了皱眉,并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在心中暗道:“秦岩,虽然你变得很陌生,但那又怎样,这个世界还是弱肉强食,没实力,终究会落得我这样的凄惨下场。”

过了一会。

陆北川把车开了过来,直接来到赌蚌的店铺,里面摆满了水箱,养殖着很多河蚌。

陆北川招了招手,店老板迎了过来。

“陆少,您来啦!”

店老板五十出头,留了两撇八字胡,戴着一副老花镜,一看便是精明的主。

陆北川嗯了声,算是打了招呼,接着道:“给我找个赌蚌的师傅,替我把把关,今天在你这赌几把。”

说完,他转身看向秦岩。

“别说我没提醒你,赌蚌可是技术活,你要是没经验,最好找个靠谱点的师傅,也不贵,五千块钱左右吧。”

“不需要!”

秦岩挥了挥手,看起来相当自信。

“装逼!”

陆北川嘀咕了一句,走到一处水箱前面,盯着里面的河蚌,沉思不语。

过了几分钟。

店老板回来,身边跟着一个秃头老者。

“陆少,这是吴师傅,以前是养殖河蚌的专家,对河蚌深有研究,他帮你鉴定的话,开出稀有珍珠的概率高达百分五。”

“百分之五?”

陆北川点了点头,他对于赌蚌有所了解,只要开出稀有珍珠,价格直接翻上百倍不止。

“好,那就麻烦吴师傅了。”

“不麻烦!”

吴师傅十分敬业,带上手套,逐个观察水箱里的河蚌,最终停在一个巨大的水箱前。

“陆少,这个水箱里都是海水蚌,开出稀有珍珠的概率大一些。”

河蚌分为淡水蚌和海水蚌。

淡水蚌开出的珍珠数量多,但质量并不是很好,相反,海水蚌开出的珍珠虽然少,但质量相对较高,甚至会出现稀有珍珠。

陆北川对着徐颖道:“亲爱的,你挑一个吧。”

徐颖闻言,激动的凑了上去,指了指水箱底部的一个河蚌。

“就它吧!”

吴师傅拿起渔网,将河蚌捞了出来,拿在手中不断观察,渐渐的露出笑意。

“恭喜陆少,这河蚌是个极品啊!”

“哦?”

陆北川眉毛一挑,让吴师傅赶紧打开。

吴师傅一点不含糊,找来一套工具,先称了称河蚌的重量,接着将河蚌放到店铺的桌子上,扬声道:

“河蚌三斤重,黑底白纹,色泽明艳,开蚌!”

吴师傅手法娴熟,将河蚌慢慢打开。

与此同时,周围聚集很多顾客,对着河蚌议论纷纷。

“三斤重,刨除蚌肉和蚌壳,剩下的就是珍珠了。”

“不出意外的话,会开出稀有珍珠啊。”

“马上揭晓了。”

秦岩站在旁边,盯着河蚌看了几秒钟,摇头自语:“紫色而已!”

与此同时,吴师傅将河蚌打开,取走蚌肉,露出里面的珍珠。

一颗!

两颗!

……

数下来,足足有七颗之多!

吴师傅将珍珠捧在手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紫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紫珠!”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

“七颗紫珠啊,加起来百万都不止。”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眼巴巴的盯着七颗紫色珍珠,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甚至有几个人连连叹气,自己怎么没这种运气呢。

一夜暴富啊!

这就是赌蚌的魅力,也正是如此,这个行业才会越来越火。

吴师傅双手颤抖,将珍珠递给陆北川。

“陆少,不辱使命!”

“吴师傅辛苦了!”

陆北川接过珍珠,拿在手里掂量了一番,转手送给了徐颖。

“不不,这太贵重了。”

徐颖连连摆手,虽然她很喜欢这些珍珠,但还是拒绝了。

陆北川柔声道:“亲爱的,河蚌是你选的,说明这些珍珠跟你有缘。”

“好吧!”

徐颖接过珍珠,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陆北川眼神闪烁,盯着徐颖笑而不语,不出几天,肯定把徐颖拿下。

“该你了!”

陆北川看向秦岩,挑衅道:“咱们把话说在前面,你要是输了,当场给我学三声狗叫。”

“要是赢了呢?”

秦岩直视对方,没有一点服软的架势。

话音落下。

陆北川没有开口,其他人笑出了声。

“笑死我了!”

“你小子是来搞笑的吧?”

“你要是能赢,我表演倒立拉稀。”

倒立拉稀?

说到这里,包括秦岩在内,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约而同的看向要表演倒立拉稀的家伙。

“刘二虎,你他妈的赌石店的伙计,跑我赌蚌这里干嘛来了?”

