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4 13:45:05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时候在云南哨所日子很是无趣,总体来说就是:低头脚下是土,抬头脸上是树,白天梦回家乡,晚上日爹骂娘,娱乐基本扯蛋,唯有秉烛夜谈。

一到了晚上熄灯,大家就开始聊天打屁讲故事,倚天屠龙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我听的都会倒着背了,其他人也是如此,然后又开始扯什么荤段子,鬼故事,后来发展到从鬼故事里可以挑出荤段子。肖老班一看这不行啊,哪里还有半点儿革命战士的样子,就说只要我们不害怕,他就给我们讲一个他当年巡逻的事儿。

其实我们早就想让他讲一讲当年中泰联合剿毒的事儿,但肖老班这个人吧,特别的重情重义,一直都忘不了他战友牺牲的事儿,从他自愿申请留在哨所里陪着那些先烈就可以看出来,我们害怕勾起他的伤心事儿,给一位饱经沧桑的老班长整的抹眼泪儿了怎么办,所以也一直没开口要求他讲,往常他也只是听我们吹牛逼打马屁在旁边拍手傻乐。

今天他要讲故事可真是稀奇,听这口气还是个恐怖故事,我们当时都笑了,有什么事儿能吓到鲜血与汗水浇灌出来的铁血军人,支棱着耳朵就催促他快快的讲,肖老班也不卖关子,歪着头点了根烟回忆了一下就开始诉说起来。

那是一个夏天,中泰还没有联合起来剿毒,肖老班也还是个新兵,边境正处于各种犯罪分子最活跃的时候,有时候越像毒贩子的人他却不是,一副农民打扮的又可能是一个特大毒枭……反正各种办法各种作妖。

我们国家是多么强盛太平,那政府能让这些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来打破这种太平吗?当即从华南陆军特战旅分配了几个特种兵,下派到各个哨所当班长,协助边防部门处理各种紧急事件,带领新兵加强边境巡逻。

巡逻可是个苦差事,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要调查清楚,发现只苍蝇都得看看公母,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每天来来回回走个几十公里,加上云南闷热的天气,累的肖老班他们是哭爹喊娘,班长虽然是特种兵但也是人肉做的,刚来也是一点儿都不适应这鬼天气,看了下表发现快到饭点儿了就鼓励大家说等会儿巡逻完,我去买几个大猪肘子给你们炖肉吃。

人的潜力是非常大的,众人一听有大猪肘子啃,嘴儿都乐的歪到后脑勺了,顿时干劲儿十足生龙活虎,腰不酸了腿儿也不疼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很快巡逻完了,觉得还能来个武装越野跑回营地。

正当大家正跃跃欲试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一声儿凄厉的惨叫,那是要他妈多惨有多惨,声音都是拐着弯儿传过来的,听的人是大夏天的浑身发凉,寒毛都缩进毛孔里了。班长毕竟是特种兵,马上打手势让大家进入战备状态,成战斗队形摸索前进。

然后又是一声儿有气无力的惨叫传来,这回大家有心理准备听的也清楚了,离他们还有些距离。班长说可能是某个犯罪集团在处理叛徒,并没有火拼的迹象。

众所周知,一些犯罪集团惩罚叛徒的时候手段是非常残忍的,用扒皮抽筋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更有甚者会把人的骨头活生生抽出来,把一副还活着的人肉皮囊挂在树上,以示惩戒。

不过大家一听是人而已也不害怕了,班长联系了上面的人之后,便带着大家继续向前摸索,快走到国境线的时候班长打了个别他娘的走了,快给老子趴下的手势。

透过茂盛的灌木,众人也勉强看见了在国境线外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慢慢蠕动着往前爬,离得远了倒不觉得血腥,就是奇怪这是什么犯罪集团,怎么处理叛徒还留了活口。

当时就有个别相当好奇的请示班长想去看看情况。班长示意他稳住,先往前推进一段距离再说。众人爬到国境线边缘已经可以听到那人的呻吟了,班长此时才叫大家停下来,抬起头一看顿时像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

