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3 21:56:27

蝼蚁,丁俊伸出手摸着粘人地蛛丝,蛛丝逐渐的被冻结住了,咔的一声断掉了。

那只蜘蛛见蛛丝居然断了有些惊讶,剧烈的一条八条腿挥舞着朝着丁俊砍了过去。

这个时候丁俊才发现,这只蜘蛛居然有人的脸,这是什么恶心的东西,衣服已经全部破掉了,锋利的脂节砍在了丁俊的身上,就像是砍在了坚硬的钢铁身上一样。

去死吧,咔的一刀怪物的头颅高高飞起来了,溅出来的血液居然是绿色的。

任务结束,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们,已经出现在了一栋空旷的地方。

最中间有一个人是李凯,哦,不错嘛,居然还有怎多人活着回来了,算了接下来开始评估吧。

像是投影仪一样,面前出现了很多的名次,现场静的落针可闻。

我看了看发现我排在了第一,奖励寿命十五天,寿命点,我很想去问问李凯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又不敢。

你们都看到了吧,叮咚,怎么回事明明手机已经没电了,而此时电量已经满格了,隔,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李凯手里还有一杯酒,打了一个隔之后,李凯就消失不见了。

丁俊大着胆子向前走去,前面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本册子,刚才一数了数人数一模一样一个没多一个没少。

一款新的手机,打开了之后一阵刺眼的光芒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

我睁开了眼发现我躺在宿舍里,看来刚才只是一个梦,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好像不是我的,我的是一款廉价的杂牌子手机,可是里面的东西却和我的手机里丝毫不差。

器物处,哎?我好像没有下过这个软件吧,叮铃铃,一阵急促的响声,把我吓了一跳,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我的死党徐武的。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给我打哪门子电话啊,我没好气的说道,沈雪死了!。

我沉默了许久,想起来了刚刚做的梦,问道,她是怎么死的,死于刀伤,就在宿舍里喉咙都被砍开了,同宿舍的三个女生都成了嫌疑人,喂,喂,你还在听吗?,我挂掉了电话。

企鹅的标志闪烁着,收到了一条私聊信息,是班长王琳发来的,她邀请我们去一个地方聚一聚。

推开了门一件包房内人坐的很齐,除了李凯还有死去的沈雪,看到我来了之后。

各位同学,相信昨晚沈雪的死亡大家已经知道了,更可怕的是沈雪这个时候班长打开了手机,大家都凑过去看,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我凑过去惊奇的发现在沈雪的身旁有一个标志就是倒数的时间。

这些不算什么,关键是警察没有看到这些字现在我确定了除了我们这些同学们没有人看得到。

恐慌的情绪在蔓延,偶尔还听得到女同学的抽泣声,咳,这个时候一名男同学站了起来说道,大家放心,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道士,真的吗?尹红,那快叫他来啊,放心我已经叫他来了。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一个穿着长袍留着长长的胡子男人走了进来,算天大师您来了,尹红极其恭敬的说道。

放心诸位施主,贫道此次前来就是来抓住这个孽障的,你们把我外面的家伙拿进来。

一阵法事做完之后,大师很装逼的说了一句,各位施主,贫道已经将此鬼收拾掉了请各位放心吧。

刚刚说完大实话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脸色也开始慢慢扭曲,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张老鼠的脸,转过了头来,一张令人恶心的脸庞,既然各位都这么期待,那么游戏就提前开始吧。

请各位同学前往槐树村集合吧。说完大师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大家跑上前去看,这里只是二楼,只要不大头朝下就应该死不了才对,正好插在了铁栏杆的尖头之上,被扎了一个对穿。

大家都散了,我也起身要走出去,忽然我感觉一道目光,回过头一看,是李楚。

我没有搭理她径直的从她身边走过,作为班长的王琳坐在了椅子上,长发遮住他秀丽的脸庞,一行清泪从她的眼眶里流落,我从她身边走过,停了一会之后,我掏出了一包纸递了过去,说道,擦擦吧。

我坐在出租车上向着学校的方向开去,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困。

醒醒到地方了,多少钱,我打着哈欠问道,不要了,只要你们当警察的尽快把那个变态抓到就好了。

看着面前的来来去去的警察,喂,快上车,一个中年警察拍了一下我肩膀催促道。

我们来到一个医院里,今天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九日,第二个死者出现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中年警官叫李健光是刑警队的队长,接着医院的一间办公室给我们开了一个小会。

天空有些灰暗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了,我撑着伞走到了案发现场,因为这件事的恶劣,这里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所有的医院职工都被命令暂时去找别的住处。