店老板吹胡子瞪眼,扯着嗓子骂道:“你想吃屎直接说,别在我店里骗吃骗喝。”

刘二虎长得贼眉鼠眼,身材瘦弱,一脸的贱笑,说过来凑个热闹。

陆北川摆了摆手,刘二虎也是帮他说话,让店老板卖他一个面子,算了吧。

说完,他对着秦岩道:“你要是能赢,条件随便你开。”

秦岩笑了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会赢。

“你笑什么?”陆北川冷着脸道。

“我笑你无知!”

秦岩从容的迈开步子,走到店铺的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破水箱。

水箱残破不堪,由于长时间没有换水,看起来非常浑浊。

秦岩淡定的伸出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在水里捞了一把,取出一只体型偏小的河蚌。

看到这一幕,陆北川撇了撇嘴。

刚才的河蚌有三斤重,而秦岩这只,恐怕连一斤都不到。

差距太大了!

不出意外,他已经赢定了。

“我选它了!”

秦岩摊开手,将河蚌递给吴师傅,由他来取珍珠。

吴师傅接过河蚌,拿起来端详几秒钟,摇了摇头,高声嘲笑道:

“这河蚌颜色泛白,两扇蚌壳微微张开,少说死了七八个小时了,而且个头这么小,哼哼,别说紫珠了,就算普通的珍珠都取不出来。”

说完,他把河蚌扔到了桌上,不屑取珍珠。

“死蚌!”

“哈哈,真是闹笑话了。”

“我就说嘛,他能赢,我倒立拉稀。”

其他人哄然大笑,就连程清璇也摇了摇头,她本以为秦岩变了很多,可没想到,依旧是一个只会哗众取宠的家伙。

“除了会一些古筝的曲子,其他的一无是处。”

程清璇叹了口气,对秦岩失望之极。

“要不,算了吧!”

徐颖见到秦岩出丑,有些不好意思,秦岩毕竟是她同学,而且还是她介绍给陆北川认识的,于情于理,她都要帮着说话。

“不行!”

陆北川态度坚决,必须让秦岩学三声狗叫。

就在其他人幸灾乐祸的时候,秦岩大步向前,来到桌子跟前。

他神情肃穆,如同对待逝去的长者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捧起已经死去多时的河蚌。

“万物皆有灵,只是蝼蚁们不会懂!”

秦岩轻轻的抚摸河蚌,低声呢喃:“你用毕生的心血,滋养了这一颗灵珠,只可惜,被遗忘在残破的水箱里,真是宝珠蒙尘啊!”

说完,秦岩将河蚌高高举起。

周围响起刺耳的嘲笑声,诋毁,谩骂,程清璇不断摇头,徐颖懊悔不已,陆北川咧嘴狞笑,准备逼着秦岩学狗叫。

可在这个时候,早已死去多时的河蚌,突然颤抖了一下,蚌壳缓缓的打开……

第二十六章 我笑你无知!

陆北川有些错愕,没想到秦岩会直接说出来。

虽然是明摆着的事情,但说与不说是两码事,这样一来,他们俩将彻底撕破脸皮。

也好!

我今天就狠狠的踩你一脚,好在徐颖面前出下风头。

陆北川轻笑道:“这里是高档珠宝店,你能买得起?”

“跟你有关系吗?”

秦岩对陆北川没有好印象,既然对方想要针对自己,那也别怪自己不客气。

“有种!”

陆北川嗤笑一声,脸色变了又变。

就在这时,徐颖走了过来,摇头道:“北川,我们还是走吧。”

“没喜欢的吗?”陆北川问了句,财大气粗的道:“这里的珠宝都是加工好的,你既然不喜欢,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都是纯天然的。”

说完,他转身看向秦岩。

“小子,听说过赌石吗,敢不敢去玩玩?”

“没兴趣!”

秦岩摇头拒绝,他忙着给程清璇治疗,急需一些稀有的珍珠。

而赌石,乃是珠宝业的术语。

因为翡翠玉石刚开采出来时,外面包裹着一层风化了的石皮,被称之为原石,外表看不出里面的情况,需要有经验的师傅切开原石,才会露出里面的翡翠玉石。

久而久之,便流行一种用原石赌博的风潮。

见秦岩拒绝,陆北川讥笑道:“既然带着女朋友,就不要这么小气嘛,玩玩而已,你要是没钱,看在校友的面子上,我先给你垫上,如何?”

