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17:45:25

凌晨两点多钟,我们一帮人终于回到羊城一号店。

把我们送回去以后,叶致远婉拒我的邀请,找借口溜人了,他这个人最让我舒坦的一点就是做事特别懂分寸、守规矩,

在不牵扯到两家利益纠葛的时候,他能褪去西装陪我一块到夜摊上喝酒撸串,碰上有谁起刺闹事的时候,他也能挽起袖管......

2017 国外的组织

凌晨两点多钟,我们一帮人终于回到羊城一号店。

把我们送回去以后,叶致远婉拒我的邀请,找借口溜人了,他这个人最让我舒坦的一点就是做事特别懂分寸、守规矩,

在不牵扯到两家利益纠葛的时候,他能褪去西装陪我一块到夜摊上喝酒撸串,碰上有谁起刺闹事的时候,他也能挽起袖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