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13:03:49

转头往树林子里面一看,一张油腻的大肥脸赫然出现在眼前,我几乎要热泪盈眶,这人不是猛子又是谁,猛子提着剩下的猎刀走到我跟前儿,警惕的看着小家伙儿,吓得小家伙儿直往我后面躲,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他安心,说:“同志,组织上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们三天三夜了,见到你们组织上就放心了,”我指了指身后的小家伙:“这位是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自己人,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猛子先是拍了我两下背然后破口大骂:“找到你个屁,我们一觉醒来发现你没在洞里,给我跟顾叔吓得差点儿在洞里掐一架,然后我俩看见你留在洞里的午餐肉,估计你是去找水了,于是我们俩出来,看见你留下的记号,跟着一直走一直走,没成想到半路断了。

顾叔气的是在原地嗷嗷直蹦,没办法了留在原地生了一堆火,你看,我寻思着站的高看得远,才跑到这儿来,没想你也在这儿,你这是干嘛呢,赶紧跟我回去,你说你一个重伤员瞎跑什么呢,成心让我们担心是不是。”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远处的天空还真飘着一抹青烟,我对他说,不是我要瞎鸡巴跑,而是半路遇到这小东西了,说着我把藏在我身后的小家伙儿拎出来,它领着我去救一只老狐狸,就是咱俩碰见的赤背狐,我一看伤的挺重的,寻思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呗,可是现在咱们缺医少药的,那老狐狸可真是鬼灵精怪的,看我是真心救它才让这小家伙儿带我来找这灵药。

说着我往下一指,猛子凑上来看了看说:“我勒个乖乖,这玩意儿怎么看着跟小说里的仙种似的,肯定值不少钱,咱们还救它个屁,那老狐狸蛋子差点把咱俩诓死,这个就当是咱们收的赔偿金了。”

我犹豫了一下,猛子说的也有道理,咱哥俩儿的初心不就是为了钱吗?要是取了这丹参不说别的,本儿肯定回了,可是,我看了小家伙儿那焦急的眼神儿,心说人家这么信任我,要是把老狐狸的救命稻草拿走了,那我以后就不用再提良心这二字了。

心里琢磨了一番,最终还是道德占了上风,我苦笑着对猛子说:“不是哥们儿不想,是我实在是下不了手,这要救得是个人我肯定就干了,可是动物又没有人那么复杂,一旦信任了我,那就是纯粹的,毫无保留的信任,你看这?”

猛子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你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心太软,你可要想清楚,咱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是为了什么,为了搞钱,可现在搞钱也成了泡影,现在是为了找到那劳什子黄金长虫给顾叔他儿治病才是头等大事,你现在跑去救一只狐狸,你让顾叔心理怎么想。”

这时候小家伙儿又拉拉我的衣角,我知道它心里快要急炸了,于是我对猛子说:“干脆这样儿,你帮我把丹参摘上来,然后去找顾叔,我给老狐狸上好药然后去找你们去。”

猛子锤了我一下说:“可能吗?我像是丢下兄弟的那种人儿吗?啥也不说了咱们抓紧时间。”

说完猛子慢悠悠的爬下山崖,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丹参旁边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猛子并没有立即采摘,而是愣在了哪里,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猛子不会遇见护宝的物件儿了吧。

小时候我就听我爷爷讲过灵兽护宝,就说这个动物不比人有什么专门找宝贝的秘诀,它们靠的是运气,有的一生也不见得碰得着什么奇珍异宝,有的三下两转悠就碰见了不得了的物件儿,当然了肯定是前者居多。

野兽护宝不仅仅是这宝贝对他们自身来说有什么特殊的作用,比如延年益寿啊,衍生灵志什么的,而且护宝还是他们的天性使然,就像咱前面儿说的那吞舟之鱼逐月奔走,那就是护宝的表现,这种天性对它们其实不会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害了它们,就说这吞舟之鱼吧,就是因为这种天性而惨死在掺了石灰的宝珠之下,其它的动物也是一样儿的,它没有绝对的实力,只会被别的野兽干掉然后取而代之。

但是,稍微聪明儿但又实力不足的野兽它就会吃掉宝物,吃不完或者吃不下的这败家玩意儿还会直接毁了,哎,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你看都别想看到,不光人里面儿有这种心思,动物里面儿也有。

所以能留下来护宝的,要么就是傻大憨粗,没什么智商却还想着放长线钓大鱼,养肥了宝物再吃,要么就是有护宝的实力,敢抢我的就得先弄死我,要不我就弄死你,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您别听我说的玄乎,这种事儿相对来说还真不少,因为有了护宝能力的野兽八成就是成了精怪有了道行的,这一类不仅能力远超其它动物,而且对天地灵物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更容易发现并且找到宝贝。

