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0 15:45:08

上回咱说到黄泉的来历,敢情这位和关山道的师傅崔纣虽是同僚,可却有着血海深仇,黄泉虽狠,白莲教也不是啥好东西,在我看来黄泉和崔纣都是乱世中的可怜人,被猪油蒙了心无法明辨是非。

关山道呢听了黄泉这番怒火灼天的发泄,心里反而慢慢平静下来,他对黄泉说:“崔纣他老人家正是我的恩师,虽然他对你痛下杀手确是可恨,但你却是伤天害理罪有应得,还是束手就擒与我们下山,博个官府的宽大处理,也算了结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黄泉也平静下来,这种平静可不是关山道那种,这是恨到极致,恨到麻木的平静,他双眼空洞的望着关山道:“博个宽大处理?我怎么博,你们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既然是崔老贼的徒弟,你们肯定都是冲着本座的宝藏来的,我告诉你们,痴心妄想,宝藏是我的。”

关山道一看这位都快失心疯了,三思之后他说:“我师父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他在临终之前忏悔自己一生作恶多端,是遭了天谴而亡,你难道还不醒悟吗,害你的不是我师父,是世道。”

铁梨花看见黄泉胸前流出的鲜血已经由红转黑,估摸着刚才的几条红杀蝗已经吃进了黄泉的五脏六腑,这人啊算是回天乏术,离那大去之期不远了,她拉拉关山道的衣角,又对老乞丐使使眼色,给二人通了个气儿,提醒二人这时间可是不多了。

老乞丐这头呢,正寻找脱身的办法,从黄泉的话里听出来这人已经有些疯癫了,疯子心里想些什么谁也琢磨不透,也听不出来黄泉是想死想活,可是在过个一时半会儿,黄泉一命呜呼,这些开山猿必定会冲上来将三人撕个稀烂,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时候就听黄泉仰天大笑:“哈哈哈,想不到那崔老贼早已经下了阿鼻地狱了,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关山道一听心里一惊:“糟了,难道这人断了执念,没了活命的念头?”看这情况关山道也不敢确定,只是把铁梨花拉到自己背后,提防黄泉突然暴起。

黄泉哪里知道各人的心思,在他看来,崔纣死了就值得高兴,也不管是不是他杀的,笑够了黄泉接着说:“我说三位,我和崔纣之间的恩怨到这儿也算是有个了结了,屠杀山下百姓的也不是我,我与你们可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看你们干脆放了我,我分你们一些宝藏,也够你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一听这话铁梨花可急眼了:“无怨无仇?你说的倒是轻巧,你手下的开山猿活活把我爹爹撕成了碎片,连全尸都保不住,他跟谁有仇有怨?他是个郎中,是个老好人,一生救人无数,却连药钱都不敢多要,他没有享过一天福啊,这次逃难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糊口啊。”最后几个字铁梨花是拖着长音嚎啕着吼出来的,泪流满面那是梨花带雨,声音嘶哑那是声声泣血,在场之人听得是心疼不已,连黄泉脸上都露出一丝愧疚的神色。

黄泉害怕安抚不好铁梨花,自己交代在这里,他咬了咬牙一脸阴狠的说:“冤有头债有主,既然这些猴崽子犯了错,我除了它们给你报仇便是,只求三位放了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两无事。”

铁梨花没接话,只顾埋在关山道怀里哭,老乞丐看了看关山道,关山道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黄泉又说:“这些猴崽子一死,我就失去了所有的保障,万一你们到时翻脸,我黄泉是把你们撕不烂,扯不断,所以还望各位行个方便,朝着苍天赌咒发誓如何。”以前的人不比现在的人,发个誓就跟放屁似的,他们大半辈子跑江湖的人极重誓言,一旦起誓那是永不违背,否则睡觉都如同有厉鬼索命,寝食难安,黄泉是行里门清当然知道。

关山道他们知道黄泉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所以也没过多踌躇,老乞丐和关山道整理衣衫,双膝着地以示敬天,手持枯枝神色恭敬:“我关山道,马大乞,在此立誓,今日与白莲牌神黄泉恩怨就此了断,从此各为陌路,互不加害,如有违背苍天不佑,厚土不保,万箭穿心亦无怨言。”说着折断手中枯枝,磕了三个响头。

