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6 16:03:35

“你别乱动呀,待会刮出血痛的可是你哦!”

在赶走了周艳玲母女后,秦伊莲便跑到楼下不远处的小卖铺买了一把全新的刮胡刀,回到宿舍后更是不由分说的就把秦秀拽进了洗手间里。

“你这人也真是的,就算我不在身边也别这么懒嘛,看看你这胡子都多久没刮了,看起来丑死了,怪不得高中都快毕业了还没拐个嫂子回来。”

小莲花一边埋怨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刮胡刀口。

“不是吧?我留胡子真有那么丑?”

见到自己妹妹一脸嫌弃的模样,秦秀有点被打击到了。

“胡子本身很正常啦,就是你这皮肤太嫩了,一点也不搭,这种胡子一般都是那种三四十岁的大叔才留的,你现在才几岁呀?”

闻言,秦伊莲顿时白了秦秀一眼。

“嗯!这才是我哥嘛!”

几分钟过去,望着面前几乎焕然一新的秦秀,秦伊莲一脸满意地拍了拍手:“来,我再帮你洗个头弄弄发型,保证外面的妹子看到你连腿都合不拢~”

“这小屁孩……”

秦秀叹了口气,想到已经许久没来看这朵小莲花,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她在自己脑袋上群魔乱舞。

铃铃铃——

两人刚从洗手间出来,秦秀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汪会长?”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提示,秦秀按下了接听键。

“秦会长中午好,在下久疏问候……”

电话另一头传来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

这人名叫汪凡,表面上的身份和秦秀一样,都是定海大学分校的学生会主席,不过实际上的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我正在陪妹妹,希望你最好在十秒内把来意说明清楚。”

秦秀一边说着,一边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小莲花的擦头发服侍。

“额!其、其实是这样的!在下觉得,我们两家学校同为定海大学的分校,明明大家以后都是同一个大学的校友,却已经半年多没有交流往来了,您看最近是不是可以搞个活动,比如篮球比赛之类的,来活跃活跃咱们两校师生的感情……”

电话里,汪凡被秦秀这么一吓,说话的声音顿时变得跟连珠炮一样。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怂,只不过是因为在三座分校里,秦秀这个怪胎的表现实在是太过耀眼,让他不得不放低姿态。

“可以,就这几天吧。”

秦秀略微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时间由您定夺,在下打扰了……”

在说完客套话后,另一边的汪凡便连忙挂掉了电话,一刻也不想和秦秀多聊。

“哥,谁打来的电话呀?”

见秦秀挂掉电话,小莲花顿时把小脑袋凑了过来。

“一个几年前的手下败将而已,他全名叫啥我都忘了。”

秦秀随意的瘪了瘪嘴,刚想把手机放下,电话铃声却又响了起来。

“您好秦先生,请问您的外卖确定是要送到白兰女生宿舍301号房间对吗?”

接通后,听着电话里传来一道甜甜的女音,靠在秦秀身旁的秦伊莲顿时一愣。

“嗯,对,你送上来吧。”

秦秀挂掉电话后,刚一转头就发现自家妹妹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怎么,大姨妈突然来了?”

秦秀见状,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笨蛋老哥,你对一个十五岁的花季少女瞎说什么呢!”

秦伊莲唰的一下脸蛋通红,拧着秦秀腰间的软肉恶狠狠道:“我只是觉得电话里那女孩的声音好熟悉,简直跟小月的一模一样。”

“小月?啊……就是你经常跟我说的那个好闺蜜是吧?”

秦秀想了想,了然的点了点头。

“嗯!我们关系超好的,小月可是年级第一,她有空的时候还经常来帮我复习呢!”

见秦秀还记得自己以前说过的话,秦伊莲顿时一脸开心,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

“那你现在在班上排多少名?”

随后,秦秀多嘴问了一句,换来了小莲花的一记白眼……

对方的脚程很快,不到半分钟,宿舍门铃就响了起来。

“小月?真的是你!”

等到秦秀打开门,两人见到门口这位格外漂亮,精致得宛如陶瓷娃娃的女孩时,秦伊莲的嘴巴顿时惊讶得张成了O形:“你什么时候跑去送外卖啦?”

眼前怀里抱着秦秀外卖的女孩,正是秦伊莲的闺蜜好友,夏月儿。

“这个,我的事先不提啦……”

让秦秀没想到的是,相比于秦伊莲的惊讶,站在门口的夏月儿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

“小莲……真的是你们点的外卖?莫非这位先生……是你的男朋友?”