“我对赌石不感兴趣,要是有珍珠的话,我可以考虑。”

秦岩不耐烦的说了句,程清璇喝了灵液,正是治疗的最佳时期,耽误不得。

陆北川不死心,接着道:“珍珠是吧,我带你去赌蚌,去不去?”

“赌蚌?”

秦岩愣了下,第一次听说这玩意。

“不错,赌蚌和赌石差不多,珍珠在河蚌里面,也可以赌。”

陆北川越说越来劲,为了彰显自己的见识,他挑衅的看了眼秦岩,当场讲解一番。

秦岩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陪你玩玩。”

“好啊!”

陆北川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徐颖去开车。

秦程清璇一直没说话,见四下无人,才缓缓开口:“陆北川明摆着想让你出丑,你还真去?”

“谁出丑还不一定呢。”

秦岩笑了笑,并没有把陆北川放在眼里。

程清璇犹豫了下,接着道:“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跟你透个底,陆家的贸易生意包括珠宝行业,陆北川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对此肯定有了解,你和他赌蚌,整个秦家都不够你输的,更何况……”

说到这里,程清璇停了下来。

“你想说,我被逐出秦家了吗?”秦岩满不在乎的道。

程清璇轻蔑道:“难道不是吗,你现在孑然一身,身上能有多少钱,拿什么跟陆北川比?”

话音落下。

秦岩没有直接反驳,而是紧紧的盯着程清璇。

“看我干嘛?”程清璇语气有些冷,在她的骨子里,依旧看不起秦岩。

“你不是问我拿什么和陆北川比吗?”秦岩霍然向前,贴到程清璇耳边道:

“因为,我是秦岩!”

说完,秦岩神情一凛,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程清璇皱了皱眉,并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在心中暗道:“秦岩,虽然你变得很陌生,但那又怎样,这个世界还是弱肉强食,没实力,终究会落得我这样的凄惨下场。”

过了一会。

陆北川把车开了过来,直接来到赌蚌的店铺,里面摆满了水箱,养殖着很多河蚌。

陆北川招了招手,店老板迎了过来。

“陆少,您来啦!”

店老板五十出头,留了两撇八字胡,戴着一副老花镜,一看便是精明的主。

陆北川嗯了声,算是打了招呼,接着道:“给我找个赌蚌的师傅,替我把把关,今天在你这赌几把。”

说完,他转身看向秦岩。

“别说我没提醒你,赌蚌可是技术活,你要是没经验,最好找个靠谱点的师傅,也不贵,五千块钱左右吧。”

“不需要!”

秦岩挥了挥手,看起来相当自信。

“装逼!”

陆北川嘀咕了一句,走到一处水箱前面,盯着里面的河蚌,沉思不语。

过了几分钟。

店老板回来,身边跟着一个秃头老者。

“陆少,这是吴师傅,以前是养殖河蚌的专家,对河蚌深有研究,他帮你鉴定的话,开出稀有珍珠的概率高达百分五。”

“百分之五?”

陆北川点了点头,他对于赌蚌有所了解,只要开出稀有珍珠,价格直接翻上百倍不止。

“好,那就麻烦吴师傅了。”

“不麻烦!”

吴师傅十分敬业,带上手套,逐个观察水箱里的河蚌,最终停在一个巨大的水箱前。

“陆少,这个水箱里都是海水蚌,开出稀有珍珠的概率大一些。”

河蚌分为淡水蚌和海水蚌。

淡水蚌开出的珍珠数量多,但质量并不是很好,相反,海水蚌开出的珍珠虽然少,但质量相对较高,甚至会出现稀有珍珠。

陆北川对着徐颖道:“亲爱的,你挑一个吧。”

徐颖闻言,激动的凑了上去,指了指水箱底部的一个河蚌。

“就它吧!”

吴师傅拿起渔网,将河蚌捞了出来,拿在手中不断观察,渐渐的露出笑意。

“恭喜陆少,这河蚌是个极品啊!”

“哦?”

陆北川眉毛一挑,让吴师傅赶紧打开。

吴师傅一点不含糊,找来一套工具,先称了称河蚌的重量,接着将河蚌放到店铺的桌子上,扬声道:

“河蚌三斤重,黑底白纹,色泽明艳,开蚌!”

吴师傅手法娴熟,将河蚌慢慢打开。

与此同时,周围聚集很多顾客,对着河蚌议论纷纷。

“三斤重,刨除蚌肉和蚌壳,剩下的就是珍珠了。”

“不出意外的话,会开出稀有珍珠啊。”

“马上揭晓了。”

秦岩站在旁边,盯着河蚌看了几秒钟,摇头自语:“紫色而已!”