看到班长这幅样子,众人更加好奇,可是怎么看也只看到一个血人躺在地上哼哼,班长见状骂了一句指了指那人旁边的土坡,大家连忙顺着看了过去。

只见七八只不过两尺的小狗儿正在土坡上嬉戏打闹,争抢着一根长长的青灰色“绳子”,开始大家以为是条蛇,可是蛇哪儿有那么长的,扯蛋呢?顺着“绳子”一直看到那血人的屁股上,此时才反应过来哪里是什么狗屁绳子,分明是是那人的肠子。这还不算完,一只小狗争抢不过跑到那人耳边咬了一口,那人便发出一声如同恶鬼哀嚎般的惨叫,离得近了更是震得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而那些小狗子听到惨叫开心的叫出了声儿,那声音好比婴儿啼哭哀嚎,直教人好似置身九泉寒窖。

有人看不下去了想要拿枪打,班长按住枪低声骂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没看见已经在国外了嘛。”这时那几只小狗子像是耍的尽兴了,撒着欢儿你追我赶的跑开了。

等到它们跑远班长才领着他们上去查看情况,结果是看一个吐一个,连特种兵出身的班长脸也成了猪肝色,凑到眼前看才发现此人还在轻轻呻吟,半个天灵盖已经不翼而飞,那小狗并没有咬他耳朵,而是舔那人白花花的脑浆子,已经被舔走了不少,肚子也被划开了,花花绿绿的内脏中间有几袋白粉,肠子被扯出去十几米远。班长摸了摸那人的颈子摇摇头,表示已经没救了。

不用班长说众人也知道,这种情况就算是把神农华佗扁鹊加一块儿也救不活了,有人当即吐了一口骂道:“呸,该,这可比吃枪子儿死的惨多了,什么鸡巴狗那么毒。”班长冷声说:“那是豺,它们以残杀别的野兽为乐,这东西邪的很。”大家也不敢再说话,此时此地他们已经算是非法入境,被发现了就是有八百张嘴也说不清,赶紧处理好了也没心情想着猪肘子,一路跑回了哨所。

肖老班讲完这个故事之后,很多人都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在我们山里也有一豺二狈三毛狗的说法。《通物云志》记载:山有鬼犬,其大不过三尺,生性多疑且凶残,声如小儿泣泪,群出而动若见它物,于粪门剜其肠,哀嚎一日余而不死,说的就是这玩意儿,其性之凶且邪由此可见一斑。

当时我和猛子听了这个故事足有半个月没敢进丛林,生怕碰上这么些东西,被掏了大肠,舔了脑浆。如今被他又勾起了惧意,觉得身边阴风阵阵,绿油油的树林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们,好不骇人,我转头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常便大骂猛子:“你他妈乱葬岗里耍大刀吓死人是不是。”

猛子咧着嘴笑了几声儿,有些勉强道:“那什么,老人都说咱们这儿山里也有这东西嘛,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到时候咱要是碰上了跑不掉,你可要抢着给我一个痛快,我可不想被那些畜生活活儿折磨死,不然传出去可就笑掉人家大门牙了,老子光想想就觉得肠子疼。”

猛子这人除了怕丢脸之外还真是什么都不怕,想当初他独自一人对阵高中的一猪圈人也是面不改色,虽然快被打残了,却还能站起来破口大骂,嚷着要拼命,从此便一战成名,别人宁愿拿脑袋撞墙也不想惹到他。

我听他说的搞笑就打趣说:“听说豺这玩意儿对体型大的东西更有兴趣,我看猛爷您这身板儿正合它们的胃口,碰上了你就给多和它们耍个几天培养革命感情,我好带些兄弟姐妹来救你。”

猛子听了气的大骂:“你奶奶的,人家为兄弟两肋插刀都在所不辞,你这孙子可好,你是拿着大砍刀给兄弟哐哐一顿好削,我们国家兄弟连的队伍里怎么出了你这号不讲义气的小人。”

我们俩这么互相一激,恐惧的气氛瞬间被驱散不少,我把烟头丢进坑里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说:“行了,少他娘扯蛋了,咱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再不抓紧时间顾叔就该成黄土一捧了。”

猛子吐出最后一口烟,拿起砍刀凭空挥舞了两下恶狠狠的说:“干,要真碰见那狗东西老子非把它们的屎捏出来不可,”然后挖了两捧土埋好了烟头,我又踩实了才放心。

再往前走树木茂密了很多,各种荆棘木刺儿缠绕其间,那怕我和猛子穿了厚实的迷彩服,脸上和手上也被拉了不少血痕,猛子在前面挥舞着砍刀,木屑枯叶飞飞扬扬,有些掉进我们领子里,弄的人好不难受。

