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9 11:24:43

“你是谁啊,敢在这里说话?”有人当即指责道。

先到场的人都知道,这个市里请来的胡道长喜欢安静,最讨厌的就是大声喧哗。

市领导,建筑学院士,刑侦队长等人,甚至黄局都还在这呢,张队都不敢大声说话,你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大放厥词?

张队往后站了两步,拉了拉楚修的衣角,示意楚修注意点。

虽然楚修是许志峰请来的,可楚修终究是人轻言微,宗师之威张队也只是听孔老提过,在这一众能在江城翻天的人物前,也不能轻易放肆啊!

“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黄局脸色已经不好。

“我说这位胡道长根本是在胡说八道,一派胡言!”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混账!哪里来的混小子,警卫呢,把他给我拉出去!”

黄局瞪了张队一眼,言外之意是还不赶紧带你的人滚,难道留在这里丢人吗?

但张队只能低着头,他现在是左右为难,还不好说楚修是许志峰请来的。

“罢了,年轻人喜欢抢威风,我这不成器的小徒像他这般年纪的时候,也一样爱出风头,不怪他。”胡道长摆手笑道。

听到胡道长一说,众人顿时赞赏地点头。

国人最重礼仪谦重,纵是你再有本事,如果不懂得谦逊,最终也不会受到尊重。

“师傅谬赞了,我如他这般年纪的时候,虽然空有一身本事,但胆子尚小,哪像这位小兄弟这样嚣张。”

“不过既然你怀疑我师傅所言,不知道我师傅是哪里说错了,愿闻其详。”胡道长身后的青年拱手道。

黄局见罢,点头道:“这小年轻真不错。”

“面对挑衅沉得住气,气质不凡啊。”

周围领导都对这青年点头称赞,果然名师出高徒,不少专家则是一脸鄙夷地看向楚修。

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你还有什么话说?”青年补了一句,眼神高傲,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把楚修放在眼里。

但楚修始终淡然,笑道:“我说你错了,你便是错了。”

胡道长和这青年看似谦逊,实则内心都是极傲之人,眼中容不下楚修这颗唱反调的沙子。

“张奇,你是要气死我吗!还不快带你的人滚!”黄局双眼高鼓,一股怒气随时爆发。

“罢了罢了,黄局,倒不至于赶人。”胡道长拦了拦。

“现在修学风水的小年轻大多是旁门左道,学了一知半解就卖弄学识,让他见识完真相,他自然会崩溃。”胡道长身份居高,说话悠然。

听到这,众人也都赞成,一个小屁孩而已,何必和他较劲。

只见胡道长手中捏动,仿佛攥着一道法决,真有微风随起,吹得他须发飘扬,而他的徒弟则在一旁帮他布置物件。

“我劝你们别动那根柱子。”楚修警告道。

但这群人又怎么会听楚修的话,全神贯注都在观察胡道长施法。

“先生,如果动了这根柱子会怎么样?”张队小声问道。

楚修双手插回兜内,笑道:“你看着就知道了。”

过去了数分钟,胡道长手内捏动的八卦阵已经逐步成型,他徒弟手里则拿着一把桃木剑,凌空挥舞,倒有几分武学气息。

“各位往后退些,我来把这祸根柱子拔了!”

众领导一听顿时往后连退好几步,连张队都下意识往后退一步,只有楚修面容淡然,没有半分后退的意思。

就见胡道长踏步上前,即将触碰柱子的一瞬间,草丛后突然传来一阵抽泣声。

“呜呜呜。”

一个衣不裹体,身材妖娆的女人迈着小步从草丛中走出来。

“救命,救命啊。”

妖娆女人还没走两步,就一个脚崴,往前倾去,正好落向胡道长。

胡道长见状眼都直了,连忙双手抱住。

“道长,刚才有个妖怪追着我,想要吸取我的精气,救命啊道长。”妖娆女人躺在道长怀里,模样十分可怜。

“放心,有本道在,谁也伤不了你!”胡道长哈哈大笑。

但他一旁的青年却是眸中暗光流转,道:“师傅,你还是先去拔掉这根柱子,这柔弱女子就交给小徒照顾吧。”

“混账,本道做事要你教吗!”