与此同时,吴师傅将河蚌打开,取走蚌肉,露出里面的珍珠。

一颗!

两颗!

……

数下来,足足有七颗之多!

吴师傅将珍珠捧在手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紫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紫珠!”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

“七颗紫珠啊,加起来百万都不止。”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眼巴巴的盯着七颗紫色珍珠,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甚至有几个人连连叹气,自己怎么没这种运气呢。

一夜暴富啊!

这就是赌蚌的魅力,也正是如此,这个行业才会越来越火。

吴师傅双手颤抖,将珍珠递给陆北川。

“陆少,不辱使命!”

“吴师傅辛苦了!”

陆北川接过珍珠,拿在手里掂量了一番,转手送给了徐颖。

“不不,这太贵重了。”

徐颖连连摆手,虽然她很喜欢这些珍珠,但还是拒绝了。

陆北川柔声道:“亲爱的,河蚌是你选的,说明这些珍珠跟你有缘。”

“好吧!”

徐颖接过珍珠,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陆北川眼神闪烁,盯着徐颖笑而不语,不出几天,肯定把徐颖拿下。

“该你了!”

陆北川看向秦岩,挑衅道:“咱们把话说在前面,你要是输了,当场给我学三声狗叫。”

“要是赢了呢?”

秦岩直视对方,没有一点服软的架势。

话音落下。

陆北川没有开口,其他人笑出了声。

“笑死我了!”

“你小子是来搞笑的吧?”

“你要是能赢,我表演倒立拉稀。”

倒立拉稀?

说到这里,包括秦岩在内,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约而同的看向要表演倒立拉稀的家伙。

“刘二虎,你他妈的赌石店的伙计,跑我赌蚌这里干嘛来了?”

店老板吹胡子瞪眼,扯着嗓子骂道:“你想吃屎直接说,别在我店里骗吃骗喝。”

刘二虎长得贼眉鼠眼,身材瘦弱,一脸的贱笑,说过来凑个热闹。

陆北川摆了摆手,刘二虎也是帮他说话,让店老板卖他一个面子,算了吧。

说完,他对着秦岩道:“你要是能赢,条件随便你开。”

秦岩笑了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会赢。

“你笑什么?”陆北川冷着脸道。

“我笑你无知!”

秦岩从容的迈开步子,走到店铺的角落,那里摆放着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破水箱。

水箱残破不堪,由于长时间没有换水,看起来非常浑浊。

秦岩淡定的伸出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在水里捞了一把,取出一只体型偏小的河蚌。

看到这一幕,陆北川撇了撇嘴。

刚才的河蚌有三斤重,而秦岩这只,恐怕连一斤都不到。

差距太大了!

不出意外,他已经赢定了。

“我选它了!”

秦岩摊开手,将河蚌递给吴师傅,由他来取珍珠。

吴师傅接过河蚌,拿起来端详几秒钟,摇了摇头,高声嘲笑道:

“这河蚌颜色泛白,两扇蚌壳微微张开,少说死了七八个小时了,而且个头这么小,哼哼,别说紫珠了,就算普通的珍珠都取不出来。”

说完,他把河蚌扔到了桌上,不屑取珍珠。

“死蚌!”

“哈哈,真是闹笑话了。”

“我就说嘛,他能赢,我倒立拉稀。”

其他人哄然大笑,就连程清璇也摇了摇头,她本以为秦岩变了很多,可没想到,依旧是一个只会哗众取宠的家伙。

“除了会一些古筝的曲子,其他的一无是处。”

程清璇叹了口气,对秦岩失望之极。

“要不,算了吧!”

徐颖见到秦岩出丑,有些不好意思,秦岩毕竟是她同学,而且还是她介绍给陆北川认识的,于情于理,她都要帮着说话。

“不行!”

陆北川态度坚决,必须让秦岩学三声狗叫。

就在其他人幸灾乐祸的时候,秦岩大步向前,来到桌子跟前。

他神情肃穆,如同对待逝去的长者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捧起已经死去多时的河蚌。

“万物皆有灵,只是蝼蚁们不会懂!”

秦岩轻轻的抚摸河蚌,低声呢喃:“你用毕生的心血,滋养了这一颗灵珠,只可惜,被遗忘在残破的水箱里,真是宝珠蒙尘啊!”

说完,秦岩将河蚌高高举起。

周围响起刺耳的嘲笑声,诋毁,谩骂,程清璇不断摇头,徐颖懊悔不已,陆北川咧嘴狞笑,准备逼着秦岩学狗叫。

可在这个时候,早已死去多时的河蚌,突然颤抖了一下,蚌壳缓缓的打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