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 15:15:23

那山神双臂有四象不过之力,只七八下便把洞口扩大的可以放下一头牯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到躲在拐角处的我们,山神一声怒吼仿佛要将山洞震塌,双腿一蹬地上顿时出现两个大坑,恶鬼似的朝我们扑了过来。可它还是少打了一颗算盘,只扩大洞口根本就无鸡吧鸟用,里面还是一样窄,加上用力过猛,竟给卡在洞里面动弹不得。

顾叔端起猎弩,忙叫我们上亮子,只要干掉它另一只眼睛就好办了,顺着一片雪白的光芒,猛子吃惊大叫:“我日它的血葫芦婊子妈,这是什么鬼东西?”我脑袋也是嗡的一声,这山神竟然长着一颗鸟头,满脸灰白的羽毛被鲜血浸湿显得狰狞可怖,仅剩一只的眼睛一片通红,下面的鸟嘴好似一把骇人的镰刀又大又长,不住的留着涎水。

等我打量完,却发觉顾叔还呆呆的站在原地,我暗骂一句这老头子刚才还犹如吕布再世,现在怎么熄火了,这时顾叔惶恐的叫了一句:“这是大鹏开山猿。”好嘛,合着山神大把戏啥的只是小名,畜生二愣子只是绰号,大号姓大名鹏开山猿啊。

眼看着它快要挣脱,我也想不了这许多,把手电丢给猛子,夺过顾叔手里的猎弩,照着那一片血红就是一箭,弩箭带着破空声直奔山神眼睛而去,可是这狗日倒是明白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一只招子的代价让它知道人类文明是多么可怕,加上刚才一耽搁让它早就有了防备,拼着重伤一低头硬接了这一下,能射穿钢板的三棱箭仅在它天灵盖上莫入半分,疼的山神一哆嗦,借着这股蛮劲挣脱退出洞去,浑身皮肉磨得血肉模糊,临走时还不忘扔一块石头进来,好在它受了重伤,洞里灯光又刺眼,这石头都快扔到姥姥家去了。

石头打在石壁上的声音把我们三人从极度紧张中拽了回来,顾叔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歇息了一会儿,我见顾叔心情好像平复了下来,便问他:“顾叔,你和那山神认识?”猛子也在旁边搭腔:“对啊,大鹏开山猿,猿那不就是猴吗?再怎么厉害那不还是只猴?总不可能变成齐天大圣吧,瞧您,都给下掉色儿了。”

顾叔被说的老脸一红,硬撑场面的说:“两个黄口孺子,你们知道个卵,这大鹏开山猿乃是上古之物,鹰头猿身,喜食人,性情残暴,听觉和视觉都极为发达,而且恢复能力强的不可思议,可抽地气疗伤,遇土回魂,遇水得活。在旧时传说中,被称为以土为母,以水为父,有三万三升芝麻脑袋,砍一个生一个。”

猛子不甘示弱的说:“真有您说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我们自始至终就看见它一个,您可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找不到人吃就连自己同类都咪西了。”我也不太相信这开山猿有顾叔说得那么邪乎,要真的打不死杀不灭,那人类还玩个蛋,早就被它们当零嘴儿就着山泉水送下肚了。

顾叔一脸颓废的说:“就是还剩下这么一只我才觉得奇怪。”

我问:“按您这么说,它们应该一只不剩才正常?有些动物的适应能力很强,比如说蟑螂和水熊虫,开山猿能抗住自然淘汰不奇怪。”

顾叔摆摆手:“你说的这些几把玩意儿我不懂,有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们,你们经过的那座死山名叫阴帽山......”猛子拖着长音插嘴道:“嗷,原来那座山叫阴毛山啊,取这名儿的人真够有才的.....”我踹了他一脚让他别打岔。顾叔嘿嘿一笑说:“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然后和猛子对视一眼,一老一少就猥琐的傻笑起来,见我一脸黑线,顾叔才咳嗽两声继续讲述了起来。

故事发生在民国晚期,那时候别说我了,连顾叔都才米粒儿大,懂我的意思吧,我爷爷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在这里安家落户。

先来讲讲这阴帽山,阴帽山隔远了看活像古时候一种圆顶帽子,山上的各种陡峭怪异的大石就像点缀其上的花纹,到了时节漫山遍野开满野花五彩缤纷,好看极了,所以那时候这山还没有个阴字,名为花帽山。

