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18:44:35

洁白的云团下。

一座黄红相间的建筑物矗立着,众多女神雕像环绕屋顶,透着别致与古雅,无声而立却又仿佛自成曲韵,像某种音符密码,等待乐者的解析。

不远处,咖啡馆外的露天伞篷下坐着两个男子,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是一片小小的广场,几个穿着东方特有风韵服饰的女子正围绕着三个小孩儿在拍照,嬉闹闲谈……

“哈哈……你家的那位一点儿都没有为人母的气质呀,我倒觉得林晚更像那两个孩子的妈妈!”杨砚哈哈一笑,目光却望向了举着单反的允丽那边,还有她镜头中的‘小不点’。

我无奈一笑:“是啊,说起她来,我也是头疼,总说自己以前把时间都放在了读书和生意上,属于少女的时间太少,去年生下孩子后,愣是说自己的任务完成,把孩子扔给林晚带,到处的瞎疯…………比不得你家允丽,到哪哪儿都显得那么温顺乖巧!”

“被你这么一说,我家允丽倒像是丫鬟气质了,哈哈哈……”杨砚大笑道,“说起来我们也快两年没见了吧?你不是一直不喜欢青秧抛头露面的吗?为什么这次却又受邀来这里表演?如果不是莫槿是文艺爱好者,我都不知道这次能在维也纳见到你们!”

“这说来就话长了……”我皱眉淡笑道,“青秧是前年开嗓的,大概一年半以前,因为柠檬APP的一次公益活动,她不是帮了一个自闭的孩童么?恰好有个公益活动的志愿者是音协的人,无意间听到她唱歌哄小朋友,就顺势把她拉进了音协……”

“哦……果然,天才到哪里都是受人喜爱的!”杨砚赞道。

我摇了摇头,无奈道:“青秧当时其实也没有同意,不过恰好她跑来询问我的意见时,巧合的是曹老带着孙女在南国游玩,又恰好我接待着,他就给我支了一招,说这也是难得树立阳光形象典范的机会,所以就没办法拒绝,顺势的让青秧入了音协……”

“这不挺好的?曹老虽然退下来了,但其心中正,他却是提点你,就越是意味着你从前的污点可以洗清,不像我……现在名字都不得不改,只有她们才还喊着我以前的名字!”杨砚苦恼的叹了口气。

“好什么啊?”我哭笑不得道,“青秧入音协的时间点差不多是她坐完月子没多久,我一段时间没见她,转身就听说她被音协的人拉着入了曲协,又被曲协的人拉进了舞协,靠……如果不是我赶紧拦着,这丫头傻乎乎的还真的跟人跑去练舞蹈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哈哈哈哈……怕不是你不喜欢她练舞,而是怕她忙于这些事情就没空陪你了吧?”杨砚心领神会的哀叹道,“说起这个,我就想起了安安……”

说到安安,杨砚不由得曲掌成拳,往自己额前微微的敲了两下,苦笑道:“当初只是因为她爱好摄影和影视,所以看着她入了行,拍了几个电影也是文艺片,谁能想到她自己拍着拍着,自己客串着把自己客串成了影后?现在呢……呵呵,我跟她有时候约会都还得防贼似得层层保险,否则就会被她号称‘三千万铁粉’的唾沫给淹死,剥皮抽筋人肉……说不定还会惹出大麻烦,现在呢?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两个男人互诉衷肠,虽然各有各的苦恼,不过自家女人优秀倒也不算是真的苦恼,这就类似于女人在外面炫耀自己的丈夫赚多少钱,自家孩子学业多优秀一样,我和杨砚虽然没有刻意去比较,可这就是人之常情的本性吧?

聊着聊着……还是女人。

好在,我们可以在这个话题上聊很久都聊不完。

“哦对了————”我转过头,把视线从林晚的身上收回来,直视着杨砚询问道,“听说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你在非洲的土地上走动比较多,在捣鼓什么呢?”

“也没什么,走访了一些酋长部落……”杨砚苦涩道,“你也知道,自从我自己差点遭受蛊毒的反噬而死后,我一直致力在研究巫蛊文化,而这些东西虽然说一开始我们都认为在华夏的发源最早最深,但后来我查阅过一些资料,巫蛊文化的渊源确实在我们这儿,可自从有人以来,那片常年处于炙热的大地上的某些原始部落,却也一直流传着关于对于大巫和祭师、萨满的文化,所以我就在想,天生我们人,而人生大地上,是很多前人在用生命在探索这个地球上生存的技巧,不论是巫蛊还是医学,都只是前人根据经验而衍生出来自救的技巧,我们有我们的长处,他们也有一些特殊的本领……”

“比如呢?”我好奇起来。

杨砚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后现出里面的一些红色的粉末,指着对我问道:“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我接过盒子,凑过去嗅了嗅,皱着眉嘀咕道:“闻起来像是泥土的味道,不过好像……加了一些药材?”

