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9 00:00:32

“一号,一号!”

杀手们急促的呼喊声,从一号的耳麦中响起,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也无法回应。

白嵘确认将一号击杀后,从背坡后闪出身形,进行转移,刚移动完毕,藏身之处就遭到一阵扫射。

哒哒哒……

疯狂的子弹一刻不停,交替爆射的火力将他彻底的压制,无法冒头。

“老王,你们怎么样。”白嵘靠在石头后,侧头闪避着不断飞起的碎石,出声询问。

老王嘶哑深沉的嗓音里透着杀气:“正在沿排水沟迂回,暂时安全……”

可是,他话还没落下,就遭遇到对方袭杀。

杀手观察员在他们走出U形弯后,立马就发现了他们,这便有人上来堵截。

“我来断后,你们撤退!”老王的吼声夹杂在接连不断的枪声中,十分决绝。

白嵘听得牙关紧咬,双眼精光大放,他深知自己若不能尽快脱困去支援老王,恐怕他们那一队人都凶多吉少。

下方排水沟,本来就位于低处,对方只需占到高位,就能杀鸡一样将他们给屠戮干净。

一旦对方彻底堵住去路,老王他们必死无疑。

眼下,有两人从左右两侧将白嵘去路封死,无论他从哪边出现,都会被第一时间射成筛子。

白嵘身后又是一片下坡的开阔地,除了身前这块一人高的石头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掩体可供使用。

而随着时间推移,两名杀手在压制他的同时,正缓慢、稳步的朝前推进,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白嵘也没有闲着,他侧耳细细倾听着,飞速在脑中分析、判断敌人所处的位置。

终于,他从地上捏起个拳头大小的石头,看了看左右两侧林木生长情况,估算好时间,猛地将石块甩向右前方一颗大约饭碗粗细的树木。

砰!

石块撞到树木的瞬间炸碎,化作齑粉在半空飞舞。

咔擦!

那树木被击中的位置也应声而断,飞快的朝着白嵘预判的方向落下,茂密枝叶朝着下方罩去。

“干……”

一声惊呼从那满树枝叶下传来,两侧原本配合默契,交替响起的枪声戛然而止。

四号杀手突然被那落下的树枝笼罩,手中步枪也在刹那被击落,整个人都被压在树木之下,正仓惶的从中爬起,捡起步枪。

砰!

如此良机,怎容错过。

白嵘的枪口从掩体右侧露出,精准的一枪正中四号眉心,对方刚刚摸到手里的枪再次滑落,上身朝后躺倒,安静的睡在树枝之上,格外安详。

这一幕变故发生之后,左侧的枪声也随之安静,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白嵘心知对方这是和他玩上拖延战,毕竟眼下局势对方比较有利,继续拖延下去,一旦老王他们被解决掉,反过来包围白嵘,那他真是插翅也难逃。

在洞悉了敌人的意图之后,绝不会让对方得逞,就这样干耗着从而坐收渔利。

他不再犹豫,从掩体后跃出,视线扫动,想要找出对方藏身之处。

在刚才击毙四号之后,左侧二号杀手就立即转换位置,此时正趴在一个小背坡后紧盯着白嵘方向。

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把狙击步枪,本就可以一枪两用,自从队友接连被干掉,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尤其眼下仅剩他一人,无人支援的情况之下,便越发谨慎起来。

他并不急于动手,发挥出狙击手忍耐的长处,选择盯紧对方,用心理压力逼迫对方现身的方式,掌握住主动。

果然,白嵘如他所料,顾忌到老王等队友安危而露头。

二号杀手通过倍镜捕捉到白嵘,他心头暗喜刚浮上来,反射性的立马开枪,可很快他就后悔了。

他发现,白嵘仅仅是闪出那么一下,紧接着就从视野之中消失,速度之快,快到他根本没有完全锁定目标,更别说击中。

可此时,他已经开枪。

枪声打破沉寂的瞬间,二号杀手抱着枪械原地侧翻滚动,紧接着顺势站起,兔子般沿着背坡飞奔。

因为,他发现,白嵘并不是送死,而是引诱,吸引他开枪,暴露位置,然后反杀!

砰!

一个弹坑突兀的出现在二号杀手刚所处的位置,他听到后,眼角余光一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他有些后悔来出这一趟任务,身后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凌空打爆手雷,听音辩位准得可怕。

再加上,他那连狙击手都捕捉不到的速度和反应,如此对手实在可怕。

他越想越是心惊,以他十多年刀口舔血的暗杀生涯,从未遇到如此高手。

第一次从心底里生出恐惧,也由衷的感受到,以往那些被他用狙击戏弄的濒死对象的崩溃心态。

“咦,反应挺快啊,跑得如此果断,是个人才。”白嵘意外发现,对方竟然抢在自己之前跑路,有些惊奇。

二号杀手跑离原位,一个滑铲溜进半块凸出的山石之后,大口喘息着。

就在刚逃跑的时候,他有种如芒刺在背,好似被猛兽给盯住的感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跨越空间降临在他身上,让他无法喘息。