屋内的空气有些低受害者被切割成了几千块细小的肉片,每一块都是从骨头上精心剃下来的。

警方此刻怀疑凶手是一名屠夫或者医生,死者是一名刚毕业没几年的医生,房间里摆满了照片,有自拍照还有旅行的照片。

社会关系简单,经过了解死者胆小,睡觉时候也会锁上门,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入房门的,死者没有夜晚外出的习惯,门窗也没有翘过的痕迹,说明凶手是和平进入室内的。

搜寻了一番并没有什么收获我准备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在血腥味还没有散去是案发现场,着实吓了我一跳,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一个柜子上。

我愤怒的向门口走去,原来是我没有关紧门,被一只猫给打开了,柜子下面居然有夹层。

五月一号,晴天,今天我走在大街上有种被跟踪的感觉,我加快步伐不敢回头看。

五月二号,小雨,今天在菜市场买菜,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人少地方不敢回头,人多地方一回头全是人。

五月三号,天气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在医院里都有这种感觉了。

五月四号,天气中雨,天气十分的炎热,睡在床上的时候忽然被惊醒了,有一只猫在看着我,原来大风将窗户吹开了。

五月七号,暴雨,自从前天发现了有人跟踪我之后,我请了假待在了家里,虽然报警了但是似乎没有用处。

五月八号,阴,我已经两天没睡觉了,因为我有一种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刚想把本子装起来带走的时候仔细一看似乎下一页有被撕过的痕迹,好像被撕的多了,拓印也看不清了。

是谁撕了的,是死者吗?不太可能,藏在这里明显是为了不让人发现的,凶手,这也不太可能居然已经发现死者有写日记的习惯为什么不干脆全撕了那。

警察先生请你们一定要抓住这个变态,面前的女生看上去有些憔悴,她叫小红是发现者,也是死者为数不多的朋友,是医院的护士,很显然当时那一幕给她留下来了很深的刺激。

请你阐述一下小晴这两天都情况,这两天小晴似乎很惊慌对了,她还到我的宿舍里住了一个晚上,就在当天晚上睡的好好的她忽然站了起来,盯着窗外说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只鸟,我安慰了她几句就回去睡觉了,听了她的话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她也算是一个嫌疑人。

第四章 回到案发时

蝼蚁,丁俊伸出手摸着粘人地蛛丝,蛛丝逐渐的被冻结住了,咔的一声断掉了。

那只蜘蛛见蛛丝居然断了有些惊讶,剧烈的一条八条腿挥舞着朝着丁俊砍了过去。

这个时候丁俊才发现,这只蜘蛛居然有人的脸,这是什么恶心的东西,衣服已经全部破掉了,锋利的脂节砍在了丁俊的身上,就像是砍在了坚硬的钢铁身上一样。

去死吧,咔的一刀怪物的头颅高高飞起来了,溅出来的血液居然是绿色的。

任务结束,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们,已经出现在了一栋空旷的地方。

最中间有一个人是李凯,哦,不错嘛,居然还有怎多人活着回来了,算了接下来开始评估吧。

像是投影仪一样,面前出现了很多的名次,现场静的落针可闻。

我看了看发现我排在了第一,奖励寿命十五天,寿命点,我很想去问问李凯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又不敢。

你们都看到了吧,叮咚,怎么回事明明手机已经没电了,而此时电量已经满格了,隔,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李凯手里还有一杯酒,打了一个隔之后,李凯就消失不见了。

丁俊大着胆子向前走去,前面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本册子,刚才一数了数人数一模一样一个没多一个没少。

一款新的手机,打开了之后一阵刺眼的光芒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

我睁开了眼发现我躺在宿舍里,看来刚才只是一个梦,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好像不是我的,我的是一款廉价的杂牌子手机,可是里面的东西却和我的手机里丝毫不差。

器物处,哎?我好像没有下过这个软件吧,叮铃铃,一阵急促的响声,把我吓了一跳,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我的死党徐武的。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给我打哪门子电话啊,我没好气的说道,沈雪死了!。

我沉默了许久,想起来了刚刚做的梦,问道,她是怎么死的,死于刀伤,就在宿舍里喉咙都被砍开了,同宿舍的三个女生都成了嫌疑人,喂,喂,你还在听吗?,我挂掉了电话。

企鹅的标志闪烁着,收到了一条私聊信息,是班长王琳发来的,她邀请我们去一个地方聚一聚。

推开了门一件包房内人坐的很齐,除了李凯还有死去的沈雪,看到我来了之后。

各位同学,相信昨晚沈雪的死亡大家已经知道了,更可怕的是沈雪这个时候班长打开了手机,大家都凑过去看,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我凑过去惊奇的发现在沈雪的身旁有一个标志就是倒数的时间。