“没错!”杨砚点了点头道,“我一直听说在他们那边,依旧是有些人还吃土,而且还有售卖可食用的泥土,于是跑去研究一番,有趣的是,我在一个部落的圣地发现里的一片这种看上去红得像血液的泥土,很多重病或者受重伤的人吃了这种泥土,可以活命,我悄悄地挖了一部分,带到实验室研究后发现,这些土壤里除了一些矿物质和元素外,还有一些不在元素周期表上面的成分,连南宫都开始怀疑,自己所学的医学常识其实是有边界的,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存在其实是没有边界的,因为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人类依旧渺小,存活的时间和总结出来的经验,依旧无法和大地的底蕴相比……”

我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那你和南宫研究后,这些土壤能用在哪些方面?抗癌?”

杨砚摇了摇头,苦笑道:“已知抗癌的众多方法中,都是试图杀死癌细胞,因为癌细胞只要依旧存在,它就具有无限裂变的可能,但现在已知医学对于细胞的疗法依旧没有绝对的把握,跟抗癌的方向相反的是,这些土壤的未知成分是衍生的,所以添加这些成分,只会让细胞更加活跃,虽然我们也曾尝试能不能因此而让正常的人体细胞单独的因为这些成分而干掉癌细胞,不过失败了……但这些土壤的未知成分如果开发出来,我们推演预测过一种可能,如果作用在一个绝对健康的正常人身上的话,是可以延长这个人的寿命的!”

“啊……那这个厉害啦?”我瞪大眼睛,错愕道,“这岂不是变相的长生药了?”

杨砚摇头,再次苦笑:“可是据研究表明,极少数有人是绝对健康的,这就回归到我们华夏人的阴阳相克又相生的理论了,人体本身,正如肌肉的功能,在抗争中才会结实坚硬,运动才会产生惯性,体能的力量增大,而绝对健康是几乎不存在的…………”

我哭笑不得道:“这意思也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有病?”

“哈哈哈……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了!”杨砚也很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不过虽是如此,即便我们的科学发展到今天,但需要突破的边界依旧很多,这些土壤给我带来的启发很大,或许未来的效益也绝对不会低于‘初雪膏’和‘白蛇’,还是老办法?”

我瞬间了然,点了点头笑道:“行!依旧老办法吧!你负责幕后,我站在中间,让浅茗和许璐她们站在世人幕前研发这些成果就行了!”

“唉对了……说起许璐,我说你跟她到底怎么样了?”杨砚忽然眯着眼眸,坏笑着八卦道,“如果说是心结的话,这么多年时间过去了,她的选择我相信你不会猜不到吧?”

我顿时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指着时间,打着哈哈笑道:“哈……演出时间到了,我们先喊一下她们吧,该入场了!”

“怂————”杨砚没好气的瞥着我,起身叹息道,“我本来以为你最过不去的心结会是林晚,可是你这也太…………”

我讪笑着,只见一道穿着白色纱裙的身影已经在金色大厅的窗口朝我们招手示意着,在她的手边立着一把大提琴,人与琴仿佛合一,自成一景,与屋顶的众女神像相比,更似仙女!

“这事……”我迟疑了一瞬,无奈的朝杨砚苦笑一句,“恰如你与南宫之间吧……缺一分契机,我总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才好,缘分尤其如此!”

“这不是废话?”杨砚没好气道,“唉算了算了……说起南宫,我也头疼……明明哪里都好,但唯独生孩子那件事……她逾越不过……这大概也是宿命吧……哦对了,青秧这次演奏的是新曲子吗?什么曲?”

我想了想,笑道:“好像是……《暮云边》?”

“暮云边?好文艺啊……”杨砚摇了摇头叹道,“唉算了,搞不懂你们这些文艺青年……这曲子听起来像是在天边似得……美是美,但是琢磨不透……”

我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意,想起了在开满格桑花的那片草原上,那是如同一场梦境般的美景,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团下,青秧如天上的白云一般圣洁无暇,蜷曲着脚趾尖尖发出了她的声音的那一刻……真真彷如天籁,使人沉陷。