书中代言,马大乞并不是老乞丐的名字而是称呼,老乞丐混迹街头大半辈子,早已忘了自己的名字,而且绝大多数乞丐都没有名字,成年之后胡乱给自己起个名号了事,而老乞丐身为乞丐头子,手下帮众便称呼他为大乞儿,至于老乞丐是不是姓马,这个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赌完咒发完誓看向黄泉,黄泉低声问了句:“那桶里的不是啥好东西吧?”关山道说是,黄泉闻言也没犹豫,喊了几个音节,洞里的开山猿欢天喜地,争先恐后的去喝桶里的人血,黄泉转过头去不忍心看,这些开山猿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护了他几十年,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那是睁眼说瞎话。

确认所有的开山猿都喝了人血,洞里面谁也没开口说话,只剩下铁梨花轻轻的抽泣声和开山猿喝血的呼噜声,黄泉挣开老乞丐,坐在青石板上是双眼空洞,黯淡无神,谁又能想到这几十年来陪着他的竟是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恶邪兽呢?不一会儿,曼陀罗毒性大发,霎那间洞里那是一片哀嚎,与此同时,黄泉掩面,这位心狠手辣的主儿竟然流下两行青泪来。

开山猿腹中犹如钢刀乱戳,一股一股的黑血直从鸟嘴里往外喷,有一些挣扎着往外跑,估计是找水土去了,可是您想想,这曼陀罗是何等的剧毒啊,挨着就是死,碰着就是亡,跑出洞的几位,还在半道上呢,就轰隆一声摔倒在地,就此气绝身亡,洞里剩下的不多时也死了个一干二净了。

这时候地上的红头鸡陡然睁开了双眼,怨毒的盯着黄泉,这红头鸡呢颇通人性,对黄泉是忠心耿耿,它心里不解,它心里怨恨,它不知道为什么,黄泉跪在红头鸡旁边抱着它的脑袋,转过头眼巴巴的望着关山道三人说:“它活的年头不短,开了灵窍,平时做的恶也最少,放了它吧,它已经没了心肺,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关山道三人犹豫不决,开山猿有水土还魂之能,心肝没了可以再长,肠子断了还能再生,而且开山猿极为记仇,千里复仇不死不休,这要是放虎归山让红头鸡恢复了元气,以后指不定捅出什么篓子来,三人更是寝食难安,别想过安心日子。

黄泉可是白莲牌神,摸爬滚打几十年最是了解人心,如何看不出三人心中所忧,他露出一个比黄莲还苦的笑容:“没用的,它伤势太重了,坚持不到心肺重新长出来的。’

关山道看了看老乞丐又看了看铁梨花,两者都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这里面心最狠的就是关山道和黄泉,那两位其实都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乎关山道点了点头,黄泉如蒙大赦,低声对红头鸡说了几句话,谁也听不懂,红头鸡越听越激动,到最后一脚踹开黄泉,爬起来朝着洞外飞奔而去,众人也没管,为什么呢,因为红头鸡腹部血流如注,已经活不了了,黄泉说:“它永远也不会原谅我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关山道三人这么一心软,可就埋下祸根儿了,具体怎么回事儿呢,您慢慢儿往下看。

黄泉这边儿正在唏嘘呢,关山道脸色阴沉的说:“现在该你了,因你而死的人数以百计,你不死,天道难容啊。”

黄泉跛着腿后退一步,狞笑着说:“怎么着,爷们儿一口唾沫一个钉儿,想要反悔被天打雷劈不成?”

关山道自是不敢违背誓言,可是这红杀蝗可没发过誓赌过咒,待关山道说话之时,黄泉冷不丁的吐出一口黑血,这血里面儿还有一条红杀蝗游的正欢,黄泉这时候明白过味儿来了,关山道这时候损劲儿就上来了,火上浇油的说:“恶人自有天来收,举头苍天饶过谁。”

黄泉是胆都快气破了,大骂一句:“好贼子,拿命来。”起身朝着关山道就冲了过去,还未等关山道有动作,老乞丐从后面儿一家伙抓住黄泉,没想到黄泉是虚晃一招,目的就是身后的老乞丐,低头转身一气呵成,一掌拍在老乞丐的胸口,就听见这个老乞丐闷哼一声倒退三步。

关山道大步而上,他没有武器只能锁住黄泉的脖颈,一看老乞丐,这心里是凉了大半截,几根黑针赫然插在老乞丐的胸口,黄泉此时是嘴里鼻子黑血齐冒,他惨笑着说:“在我们没有来之前,这山就已经空了,鬼屠山的另有其物,没有这些猴子与之抗衡,你们早完了。”

闻言,关山道忙问他是什么意思,黄泉却已经疯癫,笑着大吼:“我要你们不得好死,哈哈,不得好死......”