胡道长听见青年的话,顿时瞪大双眼,回身一巴掌就把青年拍到在地。

但那妖娆女人倒是稳稳被他抱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队不解道。

这师徒不是一唱一和,配合得挺好吗,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不止他们两个,你看其他人。”楚修轻哼道。

张队沿着楚修所指看去,只见那些院士,领导,甚至是黄局,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胡道长怀里的女人。

看见妖娆女人轻轻一扭柳腰,他们的魂就都被勾走了,恨不得把她抢过来。

就连张队自己,都感觉被那女人吸引,只是站在楚修身后,还能维持着神志而已。

被打倒在地的青年捂着脸,咬着牙,但还看着妖娆女人。

“你看什么看!你没资格看,滚!”胡道长愤怒得一脚接着一脚地踹那青年。

只不过落在楚修眼里,这胡道长踢人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小。

“小哥哥,这老家伙老是占人家便宜,人家想去你那了啦。”妖娆女人撒娇道。

青年听罢,脸上浮起淫邪的笑容,猛地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把手中的桃木剑刺向胡道长。

“够了。”

楚修一言喝出。

妖娆女人寻声看来,一见楚修,就像是饿狼看见一块大肥肉一般,口水都要流出来,连忙挣脱胡道长。

“小哥哥,他盯着人家,好吓人啊。”

“混账,我这就去帮你解决他!”

青年提起桃木剑,但还没冲到楚修跟前,楚修就一腿扫出,直接把这青年踢出十几米。

妖娆女人眼中露出惊讶,没想到楚修竟然这么强,一脚就把半步入门的道士给踢飞。

但还不等楚修再出手,黄局等人就围了上前,护住妖娆女人。

“你怎么回事,连一个黄花闺女都要欺负吗!”

“张奇,给我把他拷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那妖娆女人身前,为她辩论。

“真是愚不可昧。”

“算了,让你们看看真相如何!”楚修眼神一凝。

“一个小妖,别在这装模作样了。”

只听他猛地一跺脚,暴喝一声。

刹那间,一道凶猛的灵力波动冲去,将这妖娆女人的皮囊撕碎。

只听见女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撮撮棕黄色的毛发竖起。

“你们现在再看看,还要为她辩护吗?”楚修冷笑道。

众人在看过去,都脸色大变。

这哪里是什么倾国倾城,妖媚至极的女人。

分明是一只老得快要蜕皮的老狐狸啊!

看到这个样子,黄局等人哪还有保护之意,全都被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开了。

“这怎么可能!”张队惊呼道。

“大千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楚修解释道,“这是一只百年狐妖修炼成精,夺取了人类的皮囊后开始大肆蛊惑人类,吸取精气。”

刚才胡道长脚下力道越来越轻,可不是心疼自己徒弟,而是自己的精气全被狐妖吸走了。

“那柱子就是她妖力不够,只能以此寄托本体,你们要拔柱子,她自然要取你们性命。”

“如果我不在这,你们恐怕都会被她蛊惑,不仅精气被吸走,还会自相残杀。”

听到楚修这番解释,众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时,他们才感觉到自己手脚无力,像被榨干了一样。

一旁的胡道长脸上全是尴尬,连忙掩饰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配合她演戏而已。”

“我早已布下阵法,本来想等她入套,你这小子倒好,急着抢功劳,坏了我的好事!”

听见胡道长这么一说,黄局等人都狐疑地看向楚修。

“罢了,我就杀了这妖,解决这事吧。”

胡道长重新捏起法决,青年也恢复神智,连忙跟到自己师傅身后,同样捏起法决。

“好!胡道长快将这妖孽斩杀,我一定向市里给你申请特殊奖励!”黄局急忙叫道,他刚才被狐妖魅惑,现在想想都一阵后怕。

楚修见状,本来还想直接出手将这妖斩杀,现在只是摇了摇头。

只见这狐妖被撕破后身体不断膨胀,最后定型已经有两个成年人大小,远远高出胡道长。

胡道长见状,顿时浑身冰冷发抖,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是捏动法决了。

“这,这难道是百年老妖!”

以他的道行,对付一只十年小妖已经是极限了,他怎能想到在这市中心,竟然藏着一只百年老妖!

胡道长还在揶揄,想着要不要逃跑,那狐妖已经醒过神,直接一爪拍去,将胡道长拍飞,撞出几十米外的石墙。

青年看到这,之前的高傲嚣张全都消失一空,满眼只剩恐惧。

黄局等人已经急忙往后撤,准备回警局市里搬救兵。

但就在黄局往后逃的时候,却见一个少年淡然往前走去。

“你疯了吗!还不快逃!”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楚修。

楚修淡然一笑。

“逃?”