只见夏灵儿的目光在秦秀两人身上不断游移,好半天才咬住嘴唇,紧张兮兮地盯着秦伊莲问道:“你们……难道已经发展到偷偷同居的关系了?”

“……”

听罢,秦秀跟秦伊莲互相对望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

由于秦秀的外卖正好是最后一单,再加上夏灵儿也没有来得及吃饭,所以秦伊莲就把她也拉进了宿舍里。

秦秀事先已经吃过了,于是在把其中两份不太正常的炒饭丢掉以后,剩下的两份炒饭就由小莲花跟夏月儿平分了。

夏月儿长得很漂亮,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就连吃饭的样子也相当优雅。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为什么会跑去送外卖,但秦秀一眼就看出来,她肯定是在一个家教很严格的家庭里长大的,因为不管是她的言辞还是动作,都隐隐约约有着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

吃完饭后,注意到夏月儿不时苦着小脸偷偷打量自己,秦秀便稍微解释了自己跟小莲花的关系。

可谁知,秦秀刚一解释完,夏月儿看向秦秀的眼神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哥、哥哥您下午好!我叫夏月儿,是和小莲初一时就认识了,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望着忽然正襟危坐,一脸慌慌张张的夏月儿,秦秀忽然产生了一种老丈人见女婿的错觉。

“怎么回事,这情况,好像不太对劲啊……”

秦秀眼力何等尖锐,他盯着夏月儿的脸,微微皱眉,大脑更是迅速运转,很快就注意到了先前这女孩在门口时,询问他跟妹妹关系时的异样表情。

“……”

这夏月儿,该不会是个暗恋自己妹妹的蕾丝吧?

“秦秀,这小女娃,可能也是九大仙灵圣体之一。”

就在秦秀刚刚得出这个结论时,董老头忽然从秦秀荷包里的玉石飘了出来。

“什么叫可能?”

察觉到董老头不太肯定的语气后,秦秀询问道。

“有仙灵圣体的征兆,但还没有觉醒,将来有可能会觉醒,但也有可能一辈子都觉醒不了。”

董老头逐字逐句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先观察一段时间。”

听罢,虽然很疑惑这董老头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态度这么好,但秦秀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原先他还对董老头的传承没多大兴趣,可现在稍微尝到了一点甜头以后,秦秀已经逐渐意识到了自身力量的重要性。

毕竟,有的时候就像今天遇到周艳玲这对泼妇母女一样,拳头可能会比权势人脉之类的更好说话。

秦秀心思辗转,对着夏月儿露出一抹亲切的微笑:“月儿对吧?我知道,伊莲经常跟我提起你,她这孩子平时比较马虎,希望以后你能多照顾照顾她,有你这个靠谱的朋友在,我也能放心不少。”

“真、真的吗?谢谢哥哥!请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小莲的!”

就如秦秀所料的一样,在听到自己这番话后,夏月儿眼中顿时异彩连连,甚至连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喂喂喂!我哪有你们俩说的那么不堪啊?什么呀,才刚见面就合起伙来欺负我?”

秦伊莲见状,气鼓鼓地瞪着两人,夏月儿连忙像个大姐姐一样安抚起她来。

而一旁的秦秀,则是默默压下了心里的罪恶感。

虽然知道这样欺骗纯情少女不太好,但这确实是目前能稳稳吊住夏月儿的方法。

况且,就算这夏月儿不是秦秀要找的圣体,但好歹也是小莲花的闺蜜,秦秀也不可能当面戳穿她。

将计就计,算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铃铃铃——

饭饱茶足后,三人正靠在沙发上休息,夏月儿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秦秀余光望去,发现夏月儿看到手机上的消息后,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僵,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不少。

“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见状,秦秀出言询问起来。

至少在观察期间,秦秀可不希望这小妮子出什么意外。

“嗯……没什么,就是被打工的店辞退了,今天的打工费拿不到了而已……”

夏月儿摇了摇头,十分勉强地笑了笑。

“辞退?凭什么呀,小月你明明都提前十分送到我们手上来了,给我看看。”

秦伊莲听了,一把拿过夏月儿的手机看了起来。

“人渣!这个人简直就是在性骚扰……”