第十章 豺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时候在云南哨所日子很是无趣,总体来说就是:低头脚下是土,抬头脸上是树,白天梦回家乡,晚上日爹骂娘,娱乐基本扯蛋,唯有秉烛夜谈。

一到了晚上熄灯,大家就开始聊天打屁讲故事,倚天屠龙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我听的都会倒着背了,其他人也是如此,然后又开始扯什么荤段子,鬼故事,后来发展到从鬼故事里可以挑出荤段子。肖老班一看这不行啊,哪里还有半点儿革命战士的样子,就说只要我们不害怕,他就给我们讲一个他当年巡逻的事儿。

其实我们早就想让他讲一讲当年中泰联合剿毒的事儿,但肖老班这个人吧,特别的重情重义,一直都忘不了他战友牺牲的事儿,从他自愿申请留在哨所里陪着那些先烈就可以看出来,我们害怕勾起他的伤心事儿,给一位饱经沧桑的老班长整的抹眼泪儿了怎么办,所以也一直没开口要求他讲,往常他也只是听我们吹牛逼打马屁在旁边拍手傻乐。

今天他要讲故事可真是稀奇,听这口气还是个恐怖故事,我们当时都笑了,有什么事儿能吓到鲜血与汗水浇灌出来的铁血军人,支棱着耳朵就催促他快快的讲,肖老班也不卖关子,歪着头点了根烟回忆了一下就开始诉说起来。

那是一个夏天,中泰还没有联合起来剿毒,肖老班也还是个新兵,边境正处于各种犯罪分子最活跃的时候,有时候越像毒贩子的人他却不是,一副农民打扮的又可能是一个特大毒枭……反正各种办法各种作妖。

我们国家是多么强盛太平,那政府能让这些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来打破这种太平吗?当即从华南陆军特战旅分配了几个特种兵,下派到各个哨所当班长,协助边防部门处理各种紧急事件,带领新兵加强边境巡逻。

巡逻可是个苦差事,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要调查清楚,发现只苍蝇都得看看公母,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每天来来回回走个几十公里,加上云南闷热的天气,累的肖老班他们是哭爹喊娘,班长虽然是特种兵但也是人肉做的,刚来也是一点儿都不适应这鬼天气,看了下表发现快到饭点儿了就鼓励大家说等会儿巡逻完,我去买几个大猪肘子给你们炖肉吃。

人的潜力是非常大的,众人一听有大猪肘子啃,嘴儿都乐的歪到后脑勺了,顿时干劲儿十足生龙活虎,腰不酸了腿儿也不疼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很快巡逻完了,觉得还能来个武装越野跑回营地。

正当大家正跃跃欲试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一声儿凄厉的惨叫,那是要他妈多惨有多惨,声音都是拐着弯儿传过来的,听的人是大夏天的浑身发凉,寒毛都缩进毛孔里了。班长毕竟是特种兵,马上打手势让大家进入战备状态,成战斗队形摸索前进。

然后又是一声儿有气无力的惨叫传来,这回大家有心理准备听的也清楚了,离他们还有些距离。班长说可能是某个犯罪集团在处理叛徒,并没有火拼的迹象。

众所周知,一些犯罪集团惩罚叛徒的时候手段是非常残忍的,用扒皮抽筋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更有甚者会把人的骨头活生生抽出来,把一副还活着的人肉皮囊挂在树上,以示惩戒。

不过大家一听是人而已也不害怕了,班长联系了上面的人之后,便带着大家继续向前摸索,快走到国境线的时候班长打了个别他娘的走了,快给老子趴下的手势。

透过茂盛的灌木,众人也勉强看见了在国境线外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慢慢蠕动着往前爬,离得远了倒不觉得血腥,就是奇怪这是什么犯罪集团,怎么处理叛徒还留了活口。

当时就有个别相当好奇的请示班长想去看看情况。班长示意他稳住,先往前推进一段距离再说。众人爬到国境线边缘已经可以听到那人的呻吟了,班长此时才叫大家停下来,抬起头一看顿时像见了鬼一样脸色煞白。