大义灭亲

上回咱说到黄泉的来历,敢情这位和关山道的师傅崔纣虽是同僚,可却有着血海深仇,黄泉虽狠,白莲教也不是啥好东西,在我看来黄泉和崔纣都是乱世中的可怜人,被猪油蒙了心无法明辨是非。

关山道呢听了黄泉这番怒火灼天的发泄,心里反而慢慢平静下来,他对黄泉说:“崔纣他老人家正是我的恩师,虽然他对你痛下杀手确是可恨,但你却是伤天害理罪有应得,还是束手就擒与我们下山,博个官府的宽大处理,也算了结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黄泉也平静下来,这种平静可不是关山道那种,这是恨到极致,恨到麻木的平静,他双眼空洞的望着关山道:“博个宽大处理?我怎么博,你们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既然是崔老贼的徒弟,你们肯定都是冲着本座的宝藏来的,我告诉你们,痴心妄想,宝藏是我的。”

关山道一看这位都快失心疯了,三思之后他说:“我师父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他在临终之前忏悔自己一生作恶多端,是遭了天谴而亡,你难道还不醒悟吗,害你的不是我师父,是世道。”

铁梨花看见黄泉胸前流出的鲜血已经由红转黑,估摸着刚才的几条红杀蝗已经吃进了黄泉的五脏六腑,这人啊算是回天乏术,离那大去之期不远了,她拉拉关山道的衣角,又对老乞丐使使眼色,给二人通了个气儿,提醒二人这时间可是不多了。

老乞丐这头呢,正寻找脱身的办法,从黄泉的话里听出来这人已经有些疯癫了,疯子心里想些什么谁也琢磨不透,也听不出来黄泉是想死想活,可是在过个一时半会儿,黄泉一命呜呼,这些开山猿必定会冲上来将三人撕个稀烂,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时候就听黄泉仰天大笑:“哈哈哈,想不到那崔老贼早已经下了阿鼻地狱了,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关山道一听心里一惊:“糟了,难道这人断了执念,没了活命的念头?”看这情况关山道也不敢确定,只是把铁梨花拉到自己背后,提防黄泉突然暴起。

黄泉哪里知道各人的心思,在他看来,崔纣死了就值得高兴,也不管是不是他杀的,笑够了黄泉接着说:“我说三位,我和崔纣之间的恩怨到这儿也算是有个了结了,屠杀山下百姓的也不是我,我与你们可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看你们干脆放了我,我分你们一些宝藏,也够你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一听这话铁梨花可急眼了:“无怨无仇?你说的倒是轻巧,你手下的开山猿活活把我爹爹撕成了碎片,连全尸都保不住,他跟谁有仇有怨?他是个郎中,是个老好人,一生救人无数,却连药钱都不敢多要,他没有享过一天福啊,这次逃难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糊口啊。”最后几个字铁梨花是拖着长音嚎啕着吼出来的,泪流满面那是梨花带雨,声音嘶哑那是声声泣血,在场之人听得是心疼不已,连黄泉脸上都露出一丝愧疚的神色。

黄泉害怕安抚不好铁梨花,自己交代在这里,他咬了咬牙一脸阴狠的说:“冤有头债有主,既然这些猴崽子犯了错,我除了它们给你报仇便是,只求三位放了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两无事。”

铁梨花没接话,只顾埋在关山道怀里哭,老乞丐看了看关山道,关山道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黄泉又说:“这些猴崽子一死,我就失去了所有的保障,万一你们到时翻脸,我黄泉是把你们撕不烂,扯不断,所以还望各位行个方便,朝着苍天赌咒发誓如何。”以前的人不比现在的人,发个誓就跟放屁似的,他们大半辈子跑江湖的人极重誓言,一旦起誓那是永不违背,否则睡觉都如同有厉鬼索命,寝食难安,黄泉是行里门清当然知道。

关山道他们知道黄泉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所以也没过多踌躇,老乞丐和关山道整理衣衫,双膝着地以示敬天,手持枯枝神色恭敬:“我关山道,马大乞,在此立誓,今日与白莲牌神黄泉恩怨就此了断,从此各为陌路,互不加害,如有违背苍天不佑,厚土不保,万箭穿心亦无怨言。”说着折断手中枯枝,磕了三个响头。