暮云边——这是上天赐给青秧的灵感,也是我和她永远无法忘记的最美一梦。

从前无法出声的她彷如仙女,没有人知道这样仙女一般的女人,她的第一声是因何而发出……对于男人来说,那又是何等醉人的一梦。

番外一:暮云边,青秧与梦。

洁白的云团下。

一座黄红相间的建筑物矗立着,众多女神雕像环绕屋顶,透着别致与古雅,无声而立却又仿佛自成曲韵,像某种音符密码,等待乐者的解析。

不远处,咖啡馆外的露天伞篷下坐着两个男子,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是一片小小的广场,几个穿着东方特有风韵服饰的女子正围绕着三个小孩儿在拍照,嬉闹闲谈……

“哈哈……你家的那位一点儿都没有为人母的气质呀,我倒觉得林晚更像那两个孩子的妈妈!”杨砚哈哈一笑,目光却望向了举着单反的允丽那边,还有她镜头中的‘小不点’。

我无奈一笑:“是啊,说起她来,我也是头疼,总说自己以前把时间都放在了读书和生意上,属于少女的时间太少,去年生下孩子后,愣是说自己的任务完成,把孩子扔给林晚带,到处的瞎疯…………比不得你家允丽,到哪哪儿都显得那么温顺乖巧!”

“被你这么一说,我家允丽倒像是丫鬟气质了,哈哈哈……”杨砚大笑道,“说起来我们也快两年没见了吧?你不是一直不喜欢青秧抛头露面的吗?为什么这次却又受邀来这里表演?如果不是莫槿是文艺爱好者,我都不知道这次能在维也纳见到你们!”

“这说来就话长了……”我皱眉淡笑道,“青秧是前年开嗓的,大概一年半以前,因为柠檬APP的一次公益活动,她不是帮了一个自闭的孩童么?恰好有个公益活动的志愿者是音协的人,无意间听到她唱歌哄小朋友,就顺势把她拉进了音协……”

“哦……果然,天才到哪里都是受人喜爱的!”杨砚赞道。

我摇了摇头,无奈道:“青秧当时其实也没有同意,不过恰好她跑来询问我的意见时,巧合的是曹老带着孙女在南国游玩,又恰好我接待着,他就给我支了一招,说这也是难得树立阳光形象典范的机会,所以就没办法拒绝,顺势的让青秧入了音协……”

“这不挺好的?曹老虽然退下来了,但其心中正,他却是提点你,就越是意味着你从前的污点可以洗清,不像我……现在名字都不得不改,只有她们才还喊着我以前的名字!”杨砚苦恼的叹了口气。

“好什么啊?”我哭笑不得道,“青秧入音协的时间点差不多是她坐完月子没多久,我一段时间没见她,转身就听说她被音协的人拉着入了曲协,又被曲协的人拉进了舞协,靠……如果不是我赶紧拦着,这丫头傻乎乎的还真的跟人跑去练舞蹈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哈哈哈哈……怕不是你不喜欢她练舞,而是怕她忙于这些事情就没空陪你了吧?”杨砚心领神会的哀叹道,“说起这个,我就想起了安安……”

说到安安,杨砚不由得曲掌成拳,往自己额前微微的敲了两下,苦笑道:“当初只是因为她爱好摄影和影视,所以看着她入了行,拍了几个电影也是文艺片,谁能想到她自己拍着拍着,自己客串着把自己客串成了影后?现在呢……呵呵,我跟她有时候约会都还得防贼似得层层保险,否则就会被她号称‘三千万铁粉’的唾沫给淹死,剥皮抽筋人肉……说不定还会惹出大麻烦,现在呢?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两个男人互诉衷肠,虽然各有各的苦恼,不过自家女人优秀倒也不算是真的苦恼,这就类似于女人在外面炫耀自己的丈夫赚多少钱,自家孩子学业多优秀一样,我和杨砚虽然没有刻意去比较,可这就是人之常情的本性吧?

聊着聊着……还是女人。

好在,我们可以在这个话题上聊很久都聊不完。

“哦对了————”我转过头,把视线从林晚的身上收回来,直视着杨砚询问道,“听说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你在非洲的土地上走动比较多,在捣鼓什么呢?”

“也没什么,走访了一些酋长部落……”杨砚苦涩道,“你也知道,自从我自己差点遭受蛊毒的反噬而死后,我一直致力在研究巫蛊文化,而这些东西虽然说一开始我们都认为在华夏的发源最早最深,但后来我查阅过一些资料,巫蛊文化的渊源确实在我们这儿,可自从有人以来,那片常年处于炙热的大地上的某些原始部落,却也一直流传着关于对于大巫和祭师、萨满的文化,所以我就在想,天生我们人,而人生大地上,是很多前人在用生命在探索这个地球上生存的技巧,不论是巫蛊还是医学,都只是前人根据经验而衍生出来自救的技巧,我们有我们的长处,他们也有一些特殊的本领……”

“比如呢?”我好奇起来。

杨砚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后现出里面的一些红色的粉末,指着对我问道:“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我接过盒子,凑过去嗅了嗅,皱着眉嘀咕道:“闻起来像是泥土的味道,不过好像……加了一些药材?”