“如有实质的杀气,这得杀了多少人呐……”二号杀手自以为豪的,便是收割过近三十个人头,现在他却发现和白嵘相比,真是连毛都算不上。

白嵘从林间走出来,一步步的朝他藏身的地方走去,冷酷、漠然的气势从他身上舒放出来,铺天盖地的罩向二号。

“出来吧,现在你手上还没有我队友的血,我可以不杀你。”白嵘的话越过数十米传到他耳边,依旧铿锵有力。

二号杀手闻言,握枪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眼神闪动之间,很是犹豫。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想了想,出声质问。

“呵呵……”白嵘的笑声从他身后传来,可他本人却已经持枪站在他面前,枪口顶在他脑袋上,淡然道:“凭我随时可以杀掉你。”

……

狂妄,而又强大,强大到令人无法反驳,无处反抗。

二号杀手凄然一笑,握枪的手也失去了力气,松开手仍有枪械滑落以示放弃,抬头对视:“你为什么不杀我?”

“能在我枪下给你自己抢回条命,这就是我不杀你的理由。”白嵘收回手枪,没有丝毫废话,转身朝下发老王他们的位置奔去:“如果你答应,就动手清理障碍。如果你不答应,那就自裁,也是我对你的尊重。”

他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疏忽远去,在丛林中穿梭如精灵般自在,眨眼就消失在眼前,身法和速度之鬼魅,无法言表。

“呵……,这踏马算什么啊,造化弄人吗!”二号杀手心中咆哮,默默低头捡起狙击步枪,凝视着白嵘消失的方向,踏步跟上。

二号深知白嵘之所以露出后背离开,那是一种极度的自信和张狂,而在亲眼见识了对方的实力后,他更知道自己的小命其实被捏在对方手上。

他相信,如果自己选择偷袭或者逃跑,那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

事已至此,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臣服于白嵘,为他所用。

这样一来,他就要拿枪去清楚白嵘最终的障碍——他上一秒的队友。

对于杀手来说,临阵倒戈乃是职业大忌,不仅名声扫地,还容易遭遇行业内的追杀。

可相比起摆在眼前的生死抉择,白嵘的威慑来得更加强大和直接。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二号杀手灵活的在山间奔跑,在飞速朝着山下靠近的同时,心中的好奇心也越发浓烈起来。

030 臣服于我

“一号,一号!”

杀手们急促的呼喊声,从一号的耳麦中响起,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也无法回应。

白嵘确认将一号击杀后,从背坡后闪出身形,进行转移,刚移动完毕,藏身之处就遭到一阵扫射。

哒哒哒……

疯狂的子弹一刻不停,交替爆射的火力将他彻底的压制,无法冒头。

“老王,你们怎么样。”白嵘靠在石头后,侧头闪避着不断飞起的碎石,出声询问。

老王嘶哑深沉的嗓音里透着杀气:“正在沿排水沟迂回,暂时安全……”

可是,他话还没落下,就遭遇到对方袭杀。

杀手观察员在他们走出U形弯后,立马就发现了他们,这便有人上来堵截。

“我来断后,你们撤退!”老王的吼声夹杂在接连不断的枪声中,十分决绝。

白嵘听得牙关紧咬,双眼精光大放,他深知自己若不能尽快脱困去支援老王,恐怕他们那一队人都凶多吉少。

下方排水沟,本来就位于低处,对方只需占到高位,就能杀鸡一样将他们给屠戮干净。

一旦对方彻底堵住去路,老王他们必死无疑。

眼下,有两人从左右两侧将白嵘去路封死,无论他从哪边出现,都会被第一时间射成筛子。

白嵘身后又是一片下坡的开阔地,除了身前这块一人高的石头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掩体可供使用。

而随着时间推移,两名杀手在压制他的同时,正缓慢、稳步的朝前推进,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白嵘也没有闲着,他侧耳细细倾听着,飞速在脑中分析、判断敌人所处的位置。

终于,他从地上捏起个拳头大小的石头,看了看左右两侧林木生长情况,估算好时间,猛地将石块甩向右前方一颗大约饭碗粗细的树木。

砰!

石块撞到树木的瞬间炸碎,化作齑粉在半空飞舞。

咔擦!

那树木被击中的位置也应声而断,飞快的朝着白嵘预判的方向落下,茂密枝叶朝着下方罩去。

“干……”

一声惊呼从那满树枝叶下传来,两侧原本配合默契,交替响起的枪声戛然而止。

四号杀手突然被那落下的树枝笼罩,手中步枪也在刹那被击落,整个人都被压在树木之下,正仓惶的从中爬起,捡起步枪。

砰!