书中代言,马大乞并不是老乞丐的名字而是称呼,老乞丐混迹街头大半辈子,早已忘了自己的名字,而且绝大多数乞丐都没有名字,成年之后胡乱给自己起个名号了事,而老乞丐身为乞丐头子,手下帮众便称呼他为大乞儿,至于老乞丐是不是姓马,这个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赌完咒发完誓看向黄泉,黄泉低声问了句:“那桶里的不是啥好东西吧?”关山道说是,黄泉闻言也没犹豫,喊了几个音节,洞里的开山猿欢天喜地,争先恐后的去喝桶里的人血,黄泉转过头去不忍心看,这些开山猿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护了他几十年,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那是睁眼说瞎话。

确认所有的开山猿都喝了人血,洞里面谁也没开口说话,只剩下铁梨花轻轻的抽泣声和开山猿喝血的呼噜声,黄泉挣开老乞丐,坐在青石板上是双眼空洞,黯淡无神,谁又能想到这几十年来陪着他的竟是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恶邪兽呢?不一会儿,曼陀罗毒性大发,霎那间洞里那是一片哀嚎,与此同时,黄泉掩面,这位心狠手辣的主儿竟然流下两行青泪来。

开山猿腹中犹如钢刀乱戳,一股一股的黑血直从鸟嘴里往外喷,有一些挣扎着往外跑,估计是找水土去了,可是您想想,这曼陀罗是何等的剧毒啊,挨着就是死,碰着就是亡,跑出洞的几位,还在半道上呢,就轰隆一声摔倒在地,就此气绝身亡,洞里剩下的不多时也死了个一干二净了。

这时候地上的红头鸡陡然睁开了双眼,怨毒的盯着黄泉,这红头鸡呢颇通人性,对黄泉是忠心耿耿,它心里不解,它心里怨恨,它不知道为什么,黄泉跪在红头鸡旁边抱着它的脑袋,转过头眼巴巴的望着关山道三人说:“它活的年头不短,开了灵窍,平时做的恶也最少,放了它吧,它已经没了心肺,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关山道三人犹豫不决,开山猿有水土还魂之能,心肝没了可以再长,肠子断了还能再生,而且开山猿极为记仇,千里复仇不死不休,这要是放虎归山让红头鸡恢复了元气,以后指不定捅出什么篓子来,三人更是寝食难安,别想过安心日子。

黄泉可是白莲牌神,摸爬滚打几十年最是了解人心,如何看不出三人心中所忧,他露出一个比黄莲还苦的笑容:“没用的,它伤势太重了,坚持不到心肺重新长出来的。’

关山道看了看老乞丐又看了看铁梨花,两者都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这里面心最狠的就是关山道和黄泉,那两位其实都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乎关山道点了点头,黄泉如蒙大赦,低声对红头鸡说了几句话,谁也听不懂,红头鸡越听越激动,到最后一脚踹开黄泉,爬起来朝着洞外飞奔而去,众人也没管,为什么呢,因为红头鸡腹部血流如注,已经活不了了,黄泉说:“它永远也不会原谅我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关山道三人这么一心软,可就埋下祸根儿了,具体怎么回事儿呢,您慢慢儿往下看。

黄泉这边儿正在唏嘘呢,关山道脸色阴沉的说:“现在该你了,因你而死的人数以百计,你不死,天道难容啊。”

黄泉跛着腿后退一步,狞笑着说:“怎么着,爷们儿一口唾沫一个钉儿,想要反悔被天打雷劈不成?”

关山道自是不敢违背誓言,可是这红杀蝗可没发过誓赌过咒,待关山道说话之时,黄泉冷不丁的吐出一口黑血,这血里面儿还有一条红杀蝗游的正欢,黄泉这时候明白过味儿来了,关山道这时候损劲儿就上来了,火上浇油的说:“恶人自有天来收,举头苍天饶过谁。”

黄泉是胆都快气破了,大骂一句:“好贼子,拿命来。”起身朝着关山道就冲了过去,还未等关山道有动作,老乞丐从后面儿一家伙抓住黄泉,没想到黄泉是虚晃一招,目的就是身后的老乞丐,低头转身一气呵成,一掌拍在老乞丐的胸口,就听见这个老乞丐闷哼一声倒退三步。

关山道大步而上,他没有武器只能锁住黄泉的脖颈,一看老乞丐,这心里是凉了大半截,几根黑针赫然插在老乞丐的胸口,黄泉此时是嘴里鼻子黑血齐冒,他惨笑着说:“在我们没有来之前,这山就已经空了,鬼屠山的另有其物,没有这些猴子与之抗衡,你们早完了。”

闻言,关山道忙问他是什么意思,黄泉却已经疯癫,笑着大吼:“我要你们不得好死,哈哈,不得好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