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6 00:01:00

真是双喜临门,刚刚想好怎么对付郭东旭那逼崽子,女神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冰棍他们几个看着我瞅着电话傻笑,面面相觑。

李浩轻咳了一声说:“你再不接人家挂了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摁下接听键,笑眯眯的说:“喂?珊姐呀……”

“嘶~”

他们几个在我身边装作打哆嗦的样子,低声念叨着,哎呀妈呀,这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小九,我们在你的酒吧玩呐!怎么没看见你呢?”夏灵珊笑着说。

我也笑着说:“我在外面和朋友吃点饭珊姐,你怎么想到去我那玩了呐?放心回头我跟他们交待一下,给你们免单。”

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人家哥哥是夏天,我只不过是给人家看门的,要免单也轮不到我啊。

夏灵珊嫣然一笑:“不用啦,就和朋友过来玩玩,我以为你在这里呢,本来还想找你喝几杯的。”

“我马上到!”

说完我放下手机,拿起杯里的酒全都倒在了烤架上面,只听撕拉一声,烤羊腿下面毛起一阵白烟!

这哥几个全都炸毛了,冰棍咽了口唾沫:“你疯了!这还没烤好呢!”

“还烤个激八!夏灵珊约咱们玩去,赶紧的!”

说完我拽着身边的小邪就往外跑,其他几个人也都紧紧跟在我身后,对于我们这种级别的马仔来说,能和夏灵珊一起玩那真是无上荣光!

上车你以后大眼瞅我傻笑:“九哥你真有本事,珊姐都能主动约你玩。”

小邪也在旁边邪笑:“说真的九哥,你拿下珊姐,那你就是天哥的妹夫,到时候在镇上那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听他们一说我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也笑了出来,但我也知道我和夏灵珊的差距,有些事情想想就好。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酒吧,刚走进就有服务生走过来告诉我夏灵珊来了,我叫他开一瓶顶级黑方,然后就走了进去。

刚进酒吧我就看到不远处舞池旁边的一间卡台,坐着五六个女孩,最中间的就是夏灵珊。

夏灵珊今天穿着一间白色卫衣,深蓝牛仔裤和一双网上特别火的AJ,散着头发带着一顶淡黄色鸭舌帽,样子格外清新脱俗。

她旁边那个女孩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抹胸碎花裙,脚下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头发盘了起来,两只银耳环挂在粉嫩的耳唇上,格外的妩媚动人。

一个妩媚,一个清新,两种风格,两种极品!

夏灵珊此时也看到了我,站起身冲我挥了挥手,冰棍在旁边都看傻眼了,低声对我说:“哥,跟你玩真好!这几个都是极品啊!”

李浩也在旁边感叹:“果然是美女都和美女玩啊,这就叫物以类聚。”

我笑呵呵的带着他们走了过去,说实话这一桌五六个人全都是美女,我心里还真有点紧张,毕竟我们这边都属于屌丝类型的,也就李浩的样子稍微好看一点。

我冲夏灵珊作了个揖,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几位美女,刚才有点事。”

话音刚落,刚才那名服务生端着一瓶酒走了过来:“九哥,你点的黑方。”

我拿起一个酒杯倒满了酒:“我先自罚一杯。”

夏灵珊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对了小九,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姐妹,叫曲孀,旁边那位叫柳莹,这位是阿雅,那个是静茹。”

旁边的冰棍笑着接话:“啥静茹啊?梁静茹啊?”

我赶紧偷偷踩了他一脚,谁知道那个静茹妹子也没生气,笑着说:“对呀,要不要给你唱一首勇气?”

冰棍这小子嘿嘿一笑:“你是想给我勇气,让我大胆表白吗?”

夏灵珊他们一阵哄笑,静茹拿起酒杯笑着说:“你挺有意思,来过来陪姐喝一杯!”

冰棍像狗一样的凑了过去,两人坐在一起开始画圈劈酒,把我们四个都看傻眼了。

大眼拽了拽我的衣角:“哥,冰棍哥这就撩上了?”