这些不算什么,关键是警察没有看到这些字现在我确定了除了我们这些同学们没有人看得到。

恐慌的情绪在蔓延,偶尔还听得到女同学的抽泣声,咳,这个时候一名男同学站了起来说道,大家放心,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道士,真的吗?尹红,那快叫他来啊,放心我已经叫他来了。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一个穿着长袍留着长长的胡子男人走了进来,算天大师您来了,尹红极其恭敬的说道。

放心诸位施主,贫道此次前来就是来抓住这个孽障的,你们把我外面的家伙拿进来。

一阵法事做完之后,大师很装逼的说了一句,各位施主,贫道已经将此鬼收拾掉了请各位放心吧。

刚刚说完大实话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脸色也开始慢慢扭曲,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张老鼠的脸,转过了头来,一张令人恶心的脸庞,既然各位都这么期待,那么游戏就提前开始吧。

请各位同学前往槐树村集合吧。说完大师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大家跑上前去看,这里只是二楼,只要不大头朝下就应该死不了才对,正好插在了铁栏杆的尖头之上,被扎了一个对穿。

大家都散了,我也起身要走出去,忽然我感觉一道目光,回过头一看,是李楚。

我没有搭理她径直的从她身边走过,作为班长的王琳坐在了椅子上,长发遮住他秀丽的脸庞,一行清泪从她的眼眶里流落,我从她身边走过,停了一会之后,我掏出了一包纸递了过去,说道,擦擦吧。

我坐在出租车上向着学校的方向开去,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困。

醒醒到地方了,多少钱,我打着哈欠问道,不要了,只要你们当警察的尽快把那个变态抓到就好了。

看着面前的来来去去的警察,喂,快上车,一个中年警察拍了一下我肩膀催促道。

我们来到一个医院里,今天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九日,第二个死者出现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中年警官叫李健光是刑警队的队长,接着医院的一间办公室给我们开了一个小会。

天空有些灰暗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了,我撑着伞走到了案发现场,因为这件事的恶劣,这里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所有的医院职工都被命令暂时去找别的住处。

屋内的空气有些低受害者被切割成了几千块细小的肉片,每一块都是从骨头上精心剃下来的。

警方此刻怀疑凶手是一名屠夫或者医生,死者是一名刚毕业没几年的医生,房间里摆满了照片,有自拍照还有旅行的照片。

社会关系简单,经过了解死者胆小,睡觉时候也会锁上门,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入房门的,死者没有夜晚外出的习惯,门窗也没有翘过的痕迹,说明凶手是和平进入室内的。

搜寻了一番并没有什么收获我准备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在血腥味还没有散去是案发现场,着实吓了我一跳,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一个柜子上。

我愤怒的向门口走去,原来是我没有关紧门,被一只猫给打开了,柜子下面居然有夹层。

五月一号,晴天,今天我走在大街上有种被跟踪的感觉,我加快步伐不敢回头看。

五月二号,小雨,今天在菜市场买菜,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人少地方不敢回头,人多地方一回头全是人。

五月三号,天气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在医院里都有这种感觉了。

五月四号,天气中雨,天气十分的炎热,睡在床上的时候忽然被惊醒了,有一只猫在看着我,原来大风将窗户吹开了。

五月七号,暴雨,自从前天发现了有人跟踪我之后,我请了假待在了家里,虽然报警了但是似乎没有用处。

五月八号,阴,我已经两天没睡觉了,因为我有一种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刚想把本子装起来带走的时候仔细一看似乎下一页有被撕过的痕迹,好像被撕的多了,拓印也看不清了。

是谁撕了的,是死者吗?不太可能,藏在这里明显是为了不让人发现的,凶手,这也不太可能居然已经发现死者有写日记的习惯为什么不干脆全撕了那。

警察先生请你们一定要抓住这个变态,面前的女生看上去有些憔悴,她叫小红是发现者,也是死者为数不多的朋友,是医院的护士,很显然当时那一幕给她留下来了很深的刺激。

请你阐述一下小晴这两天都情况,这两天小晴似乎很惊慌对了,她还到我的宿舍里住了一个晚上,就在当天晚上睡的好好的她忽然站了起来,盯着窗外说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只鸟,我安慰了她几句就回去睡觉了,听了她的话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她也算是一个嫌疑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