看到班长这幅样子,众人更加好奇,可是怎么看也只看到一个血人躺在地上哼哼,班长见状骂了一句指了指那人旁边的土坡,大家连忙顺着看了过去。

只见七八只不过两尺的小狗儿正在土坡上嬉戏打闹,争抢着一根长长的青灰色“绳子”,开始大家以为是条蛇,可是蛇哪儿有那么长的,扯蛋呢?顺着“绳子”一直看到那血人的屁股上,此时才反应过来哪里是什么狗屁绳子,分明是是那人的肠子。这还不算完,一只小狗争抢不过跑到那人耳边咬了一口,那人便发出一声如同恶鬼哀嚎般的惨叫,离得近了更是震得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而那些小狗子听到惨叫开心的叫出了声儿,那声音好比婴儿啼哭哀嚎,直教人好似置身九泉寒窖。

有人看不下去了想要拿枪打,班长按住枪低声骂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没看见已经在国外了嘛。”这时那几只小狗子像是耍的尽兴了,撒着欢儿你追我赶的跑开了。

等到它们跑远班长才领着他们上去查看情况,结果是看一个吐一个,连特种兵出身的班长脸也成了猪肝色,凑到眼前看才发现此人还在轻轻呻吟,半个天灵盖已经不翼而飞,那小狗并没有咬他耳朵,而是舔那人白花花的脑浆子,已经被舔走了不少,肚子也被划开了,花花绿绿的内脏中间有几袋白粉,肠子被扯出去十几米远。班长摸了摸那人的颈子摇摇头,表示已经没救了。

不用班长说众人也知道,这种情况就算是把神农华佗扁鹊加一块儿也救不活了,有人当即吐了一口骂道:“呸,该,这可比吃枪子儿死的惨多了,什么鸡巴狗那么毒。”班长冷声说:“那是豺,它们以残杀别的野兽为乐,这东西邪的很。”大家也不敢再说话,此时此地他们已经算是非法入境,被发现了就是有八百张嘴也说不清,赶紧处理好了也没心情想着猪肘子,一路跑回了哨所。

肖老班讲完这个故事之后,很多人都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在我们山里也有一豺二狈三毛狗的说法。《通物云志》记载:山有鬼犬,其大不过三尺,生性多疑且凶残,声如小儿泣泪,群出而动若见它物,于粪门剜其肠,哀嚎一日余而不死,说的就是这玩意儿,其性之凶且邪由此可见一斑。

当时我和猛子听了这个故事足有半个月没敢进丛林,生怕碰上这么些东西,被掏了大肠,舔了脑浆。如今被他又勾起了惧意,觉得身边阴风阵阵,绿油油的树林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们,好不骇人,我转头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常便大骂猛子:“你他妈乱葬岗里耍大刀吓死人是不是。”

猛子咧着嘴笑了几声儿,有些勉强道:“那什么,老人都说咱们这儿山里也有这东西嘛,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到时候咱要是碰上了跑不掉,你可要抢着给我一个痛快,我可不想被那些畜生活活儿折磨死,不然传出去可就笑掉人家大门牙了,老子光想想就觉得肠子疼。”

猛子这人除了怕丢脸之外还真是什么都不怕,想当初他独自一人对阵高中的一猪圈人也是面不改色,虽然快被打残了,却还能站起来破口大骂,嚷着要拼命,从此便一战成名,别人宁愿拿脑袋撞墙也不想惹到他。

我听他说的搞笑就打趣说:“听说豺这玩意儿对体型大的东西更有兴趣,我看猛爷您这身板儿正合它们的胃口,碰上了你就给多和它们耍个几天培养革命感情,我好带些兄弟姐妹来救你。”

猛子听了气的大骂:“你奶奶的,人家为兄弟两肋插刀都在所不辞,你这孙子可好,你是拿着大砍刀给兄弟哐哐一顿好削,我们国家兄弟连的队伍里怎么出了你这号不讲义气的小人。”

我们俩这么互相一激,恐惧的气氛瞬间被驱散不少,我把烟头丢进坑里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说:“行了,少他娘扯蛋了,咱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再不抓紧时间顾叔就该成黄土一捧了。”

猛子吐出最后一口烟,拿起砍刀凭空挥舞了两下恶狠狠的说:“干,要真碰见那狗东西老子非把它们的屎捏出来不可,”然后挖了两捧土埋好了烟头,我又踩实了才放心。

再往前走树木茂密了很多,各种荆棘木刺儿缠绕其间,那怕我和猛子穿了厚实的迷彩服,脸上和手上也被拉了不少血痕,猛子在前面挥舞着砍刀,木屑枯叶飞飞扬扬,有些掉进我们领子里,弄的人好不难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