“一个百年小妖而已。”

说完,楚修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大步踏上前去。

第十五章:小妖而已

“你是谁啊,敢在这里说话?”有人当即指责道。

先到场的人都知道,这个市里请来的胡道长喜欢安静,最讨厌的就是大声喧哗。

市领导,建筑学院士,刑侦队长等人,甚至黄局都还在这呢,张队都不敢大声说话,你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大放厥词?

张队往后站了两步,拉了拉楚修的衣角,示意楚修注意点。

虽然楚修是许志峰请来的,可楚修终究是人轻言微,宗师之威张队也只是听孔老提过,在这一众能在江城翻天的人物前,也不能轻易放肆啊!

“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黄局脸色已经不好。

“我说这位胡道长根本是在胡说八道,一派胡言!”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混账!哪里来的混小子,警卫呢,把他给我拉出去!”

黄局瞪了张队一眼,言外之意是还不赶紧带你的人滚,难道留在这里丢人吗?

但张队只能低着头,他现在是左右为难,还不好说楚修是许志峰请来的。

“罢了,年轻人喜欢抢威风,我这不成器的小徒像他这般年纪的时候,也一样爱出风头,不怪他。”胡道长摆手笑道。

听到胡道长一说,众人顿时赞赏地点头。

国人最重礼仪谦重,纵是你再有本事,如果不懂得谦逊,最终也不会受到尊重。

“师傅谬赞了,我如他这般年纪的时候,虽然空有一身本事,但胆子尚小,哪像这位小兄弟这样嚣张。”

“不过既然你怀疑我师傅所言,不知道我师傅是哪里说错了,愿闻其详。”胡道长身后的青年拱手道。

黄局见罢,点头道:“这小年轻真不错。”

“面对挑衅沉得住气,气质不凡啊。”

周围领导都对这青年点头称赞,果然名师出高徒,不少专家则是一脸鄙夷地看向楚修。

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你还有什么话说?”青年补了一句,眼神高傲,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把楚修放在眼里。

但楚修始终淡然,笑道:“我说你错了,你便是错了。”

胡道长和这青年看似谦逊,实则内心都是极傲之人,眼中容不下楚修这颗唱反调的沙子。

“张奇,你是要气死我吗!还不快带你的人滚!”黄局双眼高鼓,一股怒气随时爆发。

“罢了罢了,黄局,倒不至于赶人。”胡道长拦了拦。

“现在修学风水的小年轻大多是旁门左道,学了一知半解就卖弄学识,让他见识完真相,他自然会崩溃。”胡道长身份居高,说话悠然。

听到这,众人也都赞成,一个小屁孩而已,何必和他较劲。

只见胡道长手中捏动,仿佛攥着一道法决,真有微风随起,吹得他须发飘扬,而他的徒弟则在一旁帮他布置物件。

“我劝你们别动那根柱子。”楚修警告道。

但这群人又怎么会听楚修的话,全神贯注都在观察胡道长施法。

“先生,如果动了这根柱子会怎么样?”张队小声问道。

楚修双手插回兜内,笑道:“你看着就知道了。”

过去了数分钟,胡道长手内捏动的八卦阵已经逐步成型,他徒弟手里则拿着一把桃木剑,凌空挥舞,倒有几分武学气息。

“各位往后退些,我来把这祸根柱子拔了!”

众领导一听顿时往后连退好几步,连张队都下意识往后退一步,只有楚修面容淡然,没有半分后退的意思。

就见胡道长踏步上前,即将触碰柱子的一瞬间,草丛后突然传来一阵抽泣声。

“呜呜呜。”

一个衣不裹体,身材妖娆的女人迈着小步从草丛中走出来。

“救命,救命啊。”

妖娆女人还没走两步,就一个脚崴,往前倾去,正好落向胡道长。

胡道长见状眼都直了,连忙双手抱住。

“道长,刚才有个妖怪追着我,想要吸取我的精气,救命啊道长。”妖娆女人躺在道长怀里,模样十分可怜。

“放心,有本道在,谁也伤不了你!”胡道长哈哈大笑。

但他一旁的青年却是眸中暗光流转,道:“师傅,你还是先去拔掉这根柱子,这柔弱女子就交给小徒照顾吧。”

“混账,本道做事要你教吗!”

