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7 18:26:04

“通知校内所有保安,立即出队巡逻,看到这个照片上的男人立刻跟我汇报。”

在摸出了聂虎的体型后,秦秀立刻一个电话打到了保安室,让他们开始在校内搜寻起来。

本来秦秀还想让他们全部人员都守在三个校门,但转念一想,凭这聂虎的身手,自己这学校的围墙也拦不住他,堵门并没有太大意义。

“此人极度危险,一经发现立即报告,不要做出多余的举动。”

警告了保安队后,秦秀挂掉电话,目光低沉。

先是红衣女鬼,然后又突然冒出来了个聂虎。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秦秀正在琢磨着,有没有能直接把这两个家伙一并揪出来的方法……

与此同时,体育馆的更衣室内。

“鬼、鬼?!”

汪凡望着杜鹃身边的红裙女子,浑身都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因为他不管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女人是活人。

“红衣怨鬼?你年纪轻轻,机缘倒是不小,炼出来了这么一个好东西。”

和汪凡相比,聂虎就表现得要平静很多:“就凭这具怨鬼,你有资格跟我合作,谈谈你的条件吧。”

“这位前辈,我的条件很简单,只想亲眼看到秦秀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在我面前。”

杜鹃听罢,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十分钟前,他在接到秦秀的电话以后,就发现了监控里聂虎的行踪十分诡异,明显不是常人。

所以,他才让红衣怨鬼一路跟踪聂虎,等秦秀到了学生会室,自己也赶了过来。

本来杜鹃到了以后还打算想个办法打探一下这聂虎潜入学校的目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遇上了一个天然的盟友。

“这个条件很简单,你既然一路跟踪了我,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用什么手段变成现在这个老头模样的。”

聂虎听罢,从容的笑了笑,语气微微上扬:“不过,你这点诚意可不够,这个红衣怨鬼的来历,我需要知道详细细节。”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杀手,聂虎可是清楚这种红衣怨鬼的危险性,他可不敢贸然合作。

“那是自然。”

杜鹃对聂虎的话早有预料,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直接坦然道:“我这红衣怨鬼,本身就是暗中借了那秦秀的手才得以炼制出来,如今只差血祭了他,满足了这怨鬼的执念,就能完成最后一步。”

在很小的时候,杜鹃就从自家祖上流传下来的阴宅中发现了一篇极其邪异的炼尸残卷,残卷上面记载的正是红衣怨鬼炼制的方法。

由于杜鹃从小体格就比同龄人瘦弱得多,经常会受到欺负,所以他十分渴望得到安全感。

这张残卷上记载着的红衣怨鬼恐怖威能,更是让当时的杜鹃如获至宝。

但是,要炼制红衣怨鬼,必须得在一个怨念极其浓郁的风水煞地,将人活生生折磨致死,才有可能炼制成功。

杜鹃并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胆子。

所以,杜鹃就一直将红衣怨鬼的事当心理安慰,一直深深埋藏在心里。

在之后,杜鹃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被特招转入了清河一中,他原以为在这所精英学校里,自己能够过上高质量的高中生活,但他很快就失望了。

因为,当时的清河一中实在是太乱了,杜鹃刚一转进校,就不慎惹到了清河首富的独生女,成为了天天遭受众人欺凌的对象。

当时的清河首富是蓝家,蓝家的独生女名叫蓝梦娇,但长相和名字一点都不搭,格外的丑。

杜鹃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惹到了这蓝梦娇,难道就是因为她长得丑,自己没忍住,用奇异的视线多看了她几眼?

遭到霸凌后,杜鹃加入学生会想要求得自保,却毫无作用。

他本以为自己今后三年的高中生活也会这样凄惨度过,但过了没多久,他遇上了秦秀。

可以说,杜鹃至今没有见过颜值比秦秀还高的同龄人。

当时的首富女儿正是因为看上了秦秀,想强行逼他就范,才导致双方结下了梁子。

尽管秦秀事后扯出了张定桓的虎皮得以自保,但是依旧被频频骚扰。

那时作为旁观人的杜鹃能看出来,秦秀对这个整天骚扰他的蓝梦娇有多么厌恶。

直到后来,秦秀出手时杜鹃才知道,原来他虽然表面上对蓝梦娇虚与委蛇,但实际上却一直在私底下收集情报,打算直接整垮蓝梦娇的家庭。

没有人能想到,仅仅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已经敢在暗中对一城首富露出了獠牙!