几秒种过去,小莲花的脸上已经盈满了怒意。

秦秀见状,也懒得拿手机,而是直接用质疑的眼神看向了夏月儿。

夏月儿很聪明,在和秦秀四目相接后,就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为了不让秦秀怀疑自己继续做秦伊莲闺蜜的可靠性,她努力整理了一下语言,将事情全盘托出。

原来,夏月儿本身家庭条件非常好,但她跟家里人闹了很大的矛盾,所以在几天前离家出走了,然而她的父母为了让夏月儿服软,直接就断掉了她所有的生活费供给。

夏月儿不想回去,只能去打工,可却没料到在接单时恰好被一家大型连锁店饭馆的老板儿子惦记上了,而在拒绝了对方的表白以后,那老板的儿子反而更加疯狂的骚扰起她来,甚至还威胁夏月儿不陪他睡一晚上,就让她在学校里也混不下去。

老板的儿子叫汪凡,刚才收到的短信,就是他发来的“最后通牒”。

将这几天受到的委屈说出来后,夏月儿终于忍受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小月你别怕,我们先一起去报警……”

秦伊莲见状,连忙抱住她安慰起来。

“没用的,他们有钱有势,我家里人又都听姐姐的,姐姐她讨厌我,知道以后说不定还会帮着他们欺负我,这种事警察也解决不了的……”

听着秦伊莲的话,夏月儿只是落寞摇了摇头,低声请求道:“伊莲,你能让我在你这里暂时住几天吗?我已经没有地方能回去了……”

“当然可以呀,你想住一辈子都行,所以先别哭啦……你看都快哭成大花猫啦。”

当秦伊莲笨手笨脚安慰夏月儿的时候,秦秀已经默默拿起了夏月儿的手机,一通电话直接顺着短信就回拨了过去。

“哥哥……?”

注意到秦秀的举动,两个女孩一脸惊讶的望了过来。

嘟——

电话铃只响了一声,对方便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

“小月儿!我就知道你是个乖女孩,你等着,洗干净点儿,哥哥我马上派车过来接你,噢——”

耳边响起这个半小时前才听到过的恶心声音,秦秀语气淡漠,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

“汪会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连我妹朋友的主意也敢打?”

第七章 夏月儿

“你别乱动呀,待会刮出血痛的可是你哦!”

在赶走了周艳玲母女后,秦伊莲便跑到楼下不远处的小卖铺买了一把全新的刮胡刀,回到宿舍后更是不由分说的就把秦秀拽进了洗手间里。

“你这人也真是的,就算我不在身边也别这么懒嘛,看看你这胡子都多久没刮了,看起来丑死了,怪不得高中都快毕业了还没拐个嫂子回来。”

小莲花一边埋怨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刮胡刀口。

“不是吧?我留胡子真有那么丑?”

见到自己妹妹一脸嫌弃的模样,秦秀有点被打击到了。

“胡子本身很正常啦,就是你这皮肤太嫩了,一点也不搭,这种胡子一般都是那种三四十岁的大叔才留的,你现在才几岁呀?”

闻言,秦伊莲顿时白了秦秀一眼。

“嗯!这才是我哥嘛!”

几分钟过去,望着面前几乎焕然一新的秦秀,秦伊莲一脸满意地拍了拍手:“来,我再帮你洗个头弄弄发型,保证外面的妹子看到你连腿都合不拢~”

“这小屁孩……”

秦秀叹了口气,想到已经许久没来看这朵小莲花,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她在自己脑袋上群魔乱舞。

铃铃铃——

两人刚从洗手间出来,秦秀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汪会长?”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提示,秦秀按下了接听键。

“秦会长中午好,在下久疏问候……”

电话另一头传来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

这人名叫汪凡,表面上的身份和秦秀一样,都是定海大学分校的学生会主席,不过实际上的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我正在陪妹妹,希望你最好在十秒内把来意说明清楚。”

秦秀一边说着,一边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小莲花的擦头发服侍。

“额!其、其实是这样的!在下觉得,我们两家学校同为定海大学的分校,明明大家以后都是同一个大学的校友,却已经半年多没有交流往来了,您看最近是不是可以搞个活动,比如篮球比赛之类的,来活跃活跃咱们两校师生的感情……”

电话里,汪凡被秦秀这么一吓,说话的声音顿时变得跟连珠炮一样。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怂,只不过是因为在三座分校里,秦秀这个怪胎的表现实在是太过耀眼,让他不得不放低姿态。

“可以,就这几天吧。”

秦秀略微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时间由您定夺,在下打扰了……”

在说完客套话后,另一边的汪凡便连忙挂掉了电话,一刻也不想和秦秀多聊。

“哥,谁打来的电话呀?”