我还没说话,就看到曲孀缓缓站起身,伸出了她的手四平八稳的对我说:“小九,上次的事多谢你救了我家姗姗。”

曲孀这女人不但外貌像女神,气质也是非常好,这玩意是天生的,就好比你给凤姐穿一身古驰爱马仕,还是和人家名模穿校服没法比。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有点压迫感,能和我握手更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急忙伸出手弯着腰和她握了握手,笑着说:“没事儿的,这都应该的。”

曲孀微微一笑:“来吧,坐下一起喝点。”

我带着冰棍他们几个刚坐下,就看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小伙,穿着一身韩版修身西装,头发上打了得有二斤发蜡,隔着老远都能闻到发蜡的味道。

那小伙走到我们面前,甩了甩手上的水,笑着说:“呀!姗姗,这就是你哥手下的那个小马仔吧?捅了崔亮那个。”

这话说的是没错,但我听的就有种莫名的不爽,不过碍于是夏灵珊的朋友,我还是忍了下来,礼貌性的对他点头笑了笑。

冰棍那头正和静茹聊的火热,这句话被他听到了,于是放下酒杯仰头看着小伙:“先生你贵姓啊?”

小伙好像很得意的样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成峰。”

冰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哇!你就是那个终极啃老族,谢老板的儿子谢成峰啊!”

谢成峰脸色骤变,指着冰棍:“你怎么说话呢!”

这时候我已经端起酒杯来到谢成峰面前,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谢少爷,我弟弟爱开玩笑,您不会和我们这群马仔一般见识吧。”

见气氛有些不对,曲孀突然开口对谢成峰说:“你少说两句,出来玩的你干什么呢?柳莹你管管他。”

那个叫柳莹抿抿嘴唇站起身,轻轻拽了拽谢成峰的衣角:“成峰,坐下吧。”

我一瞅这哪是管啊,这不是商量么?一看这个柳莹就老实,估计和谢成峰处对象,不是为了钱,就是傻呼呼,也没少让谢成峰欺负。

好不容易气氛让曲孀缓和下来,我和夏灵珊刚聊了没几句,那个谢成峰又凑了过来,笑着问我:“九哥,你给夏天看场子,一个月得赚不少吧?怎么着也得五千以上吧?”

我呡了一口酒笑了笑:“多少无所谓,和兄弟们在一起开心。”

谢成峰切了一声:“能有多开心啊?不就是一天溜冰嗑药,欺负欺负老实人嘛?”

我旁边的大眼实在听不下去了,猛踹了一脚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谢成峰的鼻子就骂:“草你妈的没完没了是吧!你要感觉你行,咱俩就下去比划一下子!”

谢成峰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阴阳怪气的说:“哎呦,我可不敢,我咋敢惹你们这帮社会大哥呢?”

他话音刚落,一个酒杯直接砸在了他后脑上面!虽然没碎,但也把谢成峰砸了一个踉跄。

谢成峰捂着脑袋回头,冰棍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敢惹就少哔哔,消停眯着得了,非逼我们在你对象面前暴锤你一顿好啊?”

谢成峰脸色通红,指着冰棍大吼:“你他妈敢打我!”

“我他妈打你又怎么滴!”我大吼一声蹿了上去,拽着谢成峰的脑袋就摁在了桌子上,手里抄起烟缸就要往下砸!

他妈今天本来就受了一肚子气,这小子好死不死非要在这气头上惹我!

我刚要开砸,柳莹就冲了上来,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胳膊,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九哥,你别打他,求求你了。”

我看到柳莹这个样子,心里那股火就消了下来,手里的烟缸也慢慢放了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是场子里一大帮兄弟也都跑了过来,连丁壳都过来看热闹了。

“咋了九哥,谁闹事??”

我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没事,回去吧都。”

谢成峰见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型,柳莹走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胳膊低声问:“你没事吧?”

“滚蛋!就他妈知道哭!你们给我等着,咱们没完!”

谢成峰一把将柳莹摔了个跟头,自己气冲冲的夺门而去!

我也没心思追谢成峰,而是走到柳莹身边把她扶了起来:“没事吧?”

柳莹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没事,九哥,谢成峰不懂事,你别找他麻烦行吗?”

这话弄的我哭笑不得:“大姐,他不找我麻烦我就烧高香了。”

冰棍在一旁搭茬:“妹子,何必呢,找个珍惜你的人不是更好?这人渣跟着他没啥意思。”

柳莹也没说话,和夏灵珊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一场闹剧过后,大家也都没啥心情喝酒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是寸头的。

我正要回拨过去,就看到门外寸头居然跑了进来。

当时我就感觉情况不对,急忙迎了过去,寸头看到我一把拽住我的手说:“快回去!五哥的摊位被人砸了!”

“啥?”

“冰棍,浩子,你们把人都叫上,去车站门口的烧烤大排档!”