而最恐怖的是,这秦秀仅仅花了三个月,就做到了!

杜鹃认为,这是庸才跟天才的绝对区别,是凡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半年时间过去,秦秀足足找到了蓝家企业资金链中的十一个致命断层,甚至杜鹃估计,就连蓝家本家都没料到,自家的企业居然会有这么多骇人的漏洞。

没有耗费一兵一卒,秦秀直接以张定桓这位老校长的名义,将这些资料分发给了清河当地的大佬们。

秦秀这一举动,直接就让当时的清河首富蓝家,在一夜之间从铜墙铁壁的碉堡,被剥成了一块美香四溢的肥肉,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首富蓝家倒台,秦秀也在其中受益良多,在收拾了蓝梦娇后,记仇的他并没有放过曾经那些跟在蓝梦娇身后为虎作伥、骚扰过他的跟班。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秦秀是为了匡扶正义,扶正清河的校风才会选择出头。

但只有杜鹃清楚,只不过是因为蓝梦娇这个校内首恶势力不知死活招惹到了秦秀,才导致秦秀雷霆出手,将清河一中的混杂局势就此洗牌。

在当时,往日里那些跟着蓝梦娇横行霸道的学生都很惨,有被逼得当众向秦秀下跪求饶的,也承受不住家庭破产的压力直接跳楼的。

整座学校在短短几天内风水变化极大,可谓是怨气滔天!

也正是因此,杜鹃才看到了炼制红衣怨鬼的机会。

他知道机不可失,所以果断欺骗蓝梦娇说有能扭转局势、收拾秦秀的方法,将她引到了教学楼背后的小树林里。

蓝梦娇根本想不到杜鹃这个往日里任凭自己欺辱的软蛋居然对她起了杀心,直接毫无防备的就被擒住。

短短几个小时内,杜鹃将一切能报复的手段都用在了蓝梦娇的身上,最终将满脸绝望,乞求着活路的蓝梦娇换上红衣,绑上石块,扔进小树林旁边的观赏湖里活活溺死。

就这样,一个已经威能恐怖的红衣怨鬼,在清河一中悄然诞生了。

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杜鹃才操控着这红衣怨鬼将学校里的怨气吸收殆尽。

现在,红衣怨鬼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一步,那便是将她体内所有源头秦秀狠狠凌虐致死,从而将怨气升华,就此圆满……

本来,杜鹃是打算在近期自己动手的。

但是在机缘巧合下,他发现在秦秀和杜天恒等人单独待在学生会里解决事情时,他放去查探情况的红衣怨鬼竟然会被吓得不敢靠近学生会!

之后杜天恒父子灰溜溜离开学生会的那一幕,更是让杜鹃一下子警惕了起来。

他也发现了秦秀身上的诡异之处,所以一直不敢冒险,只好打起了寻找帮手,试探秦秀虚实的主意。

“嚯……从结果来看,你家的会长可是帮你脱离了苦海,你现在反而要杀了他?”

而在听完杜鹃的描述后,聂虎跟汪凡都震惊了。

他们着实没想到,这秦秀的手腕跟心性居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人活着,总是为了自己着想才好。”

听到聂虎的调侃,杜鹃只是淡然一笑:“我家的会长大人现在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对我来说再无用处,自然没必要再留着他。”

“好,这个合作,我答应了。”

聂虎思考良久,抬起头来对着杜鹃一笑,目光友善道:“我叫聂虎,你小子的性格很对我胃口,告诉我你的名字。”

“晚辈杜鹃。”

杜鹃点头微笑。

“寄生虫杜鹃……这可真是个好名字,很适合你。”

“聂前辈谬赞了。”

两人互相恭维一番后,很快定下了对策。

聂虎说自己有一个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秘笈,需要花点时间回去准备。

而杜鹃则说他之前已经提前找到了被秦秀触动利益的一个大人物,对方明天也会对秦秀出手,如今再加上聂虎这根保险,到时候三人同时出手,保证能让秦秀死无葬身之地!