猛子这么一下去,我本以为很快就能完事儿,但是没想到这小子直接就愣在了原地,我在上面儿是担惊受怕,心说真是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刚才他和顾叔提心吊胆的满世界找我,现在我就得上蹿下跳的担心他了,可是我双手半残,下去估计半道儿就得掉下去摔稀碎,这种只能干瞪眼儿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我本想问一声儿到底怎么回事儿,可我又怕猛子在底下正和对手对峙,这个时候要是惊动了猛子,眼神儿稍一恍惚,他就得下去见马克思他老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猛子浑身震了一下,好像打了个尿颤,犹犹豫豫的弯下腰摘下那枝丹参,抬头看见我担忧的眼神儿,又嘻嘻着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我心里大骂这龟孙子报仇不分时候,老狐狸和顾叔都等着呢,他还这么玩儿,太不懂事儿了,等他上来得好好教育教育他。

接下来倒是一帆风顺,猛子把丹参咬在嘴里,四脚并用的爬了上来,我上去就是当胸一拳,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一下,也足以表达我对他工作态度的不满。

猛子把丹参递给我说:“老子先是舍了财帮你护了良心,又是舍了命帮你救老狐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不给捶背揉肩按摩按摩也就算了,还给老子来一小拳,我这老好人当的,可太不容易了。”

我一摆手:“说什么呢,少给老子避重就轻,刚才在下面儿干啥呢,做春梦呢?赶紧给老子老实交代,否则组织上就要怀疑你对党的忠诚度了。”

我本以为猛子会嬉皮笑脸的说没啥,饼干吃多了消化不良,站在原地缓缓,组织上通情达理,这点儿小事儿是不会计较的,没想到猛子顿时黑下脸来,其实也不算黑下脸,就是吊儿郎当的态度没有了,瞬间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

只听他带着惊恐的口气说:“这事儿,说出来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说:“开山猿回魂,小家伙儿求救,老狐狸指路,随便一样儿搬出去也没人信,可是他娘的还偏偏是真的,你赶紧说,我要是不信我就从这儿蹦下去。”

猛子叹了口气儿说:“唉,怎么说呢,我刚才正准备摘这丹参的时候,突然听见它在哭。”

“谁?”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它。”猛子指了指我怀里的丹参:“哭的老惨了,我听的心都要碎了,就像我初恋离不开我的时候哭的那样儿,但是仔细一听,又像咱们村儿那块儿死人了别人嚎嗓一样儿,我这,唉,差点儿没忍心动手。”

听猛子讲的感动,我却是汗毛倒竖,也顾不得寻思他什么时候有的初恋,只觉得手上这丹参是邪门儿无比,好像下一秒就要在我耳朵边儿上哭丧一样,左看右看,急忙把它塞到了小家伙儿怀里。

小家伙儿疑惑的看着我,我勉强对着它挤出一副儿比苦瓜还苦的笑脸,指了指老狐狸所在的方向,小家伙儿瞬间会意,抱着丹参蹦蹦跳跳的就往回跑。

我拉着猛子问:“你确定是它哭的吗?动摇革命同志的信仰是要拉出去批斗的。”

猛子压低声音说:“我感觉就是它哭的,声音尖细刺耳,却又有说不出来的伤心,你说这要是别的东西哭的那不更吓人吗?”

我推着猛子说赶紧走赶紧走,在这老坑沟里他就算说猴子在跳大神儿我也信。

猛子也被我吓着了,拔了插在地上的弩箭就和我往回开拔,我和猛子两人其实也不是很恐惧,就是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在这一两天内塌了一遍又一遍,现在还来了个余震,内心的冲击好比核子大爆炸,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习惯了就好了。

带着猛子来到了老狐狸身边,小家伙儿正搁老狐狸边上不知所措,急的它是上蹿下跳,抓耳挠腮,我一看发现老狐狸嘴里鲜血长流,胸口也不再浮动了,我心里一惊,难道老狐狸这就归西了?几百年道行也太没用了,难怪现在成精的动物这么少,原来是投资和收入不成正比,风险还伴其左右,这搁谁也不想干啊。

猛子倒是没我那么谨慎,大大咧咧的探了探老狐狸的脉搏,先是说了一句没救了,然后突然疑惑的“嗯”了一声儿,我忙问什么情况。

猛子猛地缩回手一脸不敢相信的说:“这狗日的,有两颗心脏,我摸到了两种脉搏。”