第二十七章 纨绔子弟

真是双喜临门,刚刚想好怎么对付郭东旭那逼崽子,女神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冰棍他们几个看着我瞅着电话傻笑,面面相觑。

李浩轻咳了一声说:“你再不接人家挂了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摁下接听键,笑眯眯的说:“喂?珊姐呀……”

“嘶~”

他们几个在我身边装作打哆嗦的样子,低声念叨着,哎呀妈呀,这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小九,我们在你的酒吧玩呐!怎么没看见你呢?”夏灵珊笑着说。

我也笑着说:“我在外面和朋友吃点饭珊姐,你怎么想到去我那玩了呐?放心回头我跟他们交待一下,给你们免单。”

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人家哥哥是夏天,我只不过是给人家看门的,要免单也轮不到我啊。

夏灵珊嫣然一笑:“不用啦,就和朋友过来玩玩,我以为你在这里呢,本来还想找你喝几杯的。”

“我马上到!”

说完我放下手机,拿起杯里的酒全都倒在了烤架上面,只听撕拉一声,烤羊腿下面毛起一阵白烟!

这哥几个全都炸毛了,冰棍咽了口唾沫:“你疯了!这还没烤好呢!”

“还烤个激八!夏灵珊约咱们玩去,赶紧的!”

说完我拽着身边的小邪就往外跑,其他几个人也都紧紧跟在我身后,对于我们这种级别的马仔来说,能和夏灵珊一起玩那真是无上荣光!

上车你以后大眼瞅我傻笑:“九哥你真有本事,珊姐都能主动约你玩。”

小邪也在旁边邪笑:“说真的九哥,你拿下珊姐,那你就是天哥的妹夫,到时候在镇上那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听他们一说我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也笑了出来,但我也知道我和夏灵珊的差距,有些事情想想就好。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酒吧,刚走进就有服务生走过来告诉我夏灵珊来了,我叫他开一瓶顶级黑方,然后就走了进去。

刚进酒吧我就看到不远处舞池旁边的一间卡台,坐着五六个女孩,最中间的就是夏灵珊。

夏灵珊今天穿着一间白色卫衣,深蓝牛仔裤和一双网上特别火的AJ,散着头发带着一顶淡黄色鸭舌帽,样子格外清新脱俗。

她旁边那个女孩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抹胸碎花裙,脚下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头发盘了起来,两只银耳环挂在粉嫩的耳唇上,格外的妩媚动人。

一个妩媚,一个清新,两种风格,两种极品!

夏灵珊此时也看到了我,站起身冲我挥了挥手,冰棍在旁边都看傻眼了,低声对我说:“哥,跟你玩真好!这几个都是极品啊!”

李浩也在旁边感叹:“果然是美女都和美女玩啊,这就叫物以类聚。”

我笑呵呵的带着他们走了过去,说实话这一桌五六个人全都是美女,我心里还真有点紧张,毕竟我们这边都属于屌丝类型的,也就李浩的样子稍微好看一点。

我冲夏灵珊作了个揖,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几位美女,刚才有点事。”

话音刚落,刚才那名服务生端着一瓶酒走了过来:“九哥,你点的黑方。”

我拿起一个酒杯倒满了酒:“我先自罚一杯。”

夏灵珊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对了小九,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姐妹,叫曲孀,旁边那位叫柳莹,这位是阿雅,那个是静茹。”

旁边的冰棍笑着接话:“啥静茹啊?梁静茹啊?”

我赶紧偷偷踩了他一脚,谁知道那个静茹妹子也没生气,笑着说:“对呀,要不要给你唱一首勇气?”

冰棍这小子嘿嘿一笑:“你是想给我勇气,让我大胆表白吗?”

夏灵珊他们一阵哄笑,静茹拿起酒杯笑着说:“你挺有意思,来过来陪姐喝一杯!”

冰棍像狗一样的凑了过去,两人坐在一起开始画圈劈酒,把我们四个都看傻眼了。

大眼拽了拽我的衣角:“哥,冰棍哥这就撩上了?”