计划定下后,聂虎自然不会在学校里久留,他本身就模样大变,根本无需避开保安队的巡逻,直接就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学校。

“虎……虎哥,您先前同意那小子的合作,难道是认真的?”

汪凡跟在聂虎后面走着,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我记得您当时找到我的时候,好像是说很喜欢他,要把他永远的囚禁起来吧?”

聂虎并没有立刻回答,直到带着汪凡来到一处破败的平房前,才缓缓开口道:“呵呵,小汪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留他活口了?”

“我喜欢的只是他的皮囊,要囚禁的,是他灵魂。”

聂虎说完,目光怜悯地转头看了汪凡一眼:“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现在的……我?”

汪凡闻言,顿时一愣。

秦秀的皮囊跟灵魂,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不觉得,现在秦秀这么警惕,只有你这种刚刚被他轻松收拾过的蝼蚁,才能安全地接近他么?”

聂虎一边说,一边推开了木门,不由分说地拉起汪凡走了进去。

“虎、虎哥?!”

进了房间,下意识走到房间中央后,汪凡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因为在这间平房的地板和墙上,竟然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皮!

“小汪啊,你知道我作为一个仇人遍布世界各地的罪人,为什么敢露出脸来找你吗?”

随手反锁了汪凡进来的木门后,聂虎从门口的麻布口袋里提起一把血迹斑驳的割皮小刀,一脸柔和地望着汪凡。

“我、我……”

汪凡浑身颤抖,他望着聂虎脸上瘆人的笑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那是因为,不管是先前的脸,还是现在的脸,都不是我的真面目啊……”

聂虎说完,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知道我的任务完成度为什么是百分之百吗?因为我的委托人到了最后,都会变成我的珍藏品。”

“啊啊啊……现在就让我先割下你的脸,等到明天,我就能得到世界上最好的皮囊了……”

聂虎话音落下,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汪凡。

“虎、虎哥!不要……求求你不要……”

汪凡惊骇欲绝,哆嗦着双腿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冰冷坚实的墙上。

到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聂虎,根本就不是什么弯的!

他只是一个病态的颜控,喜欢搜集人脸人皮的疯子!

而且……自从自己发布任务,这聂虎找上自己的那一刻起,他汪凡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被靠近的聂虎轻易制服在地上后,汪凡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只能绝望地睁大了眼睛,盯着那把小刀一点一点刺进自己脸上的皮肤,随后不断切割,不断划开……

“放心,我会把你变成一件最有价值的艺术品。”

几个小时后,聂虎望着身下死不瞑目的汪凡,漠然一笑。

他伸手将鲜血淋漓的人皮从汪凡身上剥离,然后缓缓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从麻布口袋中拿出一袋紫色的涂料抹在脸上后,聂虎默念了几句晦涩难懂的咒文,他那佝偻的身体开始迅速变得挺拔起来,与汪凡的皮肤逐渐贴合。

当平房的大门重新被推开后,仅仅只走出了一个肤色白皙的少年。

少年的嘴唇上覆盖着一抹妖异的紫色,一股极端渗人的气势缓缓从他的身上扩散出来。

……

下午六点,篮球联赛结束,清河一中大获全胜,杜彦飞主动请客,带着校队众人订下酒店庆祝聚餐。

保安队马不停蹄搜寻足足四小时之久,未能在校内发现任何疑似聂虎体型的壮汉,无功而返。

“找不到呢,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靠在学生会的沙发座椅上,秦秀一脸疲惫。

“嗯。”

一旁的夏月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便十分体贴的替秦秀按摩起了肩膀。

“说起来你怎么办?今晚上要是再遇见中午那只女鬼还怕不怕?”