这地方草肥水美,物种丰富,在那个吃饭要看天,吃肉要过年的年代,那确确实实是个好去处。别处逃荒的,要饭的,混不下去的陆陆续续的来到这里渐渐形成规模,这人有个特性,越懒得就越爱吃点好的,有那偷抢惯了的过了几天安心日子就坐不住了,天天过着没酒喝没肉吃的日子还不如找棵树吊死算了,得想个法子弄点钱过得逍遥一些才是。

靠山吃山,最早的山狼就这么诞生了,虽然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但不是这般恶人,如何能成为凶猛的山狼。正巧他们中间有不少会打猎的,先在附近的小山头练练手,有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把主意打在了花帽山。

满怀欣喜的人们哪里知道,做出这个决定,等于把脖子上那个玩意儿放上了断头台,一条腿挪进了鬼门关。古时喜欢用十人去九人亡来形容战争的残酷,可人家这不还回来一个嘛,而去花帽山荡山的山狼只能说十人去十人亡,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留下家里的妻儿老小呜呼哀哉,推举了一个领头的帮忙寻找,这个领头的是个乞丐,虽说是个乞丐,可人家走过南闯过北,北京城里哄过鬼,湄公河里喝过水,本事大了去了,还精通蛇术蛇语,厉害到什么程度呢,没饭吃的时候,嘴皮子嘟哝两句,小手那么一招,一条大蛇乖乖爬过来,任你吃任你宰,还能告诉你山里有什么猛兽,走那条路安全。

老乞丐也没持才自傲,来到花帽山脚,嘴里叽里咕噜一顿唠,唠完在脚下撒了一把药粉,妙就妙在这把药粉,嘴里的是胡说八道,你说王八羔子快过来效果一样的,主要是为了神秘感。撒完之后就是等,按照这药粉以前的尿性,不消一盏茶的时间,必有几条蠢蛇千辛万苦的爬到跟前,可这次足足等了有半个时辰愣是连条虫都没看见,众人也纳了闷儿,老乞丐的蛇术他们原来是见识过的,怎么这次不灵了,老乞丐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又撒了一大把药粉,存货都用完了还是没用,老乞丐像是明白了什么,走到林子里翻翻草,又抬头看看树,大惊失色,用猛子的话来说就是吓掉色儿了,连忙退了回来,还招呼众人赶紧往回撒丫子,那别人肯定是一头雾水啊,不过还是晃晃悠悠的摇了回来。

回来他们就要问老乞丐弄个明白,原来这乞丐的师傅教他蛇术的时候告诉过他,遇到唤不来蛇的山头,先要翻翻地看看有没有虫,在看看天有没有鸟,如果没有这两样,说明山上有入魔道成精的猛兽,身上的煞气把其它鸟兽吓跑了,他们称这种现象为鬼屠山,还有一首诗叫什么,山清水秀蠃羽尽,叫声客官莫上前,只知黄泉阎罗殿,可知人间鬼屠山。

把鬼屠山比作阎罗殿,这得有多可怕,老乞丐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破了胆,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劝大家离开此地,上山的人早就被当点心祭了妖怪的五脏庙,妖怪吃上了瘾怕是要下山了,众人可不听,失踪的不是你家人你当然不急,仅凭听都没听过的几句诗便断言他们没有活头,世上哪有这等事,要是他们只是在山里迷了路,我们又一走了之,岂不枉费了这许多性命,莫说山上没有什么成精猛兽,就是有也要扒它的皮,抽它的筋为众人报仇。

常言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老乞丐好话已尽,收拾细软自己去了,众人又各自凑了些钱,请了别村的老山狼,一五一十的把事儿一说,十几位好汉一听,顿时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好个妖怪,几十口子就这么没了,还留它做什么,湘鄂云贵川的人悍不畏死是出了名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民风彪悍,当即拢了人手,牵了猎犬,拿了火铳,磨了快刀,浩浩荡荡上百人进了山,刚到山脚就有不少猎犬瑟瑟发抖,夹着尾巴往回跑,可是百犬为雄,必有一王,犬王生的好不威风,狮脸虎背豹子腿,秤钩尾巴血鼻头,紫黑铁鬃,四蹄踏云,背生十九节钢骨,口生四对獠牙,一声厉吼如同黄河咆哮,老虎听了腿肚子都要转筋,何况是几只普通的狗,灰溜溜的狂奔了回来。

众人热火朝天的搜寻了一天,每片树叶至少翻了三遍,身上的皮晒脱了三层,狗鼻子都闻出血了连根毛没发现,天色渐晚,只好打道回府,明天再做打算。可众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这次不仅没少人,反而还多了几个,只不过多的不是人罢了。