我还没说话,就看到曲孀缓缓站起身,伸出了她的手四平八稳的对我说:“小九,上次的事多谢你救了我家姗姗。”

曲孀这女人不但外貌像女神,气质也是非常好,这玩意是天生的,就好比你给凤姐穿一身古驰爱马仕,还是和人家名模穿校服没法比。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有点压迫感,能和我握手更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急忙伸出手弯着腰和她握了握手,笑着说:“没事儿的,这都应该的。”

曲孀微微一笑:“来吧,坐下一起喝点。”

我带着冰棍他们几个刚坐下,就看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小伙,穿着一身韩版修身西装,头发上打了得有二斤发蜡,隔着老远都能闻到发蜡的味道。

那小伙走到我们面前,甩了甩手上的水,笑着说:“呀!姗姗,这就是你哥手下的那个小马仔吧?捅了崔亮那个。”

这话说的是没错,但我听的就有种莫名的不爽,不过碍于是夏灵珊的朋友,我还是忍了下来,礼貌性的对他点头笑了笑。

冰棍那头正和静茹聊的火热,这句话被他听到了,于是放下酒杯仰头看着小伙:“先生你贵姓啊?”

小伙好像很得意的样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成峰。”

冰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哇!你就是那个终极啃老族,谢老板的儿子谢成峰啊!”

谢成峰脸色骤变,指着冰棍:“你怎么说话呢!”

这时候我已经端起酒杯来到谢成峰面前,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谢少爷,我弟弟爱开玩笑,您不会和我们这群马仔一般见识吧。”

见气氛有些不对,曲孀突然开口对谢成峰说:“你少说两句,出来玩的你干什么呢?柳莹你管管他。”

那个叫柳莹抿抿嘴唇站起身,轻轻拽了拽谢成峰的衣角:“成峰,坐下吧。”

我一瞅这哪是管啊,这不是商量么?一看这个柳莹就老实,估计和谢成峰处对象,不是为了钱,就是傻呼呼,也没少让谢成峰欺负。

好不容易气氛让曲孀缓和下来,我和夏灵珊刚聊了没几句,那个谢成峰又凑了过来,笑着问我:“九哥,你给夏天看场子,一个月得赚不少吧?怎么着也得五千以上吧?”

我呡了一口酒笑了笑:“多少无所谓,和兄弟们在一起开心。”

谢成峰切了一声:“能有多开心啊?不就是一天溜冰嗑药,欺负欺负老实人嘛?”

我旁边的大眼实在听不下去了,猛踹了一脚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谢成峰的鼻子就骂:“草你妈的没完没了是吧!你要感觉你行,咱俩就下去比划一下子!”

谢成峰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阴阳怪气的说:“哎呦,我可不敢,我咋敢惹你们这帮社会大哥呢?”

他话音刚落,一个酒杯直接砸在了他后脑上面!虽然没碎,但也把谢成峰砸了一个踉跄。

谢成峰捂着脑袋回头,冰棍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敢惹就少哔哔,消停眯着得了,非逼我们在你对象面前暴锤你一顿好啊?”

谢成峰脸色通红,指着冰棍大吼:“你他妈敢打我!”

“我他妈打你又怎么滴!”我大吼一声蹿了上去,拽着谢成峰的脑袋就摁在了桌子上,手里抄起烟缸就要往下砸!

他妈今天本来就受了一肚子气,这小子好死不死非要在这气头上惹我!

我刚要开砸,柳莹就冲了上来,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胳膊,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九哥,你别打他,求求你了。”

我看到柳莹这个样子,心里那股火就消了下来,手里的烟缸也慢慢放了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是场子里一大帮兄弟也都跑了过来,连丁壳都过来看热闹了。

“咋了九哥,谁闹事??”

我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没事,回去吧都。”

谢成峰见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型,柳莹走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胳膊低声问:“你没事吧?”

“滚蛋!就他妈知道哭!你们给我等着,咱们没完!”

谢成峰一把将柳莹摔了个跟头,自己气冲冲的夺门而去!

我也没心思追谢成峰,而是走到柳莹身边把她扶了起来:“没事吧?”

柳莹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没事,九哥,谢成峰不懂事,你别找他麻烦行吗?”

这话弄的我哭笑不得:“大姐,他不找我麻烦我就烧高香了。”

冰棍在一旁搭茬:“妹子,何必呢,找个珍惜你的人不是更好?这人渣跟着他没啥意思。”

柳莹也没说话,和夏灵珊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一场闹剧过后,大家也都没啥心情喝酒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是寸头的。

我正要回拨过去,就看到门外寸头居然跑了进来。

当时我就感觉情况不对,急忙迎了过去,寸头看到我一把拽住我的手说:“快回去!五哥的摊位被人砸了!”

“啥?”

“冰棍,浩子,你们把人都叫上,去车站门口的烧烤大排档!”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