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7 10:26:00

静静的离开了局子,摩托车在路面上狂奔。

心里面某些图案变得越来越清晰。

我的想法绝对没错,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只有鬼魅之类的东西才能做到,人也可以,只要这个人拥有足够的本钱。

这是我从周局抽屉里面的文件当中得到的线索,那文件当中清晰的记录着王山的身份。

在死刑执行之前,我从未见过王山,也根本不知道王山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感觉到了,王山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般的死刑犯。

一般的死刑犯,是另外两个家伙。

王山这个人的表现,就像是那种已经见惯了生死,对于死亡无所畏惧的类型,相当的彪悍,一般人绝对不会有这种心理素质。

王山是市里面一个最近几年新崛起的一个势力的大佬。

兄弟三人,王山是老大。

两个弟弟,一个叫王海,一个叫王石。

三兄弟当中,王石和自己两个哥哥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好,貌似也不在本市发展,而是在其他的城市,照片上看起来,也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应该跟这一个事情没有太大的关系。

至于王山的妻子和儿子,妻子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也没啥特别的,这事儿应该跟王山的妻子也没太大联系。

那个儿子只有三岁,更加不可能。

唯一有嫌疑的,就是王海。

王海和王山是双胞胎兄弟,两个人的模样极度的相似,从照片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区别。

也就是说,如果王海冒充王山的话,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在这种极度的相似之下,顺子将王海误认为王山的话,就非常的有可能了。

而且,王海的身材跟王山一样壮硕,也是一个狠辣的角色。

几年前的时候,兄弟两个人一起从零开始,在道上打拼,靠着敢打敢杀的凶狠名气,很快就在市里面闯出来了一片天,成了名声在外的角色。

同时也收敛了一大堆小弟,名下控制着两家酒吧,十几家KTV,两所娱乐会所。

明面上都是正经的公司,但是实际上两兄弟却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做着违法的生意。

为了扩大自身的地盘,经常跟同行发生冲突,械斗死人是常有的事儿。

这一次王山被抓,也是因为在斗殴的时候,开枪杀死了三个人,所以才会被抓进来。

总之,这兄弟两个,都是绝对的狠人。

其他人或许做不到这一点,但是王海绝对可以。

我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有了眉目。

王海想要为自己的哥哥复仇,但是王海并不想要背上杀人的罪名,想要逃脱惩罚,所以就策划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先是到火葬场,将王山的尸体弄出来。

同时为了掩人耳目,还故意将其他两个死刑犯的尸体也给偷出来。

至于火葬场的四个员工,只是遭到了无妄之灾,这个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

并且故意将现场给弄的非常可怕,伪装成尸体复活。

然后,只要在酒瓶上面,印上王山尸体的指纹,就能将这个事情给推到已经死掉的王山身上。

而顺子那天晚上看到的人,并不是王山而是王海,只是因为两个人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所以顺子误以为是王山复活。

同时顺子身上的伤口,也是刻意的伪装成鬼魂复仇的模样。

还真是好心机啊。

不得不说,这一个计划相当的成功,就算是我们这种典型的无神论者,在最开始的时候,都差点儿被忽悠,差点儿上当了。

想要做到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王石那个弱书生,或者说王山妻子这么一个女人能做到的。

毕竟火葬场里面死了四个人,顺子也绝对不是弱者,就算是被吓坏了,但是那种反抗也相当的激烈,除了王海之外,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最有可能,最有把握的一种推论了。

当然,这种推论当中,也有着一些漏洞,或者说这只是在我不愿意相信有鬼的情况下,强行做出的一种推论。

最基本的,王海是怎么知道刑场当中发生的事情的,怎么会知道王山死亡时候的模样?怎么会知道,给王山执行死刑的是顺子?

这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死刑执行人的身份都是严格保密的。

还有,王海怎么会知道顺子的住处,就算是我也是在联系了小宝之后才知道的。

脑子里面突然之间想到的一点,让我悚然而惊。

几乎是本能的一个急刹车,深夜当中,月光下我的脸色一片苍白。

这些严格保密的东西,究竟是怎么被这些人知道的?只有一个可能,是内部人员透露出去的。

咕咚!

喉咙里面吞下了一口口水,脸色苍白的不成样子。

有内鬼,顺子是被内鬼给害死的。

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和憎恶,在我的心里面不断的滋生,那种火焰几乎快要将我的理智给摧毁。

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加令人愤怒的了。

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面,都不断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咆哮声音。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我很容易冲动,一旦冲动的话,就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心里面的那种愤怒,让我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刚刚停下来的车子,以更快的速度冲着前方呼啸过去。

夜晚的冷风,扑打在脸上,也无法熄灭我心中的火焰,但是内心深处,却是彻骨的冰寒。

我不会放过王海的,还有那个出卖了顺子的家伙,一定要让那些混蛋,付出代价才行啊。

车子一路狂飙,直到一个酒吧的门口,终于停了下来。

夜晚的时间,是狂欢的时间!

