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5 10:00:00

距离上课还有一两分钟,不过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等待老师进来上课。

但还有一个人在走廊外快步走来,这一举动不禁引起不少学生注视。

“楚修,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去招惹周阳!”

陈亮追在楚修身后急忙劝道。

他的腿虽然被楚修接上了,但还没完全恢复,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

“他家里是开搏击馆的,他一天有十个小时都泡在搏击馆里,整个江城高中都没人打得过他!”

“他还参加过市里的搏击比赛,最后把对手的胸骨都打裂了!”

但楚修充耳不闻,一路冲到了高三复读1班,轻轻推开班门。

刚进门,一眼就能看到周阳翘着二郎腿,在和他的朋友聊天,得意洋洋地吹嘘着自己刚才虐陈亮的事情。

“周阳!”

楚修暴喝一声。

众人下意识回头,但还不等他们看清楚说话的是谁,一个身影就如疾风般掠过,一路冲到周阳的桌前,一拳砸下!

“轰!!”

楚修这一拳宛如千斤重锤,坚硬的橡木木板如同玻璃般爆裂开来!

这一声如雷贯耳,响遍整个楼层,直接将周围的学生吓得浑身一哆嗦,瘫倒在地。

就连周阳也被这一下给震慑到,恶狠地看向楚修,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只是他刚抬起头,却感觉自己如同被一个恶魔盯上一般,浑身寒毛竖起,身体止不住地打颤。

“你是周阳?”楚修声音不带半点情绪,冷漠至极。

周阳强撑着冷脸,和楚修对视,道:“你是哪来的,敢……”

他还没说完,楚修就猛地挥出一巴掌,抽在周阳脸上。

周阳被这一巴掌凌空抽飞,在空中像个陀螺一样转了几圈,直接撞到后面的几张桌子,像个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自己打搏击这么多年,在馆主的指导下快要摸到内劲的门槛,远超常人,为什么在这个瘦弱的家伙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还不等周阳反应过来,楚修就两步冲上去,紧接着一脚踢在周阳肚子上。

这一脚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再次将他踢翻在地,打得周阳怀疑人生,怀疑自己过去这么多年练习的武术是不是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你是不是周阳!”楚修紧紧相逼。

周阳正要承认,楚修又是一拳打下!

“我问你是不是叫周阳!”

“你是不是叫周阳!”

楚修抓住周阳,拳头如雷般打下,周阳被打得连血都吐不出来。

“这一拳,是替那些无辜遭你欺凌的人打的!”

“这一拳,是替我班女生打的,你差点毁了别人一生!”

“这一拳,是替学校打的,你这颗老鼠屎,毁了学校这锅汤!”

……

“这最后一拳,是替陈亮打的,因为他是我兄弟!”

楚修虽然没有用多少力气,但这几拳下去周阳的半边脸直接被抽烂,鼻梁骨都被打碎,满脸都是鲜血,几乎要昏死过去。

周围的女生想要尖叫,但却不敢叫出声来。

后来追上的陈亮一进门,看到这情况,惊得好一会没说话,他在来的路上想了很多情况,肯定是楚修过去找周阳麻烦,最后被周阳狠狠地打回来。

他连劝解的台词都给想好了。

可结果却是楚修把周阳摁在地上打!

“怎么回事?!”

身材肥硕的李主任拿着教科材料进门,一看这情况顿时就懵了,连忙上前拉开楚修,想要扶起周阳。

他深知周阳的背景不简单,所以平时对周阳都是特殊对待,之前周阳多次打人,甚至把其他班的学生打成残废,他也是全当看不见。

这时候,李主任心里想了一下,正好趁这机会攀附一下周家。

“你是哪来的,竟敢打我们班的同学,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李主任理直气壮,指着楚修的鼻子怒骂道。

楚修冷笑了一声,回应道:“犯法?那以前被周阳打过的人,你有去追究他的责任吗?据我所知,现在好像还有不少被周阳打过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这难道不算犯法吗?”

“你……你不要胡说,这些都只是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双方家庭都已经和解了。”李主任不屑地哼道,那些人多少都收了周家的钱,就算真追究起来,他们也会很识相的闭嘴。

但楚修显然猜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接着道:“就算那些人不说,我朋友被周阳当着全班的面打断了左腿,这又怎么解释?”

李主任看向陈亮的腿,这种事实确实无法辩驳,但李主任丝毫没有慌张,反倒是用手戳着陈亮的脸,口水乱喷地大骂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知道吗?全校这么多人为什么他不打别人就打你,你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的过错?现在滚回去写五千字检讨,明天送我办公室去!要是检讨不够深刻,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听到这段话,众多学生都沉默了下去。

被周阳打过的人怎么会没反抗过,几乎都是被李主任这一套给压下去的。

但楚修却是冷笑了起来,一步走上前,反问道:“你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吗?”