大鹏开山猿

那山神双臂有四象不过之力,只七八下便把洞口扩大的可以放下一头牯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到躲在拐角处的我们,山神一声怒吼仿佛要将山洞震塌,双腿一蹬地上顿时出现两个大坑,恶鬼似的朝我们扑了过来。可它还是少打了一颗算盘,只扩大洞口根本就无鸡吧鸟用,里面还是一样窄,加上用力过猛,竟给卡在洞里面动弹不得。

顾叔端起猎弩,忙叫我们上亮子,只要干掉它另一只眼睛就好办了,顺着一片雪白的光芒,猛子吃惊大叫:“我日它的血葫芦婊子妈,这是什么鬼东西?”我脑袋也是嗡的一声,这山神竟然长着一颗鸟头,满脸灰白的羽毛被鲜血浸湿显得狰狞可怖,仅剩一只的眼睛一片通红,下面的鸟嘴好似一把骇人的镰刀又大又长,不住的留着涎水。

等我打量完,却发觉顾叔还呆呆的站在原地,我暗骂一句这老头子刚才还犹如吕布再世,现在怎么熄火了,这时顾叔惶恐的叫了一句:“这是大鹏开山猿。”好嘛,合着山神大把戏啥的只是小名,畜生二愣子只是绰号,大号姓大名鹏开山猿啊。

眼看着它快要挣脱,我也想不了这许多,把手电丢给猛子,夺过顾叔手里的猎弩,照着那一片血红就是一箭,弩箭带着破空声直奔山神眼睛而去,可是这狗日倒是明白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一只招子的代价让它知道人类文明是多么可怕,加上刚才一耽搁让它早就有了防备,拼着重伤一低头硬接了这一下,能射穿钢板的三棱箭仅在它天灵盖上莫入半分,疼的山神一哆嗦,借着这股蛮劲挣脱退出洞去,浑身皮肉磨得血肉模糊,临走时还不忘扔一块石头进来,好在它受了重伤,洞里灯光又刺眼,这石头都快扔到姥姥家去了。

石头打在石壁上的声音把我们三人从极度紧张中拽了回来,顾叔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歇息了一会儿,我见顾叔心情好像平复了下来,便问他:“顾叔,你和那山神认识?”猛子也在旁边搭腔:“对啊,大鹏开山猿,猿那不就是猴吗?再怎么厉害那不还是只猴?总不可能变成齐天大圣吧,瞧您,都给下掉色儿了。”

顾叔被说的老脸一红,硬撑场面的说:“两个黄口孺子,你们知道个卵,这大鹏开山猿乃是上古之物,鹰头猿身,喜食人,性情残暴,听觉和视觉都极为发达,而且恢复能力强的不可思议,可抽地气疗伤,遇土回魂,遇水得活。在旧时传说中,被称为以土为母,以水为父,有三万三升芝麻脑袋,砍一个生一个。”

猛子不甘示弱的说:“真有您说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我们自始至终就看见它一个,您可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找不到人吃就连自己同类都咪西了。”我也不太相信这开山猿有顾叔说得那么邪乎,要真的打不死杀不灭,那人类还玩个蛋,早就被它们当零嘴儿就着山泉水送下肚了。

顾叔一脸颓废的说:“就是还剩下这么一只我才觉得奇怪。”

我问:“按您这么说,它们应该一只不剩才正常?有些动物的适应能力很强,比如说蟑螂和水熊虫,开山猿能抗住自然淘汰不奇怪。”

顾叔摆摆手:“你说的这些几把玩意儿我不懂,有件事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们,你们经过的那座死山名叫阴帽山......”猛子拖着长音插嘴道:“嗷,原来那座山叫阴毛山啊,取这名儿的人真够有才的.....”我踹了他一脚让他别打岔。顾叔嘿嘿一笑说:“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然后和猛子对视一眼,一老一少就猥琐的傻笑起来,见我一脸黑线,顾叔才咳嗽两声继续讲述了起来。

故事发生在民国晚期,那时候别说我了,连顾叔都才米粒儿大,懂我的意思吧,我爷爷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在这里安家落户。

先来讲讲这阴帽山,阴帽山隔远了看活像古时候一种圆顶帽子,山上的各种陡峭怪异的大石就像点缀其上的花纹,到了时节漫山遍野开满野花五彩缤纷,好看极了,所以那时候这山还没有个阴字,名为花帽山。