仙种灵参

转头往树林子里面一看,一张油腻的大肥脸赫然出现在眼前,我几乎要热泪盈眶,这人不是猛子又是谁,猛子提着剩下的猎刀走到我跟前儿,警惕的看着小家伙儿,吓得小家伙儿直往我后面躲,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他安心,说:“同志,组织上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们三天三夜了,见到你们组织上就放心了,”我指了指身后的小家伙:“这位是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自己人,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猛子先是拍了我两下背然后破口大骂:“找到你个屁,我们一觉醒来发现你没在洞里,给我跟顾叔吓得差点儿在洞里掐一架,然后我俩看见你留在洞里的午餐肉,估计你是去找水了,于是我们俩出来,看见你留下的记号,跟着一直走一直走,没成想到半路断了。

顾叔气的是在原地嗷嗷直蹦,没办法了留在原地生了一堆火,你看,我寻思着站的高看得远,才跑到这儿来,没想你也在这儿,你这是干嘛呢,赶紧跟我回去,你说你一个重伤员瞎跑什么呢,成心让我们担心是不是。”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远处的天空还真飘着一抹青烟,我对他说,不是我要瞎鸡巴跑,而是半路遇到这小东西了,说着我把藏在我身后的小家伙儿拎出来,它领着我去救一只老狐狸,就是咱俩碰见的赤背狐,我一看伤的挺重的,寻思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呗,可是现在咱们缺医少药的,那老狐狸可真是鬼灵精怪的,看我是真心救它才让这小家伙儿带我来找这灵药。

说着我往下一指,猛子凑上来看了看说:“我勒个乖乖,这玩意儿怎么看着跟小说里的仙种似的,肯定值不少钱,咱们还救它个屁,那老狐狸蛋子差点把咱俩诓死,这个就当是咱们收的赔偿金了。”

我犹豫了一下,猛子说的也有道理,咱哥俩儿的初心不就是为了钱吗?要是取了这丹参不说别的,本儿肯定回了,可是,我看了小家伙儿那焦急的眼神儿,心说人家这么信任我,要是把老狐狸的救命稻草拿走了,那我以后就不用再提良心这二字了。

心里琢磨了一番,最终还是道德占了上风,我苦笑着对猛子说:“不是哥们儿不想,是我实在是下不了手,这要救得是个人我肯定就干了,可是动物又没有人那么复杂,一旦信任了我,那就是纯粹的,毫无保留的信任,你看这?”

猛子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你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心太软,你可要想清楚,咱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是为了什么,为了搞钱,可现在搞钱也成了泡影,现在是为了找到那劳什子黄金长虫给顾叔他儿治病才是头等大事,你现在跑去救一只狐狸,你让顾叔心理怎么想。”

这时候小家伙儿又拉拉我的衣角,我知道它心里快要急炸了,于是我对猛子说:“干脆这样儿,你帮我把丹参摘上来,然后去找顾叔,我给老狐狸上好药然后去找你们去。”

猛子锤了我一下说:“可能吗?我像是丢下兄弟的那种人儿吗?啥也不说了咱们抓紧时间。”

说完猛子慢悠悠的爬下山崖,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丹参旁边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猛子并没有立即采摘,而是愣在了哪里,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猛子不会遇见护宝的物件儿了吧。

小时候我就听我爷爷讲过灵兽护宝,就说这个动物不比人有什么专门找宝贝的秘诀,它们靠的是运气,有的一生也不见得碰得着什么奇珍异宝,有的三下两转悠就碰见了不得了的物件儿,当然了肯定是前者居多。

野兽护宝不仅仅是这宝贝对他们自身来说有什么特殊的作用,比如延年益寿啊,衍生灵志什么的,而且护宝还是他们的天性使然,就像咱前面儿说的那吞舟之鱼逐月奔走,那就是护宝的表现,这种天性对它们其实不会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害了它们,就说这吞舟之鱼吧,就是因为这种天性而惨死在掺了石灰的宝珠之下,其它的动物也是一样儿的,它没有绝对的实力,只会被别的野兽干掉然后取而代之。

但是,稍微聪明儿但又实力不足的野兽它就会吃掉宝物,吃不完或者吃不下的这败家玩意儿还会直接毁了,哎,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你看都别想看到,不光人里面儿有这种心思,动物里面儿也有。

所以能留下来护宝的,要么就是傻大憨粗,没什么智商却还想着放长线钓大鱼,养肥了宝物再吃,要么就是有护宝的实力,敢抢我的就得先弄死我,要不我就弄死你,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您别听我说的玄乎,这种事儿相对来说还真不少,因为有了护宝能力的野兽八成就是成了精怪有了道行的,这一类不仅能力远超其它动物,而且对天地灵物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更容易发现并且找到宝贝。