将思绪从聂虎身上收回后,秦秀看向了一旁的夏月儿。

“哥哥你不是说过会陪我吗?那样的话……我就不怕。”

突然间被秦秀这么一问,夏月儿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回答道。

“那行,咱们现在就先去找个阴森点的酒店开个房间吧。”

秦秀闻言,直接拉住夏月儿白嫩的小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一次,秦秀要用先前聂虎对付他的方法,来个引君入翁。

第二十五章 引君入翁

“通知校内所有保安,立即出队巡逻,看到这个照片上的男人立刻跟我汇报。”

在摸出了聂虎的体型后,秦秀立刻一个电话打到了保安室,让他们开始在校内搜寻起来。

本来秦秀还想让他们全部人员都守在三个校门,但转念一想,凭这聂虎的身手,自己这学校的围墙也拦不住他,堵门并没有太大意义。

“此人极度危险,一经发现立即报告,不要做出多余的举动。”

警告了保安队后,秦秀挂掉电话,目光低沉。

先是红衣女鬼,然后又突然冒出来了个聂虎。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秦秀正在琢磨着,有没有能直接把这两个家伙一并揪出来的方法……

与此同时,体育馆的更衣室内。

“鬼、鬼?!”

汪凡望着杜鹃身边的红裙女子,浑身都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因为他不管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女人是活人。

“红衣怨鬼?你年纪轻轻,机缘倒是不小,炼出来了这么一个好东西。”

和汪凡相比,聂虎就表现得要平静很多:“就凭这具怨鬼,你有资格跟我合作,谈谈你的条件吧。”

“这位前辈,我的条件很简单,只想亲眼看到秦秀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在我面前。”

杜鹃听罢,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十分钟前,他在接到秦秀的电话以后,就发现了监控里聂虎的行踪十分诡异,明显不是常人。

所以,他才让红衣怨鬼一路跟踪聂虎,等秦秀到了学生会室,自己也赶了过来。

本来杜鹃到了以后还打算想个办法打探一下这聂虎潜入学校的目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遇上了一个天然的盟友。

“这个条件很简单,你既然一路跟踪了我,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用什么手段变成现在这个老头模样的。”

聂虎听罢,从容的笑了笑,语气微微上扬:“不过,你这点诚意可不够,这个红衣怨鬼的来历,我需要知道详细细节。”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杀手,聂虎可是清楚这种红衣怨鬼的危险性,他可不敢贸然合作。

“那是自然。”

杜鹃对聂虎的话早有预料,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直接坦然道:“我这红衣怨鬼,本身就是暗中借了那秦秀的手才得以炼制出来,如今只差血祭了他,满足了这怨鬼的执念,就能完成最后一步。”

在很小的时候,杜鹃就从自家祖上流传下来的阴宅中发现了一篇极其邪异的炼尸残卷,残卷上面记载的正是红衣怨鬼炼制的方法。

由于杜鹃从小体格就比同龄人瘦弱得多,经常会受到欺负,所以他十分渴望得到安全感。

这张残卷上记载着的红衣怨鬼恐怖威能,更是让当时的杜鹃如获至宝。

但是,要炼制红衣怨鬼,必须得在一个怨念极其浓郁的风水煞地,将人活生生折磨致死,才有可能炼制成功。

杜鹃并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胆子。

所以,杜鹃就一直将红衣怨鬼的事当心理安慰,一直深深埋藏在心里。

在之后,杜鹃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被特招转入了清河一中,他原以为在这所精英学校里,自己能够过上高质量的高中生活,但他很快就失望了。

因为,当时的清河一中实在是太乱了,杜鹃刚一转进校,就不慎惹到了清河首富的独生女,成为了天天遭受众人欺凌的对象。

当时的清河首富是蓝家,蓝家的独生女名叫蓝梦娇,但长相和名字一点都不搭,格外的丑。

杜鹃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惹到了这蓝梦娇,难道就是因为她长得丑,自己没忍住,用奇异的视线多看了她几眼?

遭到霸凌后,杜鹃加入学生会想要求得自保,却毫无作用。

他本以为自己今后三年的高中生活也会这样凄惨度过,但过了没多久,他遇上了秦秀。

可以说,杜鹃至今没有见过颜值比秦秀还高的同龄人。

当时的首富女儿正是因为看上了秦秀,想强行逼他就范,才导致双方结下了梁子。

尽管秦秀事后扯出了张定桓的虎皮得以自保,但是依旧被频频骚扰。

那时作为旁观人的杜鹃能看出来,秦秀对这个整天骚扰他的蓝梦娇有多么厌恶。

直到后来,秦秀出手时杜鹃才知道,原来他虽然表面上对蓝梦娇虚与委蛇,但实际上却一直在私底下收集情报,打算直接整垮蓝梦娇的家庭。

没有人能想到,仅仅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已经敢在暗中对一城首富露出了獠牙!

