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00:04:08

半个小时后,番禺区大李村。

一片水稻田的附近,我们将车缓缓停驻熄火。

呱噪的蛙叫声此起彼伏,时不时刮过的清风吹着稻田簌簌作响,恬静中透着一抹让人恐惧的沉寂。

盯着停在我们前面三四十米那台越野车,白老七龇牙轻笑:“内个鸡八文君完全是......

1825 有诈

半个小时后,番禺区大李村。

一片水稻田的附近,我们将车缓缓停驻熄火。

呱噪的蛙叫声此起彼伏,时不时刮过的清风吹着稻田簌簌作响,恬静中透着一抹让人恐惧的沉寂。

盯着停在我们前面三四十米那台越野车,白老七龇牙轻笑:“内个鸡八文君完全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