“没错!”李主任挺起满是肥油的肚子,义正言辞道。

“啪!!”

回应他的却是楚修的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两百多斤重的李主任拍翻在地。

“现在告诉我,一个巴掌拍得响吗?”

此话一出,整个班级都被惊住了!

李主任更是被打得一脸懵逼,他怎能想到楚修竟敢对他出手。

他可是年级主任啊!

但还不等李主任破口大骂,楚修的下一巴掌又到了。

“啪!!”

“告诉我,一个巴掌,拍得响吗?”

“拍得响,拍得响!”李主任被打怕了,他可没有周阳那样硬朗的身体素质,常年在外找店里发泄的他身体早就被掏空了,两巴掌下来就瘫倒在了地上。

“那你再告诉我,我为什么不打别人,只打你?”楚修道。

李主任一愣,支支吾吾一会解释不出来。

“啪!!”

“啪!!”

“我说我说,因为我贱,我胡说八道!”李主任实在扛不住了,哭丧着脸道。

李主任声音本就难听,现在哭起来更像一只被掐住喉咙的鸭子在叫。

周围有的学生本来还想上去拉住楚修,但楚修已经把李主任给打得服服帖帖,大家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而在这时,江依依刚回到学校,从走廊外走过,小脸上还挂着甜酥酥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主任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急忙向窗外叫道:“江依依同学,救命啊!”

江依依回过头,看见教室里的一片狼藉,以及将李主任和周阳按在地上暴打的楚修,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了?”

“他和周阳同学打起来,我进来劝架也被他打了,江依依同学,你快去通知校保安,把这个家伙抓去警察局!”李主任惨叫道。

只要进了牢子,有的是办法弄死他!

“完了,江依依和周阳是一个圈子的,关系还不差,她肯定会帮周阳的。”陈亮脸色煞白,心里暗叫不好。

不止是陈亮,所有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江依依听到李主任的话,没有一点犹豫就冲进教室,直直地奔着楚修而去,就在众人以为江依依这是要一巴掌打上去的时候。

只见她停在楚修面前,轻轻拿起楚修的右手,像小女友关心男朋友那样吹了两口暖气,眼中满是担心,轻声道:

“楚修,你没事吧。”

第十一章:打脸!

距离上课还有一两分钟,不过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等待老师进来上课。

但还有一个人在走廊外快步走来,这一举动不禁引起不少学生注视。

“楚修,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去招惹周阳!”

陈亮追在楚修身后急忙劝道。

他的腿虽然被楚修接上了,但还没完全恢复,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

“他家里是开搏击馆的,他一天有十个小时都泡在搏击馆里,整个江城高中都没人打得过他!”

“他还参加过市里的搏击比赛,最后把对手的胸骨都打裂了!”

但楚修充耳不闻,一路冲到了高三复读1班,轻轻推开班门。

刚进门,一眼就能看到周阳翘着二郎腿,在和他的朋友聊天,得意洋洋地吹嘘着自己刚才虐陈亮的事情。

“周阳!”

楚修暴喝一声。

众人下意识回头,但还不等他们看清楚说话的是谁,一个身影就如疾风般掠过,一路冲到周阳的桌前,一拳砸下!

“轰!!”

楚修这一拳宛如千斤重锤,坚硬的橡木木板如同玻璃般爆裂开来!

这一声如雷贯耳,响遍整个楼层,直接将周围的学生吓得浑身一哆嗦,瘫倒在地。

就连周阳也被这一下给震慑到,恶狠地看向楚修,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只是他刚抬起头,却感觉自己如同被一个恶魔盯上一般,浑身寒毛竖起,身体止不住地打颤。

“你是周阳?”楚修声音不带半点情绪,冷漠至极。

周阳强撑着冷脸,和楚修对视,道:“你是哪来的,敢……”

他还没说完,楚修就猛地挥出一巴掌,抽在周阳脸上。

周阳被这一巴掌凌空抽飞,在空中像个陀螺一样转了几圈,直接撞到后面的几张桌子,像个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自己打搏击这么多年,在馆主的指导下快要摸到内劲的门槛,远超常人,为什么在这个瘦弱的家伙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还不等周阳反应过来,楚修就两步冲上去,紧接着一脚踢在周阳肚子上。

这一脚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再次将他踢翻在地,打得周阳怀疑人生,怀疑自己过去这么多年练习的武术是不是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你是不是周阳!”楚修紧紧相逼。

周阳正要承认,楚修又是一拳打下!

“我问你是不是叫周阳!”

“你是不是叫周阳!”