“没错!”杨砚点了点头道,“我一直听说在他们那边,依旧是有些人还吃土,而且还有售卖可食用的泥土,于是跑去研究一番,有趣的是,我在一个部落的圣地发现里的一片这种看上去红得像血液的泥土,很多重病或者受重伤的人吃了这种泥土,可以活命,我悄悄地挖了一部分,带到实验室研究后发现,这些土壤里除了一些矿物质和元素外,还有一些不在元素周期表上面的成分,连南宫都开始怀疑,自己所学的医学常识其实是有边界的,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存在其实是没有边界的,因为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人类依旧渺小,存活的时间和总结出来的经验,依旧无法和大地的底蕴相比……”

我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那你和南宫研究后,这些土壤能用在哪些方面?抗癌?”

杨砚摇了摇头,苦笑道:“已知抗癌的众多方法中,都是试图杀死癌细胞,因为癌细胞只要依旧存在,它就具有无限裂变的可能,但现在已知医学对于细胞的疗法依旧没有绝对的把握,跟抗癌的方向相反的是,这些土壤的未知成分是衍生的,所以添加这些成分,只会让细胞更加活跃,虽然我们也曾尝试能不能因此而让正常的人体细胞单独的因为这些成分而干掉癌细胞,不过失败了……但这些土壤的未知成分如果开发出来,我们推演预测过一种可能,如果作用在一个绝对健康的正常人身上的话,是可以延长这个人的寿命的!”

“啊……那这个厉害啦?”我瞪大眼睛,错愕道,“这岂不是变相的长生药了?”

杨砚摇头,再次苦笑:“可是据研究表明,极少数有人是绝对健康的,这就回归到我们华夏人的阴阳相克又相生的理论了,人体本身,正如肌肉的功能,在抗争中才会结实坚硬,运动才会产生惯性,体能的力量增大,而绝对健康是几乎不存在的…………”

我哭笑不得道:“这意思也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有病?”

“哈哈哈……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了!”杨砚也很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不过虽是如此,即便我们的科学发展到今天,但需要突破的边界依旧很多,这些土壤给我带来的启发很大,或许未来的效益也绝对不会低于‘初雪膏’和‘白蛇’,还是老办法?”

我瞬间了然,点了点头笑道:“行!依旧老办法吧!你负责幕后,我站在中间,让浅茗和许璐她们站在世人幕前研发这些成果就行了!”

“唉对了……说起许璐,我说你跟她到底怎么样了?”杨砚忽然眯着眼眸,坏笑着八卦道,“如果说是心结的话,这么多年时间过去了,她的选择我相信你不会猜不到吧?”

我顿时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指着时间,打着哈哈笑道:“哈……演出时间到了,我们先喊一下她们吧,该入场了!”

“怂————”杨砚没好气的瞥着我,起身叹息道,“我本来以为你最过不去的心结会是林晚,可是你这也太…………”

我讪笑着,只见一道穿着白色纱裙的身影已经在金色大厅的窗口朝我们招手示意着,在她的手边立着一把大提琴,人与琴仿佛合一,自成一景,与屋顶的众女神像相比,更似仙女!

“这事……”我迟疑了一瞬,无奈的朝杨砚苦笑一句,“恰如你与南宫之间吧……缺一分契机,我总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才好,缘分尤其如此!”

“这不是废话?”杨砚没好气道,“唉算了算了……说起南宫,我也头疼……明明哪里都好,但唯独生孩子那件事……她逾越不过……这大概也是宿命吧……哦对了,青秧这次演奏的是新曲子吗?什么曲?”

我想了想,笑道:“好像是……《暮云边》?”

“暮云边?好文艺啊……”杨砚摇了摇头叹道,“唉算了,搞不懂你们这些文艺青年……这曲子听起来像是在天边似得……美是美,但是琢磨不透……”

我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意,想起了在开满格桑花的那片草原上,那是如同一场梦境般的美景,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团下,青秧如天上的白云一般圣洁无暇,蜷曲着脚趾尖尖发出了她的声音的那一刻……真真彷如天籁,使人沉陷。

暮云边——这是上天赐给青秧的灵感,也是我和她永远无法忘记的最美一梦。

从前无法出声的她彷如仙女,没有人知道这样仙女一般的女人,她的第一声是因何而发出……对于男人来说,那又是何等醉人的一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