哪怕其他的地方已经陷入了宁静当中,但是在酒吧这种地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即便是隔着酒吧的大门,我也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重金属咆哮的声音。

推开门走了进去,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钻进了耳朵里面,那种喧嚣刺耳的声响,比起外面来说,不知道要浓烈多少倍。

混合着酒精和烟雾形成刺鼻的味道,不断的钻进鼻腔当中。

就在酒吧的中央,是一个庞大的舞池,无数的男男女女正在那舞池中央恣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摇头晃脑,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是一片迷茫。

这种地方,还真是不习惯啊。

摸了摸鼻子,我冲着酒吧最深处走了过去。

在周局的那一份文件上面,明确的记录着,这里是王山和王海名下的产业之一,而王海更是将这个酒吧当做了自己的大本营,几乎一直都居住在这里最深处。

想要找王海,来这里准没错。

就在酒吧最后面的地方,有着一个小门,跟其他包间之类的地方不太一样,在这个小门的门口,还有着两个彪形大汉在守着,壮硕的身子一动不动,就好像铁塔门神。

应该就是这里了。

径直冲着那扇门走了过去,果不其然,刚到门口的地方,一个大汉立马伸手挡在了我的面前:“先生,这里面是私人场所,禁止入内,想玩儿的话去那边。”

冲着舞池的方向努了努嘴,那个壮汉说道。

私人场所吗?

别说只是一个私人场所,就算是阴曹地府,老子今天也要闯一闯了。

“王海那孙子,在里面吧?”微微抬起头,我盯着面前的那两个壮汉,阴测测的询问道。

那两个壮汉,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变了。

这口气,几乎摆明了就是来挑事儿的。

“你是什么人?”一个壮汉厉声喝道,同时两个人几乎同时伸手冲着自己怀里面抓了过去,腰上鼓囊囊的一片,明显别着家伙。

“要那孙子命的人!”

沙哑着声音,微微抬起头,眉毛下面是一双红彤彤的眼眸。

第十一章 有内鬼?

静静的离开了局子,摩托车在路面上狂奔。

心里面某些图案变得越来越清晰。

我的想法绝对没错,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只有鬼魅之类的东西才能做到,人也可以,只要这个人拥有足够的本钱。

这是我从周局抽屉里面的文件当中得到的线索,那文件当中清晰的记录着王山的身份。

在死刑执行之前,我从未见过王山,也根本不知道王山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感觉到了,王山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般的死刑犯。

一般的死刑犯,是另外两个家伙。

王山这个人的表现,就像是那种已经见惯了生死,对于死亡无所畏惧的类型,相当的彪悍,一般人绝对不会有这种心理素质。

王山是市里面一个最近几年新崛起的一个势力的大佬。

兄弟三人,王山是老大。

两个弟弟,一个叫王海,一个叫王石。

三兄弟当中,王石和自己两个哥哥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好,貌似也不在本市发展,而是在其他的城市,照片上看起来,也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应该跟这一个事情没有太大的关系。

至于王山的妻子和儿子,妻子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也没啥特别的,这事儿应该跟王山的妻子也没太大联系。

那个儿子只有三岁,更加不可能。

唯一有嫌疑的,就是王海。

王海和王山是双胞胎兄弟,两个人的模样极度的相似,从照片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区别。

也就是说,如果王海冒充王山的话,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在这种极度的相似之下,顺子将王海误认为王山的话,就非常的有可能了。

而且,王海的身材跟王山一样壮硕,也是一个狠辣的角色。

几年前的时候,兄弟两个人一起从零开始,在道上打拼,靠着敢打敢杀的凶狠名气,很快就在市里面闯出来了一片天,成了名声在外的角色。

同时也收敛了一大堆小弟,名下控制着两家酒吧,十几家KTV,两所娱乐会所。

明面上都是正经的公司,但是实际上两兄弟却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做着违法的生意。

为了扩大自身的地盘,经常跟同行发生冲突,械斗死人是常有的事儿。

这一次王山被抓,也是因为在斗殴的时候,开枪杀死了三个人,所以才会被抓进来。

总之,这兄弟两个,都是绝对的狠人。

其他人或许做不到这一点,但是王海绝对可以。

我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有了眉目。

王海想要为自己的哥哥复仇,但是王海并不想要背上杀人的罪名,想要逃脱惩罚,所以就策划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先是到火葬场,将王山的尸体弄出来。