见秦秀挂掉电话,小莲花顿时把小脑袋凑了过来。

“一个几年前的手下败将而已,他全名叫啥我都忘了。”

秦秀随意的瘪了瘪嘴,刚想把手机放下,电话铃声却又响了起来。

“您好秦先生,请问您的外卖确定是要送到白兰女生宿舍301号房间对吗?”

接通后,听着电话里传来一道甜甜的女音,靠在秦秀身旁的秦伊莲顿时一愣。

“嗯,对,你送上来吧。”

秦秀挂掉电话后,刚一转头就发现自家妹妹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怎么,大姨妈突然来了?”

秦秀见状,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笨蛋老哥,你对一个十五岁的花季少女瞎说什么呢!”

秦伊莲唰的一下脸蛋通红,拧着秦秀腰间的软肉恶狠狠道:“我只是觉得电话里那女孩的声音好熟悉,简直跟小月的一模一样。”

“小月?啊……就是你经常跟我说的那个好闺蜜是吧?”

秦秀想了想,了然的点了点头。

“嗯!我们关系超好的,小月可是年级第一,她有空的时候还经常来帮我复习呢!”

见秦秀还记得自己以前说过的话,秦伊莲顿时一脸开心,眼睛都眯成了小月牙。

“那你现在在班上排多少名?”

随后,秦秀多嘴问了一句,换来了小莲花的一记白眼……

对方的脚程很快,不到半分钟,宿舍门铃就响了起来。

“小月?真的是你!”

等到秦秀打开门,两人见到门口这位格外漂亮,精致得宛如陶瓷娃娃的女孩时,秦伊莲的嘴巴顿时惊讶得张成了O形:“你什么时候跑去送外卖啦?”

眼前怀里抱着秦秀外卖的女孩,正是秦伊莲的闺蜜好友,夏月儿。

“这个,我的事先不提啦……”

让秦秀没想到的是,相比于秦伊莲的惊讶,站在门口的夏月儿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

“小莲……真的是你们点的外卖?莫非这位先生……是你的男朋友?”

只见夏灵儿的目光在秦秀两人身上不断游移,好半天才咬住嘴唇,紧张兮兮地盯着秦伊莲问道:“你们……难道已经发展到偷偷同居的关系了?”

“……”

听罢,秦秀跟秦伊莲互相对望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

由于秦秀的外卖正好是最后一单,再加上夏灵儿也没有来得及吃饭,所以秦伊莲就把她也拉进了宿舍里。

秦秀事先已经吃过了,于是在把其中两份不太正常的炒饭丢掉以后,剩下的两份炒饭就由小莲花跟夏月儿平分了。

夏月儿长得很漂亮,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就连吃饭的样子也相当优雅。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为什么会跑去送外卖,但秦秀一眼就看出来,她肯定是在一个家教很严格的家庭里长大的,因为不管是她的言辞还是动作,都隐隐约约有着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

吃完饭后,注意到夏月儿不时苦着小脸偷偷打量自己,秦秀便稍微解释了自己跟小莲花的关系。

可谁知,秦秀刚一解释完,夏月儿看向秦秀的眼神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哥、哥哥您下午好!我叫夏月儿,是和小莲初一时就认识了,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望着忽然正襟危坐,一脸慌慌张张的夏月儿,秦秀忽然产生了一种老丈人见女婿的错觉。

“怎么回事,这情况,好像不太对劲啊……”

秦秀眼力何等尖锐,他盯着夏月儿的脸,微微皱眉,大脑更是迅速运转,很快就注意到了先前这女孩在门口时,询问他跟妹妹关系时的异样表情。

“……”

这夏月儿,该不会是个暗恋自己妹妹的蕾丝吧?

“秦秀,这小女娃,可能也是九大仙灵圣体之一。”

就在秦秀刚刚得出这个结论时,董老头忽然从秦秀荷包里的玉石飘了出来。

“什么叫可能?”