而最恐怖的是,这秦秀仅仅花了三个月,就做到了!

杜鹃认为,这是庸才跟天才的绝对区别,是凡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半年时间过去,秦秀足足找到了蓝家企业资金链中的十一个致命断层,甚至杜鹃估计,就连蓝家本家都没料到,自家的企业居然会有这么多骇人的漏洞。

没有耗费一兵一卒,秦秀直接以张定桓这位老校长的名义,将这些资料分发给了清河当地的大佬们。

秦秀这一举动,直接就让当时的清河首富蓝家,在一夜之间从铜墙铁壁的碉堡,被剥成了一块美香四溢的肥肉,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首富蓝家倒台,秦秀也在其中受益良多,在收拾了蓝梦娇后,记仇的他并没有放过曾经那些跟在蓝梦娇身后为虎作伥、骚扰过他的跟班。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秦秀是为了匡扶正义,扶正清河的校风才会选择出头。

但只有杜鹃清楚,只不过是因为蓝梦娇这个校内首恶势力不知死活招惹到了秦秀,才导致秦秀雷霆出手,将清河一中的混杂局势就此洗牌。

在当时,往日里那些跟着蓝梦娇横行霸道的学生都很惨,有被逼得当众向秦秀下跪求饶的,也承受不住家庭破产的压力直接跳楼的。

整座学校在短短几天内风水变化极大,可谓是怨气滔天!

也正是因此,杜鹃才看到了炼制红衣怨鬼的机会。

他知道机不可失,所以果断欺骗蓝梦娇说有能扭转局势、收拾秦秀的方法,将她引到了教学楼背后的小树林里。

蓝梦娇根本想不到杜鹃这个往日里任凭自己欺辱的软蛋居然对她起了杀心,直接毫无防备的就被擒住。

短短几个小时内,杜鹃将一切能报复的手段都用在了蓝梦娇的身上,最终将满脸绝望,乞求着活路的蓝梦娇换上红衣,绑上石块,扔进小树林旁边的观赏湖里活活溺死。

就这样,一个已经威能恐怖的红衣怨鬼,在清河一中悄然诞生了。

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杜鹃才操控着这红衣怨鬼将学校里的怨气吸收殆尽。

现在,红衣怨鬼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一步,那便是将她体内所有源头秦秀狠狠凌虐致死,从而将怨气升华,就此圆满……

本来,杜鹃是打算在近期自己动手的。

但是在机缘巧合下,他发现在秦秀和杜天恒等人单独待在学生会里解决事情时,他放去查探情况的红衣怨鬼竟然会被吓得不敢靠近学生会!

之后杜天恒父子灰溜溜离开学生会的那一幕,更是让杜鹃一下子警惕了起来。

他也发现了秦秀身上的诡异之处,所以一直不敢冒险,只好打起了寻找帮手,试探秦秀虚实的主意。

“嚯……从结果来看,你家的会长可是帮你脱离了苦海,你现在反而要杀了他?”

而在听完杜鹃的描述后,聂虎跟汪凡都震惊了。

他们着实没想到,这秦秀的手腕跟心性居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人活着,总是为了自己着想才好。”

听到聂虎的调侃,杜鹃只是淡然一笑:“我家的会长大人现在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对我来说再无用处,自然没必要再留着他。”

“好,这个合作,我答应了。”

聂虎思考良久,抬起头来对着杜鹃一笑,目光友善道:“我叫聂虎,你小子的性格很对我胃口,告诉我你的名字。”

“晚辈杜鹃。”

杜鹃点头微笑。

“寄生虫杜鹃……这可真是个好名字,很适合你。”

“聂前辈谬赞了。”

两人互相恭维一番后,很快定下了对策。

聂虎说自己有一个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秘笈,需要花点时间回去准备。

而杜鹃则说他之前已经提前找到了被秦秀触动利益的一个大人物,对方明天也会对秦秀出手,如今再加上聂虎这根保险,到时候三人同时出手,保证能让秦秀死无葬身之地!