同时为了掩人耳目,还故意将其他两个死刑犯的尸体也给偷出来。

至于火葬场的四个员工,只是遭到了无妄之灾,这个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

并且故意将现场给弄的非常可怕,伪装成尸体复活。

然后,只要在酒瓶上面,印上王山尸体的指纹,就能将这个事情给推到已经死掉的王山身上。

而顺子那天晚上看到的人,并不是王山而是王海,只是因为两个人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所以顺子误以为是王山复活。

同时顺子身上的伤口,也是刻意的伪装成鬼魂复仇的模样。

还真是好心机啊。

不得不说,这一个计划相当的成功,就算是我们这种典型的无神论者,在最开始的时候,都差点儿被忽悠,差点儿上当了。

想要做到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王石那个弱书生,或者说王山妻子这么一个女人能做到的。

毕竟火葬场里面死了四个人,顺子也绝对不是弱者,就算是被吓坏了,但是那种反抗也相当的激烈,除了王海之外,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最有可能,最有把握的一种推论了。

当然,这种推论当中,也有着一些漏洞,或者说这只是在我不愿意相信有鬼的情况下,强行做出的一种推论。

最基本的,王海是怎么知道刑场当中发生的事情的,怎么会知道王山死亡时候的模样?怎么会知道,给王山执行死刑的是顺子?

这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死刑执行人的身份都是严格保密的。

还有,王海怎么会知道顺子的住处,就算是我也是在联系了小宝之后才知道的。

脑子里面突然之间想到的一点,让我悚然而惊。

几乎是本能的一个急刹车,深夜当中,月光下我的脸色一片苍白。

这些严格保密的东西,究竟是怎么被这些人知道的?只有一个可能,是内部人员透露出去的。

咕咚!

喉咙里面吞下了一口口水,脸色苍白的不成样子。

有内鬼,顺子是被内鬼给害死的。

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和憎恶,在我的心里面不断的滋生,那种火焰几乎快要将我的理智给摧毁。

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加令人愤怒的了。

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面,都不断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咆哮声音。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我很容易冲动,一旦冲动的话,就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心里面的那种愤怒,让我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刚刚停下来的车子,以更快的速度冲着前方呼啸过去。

夜晚的冷风,扑打在脸上,也无法熄灭我心中的火焰,但是内心深处,却是彻骨的冰寒。

我不会放过王海的,还有那个出卖了顺子的家伙,一定要让那些混蛋,付出代价才行啊。

车子一路狂飙,直到一个酒吧的门口,终于停了下来。

夜晚的时间,是狂欢的时间!

哪怕其他的地方已经陷入了宁静当中,但是在酒吧这种地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即便是隔着酒吧的大门,我也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重金属咆哮的声音。

推开门走了进去,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钻进了耳朵里面,那种喧嚣刺耳的声响,比起外面来说,不知道要浓烈多少倍。

混合着酒精和烟雾形成刺鼻的味道,不断的钻进鼻腔当中。

就在酒吧的中央,是一个庞大的舞池,无数的男男女女正在那舞池中央恣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摇头晃脑,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是一片迷茫。

这种地方,还真是不习惯啊。

摸了摸鼻子,我冲着酒吧最深处走了过去。

在周局的那一份文件上面,明确的记录着,这里是王山和王海名下的产业之一,而王海更是将这个酒吧当做了自己的大本营,几乎一直都居住在这里最深处。

想要找王海,来这里准没错。

就在酒吧最后面的地方,有着一个小门,跟其他包间之类的地方不太一样,在这个小门的门口,还有着两个彪形大汉在守着,壮硕的身子一动不动,就好像铁塔门神。

应该就是这里了。

径直冲着那扇门走了过去,果不其然,刚到门口的地方,一个大汉立马伸手挡在了我的面前:“先生,这里面是私人场所,禁止入内,想玩儿的话去那边。”

冲着舞池的方向努了努嘴,那个壮汉说道。

私人场所吗?

别说只是一个私人场所,就算是阴曹地府,老子今天也要闯一闯了。

“王海那孙子,在里面吧?”微微抬起头,我盯着面前的那两个壮汉,阴测测的询问道。

那两个壮汉,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变了。

这口气,几乎摆明了就是来挑事儿的。

“你是什么人?”一个壮汉厉声喝道,同时两个人几乎同时伸手冲着自己怀里面抓了过去,腰上鼓囊囊的一片,明显别着家伙。

“要那孙子命的人!”

沙哑着声音,微微抬起头,眉毛下面是一双红彤彤的眼眸。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