如此良机,怎容错过。

白嵘的枪口从掩体右侧露出,精准的一枪正中四号眉心,对方刚刚摸到手里的枪再次滑落,上身朝后躺倒,安静的睡在树枝之上,格外安详。

这一幕变故发生之后,左侧的枪声也随之安静,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白嵘心知对方这是和他玩上拖延战,毕竟眼下局势对方比较有利,继续拖延下去,一旦老王他们被解决掉,反过来包围白嵘,那他真是插翅也难逃。

在洞悉了敌人的意图之后,绝不会让对方得逞,就这样干耗着从而坐收渔利。

他不再犹豫,从掩体后跃出,视线扫动,想要找出对方藏身之处。

在刚才击毙四号之后,左侧二号杀手就立即转换位置,此时正趴在一个小背坡后紧盯着白嵘方向。

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把狙击步枪,本就可以一枪两用,自从队友接连被干掉,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尤其眼下仅剩他一人,无人支援的情况之下,便越发谨慎起来。

他并不急于动手,发挥出狙击手忍耐的长处,选择盯紧对方,用心理压力逼迫对方现身的方式,掌握住主动。

果然,白嵘如他所料,顾忌到老王等队友安危而露头。

二号杀手通过倍镜捕捉到白嵘,他心头暗喜刚浮上来,反射性的立马开枪,可很快他就后悔了。

他发现,白嵘仅仅是闪出那么一下,紧接着就从视野之中消失,速度之快,快到他根本没有完全锁定目标,更别说击中。

可此时,他已经开枪。

枪声打破沉寂的瞬间,二号杀手抱着枪械原地侧翻滚动,紧接着顺势站起,兔子般沿着背坡飞奔。

因为,他发现,白嵘并不是送死,而是引诱,吸引他开枪,暴露位置,然后反杀!

砰!

一个弹坑突兀的出现在二号杀手刚所处的位置,他听到后,眼角余光一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他有些后悔来出这一趟任务,身后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凌空打爆手雷,听音辩位准得可怕。

再加上,他那连狙击手都捕捉不到的速度和反应,如此对手实在可怕。

他越想越是心惊,以他十多年刀口舔血的暗杀生涯,从未遇到如此高手。

第一次从心底里生出恐惧,也由衷的感受到,以往那些被他用狙击戏弄的濒死对象的崩溃心态。

“咦,反应挺快啊,跑得如此果断,是个人才。”白嵘意外发现,对方竟然抢在自己之前跑路,有些惊奇。

二号杀手跑离原位,一个滑铲溜进半块凸出的山石之后,大口喘息着。

就在刚逃跑的时候,他有种如芒刺在背,好似被猛兽给盯住的感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跨越空间降临在他身上,让他无法喘息。

“如有实质的杀气,这得杀了多少人呐……”二号杀手自以为豪的,便是收割过近三十个人头,现在他却发现和白嵘相比,真是连毛都算不上。

白嵘从林间走出来,一步步的朝他藏身的地方走去,冷酷、漠然的气势从他身上舒放出来,铺天盖地的罩向二号。

“出来吧,现在你手上还没有我队友的血,我可以不杀你。”白嵘的话越过数十米传到他耳边,依旧铿锵有力。

二号杀手闻言,握枪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眼神闪动之间,很是犹豫。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想了想,出声质问。

“呵呵……”白嵘的笑声从他身后传来,可他本人却已经持枪站在他面前,枪口顶在他脑袋上,淡然道:“凭我随时可以杀掉你。”

……

狂妄,而又强大,强大到令人无法反驳,无处反抗。

二号杀手凄然一笑,握枪的手也失去了力气,松开手仍有枪械滑落以示放弃,抬头对视:“你为什么不杀我?”

“能在我枪下给你自己抢回条命,这就是我不杀你的理由。”白嵘收回手枪,没有丝毫废话,转身朝下发老王他们的位置奔去:“如果你答应,就动手清理障碍。如果你不答应,那就自裁,也是我对你的尊重。”

他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疏忽远去,在丛林中穿梭如精灵般自在,眨眼就消失在眼前,身法和速度之鬼魅,无法言表。

“呵……,这踏马算什么啊,造化弄人吗!”二号杀手心中咆哮,默默低头捡起狙击步枪,凝视着白嵘消失的方向,踏步跟上。

二号深知白嵘之所以露出后背离开,那是一种极度的自信和张狂,而在亲眼见识了对方的实力后,他更知道自己的小命其实被捏在对方手上。

他相信,如果自己选择偷袭或者逃跑,那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

事已至此,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臣服于白嵘,为他所用。

这样一来,他就要拿枪去清楚白嵘最终的障碍——他上一秒的队友。

对于杀手来说,临阵倒戈乃是职业大忌,不仅名声扫地,还容易遭遇行业内的追杀。

可相比起摆在眼前的生死抉择,白嵘的威慑来得更加强大和直接。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二号杀手灵活的在山间奔跑,在飞速朝着山下靠近的同时,心中的好奇心也越发浓烈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