察觉到董老头不太肯定的语气后,秦秀询问道。

“有仙灵圣体的征兆,但还没有觉醒,将来有可能会觉醒,但也有可能一辈子都觉醒不了。”

董老头逐字逐句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先观察一段时间。”

听罢,虽然很疑惑这董老头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态度这么好,但秦秀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原先他还对董老头的传承没多大兴趣,可现在稍微尝到了一点甜头以后,秦秀已经逐渐意识到了自身力量的重要性。

毕竟,有的时候就像今天遇到周艳玲这对泼妇母女一样,拳头可能会比权势人脉之类的更好说话。

秦秀心思辗转,对着夏月儿露出一抹亲切的微笑:“月儿对吧?我知道,伊莲经常跟我提起你,她这孩子平时比较马虎,希望以后你能多照顾照顾她,有你这个靠谱的朋友在,我也能放心不少。”

“真、真的吗?谢谢哥哥!请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小莲的!”

就如秦秀所料的一样,在听到自己这番话后,夏月儿眼中顿时异彩连连,甚至连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喂喂喂!我哪有你们俩说的那么不堪啊?什么呀,才刚见面就合起伙来欺负我?”

秦伊莲见状,气鼓鼓地瞪着两人,夏月儿连忙像个大姐姐一样安抚起她来。

而一旁的秦秀,则是默默压下了心里的罪恶感。

虽然知道这样欺骗纯情少女不太好,但这确实是目前能稳稳吊住夏月儿的方法。

况且,就算这夏月儿不是秦秀要找的圣体,但好歹也是小莲花的闺蜜,秦秀也不可能当面戳穿她。

将计就计,算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铃铃铃——

饭饱茶足后,三人正靠在沙发上休息,夏月儿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秦秀余光望去,发现夏月儿看到手机上的消息后,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僵,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不少。

“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见状,秦秀出言询问起来。

至少在观察期间,秦秀可不希望这小妮子出什么意外。

“嗯……没什么,就是被打工的店辞退了,今天的打工费拿不到了而已……”

夏月儿摇了摇头,十分勉强地笑了笑。

“辞退?凭什么呀,小月你明明都提前十分送到我们手上来了,给我看看。”

秦伊莲听了,一把拿过夏月儿的手机看了起来。

“人渣!这个人简直就是在性骚扰……”

几秒种过去,小莲花的脸上已经盈满了怒意。

秦秀见状,也懒得拿手机,而是直接用质疑的眼神看向了夏月儿。

夏月儿很聪明,在和秦秀四目相接后,就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为了不让秦秀怀疑自己继续做秦伊莲闺蜜的可靠性,她努力整理了一下语言,将事情全盘托出。

原来,夏月儿本身家庭条件非常好,但她跟家里人闹了很大的矛盾,所以在几天前离家出走了,然而她的父母为了让夏月儿服软,直接就断掉了她所有的生活费供给。

夏月儿不想回去,只能去打工,可却没料到在接单时恰好被一家大型连锁店饭馆的老板儿子惦记上了,而在拒绝了对方的表白以后,那老板的儿子反而更加疯狂的骚扰起她来,甚至还威胁夏月儿不陪他睡一晚上,就让她在学校里也混不下去。

老板的儿子叫汪凡,刚才收到的短信,就是他发来的“最后通牒”。

将这几天受到的委屈说出来后,夏月儿终于忍受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小月你别怕,我们先一起去报警……”

秦伊莲见状,连忙抱住她安慰起来。

“没用的,他们有钱有势,我家里人又都听姐姐的,姐姐她讨厌我,知道以后说不定还会帮着他们欺负我,这种事警察也解决不了的……”

听着秦伊莲的话,夏月儿只是落寞摇了摇头,低声请求道:“伊莲,你能让我在你这里暂时住几天吗?我已经没有地方能回去了……”

“当然可以呀,你想住一辈子都行,所以先别哭啦……你看都快哭成大花猫啦。”

当秦伊莲笨手笨脚安慰夏月儿的时候,秦秀已经默默拿起了夏月儿的手机,一通电话直接顺着短信就回拨了过去。

“哥哥……?”

注意到秦秀的举动,两个女孩一脸惊讶的望了过来。

嘟——

电话铃只响了一声,对方便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

“小月儿!我就知道你是个乖女孩,你等着,洗干净点儿,哥哥我马上派车过来接你,噢——”

耳边响起这个半小时前才听到过的恶心声音,秦秀语气淡漠,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

“汪会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连我妹朋友的主意也敢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