这地方草肥水美,物种丰富,在那个吃饭要看天,吃肉要过年的年代,那确确实实是个好去处。别处逃荒的,要饭的,混不下去的陆陆续续的来到这里渐渐形成规模,这人有个特性,越懒得就越爱吃点好的,有那偷抢惯了的过了几天安心日子就坐不住了,天天过着没酒喝没肉吃的日子还不如找棵树吊死算了,得想个法子弄点钱过得逍遥一些才是。

靠山吃山,最早的山狼就这么诞生了,虽然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但不是这般恶人,如何能成为凶猛的山狼。正巧他们中间有不少会打猎的,先在附近的小山头练练手,有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把主意打在了花帽山。

满怀欣喜的人们哪里知道,做出这个决定,等于把脖子上那个玩意儿放上了断头台,一条腿挪进了鬼门关。古时喜欢用十人去九人亡来形容战争的残酷,可人家这不还回来一个嘛,而去花帽山荡山的山狼只能说十人去十人亡,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留下家里的妻儿老小呜呼哀哉,推举了一个领头的帮忙寻找,这个领头的是个乞丐,虽说是个乞丐,可人家走过南闯过北,北京城里哄过鬼,湄公河里喝过水,本事大了去了,还精通蛇术蛇语,厉害到什么程度呢,没饭吃的时候,嘴皮子嘟哝两句,小手那么一招,一条大蛇乖乖爬过来,任你吃任你宰,还能告诉你山里有什么猛兽,走那条路安全。

老乞丐也没持才自傲,来到花帽山脚,嘴里叽里咕噜一顿唠,唠完在脚下撒了一把药粉,妙就妙在这把药粉,嘴里的是胡说八道,你说王八羔子快过来效果一样的,主要是为了神秘感。撒完之后就是等,按照这药粉以前的尿性,不消一盏茶的时间,必有几条蠢蛇千辛万苦的爬到跟前,可这次足足等了有半个时辰愣是连条虫都没看见,众人也纳了闷儿,老乞丐的蛇术他们原来是见识过的,怎么这次不灵了,老乞丐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又撒了一大把药粉,存货都用完了还是没用,老乞丐像是明白了什么,走到林子里翻翻草,又抬头看看树,大惊失色,用猛子的话来说就是吓掉色儿了,连忙退了回来,还招呼众人赶紧往回撒丫子,那别人肯定是一头雾水啊,不过还是晃晃悠悠的摇了回来。

回来他们就要问老乞丐弄个明白,原来这乞丐的师傅教他蛇术的时候告诉过他,遇到唤不来蛇的山头,先要翻翻地看看有没有虫,在看看天有没有鸟,如果没有这两样,说明山上有入魔道成精的猛兽,身上的煞气把其它鸟兽吓跑了,他们称这种现象为鬼屠山,还有一首诗叫什么,山清水秀蠃羽尽,叫声客官莫上前,只知黄泉阎罗殿,可知人间鬼屠山。

把鬼屠山比作阎罗殿,这得有多可怕,老乞丐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破了胆,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劝大家离开此地,上山的人早就被当点心祭了妖怪的五脏庙,妖怪吃上了瘾怕是要下山了,众人可不听,失踪的不是你家人你当然不急,仅凭听都没听过的几句诗便断言他们没有活头,世上哪有这等事,要是他们只是在山里迷了路,我们又一走了之,岂不枉费了这许多性命,莫说山上没有什么成精猛兽,就是有也要扒它的皮,抽它的筋为众人报仇。

常言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老乞丐好话已尽,收拾细软自己去了,众人又各自凑了些钱,请了别村的老山狼,一五一十的把事儿一说,十几位好汉一听,顿时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好个妖怪,几十口子就这么没了,还留它做什么,湘鄂云贵川的人悍不畏死是出了名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民风彪悍,当即拢了人手,牵了猎犬,拿了火铳,磨了快刀,浩浩荡荡上百人进了山,刚到山脚就有不少猎犬瑟瑟发抖,夹着尾巴往回跑,可是百犬为雄,必有一王,犬王生的好不威风,狮脸虎背豹子腿,秤钩尾巴血鼻头,紫黑铁鬃,四蹄踏云,背生十九节钢骨,口生四对獠牙,一声厉吼如同黄河咆哮,老虎听了腿肚子都要转筋,何况是几只普通的狗,灰溜溜的狂奔了回来。

众人热火朝天的搜寻了一天,每片树叶至少翻了三遍,身上的皮晒脱了三层,狗鼻子都闻出血了连根毛没发现,天色渐晚,只好打道回府,明天再做打算。可众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这次不仅没少人,反而还多了几个,只不过多的不是人罢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