楚修抓住周阳,拳头如雷般打下,周阳被打得连血都吐不出来。

“这一拳,是替那些无辜遭你欺凌的人打的!”

“这一拳,是替我班女生打的,你差点毁了别人一生!”

“这一拳,是替学校打的,你这颗老鼠屎,毁了学校这锅汤!”

……

“这最后一拳,是替陈亮打的,因为他是我兄弟!”

楚修虽然没有用多少力气,但这几拳下去周阳的半边脸直接被抽烂,鼻梁骨都被打碎,满脸都是鲜血,几乎要昏死过去。

周围的女生想要尖叫,但却不敢叫出声来。

后来追上的陈亮一进门,看到这情况,惊得好一会没说话,他在来的路上想了很多情况,肯定是楚修过去找周阳麻烦,最后被周阳狠狠地打回来。

他连劝解的台词都给想好了。

可结果却是楚修把周阳摁在地上打!

“怎么回事?!”

身材肥硕的李主任拿着教科材料进门,一看这情况顿时就懵了,连忙上前拉开楚修,想要扶起周阳。

他深知周阳的背景不简单,所以平时对周阳都是特殊对待,之前周阳多次打人,甚至把其他班的学生打成残废,他也是全当看不见。

这时候,李主任心里想了一下,正好趁这机会攀附一下周家。

“你是哪来的,竟敢打我们班的同学,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李主任理直气壮,指着楚修的鼻子怒骂道。

楚修冷笑了一声,回应道:“犯法?那以前被周阳打过的人,你有去追究他的责任吗?据我所知,现在好像还有不少被周阳打过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这难道不算犯法吗?”

“你……你不要胡说,这些都只是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双方家庭都已经和解了。”李主任不屑地哼道,那些人多少都收了周家的钱,就算真追究起来,他们也会很识相的闭嘴。

但楚修显然猜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接着道:“就算那些人不说,我朋友被周阳当着全班的面打断了左腿,这又怎么解释?”

李主任看向陈亮的腿,这种事实确实无法辩驳,但李主任丝毫没有慌张,反倒是用手戳着陈亮的脸,口水乱喷地大骂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知道吗?全校这么多人为什么他不打别人就打你,你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的过错?现在滚回去写五千字检讨,明天送我办公室去!要是检讨不够深刻,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听到这段话,众多学生都沉默了下去。

被周阳打过的人怎么会没反抗过,几乎都是被李主任这一套给压下去的。

但楚修却是冷笑了起来,一步走上前,反问道:“你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吗?”

“没错!”李主任挺起满是肥油的肚子,义正言辞道。

“啪!!”

回应他的却是楚修的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两百多斤重的李主任拍翻在地。

“现在告诉我,一个巴掌拍得响吗?”

此话一出,整个班级都被惊住了!

李主任更是被打得一脸懵逼,他怎能想到楚修竟敢对他出手。

他可是年级主任啊!

但还不等李主任破口大骂,楚修的下一巴掌又到了。

“啪!!”

“告诉我,一个巴掌,拍得响吗?”

“拍得响,拍得响!”李主任被打怕了,他可没有周阳那样硬朗的身体素质,常年在外找店里发泄的他身体早就被掏空了,两巴掌下来就瘫倒在了地上。

“那你再告诉我,我为什么不打别人,只打你?”楚修道。

李主任一愣,支支吾吾一会解释不出来。

“啪!!”

“啪!!”

“我说我说,因为我贱,我胡说八道!”李主任实在扛不住了,哭丧着脸道。

李主任声音本就难听,现在哭起来更像一只被掐住喉咙的鸭子在叫。

周围有的学生本来还想上去拉住楚修,但楚修已经把李主任给打得服服帖帖,大家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而在这时,江依依刚回到学校,从走廊外走过,小脸上还挂着甜酥酥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主任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急忙向窗外叫道:“江依依同学,救命啊!”

江依依回过头,看见教室里的一片狼藉,以及将李主任和周阳按在地上暴打的楚修,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了?”

“他和周阳同学打起来,我进来劝架也被他打了,江依依同学,你快去通知校保安,把这个家伙抓去警察局!”李主任惨叫道。

只要进了牢子,有的是办法弄死他!

“完了,江依依和周阳是一个圈子的,关系还不差,她肯定会帮周阳的。”陈亮脸色煞白,心里暗叫不好。

不止是陈亮,所有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江依依听到李主任的话,没有一点犹豫就冲进教室,直直地奔着楚修而去,就在众人以为江依依这是要一巴掌打上去的时候。

只见她停在楚修面前,轻轻拿起楚修的右手,像小女友关心男朋友那样吹了两口暖气,眼中满是担心,轻声道:

“楚修,你没事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