计划定下后,聂虎自然不会在学校里久留,他本身就模样大变,根本无需避开保安队的巡逻,直接就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学校。

“虎……虎哥,您先前同意那小子的合作,难道是认真的?”

汪凡跟在聂虎后面走着,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我记得您当时找到我的时候,好像是说很喜欢他,要把他永远的囚禁起来吧?”

聂虎并没有立刻回答,直到带着汪凡来到一处破败的平房前,才缓缓开口道:“呵呵,小汪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留他活口了?”

“我喜欢的只是他的皮囊,要囚禁的,是他灵魂。”

聂虎说完,目光怜悯地转头看了汪凡一眼:“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现在的……我?”

汪凡闻言,顿时一愣。

秦秀的皮囊跟灵魂,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不觉得,现在秦秀这么警惕,只有你这种刚刚被他轻松收拾过的蝼蚁,才能安全地接近他么?”

聂虎一边说,一边推开了木门,不由分说地拉起汪凡走了进去。

“虎、虎哥?!”

进了房间,下意识走到房间中央后,汪凡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因为在这间平房的地板和墙上,竟然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皮!

“小汪啊,你知道我作为一个仇人遍布世界各地的罪人,为什么敢露出脸来找你吗?”

随手反锁了汪凡进来的木门后,聂虎从门口的麻布口袋里提起一把血迹斑驳的割皮小刀,一脸柔和地望着汪凡。

“我、我……”

汪凡浑身颤抖,他望着聂虎脸上瘆人的笑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那是因为,不管是先前的脸,还是现在的脸,都不是我的真面目啊……”

聂虎说完,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知道我的任务完成度为什么是百分之百吗?因为我的委托人到了最后,都会变成我的珍藏品。”

“啊啊啊……现在就让我先割下你的脸,等到明天,我就能得到世界上最好的皮囊了……”

聂虎话音落下,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汪凡。

“虎、虎哥!不要……求求你不要……”

汪凡惊骇欲绝,哆嗦着双腿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冰冷坚实的墙上。

到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聂虎,根本就不是什么弯的!

他只是一个病态的颜控,喜欢搜集人脸人皮的疯子!

而且……自从自己发布任务,这聂虎找上自己的那一刻起,他汪凡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被靠近的聂虎轻易制服在地上后,汪凡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只能绝望地睁大了眼睛,盯着那把小刀一点一点刺进自己脸上的皮肤,随后不断切割,不断划开……

“放心,我会把你变成一件最有价值的艺术品。”

几个小时后,聂虎望着身下死不瞑目的汪凡,漠然一笑。

他伸手将鲜血淋漓的人皮从汪凡身上剥离,然后缓缓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从麻布口袋中拿出一袋紫色的涂料抹在脸上后,聂虎默念了几句晦涩难懂的咒文,他那佝偻的身体开始迅速变得挺拔起来,与汪凡的皮肤逐渐贴合。

当平房的大门重新被推开后,仅仅只走出了一个肤色白皙的少年。

少年的嘴唇上覆盖着一抹妖异的紫色,一股极端渗人的气势缓缓从他的身上扩散出来。

……

下午六点,篮球联赛结束,清河一中大获全胜,杜彦飞主动请客,带着校队众人订下酒店庆祝聚餐。

保安队马不停蹄搜寻足足四小时之久,未能在校内发现任何疑似聂虎体型的壮汉,无功而返。

“找不到呢,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靠在学生会的沙发座椅上,秦秀一脸疲惫。

“嗯。”

一旁的夏月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便十分体贴的替秦秀按摩起了肩膀。

“说起来你怎么办?今晚上要是再遇见中午那只女鬼还怕不怕?”

将思绪从聂虎身上收回后,秦秀看向了一旁的夏月儿。

“哥哥你不是说过会陪我吗?那样的话……我就不怕。”

突然间被秦秀这么一问,夏月儿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回答道。

“那行,咱们现在就先去找个阴森点的酒店开个房间吧。”

秦秀闻言,直接拉住夏月儿白嫩的小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一次,秦秀要用先前聂虎对付他的方法,来个引君入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