猛子这么一下去,我本以为很快就能完事儿,但是没想到这小子直接就愣在了原地,我在上面儿是担惊受怕,心说真是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刚才他和顾叔提心吊胆的满世界找我,现在我就得上蹿下跳的担心他了,可是我双手半残,下去估计半道儿就得掉下去摔稀碎,这种只能干瞪眼儿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我本想问一声儿到底怎么回事儿,可我又怕猛子在底下正和对手对峙,这个时候要是惊动了猛子,眼神儿稍一恍惚,他就得下去见马克思他老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猛子浑身震了一下,好像打了个尿颤,犹犹豫豫的弯下腰摘下那枝丹参,抬头看见我担忧的眼神儿,又嘻嘻着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我心里大骂这龟孙子报仇不分时候,老狐狸和顾叔都等着呢,他还这么玩儿,太不懂事儿了,等他上来得好好教育教育他。

接下来倒是一帆风顺,猛子把丹参咬在嘴里,四脚并用的爬了上来,我上去就是当胸一拳,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一下,也足以表达我对他工作态度的不满。

猛子把丹参递给我说:“老子先是舍了财帮你护了良心,又是舍了命帮你救老狐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不给捶背揉肩按摩按摩也就算了,还给老子来一小拳,我这老好人当的,可太不容易了。”

我一摆手:“说什么呢,少给老子避重就轻,刚才在下面儿干啥呢,做春梦呢?赶紧给老子老实交代,否则组织上就要怀疑你对党的忠诚度了。”

我本以为猛子会嬉皮笑脸的说没啥,饼干吃多了消化不良,站在原地缓缓,组织上通情达理,这点儿小事儿是不会计较的,没想到猛子顿时黑下脸来,其实也不算黑下脸,就是吊儿郎当的态度没有了,瞬间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

只听他带着惊恐的口气说:“这事儿,说出来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我说:“开山猿回魂,小家伙儿求救,老狐狸指路,随便一样儿搬出去也没人信,可是他娘的还偏偏是真的,你赶紧说,我要是不信我就从这儿蹦下去。”

猛子叹了口气儿说:“唉,怎么说呢,我刚才正准备摘这丹参的时候,突然听见它在哭。”

“谁?”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它。”猛子指了指我怀里的丹参:“哭的老惨了,我听的心都要碎了,就像我初恋离不开我的时候哭的那样儿,但是仔细一听,又像咱们村儿那块儿死人了别人嚎嗓一样儿,我这,唉,差点儿没忍心动手。”

听猛子讲的感动,我却是汗毛倒竖,也顾不得寻思他什么时候有的初恋,只觉得手上这丹参是邪门儿无比,好像下一秒就要在我耳朵边儿上哭丧一样,左看右看,急忙把它塞到了小家伙儿怀里。

小家伙儿疑惑的看着我,我勉强对着它挤出一副儿比苦瓜还苦的笑脸,指了指老狐狸所在的方向,小家伙儿瞬间会意,抱着丹参蹦蹦跳跳的就往回跑。

我拉着猛子问:“你确定是它哭的吗?动摇革命同志的信仰是要拉出去批斗的。”

猛子压低声音说:“我感觉就是它哭的,声音尖细刺耳,却又有说不出来的伤心,你说这要是别的东西哭的那不更吓人吗?”

我推着猛子说赶紧走赶紧走,在这老坑沟里他就算说猴子在跳大神儿我也信。

猛子也被我吓着了,拔了插在地上的弩箭就和我往回开拔,我和猛子两人其实也不是很恐惧,就是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在这一两天内塌了一遍又一遍,现在还来了个余震,内心的冲击好比核子大爆炸,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习惯了就好了。

带着猛子来到了老狐狸身边,小家伙儿正搁老狐狸边上不知所措,急的它是上蹿下跳,抓耳挠腮,我一看发现老狐狸嘴里鲜血长流,胸口也不再浮动了,我心里一惊,难道老狐狸这就归西了?几百年道行也太没用了,难怪现在成精的动物这么少,原来是投资和收入不成正比,风险还伴其左右,这搁谁也不想干啊。

猛子倒是没我那么谨慎,大大咧咧的探了探老狐狸的脉搏,先是说了一句没救了,然后突然疑惑的“嗯”了一声儿,我忙问什么情况。

猛子猛地缩回手一脸不敢相信的说:“这狗日的,有两颗心脏,我摸到了两种脉搏。”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