胡道长听见青年的话,顿时瞪大双眼,回身一巴掌就把青年拍到在地。

但那妖娆女人倒是稳稳被他抱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队不解道。

这师徒不是一唱一和,配合得挺好吗,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不止他们两个,你看其他人。”楚修轻哼道。

张队沿着楚修所指看去,只见那些院士,领导,甚至是黄局,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胡道长怀里的女人。

看见妖娆女人轻轻一扭柳腰,他们的魂就都被勾走了,恨不得把她抢过来。

就连张队自己,都感觉被那女人吸引,只是站在楚修身后,还能维持着神志而已。

被打倒在地的青年捂着脸,咬着牙,但还看着妖娆女人。

“你看什么看!你没资格看,滚!”胡道长愤怒得一脚接着一脚地踹那青年。

只不过落在楚修眼里,这胡道长踢人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小。

“小哥哥,这老家伙老是占人家便宜,人家想去你那了啦。”妖娆女人撒娇道。

青年听罢,脸上浮起淫邪的笑容,猛地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把手中的桃木剑刺向胡道长。

“够了。”

楚修一言喝出。

妖娆女人寻声看来,一见楚修,就像是饿狼看见一块大肥肉一般,口水都要流出来,连忙挣脱胡道长。

“小哥哥,他盯着人家,好吓人啊。”

“混账,我这就去帮你解决他!”

青年提起桃木剑,但还没冲到楚修跟前,楚修就一腿扫出,直接把这青年踢出十几米。

妖娆女人眼中露出惊讶,没想到楚修竟然这么强,一脚就把半步入门的道士给踢飞。

但还不等楚修再出手,黄局等人就围了上前,护住妖娆女人。

“你怎么回事,连一个黄花闺女都要欺负吗!”

“张奇,给我把他拷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那妖娆女人身前,为她辩论。

“真是愚不可昧。”

“算了,让你们看看真相如何!”楚修眼神一凝。

“一个小妖,别在这装模作样了。”

只听他猛地一跺脚,暴喝一声。

刹那间,一道凶猛的灵力波动冲去,将这妖娆女人的皮囊撕碎。

只听见女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撮撮棕黄色的毛发竖起。

“你们现在再看看,还要为她辩护吗?”楚修冷笑道。

众人在看过去,都脸色大变。

这哪里是什么倾国倾城,妖媚至极的女人。

分明是一只老得快要蜕皮的老狐狸啊!

看到这个样子,黄局等人哪还有保护之意,全都被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开了。

“这怎么可能!”张队惊呼道。

“大千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楚修解释道,“这是一只百年狐妖修炼成精,夺取了人类的皮囊后开始大肆蛊惑人类,吸取精气。”

刚才胡道长脚下力道越来越轻,可不是心疼自己徒弟,而是自己的精气全被狐妖吸走了。

“那柱子就是她妖力不够,只能以此寄托本体,你们要拔柱子,她自然要取你们性命。”

“如果我不在这,你们恐怕都会被她蛊惑,不仅精气被吸走,还会自相残杀。”

听到楚修这番解释,众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时,他们才感觉到自己手脚无力,像被榨干了一样。

一旁的胡道长脸上全是尴尬,连忙掩饰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配合她演戏而已。”

“我早已布下阵法,本来想等她入套,你这小子倒好,急着抢功劳,坏了我的好事!”

听见胡道长这么一说,黄局等人都狐疑地看向楚修。

“罢了,我就杀了这妖,解决这事吧。”

胡道长重新捏起法决,青年也恢复神智,连忙跟到自己师傅身后,同样捏起法决。

“好!胡道长快将这妖孽斩杀,我一定向市里给你申请特殊奖励!”黄局急忙叫道,他刚才被狐妖魅惑,现在想想都一阵后怕。

楚修见状,本来还想直接出手将这妖斩杀,现在只是摇了摇头。

只见这狐妖被撕破后身体不断膨胀,最后定型已经有两个成年人大小,远远高出胡道长。

胡道长见状,顿时浑身冰冷发抖,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是捏动法决了。

“这,这难道是百年老妖!”

以他的道行,对付一只十年小妖已经是极限了,他怎能想到在这市中心,竟然藏着一只百年老妖!

胡道长还在揶揄,想着要不要逃跑,那狐妖已经醒过神,直接一爪拍去,将胡道长拍飞,撞出几十米外的石墙。

青年看到这,之前的高傲嚣张全都消失一空,满眼只剩恐惧。

黄局等人已经急忙往后撤,准备回警局市里搬救兵。

但就在黄局往后逃的时候,却见一个少年淡然往前走去。

“你疯了吗!还不快逃!”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楚修。

楚修淡然一笑。

“逃?”

“一个百年小妖而已。”

说完,楚修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大步踏上前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